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丝绸服装鉴定社区

曾经叱咤风云的图书策划人都在干吗? | 韩焱篇

中国出版传媒商报2018-08-11 15:02:11


江湖

已变


独家策划:曾经叱咤风云的图书策划人都在干吗?


苏静

张雪松

黄育海

吴又

韩焱

下期揭晓

图书策划人之五




 韩焱


 湛庐文化创始人、董事长


记者手记

采访当天,不少孩子在湛庐文化位于东坝的传媒产业中心三层办公楼里玩滑梯和海洋球。那天是湛庐的团建日,原本给湛庐员工设计的减压装置,被孩子“疯玩”起来。下午员工以及孩子们会坐上大巴,去放松几天。这里面也包括湛庐文化创始人、董事长韩焱的两个孩子。她的大女儿已经在念中学,今年的整个暑假她都在湛庐“打工”,录制视频、剪辑影片,参加策划案的讨论等等。

 

二楼的大办公室墙壁上,挂着韩焱和团队参加马拉松比赛的各类奖牌。韩焱说:跑步最难的并不是跑了多少公里,而是能够穿上跑鞋,站到起跑线上。就像现在湛庐正在做的事情,想办法激发大家去阅读,持续地阅读。但先读起来比什么都重要。

 

1995年,刚毕业的韩焱在全球知名的出版公司Simon&Schuster工作,24岁当上机械工业出版社华章公司副总经理,31岁创立湛庐文化。而今,她已经不再把自己定义为出版人,因为她想的最多的,是怎么去做一个更好的内容传播者。

请输入标题     abcdefg

01


韩焱:变革的时代,不变的内容传播者

   

24岁的华章副总经理 

1994年,读大三的韩焱进入Simon&Schuster做实习生。当时北京代表处只有一个半员工,韩焱算半个。进入Simon&Schuster的她主要负责版权交易和进口图书,每天的工作是背着一台笔记本电脑,拖着大书箱到处跑,去学校拜访、谈判、卖版权。

 

短短几年,韩焱接触到了国内500多家出版社的社长、总编——可以说,中国最优秀的出版人她都见过、合作过。

 

后来回想,韩焱觉得,那段时间虽然辛苦,但骄傲感和认同感特别强,“Simon&Schuster是个特别宽广的世界。”1995年,大家都还在用BP机的时候,韩焱已经在使用手机和笔记本电脑,公司甚至给她配了车。公司还会安排美国的签约作者、总部的总编来北京办公室做培训,讲的都是中国教育所欠缺的东西:社交、通识、审美。

 

如果不是1998年,Simon&Schuster遭遇世界出版历史上百年不遇,堪称“蛇吞象”的并购——被英国培生出版集团收入囊中,韩焱可能会在“Simon&Schuster待到退休”。

 

24岁,很多时下的“95后”女孩还用着家里的零花钱在“淘宝”上挑唇膏色号,韩焱已从世界顶级出版公司Simon&Schuster离职,来到机械工业出版社旗下的华章公司任副总经理。

 

初到华章,时任机械工业出版社副社长、华章公司总经理王斌(现任中信出版集团董事长)花了大量时间带韩焱去国内各个书店巡店,希望帮她“接地气”,迅速了解中国图书市场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空降之后的痛苦期不算短。直到后来,MBA、EMBA在中国火起来,韩焱负责的《执行》《体验经济》《巴菲特致股东的信》“德鲁克管理经典系列”等一系列书籍市场反响不错,她和老团队的关系才缓和一些。

 

华章的经管类图书,在韩焱刚去的时候几乎空白,离开的时候全国第一。“算是给了自己一个交代。”回顾此前的两段工作经历,韩焱觉得,如果说Simon&Schuster教会了她眼界和品位。在华章,她真正学会了做“编辑”,带团队。 

 

创业就是不断创新

2005年,因为华章公司的一系列调整,韩焱萌生了离开的想法。随后,她和几个离职的同事一同创立了湛庐文化。2006年,在朝阳区的某个居民楼里,韩焱和团队的6个人一年出了6本书。

 

在湛庐文化成立后的将近8年时间里,韩焱的团队基本还是在跟书打交道。《影响力》《牛奶可乐经济学》《大数据时代》《大而不倒》《群体性孤独》……每年的畅销书排行榜,都少不了湛庐文化的身影。

 

大量时间,韩焱都在盯国外“顶级”内容资源,除了把“优质”版权“扫荡回来”,韩焱更多地是在积累相关资源。她的人脉圈很少有出版人,多数是企业家、投资人、学者,科技、心理等领域的专家或是各种跨界好玩的人。用韩焱的话说,在创立湛庐之初就再没有把自己定义为出版人。

 

最近4年,韩焱开始“玩”一些跟出版“没什么关系”的事儿。

 

