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丝绸服装鉴定社区

​【他城】| 我们一直都在 而且变酷了

新故人2018-06-21 16:59:51

不知不觉间,

六年过去了。

六年时间足够发生很多事情。LOL从一开始的粗糙稚嫩,变得愈发的精致与成熟。而原本是高中大学学生的我们,肩上也扛上了生活的重量。

对这款游戏的感情,比起爱来说,我更喜欢称之为习惯。习惯了每次打开电脑点开熟悉的图标,习惯了点开好友列表看见熟悉的人;习惯了语音里的吵吵闹闹,习惯了下线时的意犹未尽。

对于这款已经成为了生活的一部分的游戏来说,吵吵嚷嚷的说爱反而显得不合适了。

我们变酷了。能够拽拽的对着后辈讲自己当年怎样怎样,也得为了自己所选择的事业投入大量的时间精力。于是,玩游戏的时间也渐渐的少了起来,键盘上积了一层薄薄的灰尘。

但我们还是会在空闲的时间打开游戏界面,哪怕没有时间再玩个一天一夜,也会约上老哥老姐们开上一局。

这已经不仅仅是一款游戏了。改版了多次,变得越来越炫酷的游戏界面上,承载着过去六年的回忆。也许游戏是虚拟的,但在这六年里游戏中认识的朋友,恨过SOLO过的人,五黑十连跪时的沮丧,极限翻盘时的欣喜若狂,都是真真切切的。

好友列表里亮起的头像越来越少,能够聚在一起开黑的机会也不多了。



我们是离开了吗?

我们不曾离开,我们只是变酷了




“不是妈妈不支持你,能拍电影的有几个啊?听妈妈的,考个好大学当公务员,以后好娶媳妇。明年就要高考了,还想着打游戏,妈妈很担心你啊!”

啊,又是这种话,烦死了。

“又在跟网友聊天?跟你说了,别一天到晚泡在网上,交点现实里的朋友不好吗?整天在网上兄弟来姐妹去的,哪天被人骗了钱都不知道!”

网友?

网友怎么了,起码他们不会再听到我说想拍电影时笑我。

“哎真是,管不了你了!打一个小时休息一会眼睛啊,别把眼睛玩坏了!”

与门关上的声音一起响起的是QQ语音聊天的声音。

“又被你妈骂了?”

群聊窗口里的有三个头像,绿色麦克风标志旁是一颗篮球,还有下面顶起篮球的指头。一起开黑了半年,虽然从没见过面,但语音的多了,对彼此的声音再熟悉不过。至于怎么认识的,我倒是已经忘记了,只觉得每次开黑都是这架三轮车,已经变成了习惯。

“要先写完作业再打游戏,你看又被骂了吧!”


这球仔还是这么嘴欠。不仅嘴欠,打游戏也欠。丝毫没有玩上单的前排坦克应该有的稳重与可靠,每次上来不是跳舞就是打字嘲讽,又喜欢玩诺手这种短腿英雄,还买了灌篮高手的皮肤一天到晚臭显摆,被对面打野抓的哭爹喊娘了总又只能返回来求我多帮上。帮完了吧想拿个人头是不可能的,这小子永远把大招捏的死死的,别的不行,诺手大招抢人头只怕是已经有职业水准了。

嗯,有职业水准的应该还有他的街球,玩的是不错。然而不能夸他,一夸就上天。

“别BB,再BB我不去上了。”作为三轮车队里钦定的打野,没少被人叫爸爸,这小子居然还敢对着我嘴欠。

“导演哥哥别啊别啊——”没有管语音里的哭爹喊娘之声,身在一楼的我秒了盲僧。作为一名打野,一切都应该按照我的剧本来走——自从那次超神完了不小心说出这句中二语句后,导演就成了我的外号。嘛,这个外号其实也还不错。

对面二楼选了皎月。

“跑跑,要不你别玩男刀了?不好对线啊。”我对三轮车里的另一个人说道。

“打得过,放心。”

