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丝绸服装鉴定社区

怪谈 二十八期-火葬场(未满十八岁、胆小者、心脏不适者勿入)

三木创业之家2018-11-18 16:03:31

2005年在黑龙江省方正县某火葬场里发生了这样一件事:

女子毕某因谋杀被执行枪决,但是在火葬场火化的时候,却意外的诈尸了。下面是截取的当时的新闻报道。

人们还没反应过来,就听火化间里传出一个声音,有点像二月的猫叫,吓人,惨人。

火化间外的人也都乱成一团。

毕某的父母不知所措,愣着没动,她的父亲自言自语,诈尸?她怎么会诈尸?是不是刚才给她整容,那人过给她阳气了?他想起迷信。

火葬场给法院打电话,刚从刑场回来的法官,正陪着省里来监刑的法官和检察官吃午饭,一听这消息,都离开餐桌,赶到火葬场。

大家聚在火化间门口,向里张望。

只见毕某坐在停尸车上,哭着,嘴里和脑袋后流着血……

法院领导让法医进去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一向临危不惧的法医,犹豫一会,拎着枪走进去。

毕丽梅回头,见法医手里的枪,哭叫声更大……

法医站在远处,观察一会,见毕某的眼神举动,不像诈尸,壮着胆子过去问,你叫毕某某吗?

毕某大张着口,不能说话,连连点头。

法医看见,毕丽梅的舌头已被子弹穿烂,只能用嗓子眼儿往外发出难听的怪调。法医感到奇怪,一般人在这种情况下,是根本不会活的,毕丽梅竟然能活,莫非她的大脑结构与其他人不一样?他以自己的职业习惯,麻木地仔细检查着毕丽梅的头部,子弹斜着射入脑耽骨,擦过硬脑膜中动脉,越过脑干又从嘴里飞出,这地方是大脑与小脑连接处,是生命的中枢,可子弹只伤到小脑,促使毕丽梅崭时昏死,心藏还在微弱跳动着,经过从刑场到火葬场的颠波,又经过整容的折腾,她慢慢缓了过来,这真是生命的奇迹……

毕某的父母跪在法官面前,哭着说:“自古死犯,一刀折罪,她挨一枪不死,这说明,她不该死,她已经一枪折罪,就放了她吧?”

省法院的法官说,,在刑场,一枪打不死,会马上补枪,你们赶快找人去补枪。

补枪,谁去补?法警们你推我,我推你,最后按惯例,几个法警抓阄,抓到谁,谁去补枪,一个法警抓到了。

法警穿上法医的白大褂,戴着口罩,把枪顶上火,装进裤兜,来到火化间。

这时的毕某,正争扎着下地,法警上去,说是为她检查伤口,让她躺下,刚躺下,法警掏出,照她头上连开两枪,接着把她送进烈焰熊熊的火炉。

……

虽然不是灵异事件,但足够震撼人心。

关于诈尸,胖编已经在往期讲过,这次,我们来讲讲火葬场的那些灵异事件吧。

火葬场、殡仪馆内之禁忌

火葬场, 是活人步入坟墓的最后一站。在这里,有许多讳莫如深的禁忌,你信还是不信呢?

下面是网络上流行的火葬场禁忌,信或不信,全当普及知识。

如果有亲友不幸过世、或者为已故先人祭拜,您必须要步入火葬场、殡仪馆时必须注意

一、去之前不要碰猫狗,更不允许携带宠物进入火葬场、殡仪馆。

二、切记服装素雅,忌讳大红大艳,不能穿容易产生静电和电波的衣服。更不能携带容易产生静电和电波的电器。

三、去火葬场、殡仪馆之前,需要佩戴避邪吉祥物。

最好是佩戴开光加持的法物,或者驱邪护身符为首选。

五、在殡仪馆下车后第一件事,先看看太阳,以吸收足够的阳气。

六、在殡仪馆、告别厅,一定注意讲话的规矩:

七、、如果想去上厕所,千万别说要去化妆室;

