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丝绸服装鉴定社区

爱你,惯出你的小脾气(完结文)

海盗热门小说影视资源分享2018-06-21 15:36:36

 内容简介:    秋可沁十八岁成年礼喝醉了。

    喝醉之后的她,放下豪言,要扑倒帝都高不可攀,30岁都没有和任何一个女人或者男人传过绯闻的宫邢珩。

    扑倒是扑倒了。

    但事后,秋可沁就后悔了。

    可后悔没用,她被宫邢珩豢养了。

    成了宫邢珩的未婚妻,开始了隐藏而又害怕的未婚生活。

    可在某一天,秋可沁发现,宫邢珩竟然是因为这样才娶她的


第1章 她…和叔叔?!


    帝都最著名的六星级明阳酒店的总统套房里,秋可沁跪在床上,低着头哭丧着一张脸。


    风透过窗户吹到她的身上,让她浑身都起了鸡皮疙瘩,也吹散了房间里遗留下来情yu的气味。


    秋可沁的红唇微肿,身上遍布红红的。


    足够容纳四五个人的大床凌乱不堪,一眼就看出来昨晚发生了什么。


    “叔……叔叔,我……我不是故意的!”她嘶哑的声音里染着哭腔,一脸的悔意。


    宫邢珩淡淡的嗯了一声,唇角染着一抹几乎看不见的浅笑:“小家伙,做错事不要紧,最重要的是承担责任!”


    他的声音沙哑中带着丝丝满足之后的性感。


    他背对着太阳光,让人看不清楚他的容貌。


    但从他宛如雕琢般深邃的轮廓可以看出,这是一个超级大帅哥。


    宫邢珩双腿交叠,左手撑着下颚,右手弹了弹烟灰


    只是这么一个简简单单的动作,在宫邢珩做来,却带着皇者的气势,尊贵无比,宛如坐在皇位上的帝王。


    秋可沁这下是真哭了:“叔……叔叔,我……你想……想我怎么负责?”


    “我……我没钱,还……还什么都不会!”


    听出秋可沁声音里低低的哭泣声,宫邢珩皱了下眉头。


    他放缓了语气,把烟蒂按灭在烟灰缸里,唇角的笑意扩大了一两分:“我缺个未婚妻!”


    “啊?!”


    秋可沁被这突如其来的条件惊得抬头看向宫邢珩,抬手难以置信的指了指自己:“我?!”


    宫邢珩点了下头,起身一步步的往秋可沁的身边走。


    他每走一步,秋可沁就往后退一步,脸上的惧意也越来越明显。


    秋可沁仿佛觉得,宫邢珩的脚步声不是走在铺有地毯的地上,而是一步步的走在她的心尖上,重重的敲击着她的心,从心里蔓延出一股恐慌。


    宫邢珩坐在床边,朝秋可沁招了招手:“过来!”


    秋可沁刚想摇头拒绝,但在看见宫邢珩幽暗的眼神,立马连滚带爬的跑到了宫邢珩的身边坐下。


    ……


    “不想负责?”宫邢珩拥着秋可沁,唇角染着似笑非笑的弧度。


    他的声音温柔而又轻轻的,仿佛是对情人的呢喃,但却让秋可沁硬生生的打了个冷颤。


    她使劲摇了摇头:“我……我太小了!”


    “不小了,我昨晚验证过了!”


    宫邢珩意有所指的往下瞟了一眼,眼中浮现出回味的光芒。


    秋可沁顿时脸红如滴血,万分尴尬的低着头。


    天啦,这是她认识的那个,冷漠,惜字如金,他一跺脚,帝都都要震上一震的宫邢珩吗?


    她眉头紧锁:“可……可是,叔叔你有未婚妻!”


    宫邢珩不在意的哦了一声:“那不过是传言,我没有未婚妻!”


    “可是……”


    秋可沁还想说什么,但被宫邢珩直接打断了。


    “如果你不想负责,那就只能我负责了!”


    秋可沁扯了扯唇角,呵呵笑了两声。叔叔这么说,和她负责有区别吗?


    “小家伙,昨晚我们没有做防范措施。”宫邢珩抬手指了指秋可沁的肚子:“说不定,你的肚子里,已经有了我们的孩子!”


    秋可沁蓦的瞪大了双眼,震惊又慌乱无措,眼泪缓缓的又溢出了眼角。


    “我……我……我才……才十八岁!”


    宫邢珩嗯了一声,眼神闪了闪。


    他拿出帕子温柔的帮秋可沁擦了擦眼泪:“所以,你只能是我的未婚妻!”


    ……


    秋可沁坐在宫邢珩车子的副驾驶座,揪着自己的手指,歪着头想事情。


    突然,她面露恍然。


    不对啊,她买颗避孕药不就可以了!


    可是……


    一想到宫邢珩的厉害,她缩了缩脖子,没胆子把这个事情说出来。


    宫邢珩可是言出必行,没人敢反驳他的话。


    宫邢珩瞥了眼秋可沁,是他的,就只能是他的。


    “那……那个,叔叔。”秋可沁弱弱的飞快瞟了眼宫邢珩,对着手指头:“我……我们的关系,可以……可以暂时不公布吗?”


    “我父母知道了,会打断我的腿的!”


    宫邢珩似是不满的轻哼了一声:“我很见不得人?”


    “没有没有!”秋可沁慌忙摆了摆手,急急忙忙的恭维宫邢珩:“叔叔很帅,谁看到都会羡慕我的!”


    “但,我才十八岁,太小……”


    她的了字还没说出口,突然脸暴红。


    宫邢珩瞥了眼想要找个地缝钻进去的秋可沁,唇角弯了弯:“看来,你也知道自己不小!”


    秋可沁把自己蜷缩成一团,恨不得时光倒流,她没有说那种引人遐想的话。


    “你不想公布我们的关系也可以!”


    宫邢珩的松口,让秋可沁面上一喜,顾不得什么害羞和尴尬,偏头双眼亮闪闪的看着他。


    “真的?”


    宫邢珩点了下头:“不过是有条件的!”


    秋可沁顿时脸一垮,她怎么就忘了,这个男人可是一个合格的商人,即使是只蚊子,他都能扒出一堆肉来!


    “什么条件?”她不死心的问着。


    “很简单。”


    他在小家伙心里的形象很不好啊!


    这可不行,他得好好的改改他在小家伙心中的形象!


    “你从现在起,搬到我的别墅来住。考帝都的大学,等你到二十岁了,我们就结婚!”


    秋可沁想都没想的使劲摇了摇头,话脱口而出:“不行!我不想被人发现我傍上富豪了!”


    宫邢珩无所谓的耸了耸肩,把车停好:“那没办法了。为了我的合法权利,我只能对外公布我有未婚妻的事了!”


    “不行!”秋可沁大吼了一声,俯身紧紧的拉着宫邢珩的手臂,哀求道:“叔叔,叔叔,我求求你好不好,不要公布我们的关系!”


    宫邢珩抬手帮秋可沁理了理头发:“那,你就得乖乖听话!”


    迫于恶势力的强大,秋可沁不甘不愿,万分不想的点头同意了。


    宫邢珩满意了,唇角染着一抹浅笑:“等会就带你回家,你的东西我会让人搬过来!”


    “可是……可是……”秋可沁面染犹豫:“我过几天还要回临城啊!”


第2章 我吃得很饱


    “我这次来帝都,只是和绣绣一起庆祝我十八岁的生日!要不是因为绣绣来不了临城,我也不会来帝都!”


    不来帝都,她就不会喝醉了发酒疯,和宫邢珩滚在一起了。


    说起来,绣绣呢?


