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丝绸服装鉴定社区

中国父母最大的失职,就是没对孩子进行金钱教育

早听智慧2018-09-21 13:45:37

             

       了 18 1-2018 国学君按 在喧嚣的世界里,做一个沉静的读书人 来源:女神书馆zhouchong2004 这一两年来,董卿刷屏已经不止一次两次了。 说起董卿,大家想到的第一个词,可能是“央视一姐”,是“三次下跪采访老翻译家”;是“美人当以玉为骨,雪为肤;最重要的,诗词为心。” 银幕上,从来缺的不是美貌,不是富有,不是聪明,也不是情商。 但为什么偏偏是董卿,这个论美貌并非倾国倾城,论富有也非甲于一方的女子,能得到众口一词的赞美? 在最近访谈节目《生活家》中,杨澜的一段话,让观众知道了答案。 因为,她在任何时候都抱着一份希望,保持好奇心和上进心。这背后,与她的教育紧密相连。 1973年,董卿出生在上海。 7岁时,与父母一起搬到安徽生活。 从此,童年成了“摔跤吧,爸爸”电影的真人版。 “董卿,你长大了,要学会帮家里分担家务。” 晚饭后,父亲给了她一块抹布,让她洗碗,她刚拿起碗,只听身后又传来一句,洗完了,把地也擦一擦。 一次,父亲下班回家,发现了她爱照镜子的“毛病”,晚饭时,立马召开专场批斗大会。 父亲仗着自己是复旦大学毕业的知识分子,指着一盘土豆对董卿说,“马铃薯再打扮也是土豆,你有时间,不如多看看书。” 她看见妈妈帮她做新衣服,高兴地不得了,觉得自己终于可以有新衣服穿了,不用再等到过年。 哪知做新衣这事儿,被父亲瞧见了,“孩子的衣服够穿就行,与其把时间花在穿衣打扮上,不如多看看书。” 董卿原以为“多看看书”是父亲的口头禅,哪知是他的育儿规划之一。 刚上小学那会儿,有一天,父亲抱着很多书回到家,“你现在还看不懂,先学着抄成语和古诗,抄完了就大声朗诵,背诵,我在外面听着。” 董卿以为父亲开玩笑,结果发现他是认真的。 他让董卿每天坚持抄成语和古诗。 一两年后,又让她抄古文。 董卿咬牙切齿,我到底是不是亲生的? 从小生活在农村的父亲,通过自己的努力考上了复旦大学新闻系,属于被知识改变了命运的一代,对知识有着无比的信任,对锻炼身体也有古怪的偏执。 每天早上天没亮,董卿就被父亲提溜起来。 “跑步去。” 父亲一声令下,董卿在迷迷糊糊中,走出了家门。 她跑步的地点很安全,就在离家最近的淮北高中。 跑步的时候,她感觉目光灼灼,仿佛整个淮北中学的师生都在看着你,笑话你。 跑了几次,她就再也不去了,下楼以后就找个门洞躲起来,估摸着时间差不多了,喘着气跑回家,假装上气不接下气,报告父亲,“我跑完了。” 父亲的严格要求,让董卿连跳两级,提前成为了初中生。 升了初中后,父亲脑洞大开,让她每个寒暑假去“勤工俭学。” “勤工俭学”不是大学生才干的活儿吗? “你打点提前量,会怎地?” 期末考试前脚刚走,父亲求人的电话后脚就来了,“老王啊,我女儿放假了,去你那儿打工,不要钱。” 董卿也是一脸的懵圈,不要钱打什么工啊。 “不是打工,是勤工俭学。” 董卿明白了,父亲是要把自己往死里整。 那几年,她从商场售货员,广播站广播员,一路做到宾馆清洁工。 宾馆规定,每天收拾10个房间,20张床,董卿埋头苦干,一个上午只收拾了两个房间,别人都去吃中午饭了,她还在傻乎乎的收拾着。 父亲特意来看她。女儿见老爸,两眼泪汪汪。“太累了,不想干了。爸爸。” 但父爱如山,岿然不动。 他摸摸董卿的头,说,“坚持一下。” 看着父亲远去的身影,董卿心想,我到底是不是亲生的? 晚饭时间,一家人围坐在餐桌边,只要饭菜齐了,父亲又开始唠叨了。 董卿累得什么都不想干,就想发火。 多数时候,董卿是一边吃饭一边哭。 所以她最高兴的事情,就是父亲出差了,可以好几天不用见他。 董卿和父亲,母亲 多年魔鬼教育,董卿养成了顺从的习惯。 只在一件事上,她“忤逆”了父母的意思。 高考时,她报考了浙江艺术学院。 父母双双出自复旦,从小就希望董卿能从文。 董卿知道,她不想从文,想从艺。 父亲什么都没说,只默默地送她到学校,帮她收拾了床铺。 董卿心想,这下好了,你赶紧走吧。 董卿打算送一送父亲。 夕阳西下时,两人走在学校的小路上。 许久不开口的父亲突然说了这句,“你自己小心点吧。” 他眼里泛着泪光。 董卿第一次看到他落泪,心里五味杂陈,不知所措。 大一放假回家,父亲提议去小餐馆里搓一顿。 吃到一半,父亲突然举起杯子,“来,闺女,我敬你一杯。” 董卿愣住,父亲开口了,“多年来,我对你的教育有很多方式不对,你别往心里去。” 父亲的话还没完,董卿眼泪哗一下出来了。 那次,她以一个女侠的姿态,陪父亲喝完了整瓶白酒。 这也是她第一次喝酒。 多年后,父亲严苛而古怪的教育方式,反倒帮她熬过了一年又一年的苦闷与煎熬。 