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丝绸服装鉴定社区

天阳传之苍穹令

精彩生活有你也有我2018-08-17 15:22:41


第一章 玉体横陈

楔子

传说,当沉睡了一万八千年的盘古大神醒来时,看见身周一片混沌,觉得很不爽,于是就用巨斧劈开天地。随后盘古大神左眼化成太阳,右眼化成月亮,头发和胡须化成天空的星星。而盘古的身体和四肢就化为大地上的五块大陆,哦,错了,是六块大陆,因为盘古大神那巨大的分身,在离开天神身体时,赫然坚挺,如摆脱樊笼的巨龙,一头扎进浩瀚的大海,远离其余五大陆,在万里浩淼中自化成一个天地。

后来这片大陆,被生活在上的人们尊称为"天阳大陆",意思就是天神的分身所化而成的陆地。此时距盘古大神开天辟地已经不知道过了几千几万年,天阳大陆有三个最大的国家:大陆中部的青炎帝国、大陆东南部的大成帝国、大陆北面的山北帝国。这三大帝国瓜分了大陆百分之八十的土地,呈三足鼎立之势。

在大陆的西北部,有一个西威联盟,是由大大小小十几个国家和部落组成的联盟,勉强算是二流国家。大陆的西南面,由于山高林密,遍布沼泽,怪兽出没,毒瘴四漫,等闲人无法进入,所以一些小国得以生存下来,没有被大帝国吞并。

天阳纪年四八二七年,大陆上空紫睛星陨落,引起大陆各帝室的惊恐。在天阳大陆各个帝君的家族中,世代相传着一个神秘的预言,那就是,当紫睛星陨落的时候,就是大陆各个帝国覆灭的开始。

各大帝国政局开始动荡,隐藏在帝国之后的神秘宗派也浮出水面,参与到世俗权力的争夺中。

一群少年被卷入乱世风云中,他们的生活纵情肆意,信奉短短人生,酒要醇酒、剑要名器,就算为女人争风吃醋,也要争个倾城绝色。

野心家的阴谋,权势者的征伐……,血与火的争斗由青炎开始,逐渐席卷整片天阳大陆。

第一章玉体横陈

位于天阳大陆中部的卡塔戈壁是大陆第三大戈壁。整片戈壁绵延近千里,呈"之"字形横亘在青炎帝国的东北部。这是青炎帝国最荒凉的所在,除了偶然有为了赶时间而冒险穿越这片戈壁的的商队,其余时候不见人烟。

骄阳似火,午后的戈壁荒滩反射着阳光,呈现刺眼的白。间或有蝎子或者蜥蜴从沙地上爬过,随即就消失在碎石砾中。

一匹黑马和一匹黄马前后飞驰而来,前面黑马上的骑者身穿黑衣,头戴斗笠。黑马已经跑得大汗淋漓,但是骑在马上的黑衣人毫不怜惜身下坐骑,犹自扬鞭狂抽马臀。紧跟其后的黄马上坐着一个身穿淡绿衣衫的女子,头脸都被面纱蒙住,飞舞的衫裙贴在身上,随着马蹄的颠簸,曲线波动。

前方出现一片稀疏的小树林,两匹马速度不减,径直往树林里冲去。

刚到树林边,黑衣人和绿衣女子忽然觉得眼前一暗。前方的树林变得模糊,若隐若现的雾气从树林里飘浮过来,慢慢将黑衣骑者和绿衣女子裹在了中间。从雾气中往上看去,天上的太阳燃烧着冷冷的黑焰,天空翻滚着无尽的灰色云雾。

可是雾中的景象更让黑衣骑者惊骇,他大喝一声,用力勒住马缰。

黑马长嘶一声,人立起来。马蹄前,俯卧着一个赤裸的女人,乌黑的长发遮盖住脸颊。马蹄再落下时,堪堪擦着她的肩膀而过!黑衣骑者身后的女子反应极快,马头一转,原地打了个转,停住了脚步。

"哥哥,怎么了?"那女子声音极其清脆,听声音,不过十五六岁年纪。

黑衣骑者怔在那里,对妹妹的话听而不闻。

只见在那薄如轻纱的雾气中,裹挟着十七八个赤裸的女人。她们有些俯卧,有些仰天倒着,还有些半蜷半曲。她们都随着雾气在慢慢飘动,透过薄雾,能看到她们洁白的皮肤上有黑色火焰状的花纹。

