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丝绸服装鉴定社区

一城烟雨半生缘“哪个男人不偷腥?大惊小怪.”

晓悟读书2018-11-02 10:04:08

第1章 暖床的下人          宛城。少帅府。寒夜如春。旖旎床帏间,雕花木床吱呀吱呀的疯狂响动,男人的粗喘和女人的呜咽声交织燃烧,声声淬骨……“五爷,求你……我真的……不行了……”已被男人折磨了大半夜的董岚烟,气若游丝的轻声乞求。而被她唤作五爷的男人,正是这少帅府的主人,江北五省最尊贵的统帅,陆煜城。她的乞求,他充耳不闻,霸道的攻势反而更加猛烈,直至把她冲击到彻底晕厥……望着她被汗水打湿的额头和她艳若桃花的粉颊,陆煜城的黑眸,犹如深不见底的潭渊。他的大手卡在她的脖子上,渐渐收紧……他真的很想弄死这个一而再背叛他的女人……可他今晚居然会在已经想要拔枪毙了她的时候,又一次被她那虚伪谄媚的笑惑了心神,竟着了魔一样,立刻把她按在身下,揉进了身体里……眼看着她因呼吸不畅开始皱眉咳嗽,回过神的陆煜城猛的收手,霍然起身,摔门而去……死,不是太便宜她了?陆煜城一声冷笑。……董岚烟是因腹痛疼醒的。外出一个多月的陆煜城,昨夜才回帅府,连句寒暄都没有,就霸道而疯狂的折腾她几乎一整夜……回想起那些亲密而羞人的画面,董岚烟的脸瞬间绯红,心怦怦乱跳……“董姑娘有喜了,为保胎儿安稳,咳咳……要劝少帅,缓几个月才能行房,且不能再如此激烈……”徐中医的话让董岚烟惊喜之余,已是羞得抬不起头。宛城的冬天,格外的冷。可生在江南一向怕冷的董岚烟,此刻的心,却暖的泛甜。她终于有了他的骨肉……宫寒难孕的她,盼这一天,天知道盼了多少年……“姑娘真是有福之人,咱家五爷这是打算给您一个名分了吧。”于妈笑指着窗外那些正忙着用大红绸缎和喜灯装饰府邸的佣人们。这句话让董岚烟的心,忽然一阵乱撞。莫非,这是他接到她有喜的消息后,心花怒放的特意安排?陆煜城曾公开对媒体表态,他将终身奉守一夫一妻的西式婚姻制度,此生绝不纳妾。他那样的身份说出这样的话,立刻引起全国轰动和热议,本就年轻有为英俊无俦的他,更是成为了全国名媛淑女争相仰慕攀求的男神……所以,他若真的肯给她名分,将会是……“少帅夫人”这四个字一跃入脑海,董岚烟的心几乎要跳出嗓子眼……她正想告诉于妈千万不要乱讲,府门忽然大开,一辆乍眼的红色轿车开了进来。一个身披白色狐裘的女人从车上款款而下,环视着张灯结彩的少帅府,眉目含笑,“不错,我最喜欢这样喜庆的气氛!”董岚烟认识她。江北首富白家的千金,白雅菡。她连忙起身相迎,“白小姐里面请,我这就让人去通知少帅。”“不必了。”白雅菡斜了她一眼,轻蔑冷笑,“一个暖床的下人,以为怀上个孩子,就能麻雀变凤凰?”她的话,让董岚烟的十指轻轻的收紧……下一秒钟,白雅菡带来的随从用力扯了她一把,粗蛮按着她的头,逼她跪在了白雅菡身前。于妈连忙上前解围,“白小姐,您这是……”“怎么,少帅府的奴才都是这么目中无主的吗?看来我日后要好好立立规矩了!”在众人不解的目光里,白雅菡笑的像朵花。“我和煜城的婚期,就定在下月初六。煜城说了,以后这帅府的内务,就全交给我处理,我呢,第一个要处理的,就是不该留在这世上的贱命。”她的笑语让众人一阵轻寒,董岚烟已是脸色惨白……原来府里这份喜气,不是因她怀了他的孩子,而是他要另娶别人了……白雅菡俯下身去,拍了拍董岚烟愣怔的脸,语气阴冷,“识相点,把这药丸吞进去!”董岚烟仰头看着她,目光倔强,“不是还没到初六么,白小姐不过是帅府的客人,我只听命于少帅。”白雅菡一愣,继而狠狠掐住她的两腮强行给她塞药,董岚烟咬紧牙关拼命挣扎闪躲……谁知原本处在上风的白雅菡忽然向后摔去,头磕在了案几的棱角处……身后一阵冷风袭来,董岚烟扭头看去。她深爱的那个男人,一身戎装气势逼人的陆煜城,正缓缓步入。他清冷的目光越过她,落在倒地的白雅菡身上,深眸倏然一紧。“煜城……”白雅菡美目凄迷的哽咽轻唤。他大步上前将白雅菡扶起,移眸扫向全身颤抖的董岚烟。并未发声的他,只是那冰冷的一瞥,就足以令董岚烟全身寒凉……白雅菡揪紧陆煜城的衣襟,瑟瑟发抖的倚在他怀里,方才的嚣张连半分影子都看不见。“煜城,她说她怀了你的孩子,她才是这少帅府的女主人……她让我回去告诉我父亲,陆白两家的婚事很快就会取消……她还说……”陆煜城眯起黑眸,“嗯?”“她还说,以后只要见面,我就必须向她行礼,否则就不准我再踏入府门半步……呜呜……煜城……你既肯给她孩子,定是心仪于她……我……我这就回去告诉父亲,我白雅菡绝不夺人所爱……”白雅菡如此明目张胆的谎话让董岚烟震愕不已,“五爷,我没说过!”与此同时,陆煜城厚重的军靴已经毫不留情的踏向了她……“何必跟一个碎嘴的下人计较。”凌空响起的他那让她万般迷恋的好听声音,更是犹如一把尖利的刺刀,直直刺进她胸膛……                                                                                            


