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丝绸服装鉴定社区

听到声音,我从门缝中看到了交缠的一幕...

悦读情调2019-11-07 10:30:14

黑色的豪华轿车停在一栋大厦前,车内坐着一位容貌精致,表情淡漠的女人。

“少夫人,你要上去见少爷么?”

司机见少夫人在发呆,便轻声的问了。

原雅静猛然间回神,有点慌乱的神情很快被冷静替代,她应了一句,“嗯!我有事情跟他讲,反正等下要一起去宴会,你就先回去吧!”

“好的,少夫人。”司机下来为其打开车门。

她跨出,向前走了几步,抬头望着眼前高高耸立着的大厦,垂下头,深深的呼吸后,目光平视,优雅从容的向前走去。

从踏进大厦的大门开始,所有的员工都对她恭恭敬敬,不断的有人对她点头哈腰。

“夫人好!”

“好!”

从前台到进入电梯,途经的每一个人都重复着夫人好这句话,而她也不断重复着好这个字,就像是演练了上百次的情景,早就熟练不已,只是她今天笑不出来,不然她会演的更好。

经过秘书台,那里没有人,她的心沉了一下,握着办公室的手有点发抖。

要进去么?进去还是不进去?等他们“好了”,她再进去么?

还是一鼓作气冲到里面抓个现形,然后呢……

仿佛一个世纪那么久,她的手轻轻的放开,向后退!

最终没能有这个勇气去推开,她颓废的垂下双手,浑浑噩噩的一直退到旁边的椅子边,身体有些颤抖,但还是保持优雅的慢慢坐下。

原雅静,现在没人看你表演,你可以不用这样的,她小声的对自已说,却发现连心底的那个她,也懦弱的可怜。

她恨这样的自已,好恨,好恨,好恨!

为什么要这么样活着,原雅静你为什么要这么活着?这是她问了自已千百次的问题。

已经痛到麻木的心还是会发痛!

不知过了多久,总裁室的门开了,一个美丽妖娆却又带着清纯气息的女人出现在门口!

长长的卷发有些凌乱,紧身的淡绿色衬衫领口开着,露出里面红红的吻痕,超短裙下是一双纤长的美腿,见到原雅静,她尴尬的笑了笑,不过没有扣好衣领的打算。

“夫人,您来了!”她很礼貌的微笑,恭敬的眼神中有着自信满满的光泽,还有那若有若无的讥讽。

反而是原雅静,不敢去与她对视,不敢去看她有多么美丽,也不要去想像她修长的双腿是怎么缠在她老公的腰上。

她不能去想,因为快不能呼吸了。

推开门,修昱霆正从隔间出来,一边整理着自已的衣物,俊美邪妄的脸上有着红色的唇印,半开的衬衣露出健硕的胸肌,黑色的发丝乱中透露着魅惑的性感,小麦色的肌肤光洁无暇,一双深遂的桃花眼。

这是她的丈夫,一个令所有女人都垂涎的男人。

见到她,修昱霆非常不悦的皱起两道剑眉。

“没人教过你,进门之前要敲门么?”他有些厌恶的看着她,两个星期不曾见到过的女人,他不仅没有想感到一丝想念,反倒更加的令人讨厌了,特别是那张苍白的脸。

从隔间飘染过来的气息中有着欢爱过后所留下的腥腻。

原雅静喉咙一紧,有什么东西堵住了。

“对——不起!”她艰难的蠕动着嘴唇,关起门,坐在沙发上。

修昱霆套上剪裁合身的阿玛尼西装,从容的坐在她对面,颀长的双腿自然而然的交叠在一起,点了一根烟,慵懒的开口,“有事?”

他的妻子,已经有很久不曾碰.过的女人,他几乎快忘了她的存在,谁让她平凡无味的如同一盆水煮青菜,挑不起他一点点欲望。

她咬了咬嘴唇,呼出一口气,抬头看向他,“霆,刚才我接到医院的电话,芯语她出事了!”

一想起刚才的电话,她几乎快要昏过去了。

“哦,”他挑眉,“我美丽的小姨子会发生什么事呢?不会是给男人睡.瘫了吧?”

他讽刺道,想起那个性情开放的小姨子,他更是看不起她,有这样的妹妹,姐姐又会好到哪里去呢?

“你不要这样说她,芯语是好女孩,你骂我可以,但是不可以这么说她。”原雅静的情绪有点激动,她也知道妹妹不乖,可是她是她唯一的亲人。

“哼!清醒点吧,你教出来的妹妹是什么货色,你不是比我更清楚么?说吧,她怎么了?”他脸色一沉,没有耐心在陪她斗嘴。

她静下心来,现在不是跟他争执这个问题的时候。

“她出车祸了,在医院急救,刚才医院打电话来说已经脱离危险了,但是还要住院观察,另外这次的事情,说是因为她酒后驾车才引起的,所以她要负全责,对方也伤的很重,芯语的医药费加上对方的是一笔不小的数目,”停顿了一下,她说出来的目的,“你可不可以给我一点钱。”

她很少开口向他要钱,但这次实在是没的办法,她只有一个妹妹!