有的女人身上有一朵黑焰,有的女人身上有两朵,最多的一个人身上有三朵。白的肌肤,黑的火焰,飘动的身体,在薄薄的雾气中有一种惊心动魄的魅惑。

似乎感觉到了黑衣骑者的目光,这些女人的身体开始轻轻扭动起来,使得肌肤上的黑色火焰如在跳动,灼烧着黑衣人的眼睛,他忍不住舔了舔嘴唇,只觉得喉咙里已经开始着火……

薄雾中的女人们忽然发出低低的声音,那声音带着无法形容的魅惑,似呻吟、似喘息、痛苦和欢愉交织在一起,让听到的人几乎无法自己。薄雾,女子的声音,皮肤上跳动的黑色火焰,把黑衣骑者体内的欲望千百倍的放大了。

黑衣骑者已经感觉到一股热力从小腹中升起,血液都似开始燃烧。而他身后淡绿衣衫的女子,虽然不为这些女子身体所惑,却已经惊慌失措,不知道如何是好。

黑衣骑者用最后一丝清醒咬破舌尖,一痛之下灵台稍稍清醒,他立刻闭上眼睛,不再看前面的那些女人,扭转马头,就要从旁边冲出去。

黑马忽然定住。

黑衣骑者睁开眼睛,眼前的一幕让他无法相信。

刚才还以各种固定姿势飘浮在雾中的女人,此时全都动了!那些女人有的飘然跃起,长发在赤裸的胸前飞舞,有的扭动着腰肢,在向他慢慢走来,还有的,居然是伏在地上,以一种奇异的,无法描述的姿势爬动着,慢慢向他的马下滑来。

这些女人边朝他移动,边在喉咙里发出低低的呻吟,看向黑衣骑者的眼睛中有黑焰在跳动,灼烧着黑衣人的神识。

黑衣骑者心说不好,他想拨转马头,可是刚才那个差点被马蹄踩到的女人,此刻已经斜靠在黑马的前腿上,一双纤手按在黑马的脖子上,这黑马就如被点了穴道一样定住。她深深的乳沟中,有一簇黑焰开始跳动。黑马的鼻息喷在了女人高耸的胸上。

黑衣人在马上俯下身来,他向那女人伸出颤抖的双手,眼睛已经红的快滴出血来。随着他喉咙里发出野兽一般的低吼声,那女人高耸的Ru房顿时在他的手中被揉成各种奇怪的形状。

"哥哥!"身后绿衣女子的叫声变得极其遥远,黑衣人隐约听见妹妹的声音,却听而不闻,他的双眼目光渐渐迟钝,人就要从马上扑向那个女人。

绿衣女子见势不妙,一剑刺向黑马的臀部。黑马嘶鸣一声,就要带着黑衣人冲向前去。绿衣女子随即又是一剑刺向自己坐骑,两匹马在长嘶声中冲向那些女人。

"哈哈哈"就在此时,一阵粗鲁的笑声响起,在树林中,飞出两片旋转着的圆形钢片,边缘闪耀着有若实质的黑色光芒,在薄雾中带着死亡的气息。

那两片圆形钢片掠过马头,一个回旋,又回到了薄雾深处。只听得两声嘶鸣刚刚发出,就戛然而止,两颗马头翻滚着落在地上,一路喷洒着的血沫冒着热气,给灰白色的沙砾上添上两行夺目的艳丽。

马血喷向那些女人,这些赤裸的女人不躲不闪,任凭那散发着腥味的血落在脸上,落在丰满柔软的胸脯上,落在纤细的腰肢上,落在浑圆的臀上……

只见那如雪的肌肤上,刹那间绽放出朵朵红梅。黑的火焰,红的梅花,洁白的肌肤,构成了一幅诡异艳丽的图画。

一个看上去不过十六岁左右,才略略发育的少女,用指尖滑过胸脯上的梅花,随即把纤细的手指放进嘴里吮吸起来,她苍白的脸庞开始慢慢泛起红晕。

另外一个二十出头,丰腴的简直有些不像话的女人,则一边用舌尖慢慢舔着嘴唇上的梅花,一边扭动着腰肢向黑衣骑者的方向走来。高耸的胸脯随着她的走动在抖动,梅花沿着蓓蕾滑落,一滴一滴溅落到她脚下,步步生梅。

绿衣女子见势不妙,已在马倒下的一瞬间,整个人跃起,飞出一丈开外,轻轻落地。而那黑衣人,则直接从马背上滚落下来。他呆滞的眼光停留在女人的身体上,刚一落地,喉咙里响起如野兽般的低吼声,整个人已经扑到了最近的女人身体上。