2014年8月,韩焱主张在公司内部组建一个新的团队——湛庐教育。这个团队的前身是湛庐的社群运营团队“庐客汇”,大家一直在探索怎么用新技术创新营销方式和产品形式,为湛庐2000万读者群提供更精准、更多元的知识产品和服务。

 

在最初的2年里,庐客汇推出的产品形式包括“12+50”阅读服务、庐客汇VIP尊享服务、 “庐客汇大讲堂”线下沙龙、“对话最伟大的头脑”海外游学计划等项目。

 

线上产品中,庐客汇推出的“12+50阅读服务”比较典型。这种社群学习新方式可以说系统解决了读者们在碎片化时代“读什么”和“怎么读”的问题。在为期一年的阅读服务中心,“12”代表每月给会员提供的一本未上市精选新书,“50”代表每周向会员开展的一堂由业界顶尖大咖奉上的烧脑晚课。韩焱说,很多会员从后台反馈,这些课程“确实能帮到他们”,“丰富视野,让思维遇到更多的可能”。

 

在线下,庐客汇在2016年1月推出了国内首个阅读年会品牌“12+思想节”,2016年5月再次举办“12+思想节·夏季峰会”。 韩焱希望通过阅读这个纽带,联结全球各行各业的顶尖精英,以及有梦想的读书人,共同探讨和推广具有前瞻性的科技、趋势、商业、人文理念和创想。

 

去年9月,湛庐文化庐客汇正式更名为湛庐教育,并以过去庐客汇社群为依托,上线了首款有声产品收听平台“湛庐FM”。基于微信H5技术的“湛庐FM”平台实现了从微信社群,到思想者的声音图书馆的无缝衔接,把庐客汇时期的12+50课程、精读班、四讲课程等阅读服务的音频产品移植至线上平台。

 

在经历数年的有声产品探索后,湛庐FM的升级版“湛庐阅读”APP也于今年 7月11日与读者们见面了。韩焱解释说:“4年前湛庐在微信上做的知识分享社群,和1年前做的湛庐FM都是眼下APP的demo版(演示版)”。今年9月底之前,技术团队还会再迭代一个大版本,也就是说,今年9月,湛庐阅读App才会以一个相对正式的面貌走入公众视野。

 

在这4年的时间里,湛庐教育团队从最初的3人小团队,发展到目前有近30人,员工来自出版、创投、培训、广告、互联网等不同行业,由阅读产品开发、有声书产品开发、新媒体运营、社群电商、技术开发5个功能模块构成,70%以上都是90后年轻员工。立足于湛庐文化的选题资源、专家资源和用户资源,湛庐教育开始发掘不同用户对知识、体验、阅读习惯的各层次需求,开发出跨平台、跨形式、跨领域的创新内容产品,致力于在碎片化时代,为用户提供多元的阅读解决方案,其中最核心的价值主张是倡导“亲自阅读”。 

永不止步的内容传播者

谈起“湛庐阅读”APP,韩焱用其中的声音产品举例,“我们请到了很多相关领域的专家做平台的‘领读人’。读者们不仅能实现所有阅读服务的音频购买和回听,更能够收听到数百本湛庐出版图书的有声片段,以及精心制作的付费精品有声书。”

 

为了推进有声产品的快速上线,湛庐教育与湛庐文化出版团队往往会联动配合。湛庐教育推出耐克创始人传记《鞋狗》的有声书时,就几乎和纸质书同步推出了由该书译者、优客工厂创始人毛大庆、《篮球报》总编辑谭杰、盈方体育传媒(中国)有限公司时尚体育总监吴洪涛、央视新闻主播张晓楠和2016北京马拉松代言人赫蒙5位大咖联袂献声的有声书版本。

 

之所以有这么快的上线速度,是因为《鞋狗》纸质书还在策划阶段,有声书产品开发团队就已经开始邀约朗读者,同时寻找符合唱片录制专业水准的顶尖录音棚和剪辑团队。在把对于十几万字、甚至几十万字的文字通篇变成有声书的过程中,音频段落如何分,注解怎么呈现,图表如何处理……这些看似简单的工作,其实都需要强大的内容处理能力和对用户体验的持续关注,而湛庐强大的出版基因和社群运营经验都是有声书项目的天然基础。在历经3个月的《鞋狗》有声书录制、剪辑、包装过程中,《鞋狗》有声书于2016年12月12日上线时,确实触及到了一个绝佳的营销契机,《鞋狗》有声书上市的消息被成功传播出去,同时在渠道端与纸书实现了相当良好的联动。

 

韩焱跟湛庐的每个人都曾说过,“书只是起点”。在韩焱看来,他们跟市场上很多从教师或课程主题角度切入知识教育平台不同的地方在于,湛庐的所有尝试都从书出发,这跟湛庐多年积累有关,也跟韩焱对于书作为教育切口的自信心有关。

