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丝绸服装鉴定社区

解密唐朝夫妻生活中的那些巫术

爱妃新生活2018-09-28 08:09:35


如能使两性相爱的“和合咒”、专门为单相思女性所用的“猎哥神咒符”等。 当事人只要把巫师所画的符咒放在被爱慕者的身上,或让他喝了,就能“如愿以偿”了。

不少媚术都带有一定的迷信色彩,有的则完全是巫术。大致从唐朝开始,媚术的发展逐渐走向巫术。当时,人们常以巫术来保平安、求子、求爱、祛病,贴符、烧符、吞符则是另一种方法,在夫妻床第之间也常有使用,这在敦煌民间也很盛行,高国藩在《敦煌民俗学》中举出不少例子:

以上这种现象的产生,和道家有很大关系。道家不像强调“人法于天”的阴阳五行家,他们认为通过人的主观的法力可以影响天道人事,所以他们主要的媚术是画符和诅咒,如能使两性相爱的“和合咒”、专门为单相思女性所用的“猎哥神咒符”等。 当事人只要把巫师所画的符咒放在被爱慕者的身上,或让他喝了,就能“如愿以偿”了。

在《唐书·棣王传》中就说到有两个妃子争风吃醋,其中一人向巫师求助,巫师给她一道符,叫她把符偷偷地放在丈夫的鞋底里,丈夫就会爱她了。这符就叫“和合符”,在《万法藏典》和《灵验神符大观》里都有记载。

在被称为明代世俗生活画卷的《金瓶梅》中,这方面的描述很多。其中提到一种“回背”的媚术,即女人使男人回心转意之术。失欢于西门庆的潘金莲就曾请江湖术士刘理星替她“回背”,其方法是用柳木一块,刻上当事男女的模样,写上两人的生辰八字,用七七四十九根红线扎在一起,上用红纱一块蒙在“男子”眼上,用艾草塞其心,以针钉其手,以胶粘其足,暗暗地放在变了心的男子枕中,这男子睡了几天,自然会回心转意。

以上阐述主要是女子对付男子的巫术,而男惑女的巫术也同时存在。晋人张辈在《感应类从志》中说:“月布在户,妇人流连。”注云:“取妇人月水(即月经)布烧作灰,妇人来,即取少许置门阃门限,妇人即留连不能去。”在宋人洪迈的《夷坚志》中,有一则讲述某茅山道士在夜半时分施行“玉女萻神术”,把黄花闺女摄入密室中加以奸淫的故事。清人纪晓岚的《阅微草堂笔记》卷十五也提到“红教喇嘛有摄召妇女术”。

在中国古代,毛发往往也被附会了种种迷信色彩,认为脚毛可以驱鬼,头发可以魇胜。例如《金器梅》中就有这么一段情节:西门庆经不住妓女李桂姐的要求,回家骗了潘金莲的头发给李桂姐,李桂姐“背地里把妇人头发早絮在鞋底下,每日践踏”。自此又后,潘金莲就每天“头疼恶心,饮食不进”了。

以上这些事当然是荒诞不经的,但是却反映出古代女子依附于男子,所以要千方百计地得到男子的欢心,而有的男子又千方百计地要占有某些女子加以玩弄,这从一个侧面展现出中国古代男女关系的图画。

古时神秘“固精”术:御93女只泄1次

修行房中术为的不是床笫间的淫乐,而是有着更高的目的长生。

在讨论中国房中术之前,有一个前提要先声明一下。那就是古代人即便生活在同一个时代,对于性生活的认识及赋予的道德伦理意识也是不一样的。我们现代人不论穷富尊卑,但是通常来说,从小所被灌输的教育、日常接触的资讯,并没有太多的差异,因此可以形成比较相近的伦理观。最近有一本书很流行,书名叫做《世界是平的》,大致讲的便是这么一回事。

但是在古代,很多时候具体情况都要具体分析。我在这里就不用传统的史观,而是按照人身自由程度,简单地把人民分为三种:

一是权贵阶层。这一阶层要么有着巨大的威权,要么有庞大的财富,那么这些人在古代属于享受最大的人身自由的少数一群人,可以追求和享受大多数人没有的东西。甚至往往因为拥有特权的缘故,而藐视为了维护自己利益而制定的道德伦理。