在黑衣人的抓咬啃摸下,那如冰雪一般洁白的肌肤布满了触目惊心的血痕。绿衣女子无计可施,她只能紧紧闭上眼睛,不去看哥哥如野兽一样的举动。

雾的深处,又有粗野的笑声响起,绿衣女子再次睁开眼睛,却惊恐的发现,随着那笑声,哥哥和那个女子赤裸缠绕的躯体慢慢升起,飞到了半空中。淡淡的黑气从哥哥的身体上散发出来,他在疯狂的蹂躏那女子,可是他的身体,却不断冒着黑色的雾气。而且随着黑气的散出,黑衣人的身体开始慢慢萎缩,皮肤下的血肉似乎正在不断的被抽离,转眼间,就变成了一副被皮肤包着的骨架。从他身体中散出的黑气在薄雾中形成一缕黑色,慢慢绕在那个女人白皙修长的脖颈上,就像围了一条黑色的丝巾。

而那一副包裹着皮肤的骷髅,还犹自在那女人的身体上蠕动着……

"哥哥!"绿衣女子惊叫着,她想哭,想叫,想吐,但是此时,她只觉得浑身没有一点力气,无法动弹。

那些女人的目光转向绿衣女子,雾气中,每个女人都在动,她们低低地呻吟着。她们扭动的身体、发出的声音、散发的体香、燃烧着黑焰的眼眸和肌肤组合在一起,在这薄雾中,形成了一个奇异的空间。

绿衣女子此时发现,在这个空间里的空气竟然开始波动起来,光线开始扭曲。那些女子的魅惑虽然无法搅动她心中的欲望,可是却让她感觉自己身体经络中的真气开始不受控制的波动起来,似乎随时都要冲破身体喷涌而出!

绿衣女子手中的长剑已经顶在距离她最近的女人的双乳之间,她的手上却使不出一丝力气。每次她想运转体内真气的时候,就觉得真气如脱闸的洪水,从四肢百骸中喷泄而出。而她竟然会忍不住想沉溺在这种喷涌的感觉中!

"哈哈哈,哈哈哈。"这个时候,那阵粗鲁的笑声再次传来,空气中隐约有鞭声响起。听到鞭声,这些女人的身体一顿,停下了脚步,喉咙里面的低吟也停住了。她们此时如泥雕木塑一样,凝固在那里。而她们脸上的表情变得又是恐惧,又是渴望,还带着一丝说不出的娇羞。她们身上的黑色火焰似乎开始在她们的灵魂里燃烧起来。

绿衣女子只觉得身体的压力一松,阵法对她体内真气的牵制停了下来。她的目光,望向薄雾的深处,一个若隐若现的人影带着灰色的,浓重的几乎化不开的雾气像幽灵一般,正慢慢向她飘近……

第二章 九焰焚心

一个粗壮的男人从雾气中走来,灰色的雾气浓浓淡淡绕在他的身周,他上身赤裸,褐色的肌肉虬结,腰间围了一圈狼皮,黑色的胸毛从小腹一直延伸到胸上,满头乱发根根竖起,狼一样的双眼盯着绿衣女子,眼眸中有黑色的火焰跳动,散发着炼狱般的光芒。

就在那些女子停止了一切动作后,绿衣少女只觉得身体一轻,那种真气喷涌而出的感觉刹那间消散。

可是看到这个雾气中走来的男人,绿衣女子的心一下就凉了,她身体微微颤抖起来:"你,你就是魔狼?仲井真手下四大高手之一?"

"紫珂,你和你哥哥好大的胆子,偷了城主的东西,还想逃回朔州?嘎嘎,现在你哥哥已经死了。你乖乖的把密信交出来,不然老子先奸后杀!"

叫紫珂的女子脸上的面纱抖动着,却无法看清楚面纱下的表情。

此时,那犹自缠绕在半空中的身体跌落下来,干枯的骷髅落在地上,顿时散成一堆骨架。那个脖子上缠绕着一条黑气的女人在雾气中慢慢向魔狼飘去。

魔狼左手把玩着一根鞭子,右手握着一根一尺来长的铁棒,黑漆漆的铁棒不时有亮光闪耀。那个女人在魔狼的面前停了下来,双臂张开呈"一"字形,那条黑气开始慢慢动起来,绕过她纤细柔嫩的胳膊,在她胸前交叉,绕到背后,胸前嫣红的两点在黑气的缠绕中挺立着。分开的双腿被黑气缠绕,整个人仿佛被那条黑色气体绑缚在一个无形的十字架上。

魔狼的铁棒搭在女子额头泥丸穴上,霎时间,若有若无的黑色火焰在女子身周腾起,女子如在黑色炼狱之火中被灼烧。她红唇半张,眼睛微闭,娇美的面容上又是渴望,又是痛苦,身体不时随着铁棒微微晃动。

黑气从女子洁白的肌肤上慢慢渗进去,就像水流渗入到干涸的沙漠中,了无痕迹,随后,从那女子额头泥丸穴中,有黑色亮光闪动,慢慢吸入到了铁棒中。铁棒霎时光焰腾起,紫珂的双眼都被刺痛,她忍不住眨了下眼睛。