说话的家伙头像是戴着兜帽的刺客,最爱玩的英雄也是男刀这个形象取材于刺客的英雄。明明削弱好几个版本以后弱的要命,六级以前死一次算少的,这家伙还是在玩。

“和跑酷一样,这是一种信仰。”跑跑这么跟我们说过。说这句话的时候是他时隔了两个月重新上线,第一次与我们开黑的时候。

摔断了根骨头——跑跑这么轻描淡写的跟我们说道。我们都知道他多喜欢跑酷,自从初中了解到跑酷以后,跑跑就全身心的扎了进去。五年过去了,跑跑没有上成大学,反倒是跑酷越来越厉害,最近还要去北京参加全国比赛。

“家里人?不算太支持吧,不过他们管不了我。”

这家伙说这句话的时候语气淡淡的。

“诶,你们说这下路辅助是不是个妹子啊!”街球仔兴奋的喊了起来。

萌萌乖乖琴妹妹.....这种ID,应该是个人妖吧?这琴女打的,够烂的,大招从来没有丢到过人就算了,还老是迷路。再迷路一会,怕是要超鬼了。

不过这个AD也不咋地,选个金克斯半天打不出输出来,大招倒是挺准,就是丢的时间不对....抬手满血放大,是怕死的太快放不出来么?

“导演,帮不帮下路?”跑跑刚刚单杀了对面,幽梦在手的男刀强势了起来,说话也底气足了不少。

“帮吧,万一真是妹子呢?”打完红BUFF的我状态满分,只等着下去收人头。

于是不顾上路被打野疯狂针对的街球仔的哀嚎,盲僧与男刀两个节奏大师让对方下路感到了恐惧。

对方基地爆炸后,屏幕右下角弹出了好友申请的提示。

萌萌乖乖琴妹妹?这人妖还赖上我们了?



转眼大学生涯过了一半,成了小鲜肉口中的学长。这两年过来,舍友倒是都打LOL,平常也偶尔与他们打上两把,但还是习惯和原来的车队开黑。

说到车队,原来的三轮车现在已经变成五轮车了,一开就是三年。没想到那次的下路组合居然真是两个妹子,起着像人妖一样ID的琴女居然还是个声音好听的大美女。而另一个不爱说话的,居然是个叛逆的不行的未成年少女,每天张口嘻哈闭口滑板,QQ空间里全是踩着滑板的照片。

“为什么老玩琴女啊,就不能练点别的辅助吗?给你说,布隆很强的,挂上被动就死了,我诺手好收割啊!”又一次空大之后,球仔这样对琴妹妹说道。

“琴女好看啊!再说了,我也练古筝啊。”只听声音就能知道她的嘴巴已经高高地撅起。劝了不知道多少次了,还是只玩琴女。然而与她软萌的声音完全不相符的是她的理想,一个好好的乖乖女,弹古筝的水袖美人,居然梦想大学毕业了去打碟当DJ。

要说去当DJ,可能未成年少女还差不多。这个逼着我们叫她大姐的臭丫头现在天天和跑跑抢中单,好好的金克斯也不玩了,就因为出了个玩滑板的新英雄岩雀。未成年现在天天大招封路堵队友,往往都是球仔受伤,毕竟诺手腿短,球仔还老喜欢冲前面,墙一起来,球仔不是交闪现就是在我们隔墙OB之下被围殴而亡。

“我一玩滑板的,玩玩岩雀怎么了?好不容易出个新英雄是我本命,还不准老娘玩了?”未成年丝毫不管自己玩的多菜,也无视了岩雀其实更接近于冲浪。

未成年抢中单,跑跑就遭了秧。改了版的男刀比原来更加的让跑跑喜欢,匹配到比较弱的对手时跑跑甚至为了在召唤师峡谷里跑酷更加爽快,W技能都不升了,主E出五速鞋,就在对手面前翻来翻去,心态好的交闪现干他,心态不好的就直接投了。

“诶球仔,你去参加那个比赛咋样了?”帮诺手反蹲了一波对面让球仔二连扣篮拿到双杀以后,我问他道。

“当然是冠军啊!诶给你们说,居然还有给我送花的,我怕不是有粉丝了,啊哈哈哈哈哈哈——”

啊,就不该给他这个嘚瑟的机会的。不过,送花.....球仔一手花球这么骚,人长的也不差,有女生喜欢他也正常。球仔刚开张的街球俱乐部里男学员四五个,女学员一大堆,怕不是都是冲着球仔来的。生意红火了,球仔游戏也玩的少了,一个星期才能开上这么一回黑。

