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丝绸服装鉴定社区

亲爱的,在所有的声音中,我倾听来自你的寂静声息

为你读诗2018-08-11 16:59:05

Listening 

▲诗卡,来自赵又廷双语有声数字诗歌专辑



两年前在南极拍戏,我第一次真正体会到什么叫“寂静”。南极,风一停就真的什么声音都没有了,但好像又能听到一种不知道是什么的声音。其像是在呢喃、低语,非常轻巧,但又很浑厚。这寂静,无声胜有声,很像是大自然的某种神秘语言,让人心生可贵的谦卑和温柔的虔诚。

Mark赵又廷



Listening

By D.H.Lawrence


I listen to the stillness of you,

My dear, among it all;

I feel your silence touch my words as I talk,

And take them in thrall.

 

My words fly off a forge

The length of a spark;

I see the night-sky easily sip them

Up in the dark.

 

The lark sings loud and glad,

Yet I am not loth

That silence should take the song and the bird

And lose them both.

 

A train goes roaring south,

The steam-flag flying;

I see the stealthy shadow of silence

Alongside going.

 

And off the forge of the world,

Whirling in the draught of life,

Go sparks of myriad people, filling

The night with strife.

 

Yet they never change the darkness

Or blench it with noise;

Alone on the perfect silence

The stars are buoys.

 

倾听

D·H·劳伦斯[英]

 

在所有的声音中,亲爱的,

    我倾听来自你的寂静声息;

每当我开口,我就感觉到

    你的寂静俘获了我的话语。

 

我的话语从熔炉之中

    只是飞出了零星碎片,

我见到寂静轻而易举地

    将我的话语吸进一片黑暗。

 

云雀的歌唱响亮又欢畅,

    但是我宁愿寂静出面

攻克鸟儿以及鸟儿的歌声

    让它们不再呈现。

 

一列火车呼啸着奔向南方,

    冒出的蒸汽如飘荡的旗帜,

我看见寂静的秘密的身影

    沿着道路挺进,寸步不离。

 

于是从世界的熔炉之中,

    冒出无数人们的言语火星,

在生命的气流中旋转,

    奋力填充夜晚的空洞。

 

然而它们无法改变黑暗

    或者以声音让其退缩。

在一片完美的寂静之中

    唯一的浮标便是星辰闪烁。


吴笛 译

‖本诗收录于赵又廷双语有声数字诗歌专辑


 ◆ 

听过最动听的声音:南极风停后的寂静

     赵又廷谈《倾听》      

《倾听》是赵又廷双语诗歌专辑中的第一首诗,也是赵又廷在录制时印象最深的一首。在录制的过程中,他情不自禁地回忆起在南极的拍戏场景:自己一个人在冰原上行走,摄影的剧组离自己很远,南极风停的时候什么声音都没有,但又好像听到那种寂静的声音——一种呢喃、低语,好像是只存在于你自己的心中和脑海中回荡的一种声音。那“寂静”与劳伦斯笔下的“寂静”忽然之间就形成了一种共鸣。

 

“那首诗有一种特别精神方面的思绪,有对于寂静、对于沉默、对于自然的一种共鸣,那样自然之中精神力的感受东西非常动人,也非常伟大。”

 

赵又廷说,其实我觉得我们无时无刻都是在跟这个世界、跟大自然交流,但往往会因为一些烦琐的世人世物或工作等压力让我们自己选择断开交流。然而这个世界跟大自然都毫不吝啬,随时随地在与我们沟通中,只是我们愿不愿意去倾听他们的声音。因此他希望这张专辑成为打开大家打开感知世界开关的钥匙,唤醒你对自然、周遭世界的温柔感受,能时刻提醒你去体会到身边的善意与温暖。


▎诗人简介


D·H·劳伦斯

戴维·赫伯特·劳伦斯(David Herbert Lawrence,通称D·H·劳伦斯,1885—1930)是20世纪英语文学中最重要的人物之一,以小说《儿子与情人》《虹》《恋爱中的女人》和《查泰莱夫人的情人》闻名于世,也因其大胆地描写两性关系,在当时饱受舆论争议。劳伦斯虽以小说名世,但其诗歌成就绝不亚于小说,其1923年出版的《鸟·兽·花》被人们认为“是对诗歌艺术的独特贡献”。哈罗德·布鲁姆认为:“既亲近布莱克又亲近惠特曼的劳伦斯,是一种视域性绝望的高潮,而这种视域性绝望在我看来似乎是英语最伟大诗歌的中心。”


如果我的灵魂今夜能够在睡眠中

寻到一片安详,沉入美好的湮灭,

并在清晨像鲜花一样苏醒,

那么,我就会再受浸礼,被重新创造。

——《阴影》

 

哦,给我一棵鲜花盛开的生命之树,

给我一个绽放出无畏的壮丽鲜花的十字架!

 ——《杏花》

 

最初和最终,人总是孑然一身。

他孤零零地诞生,他孤零零的逝世。

他在深层的自我中,孤零零地生存。

——《比爱情更深沉》


▎特别推荐


赵又廷双语诗歌专辑已上线

点击“阅读原文”,或长按上图二维码订阅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武汉丝绸服装鉴定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