    宫邢珩眼神一暗,他倒是忘了这点了!


    “你暂时不用去学校,我帮你复习!”


    秋可沁条件反射的就摇了摇头:“我在学校复习就好了!”


    “我觉得,我还是公布自己有未婚妻的事比较好!”


    “叔叔,我答应!”


    这个坏蛋!


    宫邢珩哪里没看出来秋可沁的那点小心思,不过他并没有点破:“我先带你去吃点东西,饿了一晚上了!”


    秋可沁不只知道自己怎么回事,一下子就把宫邢珩的这句话想歪了,想到了昨晚发生了一幕幕,顿时脸红如滴血。


    “想什么呢?”宫邢珩抬手轻轻捏了捏秋可沁的脸颊,笑得邪肆。


    秋可沁越发的尴尬了。这种事,她是绝对不可能告诉宫邢珩的!


    “好了,我不逗你了,先去吃饭。”宫邢珩知道适可而止:“这家做的鱼还不错,你可以尝尝!”


    一听到吃的,秋可沁的肚子不争气的咕咕咕叫了起来。


    她慌忙用手捂着肚子,一脸的囧。


    宫邢珩揉了揉秋可沁的头发:“去吃饭。”


    他没有打趣秋可沁,让她大大的松了口气。


    ……


    秋可沁饿得狠了。整整一晚上被人折腾不停息,再加上昨晚喝酒喝多了,几乎没吃什么东西,这会一看到食物,根本什么都顾不上了,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


    “慢点,小心噎着!”宫邢珩一边帮秋可沁挑鱼刺,一边帮她递水,防止她呛着。


    秋可沁嗯嗯嗯的说着,但速度并没有降下来。


    她眯着眸子,一脸的享受。


    这鱼,真的好好吃!


    宫邢珩瞧见秋可沁的样子,唇角染上了宠溺的笑意。


    ……


    等秋可沁吃饱喝足,整条鱼几乎都被她吃光了。


    她不雅的打了个饱嗝,满足的笑了笑,轻轻抚摸着自己的肚子。


    “你吃饱了?”宫邢珩眼中划过异样的亮光。


    秋可沁这才想起来,她是和宫邢珩一起来吃饭的。


    但……


    瞧见饭菜被她一扫而空,她有几分不好意思。


    “叔叔,你……你一点都没吃吗?”


    “小家伙放心,我吃得很饱!”


    宫邢珩笑得意味深长。


    那笑容,怎么看都让秋可沁后背鸡皮疙瘩争相恐后的往外冒,头皮一阵阵发麻,心里有种十分不好的感觉冒了出来。


    她牵强的扯了扯唇角,明智的选择什么都不问。


    宫邢珩眼神幽暗,牵起秋可沁的手往外走。


    秋可沁害羞的想要缩回自己的手,却被宫邢珩牢牢的握在手里。


    从宫邢珩那包裹着她手的大手里,传递出了炙热的温度,顺着她的手传递到了她的心脏,她的心脏扑通扑通,快速的跳动了起来,连带着她的身体都感觉到了一股奇怪的感觉,让她别扭了起来,似乎是都不会走路了。


    ……


    宫邢珩住的别墅区,是帝都位置,服务,环境,各种配套设施最好,价格也是最贵的。


    他住的别墅,是别墅区里面最好的一栋。


    “我住的房间是左手的那间。”


    宫邢珩搂着秋可沁的肩,抬手指了指他住的房间,慢悠悠带着秋可沁熟悉了一遍。


    之后,他带着疲惫不堪的秋可沁回了房休息。


    秋可沁一晚上的高强度运动,白天又精神高度紧张,一沾到床,直接就睡了过来,哪里还管什么危险不危险。


    宫邢珩帮秋可沁和自己换了舒适的衣服之后,拥着她休息。


    ……


    “你想吃什么?”


    宫邢珩打开冰箱,看里面有什么菜。


    秋可沁愣了一下,突然面染震惊,声音都拔高了几分:“叔叔,你做饭?!”


    “你会吗?”


    宫邢珩右手搭在冰箱门上,抬头看着秋可沁,唇角染上一抹似笑非笑的弧度。


    “你可以来看看。”


    秋可沁顿时起了极大的好奇心,跟着宫邢珩进了厨房。


    ……


    看到宫邢珩宛如行云流水,根本不像是在切菜,像是在表演,秋可沁惊讶得瞪大了双眼。


    帅哥无论做什么,都是那么赏心悦目。


    宫邢珩瞥了眼秋可沁,对她的反应还算比较满意。


    “你给你父母打个电话,说是留下来和孙世秀一起复习,由我指导你们!”


    秋可沁哦了一声,拿出手机拨打了王若婉的电话,心里忐忑又紧张,就怕自己母亲听出来什么。


    宫邢珩瞧见秋可沁的样子,洗净手擦干之后走到她的身边,搂着她的肩,无声的给她力量。


    ……


    “喂沁沁,什么时候回家啊?”


    “妈……妈妈。”


    秋可沁一开口,她自己都快哭了。这个样子,不就是摆明告诉妈妈,她有什么吗!


    “沁沁怎么了,是不是在帝都谁欺负你了?”王若婉面染担忧和焦急:“沁沁你告诉妈妈,谁欺负了你,妈妈连就上帝都找她理论!”


    秋可沁偷瞄了一眼宫邢珩,很想告诉王若婉,她被宫邢珩欺负了。


    可是,她没那个胆儿!


    宫邢珩哪里没看出秋可沁那点小心思,他拿过秋可沁的手机。


    “伯母您好,我是宫邢珩!”


    秋可沁没骨气的缩了缩脖子,压根就不敢抢自己的手机。


    “是邢珩啊!”王若婉顿时换了笑容,语气和蔼:“我家沁沁在你那?”


    宫邢珩唇角染着笑,嗯了一声:“伯母,是这样的。”


    “世绣那丫头成绩不是很好,我姐姐不放心,就让我帮忙辅导一下功课。我想着,若水也快高考了,就帮她一起复习。”


    “因为我在帝都,没办法离开,所以若水只能在帝都和世绣一起复习。”


    “学校那边,还得请伯母去说一声。我保证考试的时候,会把若水平平安安的送回来!”


    秋可沁微微惊讶的长大了嘴,她从来没见宫邢珩一次性说这么多话!


    不过,她总共也没见过宫邢珩几次,根本不了解他!


    王若婉顿时面上惊喜不已,激动不已的说道:“好好好,有邢珩你帮若水复习,那是我们若水的福气!”


    “学校那边,我会和老师说清楚的!”


第3章 我们来复习功课


    “那就麻烦伯母了!”


    “应该是我们沁沁麻烦了你。邢珩你本来工作就忙,还要帮我们沁沁复习!”王若婉脸都要笑烂了:“要是沁沁有什么不乖的地方,你只管打!”


    “伯母放心,我会好好管教若水的!”


    宫邢珩意味深长的低头看着秋可沁。


    秋可沁硬生生的打了个冷颤,从脚底蔓延上来一股惧意和胆寒。她怎么觉得,她以后会很惨?


    “那好,我就不打扰邢珩了。沁沁的东西,我会打包寄过来的!”


    王若婉心里对宫邢珩简直信任得不行。


    “好。”


    ……


    王若婉挂断电话之后开始帮秋可沁收拾东西。


    突然,她停下了下来,面露疑惑。


    “不对啊,邢珩怎么叫我伯母呢?”她不解的自说自道:“按辈分,邢珩应该叫我姐的啊。”


    ……


    宫邢珩把手机还给秋可沁,低头吻了吻她的红唇:“你就乖乖的住在我这里,我好好帮你复习!”