在殡仪馆如果想去厕所,就直接说要去厕所,千万不要故作文雅,说要去化妆室,因为殡仪馆有大批的游魂的存在,而且人在死亡后,这三魂并不是马上离开人世,存在的时间短则几小时,长则几天,所以一般我们在外面所说的化妆室不管是基于口语礼貌,或是为了好听,在殡仪馆内就不适合使用这样的说法,因为在殡仪馆内本来就有专门给往生者化妆的地方,就称做「化妆室」,跟「厕所」是不一样的地方,直接说要去厕所即可,否则会有误解。加上殡仪馆里面的场气也比较乱,说错或口误了也会比较容易遇上不好的气场。

八、别乱说:“我也快死了”、“吓死我了”、“哭死我了”、“带我走吧”之类不理智、不吉利的话。

九、别大声喧嚷自己的名字,如说「我叫某某(自己的名字)」。

十、严禁对逝者不尊重,如指指点点、说一些「我不怕鬼、不信邪………」等,对逝者不敬的话。

十一、遗体告别时,要保持安静,关闭手机或者静音。严禁大声喧哗或者交头接耳。

十二、遗体运送火化离开时,不要把眼泪落在逝者衣物之上,严禁触摸逝者的手。

十三、在火葬场、殡仪馆里面不要东张西望,到处乱走、乱坐,尤其是类似病床的东西,阴暗的地方,或棺木旁。

十四、别在殡仪馆里面乱念佛经,以免弄巧成拙。

十五、火化的时候,绝对不能说话,不能够指点所有逝者遗体或者遗像、灵位。火化炉,停尸间,女人、小孩、老人绝对不能进入。

十七、丧礼结束后,要尽快离开。

1、离开时不能带走任何一样属于火葬场、殡仪馆的物品。

2、走出火葬场、殡仪馆大门时,嘴里要含一块水果糖或者吸一支香烟。【吉意;日后生活甜蜜幸福,不为今日之事压运】。

3、走出火葬场、殡仪馆大门时,禁忌一步三回头、恋恋不舍。一定在身后要燃放鞭炮后再上车离开,以拦住孤魂野鬼跟随,以求将来生活火爆。

十八、回家后,先在家门口跺脚三下,有带伞的就张开甩一甩,再进家门。进家后首先要照照镜子,最好沐浴。沐浴更衣后方可抱小孩或见体弱之长辈。

火葬场灵异事件簿

小陈的奇遇

因为每天会运很多尸体过来,当然这些尸体都没经过处理的,也有各种死法的,有的不堪入目。一般尸体面色蜡黄,牙齿有些会外露,一般条件好的家庭就会要求殡仪馆化妆这些,当然这个价格是很高的喔!而且化妆师还有小费拿,我们那有个化妆师 ,一女的,叫小陈,她给我说了个怪事。

我刚在那工作不久有次和小陈聊天,我问:“你在这上班这么久了,有没有遇到什么怪事啊?”她笑起说:“没怎么遇到......”不过她告诉了我一个她亲身经历的事情。有天下午大概4点多的样子,天还在下雨,下的很小得,天雾蒙蒙的,有点暗黄色那种。突然运回来了一个尸体,那家人比较有钱,条件好,就给我们管理说:“把衣服给他去世的亲人穿好,然后再把妆容画一下。”至于里面要收好多油水我就不说了。死的是一个刚满60岁的老太婆,按照程序把尸体穿好衣服运到化妆间的时候,小陈给我说:“那老太婆头发还是很青,不过表情看到没那么慈祥,感觉有点怨恨那种,而且皮肤很黄很黄?像腊肉一般,手指甲也很长。"(你们知道龙婆吗?就跟龙婆差不多感觉),在完成一整套程序之后,小陈开始给他化妆了,当然她也不害怕,毕竟工作那么久了。

小陈还是不慌不忙的把那个老太婆的妆画了,化妆的时候突然看到那老太婆手指甲了,很长,颜色发紫,这一下就把她给吓了一跳。因为化妆师也要给死人剪指甲啊这些,她就小心的把老太婆指甲绞了。你们知道化妆的时候专门有块板子,就是死人躺在上面的那种!在化妆完了之后,晚上她值班的时候怪事发生了 。晚上她要值班在上半夜,化妆间的隔壁是休息室(化妆师为什么要值班?因为有时候尸体半夜运过来,所以各个部门都要值班。)然后她就隔壁在里面休息坐着趴在桌上睡觉,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感觉隔壁那个板子,就是死人躺着的那个铁板子在响,那种响声就像人起床的时候床发出的那种味道.......(我当时听到这儿都感觉恐怖了)然后她也没管,迷迷糊糊又继续睡,因为她觉得可能是幻觉,但是隔了一会发生的事让她觉得这个可能不是幻觉,她大概睡到11点左右的样子,当时她还看了下表,所以时间记得非常清楚,突然听到隔壁化妆间传来咳嗽的声音,很飘渺的声音,不是那么清楚?然后她瞬间睡意就醒了百分之八十了。(这样不害怕才怪了,又一个女孩子,她心想那现在该咋办呢?吓慌了?)

