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丝绸服装鉴定社区

我天生阳命阴魂,娶了个鬼媳妇,可竟然有人为了害我挖了她的坟

约荐特色文2018-08-22 14:23:34

  在我们乡下,定娃娃亲,娶童养媳这些都很平常。

  用庸俗的话讲,娶个比自己孩子大的童养媳,既可以当媳妇,又可以照顾自家儿子,正是一举两得的好事。

  不过,爷爷给我娶的却是鬼媳妇。

  我爷爷在当地,是个出了名的风水先生,因为我出生在子时,虽然是夏天, 却是子时阴气最重的时候,又遭了响雷惊吓,阳魄不稳,容易走窍,所以需要一个鬼媳妇来守护我,不让乱七八糟的东西靠近,这样才能更好的养活。

  又因为我五行缺水缺土,取一个雷字,故而给我起名水雷,小名润土。

  十多岁的时候,我向爷爷打听了这事。

  爷爷没有瞒我,说确实给我娶了个鬼媳妇。

  我好奇的问爷爷,为什么我看不到这个鬼媳妇。

  爷爷笑了笑说,见不到是好事,未满十八岁之前如果见到,那可就麻烦了。

  我又问爷爷,到了十八岁后,鬼媳妇会真的和我成亲吗?

  爷爷捏了捏我的脸,问我咋就不知道害臊呢?

  从那以后,我就留了个心眼 

  于是乎,许多神奇的事情在我身上发生了。

  比如有同学无缘无故骂我打我,于是,他们不是被老师骂,就是被同学打。

  记得有一次考试,好几个题目都不会做,我脑袋忽然一迷糊,结果居然考了个满分。

  最惊险的一次是,我跟小伙伴们玩闹,横穿马路,一辆疾驰而来的小轿车一头扎进了河里,那开车的女人上岸后,惊魂未定,一个劲说她看到我肩膀上驮了个女鬼。

  有爽的事,自然也就有让人郁闷的是。

  那就是我在学校,从来不敢和女生说话,尤其是漂亮的女生,只要一说话我肯定会肚子疼,百试不爽。

  时间一长,我也就习惯了。

  因为我知道她是护着我的,所以一点也不担心。

  后来上了初中,因为学校以前是小鬼子留下的万人坑,所以我经常能预感到那些孤魂野鬼的存在,当我快要撞到他们的时候,我会感觉到一股冰冰凉,大约手掌那么大一片的阴寒之气贴在我的胸口,我立刻停下脚步,等凉气消失了再走。