1994年,董卿陪一个朋友去考浙江电视台的主持人,报名的时候,她想着,“要不我也试试。” 无心插柳柳成荫,她考上了,顺利成了一名主持人。 两年后,父亲看到东方卫视全国招聘,建议董卿去试试。 又一次,她再次成功了。 那两年,连跳槽都便捷顺利,自带梦幻感。 可刚回到上海,董卿就发现,台里给她准备的节目是串联节目。 上班跟玩儿似的,来了,点个名,可以了,走人吧。 她旋转,跳跃,心花怒放地走进台里,不到半秒钟,她又灰头土脸的出来了,每天如此。 为了调整心情,她特别喜欢看《红楼梦》,《西厢记》,唐诗宋词她也读,只要与现实无关的,她都看。 看了半年的书,工作还是没有起色。 她不能再等了。 她想提升自己,得没事找事。 她报考了华东师范大学,成为中文系古典文学的研究生。 退一步,果然海阔天空。 2000年,她被台里推荐,主持“上海-悉尼双向传送音乐会”,流利的英语,大气的风格,震住了所有人。 2001年,凭借音乐会上的精彩主持,董卿顺利获得主持界的最高荣誉,金话筒奖。 金话筒奖的一个评委看中了董卿,建议她说,“中央电视台的西部频道开播了,加入《魅力12》这档节目吧。” 机会摆在眼前,董卿犹豫了。 人生总是这样,经历千难万险,站在十字路口,还是会犹豫。 “要去北京吗?”董卿在心里反复掂量。 上海是老家,父母亲人都在,相处七年的同事也在。放弃这些,很难。 而她更担心的是,到了陌生的工作环境里,不适应怎么办? “如果放弃了去北京的机会,将来会后悔吗?” 最终她确定了。要是放弃,将来她一定会后悔。 二话不说,她带上简单的行李,踏上了去北京的飞机。 头两年,她把自己沉在工作的汪洋中。 一个人扛起了130多场的节目主持工作。 “第十一届青歌赛”找上她,导演和工作人员问她,“连续20天直播,每天职业组和非职业组共三十场,一场差不多要三个小时,你行吗? 董卿深吸一口气说:“行。” 她知道,这不只是答应站在台上,还要保证前期充分的准备。 青歌赛准备期间,她一个人在家里准备,早上7点坐在书桌前开始看,一直看到晚上一两点,期间不吃任何东西,饿了喝口水,急了上个厕所。 词和句都印在脑子里还不够,她要让它们沸腾在嘴里。 她大声朗读,背诵,声音穿透整幢公寓楼。 她心里总有一个信念:“词一定要在嘴里滚上百遍,才放心。” 青歌赛开播后,董卿更忙了。 每天下午四点彩排,十点直播结束。 录完节目,她就得马上换衣服,去会议室和老师核对第二天的考题、节目设置,各种细节都要在一天之内确定,回到家已经是两三点了。 这还不算完。 踏进家门的董卿,疲倦,瞌睡,但绝不休息。 她给自己泡一杯咖啡,打开台灯,拿出台本,继续背词,直至晨光熹微,包子店再次开张。 生活全被打乱,作息毫无规律,她却乐在其中。她说,我以前也不是这样的,或许人有个爆发期,这个时候到了,就停不下来。 连轴转20天,成就了青歌赛,也成就了董卿自己。 “必须有人接上去,而且这个人不是临时接一两年,她一站可能就是十年甚至十五年。” 倪萍打算退出春晚,一直苦于没有接替自己的人。 “我看董卿合适。晚上我去给她打个电话。” 郎昆知道倪萍是什么意思,倪萍是他一手带出来的,两人的心思总在一处。 此时,朗昆正是05届春晚的总导演。 此时,董卿正在搬家,各种细软已经拉到新家来了,她一件一件的摆好、归置。 从白天忙到晚上,晚上十二点左右,终于收拾得差不多,只是地还要再扫一扫。 电话响了。 “我们整个春晚剧组邀请你来担任主持……”郎昆话还没说完,董卿懵了。 她没听错,就是这几个字:邀请你来担任主持。 “谢谢。” 她几乎是毫无反应的挂掉了电话。 手却不由自主地晃动着,嘴里不由自主地哼着小曲,身子开始自动转圈圈,感觉还可以在搬一次家。 董卿记得,第一次主持春晚,升降台哗一下上去,哗一下,她就站在了全国观众的面前。 那种激动,那种兴奋,不言而喻。 她觉得自己特别的幸福。 四个小时候,喧嚣结束。 她回到化妆间把衣服,首饰全都摘下来,整理收拾后,走向长长的走廊。 大家都是从那里出去的,而此时走廊上人特别少,她出去的时候,还能听见自己的脚步声。 刚一出来,寒风扑在脸上,她感觉特别不真实,整个人处在失重的状态。 原来,已是大年初一的早上了。 回到家,她没有立刻睡着,因为兴奋,睡不着。 她打开冰箱,拿出速冻饺子,放进锅里煮,熟了便端过来,坐在靠窗的沙发上,一边看着还未亮透的天空,一边吃。 此后十多年,她也如此度过。 说错词,会内疚数天。 说错名字,回家来就呆呆的坐着,反省一下午。 她严格要求,就差自己给自己写检查了。 之所以没动笔,只因为觉得这样做恐怕有点太疯狂。 这样的死磕和坚持,只因为倪萍的一席话。 2006年,《艺术人生》请了倪萍。 朱军让年轻一代的主持人把自己要问的问题写下来,放在箱子里让倪萍抽,抽到哪个答哪个。 正巧,抽到的就是董卿的。 