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丝绸服装鉴定社区

听歌 难念的经

李李有点酸2018-06-12 08:25:07


前一向特意要迪佗把这首《难念的经》唱一段给我听。迪佗的声音深情又有韧性。

华健的很多歌我都喜欢,这首特别喜欢。加上迪佗的声音,就更喜欢了。

当尚在韩国的西西,问我是否听过《难念的经》时,

电脑这边的我就开心得笑了。

像写生预描线,我早就该料到,

多年之前我笑过哭过赞过评过的曲儿,

之后总有我的兄弟或朋友,会留意。

我告诉他我听过了,且喜欢,他竟然不信。以为我敷衍他。

我想把我的疑问和张狂说给一个人听,可又觉得再怎么说,也抵不过华健唱的意味。

华健是个人才,他的歌才听得几句,就认定了。

 

这首《难念的经》,每次听,都不平,都忿忿,仿佛面前就站着某个低眉夺命的神,惹得我想质问。

我要问的太多,且根本无须他答。

我想问,为竞逐镜花之美而枉费心机,有错么?错哪了?说不上来,赏俩耳括子。

因功名利禄或海誓山盟而执着,有错么?错哪了?同上。

被红尘俗世的万千色相迷醉,有错么?再同上。

我愿痴恋,绝恋,独恋,狂恋,无所顾忌,有错么?同上。

呵呵,是谁在担心,担心参一生参不透这条难题?你不担心你脸青了么。

不需要你担心,我知道,生生世世、永生永世,我都会、也都愿,为她所苦,九死未悔。

 

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英雄的梦想,同时有一个美人的侧脸。

每个人命运中都活该遭遇一次仗剑狂舞的月下,外加,一次长河落日的黄昏。

迎风雨而行,踏霜雪而歌,看艳梅吐蕊,腥红赛血。灌浓烈的酒,满桌鸡鸭鱼肉食不知味。

你尝试过,就是幸福的。你和她一同尝试过,就是极幸福的。管你表达幸福的方式是沉默还是痛哭。

她在,你一派清明,行正,坐直,笃行,慎独。你活得诚实而积极,辛苦又充足。

可是,她失,你便失。

从那以后,你活得洒脱浪荡,虚虚实实。

没人管你了,你尽可以温婉地笑,像个初涉世事的小儿,也可以信口开河,像个不谙人情的呆子。

只是你还带着侥幸,一边向往一边害怕,向往被揭穿,害怕被揭穿。

那唯一的一双看透你心房的眼睛,淡淡地含着嗔怪和嘲笑,你一瞬间就不得不卸下所有的防卫和伪装。

你装纯情,装妖媚,装傻,装聪明,装坚强,装不坚强。你尽可以蒙昧着心灵,给自己肆意贴金或抹黑。

但你真的害怕啊。

那个素手的魔头,一滴眼泪就会让你兵败如山,一个小幅度挑起下巴的娇弱面容就会让你挂白旗,结结巴巴说,我……我错了,对不起。

 

害怕,不停地害怕,害怕,害怕……可是最后呢,最后向往没有了,只剩下害怕。

你于是收拾了心情,你不认识我,我不认识你。

你不揭穿我,我不想念你。你放了我,我放了你。

你我辗转这人间,同有一头两手,双眼双臂。看同一个太阳同一个月亮,呼吸吞吐着同一元次空间的氧气和二氧化碳。

偏生,凭这两眼与百臂或千手不能防。这歌,是不是也有你我同在悲叹!是不是?你答我。

真真就是这句。要怨,就怨这美丽的众生,这无可代替的色相,这造物主的神奇和玩笑,慈悲和残忍。

众生太美丽,千手不能防。我无千手,我不是圣人。我无可防,因我是万物,万物是我。

千手不能防,千手不能防。

你是不是也偶尔会如我一般懊恼,TMD众生太美丽,TMD千手不能防!!!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武汉丝绸服装鉴定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