  快到十八岁生日的时候,正是学校放暑假。

  那两天,我总是觉得身上冷得慌,夜里一闭眼睛就看到许许多多吓人的恶鬼在宿舍里面晃悠,有几个披头散发的女鬼还坐在我床边看着我。

  我怀疑,我的鬼媳妇不在我身边了。

  她如果还在,我绝不可能出现这样的状况。

  于是一放假,我立刻赶回了爷爷家。

  爷爷一见着我,脸色立刻就变了。

  他连忙从口袋里面掏出一把剪成铜钱形状的黄纸撒在我的身后,还说了两句感谢大家送我回来的话,然后急匆匆的把我带回了家。

  一进屋子,爷爷就问长问短。

  见我没事,爷爷这才长长的松了口气,他拖着自行车说要去城里买点菜回来,并给我脖子上挂了一块玉佩,还再三嘱咐我,夜里千万不要出去乱跑,更不许和任何陌生人开口说话。

  爷爷走了,我一个人在家无聊的发慌。

  这会儿是下午四点多,天还早。

  我想到了小时候的玩伴,胖子和二狗他们一伙,连忙洗了把脸去找他们玩。

  可郁闷的是,他们都不在家。

  我回来淘米煮饭,刚把饭煮好,爷爷装的固定电话就响了。

  是爷爷打来的电话,他说古董店的张叔叔请他吃饭,要晚点回来,让我千万不要出去乱跑。

  我刚放下电话,外面就有人喊我的名字。

  听声音,显然是胖子他们一伙。

  我跑出来一看,这几个家伙都长高了,也成熟了一些,不过笑容都还是那么憨厚。

  胖子的老爸是杀猪的,他偷来了一斤多猪肉。

  二狗老爸是下网的,他带来了好几斤龙虾。

  小强家是开商店的,他老爸老妈特别抠门,所以他只带来四瓶啤酒。

  正好,我煮了米饭。

  大家一起动手,不一会儿便把龙虾煮熟了。

  猪肉还在锅里炖着,我们便迫不及待的吃喝了起来。

  大家一边吃一边聊天。

  很多事情爷爷不让我说,所以我也没什么话好说,只是听大家说着社会上的新鲜事。

  很快,啤酒喝光了。

  猪肉上来了,我们盛上米饭,就着大块红烧肉,可胖子超级能吃,我们还没怎么吃上,就被他扫了一大半。

  二狗吃的意犹未尽,提议晚上去打野鸡野鸭。

  因为拆迁,邻村没人了,野物特别多。

  大家一拍即合,可我却为难了,爷爷可是再三嘱咐我不让出去的,但如果不去,又怕被他们笑话我胆小。

  于是我同意了,但我有个条件,夜里十点前必须回家。

  吃完饭,收拾了一下,吹吹牛,七点半我们准时出发。

  还别说,我们运气不错,没走多远就看到了一只野兔,我们跟着野兔狂追,追着追着就看到前面有灯光。

  我很诧异,这邻村不是拆光了吗?

  二狗他们只顾追野兔,到了灯光近处,我看到路边张灯结彩,大红灯笼高高挂,许多男女老少都聚集在这,甚至还有卖糖葫芦和捏泥人的,热闹非常。

  我们还看到很多人穿着古时候的衣服,二狗挠头道,这莆田村有人家唱大戏,我奶奶怎么不知道呢?她可是最爱看戏的。

  奇怪,这年头,结婚都在城里大饭店,怎么还有这么老古董的结法?胖子摸着肚皮,显然是晚上吃得太多,撑住了。

  别看了,咱们可是过来抓野兔的。

  强子四下张望,可野兔早就跑得不见了踪影。

  就在我们要走的时候,一个穿着古时候老财主衣服,戴着财主帽的胖老头笑呵呵的赶了过来,一把握住二狗的手,哎呦呦,快快快,几位几位,就等你们了,今天是我儿子结婚,大喜的日子,来者都是客,走走走,去喝喜酒去。

  爷爷,你认错人了吧?二狗一脸诧异的看了看我们。

  老头一咂嘴,没认错,你是二狗,他是胖子,这是小强,还有雷子,就是你们,桌子多的是,喝酒去。

  老头盛情相邀,又来拉我的手。

  老头还没到我面前,我就感到了阵阵阴气逼人。

  对于鬼魂的阴气,我再熟悉不过了。

  我吓得连忙往后躲,不敢开口说话。

  老头见我跑,一咂嘴道,这孩子,咋跟个大姑娘似得?不去喝酒也行,来来来,吃点喜糖,我这还有红包。

  老头摸出红包,又从口袋抓了一把喜糖,递给了我。

  我也是见钱眼开,见着红包,没骨气的伸出了手。

  老头不再请我,而是拉着二狗他们去喝喜酒。

  二狗他们禁不住诱惑,全都被老头拉走了。

  我一个人站在路上,注意观察了一下众人,就发现这些人的脸色都很白,惨白色的那种。

  不对劲啊!

  这些人身上的阴气怎么都那么重呢?

  不行,我得去看看他们。

  我朝着二狗他们离开的方向走去,可还没到地方,我就发现刚刚那老头和几个身材高瘦,穿着黑大褂的人在阴暗处,朝着我指指点点。

  光线好像忽然变暗了……

  我回头一看,路边原本有十几个大红灯笼的,这会儿居然只剩下两个了。

  不好,我可能是撞邪了!

