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丝绸服装鉴定社区

窗外的香椿叶能听见人心里的声音吗 | 赵健雄

朝花时文2018-08-09 07:44:35

有什么东西能经得起长久的注意与喜爱呢?人是容易忘记与不懂珍惜的动物。



  后窗外面,隔着院墙有一棵香椿树,越长越高,已经快超出五层楼了。每年早春新芽冒出来的时候,在眼前晃着,仿佛伸手可及,抓一把过来便能炒鸡蛋,却永远够不着,就差那么一点儿,像那种叫希望的物事,让你动心起念。


  不久,新芽就变成了嫩叶,没了对人味觉的引诱也不再产生类似联想,而这绿色渐渐浓起来,彼此交缠纠结,如同一片飘浮的云彩,时而凝然不动,时而轻轻摇荡,直到你完全忽视它的存在。于是秋天来了,老叶渐渐发黄而后凋零,露出横七竖八杂乱的枝杈,乃至我很少再透过玻璃去观赏她的姿容。


  有什么东西能经得起长久的注意与喜爱呢?人是容易忘记与不懂珍惜的动物。


  今天早晨有雾,刷牙时偶尔目光掠过窗外,看见有一束新鲜的嫩叶站立枝头,随风微微摆动,有点顾盼自怜的样子。整棵大树就那么十几片叶子,孤零零的,心头不免一惊,涌起的不知是怜悯还是喜悦。妻子说她前几天就看见了,就像那些不识时务或未知规矩的孩子,在父母不经意中,匆忙而胡乱地闯入了这个世界。


  天地间是有运气的啊。那么这些秋后的新叶如何看待自己的运气?


  它们应当是被暖冬邀约与忽悠才挺立在那儿的吧,也因此至今还能在弱弱的寒风中展示和炫耀青春年少的样子,即便随后就凋零,不也很值吗?就算脱俗地来过一回世间,纵然少人关注,亦能孤芳自赏。至于多几个月还是少几个月滞留的日子,有差别吗?


  浓雾不知在什么时候变成了细雨,叫新叶越发鲜艳。我近来有些幽暗的心情几乎被它点燃,真想也只能道声:谢谢!而它们能听见一个人心里的声音吗?


(刊于2018年1月14日解放日报朝花版)


点击下面链接,可读部分“朝花时文”上月热读文章:


青山照眼看道临 | 曹可凡

快评《芳华》:青春,不能放在盒子里 l 墨愚玩

在薄情的世界里深情地活着 ———新片《相爱相亲》观后 l 徐约维

我在落基山下泪流满面 | 郑宪

被时光扭折了的青春拼图 | 程果儿 

那些年,复旦名教授这样唱戏 | 读史老张

舶来110年,话剧在中国扎根了吗? l 孙惠柱

“纽约下雪了” | 刘荒田 


这是“朝花时文”第1448期。请直接点右下角“写评论”发表对这篇文章的高见。投稿邮箱wbb037@jfdaily.com。 投稿类型:散文随笔,尤喜有思想有观点有干货不无病呻吟;当下热点文化现象、热门影视剧评论、热门舞台演出评论、热门长篇小说评论,尤喜针对热点、切中时弊、抓住创作倾向趋势者;请特别注意:不接受诗歌投稿。也许你可以在这里见到有你自己出现的一期,特优者也有可能被选入全新上线的上海观察“朝花时文”栏目或解放日报“朝花”版。来稿请务必注明地址邮编身份证号。

“朝花时文”上可查询曾为解放日报“朝花”写作的从80岁到八零后的200多位作家、评论家、艺术家和媒体名作者的力作,猜猜他们是谁,把你想要的姓名回复在首页对话框,如果我们已建这位作者目录,你就可静待发送过来该作者为本副刊或微信撰写的文章。你也可回到上页,看屏幕下方的三个子目录,阅读近期力作。


苹果用户请长按并识别二维码,向编辑打赏



Copyright © 武汉丝绸服装鉴定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