董卿问:台上万众瞩目,台下的寂寞无助,曾经鼎盛一时,总有落幕的一天,怎么平衡和面对。 倪萍说:首先我非常羡慕你能有这样的机会,我看你也非常辛苦,大奖赛天天上班,《欢乐中国行》全国各地跑。 但是我从来都说,当一个战士穿上军装,一直被领导派到前线,去打最重要的战役,等你来到我现在这个状态,你一定会觉得,生命是值得的。 哪怕现在孤独寂寞,没有家,没有男友,都特别值,因为不是每一个人都有机会做中央电视台的综艺舞台上的核心,光亮最聚焦的地方的主持人。 这是你的运气,也是你的机会。 我觉得,你还不够,还要努力很多年。 这个机会不是每个人都有。 董卿听完哭了。 有上场的那一刻,就有离开的那一刻。竭尽全力吧。 2014年,董卿做出了一个决定,出国修学。 她第一次感到站在舞台上不那么忘我了,不那么兴奋了,工作的满足感没了。 她发现自己在走套路,凭经验去打拼,而不是凭激情去做事。 无数夜晚,她经常坐在书房发呆,心想,这次春晚过后,可能迎来了人生中漫长的修整期。 多长,她不知道,只知道自己不会很快回到舞台上了。 妈妈对她说,人迟早会离开这个世界的。 我希望总有一天,这个世界上也有人像我们一样爱你,有一种不可分割的关系。 这个话让董卿突然意识到,她应该为母亲做些什么,好让她放心。 于是,修整的这一年,她不仅获得了新的知识,还成为了母亲。 有了孩子后,董卿变得不那么专注了,时间被无限碎片化。 她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这时一个好友给她建议:你希望孩子成为什么样的人,很简单,你就要去做什么样的人。 作家阿瑟·克拉克说过,“我永远都没有长大,但我永远都没有停止生长。” 董卿不想因为孩子就放弃自我,止步不前。 她认为,应该花时间把自己变得更好。 如此,孩子长大了,真正懂事的时候,才对你会有爱,有尊敬。 2015年,她全面复出。 2016年,她制作了自己的第一档节目《朗读者》。 有人说,春晚上的董卿与《朗读者》里的董卿不一样了。 的确不一样。 在春晚舞台上,董卿只有一个任务,做主持人。 而《朗读者》是她一手操办,身兼主持人与制作人的身份。 以前她的卧室里是没有电子产品的,如今她需要随时与各种人联系,独处的时间被压缩为零。 技术上的困难太多,精神上的压力也不少。 她刚决定要做一个文化类的节目,有人立即反对,“取消赛制,只求温情,没有收视率,赞助商都没有。” 有人直接攻击节目本身,“这个东西太高冷了,太有文化了。” 董卿只回了一句,“我们要对观众有信心,对自己有信心。” 但给团队打气,独处时董卿却不知所措。回到家里,她经常坐在地板上发呆: 嘉宾们的档期究竟如何安排? 舞台什么时候能搭起来? 赞助商说好了一个月就搞定,为何还没有消息。 办公室是临时的,是否会让团队里的人觉得她是骗人的,是在画大饼? 这些问题,始终萦绕在董卿心头。 第二天回到临时办公室,她却信心百倍。 她觉得,自己不应该把绝望之情表现出来。 她死磕,较真,追求完美。 审查节目时,她发现大家习以为常地只看手提电脑上的播放效果。 她不同意,她一定要找人把电视和电脑接上,把节目优缺点一并放大,让别人去挑刺。 看电子版的文稿她记不住台词,只有在上面写写画画才放心,就让助手打印出所有稿子。 40岁了,董卿像个热血青年,每天只睡两三个小时。 这两三个小时还不是晚上,因为晚上八点到凌晨四点,她得看台本,把第二天的节目梳理一遍。 最终,《朗读者》成功了,节目像董卿本人一样,高而不冷。 后来,董卿回忆节目创办时的心酸,很自豪地说: “我们花一年时间建了一个‘读库’,有几百个篇目,每一篇都是我们在办公室读过、筛过的,甚至有一些,叫我当场泪流。 现在想起来,那些下午都挺美的。” 郎昆说,“董卿和倪萍及其相似,都有‘与嘉宾同步喜怒哀乐惊恐忧的能力’,当年我把倪萍从青岛带到北京,就是看中了这一点。” 他把《朗读者》和《中国诗词大会》的成功,归功于董卿本人。 而董卿则觉得,访谈节目会是她的终极舞台。 “如果你没办法体会他人,体会自己,没办法认知他人,认知自己,那么你的存在还有什么意义呢?” 她有自己的价值观,她从来都知道自己要做什么。 今年九月,《开学第一课》开播。 翻译家许渊冲先生来到现场,他96岁了,杵着拐棍,坐在圈椅上,口齿伶俐,非常健谈。 董卿站在一旁,听着,体会着。 三分钟里,跪下了三次。 节目播出后,观众感慨:“她是最美的中华骄傲。” 比归来仍是少年更难的,是如何坦荡地“出走半生”。 董卿坦言,再过10年,可能更加自信了,自信到做一个节目可以什么形式都不要,就是架一台机器在院子里,放一本书在那儿,没有舞台,没有灯光,没有音乐,安安静静地说文字里的故事。 她始终自信。 因为每一件事,她都拼尽全力。 这是人的底气,更是温情。 ?    