    他特意咬重好好两个字,让秋可沁一个激灵,害怕的咽了咽口水。


    “叔……叔叔,我……”


    她的话还没说完,手机铃声响了起来,打断了她的话。


    秋可沁一看是孙世绣打来的,急忙抱着手机往后院跑。


    宫邢珩轻轻摇摇头,唇角染着宠溺的笑意。他的小家伙,是知道他想做什么了。


    ……


    “喂绣绣,你那晚跑哪里去了?”秋可沁捂着手机,左右警惕的看着,压低了声音,语含哭腔。


    “你都不知道,我有多惨多倒霉!”


    孙世绣尴尬的笑了笑,面染歉意:“沁沁啊,那晚我也喝醉了,在酒店的房间睡着了!”


    “那……那个,你不是说要扑倒我舅舅吗?所以……”


    “那什么,你也知道我舅舅那可怕劲,所以我没胆儿来找你,就怕被我舅舅逮着教训一顿!我小时候,可没因为调皮捣蛋被我舅舅教训!”


    秋可沁也知道孙世绣小时候被宫邢珩教训的事,顿时怒气就散去了一大半,只剩下委屈和害怕。


    “绣绣,绣绣你说我怎么办啊?”


    “我……我那晚喝醉了,真的扑倒了你舅舅!”她眼含泪珠:“结……结果,你舅舅要我当他未婚妻!”


    孙世绣双眼一亮,哟,她舅舅下手可真是快!


    “可是,我和你是闺蜜,矮你舅舅一辈啊!”


    “沁沁,这个我真的无能无力!”孙世绣面露奸诈,语气却十分为难:“我舅舅那个人,向来霸道,就连我外公的话,我舅舅都不怎么听!”


    “不过,你往好的方面想。你和我舅舅又没血缘关系,你和我是闺蜜而已,这个有什么。再说了,我叔叔辣么帅,多金,成为我舅舅的未婚妻也没什么坏事!”


    “臭绣绣,我看你和宫邢珩就是一伙的!”秋可沁气呼呼的朝着手机低吼:“虽然是这样,但还是两辈人啊!”


    “外人要是知道了,指不定要怎么说呢!”


    “安啦,你管外人做什么!”


    秋可沁顿时一口气噎在嗓子眼,上不去又下不来,难受极了,憋得满脸通红。


    “沁沁,你别想这么多,凡事想开点。”孙世绣哄着秋可沁:“只要别人不知道不就好了!”


    秋可沁眸子一亮,是啊,只要别人不知道,那不就好了!


    ……


    夜晚的别墅区,安安静静的。疲惫了一天的人,都会进入梦乡。


    秋若水紧张兮兮的躺下床,就怕宫邢珩做点什么。


    果然,她没有想错。


    随之一个身影压在了她的身上。


    “叔……叔叔。”秋可沁面染惧意,完全不敢动弹一下。


    宫邢珩嗯了一声,轻啄了一下她的红唇:“乖,我帮你复习功课!”


    ……


    宫邢珩开车带秋可沁来到了宫家的宅子。


    “叔叔,我……我们说好不告诉别人我们之间的事的!”她忐忑不安又抗拒。


    宫邢珩嗯了一声:“你乖乖在车里等我!”


    “好。”


    秋可沁见他离开,大大的松了口气,靠在椅背上。


    突然,敲击玻璃的声音响起来,吓了她一跳,惊惧不定的看向车窗外。


    站在车子外的女人弯着腰,柔和的朝秋可沁笑着,优雅又得体。


    秋可沁礼貌的摇下车窗,朝女人点了下头:“你好,有什么事吗?”


    女人抬手把落了下来的头发别回耳边。


    一个简单常见的动作,在这个女人做来,却带着丝丝迷人的气质。


    “请问,你是宫总的朋友吗?”


    秋可沁点了下头:“宫总是我的长辈!”


    “长辈啊……。”


    女人意味不明的拖长了音调,眉眼弯弯的笑着。


    “你是……?”秋可沁面染疑惑。


    “我是宫家世交的女儿。今天不是宫老爷子70大寿吗,我就想着等人走了,单独给宫老爷子送份礼物!”


    女人说着,朝秋可沁俏皮的眨了眨眼,显出一副女孩子特有的娇蛮味儿来。


    “你也知道,宫家家大,我难免想要加深和宫家的关系!”


    秋可沁明白的点了下头,心里有些奇怪。她怎么觉得,这个女人特别咬重了加深和宫家的关系这几个字呢?


    “你不进去吗?”


    秋可沁轻轻摇了摇头:“我叔叔让我在这里等着。”


    女人哦了一声,朝秋可沁做了个再见:“byebye,我要把礼物送宫老爷子。”


    “我挺喜欢你的,有空给我打电话。”


    她拿出一张名片,递给秋可沁。


    “好。”


    秋可沁看了眼女人的背影,低头看着名片:水凝黛。


    ……


    “爸。”


    宫邢珩走到宫老爷子身边坐下,把准备好的生日礼物递给他:“您的生日礼物。”


    管家接过礼物,放到宫老爷子的房间里。


    宫老爷子打量了一番宫邢珩:“打算什么时候找个妻子?”


    “有了!”


    宫老爷子不意外的挑了下眉:“前几年你说的那个丫头?”


    宫邢珩嗯了一声,想到秋可沁,柔和了一两分面部表情。


    “什么时候带回家来看看。”瞧见他的神色,宫老爷子越发的好奇了起来。


    “再说。”


    宫老爷子点了下头,父子俩就这样沉默了下来。


    没一会,水凝黛走了过来。


    “宫老爷子,宫总。”


第4章 天降碎玻璃


    她十分熟稔的坐在宫老爷子身边,把手里的礼物递到他的面前:“宫老爷子,这是您之前一直念着的那个古董。”


    “上次我爸在一个拍卖会上看到了,想着您快过生了,就买下来当做您的生日礼物了!”


    “你父亲有心了!”宫老爷子慈爱的笑着:“水家丫头怎么这么晚过来了?”


    “爸,我先走了!”


    宫邢珩说着,站起来往外走。


    水凝黛看了眼他,笑着继续和宫老爷子说话:“我这不是想着单独送给您,好让您记忆深刻吗!”


    “你这丫头,就爱耍滑!”


    宫老爷子哈哈大笑了起来,显然是对水凝黛很喜欢。


    ……


    “叔叔,宫外公70大寿,我不去是不是不好啊!”秋可沁有几分忐忑的问着。


    “没事,以后有机会的。”


    秋可沁哦了一声,对着自己的手指。是啊,她都是叔叔的未婚妻了,以后还怕没机会吗。


    只是,她是真的不喜欢这个被强加的身份。


    ……


    秋可沁和孙世绣手挽手,两人手里都拿着一杯饮料的漫步帝都的商业街。


    “绣绣,我们这样出来好吗?”秋可沁微微皱眉,有几分担忧:“我怕叔叔知道了之后,会惩罚我们的!”


    孙世绣不雅的翻了个白眼:“沁沁,你的成绩虽然不是顶尖,但要上帝都的大学是没问题的。而我,成绩就那样,复习得再多也没用,还不如趁着周末出来散散心!”


