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丝绸服装鉴定社区

【原创】这是一个女尊男卑的世界?

苍穹小说汇2018-08-03 17:17:38

男权至上的陋习,是从先秦时代以来留下的惯例,但这种错误的社会价值观,也只持续到前汉时代结束为止。

回溯一百年六十年前,新莽末年,光武皇帝刘秀在家乡起兵,以一介萌妹之身,成功颠覆了代表男权的王莽新朝;

自此以后确立了女权至上主义,华夏正式进入女尊男卑的新时代!!

以《男子三从》(未嫁从母、既嫁从妻、妻逝从女)、

以及《汉子四德》(妹子打不得、骂不得、说不得、惹不得),作为规范男子一切言行举止的总结,全国上下的男儿们从此进入了水深火热的特殊历史时期,并且一直持续到今天。

当今天子便是年幼的女孩子!

大汉天下主要的官职,长久以来包括三公在内,多数由女孩子担任;

男性们虽然还保留有在乱世中上阵杀敌的权利、但多数是作为小兵、炮灰的角色给妹子们当牛做马。

女权至上异世界的种马野望,在后宫与修罗场的交织中不断延伸......

----------------分割线-----------------

春风拂来绵延千百之里,桃花交映张张自然画卷铺展开来。鸟啼较早于初春降临浮世,桃园中的鲜艳万花却已经绽放成一片花海,摇曳浮动在微暖的日光之下,无往不尽的华美延伸到视线的尽头、地平线的彼端。

春不如花、花不如人,令见者目光之内焕发一新的无尽繁花,比起花下的少女却丝毫不值一提;

汇聚了天地间的精华,百种娇媚尽显于三人之身,清淡的少女体香席卷鼻腔......

身后是架设起来的香案、上面供奉着一个小熊玩偶、女孩子的胖次、还有在后世被称为SM情趣道具的一些东西;

身前穿着迷你小褶裙、拥有比人偶娃娃更加精致五官的可爱幼女,自称刘备刘玄德;

此时她蹲下娇小身子、把俏脸前凑到几乎快吻上的极近距离,向我做出确认:

“你说你叫关平?从三十年后的麦城返回这个时代、目的是为了拯救她------”

指向身旁铁青着脸的高挑女孩。

女孩穿着一袭青色的战袍、瀑布似的黑色秀发随意披在肩上,整个人不施粉黛,给人以素雅纯洁的感觉。倘若微笑起来,必定让人如沐春风。

尤其那双修长的美腿格外迷人,堪称上天杰作、如果不是有这个义子的身份约束、自己刚刚绝对会不动声色的多瞄几眼。

“确实二妹有时候会表现得非常有男子气概、但忽然从天而降的你叫她父亲......貌似不太合适。”

“哈哈啊哈哈哈,有什么不好?挺滑稽听搞笑的不是吗?”

身旁拿着皮鞭的性感大姐姐、胸前一对玉兔,伴随大幅度的起伏动作呼之欲出、一层白布缠上去就想让其安分下来,或许是有点勉强;

妩媚的脸上带着嗜虐表情、大姐姐自称张飞,挥舞着手中的危险武器、说着会让别人处境变得更为不妙的煽动性发言:

“敢正面挑衅连我也不敢正视武力的二姐,为少年不凡的胆识赞一个、稍后保证会为你收尸......”

青龙偃月刀的光辉伴随出刀动作忽然劈下、从额前开始一路向下带出破空声、来不及躲闪便陡然迫近至头顶上方一厘米处。

铁青的脸色终于升级为茄子一样的紫色,快要控制不住自己右手的关云长(娘化),低沉着本来很好听的嗓音,做出最后奉劝:

“是否真是义子这点先不管、称呼不是母亲而是父亲------你确定!?”

孟子曰:“生,亦我所欲也,义,亦我所欲也。二者不可得兼,舍生而取义者也。”

作为从小时候开始,便一直在聆听这一教诲的我而言,接下来的举动无需多说,自然是------

双手抢在刀劈下来之前撑在地上、从坐姿改为五体投地的恭敬姿势、喊声唯恐对方听不到:

“对不起,今天出门忘记吃药、认错人了、活泼俏丽可比西施的关姐姐,原谅不懂事的后辈这一次吧!!”