幸好她有电话,她就给守大门的老大爷打了个电话,她叫大爷叫保安过来,。那个保安呢!隔了大概20多分钟才过来。这20分钟发生的事情就奇怪了,小陈听到隔壁有脚步声了,在走路的样子,很轻,还伴有那种说话声,就像在说悄悄话的那样,但是又没发出声音那种。她当时被吓得都不敢动了,当保安敲门进来的时候,她脸直接吓的惨白。

说实话,当时听了这个我真的不太相信,因为她没亲眼看到,我觉得。第二天她给我们殡仪馆的做法事那个师傅说了下这个事,这师傅在化妆间做了场法事,最后这个事情就再也没出现过了。

没穿鞋的中年男人

实不相瞒,我们那有个同事叫龙丹尼,我给她取了个外号叫“丹尼炸鸡,”她主要负责灵位灵堂的摆设,就是弄那种纸娃娃啊,假花啊之类的。

但是就在上个月,在她身上发生了一件可怕的事,可能你们不会相信,但是事实确实如此。上个月有个中年男人死了,是在三环路出车祸撞死的,然后运到我们这里来,整个脸血肉模糊,脚上有个皮鞋已经没在了。在准备了一番之后,他们替死者清洗干净之后,就要开始设灵堂了,丹尼炸鸡忙了一个多小时搭灵堂,又替死者把那个鞋子穿起,由于死者家属不多,所以在我们这搭灵堂,摆两天就要火化。火化那天死者脸很惨白,白得不正常。

那天晚上丹尼炸鸡回家怪事就发生了。由于她没有男朋友,那晚她回家吃完饭在客厅看电视,看到正起劲,突然楼下有个人在叫她名字,她就把头伸出窗户往外面看,她住的那个小区有点偏,本来晚上就没有什么人。她伸出头在外面看了半天,人影都没看到,只听到一个男的在叫她名字,叫她快下楼来。这个丹妮炸鸡也鲁莽,还真就一个人下去了,她住在6楼,于是按电梯准备下去,当电题一打开......高潮马上来了,当她打开电梯门的一刹那,一个男的正站在电梯的角落,她当时以为是邻居,就没在意。一进电梯,那个男的低着头没声没气的,她就用余光瞟了那男的几眼,这不看还好,这一看吓的魂都快没了,她看到那男的脚是脚尖着地,而且全身穿的是殡仪馆那种寿服,当时把她给吓尿了。等到电梯开门的那一刹那她就快速的往小区里跑去,不过那男的没出来。在她离开电梯的那一瞬间,她给我说电梯里面那男的在笑,好像在嘲笑她那种,而且声音笑得很低沉,这把她给吓的三魂不见了两魂,脚指都扣紧了一大半。

她一到小区马上给我打了个电话,平时我们关系还可以,没事的时候喜欢一起开开玩笑,我接到她电话我也被她着实吓一跳,你猜她第一句话说的什么?当我接到电话听到她第一句话瞬间把我吓尿,我还没说话她就说了句:“你有没有夹扳?夹头发的夹板? ”当时我一下懵了,我说:“你在说什么啊?神叨叨的。”她说:“我头发好弯喔,我要夹头发。”这尼玛,大半夜夹个毛的头发啊!我越听声音越觉得没对劲,那声音痴痴呆呆的,我说:“你是不是出什么事情了?”然后她一直哭一直哭,我心想肯定是有什么怪事发生了,我赶紧跑出去打了个的去她们家。坐上车我给她说:“你别乱跑,我马上过来找你。”当我赶过去的时候看到她,她完全感觉像个傻瓜一样在那自己扣自己的指甲,而且很认真,我叫她她也不说话。突然我看到她脚是属于脚跟离地的。顿时把我脸都吓青了,我赶紧拿出电话给元法师(和我很熟的一个法师)打了个电话,把这的情况给他说了下叫他赶紧过来。