光焰慢慢熄灭,而魔狼握着铁棒的右手背上黑色亮光一现又消失。魔狼双眸中的黑焰扩大随即又缩小,只是那黑色却更加深了一分。

紫珂看着眼前的一切,她的心中一片冰凉。关于魔狼的资料浮现在她的脑海中:魔狼——九原城主仲井真手下四大高手排名第四,擅长"九焰焚心大阵",借助大阵吸取真阳,再淬炼成为自身所用的黑火真元,来提升修为。

九焰焚心阵是天阳大陆上最邪恶的阵法之一。这种阵法先将特别的灵符淬炼进女人的身体,和女人神识融为一体,来激发女人身体中的情欲能量。然后通过魔狼神识控制的心雾将这股能量放大,引发男人体中的真阳之火,使得男人被烈火焚身一般的欲望左右,最终体内真阳被九焰焚魂阵彻底汲取殆尽,血肉抽离,至死方休。

据说九焰焚心阵所用的女人,身体上的黑色火焰数量越多,则魅惑越强。这些所用的女人在被灵符试炼的时候,身上的情欲能量会化为黑色火焰烙印在肌肤上。如果通不过烙印,也就是说,一朵黑焰都无法出现,那么这个女人在淬炼的过程中就会痛苦的死去。

紫珂此时注意到这次魔狼所驱动的九焰焚心阵中的女人大多数只有一朵黑焰,做为阵眼的那个女人身上烙印着三朵黑焰。那么现在这个魔阵其实只达到第三层的水平罢了。不过第三层的九焰焚魂阵,就让自己已经有八级前期修为的哥哥无丝毫抵抗之力。

传说如果有九朵黑焰的女人充当阵眼,那么整个大阵发动起来,就算神佛,都要沦陷其中,无力自拔。

什么样的女人,会被试炼出九朵黑色火焰?就在生死须臾间,紫珂的脑海中忽然浮起了这么一个古怪的念头。

"怎么样?紫珂,想好了就乖乖的听话。不然,你马上就会知道什么叫做生不如死了,九焰焚心,灵符噬魂的滋味,嘿嘿,想必你也听说过了。"魔狼嘿嘿冷笑。

灵符噬魂,就是像那些女子一样,被灵符试炼,让身体上永远烙上黑色的火焰,成为魔狼九焰焚心大阵中的工具。

此时,紫珂绿色的衣服已经湿透了,薄薄的衣衫贴在身上,曲线玲珑。他们兄妹俩从九原城中一路狂奔,两天一夜未曾休息。还要不断同追上来的九原城主仲井真的亲兵厮杀。此时再亲眼目睹哥哥的死,紫珂只觉得从心里到身体都像被成百上千支毒箭刺穿,痛到快要麻木。

哥哥死了,但是她必须要活着,因为她还要完成哥哥肩上担负的任务,否则哥哥的死就毫无价值!

紫珂拔出腰间的长剑,汗湿的双手握紧剑鞘,剑尖指向魔狼。

她闭目,深深吸气,宁静心神,神识操控体内真气流转,将经络肌肉中的真气全部激发出来,衣衫上腾起雾气,汗水转瞬蒸发干净,随后衣服无风自动,那是紫珂真气运转,身周的空气受到激荡。

握在紫珂手中的宝剑,剑身上隐约有红色的光芒闪耀,剑尖上赫然有一寸多长的剑芒吞吐。

"不错,想不到你小小年纪,修为居然已经到了七级前期。可惜,在我面前,你就算再高个三级,也只能乖乖求饶。"魔狼嘎嘎一笑。

紫珂灵觉延展出去,已经察觉到魔狼的修为至少到了十级中期,她的灵觉中清清楚楚感应到魔狼那强大的气场中,两簇黑色火焰在气场中燃烧。

这种感觉,不是看到,而是一种感应。是修行人在六感之外,通过修炼将第七感——灵觉提升到极强的程度。常人都会有这种灵觉,但是没有经过修炼,对这种灵觉只是处于一种不自觉的状态,比如有的时候,如果有人盯着你的背后看,那么灵觉天生突出的人,就能感知到自己被人盯着。

而气场,也是修行人特有的一种力场,修行武技的人将身体从外界汲取的元气通过各种方式进行淬炼,来强化甚至改变自己的肌肉经络,进而提升身体的速度、力量、柔韧甚至抗击打能力。这种元气和身体融为一体,那么身体就会向外发散出一种无形的能量,引起空间的波动,在身周形成气场。这种气场普通人肉眼无法看到,修行人的灵觉则可感知。