    
             

       了 18 1-2018 国学君按 在喧嚣的世界里,做一个沉静的读书人 来源:女神书馆zhouchong2004 这一两年来,董卿刷屏已经不止一次两次了。 说起董卿,大家想到的第一个词,可能是“央视一姐”,是“三次下跪采访老翻译家”;是“美人当以玉为骨,雪为肤;最重要的,诗词为心。” 银幕上,从来缺的不是美貌,不是富有,不是聪明,也不是情商。 但为什么偏偏是董卿,这个论美貌并非倾国倾城,论富有也非甲于一方的女子,能得到众口一词的赞美? 在最近访谈节目《生活家》中,杨澜的一段话,让观众知道了答案。 因为,她在任何时候都抱着一份希望,保持好奇心和上进心。这背后,与她的教育紧密相连。 1973年,董卿出生在上海。 7岁时,与父母一起搬到安徽生活。 从此,童年成了“摔跤吧,爸爸”电影的真人版。 “董卿,你长大了,要学会帮家里分担家务。” 晚饭后,父亲给了她一块抹布,让她洗碗,她刚拿起碗,只听身后又传来一句,洗完了,把地也擦一擦。 一次,父亲下班回家,发现了她爱照镜子的“毛病”,晚饭时,立马召开专场批斗大会。 父亲仗着自己是复旦大学毕业的知识分子,指着一盘土豆对董卿说,“马铃薯再打扮也是土豆,你有时间,不如多看看书。” 她看见妈妈帮她做新衣服,高兴地不得了,觉得自己终于可以有新衣服穿了,不用再等到过年。 哪知做新衣这事儿,被父亲瞧见了,“孩子的衣服够穿就行,与其把时间花在穿衣打扮上,不如多看看书。” 董卿原以为“多看看书”是父亲的口头禅,哪知是他的育儿规划之一。 刚上小学那会儿,有一天,父亲抱着很多书回到家,“你现在还看不懂,先学着抄成语和古诗,抄完了就大声朗诵,背诵,我在外面听着。” 董卿以为父亲开玩笑,结果发现他是认真的。 他让董卿每天坚持抄成语和古诗。 一两年后,又让她抄古文。 董卿咬牙切齿,我到底是不是亲生的? 从小生活在农村的父亲,通过自己的努力考上了复旦大学新闻系,属于被知识改变了命运的一代,对知识有着无比的信任,对锻炼身体也有古怪的偏执。 每天早上天没亮,董卿就被父亲提溜起来。 “跑步去。” 父亲一声令下,董卿在迷迷糊糊中,走出了家门。 她跑步的地点很安全,就在离家最近的淮北高中。 跑步的时候,她感觉目光灼灼,仿佛整个淮北中学的师生都在看着你,笑话你。 跑了几次,她就再也不去了,下楼以后就找个门洞躲起来,估摸着时间差不多了,喘着气跑回家,假装上气不接下气,报告父亲,“我跑完了。” 父亲的严格要求,让董卿连跳两级,提前成为了初中生。 升了初中后,父亲脑洞大开,让她每个寒暑假去“勤工俭学。” “勤工俭学”不是大学生才干的活儿吗? “你打点提前量,会怎地?” 期末考试前脚刚走,父亲求人的电话后脚就来了,“老王啊,我女儿放假了,去你那儿打工,不要钱。” 董卿也是一脸的懵圈,不要钱打什么工啊。 “不是打工,是勤工俭学。” 董卿明白了,父亲是要把自己往死里整。 那几年,她从商场售货员,广播站广播员,一路做到宾馆清洁工。 宾馆规定,每天收拾10个房间,20张床,董卿埋头苦干,一个上午只收拾了两个房间,别人都去吃中午饭了,她还在傻乎乎的收拾着。 父亲特意来看她。女儿见老爸,两眼泪汪汪。“太累了,不想干了。爸爸。” 但父爱如山,岿然不动。 他摸摸董卿的头,说,“坚持一下。” 看着父亲远去的身影,董卿心想,我到底是不是亲生的? 晚饭时间,一家人围坐在餐桌边,只要饭菜齐了,父亲又开始唠叨了。 董卿累得什么都不想干,就想发火。 多数时候,董卿是一边吃饭一边哭。 所以她最高兴的事情,就是父亲出差了,可以好几天不用见他。 董卿和父亲,母亲 多年魔鬼教育,董卿养成了顺从的习惯。 只在一件事上,她“忤逆”了父母的意思。 高考时,她报考了浙江艺术学院。 父母双双出自复旦,从小就希望董卿能从文。 董卿知道,她不想从文,想从艺。 父亲什么都没说,只默默地送她到学校,帮她收拾了床铺。 董卿心想,这下好了,你赶紧走吧。 董卿打算送一送父亲。 夕阳西下时,两人走在学校的小路上。 许久不开口的父亲突然说了这句,“你自己小心点吧。” 他眼里泛着泪光。 董卿第一次看到他落泪,心里五味杂陈,不知所措。 大一放假回家,父亲提议去小餐馆里搓一顿。 吃到一半,父亲突然举起杯子,“来,闺女,我敬你一杯。” 董卿愣住,父亲开口了,“多年来,我对你的教育有很多方式不对,你别往心里去。” 父亲的话还没完,董卿眼泪哗一下出来了。 那次,她以一个女侠的姿态,陪父亲喝完了整瓶白酒。 这也是她第一次喝酒。 多年后,父亲严苛而古怪的教育方式,反倒帮她熬过了一年又一年的苦闷与煎熬。 1994年,董卿陪一个朋友去考浙江电视台的主持人,报名的时候,她想着,“要不我也试试。” 无心插柳柳成荫,她考上了,顺利成了一名主持人。 两年后,父亲看到东方卫视全国招聘,建议董卿去试试。 又一次,她再次成功了。 那两年,连跳槽都便捷顺利,自带梦幻感。 可刚回到上海,董卿就发现,台里给她准备的节目是串联节目。 上班跟玩儿似的,来了,点个名,可以了,走人吧。 她旋转,跳跃,心花怒放地走进台里,不到半秒钟,她又灰头土脸的出来了,每天如此。 为了调整心情,她特别喜欢看《红楼梦》,《西厢记》,唐诗宋词她也读,只要与现实无关的,她都看。 看了半年的书,工作还是没有起色。 她不能再等了。 她想提升自己,得没事找事。 她报考了华东师范大学,成为中文系古典文学的研究生。 退一步,果然海阔天空。 2000年,她被台里推荐,主持“上海-悉尼双向传送音乐会”,流利的英语,大气的风格,震住了所有人。 2001年,凭借音乐会上的精彩主持,董卿顺利获得主持界的最高荣誉,金话筒奖。 金话筒奖的一个评委看中了董卿,建议她说,“中央电视台的西部频道开播了,加入《魅力12》这档节目吧。” 机会摆在眼前,董卿犹豫了。 人生总是这样,经历千难万险,站在十字路口,还是会犹豫。 “要去北京吗?”董卿在心里反复掂量。 上海是老家,父母亲人都在,相处七年的同事也在。放弃这些,很难。 而她更担心的是,到了陌生的工作环境里,不适应怎么办? “如果放弃了去北京的机会,将来会后悔吗?” 最终她确定了。要是放弃,将来她一定会后悔。 二话不说,她带上简单的行李,踏上了去北京的飞机。 头两年,她把自己沉在工作的汪洋中。 一个人扛起了130多场的节目主持工作。 “第十一届青歌赛”找上她,导演和工作人员问她,“连续20天直播,每天职业组和非职业组共三十场,一场差不多要三个小时,你行吗? 董卿深吸一口气说:“行。” 她知道,这不只是答应站在台上,还要保证前期充分的准备。 青歌赛准备期间,她一个人在家里准备,早上7点坐在书桌前开始看,一直看到晚上一两点,期间不吃任何东西,饿了喝口水,急了上个厕所。 词和句都印在脑子里还不够,她要让它们沸腾在嘴里。 她大声朗读,背诵,声音穿透整幢公寓楼。 她心里总有一个信念:“词一定要在嘴里滚上百遍,才放心。” 青歌赛开播后,董卿更忙了。 每天下午四点彩排,十点直播结束。 录完节目,她就得马上换衣服,去会议室和老师核对第二天的考题、节目设置,各种细节都要在一天之内确定,回到家已经是两三点了。 