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丝绸服装鉴定社区

【小说连载】蒙山妖狐二《鬼冥之狼》第46—48章

茶余饭后话临沂2019-01-14 16:26:20


第四十六章 黑子

我现在的地方已是城郊,到处是一堆一堆的破烂,现在是六月天,那股腐臭味一股一股地直扑鼻子。就在这一大片臭气薰天的垃圾中间,有一道窄路直通后面的一排平房。


“喂,人有吗?大叔,我想卖点东西!”我沿着窄路走到平房门口,看到一个瘦小枯干的中年人,光着膀子半躺在椅子上,吹着风扇在睡懒觉。


“小孩,要卖啥?”那中年人从椅子上坐起来,睁开睡眼惺忪的小眼睛,还伸了好几个懒腰。


“那,这个!”我从兜里掏出金元宝就递了过去,其实我有点感觉不大对头,这金子也按破烂去卖?那超市的老板不会耍我罢?


“嗯?”那收破烂的瘦子看到我手里拿的东西,那双小眼睛顿时瞪大了三倍!


“小孩,你这东西哪来的?”那收破烂的瘦子把我的金元宝接了过去,拿在手里颠了颠。


“拣的!”我想了想,没敢说是有人送的。我一个穷学生,谁会送我金元宝啊,如果他再细问下去,我总不能说是鬼送的,谁信啊!


“哦?你是哪个村的?”那收破烂的还没完没了了,还问我哪个村的,我朱家旺的,能告诉你吗?


“我山南的!”我从山南来的,这话没错,不就是卖个东西么,有必要查户口吗?


“哦?你自己来的?”那瘦子皱着眉头瞪着眼瞧我,我怎么越看越像一只黄鼠狼?


“是啊,怎么了?”我没明白,这收破烂的干嘛问这么多?要买就买,不买就拉倒,大不了我到了青云,找三瘸子想办法,让他给我换成钱。


“没事,呵呵,没事,呵呵……你这块铜也值不了多少钱,如果按斤称的话,也就值十块钱,这样罢,我看着好玩,给你二十块钱得了!”那瘦子眯着眼笑了起来。


二十块钱?连条裤子都买不到?算了,我还是不卖了,我还不如拿回去骗小毛子小平子玩儿呢!不对!刚才在超市的时候,那营业员和老板又是过称又是浸水的忙活了半天,他们没说是假的啊?


“算了,我不卖了,你还给我!”不管真的假的,反正我是不卖了,我一伸手就向那瘦子摊开五指,你把元宝还给我,我立马走人!


“哎,你先别急,我这儿也没什么测量设备,弄不好是真的,你别急,我找个人来,他准能认识!”那瘦子赶紧把元宝向怀里收了收,然后拿起手机拔了一个号。


“喂,黑子,我这儿来了个K货……一个元宝……我这本事你不知道么,保准差不了……有半斤左右……你若想要就过来看看……对……是一个小孩,山南来的,没别人,说路上拣的……对……老规矩……好……好……好!放心罢,肯定飞不了……挂了哈!”


这瘦子打电话的时候,我才想明白,敢情这家伙平时不收金银,但他有渠道。那不要紧,只要能把这东西卖了,总比放在我手里强,我真担心明天一觉醒来就变成了石头蛋子。至于到谁手里变回原形,那就是缘分的事了!


“小孩,你听明白了?这东西你先拿着,过会儿有人来,那人是专家,他如果说是真的,给你多少就是多少,他说是假的,你要卖给我就是二十块,如果不卖你就拿走,你听明白了吗?”那卖破烂的瘦子一边说,一边将元宝交还到我手上。


这家伙还不错嘛,很讲道德嘛,很诚信嘛,我拿回元宝紧紧攥在手里,然后就等着瘦子电话联系的那人过来。


功夫不大,一辆黑色轿车开了过来,从车上下来两个小伙子,都戴着墨镜,身上穿得花里呼哨的,一个又矮又胖又白,一个又高又瘦又黑。两人摇摇摆摆走进了屋,就从我身边过去,看都没看我一眼。


“哟!东哥,最近生意咋样?”走在前面的瘦高个对卖破烂的瘦子说。


“呵,黑子,你哥我还能咋样,天天被这些破烂玩意儿熏死啦!我一天洗三回澡,你嫂子都嫌我身上有味,不让我上床呢!”


“呵,东哥,嫂子是闻不惯钱味罢,那你赶紧找个小嫂子,她想闻还闻不到呢!”