    秋可沁唔了一声,她一个人待在宫邢珩别墅的客厅复习功课,宫邢珩则是去了公司处理事情。


    遇到不懂的问题,她会先用他帮她准备的笔记本上网查资料。查不到资料的,她会重点圈出来,等宫邢珩回来帮她解答。


    两人也不说要买什么,就这样笑嘻嘻的逛着。


    突然,秋可沁和孙世秀被几个推销人员围着推销东西。


    “两位美女,看看我们这个护肤品,可是国外xx牌子的,保证是正品!”


    “两位美女肤质这么好,要是再用上我们的护肤品,肯定会更美的!”


    “不用!”


    孙世秀厌烦的皱了皱眉:“一看就不是正品。我家里,这个牌子的护肤品我妈一大堆,我一眼就能看出来是不是正品了!”


    秋可沁扶额,再不是正品,绣绣也不要当着人家的面说出来啊!


    “这位美女话就说错了,这是水货,当然不一样了!”


    ……


    现代的建筑物为了好看和美观,都会选择用玻璃来做外墙。但,长期的风吹日晒,雨水侵蚀,导致玻璃受到了严重的伤害。


    也不知道今天是该秋可沁和孙世绣倒霉,还是玻璃真的出现了问题。


    就在两人被这几个推销员缠着没办法离开的时候,两人右手边建筑物高层其中一块玻璃突然掉入了下来,直直的砸向秋可沁和孙世绣。


    秋可沁和孙世绣被几个推销员缠得心烦,根本没有注意到其他的。


    忽的,几个推销员慌乱而且速度非常快的跑开了。


    “这几个……”


    秋可沁的话还没说完,突然被一个人抱在怀里,以非常快的速度往前跑。


    她愣了一秒钟,随即开始挣扎了起来。


    “放开我!你是谁,我要告你绑架!”


    她的话音还没落,就被抱着她的人扑倒再低,随即是两声尖叫。


    “啊!好疼!”


    “啊!疼死我了!”


    “快打120,玻璃落下来砸伤人了!”


    “天啊,这两个女的背上全是玻璃,会不会死了?”


    “快先救人啊!”


    ……


    宫邢珩抿着唇,面染寒霜,身上带着浓重的戾气疾步走在帝都最好的名扬私人医院通往高级vip病房的走廊。


    他的身后跟着欧子帅和院长。


    “欧特助,情况不算太严重,但也不轻。”院长擦着额头的冷汗:“好在是,脚筋没有受到伤害。”


    “那两个保镖的情况有点糟糕。”


    欧子帅嗯了一声,眼睛看着手里的平板,不知道他在点什么:“用最好的药。”


    “是,欧特助!”


    ……


    秋可沁躺在病床上,睫毛微颤,脸色苍白得如同白纸,看起来似乎是没有了生命一样。


    她的病床旁,还有一个病床,躺靠着的是孙世绣。


    孙世绣用右手撑着头看着秋可沁,连连叹着气,她们逛个街而已,怎么就这么倒霉呢!


    熟悉的威圧感传来,让她不自觉的打了个冷颤。


    “舅舅。”


    宫邢珩嗯了一声,坐在秋可沁病床边的椅子,接过院长手里关于秋可沁的病例看。


    孙世绣缩了缩脖子,完蛋了!


    她私自带着沁沁出来,还害得沁沁受这么严重的伤,舅舅非扒了她的皮不可!


    欧子帅同情的看了眼孙世绣,孙小姐这次,可会非常的惨啊!


    ……


    宫邢珩把病例还给院长,语气凛冽:“保密!”


    “是,宫总。”


    院长离开了病房。


    宫邢珩接过欧子帅手里的平白,仔细看着上面的资料。


    “总裁,根据我的调查,这次的玻璃碎落,是人为!”


    孙世绣震惊的捂住了嘴,瞪大的双眼露出了难以置信和气愤。哪个王八蛋,杀千刀的,别被她舅舅查出来!


    不然,看她怎么收拾那个混蛋!


    “总裁您看这张图片。”欧子帅点开平板其中一张图片给宫邢珩看:“这是碎落那块玻璃的窗边,碎的情况和普通因为长期负荷过重碎的玻璃不一样。”


    宫邢珩皱了下眉,眼中浮现出了冽厉。


    “另外,我查看了附近的监控,在这栋建筑物对面的天台上发现了一个拿着打猎用的气枪的男人。”


    欧子帅又点到自己说的照片。


    “这个男人带着鸭舌帽,遮住了自己的容貌。而且,这个男人离开之后,专门走的没有监控的地方,也没有乘车!”


    “另外那几个推销的人说,是有人给了他们一千块钱,让他们缠着少夫人和孙小姐。”


    宫邢珩嗯了一声,把平板递给欧子帅,目光冷冽的射向孙世绣。


    孙世绣顿时从脚底蔓延上来一股凉意,浑身发抖,脸唰的一下全白了,眼中全是惊恐。


    突然,嘤咛一声让宫邢珩一瞬间收回了自身的威压,看向秋可沁。


    “小家伙,哪里不舒服?”


第5章 怎么感觉不对劲


    孙世绣暗暗撇嘴的同时,抬手擦了擦满头的冷汗。吓死她了,她都以为自己会这样死了!


    ……


    秋可沁慢慢的睁开眼。她的第一感觉就是疼,右腿好疼,这让她紧皱眉头,眼含泪珠。


    她偏头看向宫邢珩,瘪了瘪嘴:“叔叔,我……我的右腿怎么样了?”


    “还有,绣绣呢?护着我们的人呢?”


    她这会顾不得自己的疼痛,急急忙忙的问。


    “别担心,她们都没事!”宫邢珩瞟了眼秋可沁被挂在半空中的右腿,眼神微暗。


    “少夫人放心,两个女保镖没有生命危险,只需要调养一段时间就好了!”欧子帅笑着解释:“孙小姐是左手受了伤,并没有什么大事。”


    “少夫人您是右腿受伤比较严重,还需要静养一段时间。孙小姐就在您的隔壁床!”


    秋可沁急忙往一旁看去。


    看到孙世秀安然无恙,只是脸色苍白,大大的松了口气。


    宫邢珩动作轻柔的抱着秋可沁坐起来,在她的身后垫了个枕头。


    “有没有觉得哪里不舒服?”


    欧子帅向宫邢珩点了下头,离开了病房。


    ……


    秋可沁轻轻摇了摇头:“除了腿疼之后,其他没什么!”


    宫邢珩嗯了一声:“你暂时先住在医院。”


    秋可沁乖乖的应了一声,眸子中隐藏着害怕。


    他抬手揉了揉她的头发:“别担心,只是个意外!”


    她点了下头:“叔叔,别告诉我爸爸妈妈,我怕他们担心!”


    “好!”


    ……


    秋可沁和孙世绣两人在医院养伤,宫家的人知道了,像一阵风一样的跑了过来。


    “绣绣,你这孩子是怎么回事?”宫萃悠责备不已:“你一个人胡闹就罢了,怎么还拉着沁沁胡闹!”


    “沁沁可是专门留在邢珩那复习功课的!”


    她虽然是这样说,但语气里并没有什么责备,有是也是心疼。


    “阿姨,您别这样说绣绣,是我要出来逛街的!”秋可沁面染歉意:“我不应该不给叔叔说一声,就和绣绣跑出来。”


    宫邢珩嗯了一声,接过宫萃悠手里的碗,给秋可沁喂汤。


    宫萃悠看得眼皮一跳,她怎么觉得,邢珩和沁沁之间的关系,哪里有什么问题呢?


    是她想得太多了吧?


    毕竟,邢珩和沁沁相差十二岁!


    孙世绣瞧见自己母亲的神色,慌忙开口:“老妈,你都不心疼我受伤了,就知道训我!”