这还不算完。 踏进家门的董卿,疲倦,瞌睡,但绝不休息。 她给自己泡一杯咖啡,打开台灯,拿出台本,继续背词,直至晨光熹微,包子店再次开张。 生活全被打乱,作息毫无规律,她却乐在其中。她说,我以前也不是这样的,或许人有个爆发期,这个时候到了,就停不下来。 连轴转20天,成就了青歌赛,也成就了董卿自己。 “必须有人接上去,而且这个人不是临时接一两年,她一站可能就是十年甚至十五年。” 倪萍打算退出春晚,一直苦于没有接替自己的人。 “我看董卿合适。晚上我去给她打个电话。” 郎昆知道倪萍是什么意思,倪萍是他一手带出来的,两人的心思总在一处。 此时,朗昆正是05届春晚的总导演。 此时,董卿正在搬家,各种细软已经拉到新家来了,她一件一件的摆好、归置。 从白天忙到晚上,晚上十二点左右,终于收拾得差不多,只是地还要再扫一扫。 电话响了。 “我们整个春晚剧组邀请你来担任主持……”郎昆话还没说完,董卿懵了。 她没听错,就是这几个字:邀请你来担任主持。 “谢谢。” 她几乎是毫无反应的挂掉了电话。 手却不由自主地晃动着,嘴里不由自主地哼着小曲,身子开始自动转圈圈,感觉还可以在搬一次家。 董卿记得,第一次主持春晚,升降台哗一下上去,哗一下,她就站在了全国观众的面前。 那种激动,那种兴奋,不言而喻。 她觉得自己特别的幸福。 四个小时候,喧嚣结束。 她回到化妆间把衣服,首饰全都摘下来,整理收拾后,走向长长的走廊。 大家都是从那里出去的,而此时走廊上人特别少,她出去的时候,还能听见自己的脚步声。 刚一出来,寒风扑在脸上,她感觉特别不真实,整个人处在失重的状态。 原来,已是大年初一的早上了。 回到家,她没有立刻睡着,因为兴奋,睡不着。 她打开冰箱,拿出速冻饺子,放进锅里煮,熟了便端过来,坐在靠窗的沙发上,一边看着还未亮透的天空,一边吃。 此后十多年,她也如此度过。 说错词,会内疚数天。 说错名字,回家来就呆呆的坐着,反省一下午。 她严格要求,就差自己给自己写检查了。 之所以没动笔,只因为觉得这样做恐怕有点太疯狂。 这样的死磕和坚持,只因为倪萍的一席话。 2006年,《艺术人生》请了倪萍。 朱军让年轻一代的主持人把自己要问的问题写下来,放在箱子里让倪萍抽,抽到哪个答哪个。 正巧,抽到的就是董卿的。 董卿问:台上万众瞩目,台下的寂寞无助,曾经鼎盛一时,总有落幕的一天,怎么平衡和面对。 倪萍说:首先我非常羡慕你能有这样的机会,我看你也非常辛苦,大奖赛天天上班,《欢乐中国行》全国各地跑。 但是我从来都说,当一个战士穿上军装,一直被领导派到前线,去打最重要的战役,等你来到我现在这个状态,你一定会觉得,生命是值得的。 哪怕现在孤独寂寞,没有家,没有男友,都特别值,因为不是每一个人都有机会做中央电视台的综艺舞台上的核心,光亮最聚焦的地方的主持人。 这是你的运气,也是你的机会。 我觉得,你还不够,还要努力很多年。 这个机会不是每个人都有。 董卿听完哭了。 有上场的那一刻,就有离开的那一刻。竭尽全力吧。 2014年,董卿做出了一个决定,出国修学。 她第一次感到站在舞台上不那么忘我了,不那么兴奋了,工作的满足感没了。 她发现自己在走套路,凭经验去打拼,而不是凭激情去做事。 无数夜晚,她经常坐在书房发呆,心想,这次春晚过后,可能迎来了人生中漫长的修整期。 多长,她不知道,只知道自己不会很快回到舞台上了。 妈妈对她说,人迟早会离开这个世界的。 我希望总有一天,这个世界上也有人像我们一样爱你,有一种不可分割的关系。 这个话让董卿突然意识到,她应该为母亲做些什么,好让她放心。 于是,修整的这一年,她不仅获得了新的知识,还成为了母亲。 有了孩子后,董卿变得不那么专注了,时间被无限碎片化。 她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这时一个好友给她建议:你希望孩子成为什么样的人,很简单,你就要去做什么样的人。 作家阿瑟·克拉克说过,“我永远都没有长大,但我永远都没有停止生长。” 董卿不想因为孩子就放弃自我,止步不前。 她认为,应该花时间把自己变得更好。 如此,孩子长大了,真正懂事的时候,才对你会有爱,有尊敬。 2015年,她全面复出。 2016年,她制作了自己的第一档节目《朗读者》。 有人说,春晚上的董卿与《朗读者》里的董卿不一样了。 的确不一样。 在春晚舞台上,董卿只有一个任务,做主持人。 而《朗读者》是她一手操办,身兼主持人与制作人的身份。 以前她的卧室里是没有电子产品的,如今她需要随时与各种人联系,独处的时间被压缩为零。 技术上的困难太多,精神上的压力也不少。 她刚决定要做一个文化类的节目,有人立即反对,“取消赛制,只求温情,没有收视率,赞助商都没有。” 有人直接攻击节目本身,“这个东西太高冷了,太有文化了。” 董卿只回了一句,“我们要对观众有信心,对自己有信心。” 但给团队打气,独处时董卿却不知所措。回到家里,她经常坐在地板上发呆: 嘉宾们的档期究竟如何安排? 舞台什么时候能搭起来? 赞助商说好了一个月就搞定,为何还没有消息。 办公室是临时的,是否会让团队里的人觉得她是骗人的,是在画大饼? 这些问题,始终萦绕在董卿心头。 第二天回到临时办公室,她却信心百倍。 她觉得,自己不应该把绝望之情表现出来。 她死磕,较真,追求完美。 审查节目时,她发现大家习以为常地只看手提电脑上的播放效果。 她不同意,她一定要找人把电视和电脑接上,把节目优缺点一并放大,让别人去挑刺。 看电子版的文稿她记不住台词,只有在上面写写画画才放心,就让助手打印出所有稿子。 40岁了,董卿像个热血青年,每天只睡两三个小时。 这两三个小时还不是晚上,因为晚上八点到凌晨四点,她得看台本,把第二天的节目梳理一遍。 最终,《朗读者》成功了,节目像董卿本人一样,高而不冷。 后来,董卿回忆节目创办时的心酸,很自豪地说: “我们花一年时间建了一个‘读库’,有几百个篇目,每一篇都是我们在办公室读过、筛过的,甚至有一些,叫我当场泪流。 现在想起来,那些下午都挺美的。” 郎昆说,“董卿和倪萍及其相似,都有‘与嘉宾同步喜怒哀乐惊恐忧的能力’,当年我把倪萍从青岛带到北京,就是看中了这一点。” 他把《朗读者》和《中国诗词大会》的成功,归功于董卿本人。 而董卿则觉得,访谈节目会是她的终极舞台。 “如果你没办法体会他人,体会自己,没办法认知他人,认知自己,那么你的存在还有什么意义呢?” 她有自己的价值观,她从来都知道自己要做什么。 今年九月,《开学第一课》开播。 翻译家许渊冲先生来到现场,他96岁了,杵着拐棍,坐在圈椅上,口齿伶俐,非常健谈。 董卿站在一旁,听着,体会着。 三分钟里,跪下了三次。 节目播出后,观众感慨:“她是最美的中华骄傲。” 比归来仍是少年更难的,是如何坦荡地“出走半生”。 董卿坦言,再过10年,可能更加自信了,自信到做一个节目可以什么形式都不要,就是架一台机器在院子里,放一本书在那儿,没有舞台,没有灯光,没有音乐,安安静静地说文字里的故事。 她始终自信。 因为每一件事,她都拼尽全力。 这是人的底气,更是温情。 ?    