“黑子,你就别扯蛋了,我哪像你……对了,我这儿有批货你进来看看!”卖破烂的东子把那一高一矮两人领进了屋,然后钻进了一道小门不见了。我一直攥着金元宝不松手,心里直纳闷,这三个干嘛呢?不做生意了?不买我的金元宝了?


没过多久,那仨人又从小门钻了回来,“嗨,小孩,你手里的东西想卖多少钱?”那个叫黑子双手叉着腰,高声喊我。


“该卖多少就卖多少!”我其实并不知道金子值多少钱,但知道有个市场价,总不能用嘴说了算,你好歹称一称,算出多少克再算钱对罢?


“这样罢,我给你一万块,咋样?一万块!”那黑子仰着头,晃着腿,摆出一幅财大气粗的样子。


一万块?这要买多少好东西!莫说是我,就加上我以前的爹也没见过这么多钱!不对,这仨人好像不按规矩出牌啊,有这么买金元宝的吗?也不看货也不称重,直接用嘴估价?


另外,既然他们能给一万块,至少说明这元宝不是铜。只要是金子肯定很值钱,肯定不止一万块,我还是找三瘸子给我卖好了,我一个小孩卖元宝,太鲁莽了!我忽然后悔到这里来了!


“我不卖了!”这元宝还在我手里呢,我揣到兜里就走。


“小孩,别走啊,我给你一万二,一万五,三万!三万你卖不卖?吊孩子,你别不识抬举,给我站住!”黑子和那个胖子在后面喊我,我心里害怕,向外走得越来越快,我还是感觉这事不对头,不管多少钱我都不卖了!


垃圾围成的窄路尽头就是公路,黑子的汽车就停在那儿,当我走到汽车旁边的时候,突然汽车后座的门打开了,从里面钻出一个又黑又胖的家伙,一把就抓住了我的胳膊。


“你干嘛?”我想挣脱那人的胳膊,但他的手劲很大,就像一把大钳子,牢牢地攥住了我的手腕子。


“我丢了一块金元宝,怀疑被你偷的,你现在跟我去公安局!”那大胖子满脸横肉,半脸络腮胡子,说话的时候浓黑的胡子一颤一颤的,就像一头大野猪。


他娘的,这人怎么比妖鬼还坏呢?我边小虎生里死里走了好几遭,还怕你们这帮小杂种?“阿盖阿盖,得律呼咻!”我抡起巴掌,朝着大胖子的胸膛就拍了下去!


第四十七章 韩家峪

我从小到大,没和别人正儿八经地打过架,虽然小时候狗蛋子他们欺负我,但我只有被动挨打的份儿。等上了学,由于学习成绩好,张俊亮等人虽然恨我,但有老师的袒护,他们也不敢打我。更重要的是,我从小被欺负惯了,早就学乖了,我才不和他们硬碰硬呢。人和人最终拼得是智慧,能笑到最后的人,一定是最聪明的人!


但是今天,我像是栽了!我就是再傻,到了被那大胖子攥住手腕子的时候,也能明白是怎么回事了!他们四个大男人欺负我一个小孩子啊!欺负我是外乡人啊!我又说自己是山南的,又说这元宝是拣来的,又说没大人跟着来,这些条件加起来,他们不动坏心眼子才怪!再说了,他们本来就不是什么好东西!


但当我明白这一点的时候,我的手腕子已被人家牢牢地抓住了,并且人家还说我是小偷,要扭送我去公安局。到了公安局我就更说不清啦,我能说是一个小鬼送给我的吗?我能带着警察去山上找那道士的墓地吗?


所以,我没办法,只有两个字,“拼了”!所以,我不等那大胖子有准备,朝着壮汉的胸膛就是一掌,“阿盖阿盖,得律呼咻!”


“啪——”我的手就像拍了一个烂纸箱子,那壮汉的胸膛夸嚓一下就凹了下去!然后,那壮汉硕大的身子砸到汽车上,又软软地滑到地上,歪着脑袋,翻着白眼,摊着双手,张着嘴巴咕嘟咕嘟向外喷血!那黑红的血浆从下巴一直流到胸膛上,雪白的衫衣上顿时盛开了一朵怒放的鲜花……


我靠,我有这么厉害么?我好好看了看自己的右手,打人的是这只手吗?


“进哥,进哥!”我身后有人喊。我揍这大胖子的时候,是背对黑子和那小胖子的,他俩当时正追我,所以有可能没看清我这一巴掌。他们如果看到我拍人就像拍苍蝇一样,敢跑过来才怪!


其实,如果我打完人就跑,现在早跑出去五十米了,但我居然没有跑,而是冷冷地,硬硬地杵在那里,虽然我身材并不高大,但我忽然感觉自己就像一座直插云霄的雪山,凛冽的杀气铺天盖地,我的身体都擦擦擦的颤抖!