    宫萃悠嗔怪了一眼孙世绣:“要是不心疼你,就不会专门给你炖汤了!”


    孙世绣无语的翻了个白眼,有气无力的说道:“老妈,别以为我不知道,我只是沁沁的附带品!”


    “你从小就说喜欢沁沁,不喜欢我这个亲生女儿!”


    秋可沁抿唇笑了笑。


    宫邢珩瞥了眼孙世绣,又瞥了眼宫萃悠。


    ……


    宫邢珩站在名扬私人医院高级vip病房外的草坪上。


    他的右手食指和中指夹着香烟,左手轻点着太阳穴,微眯着眸子。


    “总裁,还是没有查到任何有用的信息。”欧子秋站在他三步远的距离:“这个人没有留下任何的痕迹。”


    宫邢珩嗯了一声,凝视着不远处坐在轮椅上和孙世绣一起复习功课的秋可沁。


    “总裁,还继续查吗?”


    “你认为呢?”


    ……


    宫邢珩坐在秋可沁身边的长椅上,拿起她做的试题检查。


    “舅舅,你快帮我们看看,这道题我们不会!”孙世绣咋咋呼呼的把试题递给他。


    他淡淡的瞥了眼孙世绣,目光染着浓浓的嫌弃。


    “叔叔,这几道题,我做得对吗?”


    孙世绣暗暗翻了个白眼,得,她这是惹她舅舅嫌弃了!


    谁让她当了电灯泡!


    “沁沁,我回去上个wc!”她说着,跑开了。


    ……


    宫邢珩嗯了一声,把试题放在秋可沁的腿上,仔细的帮她解答。


    “这里应该这样……”他说着,弯腰拿起她的笔,在试题上写。


    秋可沁恍然大悟,原来这么解更简单啊!


    一个教,一个学,气氛融洽有散发着淡淡的温馨。


    如果,没有其她人来打扰的话。


    “可沁妹妹,你的伤势有没有好一些?”


    秋可沁听到这个不算太陌生的声音,不知道为什么,从心里生出一两分不喜来。


    她不善于隐藏自己的表情,都表露在了脸上。


    她嗯了一声:“好多了,过几天就可以出院了!”


    宫邢珩看了眼她:“继续。”


    秋可沁乖乖的哦了一声,继续听他讲课。


    ……


    水凝黛走到宫邢珩的身边坐下,瞟了眼秋可沁的复习资料,捂嘴笑了笑。


    “我可是从来没瞧见我们宫总给谁讲过试题,就连绣绣,都没享受到过这个待遇!”


    “看来可沁十分得我们宫总的欢心啊!”


    秋可沁撇了撇嘴,这位水小姐在一旁吵着,她还要怎么安静的复习啊!


    “水小姐,能不能请你安静一下?”


    水凝黛刚想再说什么,宫邢珩一个淡淡的目光看来,她立马闭上了嘴,安静的坐在那里。


    秋可沁这下能安静的复习功课了。


    ……


    等宫邢珩帮秋可沁复习完功课,已经是两个小时过去了,水凝黛依旧安静的坐着,一丝离开的打算都没有。


    她眯着眼优雅的伸了个懒腰:“宫总,您可总算是忙完了。我有点事,想和您单独谈谈,可以吗?”


    宫邢珩没有理会水凝黛,起身推着秋可沁的轮椅往病房的方向走。


    “一会让医生帮你检查一番!”


    水凝黛面染几分尴尬,不过她依旧没有离开,走在宫邢珩右侧和他并肩走,似乎是在昭示着什么。


    秋可沁嗯了一声,并没有注意到什么。她低头看着自己的试题,有几分担心。


    “叔叔,就我现在这个成绩,能考上帝都的大学吗?”


    “能!”


    秋可沁松了口气,叔叔说能,她应该能吧。


    突然,她眸子一亮。要是她考不上帝都的大学,那是不是就可以离开叔叔身边了?


    宫邢珩一眼就看穿了她的想法,唇角划过一抹意味深长的笑意。


    水凝黛瞥了眼他,又瞥了眼秋可沁。


    欧子帅伸手拦下水凝黛,客气而又疏离的说道。


第6章 温习功课


    “水小姐不好意思,总裁不喜欢和人单独相处!”


    秋可沁回头看了眼水凝黛和欧子帅,嘟了下嘴。


    水凝黛嗯了一声:“欧特助,我有点急事想和宫总谈谈,可以吗?”


    欧子帅笑了笑,说道:“水小姐,您应该知道总裁的规矩!”


    ……


    宫邢珩喂完秋可沁的补汤之后,拿过院长手里,关于秋可沁的病例看。


    “宫总,水小姐这段时间恢复的情况很好。如果今天出院,也是没有问题的。”


    秋可沁轻轻拍着自己的胸口,没事就好,没事就好,吓死她了。


    宫邢珩嗯了一声:“会留疤吗?”


    “宫总放心,不会留疤。不过,需要一点时间。”


    宫邢珩明白的点了下头:“安排出院。”


    “是,宫总。”


    “舅舅,你别忘了我啊!”


    孙世绣拿着啃了一半的苹果,朝宫邢珩挥了挥手:“我这伤没什么问题了,随时都可以出院!”


    宫邢珩没有理会她,打横动作轻柔的抱起秋可沁往外走。


    孙世绣也不在乎,笑眯眯的拿着苹果跟了上去。


    ……


    孙世绣再也不敢私自带秋可沁出门了,她被宫萃悠拿着棍子赶到了学校,所以秋可沁就和宫邢珩待在别墅复习功课。


    “叔叔,还有几天就要高考了,我想回家。”她咬着笔尖,眼巴巴的望着他。


    宫邢珩嗯了一声,抬手揉着秋可沁的头发。


    她松了口气,叔叔答应了就好。


    “叔叔,你不会跟着我回家吧?”她小心翼翼的问着。


    宫邢珩微挑了下眉。


    ……


    “妈妈,我回来了!”


    秋可沁小跑进了自家的客厅。


    “哟,沁沁回来了!”王若婉满脸笑意的站起来接住秋可沁:“让妈妈看看,是瘦了还是胖了。”


    她仔细打量了一番,满意的点了点头。


    “不错,胖了,也红润了不少,邢珩把你照顾得不错!”


    说到这里,她叹了口气。


    “邢珩这个人这么好,只可惜他比你大十二岁,又是绣绣的舅舅。不然,多好一个女婿啊!”


    秋可沁面染几分不安和忐忑,眼珠子乱转不敢再看王若婉,背脊一阵阵凉意。要是被妈妈知道,她早就被宫邢珩给吃干抹净了的话,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


    ……


    夜晚,人们都进入了熟睡。


    秋家,一个人影鬼鬼祟祟的在客厅里走着。


    她到处张望着,一旦有一丁点的响动,就会吓得她惊慌失措的四处看着。


    借着照射进屋里微弱的月光,可以模糊的看清楚这个人的大概容貌。


    原来,她是秋可沁。


    终于走出了屋,她吓出了一身的冷汗。


    秋可沁瞥了眼房门,轻手轻脚的按下电梯按钮。


    她刚走到楼下,就看见了停在路边,那辆牌照十分熟悉的车子,她不情不愿的走了过去。


    ……


    一回到酒店,宫邢珩就把秋可沁压在了床上。


    在车上,他就有几分不规矩,一直强忍着。


    “叔叔,我一会还要回去!”她推着他,有些抗拒和不情愿:“我怕妈妈晚上起来看我!”


    “乖,我们温习温习功课。”宫邢珩一边说着,一边做着自己想做的事。


    “叔……叔叔,我过两天要高考了!”