跑跑现在也是大忙人了。没有家里人的帮助,跑跑拿着自己各个跑酷比赛赢来的奖金租下了场地,办起了跑酷培训班。全国冠军的名头打出去,生意红火的不行,最近还在周围城市开了分店,每个星期来回的跑。顺理成章的,上线的次数也不怎么多了。

还有琴妹妹,没想到这乖乖女真去夜店面试了DJ。平日里的马尾辫一解开,披肩的长发像绸子般滑落开来,聚光灯打在脸上,活脱脱的夜店女王。我们一开始还担心琴妹妹会不会被人动手动脚,毕竟平日里软软糯糯的这么个妹子,总怕她吃了亏,但我们似乎都忘记了一件事情,琴妹妹也是懂得保护自己的成年人了。

糟,一不小心走神了。大龙要丢——

紫色的BUFF出现在队友身上。呼,还好惩戒到了。三路兵线推进,对方最后一波孤注一掷的反扑被我们默契的团战配合轻松破解。

Victory!

打过招呼之后,好友列表里的头像一个个黑了下去。正当我鼠标已经放在了关闭按钮上准备下线时,对话框突然弹了出来:

“导演,我不想读大学,我想当像球仔跑跑还有琴姐姐那样酷酷的人,但家里不同意。”

在我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又一条消息发了过来。

“我该怎么办?”

你问我?问这个正学着自己不喜欢的专业,每天浑浑噩噩的我?

手指放在键盘上,平日张口就来的大道理现在一个字也打不出来。

我不知道。



跟着剧组满中国到处跑的日子很苦。

我算是半路出道,靠着在网上发些自制的视频攒着名气,总算是入了行。风吹日晒,披星戴月,肩上还得扛着个机器,平日里还没少受教训。然而知道师父是对我好,带着我见世面,这些苦也不太算什么了。然而,师父一直不太理解我为什么有时候在被摧残了一整天以后还是要坚持去网吧,还一去就从七点待到半夜一两点才回来,第二天一脸的没睡够。

“现在年轻人不都拿手机玩游戏么?”师父这么问我。

我不知道该怎么和师父解释,只能告诉他有群朋友在等我。

“网友啊?我女儿一天到晚吵着要见网友,你见识多,要不下次见到劝劝她?”

网友?嘛,要用这个词来形容的话,应该不太够。我想告诉师父那应该叫战友,但想了想有些矫情,还是算了吧。

上星期跟未成年开黑的时候,小丫头跟我说自己上了个好大学,但是学校里居然没有滑板社——我都能想象未成年那满脸的不可置信。

于是未成年准备自己弄一个滑板社出来。说到这里时,小丫头的语气简直酷炫的要命,活脱脱一个校霸。

啊都忘记了,未成年在半年前就已经成年了,但我们还是习惯叫她未成年——叫了好几年了,改不过来了。

上一次五黑是什么时候来着的?半个月前?还是一个月前?大家都是事业起步的人了,能聚到一起的次数也越来越少了。

听琴妹妹说她最近要去全国巡演,估计这段时间是听不到她的声音了。琴妹妹老早就买了琴女DJ的皮肤,看到她用的次数却屈指可数——上一次和她开黑是上个月五黑的时候吧?记得当时说她打碟土嗨她还生气了,说什么自己是在严肃的做音乐。

确实说错话了,大家对待自己事业的态度都是很认真的。球仔现在每天跑商演,全国各地出名的场馆都去过了,现在的目标是进鸟巢表演。结果是现在对各路投怀送抱的妹子都已经审美疲劳了,弄的人很担心他之后会不会对女生失去兴趣。跑跑成了三个省的跑酷联盟的领头人,分馆开了几十家,但每次和人谈生意的时候还是一身松松垮垮的嘻哈服,宽大的裤子让人怀疑他翻墙的时候会踩到摔个狗吃屎。

嘛,大家过的都挺好,蛮不错。

就是有时候看到空空的在线列表,会有些寂寞空虚冷。



再怎么担心我会找不到女朋友,现在就开始帮我张罗相亲未免也太早了吧。

隔壁桌上,老妈和女方的爹妈聊得唾沫直飞,不亦乐乎,反倒是我和被拉来相亲的女孩干坐着大眼瞪小眼,只觉得一阵的尴尬。

“跟你们说,我早就发现我家这个娃有去当导演的天赋,我这个当妈的啊,特别支持他!你们知道那个什么什么网剧么,对没错,就是我家娃拍的!”