过了大概半个小时,元法师开着他的途观就来了,元法师走过来二话不说就是一口水吐到她脸上,丹尼炸鸡马上倒地,像发羊癫风一样在那滚来滚去的,我当时反都没反映过来,我也不知道元法师哪来的那口水,我看这个阵仗恐怕是要躲的远远的。元哥给了我一个碗叫我拿到丹尼炸鸡家门口倒扣上,千万别打开。我赶紧拿起碗跑到楼上在她家门口把碗给扣起来,说来也怪,等我从楼上下来的时候,丹尼炸鸡羊癫风也没发了,只是后面几天她确实看起来精神不是很好。后来元哥告诉我说:这个事多半是因为她给那个死者穿鞋子没穿好造成的,当时抬尸体进炉房的时候,鞋子掉在过地上一次。我听完觉得这事真是玄乎,不管是原因是什么,反正那次我和丹尼炸鸡都吓的够惨。

王经理

风,冷冷的吹,犹如利刃,凌乱地刮着王经理的皮肤。王经理哈了口白气,搓搓手,把风衣裹得更紧些,背靠着路灯,等待着出租车的到来。

现在正值寒冬,王经理背着一包东西,似乎怕被冻坏,王经理用白布包裹的严严实实。他掀开包裹的一角,确认了东西的情况,裹好继续等车。略微的,嘴角翘了一下。

突然 一道光划破眼前的黑暗,王经理猛的一惊,一辆红色出租车悄然无声的从黑暗中出现在王经理面前。随着引擎的声音嘎然而止,李师傅了呵呵的下车了,老李是土生土长的本地人,寒暄一番后,他热心的帮王经理把东西搬到后备箱。

老李从事这行十几年,自从孩子高中后,和一帮痞子学坏了,成天向家里要钱。后来听说是换了个班主任,总算是乖多了,学习也认真多了,现在老李干活勤快多了,为了孩子大学的学费,老李更加努力的赚钱了。故现在大半夜的老李还努力的找着生意。今天忙活了老久,钱也赚了不少了,本想收工回家了,赶巧遇上了王经理,心想今儿个运气不错啊。这才乐呵呵的,不过接下来老李乐不出来了。虽然小王去的地方很远,且说好回程的路费也一并付,可以赚不少钱,但老李心里不是滋味。

那里是活人步入坟墓的转站——火葬厂。

火葬厂远在郊外,那儿人烟稀少,且附近就是坟地。有不少灵异古怪的故事从那传出。老李听同事们说过,以前也有一个司机师傅,姓刘,由于家里不景气,大半夜的还出来接客人。也遇上个去火葬场的,刘师傅也没多想就接下了,到了火葬厂那客人给了张红票子,刘师傅也没太在意,还找了钱给她,结果回去的路上他才发现刚才那张钱是冥币,是死人用的,他气呼呼的回去找那女的讨说法。结果,空旷的火葬厂空无一人,会有悼念大厅中央的棺椁内躺着一个人,他凑近看了看,要命啊,就是刚才那女的,手里还攥着刘师傅找的零钱。可把刘师傅给吓坏了。

后来,刘师傅就不见了,有人说他死了,也有人说他搬走了,总之是音信全无。现在,在这辆同样前往火葬厂的车上,老李隐隐的开始害怕了。刚才他帮小王搬东西时就有点怀疑了,那包东西,无论是大小还是手感都让老李隐隐的怕起来,后座上的小王一定有古怪。而且从刚才到现在,小王一点动静都没有,仿佛死了一般。

他开始后悔了,刚才小王搬东西时,那大小,那手感,都让老李感到奇怪和诧异,他觉得身后的小王也许是个杀人犯,因为那包东西怎么想都只能想到尸体。老李哆哆嗦嗦的偷偷向后视镜瞄了一眼,这一看不要紧,差点把老李的心吓得跳出来,一股恶寒随着浑身的战栗从老李的心脏处扩散到全身。后座上,小王的脸如同白纸,一双没有眼珠的眼睛直直的听着老李,由于没有了嘴唇,白森森的牙齿抖动着发出咯咯的诡异笑声,那笑声如同冰冷的利爪削刮着老李的心房。