 

湛庐阅读APP中有一部分声音产品是韩焱亲自录制的。她笑说,自己并不想成为“声优”,只是因为“觉得声音表现是另一门学问。”“只有亲自试过,才能真正了解声音产品品控的褃节在哪儿。”

 

为什么选择音频而不像很多转型的出版人那样选择影视、视频跨界。韩焱的解释是,音频付费市场的干货、速成类二手知识多,经得起推敲的原味有声书少;有声书里,言情、仙侠、官场、养生类等休闲题材多,传记、管理、自我成长等严肃题材少;专业主播流水线作业的产品多,精心制作的大咖精品少。在韩焱看来,“音频市场还有很大空间”。

 

在某种程度上,韩焱觉得,自己并没有远离内容。湛庐2/3的时间都在积累自己的资源以及对于内容的鉴别和整合能力,“现在可能是时代给了我们运用更多媒介去展示这种功力的机会”。

 

对于个人职业身份的定义,韩焱坦言,她是一个永远的内容传播者。“只是做的内容发生了改变,内容传播渠道、方式更为丰富而已”。她笑言,“好多民营的品牌,想把自己卖出去,觉得自己都四五十岁了,不想干了,老了,我一点儿都没有这样的感觉。”

 

韩焱觉得她“玩儿”得更开心了,并且“还指望着公司未来有指数级的成长”。 

 

02


采访实录

  

 

Q

出版行业这十几年,变化大吗?

韩焱:单从出版业来看,行业链条并没有发生什么巨大的变化,比如某个环节消失了,或者又进来了一个新的环节。20年前就有网上书店,现在只是规模更大。总的来说,还是从业者的思维变化太慢。即使看到了外来者,传统出版人变革的并不多。但近几年,出版、传媒、教育和培训,甚至更多的行业都在进行融合,这是无可抵挡的现实。之所以湛庐的小伙伴儿们还愿意一块玩,并不是说大家对出版有多么执着,而是我们能通过自己对内容的理解,或者对内容的筛选、呈现,带给社会一些新的东西。 

Q

十年前做畅销书跟现在的难易度一样吗?

韩焱做畅销书的难易度都是那样。所有的畅销书,都可遇不可求。没有一本畅销书是有预谋的,可重复的。我们要做的是追求好内容的不断重现,畅销是其中的一个偶然获得。一个出版人要去呈现思维或思想的多样性。如果只是以畅销书为战略,那就只是一个纯粹的商业企业,跟其他行业没有什么太大区别。

Q

湛庐成立12年,是否在相关领域竖起壁垒?

韩焱我现在觉得哪个行业都谈不上有壁垒。有一种说法叫“外行打劫”,也就是说,很有可能某个时间,从别的行业杀出来一拨人把原来的行业给颠覆了。所以我们从来不把精力放在“防备”上,而是用在发现新的可能性上。到目前为止,虽然我们的发展没有像罗辑思维那么快速,但我们现在挺稳,这点是我喜欢的。一种东西会快长,也许就会快灭。我希望我们做的东西能按照一个正常的生命周期,逐渐成长。只要方向是对的,当然我们会根据变化去做调整,但所谓的颠覆、迭代,这种快速革命,可能不在我们的文化里面,我们更强调自然流动的过程。 

Q

湛庐教育对整个湛庐文化意味着什么?

韩焱我们现在所有的出版物,像纸书、电子书,依然在原来的湛庐图书部分,其他产品都放在湛庐教育里。湛庐阅读APP是湛庐教育的一个产品。现在这个平台包括有声书,以及跟书相关的各种阅读服务,包括泛读、精读、通读,甚至我们现在又推出了跟书结合的小书僮,比如《先发影响力》这本书,翻每一章,会在它的切口处看到一个小书僮标识。扫描二维码,可以在我们的平台上听到语音,或者有关这本书的其他故事和延伸。这就相当于以前我们的书里总有页下注,传统的操作手法是放在书中作为“彩蛋”,现在我们用语音的方式呈现出来。

Q

小书僮的录音您亲自上阵?

韩焱最近一期的小书僮是我做的,因为是第一次尝试。未来我们的导读师会找很多相关领域的“大咖”。比如周涛会为某个大数据的书从他的角度进行导读,会很有意思。此外,我们也会绕开书做一些尝试,比如做通识课,就会跳脱某本书,针对某个领域或话题做深度解读。我们做了一期“有品质的生老病死”,其实就是在讲生死观,衰老观。唯一跟书相关的是推荐了阅读书目。另外,在喜马拉雅上我们会做“韩焱的影响力实战课”,那个节目也不局限于湛庐出版的“影响力”的书。

Q

开发音频产品是否跟书完全不同?