  我心里一激灵,顾不得喊二狗子他们了,连忙转身就跑。

  跑着跑着,我就听到身后有风吹落叶的声音,哗啦哗啦的,紧紧跟在我的后面。

  我不敢回头乱看,朝着来时的路,拼命的跑。

  跑着跑着,我好像被什么拌了一下,狠狠的摔了一跤。

  村里的老人们常说,走夜路千万别左顾右盼,尤其是不能猛地转头。

  因为人的肩膀和头顶有三盏阳灯,左顾右盼,猛转头,会把阳灯弄灭掉。

  阳灯一灭,孤魂野鬼就有了可乘之机。

  情急之下,我把这些老话忘到了九霄云外。

  这时,一股阴气从我身后逼迫而来,我吓得连忙转头,绊倒我的是一根树棍,而旁边则是一座阴气森森的土坟!

  土坟前面的墓碑下蹲着个人影,好像是个老人。

  这时,老人转过头来,冲着我笑了笑,还朝着我招手!

  我定睛一看吓了一大跳,这老人是我奶奶啊!

  我顿时就懵了,我奶奶都死了很多年了,而且我奶奶的坟墓根本不在这……

  她不是我奶奶……

  我爬起身拔腿就跑。

  跑着跑着,我就听到了奶奶的声音:孩子别跑,别跑了,我是你奶奶!

  声音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我忽然想到了爷爷给我的那块玉,我一把抓住了玉。

  猛然间,我的脑袋一阵清醒!

  我发现,我居然还趴在地上,根本没爬起来跑!

  我身上的汗水已经浸透了我的衣衫,那声音凑到了我的耳边……

  这一次我冷静了下来,我没有转头,我也不敢转头。

  我想到了一个秘方。

  于是,我狠狠咬了一口舌尖,整个人一激灵,思绪变得彻底清醒了。

  我朝着前面喷了口血雾,再次爬起来狂奔。

  这一次,我一口气跑到了家里,正好看到爷爷骑车回来。

  出了这么大的事,我不敢隐瞒,连忙把发生的事情和爷爷说了一遍。

  爷爷听后,一拍大腿,指着我急道:真是不省心啊!你说你们这些孩子,怎么就这么胆大妄为啊?

  爷爷,我知道错了,现在救人要紧,您赶紧想办法救救他们吧。

  我担心二狗子他们,我都差点被害死,他们肯定更危险。

  爷爷是个心善之人,他立刻跑进屋子,拿上手电筒,带着我去找二狗子,胖子,还有强子的父母,让他们带上一些吃喝的东西,赶紧去救人。

  我带着大家急匆匆的赶到邻村。

  可到了地方一看,一点灯光也没有,之前看到的那些灯笼和房子什么的全都不见了。

  取而代之的是杂草和荒坟。

  爷爷似乎看到了什么,连忙让大家放下吃得喝的,点上烧纸,对着一座座荒坟,语气激动的大声说道:诸位长辈,老少爷们,大家都是乡里乡亲的,打断了骨头连着筋啊!你们可不能这样对待几个不懂事的孩子啊!现在我们把好酒好菜都送来了,你们高抬贵手,赶紧把人给放了吧。

  爷爷刚刚说完,荒坟深处的草丛里面就有人发出了呕吐的声音。

  是强子,我家的强子!

  强子的爸妈,一听动静,顿时坐不住了,连忙朝着荒坟冲了过去。

  二狗和胖子的爸妈,也连忙冲了过去。

  我和爷爷也跟了过去。

  我看到,胖子,二狗,还有强子,他们的肚子圆滚滚的,都在呕吐,吐出来的东西不是泥土就是青草,看得我一阵阵害怕。

  胖子的老妈急了,她对着荒坟哭着发火道:你们这些老长辈也太不像话了,我家孩子怎么招惹你们了?你们倒是出来说说啊!今天这事,你们要是不给个说法,我明天就到城隍老爷那里去告你们!