二是平民阶层。中国的平民阶层和西方是有很大的不同的,他们大多数是自耕农,往往被束缚在土地上,一遇到灾年或者战乱就会失去他们的土地,沦为奴隶阶层。但是如果年成好,会过日子,他们中的少数人也可能上升为权贵阶层。应该说,自从封建制度建立以来,中国历代的王朝都很注意给平民阶层留一条上升的管道。

魏晋流行房中术,曹操虚心学习虽然有时候很细,像汉代的举孝廉,隋唐以后的科举都是。那么这个阶层因为被土地束缚,所以眼界很小,价值观非常的稳定,有时候甚至固执地不接受世界的变化。

三是奴隶阶层。这一阶层除没有人身自由之外,还没有独立人格。大多数人一提起盛唐隆宋就以为古代都是平民社会,其实奴隶到处到有,有些人还是世世代代祖祖辈辈注定了要做奴隶,即便到了明清时代还有军户丐户。这一阶层不唯没有婚姻的自由,有时候连性的自由也没有。像《金瓶梅》里头,张大户要和潘金莲发生性关系,还有《红楼梦》里头,贾宝玉要和袭人发生性关系,潘金莲和袭人根本就没有拒绝的权力。

这三个阶层之间,由于彼此封闭,所以道德伦理观念很难传递。

比如说房中术,在权贵阶层的通识里头,这是一种追求长生的学问,并不是要让人去纵欲享乐,相反,对奉行者的要求恰恰是节欲。而在平民阶层的通识里头,则完全相反,因为他们在这方面的教育,往往来自于游方各地的僧侣道士,这些出家人给他们开出的药方多是纵欲的、不顾身体承受能力的。至于奴隶阶层,性知识至为缺乏。在极端的情形,可能纯粹就是原始的兽欲、生物的本能了。

三个阶层之间的差异如此悬殊,这种情况其实我们去看看《三言》和《二拍》这两部明代小说集,就可以找到很多的事例了。

好了,现在转入正题。房中术的起源是在春秋战国时期,到了在两汉还有魏晋南北朝时期就非常盛行。像王莽、曹操等人,都是房中术的信徒。同时,房中术在学术方面的地位也是很尊崇的,班固在《汉书·艺文志》中不但收录了八家房中术的作品,并给予这些作品单独分类。这样的做法在正史中是唯一的一次,以后的正史可就再没有这么干了。反过来也恰恰证明那个时代房中术在人们的眼中是很正经的学问。

在今天多数人的印象里,房中术无非就是教人怎么ML,让上层贵族忘情地纵欲,那么在这里我得说,事实并不是这样的。我们看班固是怎么给出房中术的定义的:

房中者,情性之极,至道之际,是以圣王制外乐以禁内情,而为之节文。传曰:“先王之乐,所以节百事也。”乐而有节,则和平寿考;及迷者弗顾,以生疾而殒性命。

这么短的文字中,就提到了三个“节”字,正说明修行房中术为的不是床笫间的淫乐,而是有着更高的目的长生。

但是班固没有说的却是,房中术是有中心的。什么中心呢?以男性为中心,讲的往往是一男驾驭多女的技术,是御女之术,而非御男之术。如《养生方》说:“食脯一寸胜一人,十寸胜十人。”所谓“胜十人”,指的是一夜之中或者是不间断地与十位女人连续交合,并非指在不同的时间分别与十位女人行房事。

有人要说了,这不是纵欲么,人的身体怎么受得了啊?

我们看《金瓶梅》,张大户念念不忘小丫鬟潘金莲,得手之后是什么结果呢?

(潘金莲)长成一十八岁,出落得脸衬桃花,眉弯新月。张大户每要收她,只碍主家婆厉害,不得到手。一日,主家婆邻家赴席不在,大户暗把金莲唤至房中,遂收用。结果身上添了四五件病症:第一腰便添疼,第二眼便添泪,第三耳便添聋,第四鼻便添涕,第五尿便添滴。

可见纵欲对身体是大大地有坏处,所以明清小说总是不忘记在这种关键段落免费送上唐代着名道士吕洞宾的歪诗:“二八佳人体似酥,腰间仗剑斩愚夫。虽然不见人头落,暗里教君骨髓枯。”