他娘的,又附体了,不过,这回不是妖鬼附体,附体的是我自己!我自己附我自己的体!


我慢慢的转回了身子,全身都硬硬的,就像一个木偶。


“吊孩子,翻了天了,敢打大人,你欠揍!”黑子跑到近前,横着一拳就打向我的面门!


“阿盖阿盖,得律呼咻!”我一咬牙,右掌一扬,从上而下,对着黑子那又细又长的胳膊就劈了下去!一股绝对恐惧的力量在空气中炸开,带着一声刺耳的尖啸!


咔嚓!就像劈断了一根树枝,不对,比树枝还清脆,就像是拿一把大斧头砍断了一根筷子!


黑子的身体围着我绕了半个圈,然后一头栽到垃圾堆里。只到这时,这小子才嗷的一声,左手抱着右膀子哇哇地嚎起来,那根右胳膊就像绳子一样向后拧了半圈,断了!


小胖子紧跟在黑子后边,他此时已看清了躺在汽车底下的黑大个,也看清了疼得龇牙咧嘴的黑子!他猛得收住了腿步,张着嘴巴,瞪着不可思议的眼神看着我,那眼神里有什么呢?有恐惧!有震惊!有后悔!有绝望!还有诡异?


我欣赏完了这小胖子的表情,左腿向前一迈,右腿向上一抬,“几孙几孙,或王忽孙!”啪的一脚就踹到这家伙的屁股上,这小子见事不好转身就跑,但你跑得掉么?老子还有一招没试呢,这蛇妖的口诀还真管用!这小胖子就像个皮球一样被我踢得飞了起来,扑通一声就跌进垃圾堆里,那是一片烂泡沫塑料,小胖子摔进去,顿时把那些白色的塑料块砸得四散飞扬!就像一颗手榴蛋在雪地里炸开,那阵势可真过瘾!


“不管我的事啊……不管我的事啊……兄弟……大爷……好汉爷……老爷……大老爷……你饶了我……不管我的事……真不管我的事啊……”那卖破烂的瘦子吓瘫了,两腿哆嗦得就像跳霹雳舞似的,都快站不住了。


“你把他们的手机都拿过来,快点!”我回头看了看,那大胖子还在吐血,黑子抱着膀子乱嚎乱叫,小胖子在垃圾堆里半坐着不敢动弹。我这会儿才知道后怕,我刚才这是干了什么?如果把人打死了咋办?我爹刚杀了人,我这又弄死一个,还弄残了俩!我这是中了什么邪?


我把他们的手机都收过来,啪啪啪掰成碎片,然后扭头瞪了一眼卖破烂的瘦子,然后就迈着大步离开了县城。


不管是对是错,总之已经做了!反正那几个人不是什么好鸟,即使弄死了也是活该!我一边宽慰自己,一边害怕,一边也为自己高兴,只要自己本事见长,就有信心为娘报仇。至于自己是善是恶,被逼到这个份儿上,已经由不得自己了!


我出城向北走了三四里,没听到身后有警报声,然后就搭上小班车又向北行了十多里,再下了车,打听了几个人,步行折向东北的土路,又走了五六里,才来到韩家峪。


这韩家峪地势很奇特,从远处看,一片百十户人家的小山村,座落在一个山坳里。北边的大山就像一个大箥箕,把韩家峪稳稳地端在怀里。村口只有向南一条大道,就在这条大道上,横腰陷进一个大口井,硬生生将大路分成两半,围着大口井转了一整圈。


这地方怎么这么古怪?都一千多年了,这村名居然没变过,再说,这口井为何要安在这儿?这样走路不别扭吗?


我进了村,先是碰到一个扛着锄头走路的大嫂,我笑着拦住了她,想打听张翠娥的事,但我已经张开了嘴,却没发出声来。我问啥?我如果说“大嫂,你认识一千年前的村民张翠娥吗”,这样能行吗?非被人当成精神病不可!但我也不能不问,既然来了,总得打听打听,至少给自己也有个交待啊。


“兄弟,你有事啊?”那大嫂等了我半天,看我没说话,她憋不住了,先来问我。


“啊!”我答应一声,的确有事,我要打听张翠娥呢。


“你是不是找人啊?”那大嫂低头看了看我的裤子和鞋子,眉头已经皱了起来。


“啊!”我又答应一声,我心说,我要找张翠娥,但你肯定不认识,我怎么问才好呢?这儿有没有年龄大点的老人,但老人年龄再大也不会知道一千年前的一个人,这张翠娥又不是名人,如果写进历史课本就那就好办多了。


“你是不是要找俺们大队书记啊!”那大嫂再问。


“啊!”我心说,这倒是个好法子,我怎么忘了这事!村支书人脉广,说话算数,对村民最熟悉,哪家有什么事一般村干部知道的最全。如果我够面子,说不定这村支书还能召开个村民大会,大家一起提供个线索,这事就好办多了!