  哎呀,他二婶,你就少说两句吧,孩子没事就好。

  我爷爷上前相劝。

  谁知,胖子的老妈立刻调转矛头,指了指我,对着我爷爷大叫:老水叔,你还是好好管管你家的宝贝孙子吧,他不回来没事,一回来就招惹出这么大的事,还险些害了我们家孩子。谁不知道你家娶了个鬼媳妇,告诉你,你们家水雷要是再祸害我家胖子,我就拿刀跟你们爷俩拼命!

  胖子的老妈,还真是火爆脾气。

  不过,这特么能怨我吗?

  爷爷,这事他不怪我,这是二狗子非要出来打野鸡的。我连忙辩解,总不能让大家都把脏水往我身上泼吧。

  大雷,别说话。爷爷让我闭嘴,回头劝道:他二婶,现在这时候你就别叫了!孩子没事之后你问问清楚再叫也不迟。再说了,这是吵架的地方吗?赶紧带着孩子回去吧!

  别吵了,要不是老水叔,孩子指不定会怎么样呢。

  胖子他爸终于开口说了句公道话。

  他们不再说话,纷纷扶起各家的孩子往回走。

  爷爷并没有着急离开,他拿着手电筒,拉着我的手,在坟地里寻找起了什么。

  忽然,我们发现草丛里有一个棺材盖。

  不好,大雷,快跟我来……”

  爷爷突然紧张了起来。

  他带着我来到不远处的一座土坟前,我看到土坟被人挖开了,棺材都被抬了出来。

  看到棺材里面是空的,爷爷又连忙翻开一旁的墓碑。

  墓碑上写着孙雪娥之墓。

  爷爷一拍大腿,气急败坏的大骂道:日你个祖宗,遭天杀的东西,居然干出了这种缺德事,就不怕断子绝孙遭报应啊?

  我从小到大,从未见爷爷骂过人。

  这次,爷爷真的是怒到了极点。

  爷爷,孙雪娥是谁?

  我隐隐怀疑,这孙雪娥该不会是我那个鬼媳妇吧?

  爷爷注视着四周,没有回应我。

  忽然,一阵阵阴风骤起,阴风卷得野草起伏不定,很是吓人。

  爷爷噗通跪在了地上,各位长辈,父老乡亲,大家有知情的,麻烦回头给我托个梦,我老水头不是小气人,等完事之后,一定重谢。

  说完这话,爷爷拉着我磕了四个头,然后带着我直接回家。

  路上,爷爷一句话也没说。

  到家之后,爷爷关起房门,点起了煤油灯。

  我很诧异,家里电灯开着,爷爷干嘛还点煤油灯呢?

  点好了灯之后,爷爷拉着我坐到床边,对着我小声说道,大雷,那孙雪娥就是你的鬼媳妇。现在,有人挖了你鬼媳妇的坟。可以肯定,这个人绝对是冲着你来的,他肯定是想在你十八岁生日之前把你给害死。

  我一下子惊呆了,这些年我一直在学校念书,没招惹过什么人啊!

  爷爷顿了下,这样,你从现在开始待在这个屋子里面一步也不许出去,就在这守着这盏煤油灯。如果有人来咱们家,煤油灯的火苗没反应,那这个人就是正常人。但如果火苗不停的闪,或是灭了,那来得这个人就算不是恶鬼,那肯定也是个妖精。

  爷爷说着话,从床底下拿出一瓶药酒,又打开箱子,把压箱底的一把深紫色的尺子交给了我,拿着它,不管来得人是谁,只要他有问题,你先喝一口药酒含在嘴里,然后给我把他往死里打!

  听爷爷这话,他好像要出去。

  我接过尺子,很沉重,好像不是木头的,但也不像铁的。

  我忙问,爷爷,你不在家陪着我吗?

  不行,现在是特殊时刻,我必须去村东头老祖宗的坟上看看,万一老祖宗的坟被人动了手脚,那麻烦可就大了。

  爷爷穿上皮衣,拿上烧火棍,又嘱咐了我两句,就急匆匆的出去了。

  我跑到门口,看着爷爷的背影消失在黑幕之中,心里一阵阵发慌,连忙把门拴好。

  坐在床上,我目不转睛的看着煤油灯,心里七上八下,一阵阵莫名的恐惧。

  到底是谁想害我?