    

拾遗物语

过年,孩子们都收了很多红包,所以我想谈谈金钱教育。

中国孩子从小缺乏两种教育:金钱教育和死亡教育。

一个关乎生,一个关乎死。

死亡教育教我们如何面对死亡和对待失去,金钱教育教我们如何获得和对待拥有。


2018年1月12日,

一个叫“一个失业父亲等待女儿归”的博主,

在新浪微博上悲情哭诉:

“我含辛茹苦积攒了300万,

却被女儿偷走,挥霍一空。”

这名博主就是成都的老柴,

他女儿今年已经18岁了。

女儿很小的时候,

老柴就和妻子离了婚,

他觉得对不住女儿,

所以对女儿的要求总是百依百顺。

“不让女儿受任何委屈。”

2017年,女儿提出去加拿大留学,

老柴二话不说就答应了,

“我往这张卡里存了300万,每个月给你打钱。”

年底,老柴女儿就去了加拿大。

一周后,老柴发现银行卡不见了,

一查,钱已全部转至女儿名下。

“我发现女儿并没去学校报到,

而是天天吃喝玩乐买奢侈品,

在微博和朋友圈上四处炫耀……”

老柴在微信上苦苦哀求女儿:

“如果你不把钱退回来我只有死,你花的钱是带血的钱,是老爸拿命换来的。”

女儿却一下拉黑了他。


▲ 青少年已成为网络直播的"主力打赏"之一


2017年9月22日,

张美突然收到一条银行扣款短信:

“你的储蓄卡转账支出1万元。”

张美的第一反应是卡被盗刷了。

她赶紧去银行,打出流水账单。

一看账单,她差点吓晕:

“三个月里,我的银行卡向同一账户转账多次,转出了差不多40万元。”

银行工作人员排除“被盗刷”后,

张美一下想到了正读高中的儿子,

“他经常拿我的手机玩。”

张美找到儿子,严词逼供。

儿子终于承认:“是我转的账。”

张美问:“钱转到哪里去了?”