开玩笑,就这么露面不到五分钟,便被变成母亲的义父直接砍死、绝对是比鸿毛更轻的丢脸死法。

独立握住偃月刀的右手微微颤抖、听声音本来以为是刚才的话没作用、没料到随后眼前便见到惊人的一幕:

把刀插进泥土里、双手抱起托住比较可怜的贫乏胸部,少女把脑袋转向一边、不屑道:

“哼,看在这么有诚意的份上、勉为其难原谅你也不是不行。”

脸又转回来了,虽然萌生这个念头绝对是错误的,但我在心里还是不止一次的认为义母好美。

“别误会了,我绝对不是因为连续十年没被异性夸奖,心情大好才放你一马的。”

典型的言不由衷、从她那来回交替摩擦的腿部动作,就能够看出少女情怀的骤然泛滥。

等一下,那一番话算是在泡妹?自己竟然在重生一次后,堕落到去泡义母!?想想都觉得好刺激。

“哎,看不见少年被刀追着跑的场面?没意思。”

“好了好了,最好决定和平相处比什么都好,看在今天春光明媚的份上,两位妹妹,姐姐忽然有一个大胆的想法!”

自己重生前好歹是经历过无数生死的战将,不相信有什么大胆的想法能让内心掀起波澜。

表情里写着可爱、稍后便觉得应该读作[搞事]、妹子刘玄德拍拍手,认真提议:

“二妹跟小弟弟姓氏相同、五百年前肯定是一家,索性现在就来个仪式,你们正式结为异姓母子的咸湿关系......”

做这种事跟今日天气是否明媚有半毛线关系?之前说不害怕的心里话就此收回。

“哎,可是大姐,我很难得才遇到个有眼光的异性--------不,啊刚才什么话都没说。”

“二妹认为不行?”

“我觉得真不行!”

刘备的表情笑起来了、然后脸皮快速耷拉下来、哭脸逐渐取而代之、泪珠在眼眶内打转、就差一个契机让她哇的大哭出来。

“本来以为...二妹肯定会听姐姐的话、没想到,连你也不把姐姐放在心上...”

“二姐开玩笑的,我和她其实都很尊敬大姐你来着,是·不·是·啊?”

“对对对,如果不是承认那聪明的头脑、强大的实力,怎么会让你当大姐?”

以前是三叔,因为待会儿极有可能要结拜,现在姑且叫三姐,她自言自语讲出实话:

(小声)“明明只是可爱,当做吉祥物而已,说瞎话后良心忽然感觉好疼。”

“真的,二位妹妹不骗姐姐?”

两人齐齐摇动的脑袋跟拨浪鼓似的,看她们这么不容易我也附和进去,经过三人的连哄带骗,胸部与智商成反比的大姐总算破涕为笑;

只不过等她笑起来、义母就该哭了。

双手各自拽住我与义母一条胳膊、开心的为这件一意孤行的提议做出肯定结论:“那么从今天开始,二妹跟你就是咸湿的母子关系了。”

三姐在旁边不厚道的接连补刀:“好在当代大汉社会的价值观很开放、义母义子最终成为滚床单关系的例子尤为不少,恭喜二姐脱单有望。”

“我、我才不会因为区区一个男孩子而感觉高兴,真的!”

“说话先别那么大声,脑袋晕晕的、有点乱,给我点时间整理下现状。”

“不必了,船到桥头自然直,像姐姐这样乐观点有什么不好?来来来,结拜的时辰到了。”

拉着手把本人拽往香案前方,过去被义父津津乐道的桃园三结义,因为大姐的一意孤行,莫名变成了桃园四结义。

“二妹郑重提出反对,哪有跟义子结拜的道理?”

“可是三人组一般属于炮灰角色,而如果是三个妹子加一个汉子的组合,姐姐倒是觉得今后绝对会火。”

“不行就是不行。”

“真不行?”

“真-----别哭啊,行行行,姐姐说大河向西流都是真理。”

趁着结拜的机会义母直接给大姐跪了,一同跪下来的还有三姐,从相生相克的角度判断,“你姐永远是你姐”这句话果真没错。

“就知道妹妹们最好了,那么好事不宜迟,结拜仪式正式开始,献上贡物!”

一个把皮鞭供奉与香案上、一个把偃月刀架上去;

做大的最离谱,当中把手伸到自己汹涌的乳沟内、四下拨动间把带有少女味道的内衣取出来,放到同款式样的胖次上面,原来这个东西也是大姐的。

贡物呈放完毕,进入誓言阶段:

张益德:“汉室垂危、生灵倒悬、前有大将军何进霸占京师、乾纲独断掌控朝廷;后有各路诸侯蠢蠢欲动,割据一方自成势力。”

关云长:“天下兴亡,匹女有责,我等虽为草莽之流,亦有逐鹿天下的远大抱负。我等之心,天上神明爱保佑就保佑、不保佑就拆庙。”

刘玄德:“最终目的是打进洛阳,抢钱抢粮抢零食、酒池肉林的奢靡生活在等待我们,哇哈哈哈哈哈哈。”

“给我等一下!”