  也太狠了,居然挖了我鬼媳妇的坟。

  可是,我爷爷一直是个和事佬,也没得罪过什么人啊!

  难道,难道是妖魔鬼怪……

  汪汪汪……”

  汪汪汪汪汪……”

  忽然,外面传来了狗叫声,紧接着全村的狗都叫了起来。

  靠,难道是妖怪来找我了?

  这几天我的身体本来就不好,总是阴森的发慌,一直也没睡好觉,加上又出了今晚上这档子事,我的状态更加不好了。

  感觉身体又开始一阵阵发冷。

  我连忙翻出爷爷的军大衣披在身上。

  雷子,开门,我是爷爷,手电筒没电了,我回来换个手电筒。

  爷爷的声音突然从门外传来。

  可紧接着,煤油灯的火苗大幅度的摇拽了几下。

  我心里一咯噔,不会吧,难道妖怪变成了爷爷?还是妖怪他附了爷爷的身?

  火苗摇拽了几下后,又慢慢恢复了正常。

  哦,来了。

  我觉得是我想太多了,哪有妖怪这么大本事。

  我拿着尺子跑去开门。

  门一开,一股阴气迎面扑来,冷得我一哆嗦,连连后退。

  同时我发现,爷爷眼睛黑漆漆的,他的嘴角还带着一股怪异的笑意,看起来就仿佛是大灰狼看到了小绵羊。

  今晚上好冷啊!爷爷转身栓房门。

  我心里再次一咯噔,爷爷不是说换手电筒的吗,那他现在关门干什么?

  我随意转了一下头,却猛地发现,煤油灯居然熄灭了……

  我吓得连忙拿起药酒,快速拧开盖子喝了一大口。

  这是高度烈酒,含在嘴里舌头都被辣的发麻了,不过酒里的药香味却是特别提神。

  然后,我紧紧攥着尺子退到床边,警惕的看着爷爷……

  爷爷关好门,看到我这般,忽然笑了,大雷,看把你吓得,我是你爷爷啊!哈哈,别怕,快把尺子放下,帮爷爷去找找手电筒。

  他朝着内屋挥了挥手。

  他肯定不是我爷爷,因为我爷爷摆放东西非常讲究,所有工具全部放在小屋工具箱里面,是不可能把手电筒乱放在内屋的。

  见我不去,他一转头看到了床头柜上的煤油灯,表情猛地一下子僵住了。

  拼了!

  我认定他是妖怪,一把抓起药酒瓶将药酒撒向他。

  他反应贼快,上蹦下窜,左躲右闪……这反映,怎么可能是我爷爷?

  我把心一横,拿着尺子直接猛冲了上去!

  事实上我的胆子一点也不大,反而很小。

  我之所以敢拿着尺子冲上去,那是因为爷爷嘱咐过我。

  再一个就是,药酒让我浑身发热,还一阵阵兴奋,有点无所畏惧的感觉。

  他似乎非常惧怕我手里的尺子,满屋子躲我。

  虽然屋子不大,但它跑得实在太快。

  情急之下,我猛喷嘴里的酒水,他被酒水溅了一身,微微一顿,就被我狠狠抽了一尺子。

  一尺子打在他的腰上,我眼前寒光一闪,人不见了,一道白影朝着门口窜去。

  我定神一看,这玩意居然是只白毛黄鼠狼。

  卧槽!

  该死的黄大仙,我弄死你!

