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丝绸服装鉴定社区

【老歌伴你入眠】你闹够了没有

老歌伴你入眠2018-09-20 07:18:25


正好小萱这会儿闲下来了,接着杨离的话说道:“人死了后我去看过热闹,那叫个惨啊,现在已经修到五楼了,一个是塔吊的钢筋掉下来砸死的,长长的钢筋从胸脯插下来,从后腰部位穿出去,然后把人钉在地面上,血出个不停,人还活着,但被钢筋那样穿着,一点也动不了,别人也没办法救他,医生们赶来也是没有办法。听说叫了消防中队的人过来打算先剪断钢筋,然后再把人抬到医院抢救,那人就象被上了酷刑一样,被钢筋从身体里穿着固定在地面上,当天又正好下着大雨,只见雨水都被他的血染红了。消防中队的人还没赶到,那人就死了。另外一个惨起来和第一个差不多,是个塔吊工人,不知道怎么就从高高的塔吊上摔下来了,好几根钢筋从肚子穿到背上,上不着天下不着地地卡在钢筋上,也还活着,可那钢筋稍一动,他就残叫个不停,等把钢筋锯断放他下来,也早就死了。听说挖地基的时候就不顺,挖出了个石头的棺材,后来不知道咋处理了,镇上的人都议论说那学校新修的楼要出事,这不,五层还没修到,就真的接连出事了。“ 柳烟和邱笑苍听着小萱绘声绘色地讲起工地上的惨事,不由得起了一身鸡皮疙瘩,难以想象那两名工人在临死前不知道承受了多么大的痛苦。杨离见小萱一说起话来就没个完,象八卦婆一样,不满地说:“就你知道的多,现在闲了是不是,回去帮妈做饭去。“ 小萱也觉得刚才说的有点八卦了,不好意思地向邱柳二人笑笑说:“现在也没病人了,走,回去看妈给邱哥做的啥好吃的,我们也正好沾点口福。“ 邱笑苍喝醉了。他平时中午时间是不太喝酒的。到杨姨家后,正好杨艮也在家,还有杨离的叔叔和一个堂弟,几人和邱笑苍拼起了酒。邱笑苍远来是客,虽然平日酒量不错,经不住大家的车轮战,最后喝得话多起来了,罗嗦地叨念起了死去的章尚文和失踪了的李驷兄弟,并说不知道自己还有多少时间可活了,听得一帮人云里雾里。而邱笑苍嘴里不停地嘀咕说驿站有鬼。猫变成的鬼,还有镜子里的鬼。柳烟虽然也喝了两杯酒,还保持着清醒,劝邱笑苍别喝了,舌头变大了的邱笑苍让柳烟少管他,还要继续喝。最后大家见他实在醉得不成样子了,一齐劝他不要再喝了,并让他在杨姨家的床上作息一会儿。邱笑苍坚持说自己没醉,要回旅社,大家经不住邱笑苍的坚持。杨离要送邱笑苍回旅社,酒醉的邱笑苍坚持不让人送。最后柳烟扶着踉踉跄跄的邱笑苍回到了旅社。 回旅社的房间后,邱笑苍说自己头疼,要睡觉,让柳烟回自己的房间,不用管他。柳烟问他喝不喝水,邱笑苍说什么也不用,直催柳烟回房。 柳烟回房间后,总觉得邱笑苍今天有些奇怪。稀里糊涂又喝醉了。虽说今天没什么安排,但目前时常出现诡异情况,他怎么一见酒就不要命啊了呢。柳烟不由得记起邱笑苍在仙源酒醉后被街头被小混混暴揍的情形,无奈地摇摇头。看来这家伙的肚子里是真有酒虫的。在仙源那次,他是情绪低落到极点找醉的。可是今天似乎他没有什么高兴的事情,情绪也还不错,怎么一喝就醉了呢。打开邱笑苍的房间看了两人次,这家伙已经睡了。柳烟闲着没事干,就拿出那本《猫鉴实录》读了起来。柳烟的文言文功底并不好,对历史知识也比较匮乏,所以读起这书来,也只是半懂不懂的。书中说上古时代中土本来没有猫。五胡时代猫作为一种新鲜物种,和“胡天”一道由羯胡传入中土,“胡天“作为古波斯的一种宗教,主张拜火,寻求光明,古称”祅教“。北齐年间,胡天盛行,诸州均设有祅教祭祀”祅正“。而这时候,民间对猫的信仰也同”胡天“一道流行开来。所以北齐灭亡后的几十年间的隋唐时代,民间信奉”猫鬼“的人越来越多。以至于政府不得不出台法令来禁止蓄养猫鬼。猫作为一种灵异的动物,瞳孔多变,传说有九条命。而通过正当的方法来蓄养猫鬼,也的确能够为主人所用。 柳烟正读得入迷,突然听见屋子里有窸窸窣窣的声音,她合上书侧耳细听,又不能确定声音来自哪里。四下打量一下房间,也没发现有能传出声音的东西来。也许是窗外 什么响声吧。柳烟打开书又继续读下去。还没读到一个字,那种声音又响起了,并且这窸窸窣窣的声音让人听起来很不安。柳烟觉得有什么事情要发生,有一种坐立不安的感觉,她不禁起身寻找声音的来源。那声音好象是谁的衣服在地面摩擦的响声,甚至还夹杂着微弱的呼吸声。这些日子来经历了不少怪异事件的柳烟不得不惊惕起来,她侧着耳朵,象狗一样地静听声音的来源,最后,她确定声音来源于墙壁,或者是镜子。 房间入门的过道,卫生间的门口的墙壁上镶着一块大镜子,柳烟觉得那窸窸窣窣的声音就来自于镜子里边。她向镜子里看去,镜子里本来应该映出过道对面的墙壁的,可是她从镜子里看见的是深不见底的黑暗。黑暗的深处,有什么东西在地面蠕动,听到的窸窣声,就是镜子里的东西在地面爬动的声音。“又是镜子制造的幻象!“柳烟轻蔑地想。 好奇使她不得不盯着镜子里边,想看清那在地上蠕动的到底是什么,那东西正从镜子的深处向镜面方向爬过来,速度很慢。现在柳烟可以看清在镜子里边象软体动物一样爬的,是个长发从前边垂在地面的女人。女人的身体曲扭着,髕部和双肩着地,慢慢地向前爬来。手壁象蛇一样地扭曲着,手指在地面抓得血淋淋的。柳烟觉得她能感受到镜中爬行的人的痛苦和绝望。在镜子里,蠕动的爬行者的后边留下带着血的痕迹。爬行人边爬边抬起头,但柳烟看不见她的脸,长长的头发从前边垂在地上面,遮住了镜中人的眼睛和整个面部。现在柳烟已经看得很清了,镜中爬行人的穿着和身姿很象是萧影。而镜子里的场景也象是在山洞。似乎萧影并没有死去,正艰难地在山洞里爬着。