儿子说:“用来打赏女主播了。”

儿子迷上了网红直播,

没事就给网红小姐姐赏钱。



我为什么要讲这两个故事呢?

因为此类事情这几年发生得实在太多,

所以我想来讲讲金钱教育。

教育家默克尔说:“金钱教育是人生的必修课,是儿童教育的重心,就如同金钱是家庭的重心一样。”

不过中国人耻于谈钱,

觉得一谈钱就俗就功利,

所以大多数中国父母,

从不教给孩子关于金钱的知识。

在“缺钱”教育下长大的孩子,

不仅对金钱缺乏正确的认识和了解,

更难以理清金钱和人生的关系,

所以人生总是“钱恼”不断,

甚至因为金钱而毁灭了人生。

金钱教育的实质是幸福教育,

金钱教育的实质是人格教育,

一个人的金钱观,

会影响他一生的幸福,

所以今天我想来谈谈金钱教育。



金钱教育第一步:让孩子知道钱是从哪里来的。

春节回老家过年,

见7岁外甥正玩ipad,

他想买一套游戏皮肤,

于是向表妹要钱:“妈妈,我要买这个。”

表妹拒绝了:“这么贵,不买。”

外甥嘟嘴说:“小气得很。”

表妹教训说:“妈妈挣点钱不容易。”

外甥气愤说:“骗人。”

表妹瞪眼说:“我怎么骗人了,你知道钱是怎么来的吗?”

外甥不屑说:“手机里来的。”

表妹立马无语了。

外甥又说:“难道不是吗?你买什么东西都刷手机。”

现在很多孩子就像我外甥,

根本不知道钱是从哪来的,

“钱是从树上长出来的。”

“钱是从手机里刷出来的。”

“钱是从银行卡里取出来的。”

所以金钱教育的第一步,

就是要让孩子知道钱是从哪里来的。

这需要做好两件事情,

第一件:带孩子到你工作的地方看看。

第二件:教孩子熟悉社会的各个工种。

做完这两件事,再耐心告诉孩子:

劳动才能创造财富。

金钱是通过辛苦劳动换来的,

是付出辛苦劳动后的报酬



金钱教育第二步:让孩子知道金钱来之不易。

上个月,一位泰国妈妈,

在脸书上讲了一段育儿经:

有天早上,5岁儿子不想上学,

于是她做了一个决定:

带儿子去捡瓶子赚钱。

两人走了很多很多路,

捡了一袋子塑料瓶,

但最后只卖了2泰铢(约4角人民币)。

卖了塑料瓶之后,

孩子饿了,想吃烤肠。

妈妈说:“一根10铢,你钱够吗?”

孩子看看钱:“不够。”

孩子渴了:“想吃雪糕。”

妈妈说:“一支5铢,你钱够吗?”

孩子看看钱:“不够。”

孩子累了,想坐公交车回家。

妈妈说:“要10铢,你钱够吗?”

孩子看看钱:“不够。”

回到家时,孩子已精疲力竭。

但他对妈妈说了两句话。

第一句:“我明天要上学。”

第二句:“妈妈,挣钱真不容易。”

对于很多孩子来说,

劳动赚钱究竟有多么辛苦,

买一样东西究竟需要多少钱,

他是完全没有概念的。

所以在对孩子进行金钱教育时,

我们一定要规划一些类似活动,

让孩子知道金钱的来之不易。

如此,他们方能懂得珍惜金钱,

并尊重父母及其他人的劳动成果。


▲ 一袋塑料瓶卖了2泰铢


金钱教育第三步:让孩子知道收入并非全为己用。

我同学董伟在这一点上做得特好。

他们家每月都要开一次家庭会议。

会议定在月初,议题是:

“这个月你最想要的东西是什么?”

全家大大小小坐在一起,

把自己最想要的东西说出来。

爸爸说:"我想要一辆自行车。"

妈妈说:"我想去办张健身卡。"

哥哥说:"我想去学围棋。"

弟弟说:"我想要电话手表。"

然后一家人开始民主发言,

讨论这个月最应该满足谁的愿望。

反复讨论后,大家一致决定:

"这个月哥哥的事情最紧要,

所以先满足哥哥的愿望。"

为什么要设立这样一个家庭会议呢?

董伟说:"我就是想让孩子知道,

一个人不能把收入完全占为己有,

收入是为了支付全家人的开销,

我们每个人都不能为了一己享乐,

随心所欲地想干什么就干什么。"

在对孩子进行金钱教育时,

我们也不妨学习学习董伟,

设计一些类似的民主讨论活动,

让孩子们明白一个道理:

收入是为了支付全家人的开销,

滥用金钱会影响其他人的生活。



金钱教育第四步:让孩子懂得君子爱财取之有道。

小时候,我家附近有家石油厂。

石油厂有很多铁物件,

于是很多家长便教唆子女:

“去捡几个铁东西回来卖钱。”

说是捡,其实是偷。

但很多家长都这样说:

“反正是小孩,抓到了也不能拿你怎样。”

所以孩子们“小窃”成风。

看着院里孩子们都这样玩,

我也心动了,跟着去“捡”了几个。

哪知捡回家,还没来得及高兴,

我爸提着一根棍子就冲了上来,

朝着我屁股就是狠狠几下,

然后把我拽到堂屋跪下:

“君子爱财,要取之有道,我们家从没偷过东西,如今……”

那年,我八岁。

我见到了我爸第一次流泪,

这也是我这辈子第一次挨打。

所以,“教训”实在是太深刻了,

但“君子爱财、取之有道”这句话,

从此就刻进了我骨头里,

我再也没干过偷偷摸摸的事情。

现在为什么“裸贷”成风?

现在为什么这么多人做小姐?

现在为什么这么多商人赚黑心钱?