    秋可沁还是不愿意,就怕被自己的父母发现,心里紧张得不行。


    “不会耽误的。小家伙,我饿了!”


    宫邢珩把她所有还想说的话都吞了下去。


    ……


    “沁沁,昨晚没睡好吗?”


    王若婉瞧着秋可沁一脸疲惫的样子,面露疑惑:“不应该啊。平时你晚上都要起夜的,我昨晚没听见你起夜啊!”


    秋可沁差点就被饭菜给呛到了,咳嗽个不停。


    她脸颊发烫,心紧张得砰砰砰直跳,如坐针毡,低下头不敢看王若婉。


    她昨晚被宫邢珩折腾到5点多才被放过带回来。一大早,妈妈又叫她起来吃早饭,她总共没睡到两个小时。


    “你这孩子,吃饭怎么这么不小心!”王若婉走到秋可沁的身边,轻轻拍着她的背。


    “要是没睡好,一会再去睡会,晚点我带你熟悉考场。”


    “……好。”


    ……


    高考两天才刚刚结束,秋可沁正准备和王若婉汇合,就接到了宫邢珩的电话。


    “叔叔。”


    “我在机场等你。”


    秋可沁万分不愿意过去:“叔叔,我妈妈还在咖啡馆等我。”


    她还想趁着这个机会,离宫邢珩远点呢。


    “乖,你不过来,我就过来!”


    宫邢珩这话一出,秋可沁再有任何反对的话都不敢说了,十分不情不愿的哦了一声。


    “那……我和我妈妈说一声。”


    “嗯,你和伯母说去帝都找孙世绣玩!”


    宫邢珩坐在机场贵宾专属房间的沙发上,挑了下眉。


    小家伙的打算,他一清二楚。


    秋可沁无声的叹了口气:“叔叔,那我现在过来。”


    她挂断了电话,刚准备往咖啡馆走的时候,迎面走来三个和她同样是高考生的女孩子。


    她本来想不听的,但听到这三个女孩子的谈话,她停下了脚步。


    “嗳,你们听说过没,我们xx初中有个女孩子喜欢上了自己的亲叔叔?”


    “什么亲叔叔啊,我听说,那个叔叔是个养子,和那个女的没有血缘关系。不过,再是没有血缘关系,两人成了男女朋友也够恶心的!”


    “是啊,听着就感觉像是在乱伦!我要是这女的,干脆死了算了!”


    “你们懂什么,乱伦嗳,那多刺激有感觉!我可听说了,那女的,早就和自己叔叔有一腿了。听说,是十六岁就和自己的叔叔上了床,还堕过胎呢!”


    “我去,要不要这么劲爆!”


    “真tmd恶心!”


    秋可沁看着这三个女孩子脸上显而易见的厌恶,紧抿双唇,心情十分的糟糕。是啊,就像这几个女孩子说的一样,她和宫邢珩虽然没有血缘关系,但始终是存在辈分差的啊!


    她……要不要和宫邢珩说一说?


第7章 求求你放过我!


    秋可沁摇了摇头,否决了这个想法。她不知道宫邢珩会不会同意,但现在看来他是不会同意的。


    她面染忧愁,要是被人知道了,那可怎么办!


    不单是她,就连爸爸妈妈也会被人说三道四的。


    绝对,绝对不能让任何人知道!


    ……


    “沁沁,怎么脸色不是太好?”


    王若婉见自己女儿脸色不太好,急忙走上前询问:“是不是没考好?”


    “没考好没事,我们再复习一年再考就好了,别伤心!”


    秋可沁情绪不太好的嗯了一声,强牵扯一抹难看的笑容:“妈妈,我……我想去帝都找绣绣玩!”


    王若婉愣了一下,有些责备和不满的说道:“沁沁,你才从帝都回来,怎么能再去麻烦绣绣呢!”


    “虽然你和绣绣是好朋友,但也不能一天到晚……”


    她的话还没说完,瞧见自己女儿像是快要枯萎,焉儿的花朵一样,什么责备的话都说不出来了。


    “去吧,就当散散心。妈妈给你准备好钱和衣服,你到了帝都,住在绣绣家里要懂规矩,不能麻烦人家,知道了吗?”


    秋可沁焉嗒嗒的嗯了一声,然后被王若婉拉着回了家,给了她足够的钱,准备好了衣服,千叮咛万嘱咐的送到了机场,看着秋可沁进了安检才离开。


    ……


    秋可沁心情一直都低落着,闷着头往前走,哪里还记得和宫邢珩的约定。


    她眼含泪珠,委屈得想哭,无声的抽噎着。


    她不想和宫邢珩在一起了!


    她不想被人说她乱伦!


    她不想父母嫌弃她!


    秋可沁想到这些,就想逃,逃离宫邢珩的身边。


    突然,她被人搂住了肩膀,吓得她下意识的拿包挥向对方,尖叫着。


    “啊!放开我!”


    她这么一大吼,候机厅里面的大部分人都看向秋可沁,面露疑惑,怀疑,探究,各种各样的眼神。


    宫邢珩有一两分无奈:“小家伙,怎么了?”


    秋可沁见是宫邢珩,情绪一下子崩溃了,哇的一声大哭了起来:“你是坏人,你是坏人!”


    他眉头一皱,拿出手帕轻轻擦拭着她的泪眼:“是不是受了什么委屈了?”


    “先生,你和这个小姑娘是朋友们?”候机厅的保安和警察走了过来,带着警惕,手放在警棍的位置。


    周围的人顿时都围了过来,七嘴八舌的说着。


    “看这小姑娘没拒绝的样子,应该是熟人吧。”


    “谁知道是不是这个小姑娘被这个男人给骗了!”


    “怎么可能!这个男的这么帅,看起来就不是普通人,他怎么可能当坏人!”


    “就是,人家肯定和这小姑娘是亲人!”


    “我看你们这女的是看这个男的长得帅才这样说!现在,好多长得帅的男人都是渣!”


    宫邢珩淡淡的嗯了一声,瞥了眼还在哭泣的秋可沁,眼底快速的划过暗光。


    他周身自带的尊贵,让警察和保安都不敢轻举妄动。


    “请问,你和这位小姑娘是什么关系?”


    警察和保安做好了随时抓人的准备。


    “叔侄女!”


    宫邢珩轻轻捏了下秋可沁。


    她点了下头,抽抽噎噎的说道:“他……他是我……我的叔叔!”


    “小姑娘,别怕,我们是警察,你和我们说实话就好了,不要怕这个人!”


    警察并不相信,放缓了声音哄着秋可沁。


    秋可沁摇了摇头:“他……他真的是我叔叔!”


    “我……我是因为……因为高考没考好!帮我复习的,又是我的叔叔!”


    众人明白的哦了一声,这位小姑娘高考没考到好,就有点怪这个男的。


    这也不能怪人家小姑娘。


    高考多大一件事啊!


    “真的?”


    警察还是没办法相信。


    宫邢珩淡淡的嗯了一声,拥着秋可沁往自己的私人飞机停靠的通道走。


    警察和保安瞧见他走的方向,都明白宫邢珩不是普通人,也放心了下来。


    ……


    宫邢珩把秋可沁压在他私人飞机的床上,眯着眸子盯着她:“怎么回事?”


    秋可沁偏开头不理宫邢珩,眼泪簌簌的往下落,瘪着嘴,神情难过又受伤,更多的是害怕和恐惧。


    “有人欺负你了?”