猛然间,那两簇黑色火焰暴涨,紫珂只觉得灵魂如被焚烧,痛的几乎尖叫出来。

通常,除非修为高的人愿意放开气场让别人的灵觉进入,否则修为低的人是无法用灵觉察看修为高的人的气场状况,即使进入,那么修为高的人完全可以给潜入自己气场中的灵觉吃点苦头。

当然,修为高的人想要察看修为低的人的气场,虽然相对容易些,不过也要非常谨慎,毕竟,陌生的气场,会隐藏着什么,谁也无法料知。

气场,就像一个修行人的房子,别人若要进入陌生人的房子,总是有风险。即使敞开大门,但是有进无出也不是不可能。

紫珂意识到,刚才她的灵觉只所以那么容易就进入魔狼的气场,那是因为魔狼根本就不把她的探察放在心上。

紫珂已经算是练武的奇才,所以才能在这样的年纪修为达到七级前期。七级前期和十级中期,虽然只差三级,可是大部分人,在七级以后,甚至需要十年或者更多的时间,才能将自己的修为,从前期提升到中期。修习武技,越到后面越难突破。

在十级中期的魔狼面前,紫珂的攻击,就像三岁的小孩子试图攻击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年一样徒劳。

紫珂咬了咬牙,将手中的宝剑向魔狼掷去,宝剑的剑身上淡淡的红芒闪耀,在空气的摩擦中发出啸叫声,刺向魔狼的胸口。

魔狼似乎一点都不在意紫珂的举动,他只是用那双燃烧着炼狱黑焰的眼睛看着紫珂,而紫珂,就在掷出宝剑的瞬间,人已经向外疾掠……

第三章 野猪救美

就在紫珂疾掠出去的瞬间,那挟着红芒的宝剑已经逼近魔狼身前。魔狼双眼中的黑焰蓦然腾起,他右手的铁棒抬起,铁棒上猛然暴涨出两米多长的锋芒,迎向那宝剑。宝剑在黑芒中节节碎落。

紫珂转身狂奔,就在转身的一瞬间,她的眼睛最后瞥了一眼那散碎在地上的骷髅,眼泪打湿了面纱。心中只有一个念头"逃出去,一定要逃出去!"

紫珂再没有回头,她只有逃出去,才能给哥哥报仇!勇敢的活下去,才是对哥哥最好的交代!

魔狼手中的鞭子像毒蛇一样飞出,缠住了紫珂的纤腰。魔狼的笑声就像在紫珂的耳边响起来。

紫珂咬牙、没有回头,反手一刀斩向那根鞭子。

鞭子忽然收回,同时撕掉了紫珂身上的一片衣服!紫珂感觉到腰间一松,随后背上一凉,她的后背已经有三分之一的肌肤露了出来。她没有理会,继续往前奔去。鞭子再次追上她的身体,这次是缠住了她的左臂,哗啦一声,左臂的整个袖子被鞭子扯掉。紫珂依旧没有回头,她继续往前奔跑,用尽所有的力气。

奔跑!风在耳边呼啸,泪从脸颊滴落,就算是死路一条,也要奔跑到最后一口气才能倒下!

魔狼手中的鞭子,每一次挥出,都会带下紫珂的一片衣服。转眼间,紫珂的衣服已经无法遮住她的身体了。修习武技的少女,身体曲线格外的匀称,修长有力的双腿,紧致的腰身,结实的胸部都在奔跑中散发出无尽的活力。

茫茫戈壁,骄阳似火,近乎全身赤裸的少女在鞭子的追逐下竭力奔跑……

魔狼在紫珂的身后发出刺耳的笑声。他很享受这种戏弄猎物的感觉,越是拼命逃窜的猎物,越能激起他的欲望,直到紫珂身上最后一片布片也被鞭子扯下的时候,魔狼的鞭子缠住了紫珂的脖子。

紫珂停下了奔跑的脚步。她慢慢转过身,面对着一丈外的魔狼。此时,她浑身已经赤裸,蜜糖色的肌肤上布满汗珠,只有那块面纱还遮着她的容颜。她就这样站立在魔狼的面前,一动不动。

魔狼上下打量着紫珂,嘴里啧啧有声:"紫珂,你很有潜质,如果经过我悉心调教,你的身体很有可能试炼出五朵黑焰!五朵啊,我的女人中,被噬魂灵符试炼出来,还只有一个能有四朵魔焰烙印。如果我的九焰焚心阵能有一个五朵黑焰的女人做为阵眼,那阵法就可以发挥到第五层的威力,哈哈,就算十四级的高手都要被我的大阵榨干真阳!"

面纱下看不到紫珂的神情,但是她的身体却是微微有些发抖。

"你哥哥已经死了,你一个小姑娘,难道还想在我魔狼面前玩出什么花招吗?乖乖地交出密信,大爷我会好好疼你的。"魔狼眼中黑焰再次腾起。

紫珂忽然对魔狼说:"我想去看哥哥最后一眼。"

"好!"