“你跟我来!”那大嫂本来是出村的,现在扭头向回走,我跟着她就进了村,老远看到一群妇女在压碾,有个小媳妇就打招呼,“二嫂,你不是去上坡来蛮,咋么又回来咧?”


“大妹妹,我在村头遇到个哑巴,准是扶贫的,来找大队书记,我这不是领他去找三大爷蛮!“


第四十八章 死人井

我晕,那大嫂居然把我当成哑巴了!我想跟她解释,但也懒得理她了,等见到村支书再说罢,没准儿她知道我不是哑巴,还不赖领我去了呢!


村支书家基本上在村庄的中央,就在中心大街的右边,五间瓦房,院门外有三级青石彻成的台阶。


“三大爷,村外有个哑巴,可能是扶贫的,说是要找您!”那大嫂站在台阶下,对着院子里喊,大门是开着的,她为何不把我领进门?正在这时候,大门口突然窜出来一条大黑狗,还是正统的四眼狗,也不汪汪,只瞪着黑不溜秋的狗眼盯着我。


我当时正站在大嫂身侧,看到那狗吓了一跳,急忙向大嫂身后躲了躲,我从小就怕狗!俗话说,放响的狗不吃人,闷出狗咬死人,这狗见了生人不叫,准是一条咬人的狗!


“黑子!老实点儿!你给我滚回去!”院子里传来了一声吆喝,听声音像是小老头。我靠,这狗也叫黑子?和我上午打断胳膊的坏蛋重名?看来不是什么善类,我还是小心为好!


“有介绍信了没?”院门处闪出来一个人,黑红脸,年龄大约五十多岁,鬓角已经泛白,给人感觉还算忠厚,但对我说话的口气不怎么友好!要什么介绍信?真当我是扶贫对象啊!


在我们这儿,残疾人只要会一门说书唱戏杂耍之类的手艺,就可以到民政局开张介绍信,然后拿着介绍信到各村去请求“扶贫”,如果村干部想看节目,残疾人就演一个,如果人家不赖看,给俩钱就打发走人。


“我不是哑巴,没有介绍信!”我想了想,还是直说罢,毕竟我是来打听人的,我粘糊别的干嘛!


“你不是哑巴啊,你早说啊,耽误我上坡!你这孩子!”大嫂瞅了我好几眼,一边数落着我,一边扛着锄头走了。村支书“三大爷”脸上就更不大好看了,他沉着脸问我,“你找我有什么事?”


“我想打听个人!”我想了想,还是把话全说完,省得这老头一生气就不理我了,“那人叫张翠娥,一千年前就住在韩家峪!”


“啥?啥?一千年前?你当我是神仙呢!神经病!”老头歪着脑袋,皱着眉头斜着眼,嘴角都向下拉出老远,然后扭头就进了院子,不理我了。


得,我知道就是这个结果,丹阳子,我可是给你打听了,但我没打听着,这不能怪我了。我也没想着再打听别人,因为一千多年前的死人,问活人肯定不知道,问死人?我现在没那个本事!唉,还是走罢,去找三瘸子,让他管肉吃。


我顺着大街向下走,到了压碾的地方,听到那帮妇女小声喳喳,“那个小哑巴又回来”,“看模样长得还不赖!要不是哑巴还能说个好媳妇”,“听说哑巴只会啊啊的叫!”“嗨!哑巴,叫一个”“哑巴,叫一个!”“……”


我突然挺生气,今天的事忒不顺了!你个韩家峪的村支书怎么了,我不就是打听个人吗?你不知道就不知道,干嘛弄那个样子嘲笑人?还有那条狗,一看就不是好狗,我如果冒然进去,还不把我的小腿肚子撕烂咯。这帮老娘们又……


“啊,啊,啊!我不是哑巴,我是来打听人的!一千年前的死人,名叫张翠娥,你们谁见过?啊?”我收住脚,冲着那帮压碾的妇女们吼了起来!


那帮妇女顿时哑了声,正推着碾砣子的也松了手,正扫碾的也扔了条帚,都瞪着恐惧的眼睛盯着我。我像神经病是罢?神经病也比哑巴强,吓死你们这帮臭娘们儿!