“钱?又是钱??原雅静,在你的脑子里除了钱还有别的东西么?你老公不是开银行的,对不起,这忙我帮不了你。”他讨厌极了她每一次找他,除了要钱就没有别的事情,女人不可爱到这种程度,也真是绝无仅有。

堂堂修氏集团的总裁会没有钱,这话说出去谁会相信,可他就是这么说了,在她说了妹妹出事之后,他也还是这么说了。

“就算对我在没有感情,我也还是你的妻子,我容忍了你一切,我只要求你帮我这一次,我求你,这对你来说不是什么大数目,你买一件名衣服都不止这个价,霆,我就求你这么一次,好不好?”

她低声下气的凝望他,希望可以软化他,毕意他们也做了三年的夫妻,也不是被逼才结的婚,是他心甘情愿娶她的,她总是在奢望着他可以爱她,哪怕只有一次,可每一个夜晚她都是失望的,独守着自已的洁净,比糟践还要可悲。

“原雅静你可以再没有尊严一点,跪下来求我,做的到么?”他讽刺的冷笑着,容忍?他从来就没有想过要得到她的宽容,因为她在他的眼里,只是一个有着生命的装饰物。

心脏被猛烈的撞击着,她失魂落魄的站起身,用带着祈求的眼神看着他,“只要我跪下来,你就会帮我么?”

他抬头,心中微动,忽然间逸出一抹笑,璀璨而耀眼,“我不会,就算你跪到脚断掉,我也不会给你一分钱。”

森冷而无情的口气,残忍的回答,带着那种怡然,更显她的卑微。

她像是被施了法术的木偶,只有心脏那一块小小的区域在薄弱的跳动之外,其余的早已被僵化。

他站起身,“时间差不多了,我们该去张总的宴会,乖乖的当好你修太太,或许我一高兴就会帮你也说不定。”

“好,”她机械化的点点头,露出一丝笑容,她是一条看主人脸色的狗,等着的他的施舍。

华灯初上,清风徐徐,在这春日里,有着醉人的懒散感。

本该是很轻松的一刻,挽着自已丈夫的手,走入衣香鬓影的大厅,这不是很幸福的一件事么?

然而,胸口如钻毡,挽着的臂弯虽有着温度,也凉入心头。

他们走入宴会大厅时,门口的八卦记者亮了一阵阵的闪光灯,她扬起标准的笑容,多一分不雅,少一分成了浓重的苦涩。

修昱霆也转头对着镜头和煦的笑着,贴近她,想在她脸上印下一吻,这一次她不由的躲开,那张刚刚吻过别人的嘴唇,她只觉恶心。

敏感的记者仿佛察觉到了这个细节,抓拍的更紧,修昱霆脸上快速的而过怒气,快的让人查觉不到,该死的女人,这是在对他抗议么?

他搂着她腰的手,突然收紧,这是一种警告,她明白。

“哪里不舒服么?”他的指尖抚上她的脸颊,冰凉的触感让她一阵的颤栗。

她温秀的轻笑,“我没事,只是头有点痛。”

病恹恹的样子,说装就装,入目三分,要是当演员,现在一定是影后极人物了吧,她自嘲的想着。

“都说让你披件外衣了,你呀,真粗心。”他温糅体贴的拉起她的手,“先到那边去休息一下,不舒服就别应酬了。”

如星子般耀眼的眸中满是深情款款。

“好的!那你去跟朋友们聊天吧,我去哪里坐一会。”她善解人意的笑着,松开他的手,得体而优雅的向前走去。

身后的男人,目光依然注视着她的背影,嘴角勾起一丁点的冷笑,快到连摄影都扑捉不到。

坐到旁边的沙发上,她才在心里大大的松了一口气,虽然依然不敢松懈,但与那种跟他站在一起的窒息感相比,已经好太多了!

修昱霆端着酒杯,与别人谈笑风生,那张俊美而张扬的脸,意气风发,脸部的线条,每一刀都是极致的完美。

原雅静回过神,才发现自已忘着他好久好久,一张看了很多年的脸,她竟还会望着出了神。

恍然间,似乎又回想那个明媚的午后,他们第一次见面的场景,暖暖又渗入冰凉的心间。

转过头,发觉有人坐在了她的对面,是穿着紫色的晚礼服张太太许怡与穿着红色晚礼服的夏雪岚,原雅静下意识的挺直的背脊,麻烦来了。

夏雪岚是修昱霆的情妇,一个明目张胆的情.妇,气焰凌驾于她之上。

许怡是一个喜欢挑拨事非的女人,跟她们坐在一起,必定不是有什么好事,但她是不会逃的,冷静应战才是她的本能。

“这不是修太太嘛,你好。”许怡一副刚刚看见原雅静的样子,太过夸张的表情与动作一看就很假,她们是看准了原雅静坐在这里才过来的。

“你好,张太太。”原雅静淡淡的微笑着,标准的笑容无懈可击。

夏雪岚下巴高抬着,睨视着原雅静,“修太太,有一阵子没见了吧,你还好么,霆真是太心疼你,怕你累着天天都来折腾我。”