紫珂跪在哥哥已经散落成骨架的身体边,慢慢捡起每一根骨头,将这些骨头堆在一起。骨头的边上,跌落着一个玄铁扳指,这是哥哥平时练习弓箭的时候扣弓弦用的。紫珂取下玄铁扳指,她纤细的手指套不住扳指,最后还是带在大拇指上才套紧。

魔狼站在一边很有耐心地看着紫珂的动作。

紫珂从头发上拔出一根金簪,簪子上面镶嵌着一块火红色,手指肚大小的晶石。紫珂手中真气激荡,晶石在这堆骨头上方缓缓旋转,一道红色的火焰从晶石中射出,绕着这堆骨头开始燃烧起来。

紫珂用自身真气激发晶石中的南明离火,将这堆骨头烧得干干净净,竟然一丝灰尘都没留下。紫珂慢慢把金簪插回头上,一滴泪无声无息滴落在沙砾中,转眼就没了痕迹。

"南离火晶果然名不虚传,不愧是上品晶石。女人修炼火属性真气的极少。不错,很不错,你真是天生就是为我炼阵所用。"魔狼把自己一生的精力都用来研究九焰焚心大阵,奈何此阵对女子本身的禀赋要求极高。他的噬魂灵符就是他凝结黑焰中的能量在符纸上写成,蕴含很强的火元力,女人身体先天阴气重,所以很难通过噬魂灵符的试炼。而修炼火属性真气的女子极少,除非天赋异禀,否则寻常女子很难将从外界汲取的元力淬炼成火属性的真气。

拥有火属性真气的女子,能够最大程度地汲取黑焰的能量,正是魔狼的九焰焚心大阵最需要的。

魔狼此时得到紫珂,真是如获至宝,想到能把紫珂身体炼制出五朵甚至可能六朵黑焰,自己大阵的威力增强两层,那么自己在四大高手中的排名至少升上一级,没准能排到第二也可以。到时什么狐姬、云鹤都要靠边站,甚至连老大烈豹没准都要对自己另眼相待几分。仲井真城主也会更加倚重自己。

魔狼心里越想越喜欢,对紫珂的色心竟然都消退了几分。

紫珂站起身,面对着魔狼。紫珂此时已经全身赤裸,只有一袭面纱遮盖住面容,但是她所有的举动都从容不迫,就像一个盛装出行的大家闺秀。

魔狼举起手里的铁棒,沿着紫珂的双腿慢慢往上移动,滑向她并的紧紧的双腿之间,停顿了一下,铁棒顶端似乎燃烧起黑色的火焰。紫珂依旧一动不动。铁棒继续向上,划过平坦的小腹,在浑圆的肚脐上轻轻一点。再向上,是隆起的山丘,如果说有什么不够完美的地方,那就是还不算太大,可是那柔媚的曲线,任何人也无法再有什么挑剔。小山丘上有两点嫣红,在微风中悄然地成长起来。铁棒再向上,滑过她精巧的锁骨。铁棒滑过的地方,一道浅浅的血痕在肌肤上若隐若现。

魔狼的铁棒缓缓撩起了面纱,面纱下,绝美的面容让见惯美色的魔狼都怔住了。就在魔狼呆住的一瞬间,紫珂的手指倏然向魔狼的左眼刺去,指尖上有红芒爆出,快若闪电。

失神的魔狼竟然在红芒快到眼前时候才反应过来,他此时已经来不及招架,只能一个后跃,狼狈地退出一丈开外。

紫珂逼退魔狼以后,忽然手指回转,红芒就往自己的脖子刺去。眼看她的咽喉就要被洞穿,一个纤细赤裸的身体飞向紫珂,魔狼随手抓起身边的一个少女,砸向紫珂的手臂。

紫珂手臂一转,指尖上的红芒斜斜滑过脖子,激射到地上,顿时沙砾四飞。而那少女也重重落在了紫珂的脚下。

"如果让你就这么死了,我还叫魔狼吗?"魔狼狞笑着,此时紫珂脸上的面纱已经放下,但是那绝美的容颜却让魔狼欲火焚身。这么美丽的少女,他怎么能放过呢?