  我朝着门口冲去,眼看着黄鼠狼要从门底下的缝隙钻出去,我急忙一把推严实木门,黄鼠狼顿时被夹住,发出一阵阵惨叫。

  黄鼠狼的下半身和尾巴都留在屋子里面,我用脚又踩又跺,可还没踩两下,就听黄鼠狼的一声,一股难闻至极的恶臭顿时熏得我头晕目眩,连忙开门冲了出去。

  黄鼠狼趁机一瘸一拐的跑了。

  等我缓过气来再去追它,它已经不见了。

  等臭味消散,我赶忙进屋,把煤油灯给点了起来。

  过了一会儿,爷爷急匆匆的赶了回来。

  我连忙把刚刚发生的事情说了出来。

  爷爷听后非常震惊,忙问我,大雷,你百分百确定那是一只白毛的黄鼠狼?

  这错不了,我还踩了它好几脚,对了,地上应该有它的毛。

  我到门口看了下,找到十几根白毛。

  爷爷拿过白毛看了两眼,就喃喃自语了起来,全身白毛的黄鼠我只见到过一只,还是以前在方老碎家看到的,难道这个和我们水家作对的人是方老碎?

  方老碎我知道,他是村里最老的老光棍。

  据说方老碎有过老婆,结婚没几天,就因为吵架把他老婆给打死了。

  他坐过牢,性格还古怪,一语不合就骂人,在村里人缘极差。

  爷爷,你得罪过方老碎吗?我琢磨着,如果真的是方老碎害我,那我就对他不客气,村里人都怕他,我可不怕。

  爷爷摇头,我从不和他说话,平时聊天都不会提及他,怎么会得罪他呢?

  爷爷关好门窗,然后把箱子里面罗盘,墨斗,符咒,还有铜铃都拿了出来。

  把这些东西放在床边四周,爷爷让我睡觉,明天一早就去找方老碎。

  躺在床上,我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

  爷爷没脱衣服,坐在床边琢磨事情。

  我忍不住问爷爷,爷爷,我的鬼媳妇,活着的时候,她是哪里人啊?

  她是我收养的孤儿,因为得了绝症,没治好,寿元没尽就死了。爷爷躺了下来,我当时是在城里的垃圾场旁边发现她的,她那时候气息微弱,被我救回来又多活了两年。

  原来我的鬼媳妇这么命苦!

  我连忙又问,那爷爷,别人挖走我鬼媳妇的尸体,他们会对尸体做些什么?

  这个……”

  爷爷想了想,除了让你没有鬼媳妇保护,好像也没什么了。邪人喜欢用婴孩的尸体去养鬼蛊,但那需要生辰八字,我都不知道她的生辰八字,别人又怎么可能知道?

  这样一来,就找不着头绪了。

  爷爷平时从不得罪人,不应该有这样的仇家才对。

  顿了顿,爷爷忽然紧张的坐了起来,大雷,或许有人知道了你的八字,他们是冲着你来的!

  我的八字?

  我也连忙坐起来,爷爷,难道我的八字很特别?

  爷爷点头,对着我压低了声音说道:你是阳命阴魂,这种八字的人最适合驱魂夺魄,也就是人家把你的灵魂赶走,占据你的肉身。

  哦靠靠……

  我一下子紧张了起来,难怪爷爷给我娶鬼媳妇,我这命也太招人惦记了吧?

  爷爷顿了顿:不过,我给你的出生证明做了手脚,改了时间,而且这个八字我从未对人说过,只有老村长知道你的八字,难道……难道这个祸害你的人是老村长?

  老村长我不熟悉,但在路上见过两次,七十多岁,皮肤黝黑,鹰钩鼻,看起来挺阴沉的一个人。

  我越琢磨越觉得老村长可疑,爷爷,我也觉得老村长有问题。

  从老村长的面相来看,他这个人阴气重,城府很深,鹰钩鼻的人,最自私自利,为达目地不择手段。爷爷忽然叹了口气:算了算了,惹不起咱们躲得起,明天一早,爷爷带你去苏州姑奶奶家,等你过完生日你的命根也就扎实了。

  爷爷不喜欢强出头,这村里人都知道。

  可我却觉得爷爷这么做不对,爷爷,我不走,孙雪娥太可怜了,她为了保护我,默默守护了我十八年,我不能就这么丢下她不管不问。不管怎么说,做人必须要有情有义,所以我要留下找到她,带她一起走。

  呃,这个……”

  爷爷为难的看了看我,又琢磨了一下,大雷,你说的没错。说实话,爷爷也舍不得雪娥这孩子。可如果我们强留下,说不定会有不测。这样吧,爷爷我现在就教你麻衣鬼相,让你以后遇人遇事也能未卜先知,不至于浑浑噩噩,被人给暗算了还不知道。

  好啊,爷爷,您先和我说说,什么叫麻衣鬼相吧?