既然纵欲是很不好的事情,那么禁欲行不行呢?我们的老祖宗根据长期的观察,给了一个字的答案否。道理虽然说出来不值钱,但是不值钱的道理也是道理,这里就说一说了。

男女不交,便使阴阳不通,往往会导致各种疾病。所以隋唐着名医生孙思邈就说:“男不可无女,女不可无男。无女则意动,意动则神劳,神劳则损寿。若念真正无可思者,则大佳,长生也,然而万无。强抑郁闭之,难持易失,使人漏精尿浊,以致鬼交之病,损一而当百也。”

男不和女交会有什么样子的严重后果呢?有医案为证,元代的李鹏飞在《三元延寿参赞书》就说了这样两个例子:有个富家子弟叫唐靖,阴部生疮,溃烂不已,道人(注意他的身份)周守真诊断后就说,这是因为欲与女交而不得交。另一个例子也是男的,是个名叫汪令闻的商人,因外出经商,十年不近女色,后来生起病来,而且是重病。医生了解了他的情况后就说,最好的办法就是赶快与女人交合。汪令闻遵嘱而行,果然病愈。

纵欲也不行,禁欲也不行,看来是只有节欲了。现在大家明白了为什么班固是公认的良史之材了吧,一个“节”字,就揭示了房中术的要义之所在。

有人会说,骗人,节欲还要一晚上找十多个女人?

现代科学让我们知道在性生活中,男人的高潮是伴随着射精而实现的。在一次射精过程中,肌肉强烈收缩三到八次,顶多花个三到十秒即宣告结束。但就是这么短短几秒钟,事后却让男性感到疲劳,特别是一夜多次射精更是明显。但是如果一直不射精的话,则会一直神采奕奕。

古人很早就认识到这一点,比如在战国的《养生方》中,关于射精就用了如下几个词语:施,倾,星,决,可见是早就认识到射精的重要性了。进而在此基础上又提出了控制射精的技术,叫做“玉闭”(这个词在汉代以后就衍生出“闭固”、“固精”、“不泻”等专业术语,其实意思都是一样的)。像南朝陶弘景所着《养性延命录》便说:“修道者必须道以精为宝,施之则生人,留之则生身,生身则求度,在仙位,生人则功遂身退,功遂而身退,则陷欲以为剧。何况妄施而废弃,损不觉多,故疲劳而命堕。”

这种控制的最高境界是什么呢?《养性延命录》就引了彭祖之言说:

但能御十二女子而复不泄者,令人老有美色。若御九十三女而不泄者,年万岁。凡精少则病,精尽则死,不可不忍,不可不慎。数交而时一泄,精气随长,不能使人虚损。若数交接则泻精,精不得长益,则行精尽矣。在家所以数交接者,一动不泻,则赢得一泻之精,减即不能。数交接,但一月辄再泻精,精气亦自然生长,但迟微不能速起,不如速交接不泻之速也。

一晚上找九十三女人,估计他的“小弟弟”是金属打造的,反正我们是凡夫俗子,磨都磨破喽。当然,以上说的情况都是针对上层贵族的,因为平民阶层是搞不到那么多女人的,那么对一个女人,自己的老婆,一晚上不停地求欢,好不好?也是不好的。这个就留待以后再说了。

好了,写了那么长,这里就先总结一下古代权贵阶层流行的房中术的第一个要义:在男性保持不射精的情况下,交合的女性越多越好(简直是当性奴嘛,哪有半点快乐可言,汗)。

现在大家明白了吧,所谓的房中术,讲求的不是快乐,不是肉欲,而是相当于比拼耐力的马拉松比赛。要是大家觉得这种房中术很过瘾的话,那就先去操场上跑个三十圈吧。

还精补脑?魏晋时期的古怪房中术

古人认为性技巧的根本在于“还精补脑”

按照房中术的说法,性交过程中如果没有“施精”,就没有什么真正的损失。八十岁的男人,如果能在性交中不“施精”,那么他大可以高高兴兴地从事性活动。由上述理论看来,那些性交大师完全不知道人体有前列腺的存在。