魔狼一步一步地走向紫珂,他全身真气暴涨,在魔狼强大气场的压制下,紫珂感觉自己的身体就像陷入到一团胶质中,动也不能动一下。她闭上眼睛,不去看魔狼那双闪动着黑焰的双眸。直到感觉魔狼的双手已经按在了自己的肩膀上,紫珂终于忍不住尖叫起来。

就在这个时候,一声短促的口哨声从不远处响起,一头亮着獠牙的野猪不知道从哪里窜了出来,冲向魔狼。

这野猪的个头比寻常野猪大了一倍不止,乌黑的鬓毛根根竖起,亮着的两根獠牙闪着光。而且最奇特的是,这野猪的头上,竟然被人用白色颜料写了三个字:这是猪。

魔狼被这头野猪分神,全身劲力一松,紫珂周身的威压顿时消除,她跌倒在地上。

只见那野猪发了疯一般,冲过挡在它前方的那些女人,直奔向魔狼。瞬间工夫就撞翻了三四个女人,野猪的獠牙一戳一挑,被它撞翻的女人身上就是一个血洞。野猪可不懂什么怜香惜玉,只是由着自己的性子来。

魔狼第一反应就是立刻发动九焰焚心大阵,灰色的雾气带着女人飘荡起来,此时,进入阵中的男人,就会如陷身在没顶的泥淖中。

可是魔狼忘了,此时闯入阵中的,并不是男人。

九焰焚心大阵对男人有效果,但是对一头野猪,大概是没什么用处,即使这是头公猪,也丝毫不起作用。那野猪依然左突右冲。

魔狼眼见他精心试炼出来的这些女人,被野猪伤的七七八八,灰色的心雾本是由魔狼的灵觉控制,也已经因为阵法的零乱慢慢散去。魔狼收回灵觉,心雾慢慢凝结,收回到铁棒中,可是这么一来,魔狼的真气却损耗了不少。

魔狼一声怒吼,眼中黑焰再次腾起。他鞭子挥向野猪,鞭稍灌注劲力,绷的笔直,就要先把野猪的双眼给剜出来以泄心中之愤……

第四章 天地飞鹰

这只野猪速度极快,斜地里一个冲刺,竟然避开了魔狼的那一鞭。

魔狼一惊!这野猪分明是经过高手的训练,否则以他刚才那一鞭的速度,灌注的劲力,就是一个七级修为的高手都难以避开。他的鞭子加快了速度,在空气中激起阵阵尖啸声。

野猪速度极快,它绕着圈子,竟然以那些女人为盾牌,时不时躲在女人的身后,让魔狼的鞭子来不及收回,重重打在了女人身上。

魔狼手里的鞭子,驯服过猛禽妖兽,却是第一次,对一头野猪无可奈何。当然,以魔狼十级中期的功力,也不至于对付不了这头野猪。

但是,魔狼不敢把全部功力都用来对付这头野猪。让一个十级中期修为的高手全力以赴去对付一头野猪,这实在是太伤自尊了。而且,魔狼需要保持着足够的准备,来应对野猪背后的主人。

那个人,才是魔狼忌惮的。此时,"九焰焚心大阵"已破,相当于削减了魔狼最重要的一个攻击手段。而且,适合炼制这阵势的女人本来就不多,此时被那野猪伤了好几个,已经无法再用于九焰焚心大阵。魔狼要再次发动此阵,至少要补齐所缺的女人。这才是最让魔狼头疼的地方。魔狼已经气的七窍生烟。

他的九焰焚心大阵困死过十二级的高手,却被一头野猪给破坏了!

野猪已经跑到魔狼鞭子范围外,只见它站定脚步,乌黑的豆眼朝魔狼左看看,右看看。

魔狼只觉得头皮一阵发麻,不知道为啥,他突然有一种感觉,眼前这只野猪眼睛里散发着不怀好意的目光。

就在这个时候,又一声短促的口哨声响起,野猪忽然嚎叫了一声,朝魔狼闪电般的冲过来,准确的说,野猪是正对准魔狼的裤裆直撞过去……

魔狼冷哼了一声:"找死!"右手的铁棒腾起黑色的焰芒,对着野猪冲撞来的方向,狠狠劈下,就要把野猪劈成两半。

只是魔狼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这野猪居然在刚刚要被铁棒焰芒碰到的瞬间,猛地趴在地上,打了个滚!魔狼的铁棒带着黑色焰芒在野猪身边的地上劈开了一条深深的裂缝。

而那只野猪已经翻身跳起,跑到一棵大树下面。野猪两腿搭在树干上,猪头向着树冠的方向高高抬起。

野猪要上树!