  我兴奋不已,本来还有点瞌睡,这会儿一点也不觉得困了。

  我后来才知道,爷爷的这一重大决定,其实是在交代他的身后事。

  一命二运三风水,对人影响最大的就是命,这里的命是指出生时刻,也就是八字,这是无法更改的。

  出生之后,八字运只占一个人运势的百分之三十,还有百分之七十是可以更改的。

  所以命在变,相也在变,因为相由心生。

  相术可以通过人体长相来判断一个人命理的密码,观人之相貌,先观骨格,次看五行。麻衣神相量三停之长短,察面部之盈亏,观眉目之清秀,看神气之荣枯,取手足之厚薄,观须发之疏浊,量身材之长短,取五官之有成,看六府之有就,取五岳之归朝,看仓库之丰满,观阴阳之盛衰,看威仪之有无,辨形容之敦厚,观气色之喜滞,看体肤之细腻,观头之方圆,顶之平塌,骨之贵贱,骨肉之粗疏,气之短促,声之响亮,心田之好歹,俱依部位流年而推,骨格形局而断。

  爷爷说到这,我连忙打断,爷爷,您能说得详细一些吗?这些我听不大懂。

  大雷,别急。

  爷爷这是给你梳理眉目,然后会给你正式的麻衣鬼相,让你自己钻研。

  简单说,麻衣神相者,观人气色精神,骨骼气场,五岳三庭,六府库,再观五行阴阳,可断一个的命理,心性善恶,不差毫厘。

  可学好麻衣神相,对我们来说只是入门。

  陈抟老祖创立麻衣神相,还写下麻衣气功,睡功,取一阴阳属性练之,可开阴阳眼,观鬼神之灵。

  用通俗的话讲,麻衣神相是给人看相;而麻衣鬼相不但给人看,还能给鬼神看。

  说到这,爷爷拿起他的木枕头,打开后,取出一本泛黄的古书来。

  我连忙接过古书,同时问道:爷爷,为什么要给鬼看相?他们又不会给钱。

  哎!

  听到这话,爷爷长长的叹了口气,看你说得这叫什么话?这也正是我之前为什么坚持让你三十岁后再学麻衣鬼相的原因。这世上的事怎么可以都用钱来衡量呢?教你看相,那是让人学会识人识鬼,先知先觉,然后驱凶化吉。

  当然了,麻衣气功练到一定程度不但可以强身健体,还能御气杀鬼,只是没那么好练。

  说着话,爷爷开始给我讲叙十二宫,五官三庭六府库,等等名词,具体所在的位置和意思。

  这一夜,注定无眠。

  我越听越兴奋,越听越惊讶。

  结合我那些同学的相貌和性格,可不就是和相书里面说得一模一样!

  爷爷给我讲到了三更天,终于忍不住困倦,他先去眯一会儿了。

  我拿着古书仔细翻看,因为被爷爷讲解了一下,所以一看之下立刻就能融会贯通,将其意思深深记在了心底。

  看到气功的部分,我忍不住按照书上所说步骤,盘坐身体,闭起眼睛,尝试起了练气。

  约莫过了十多分钟,我忽然感受到一股阴森之气迎面扑来……

  不好,又有脏东西来了!

  我吓了一跳,连忙停止练气,睁开眼睛一看,一个穿着白衣,伸着长舌头,瞪着眼珠子,披头散发的女鬼穿墙飘进了屋子,并直勾勾的瞪着我看……

 

 


Copyright © 武汉丝绸服装鉴定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