你会找我陪你哭 会让我整夜听你诉苦

总爱让我帮你挑选衣服

我都在你身边当你孤独

你找我陪你无聊 陪你看你最爱的频道

总要让我陪着你睡不着

陪着你吵闹陪着你感冒

我知道你最爱的口味

知道你最爱用的香水 最爱说的词汇

最爱晚睡和你最爱是谁

没有关系我们只是朋友

偶尔会替你分担你的伤口

把我的肩膀借给你当枕头 在你需要我的时候

没有关系我们只是朋友

所以不会有分开的理由

只是偶尔会问我自己 闹够了没有

你告诉我他很好 你想要的他都会知道

喜欢他永远都不会计较

你那些荒唐的无理取闹

你说他对你说谎 说他不再会为你着想

已经对他渐渐感到失望

我只能默默的替你疗伤

为什么要我看你流泪

你的痛都让我来体会

都由我来安慰 也无所谓 不管你爱着谁

你会不会看到有一个我

把你的失落变成我的难过

扮演的角色只能保持沉默

坚持着唯一的执着

我该怎么才能和你配合

要多少虚伪才扮演的磊落

有多少次想对你说 你身边还有我



有时候我们想要的不是酒

而是喝酒的那份心情

有时候我们想听的不是歌

而是歌里的有过的我们

回忆很浅,思念很深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武汉丝绸服装鉴定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