言语间,得意之气表露无疑,许怡更是配合的讥笑起来。

“我很好啊,夏小姐看上去气色不错。”原雅静微靠在沙发上,游刃有余的回应着,情妇做的都这么狂妄。

“我说修太太,你怎么还是老样子,你看你的脸苍白的跟个鬼似的,怪不得修总会在外面偷吃,女人哪贤惠没用,想绑住老公的心,床上最重要。”许怡“好心”的说着建议,眼底有着深深的嘲讽。

“多谢张太太你的建议。”原雅静不怒,这样的话听的多了也就麻木了。

许怡无语的轻哼,她是真笨还是装笨,像以往一样,不管怎么挖苦她,她永远都保挂着不冷不热的态度,让人更加的厌恶。

许怡眼波一转,触及夏雪岚脖子上的钻石满项链,立刻惊呼起来,“哟,夏小姐,你脖子上的项链好漂亮,男朋友送的吧,一定价格不菲。”

商界的人都知道修昱霆是夏岚背后的金主,她相信原雅静是知道的。

一直端着酒杯静心观战的夏雪岚,听到许怡这样问,莞尔一笑,摸了摸脖子上的项链,轻描淡写的说,“张太太你眼光不错,这是我男朋友特意为了去意大利订制,专门为了参加今天的宴会的。”

夏雪岚得意的看向原雅静,妖娆的俯身示威的凑上前,“修太太,你觉得好看么?”

葱白的指尖妩媚的从颈部滑过,惹的在场的男人全都不由的咽口水。

修昱霆似不经意的目光看向她们,剑眉微蹙。

钻石的流光溢彩,刺痛了原雅静的眼睛,她怔怔的盯着璀璨而耀眼的光芒,实在好美,实在好痛。

她的老公为情妇可以购置如此昂贵的钻石项链,却不能帮她救救芯语,哪怕是这条项链一半的价值也就够了,可她就连跪下来求他,都换不回来这点价值。

心,荒凉的连欺骗自已的能力都没有了,她,可笑至极。

“很好看。”原雅静淡笑着把目光移到她的脸上,清丽秀气的容颜上没有半分的情绪上的波动。

夏雪岚坐回沙发上,笑的更加的明艳动人,“改天让霆也给你买一条吧,也不贵,100多万而已。”

她特意加重了也这个字,语气嚣张至极。

因为她恨这个女人,原雅静太过冷静,太过能忍,就算现在她只是徒有修太太的虚名,就算她夜夜守空房受活寡,可她依然还修昱霆的太太,依然稳坐着每个女人梦寐以求的位置,而自已永远只不过是情妇而已。

“对啊,也不贵,才100多万嘛,你们慢聊,我去拿点吃的。”原雅静依然的云淡风清的样子,起身温柔婉约的离开。

可怜的自尊心,即便是破碎了,她也得小心的捧着。

在餐桌上随意拿了一些食物后,她独自走到阳台上,背对着人众人,眼中的郁痛终于克制不住的扩散。

三年的婚姻,薄如蝉翼。

很想痛快的哭一场,哪怕当着众人失掉所有尊严,她也想痛快的哭一场,但一直习惯了坚忍以后,把眼泪烂在肚子里以后,连哭的方式都忘记了。

手机的震动声响起,她从包中拿出手机,是医院的电话,她强作镇定的接了起来,“喂?”

“是原芯语小姐的家人么?是这是样的,明天早上要动手术,请尽快把手术费用交了好吗?”

“好,好的,谢谢,钱我会交的,再见。”她浑浑噩噩的挂断了电话,双手无力的着垂下,叹息的扶住栏杆,茫然的望着夜空中点点星子,没有方向!

阳台的角落中无声息的坐着一个男人,他淹没在黑暗之中,无人察觉,他看着原雅静,玫瑰般的唇勾起的笑意。

回到大厅之中,望见修昱霆向两楼走去,她不紧不慢的的穿梭在宾客,抬步也向两楼走去。

趁现就去跟他讲,可能他烦了厌了,也不会在乎这点钱了。

走到楼上,已经不见修昱霆的身影了,她提着裙子,放轻了脚步向深处走。

前方,传来令人脸红心跳的女人声,“霆,我好爱你哦。”

“才两天不见,你就这么想我?让我来喂饱你。”

男人磁性而醇厚的嗓音与女人妖媚的声音她都很熟悉,原雅静心中一震,已经能想到里面发生的事情了,胸口闷痛,想像以前一样赶紧逃开,脚步却不由的向前移,从门缝中看到了交缠的一幕。

未完待续

目睹了如此锥心刺骨的一幕,原雅静还会继续懦弱吗?她会如何反击?

菜单栏——往期推荐  同步更新今日小说


识别扫描下面二维码阅读点击阅读原文阅读


Copyright © 武汉丝绸服装鉴定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