    她摇了摇头,又点了点头。


    他似是叹了口气,侧身躺在秋可沁的身边,把她拥进怀里,轻轻拍着她,没有再问什么。


    宫邢珩这么做,反倒让秋可沁哭得越发的委屈起来了,像是要把所有的委屈都哭出来一样。


    他也不恼,也不嫌弃,那帕子擦拭着她的眼泪和鼻涕。


    她哭着哭着,就开始慢慢的说了出来。


    “她们……我……她们……我出来……出来的时候,碰……碰到几个女孩子。她们……她们说,叔叔和……和没有……没有血缘……血缘关系的……的侄女那……那什么,好恶心!”


    “我……我……我怕……怕被……被人知道!”


    秋可沁哭得眼睛都红肿了,依旧止不住哭泣,脸上的害怕和恐惧越来越明显。


    宫邢珩眼神一沉,这件事不简单!


    怕是有谁在背后操控。


    “别哭了,不会有人知道的!”


    秋可沁摇了摇头,双手紧紧的抓着宫邢珩的衣服,抬眸泪眼朦胧的看着他:“叔……叔叔,我……我们不……不要……在一起了,好……好不好?”


    “我怕!我怕!我怕别人知道了,会用异样的眼光看我!我怕我的爸爸妈妈会嫌弃,会不要我的!”


    “叔叔,求求你好不好,求求你!”


    她几乎哀求着,声音染着惧意的颤抖。


    “我……我不想到时候,成为人人惧怕的怪胎!”


    宫邢珩眼神一凛,不自觉的散发出了威压。


    秋可沁顿时缩着身体,惊惧的想要推开他,但被他搂着很紧,根本没办法。


    他瞧见她的样子,收回了自己的威压,轻啄了一下她失去血色的红唇:“你放心,不会有任何人知道的!”


第8章 不要离开我!


    她还想拒绝,但在看去宫邢珩那似是染上了不悦的神色,什么胆儿都没有了,只能低低的嗯了一声,心情更加的低落和不好了。


    “那……刚才那些人,拍照的!等会,网上就会知道我和你关系亲密了,会有各种猜测的。”


    一想到这种情况发生,她就忍不住浑身颤抖。


    宫邢珩轻轻拍着秋可沁,放缓了声音哄着她:“这点你不用担心。没有我的允许,不会有任何关于我和你的照片出现在网上,不信你可以查查!”


    她有些不相信,急急忙忙的坐起来拿出手机查看。


    果然,网上查不到一丁点关于宫邢珩和她的信息,也查不到任何的信息。


    之前的事,像是没有发生过一样。


    秋可沁大大的松了口气,轻轻拍着自己的胸口。吓死她了!


    要是被别人知道了,她不知道自己有没有勇气活下去。


    宫邢珩搂着她的肩,动作轻柔的扶着她躺下:“乖,睡一会,你太累了。”


    秋可沁嗯了一声,没有反对什么,闭上眼休息。


    她有点抗拒接近宫邢珩,没有贴近他的胸膛。


    他没说什么,拍着她睡着,眼底晦暗深沉。


    ……


    秋可沁神经高度紧绷了好久,又哭了这么久,早就累坏了,没几分钟就睡着了。


    宫邢珩见她睡着,轻手轻脚的下床走到外面的吧台坐下,给自己的倒了杯红酒。


    他这个人,不习惯外人。所以他的私人飞机,机长,副驾和两个守在外面等吩咐的空少外,就没有其他人了。


    宫邢珩拿出手机拨打了欧子帅的电话,左手轻轻摇晃着红酒杯。


    “总裁,新闻的事情已经在第一时间处理好了,不会有任何的人知道少夫人的身份。”


    宫邢珩淡淡的嗯了一声,仰头喝下一口红酒。


    “上次少夫人受伤那件事,依旧是一点头绪都没有。”


    “你查查,沁沁离开考场之后发生了什么事。”


    宫邢珩语气淡淡的,却带着宛如十二月寒风凛冽的气息。


    欧子秋身体不自觉的一抖:“是,总裁。”


    ……


    宫邢珩眯着眸子,望着手里杯中的红酒,唇角勾起一抹极淡的讥笑。


    既然有人想玩,那他就好好陪对方玩一玩!


    没过几分钟,欧子秋打电话过来了。


    “说。”


    “总裁,根据监控的显示和我电话问那几个女孩子,得到的结论是:有人指使她们这样说。”


    欧子秋心肝俱颤,这人,胆儿不是一般大!


    “她们说,有个带着鸭舌帽,穿着白色运动服,看不清楚容貌的人。听声音也不知道是男是女,而且他刚好选的没有监控的地方。”


    “从有监控的地方看到的是,他的背影。背影削瘦得不像男人,身高也不高,大约1米67的样子。”


    “这个人给了这三个女孩子三百块钱,让她们在路过少夫人的时候,说这番话,还要说得大声一点。三个女孩子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想到说几句话就有几百块钱,就同意了!”


    “不过,三个女孩子说,那人穿的衣服看起来就不便宜!”


    宫邢珩勾了下唇:“继续!”


    “总裁,知道少夫人存在的人很少。如果根据这些信息来查,唯一指向的只有她了。但,我查过她的行踪,也核对过,她一直在帝都没有离开过。”


    “也有可能,是她不知道情况,说漏了嘴,告诉了别人。”


    “宫家未来主母的这个位置,可是被无数的人垂涎着。”


    宫邢珩嗯了一声:“很多事,不要看表面!”


    “总裁您的意思是,是她做的?”


    欧子帅有些不相信:“她这些年可是一点都没表现出对总裁您的喜欢,把您当成普通朋友。就连前几年老爷子说履行两家前些年的口头婚约时,她都拒绝了!”


    “是或不是,查到证据就知道了!”


    欧子帅赞同的点了点头,总裁这话说得对。只要有证据,就可以知道是不是了。


    他看着电脑里视频的后续,突然瞪大了眼。


    “总裁,不是,是另外一个我不认识的女的!”


    宫邢珩淡淡的嗯了一声:“有可能是,替身!”


    欧子帅一脸的恍然,是了,找替身。


    “总裁,我并不相信是她。我比较怀疑,是不是孙小姐说漏了嘴,或者宫家人说您和少夫人关系比较亲密,引起了别人的注意,从而对少夫人做什么!”


    他说出了自己的想法:“那人不敢真的对少夫人做什么,就想利用流言击垮少夫人。”


    “你查查是谁。”


    宫邢珩挂断了电话,转身往卧室走。


    ……


    秋可沁睡得极不安稳。


    她做梦了。


    梦里,她被人知道了和宫邢珩的关系,所有的人都指责她,怒骂她。


    她的父母嫌弃厌恶她,和她断绝了关系,不再认她。


    她的老师和同学们都远离了她,把她当成怪胎,还打她,各种难听的话说她。


    她的好朋友——绣绣,最后也离开了。


    到后来,就连宫邢珩也说,他对她只是玩弄。


    他对外说,是她勾引了他离开了她,留下她一个人承担着所有的指责和责难。


    “不!不!不!爸爸妈妈,你们不要离开我!我没有!没有!没有勾引宫邢珩!没有!没有!”


    她无意识的挥动着双手,像是要抓住什么一样,满脸的泪痕和恐惧,无助。


    只要看到的人,都会心疼心碎。


    “爸爸妈妈,我改,我改!我再也不和宫邢珩在一起了!”


    “绣绣,绣绣,你别离开我,你是知道所有事情的!”


    “求求你们,不要抛下我一个人,求求你们!”