房中术在魏晋时期大行其道,比如曹操就很虚心地学习这门学问,他的儿子曹丕更声称当时各个阶层的人都热衷此道,勤学苦练,甚至连太监都不肯落后,身残志坚,也坚持学习。

但是从现在的观点来看,当时房中术的理论实在是太奇怪了。几乎所有的房中术都认为性技巧的根本在于“还精补脑”,就是说忍精不射,可以补脑子。根据葛洪的说法,当时房中术的流派有十几家,“或以补救损伤,或以攻治众病,或以采阴益阳,或以增年延寿”,但是他们的主旨都是还精补脑

葛洪用动人的言辞描述了还精补脑的好处,“却走马以补脑,还阴丹以朱肠,采玉液于金池,引三五于华梁”,能让人延年益寿。但是,不管葛洪说得如何动听,大家如果真都去“还精补脑”,得前列腺炎的时间一定会提前至少十年。

男人忍精不泄可吸阴补阳

葛洪之后的另一个道教大师陶弘景也强调了忍精的重要性,他高屋建瓴地指出:“精少就会得病,精尽就会人亡。因此,不可不忍,不可不慎。”一定要“闭精锁关”,至于具体做法,他提出了“御女术”以供大家学习。他认为,男人如果忍精不泄,就可以从女人那里吸取阴气来滋补身体。如果一次只和一个女人性交,吸取的阴气就微不足道,尚不足以弥补性交中丧失的阳气,收支远不能平衡,所以性交过程中应该不断换人。如果一次和十二个女人性交而不泄精,利润就很可观了,长期坚持可以青春常驻。如果一次和九十三个女人性交而不泄精,那就可寿至万年。

为了更好地赚取性利润,陶弘景建议男人应该“弱入强出”。何为弱入强出?就是“纳玉茎于琴弦麦齿之间,及洪大便出之,弱纳之,是谓弱入强出”。这种性交方式也被称为“死入生出”,死耷耷地进去,生龙活虎地出来。房中术认为这样做可以吸取阴气,又不损失元阳,有很大好处。一般人总是“强入弱出”,在陶弘景看来,这简直是找死。

“御女术”被疑太过野蛮

总体来看,“御女术”简直是一个混蛋理论,除了对一些性交体位想得还算周到外,其他的说法大多荒唐可笑,而它的卑鄙野蛮则更让人发指。这种理论把女性当做榨取性利润的工具,以迎合猥琐自私的男人最荒唐的幻想。没有人在乎那些被“御”之女的感受,古代的贵人有占有女性多多益善的本能,又冀图从这种性行为中为自己牟取好处,就拿这种混蛋理论来聊以自慰。性交中不断更换身下的女性,这实在是对女性野蛮透顶的侮辱。有人居然把这种御女术当做中国古代性科学发达之征兆,其实这无非是古代性堕落之明证而已。那些依法而行的贵人并没有寿至万年,多半倒是会落个西门庆的下场,想到这个,多少能使人感到些许欣慰。

不过在这些疯狂愚昧的御女术和性聚会之外,更多的毕竟还是健康清新的自由。魏晋是一个搁置了礼教、回归内心重觅自我的时代,有人找到了自我的兽性,但确也有人发现了世界的美好。如果只看到野蛮荒诞的那一面,我们就会得出一个歪曲的结论。


相信很多人都有一个疑惑:该如何来判别一个女人性欲到底强不强呢?从哪些方面可以得知一个女人的床上功夫了不了得?

古代房中术教你鉴别欲女

古代并非如人们想象中那样,男人都喜欢贞洁烈女,其实他们也想娶一个健康的欲女回家,因为欲女在做爱方面很有天赋。但如何挑选一个健康、品行端正的欲女呢?这就得参考古代房中术了。

古说:“好淫者,牝上不长毛。”这就是说好淫的女人,阴部不长毛。据计阴毛的数量,跟眉毛和手脚的体毛几乎成正比。在中国称女人的同性恋为“磨镜”,这是由于无毛被视为当然而引起的。

在我国古代的医学书里,认为鉴定一个女人的好坏,首先要详细调查她阴户与腋下的毛发。如果毛发软软地,静静地,则那个女人就属于上品。同时,如果她的发色是红的,这是表示会损坏男身的象征。 所以,红发是被男人所忌讳的。“白、鼓、软、红、紧”五字的排列顺序,也就是表示被男人喜爱的情况。

