武汉丝绸服装鉴定社区

听见你的声音丨慈祥下的关爱

长江师范学院学生工作部2020-02-23 17:32:51

我们存在的一生,有多少人会被记住,又有多少人会被忘记?有的人固守往事,便再不向前,有人一直在忘记,又一直有新的回忆,到头,却依然空空如也。

我们用声音记录故事,用语言描绘人生,欢迎收听长江师范学院CIT工作室FM,听见你的声音……



我已经记不清那是多少年前的夜里了,只记得那时,窗外的月光从雕琢精致的木窗微缝里挤了进来,徐徐地洒在凹凸不平的地面上,倩影斑驳。我和堂姐在床上嬉戏着,外面的蛙都不唱歌了。

奶奶拄着拐杖进来了,奶奶的拐杖很别致,深褐色,上面隽满了花。

花缀密藤,藤绕繁花。她走两步喘口气,走三步便要倚墙歇息,其间不忘抚摸手中的拐杖。

矮小,瘦骨嶙峋的她究竟经历了多少风雨?她这玉英何时褪去了绛红?她咳了几声,训斥我俩:“怎能如此胡闹,再不睡太阳就要摸屁股咧!”



我只好停止胡闹,乖乖闭上双眼。不知不觉,夜深了,月光更亮了,宛如一道金光,明艳夺目;又似一缕清溪,恬淡宁静。

院子里的石榴树被风儿拂过吧,不然怎会沙沙歌唱?我被这旋律唤醒,半梦半醒的我很好奇它在月光映衬下绝美的风姿。

但除了几缕月光,四周尽是黑暗。

我下意识地抓紧被子,蠕动到了墙角,生怕《西游记》里的妖怪来找我“玩耍”。

“哒哒哒——”一阵声响透过古铜色的门,我的心被渐渐逼近的脚步声逼到了嗓子眼。

我连大气都不敢喘,生怕这“妖怪”听声辩位,抓我去炖汤。“啊——”我实在憋不住内心的恐惧,大叫了起来。周遭是在是太安静了,以至于我的叫声余音绕梁,回音阵阵。



傻孩子,是奶奶呀,不怕不怕。”

奶奶一听到我的惊叫,一改往日的缓慢步伐,隽满花的拐杖也随手一丢,急急忙忙地向我跑来。

被重重摔倒地上的落英很疼吧,撒花的天女心更疼吧!

奶奶不放心地回头看了一眼横躺在地上的木柺,眼里满是心疼。

月光洒在拐杖上,花儿没有凋谢,她们依旧灿烂。

失去了支撑,年迈的奶奶身体一摇一摆,活脱脱一个不倒翁。

见到是奶奶,我一把掀开被子,三步并作两步扑到她怀里,她一个踉跄,幸亏背后有堵墙。

她爱抚地摸摸我的头,笑了。脸上的皮全都挤到一块,皱纹多得十只手指都数不清。

她就这样咧嘴笑着,当时我就在想,奶奶的牙齿不会是整日笑笑掉的吧。



我和奶奶坐到了床边,她轻声和我喃起她那根木柺的故事,一边说一边笑,脸上浅浅的梨涡像两朵玉英。

她说拐杖是爷爷上山劈好木材,一刀一刀刻出来的。

“你爷爷刻得可仔细了,每一刀的深浅大小都恰到好处。”说起爷爷,奶奶嘴角的梨涡更深了。

“他还为此划伤了手,流了好多血……”一谈起爷爷,奶奶便会滔滔不绝。

我当时可佩服爷爷了,想着他应该是个画家吧,竟能在拐杖上绘出满藤繁花!他们过往的日子也定是幅色彩斑斓的画卷啊!



奶奶还在喃着,我伴着这悦耳的,好似夜莺的歌声般婉转的话语进入了梦乡。

梦里爷爷还在,他和奶奶依偎着坐在木墩上,回忆着过往的时光,细话家常。

拐杖立在门边,上面的花真艳,细密的藤条间,似有暗香浮动。

 我猛地惊醒,发现是在做梦。

窗外如丝的细雨纷纷扬扬,儿时在乡下的时光不断浮现,思念涌上心头,顷刻间我泪如雨注。

爷爷奶奶已过世多年,他俩在天堂上相遇了吧?

爷爷你再送花给奶奶吧,就送如同拐杖上的一树繁花。



用声音记录故事,用语言描绘人生

「听见你的声音」


插画丨吴礼声

文稿丨陈雅琼

主播丨黄子沐

本期编辑丨周   罗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武汉丝绸服装鉴定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