"给你说过多少次了,小黑,不是我不想教你爬树,你都试了九十八次了,摔了九十八次,你就死心吧,这辈子你真的是很难学会爬树的。要不,下辈子你投胎变成猴子吧。"一个懒洋洋的声音在树冠上响起,听起来,应该是在数落那头野猪。

野猪等那声音说完,嚎叫起来,似乎在回应着说话的人。嚎叫声中明显带着抗议之情。

"好了好了,别叫了。虽然行为不可理喻,但是看在你精神可嘉的份上,下次再教你爬一次树吧,今天没空。"一个少年从树上跳下来,安抚似的摸了摸野猪的头。野猪停止了嚎叫,一边亲热的用身体蹭着少年的裤腿,一边用长长的鼻子拱来拱去,姿态模样堪比一只宠物犬。

少年不再理会腿边的野猪,先是举起手臂伸了个懒腰,随后又长长的打了个哈欠。他看上去不过十七八岁年纪,满头黑发在脑后随随便便打了个结,脸上一副懒洋洋的神态,眼睛很大,朦朦胧胧的好像还没睡醒。他的衣服又脏又破,左边的大脚趾都从鞋子前面裂开的缝里伸了出来,但还是可以看出,衣服和鞋子都是上品的质料,做工极其讲究。

魔狼上下打量了下这个少年,喝问:"你是什么人?"只是魔狼的语气里面忽然少了那种凶残,却更多了一些蛮横。他的眼睛上上下下的打量着那少年,那眼神,就好像在看一个赤裸的女人。

少年对魔狼视而不见,听而不闻,只是有些色迷迷地看着那些女人,嘴里啧啧称赞:"好多美人儿,这么多的美人儿,还都不穿衣服。难得一见,难得一见。喂,你是她们的主人吗?"他转向魔狼,嘻嘻笑问。

"你很喜欢她们吗?那你来和她们作伴好了。"魔狼看到这少年貌似天真无邪的笑容,心里暗自盘算着。

少年撇撇嘴:"我和这些女人在一起干嘛?女人都很麻烦的,能离远点就远点,要是一不小心被她们缠上,男人就要倒霉了。不过我看你也忒小气了些,连衣服都不给美人们穿。"

魔狼有些哭笑不得,他向来凶残暴虐,但是不知道为什么,看见这惫懒少年,竟然一时连脾气也没了。

紫珂忽然叫道:"你快逃,这魔狼不是好人!"

魔狼一鞭子朝紫珂身上抽去,狞笑着说:"男人说话的时候,女人不要插嘴!"

那鞭子眼看就要在紫珂的背上抽出一条血印,少年一声呼哨,野猪亮着獠牙,冲向魔狼。魔狼早已经有防备,他大喝一声,手里的铁棒带着黑色火焰光芒,竟然向野猪冲来的方向投掷过去。

而魔狼另外一只手里的鞭子依然去势不减,眼看就要落在紫珂的背上。与此同时那铁棒带着啸声,就要把野猪活生生钉死在地上……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少年又是一声短促的呼哨,只听得泼剌一声,随着他的呼哨,从魔狼身后的树林里冲起一只大鹰,这鹰比寻常的鹰足足大了两倍多,一双翅膀张开几乎遮住半个树冠。这鹰刚才立在树上的时候,一动不动,竟然没有人发现它的存在。

此时这大鹰疾若闪电,只看见空中黑影闪动,那大鹰的双翅煽动起来,狂风骤起,半空中树枝纷纷折断。魔狼一个没提防,身形在大鹰带起的疾风中晃了晃。

那鞭梢早已经被狂风吹到一边,掷向野猪的铁棍也失去了准头,野猪身子一转一扭,铁棒挨着它的头飞了出去,插到了地上,只露出一寸不到的长度。

魔狼听到背后的狂风中尖啸声传来,心道不妙,也不回头抵挡,直接撒手扔鞭,身体斜蹿出去。那大鹰的双爪坚硬如铁,正抓向魔狼的后脑,只要被鹰爪碰到,魔狼的脑袋就要直接裂成碎片。

魔狼速度极快,那鹰爪没有抓到魔狼的后脑,却把魔狼腰间的狼皮抓了下来。

此时野猪恰好低头拱了过来,光着屁股的魔狼及时从地上又一个翻滚,才保住了自己的命根子。

这一鹰一猪配合默契,让猝不及防的魔狼一时手忙脚乱。

紫珂还在发愣,就感觉到一只手托住自己的身体,随即不知道怎么回事,自己就被扔在了大鹰的背上,紫珂凭本能抱住大鹰的脖子,只感觉周围树木迅速变小,人已经被大鹰带着飞到了半空中。

魔狼见紫珂被少年送到了鹰背上,当下心中焦急,他奉命截取密信,那封信的下落极其重要,无论如何不能让紫珂逃走。此时,他人尚半跪在地上,来不及站起,狂喝一声,一拳已经悬空击向紫珂的身体。此时他用足十级真气,顺着拳势,真气凝练而成的拳影有如实质,重重撞在了紫珂的背上,劲力透胸而过。

紫珂一口鲜血喷出……


继续阅读请点击【阅读原文】                                    
                                   




Copyright © 武汉丝绸服装鉴定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