此外,声音要细,也就是说女人的哽声是好的象征。假如男人获有这种条件的女人,他不但会乐此不疲,而且还能饱养精气,延年益寿。

曾有一本《杂事秘辛》的书,内容记载后汉但帝的选妃标准,女人身上各部份的尺寸,部被记得很具体。例如:“肩宽一尺六寸.屁股比肩宽少三寸、从肩到手指上,各长为二尺七寸,指离掌四寸,细小比较受人欢迎,从腿到脚止的长度是三尺二寸,脚的长度八寸,胫与甲要肥而艳,脚底很平,脚趾很短,没有黑子与麻子……”


现在传说的仙道,也就是古代的房中术,它说能否给予男性某种阳气,这完全要看女人的条件是否被男人看中来决定。

照古代房中术的说法,择拌时要考虑以下四个条件眉清、目秀、唇红,齿白。

这四个条件说来真是有趣。

首先是眉毛,凡是一字眉的女人,被认为性交技术不佳,缺乏羞答答的姿态,不能得到男人的欢心。两边的眉毛相系的女人,其持续力衰弱,而且神经质。

除了八字眉外,只有眉毛丛生的女人才最喜欢阴阳交接之道,她的床上工夫会使得男人如醉如痴。这种女人的眉叫做“眉清”。此外,瞳偏向上方,好象怪眼的下三白眼,或使媚眼儿的女性也会令男人销魂。这种女人称为“目秀”。瞳偏向下方的上三白眼的女人,则会使男人身体衰弱和生病,所以要严加警惕才好。

口唇血红,或者口唇紫色的女人,容易引起心脏麻痹。但只有红色的口唇,才是一个健康女性的象征,这种女性的口层,称为“唇红”。

齿列漂白的女人,可谓阳气饱满,齿与肾的关系很深。齿列不好的人,常因病弱而不能过度做爱。

从《肉蒲团》书中,获悉男人最喜欢的女人,乃是平凡而新鲜,即要求精通床上工夫的意思。

有位名叫花晨的女人,她曾授予未央生的真传:“要先看书,接着一面行阴阳之道,一面要读书和听声音。”

不过,一般人看过了几张图和几本书后,就没有作用了。应当备上数百张,或数百册书,要先看看书,但不宜很快进人阴阳之道的境界,仅在十分兴奋时进人阴阳之道。在这一进一出的状态中,一面互相读书和听声音。待人兴奋状态,才开始运动。

但是,事情并非如此继续下去就好,而是暂停片刻,让阳具依然放在阴户里,再次看书读书。

此外,再闻声音,也就是听人的声音,当然是指听在阴阳道上那个人的声音,而且单人做亦可。花晨叫女佣人单独使用道具,照这种方式表演。

末央生在世时,所谓看、读、听的动作,其实不过如此罢了。现在也是花样百出,花晨的方法,正是好好利用男人喜爱的,女性之床上工夫,“温故知新”就是指这件事而言。

口唇血红,或者口唇紫色的女人,容易引起心脏麻痹。但只有红色的口唇,才是一个健康女性的象征,这种女性的口层,称为“唇红”。

齿列漂白的女人,可谓阳气饱满,齿与肾的关系很深。齿列不好的人,常因病弱而不能过度做爱。

从《肉蒲团》书中,获悉男人最喜欢的女人,乃是平凡而新鲜,即要求精通床上工夫的意思。

有位名叫花晨的女人,她曾授予未央生的真传:“要先看书,接着一面行阴阳之道,一面要读书和听声音。”

不过,一般人看过了几张图和几本书后,就没有作用了。应当备上数百张,或数百册书,要先看看书,但不宜很快进人阴阳之道的境界,仅在十分兴奋时进人阴阳之道。在这一进一出的状态中,一面互相读书和听声音。待人兴奋状态,才开始运动。

但是,事情并非如此继续下去就好,而是暂停片刻,让阳具依然放在阴户里,再次看书读书。

此外,再闻声音,也就是听人的声音,当然是指听在阴阳道上那个人的声音,而且单人做亦可。花晨叫女佣人单独使用道具,照这种方式表演。

末央生在世时,所谓看、读、听的动作,其实不过如此罢了。现在也是花样百出,花晨的方法,正是好好利用男人喜爱的,女性之床上工夫,“温故知新”就是指这件事而言。






爱妃生活
aifeilife-
长按二维码关注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武汉丝绸服装鉴定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