我扭头继续向前走,身后果然鸦雀无声了,唉,人活在世上,总会被人说三道四的,若想耳根子清静,只有跑到无人居住的海岛上生活。在朱家旺,我这种体会实在是太深刻了!


话说回来,我就这样走了?那丹阳子送我的金元宝还在兜里呢,看那样子能值好几万块钱,至少要五六万以上罢?这可是一道厚礼,我如果就这样走了,貌似不大仁义啊!但我还有啥办法,对了,我去找墓碑,如果有一千年前的石碑,上面写着“张翠娥”三个字,那不叫结了?


但不对啊,秦爷爷说,文革时破四旧,所有的石碑全砸光了,一块也不会剩下。其次,石碑上也不会出现女人的全名,顶多会写个什么“氏”,譬如这张翠娥如果和丈夫合葬,石碑上应该就是“韩张氏”,叫“韩张氏”的多了去了!当然,如果她丈夫姓韩的话。


我出了村,迎头就是骑在路上的大口井,这口井直径大约有七八米,把好好的一条路分成了两股,要从井的左右两侧绕过去才行。咦,这真是奇了怪了,修路时为何不躲着这大口井,非要弄得这么别扭?


井台并不太高,也就一米左右,我站在井边向里看,只见五六米深的地方就是黑黢黢的水,看样子,这井很深!深不见底!水面上还有一些小旋涡,慢悠悠地打着转儿!我靠,弄不好这水里有鬼东西!


我忽然想明白了一件事,那丹阳子托我打听的张翠娥,弄不好就是一桩邪魔事!如果这事好办的话,那丹子也不会花这么大的血本了!


不行,我得先打听一下这韩家峪有没有什么怪事没有,如果有的话,说不定就能顺藤摸瓜找出张翠娥。如果一千年前的张翠娥现在还在的话,不是神仙就是妖魔了!


我想回韩家村,但刚才已经和那帮妇女闹翻了,现在没脸再回去了。得,我还是到前面村子问问罢,如果韩家峪有怪事,四邻八乡都会知道,这种事捂也捂不住。


我到前面的村子一问,这村子叫韩家庄,居然和韩家峪是一个大队。再一问有没有怪事,果真就问出一桩令人毛骨悚然的事来!


这韩家峪虽然坐在箥箕窝里,但大山岩层斜向背后,雨水都渗到了山后,这山前历来干旱。村民吃水浇地都要靠水井,但这韩家峪有个邪门的事,那就是不管什么水井,每隔三年左右就会淹死一个人。以前生产队的时候,白天在坡里忙,社员只能在凌晨或晚上到井里去挑水。


韩家峪的井水深,打水要用井绳,拿绳子拴了梢下到井底灌满,然后再用力将装满水的梢提上来。就在村民用力向上提梢的时候,忽然有股力气向下猛拽,一下子就把人拉进井里,不管是男女老幼,只要被拉进井里就没有活着爬出来的。


这种事发生得多了,村民就想了个办法,打了一口小井,那井口刚刚能下去一个梢,人有肩膀撑着,如果猛然向下拉,顶多趴到井台上但不会掉下去。但没想到的是,有一年,也就是村支书韩三旺还是小娃娃的时候,他有一个弟弟还不到一岁。有天晚上,深更半夜,韩三旺的爹见老婆从床上爬起来,抱起小四儿就出了门,韩三旺的爹就感觉这事不大对头,如果老婆出去解手,没必要抱着小孩儿啊!


韩三旺的爹就下了床,踢踏着鞋出了门,看到他老婆抱着孩子已出了大门,韩三旺的爹就一边叫着老婆的名字一边追,他老婆也不答腔,也不回头,抱着小四儿嗖嗖地跑,韩三旺的爹紧追慢追,他老婆已跑到小井边,倒提着小孩的小腿就把小四儿顺进了井里。


等韩三旺的爹见老婆两眼懵懵的,一把掌把她打醒,他老婆还不知道发生了啥事!两人连哭带喊的叫来了人,把那水井连夜淘了个干净,始终没见小孩的尸体!

(未完待续!)


本文作者:蒙山草上飞

书友QQ群:2821539

如需查看以往章节,只需在平台下回复“鬼冥之狼”即可。


回文章顶部,点“茶余饭后话临沂”加关注免费订阅!


【茶余饭后话临沂】

一个值得临沂人关注的微信账号

小编电话/微信

15305391331

【QQ群号】

8116088

78960539

【分享文章】

点击右上角分享至朋友圈

茶余饭后话临沂,为「小水网络」旗下平台

临沂WeMatrix(新媒体联盟)成员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进入“微社区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武汉丝绸服装鉴定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