一正急刹车的声音传出,王经理一脸诧异的看着满头大汗的老李,一切都恢复了正常,就好像什么都没发生一般。老李揉了揉眼,缓了口气,擦了擦额头的冷汗,仍在发抖的双手勉强握住了方向盘,过了许久,老李才恢复平静,强装镇定的继续开车。

老李一开出了市区,现在正往火葬厂行进,由于没有岔路,只需将近30分钟就能到达,这路和几年前一样依旧未铺水泥,依旧没有路灯,路边的梧桐早已退去了树叶,只剩下光秃秃的犹如地狱鬼爪般的树枝在寒风中诡异的舞动。而原本被云层包裹的明月不知何时冒了出来惨白的月光使得周围更加阴森恐怖,没有生气,就连老李也不太清楚自己还算不算活人了。时间一点一点流逝了,他感到不安了,这路有这么长么?

时间早已超出了老李的预算,可路得尽头是更遥远的路,似乎没有头了。恐惧悄无声息地涌上心头,老李不住的揉眼睛,努力使自己平静下来,嘭!嘭!嘭!后备箱里蓦地传来了敲击声,老李的心也随着敲击声一下一下地越跳越剧烈。“可以停车了!”一只只剩白骨的冰冷的手随着这幽幽的如同地狱鬼使勾魂般的声音轻轻地搭在了老李的肩上。

老李“啊!”的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从车里踉跄的滚了出来,他再也受不了了,心里随即有了某个念想,“我会——死在这里!”他向后倚在一棵大树上,他那发抖的双腿已经无法站立了,他惊惶未定的盯着车内。王经理就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用奇怪的目光看着老李,他慢慢靠近并扶起了老李,一脸的关切。

老李是彻底怕了小王,他到底是人是鬼啊,无意间发现,自己已在火葬厂门口了,明明刚才还怎么开都到不了尽头,他还不容易平静了下来,深深地吸了几口气,确定自己还或活着。小王给了老李好几张百元大钞,似乎是连回程的钱也算在内了,然后就自个背起包裹径直向火葬厂走去。

月依旧明晃晃地照着大地,鬼爪般的树枝依旧在舞动,老李仔细检查了那几张钞票,吁了口气,不是冥币。他抬起头望向小王的背影时,一阵阴风夹杂着树叶的沙沙声与那小王身上的隐隐的尸臭宛如戏弄老李的鬼手一般带着似有似无的冷笑掀开了小王背后的白布。一张在月光下显得更加惨白的脸裸露在老李面前,那是张只有眼白的在狞笑着的脸,就是这张脸,刚才下的老李魂都快散了;就是这张脸,从刚才到现在一只盯着老李;也就是这张脸,成了老李心中永远的噩梦。

那是王经理的脸,他还在对着老李诡异的笑着,老李再也受不了了,他发疯似得冲上车,迅速离开了火葬厂,他想早点远离这个噩梦。可现在,噩梦继续着,老李可算知道为什么小王要付回程的钱了,后座上,王经理捧着一个精美的小盒子,一脸诡异的笑着……

【火葬场的秘密】

神秘诡异的火葬场,究竟有什么恐怖的秘密?视频图解甩给大家,慎入。


惊悚一分钟

《纸条》

深夜,嘉俊和妻子正做着甜美的梦,均匀的呼吸声令房间显得格外静谧。

突然,一阵奇怪的声音响起。

“咚、咚、咚、咚……”像脚步声,又像有人在敲打墙壁。

谁家里这么晚还装修?嘉俊迷迷糊糊的嘟囔道。

这段日子实在太忙了,加班、出差、酒场、各种会议,嘉俊回来几乎是倒头就睡。只一眨眼的功夫,他再次沉入了梦乡。

……

“咚、咚、咚、咚……” 声音再次响起。

这声音……好像是从房间里传出来的?这个可怕的念头让嘉俊陡然没了睡意。黑暗中,他悄悄地睁开了双眼。、

“咚、咚、咚、咚……”清晰的声音传入嘉俊耳中。卧室不大,三十平米左右,他可以确定,房间里有什么东西在发出动静。

老鼠?不会的,它们弄不出这么大声音。或者是小偷?对,极有可能,最近新闻报道,一职业飞贼利用高层住户睡觉不关窗的习惯,沿着水管从窗户爬入居民家中进行盗窃,此人仍在通缉中。