妈妈呀您别吹了行不,没发现人家女生一句话都不说么,这明显是没戏啊,咱赶紧结束了回去吧,有人等着我开黑呢。

“我儿平常的喜欢干什么?这个嘛....我儿什么都好,不抽烟不喝酒,就是喜欢打游戏。不过现在是大人了,打的也少了,算是改邪归正了。”

我确实因为工作了玩游戏的时间少了不少。但是.....改邪归正?!您开心就好....

内心里正疯狂吐槽着,对面那个一直像木头人一样低着头的女孩突然开了口:

“你打游戏?那个...你打英雄联盟吗?”

女孩的头抬了起来,眼睛里似乎闪着光。

“那时候好傻啊,就喜欢选了奶妈风女蹲在他背后,有时候忘记了给他上盾把他害死了,他也不会骂我。”

听着她絮絮叨叨的讲着,我渐渐的也想象出他们当时是有多么的美好。但是相亲的时候跟我说前男友的故事真的好吗?

“现在?现在忙,不怎么打了,但是有时候还是会上线看看。认识的朋友现在也还约着开开黑,不过也少了。”女孩拨弄着饮料杯的吸管,眼睛看着窗外。“大家都忙。”

我跟着她看向窗外。街对面是一家网吧,一群男生勾肩搭背的正从里面走出来,兴致高昂的不知道在说些什么,大概是在吹嘘今天超神的战绩吧。让人不由自主的开始想起以前能一玩玩一天玩到昏天黑地的日子。

原来已经这么多年过去了吗?



我决定要拍一点东西,来记录一下我们的故事。

终于找到了一个都有空的时间,这么多年来第一次,我们五个聚到了一起,想要搞出一个很棒的视频出来。

“拍一个苦情的那种?就很扎心,别人看了会哇哇的哭的?”未成年这么提议到。

“不,不应该是这样的。”跑跑否决掉了提议,“我们现在都挺好的,为什么要哇哇的哭呢?”

对啊,我们不该是哇哇的哭的,我们应该是长大了才对啊?

既然这样,正好都是很酷的人,要不就.....拍一个很酷的视频吧!

要酷的话,那就搞点大动静!



结束了第一天的拍摄计划以后,

我带着目瞪狗呆的其他四个人站在济南的地标建筑底下。



“卧槽!这这这这---------”球仔的嘴巴已经合不拢了,眼睛瞪得老大。

“这是你弄的!?”琴妹妹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我。

我弄的?当然不是。只是托老大去问了一问。

大概绿地集团里也有深爱着LOL的人吧~


“卧槽还会变的么!”看着不断变化着的标语,跑跑也开始大惊小怪了起来。


人在塔在?这应该是很多人打LOL开始听到的第一句话吧?

“别呆着了,快帮我把无人机拿出来,我们这次要搞航拍的!”

“等等等等,我发完这个票圈!”



“别拍了,快过来!”

这是拍摄计划的最后一个镜头,网吧一排位置上坐着跑跑,球仔,琴妹妹和未成年,最末端的座位空着。跑跑的手指头直直的指着镜头,都要戳到我眼睛里面去了。

剧本里没这出啊?

算了...反正拍完了也是开黑,就当本色出演了。

“诶,来了来了!上号!”

看着组队界面里的这个几个ID,几年了也没人改。

大概都是怕改了就认不出来了吧?

真是熟悉啊,一如当初。


我们是离开了吗?

我们不曾离开,我们只是变酷了。



大家好,我是Dony。

从今天开始,新故人 会新增一个栏目【他城】,会偶尔帮推一些电竞相关的文章。不是商用,没有利益关联。

从初始建立这个公众号,就是想要和大家分享一些故事。无论这些故事是亲身体验,是真实发生,还是胡思乱想,都很感谢一个陪我走过来的人,感谢每一个鼓励我坚持写下去的人。

我不曾想过在写作这条路上能够走多久或者走多远,但我想,只要我还保持着这一份对文学的热爱,我就会一直写下去。

也会一直去虚心学习。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武汉丝绸服装鉴定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