    宫邢珩刚走进来就听到秋可沁的这番话,顿时疾步走到床边坐下。


    “小家伙,是不是做噩梦了?”他轻轻拍着她:“醒醒,谁都没有离开你。”


    秋可沁迷茫的睁开眼,眼角挂着泪珠,眸中的她不知道的害怕:“我……我怎么了?”


    宫邢珩微皱了下眉:“没什么。”


    他说着,扶她坐了起来,用帕子帮她擦了擦眼泪。


    “饿了没,我煎牛排给你吃。”


    秋可沁虽然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梦,但刻在心里的那种恐惧让她抗拒宫邢珩的靠近。


第9章 她的心理障碍


    她缩着身体靠着飞机,白着一张脸点了下头,双手抱着自己。


    宫邢珩看得眉头紧锁,看来事情变得有点麻烦了!


    “乖,不会有任何人知道的,我以后会更小心一点!”


    秋可沁低低的嗯了一声,垂下眼依旧缩着身体。


    她想离开,想回到爸爸妈妈的身边,想逃离宫邢珩!


    她不想被任何人知道这段羞辱启齿的事!


    宫邢珩的眉头皱得更紧了,似是不悦的朝秋可沁招了招手。


    秋可沁想不过来,但迫于恶势力的强大,她像只蜗牛一样往他的方向挪。


    他也不急,也不催促,唇角染着一抹极淡的笑意,略微柔和了他的面部。


    ……


    不大的床,秋可沁挪了差不多半个小时总算是挪到了宫邢珩的身边。


    他打横抱起她往外走,吓得她无意识的搂进了他的脖子。


    她贝齿咬着下唇,红肿着一双眼:“叔……叔叔,我……我可……可不可以过几天回家?”


    “我……我想爸爸妈妈了!”


    秋可沁说着,双眼又包起了眼泪。


    “到时候我接伯父伯母来帝都玩一段时间!”


    “不……不行!”她急急忙忙的大吼,面染恐惧:“不!不!叔叔,你不能这样做!”


    “你答应我不会让任何人知道我们的关系的!”


    “叔叔求求你,求求你不要告诉任何人!”秋可沁流着泪哀求着宫邢珩:“我……我会乖乖听话的!我不会再说离开你的话!”


    “叔叔求求你,求求你不要告诉我的爸爸妈妈!”


    宫邢珩看了眼秋可沁,把她放在椅子上,居高临下的看着她:“小家伙,我在你的心里,是个没有信誉的人?”


    秋可沁使劲摇了摇头,宫邢珩这个人她虽然不是很了解。但,她听绣绣说过,宫邢珩言出必行,从不失约任何人。


    他抬手轻轻揉着她的头发:“我说了不会让任何人知道,就不会有人知道!”


    “我不想你离开我,只是打算接伯父伯母过来玩!”


    秋可沁这下总算把心放回了肚子里,身体的颤抖也停止了。


    只是,她的脸色苍白得如同白纸。


    “你坐一会,我去煎牛排!”


    她嗯了一声,抱着双腿看着飞机窗外的白云和蓝天,神思飘远,双眼没有焦距。


    宫邢珩有几分担心,走到吧台后的厨房煎牛排,时刻注意着秋可沁的情况。


    这次小家伙受到的伤害太大,他之前做的努力全都白费了!


    想到这点,他眼神一凛,染上了丝丝的戾气。


    ……


    秋可沁的胃口不好,没什么食欲。


    “叔叔,我不想吃。”她轻摇了下头,满脸的疲惫和痛苦。


    “乖,都说心情不好的时候多吃东西心情就会好了!”


    宫邢珩喂着她:“你不吃饭,对你的身体没好处。”


    秋可沁见他非要她吃,勉强吃了几口,说什么都不吃了。


    “叔叔,我实在是没胃口,吃不下了!”


    宫邢珩没有一丝一毫的不耐:“乖,把这点吃完。”


    他连哄带劝,总算是让秋可沁把整块牛排吃光了。


    “我陪你睡一会。”他打横抱起她,往卧室走:“别想这么多,不会有事的。”


    秋可沁嗯了一声,什么都不想说。


    她的力量太弱小,根本不是宫邢珩的对手。


    宫邢珩抱着秋可沁睡觉,没多一会就到了帝都。


    ……


    宫邢珩鉴于之前秋可沁做噩梦的经历,没敢离开她的身边,到家了都一直守在她的身边。


    他拨打了私人医生——程振波的电话。


    没半个小时,程振波来到了宫邢珩的卧室。


    “宫总。”他压低了声音,站在宫邢珩五步远的距离。


    程振波是一个约莫50多岁,带着一副眼镜,瘦瘦但面容慈爱的中年人。


    宫邢珩嗯了一声,松开秋可沁的手,往一旁的沙发走去。


    ……


    “心里对某件事产生了恐惧,有了心里障碍,怎么治疗?”


    宫邢珩点燃了一根香烟,双腿交叠,眯着眼。


    程振波偷瞄了一眼秋可沁,习惯性抬手扶了下眼镜:“宫总,这种要看情况。”


    “如果不是太严重的话,稍微治疗一下就好。如果严重了的话,不好好治疗以后会在生活上产生很大的问题,最终有可能脑部会有问题!”


    宫邢珩夹着香烟的手指一紧。


    “宫总,能不能让我在这位小姐醒来的时候,单独和她谈谈?”程振波试探性的问道:“这种事,如果我不亲自问的话,是没办法给这位小姐做检查的!”


    宫邢珩点了下头,抽了口烟。


    ……


    秋可沁中途虽然睡得不踏实,但在宫邢珩的安抚下和陪同下,一觉睡到了天亮。


    她睁开眼,有几分茫然的盯着天花板快。半天,才反应过来她回到了宫邢珩的别墅。


    她刚想起床,房门被打开了,宫邢珩走了进来,手里端着饭菜。


    “醒了?”


    秋可沁嗯了一声,下床逃避着宫邢珩进了洗漱室。


    他眼神一沉,把饭菜放在茶几上。


    ……


    秋可沁吃完早饭后,宫邢珩带着她来到了客厅,程振波在那里等着。


    “秋小姐早,我是宫总的私人医生。”程振波笑着和秋可沁打了招呼。


    秋可沁抿着唇嗯了一声,有些抗拒程振波。


    “人,交给你。”


    “是,宫总!”


    宫邢珩离开后,秋可沁大大的松了口气,拘束的坐在沙发上低着头。


    “秋小姐,我们聊聊天,就当普通朋友那样。”程振波放缓了声音:“听说,秋小姐高考完了?”


    秋可沁嗯了一声,不太想说话。


    “高考啊,想当年我那女儿高考,我可是操碎了心。现在我那小儿子刚好高二,明年就要高考了,我也是担心得不行!”


    秋可沁一听这话,放松了一两分身体,抬头看着程振波,打量了他一番:“你……你女儿多大了?”


    程振波笑了笑,说道:“25了,连个男朋友都没有,我和她妈担心得不行!我那小儿子呢,成绩时好时坏的,我们就担心他高考考差了!”


    “倒不是说我们要他上什么名牌大学,总想着读一个好一点的大学!”


    “复……复读一年,不行吗?”


    有了共同的话题,秋可沁逐渐放松了身心,慢慢的和程振波聊了起来。


    藏在楼梯角落的人,见状松了口气,拨打了一个电话。


    “上次的人是谁?”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公众号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 

如不慎该资源侵犯了您的权利,请麻烦通知我及时删除,谢谢!


【未完待续】

【看全本小说请关注以下微信号私我喔】


Copyright © 武汉丝绸服装鉴定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