嘉俊和妻子住在10楼,这样的高度对飞贼来说,完全不在话下。

此时叫醒妻子,一定会使飞贼察觉,嘉俊决定独自行动。他屏住呼吸,尽量不发出任何声响的从床头柜里取出一只军用手电筒,一把瑞士军刀。

嘉俊有过两年特种部队的服役经历,他很自信一般毛贼在自己面前接不过三招。

“咚、咚、咚、咚……”声音仍在响起,狭小的卧室显得毛骨悚然。

好家伙,胆子倒不小。嘉俊慢慢接近发出声音的那个房屋角落,突然打开手电。

随着一道强光,古怪声音顿时消失了,角落哪里有一个人影?

嘉俊发现,地上竟有一张白色的纸条,捡起一看,上面两个字让自己顿时心惊肉跳:

“救我!”

天亮后,嘉俊心事重重的来到公司上班,闲暇时,他掏出纸条看了又看,最后得出的结论是:纸条是从窗外飘进来的,坚决不能告诉妻子,这样一定会吓到她。

一切纯属偶然!

当晚,嘉俊等妻子熟睡后才关灯上床,并把手电和小刀都悄悄藏在枕下。人在受过惊吓后都会有所防备,对于一位反应敏捷的军人更是如此。

嘉俊很快就睡着了,并做了一个稀奇古怪的梦。梦中,一个女人使劲拍打着墙壁,似乎在向自己求救。

“咚、咚、咚、咚……”似曾相识的声音传来。

嘉俊神经质般猛然睁开双眼,该死的,这不是梦!

这一次,无论如何都不能让你跑掉。嘉俊心中默念,他决定不打开手电。

嘉俊像猫一般蹑手蹑脚靠近角落,顺着惨淡的月光,他看见了一幅终身难忘的画面:

一个白衣女人,正蹲在自家卧室墙角,双手使劲捶打着地板,长发掩盖了她的面目。

“咚、咚、咚、咚……”

你……你是谁?嘉俊大着胆子问道,声音却在发抖。

女人抬起头惨然一笑,长发之下,是一张满是血污的碎脸。

嘉俊再也忍受不了恐惧,双腿一软,向后倒去。

“怦!”开关声响,灯亮了,白衣女人也消失了。

老公,你怎么了?妻子揉着惺忪的睡眼,站在开关旁。

小琪,你过来看……嘉俊颤抖着从地上捡起一张纸条,这次,上面的字变了:

“我在下面”

在纸条的提示下,嘉俊和妻子很快发现了角落的蹊跷,几根黑色头发从地板的缝隙中渗出,嘉俊立即报了警,不久,警方从地板的夹层里挖出一具陈年女尸。

原来,2年前,这个房间曾发生过一起失踪案件,女主人神秘失踪,最有嫌疑的男业主在警方长期搜查无果的情况下无罪释放,现在,真相大白了。

那天之后的晚上,嘉俊终于睡了个好觉,没有奇怪的声响,没有噩梦,只不过,梦里似乎有个女人对着自己微笑,嘉俊模糊的记得,那个女人很年轻,笑起来很好看。

咦,嘉俊,你的手里怎么拿着一张纸条。清晨醒来,妻子突然惊讶的说道。

又是纸条!

嘉俊紧张的打开,上面只写着两个字:

“谢谢!”

再也不会有纸条了吧。

怪谈问一问

问题来了:这位易友发来的跟帖,哪里不对劲呢?

(小编有话说:大千世界,千变万化,努力过好现在的生活是我们唯一可以把握的。文章资料部分来源于要常来,天涯、百度贴吧等网站,摘录仅供阅读探讨,不代表网易同意其观点。


【易友怪谈】

故事说得好。

老天要你死,就得死吗?

太邪乎了。

遇鬼体质。

好残忍。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武汉丝绸服装鉴定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