现在为什么这么多官员贪赃枉法?

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小时候缺少了“君子爱财、取之有道”这样的金钱教育。

所以作为父母,

在对孩子进行金钱教育时,

我们一定要通过各种途径反复强调——君子爱财、取之有道。

不要为了金钱出卖自己身体,

不要为了金钱丧失自己良知。



金钱教育第五步:要学会给孩子零用钱。

在知乎上搜索“孩子 偷钱”,

会跳出很多这样的话题:

《小孩子偷钱怎么办》

《如何正确处理小孩子偷钱这件事》

《青春期的孩子喜欢偷钱怎么办》

点开这些话题,

会发现很多孩子偷钱的奇葩事。

家长们头痛不已,纷纷求招:

“该怎么教育孩子?”

但很少有家长问一个问题:孩子为什么会偷钱?

孩子为什么会偷钱呢?

有个孩子的回答很典型:

“我从五六年级开始偷钱。

数目不大,每次几十块。

我为什么要偷钱呢?

因为家里从不给我零用钱。

要用钱就必须向爸妈要,

但爸妈经常觉得我用钱的要求不合理。

比如,我想买玩具。

我妈就说:影响学习。

比如,我想买书。

我爸就说:可以去图书馆借。

当很多用钱要求都得不到满足时,

我便萌生了偷钱的念头。”

学者孙萌萌说得特别到位:

“很多孩子之所以养成了偷钱的习惯,

是因为缺乏稳定的零花钱来源。”

所以,作为父母的我们一定要懂得,

给孩子零花钱是非常重要的金钱教育。

给孩子稳定的零花钱有三大好处:

●可以让孩子产生独立自主意识

●可以让孩子学会计划消费

●可以培养孩子量入为出的习惯



金钱教育第六步:教孩子合理分配金钱。

给了孩子稳定的零花钱之后,

就要教孩子合理使用零花钱,

引导孩子建立正确的消费观和理财观。

比如,我每周会给8岁儿子30块钱。

然后让他把30块钱做以下分配。

第一个10块,让他自己决定怎么用:

“你买什么小玩具、小零食啊,

都可以自己买单了。

如果想买什么贵点的东西,

你就先不用,多攒几个月。”

这10块钱的分配,

一是培养孩子的独立自主意识;

二是让孩子学会如何享受生活;

三是锻炼孩子的延迟满足能力。

第二个10块钱,

我让他放在支付宝里,用于储蓄和投资。

“这些钱要用在关键时候。

有一天你生病了怎么办?

爸爸妈妈要动手术怎么办?

你失业了怎么办?

都要靠这部分钱渡过难关。”

这10块钱的分配,

就是要培养孩子的危机意识。

第三个10块钱,我让他用于共享。

什么叫用于共享呢?

就是用来做一些好事善事,

“给亲人送点小礼物,

给同学朋友送点小礼物,

捐献给其他需要帮助的人。”

这10块钱的分配,

就是要让他学会分享,

体验与享受“给予”的快乐。



金钱教育第七步:给孩子制造挣钱的机会。

在给孩子零用钱上面,

有两个特别大的误区。

一是富养——“要啥只管说”。

这样富养出的孩子,

很容易形成骄奢淫逸的习惯,

最好的例证就是文首偷走父亲300万银行卡的孩子。

二是乱激励——奖励做家务和做作业。

“你把地扫了,我给你10块钱。”

“期末考好了,我奖励一千块钱。”

这种乱激励容易造成一个大问题,

就是梁实秋先生说的:

“他未来可能会把一切关系都处理成金钱关系:

花钱买朋友,花钱买职位,花钱买爱情……

做什么事情都需要以钱为动力,

一切事情都用钱来度量与衡量。”

那该如何给孩子创造挣零用钱的机会呢?

我是这样来划分和创造的。

我把孩子的劳动分为三种。

第一种:你自己的事情。

“做自己的功课、收拾自己的玩具等,

我不会奖励,因为这是你自己的事情。”

第二种:为爱而做的事情。

“洗洗碗、扫扫地等家务事,

这是为爱而做的事情,

我不会奖励,这也是你应该参与的。”

第三种:为报酬而做的事情。

“你捡瓶子卖,我会给予奖励。

你修剪草坪,我会给予奖励。

你去卖报纸,我会给予奖励。

我只奖励他利行为,不奖励自利行为。”

之所以这样划分劳动和进行奖励,

就是要让孩子明白三件事情:

●自己的事情应该自己负责

●为爱付出是理所应当的事

●我劳动,我光荣




拾壹

金钱教育第八步:让孩子明白金钱不是万能的。

前年,外婆从住院到过世,

我带孩子去了很多次医院。

去年,姨妈生病到过世,

我也带孩子去了很多次医院。

这么做,两个目的。

第一:表达爱。

第二:让孩子明白金钱不是万能的。

每次去医院看望回来,

我都要给孩子强调一件事情:

“金钱和健康相比,

健康远远重于金钱。

健康没有了,金钱再多也等于零。”

不只是告诉孩子金钱买不来健康,

我还会利用各种机会告诉孩子:

“金钱虽然非常重要,

但并不能换来你想要的所有东西,

金钱换不来真正的亲情,

金钱换不来真正的爱情,

金钱换不来真正的友情,

金钱换不来年轻的身体,

所以我们不能全部依赖金钱。”

有一次,一位朋友对我说:

“你干嘛老跟孩子强调金钱的局限?”

我笑笑,没说话。

其实,我心里是这么想的:

钱虽然很重要,

但太依赖就会被它控制。

许多人都是因为钱,

而失去了人生中最重要的东西。

我反复强调金钱不是万能的,

就是希望孩子明白两个道理:

●比金钱更重要的东西还有很多

●即使不富有,依然可以享受很多快乐

Copyright © 武汉丝绸服装鉴定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