韩焱是一个全新的探索。实际上我们通过做出版,已经网罗了非常多的专家。其次,湛庐也聚集了一批自己的“粉丝”。这批消费者有自己的画像。我们会根据用户的喜好,他们更愿意看什么,他们更喜欢哪些人,做出判断。这样的结合会产生新的选题。这个过程和做书有些像,只不过呈现出来的不是书。比如孙老师写一本《拿单路上的加油站》,他需要更多的逻辑构建,还要把它变成书面文字,创作时间也许会很长,不可控。我们的编辑过程还要经历三审三校,然后印刷出来,再去发行。而音频产品是另一种形式的内容集结、发行和呈现。目前湛庐阅读的内容构建,更多的是现在湛庐可调用的资源。至于说我们怎么去挑选内容,筛选内容,其实我们已经有一套自己的想法,它贯穿在我们所有的内容构建中,不管是纸质图书,还是构建其他学习产品,思路是一样的,但是不排除未来我们会做的更宽广,因为这样阅读的平台,那就不局限于湛庐要去出的书了。包括我们做精读班,在做书的时候有一些原因,你可能没有买到一些书的版权,没缘分跟一些作者合作,但是如果我们去精读某本书,或者通读某个领域的书,就不会受到这个限制。这意味着,同样一个事情,可以有更大的内容扩展空间。 

Q

音频产品怎样品控?

韩焱音频产品前端对内容进行筛选和构建跟书的操作没有太大差别,只不过品控和书不在同一个地方。同样都需要拟大纲,现在不同的是,我们会安排人员进行录制,以前更多的是编辑去整理文稿,现在需要编辑去听声音呈现。有时候是老师自己讲,有时候我们找声优来读。这样一来,我们对声音的控制难度和品质要求都不同。声音表现是另一门学问。除了我们自己做音频产品,也在跟其他平台,比如喜马拉雅合作,我们就能了解他们的控制点在什么地方。


Q

做了声音产品对阅读是否有新的理解?

韩焱原来我觉得阅读挺线性的,其实跟声音的摄入相比,读书反倒不那么线性了。比如一个成熟的阅读者,不会一字一句阅读,可以瞬间摄入好多信息,也可以跳读。声音是纯线性的。比如,我现在不说出下一个字,你就不知道我要说什么。虽然音频条在那儿,但不能乱跳,因为你不知道会错过什么。拿通识课的音频文案来说,我们实际上在试图遵循几个规律。其一,必须能快速抓住听众注意力,另外,不能有太多高认知负担的词。如果太抽象了,概念太多,听众完全没法被吸引。所以某些作者独具特色的语言,都需要做适当的调整,比如该什么时候切入话题,要用多长的句子。辅句和倒装句在文章里显得“很牛”的句子,在音频里呈现效果也许并不好;在文字上看起来啰嗦的地方,在语音上是行得通的。另外,录到什么时候需要回头总结一下,都需要通过产品去实践和摸索。 

Q

为什么湛庐阅读APP选择做音频产品而不是视频或其他?

韩焱湛庐阅读APP虽然它现在以声音产品切入,但这只是一个起点。可以确定的是,它不会变成像喜马拉雅那样的声音平台。喜马拉雅都那么大了,我再往上追,没有任何意义,包括罗辑思维,也是用声音来展现内容。我们也会结合我对阅读的理解和研究来做。


从我们的基因来讲,肯定跟阅读是分不开的。我们把阅读定义为一种终身学习的方式。前段时间,有个说法“读书量计划是一种懒惰的勤奋”很流行,我觉得里面有很多谬论。实际上,我们在做的事情是通过阅读更好地帮助人们完成自己的学习,甚至是一些认知的改变。


根据脑科学的神经研究,每个人的大脑有一个负责创意的区域叫左枕颞区。不管是哪个文化哪个语言的人,在阅读的时候,这个地方都是亮的(文盲做测试的时候是不亮的)。这个理论实际上是在说,我们可以通过阅读去塑造一个新的神经回路。神经元被不断激活后,它的作用是多方面的,而不必纠结于所谓的“读过那么多书,记不住等于白读”的理论。阅读回路一旦塑造起来,创意也会增加。

 

Q

湛庐图书和声音产品怎么转化?

韩焱湛庐现在尝试在每一本书里安插一个“小书僮”,还包括我们正在做精读班。对于选择我们图书的人群来说,其实已经是一个窄众。在这个人群里,进一步产生对声音产品感兴趣的人,这个转化率是比较高的。目前,这样的转化接口还没有在所有的书中全面展开,声音产品也没有足够多。之所以要筹建自己的平台,一则我们不希望像图书那样,受制于渠道,同时,目前的声音平台还不够成熟,在分发上我们会比较谨慎。


往期回顾


 


 

 


Copyright © 武汉丝绸服装鉴定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