再也听不下去的自己打断仪式,把三女目光齐齐呼唤过来,此刻我的面庞一定在剧烈抽搐。

“你们背错剧本了吧?尤其那句抢钱抢粮抢零食,这是三位立志匡扶汉室的义士该说的话吗?”

三女面面相觑、随后呈现出各自不同的反应、三姐像是听笑话般捧腹大笑、义母摇摇头像是看不下去我的天真;

最后大姐则将手掌按在巨大的丘峰上面、语重心长解释说:

“那些只不过是对外口号,当今天子姓刘、姐姐我也姓刘,凭什么不可以取而代之!?”

二姐:“不成为上位者便无法保护下位者,弱者的善良没有谁会认同。”

三姐:“反正怎么样都好了,但凡两位姐姐打算去做的事,必然无条件陪同,当然你这位最小的弟弟也是我们当中的一员。”

过去的价值观在迅速崩塌,本来应扶持天子重新掌握大权的结义三人,目的居然变成了这样;

但或许是从最初开始,就是我一厢情愿的想错了------

她们的初衷,从来不是打算为别人做嫁衣,一直是想实现属于个人的抱负、或形容成野心!

似是担忧的凝视着我,粗神经的大姐,偶尔也会有比任何人都细心的时候,听到她关切的询问:

“毕竟是一条跟过去想法南辕北辙的道路,实在不能接受的话......”

大姐捧过来一樽酒,豪气的先喝掉一半,剩下一半推送自己面前。

“干了它,天大地大,何处不是一可暖床可女装男儿的归宿?我们日后有缘再见!”

她表面看上去虽然很镇定,但内心的明显起伏,连不擅察言观色的本人也能清晰捕捉到;

三姐背过脸没说一句话、不发表意见的她对我的看法、自己直到刚刚才明白,远远不止是觉得捉弄得很有趣的程度。

“不承认这种想走就走的态度,是男儿的话就别逃避现实!”

义母显得最为激动,强留的意志任谁都看得出来,只不过是因为夸她几句可爱、说了些现实罢了,还真是很单纯呀。

重生前投奔关云长的那天,发自肺腑的欣喜异常;

并非是对早已名存实亡的汉室抱有幻想、但无疑却打从心眼里仰慕着义薄云天的关云长;

而到了现在,对成为女孩子的她,更多出一些特别的感情;那是源于男性本能的一种冲动,因为这种冲动,下了一个改变终生的决定!

接过酒一饮而尽,痛快干完后把杯子一扔、摔到地上彻底粉碎,此刻面前少女的表情彻底变得黯淡。

“这样啊,已经做出自己的决定了,毫无特点的平凡男孩子、我完全不觉得可惜什么的......”

背过身不直接面对我,义母担心自身情绪的失控;

可自己却主动找上她,从背后把人抱住、从身后拉起一双颤抖的双手。

“没打算追随你们的理想,因为准备自己干一番事业、而在属于我的野心中,你们三人不可缺少。”

不去看人,也能想象出她们逐渐放大的眸子。

大姐惊呆了、薄唇开启一张一合;三姐则在一刹那的惊愕结束后,露出觉得有趣的好玩反应、似乎有点兴奋起来。

自己曾经失去过最重要的人,在仅仅是一位战将的时候,迟迟察觉到个人的无力;

现在好不容易得到机会挽回一切,当然无法允许自己继续当被保护的一方,从现在直到遥远的未来,我都希望能挺身挡在别人前面的护盾。

“我是要成为华夏之主的男人,相比千万黎民百姓,更希望保护你们三个、尤其是你!!”

“噢噢噢噢噢,这不就是?”

最皮的那位吹起了口哨,满脸坏笑的盯紧义母、期间轻轻那胳膊肘去捅悲凉的胸部。

“很好嘛,担心自己今后嫁不出去的二姐,总算要过上黏糊糊的潮湿生活了,准备什么时候给三妹添个小孩子玩玩?”

“唉唉唉,刚才的话并不是这个意思......”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武汉丝绸服装鉴定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