第2章 为我死,不是你自愿的么?   忍着肩膀被踢处的剧痛,董岚烟泪眼模糊的看着眼前的男人。前一夜,他还不知餍足的一次次霸道要她,以至于她因腹痛找来大夫,才惊闻有喜……可转眼间她就成了碎嘴的下人,被他当众羞辱踢踏……眼泪大颗大颗的下落……而陆煜城看向她的目光,却没有半分怜惜,全然是毫不掩饰的鄙夷。他紧紧的搂住梨花带雨的白雅菡,一向清冷的语调里是少有的温柔,“不过是我随便找的暖床下人,你较什么真?她怀胎一事我也是才听说,就算你不提,我也自会处理掉。”董岚烟狠狠打了个冷颤,她下意识的护住小腹,却悲哀的发现,她根本无力自保……一种从天堂坠入地狱的绝望,死死的攫住她的心……“既是你的骨肉,我当然视如己出!煜城,只要你认我这个妻子,我就接受这个孩子。”白雅菡的善良宽容实在太感人,陆煜城满眼爱怜的在她额上落下轻轻一吻,“我怎能委屈了我的妻子?”话音刚落,他便大手一挥,“来人!”董岚烟立刻被两个男丁一左一右押制禁锢。她仰头看着陆煜城,拼命的摇头,泪如雨下。“求求你,五爷……既然白小姐同意接纳这个孩子,就求你放过他吧,他是你的骨肉啊,五爷……求求你……生下这个孩子我就消失,这样好不好?”她哀绝的泪容让陆煜城的黑眸几不可见的微微一闪。他一手捏起董岚烟的下巴,一手掂着手里的药丸,薄唇浅勾,“本帅的骨肉,你以为,是个人就配怀?”那冰冷残忍的话,在董岚烟的心口狠狠的一剜……“五爷……不……唔唔……”董岚烟拼命的用舌头抵挡着那入口的苦涩药丸,却无奈陆煜城的力气太大,他硬生生将她的颌骨掐住,把她的嘴撑的大张,犹如一条垂死挣扎的鱼……亲见两颗药丸相继落入董岚烟的喉中,陆煜城这才松开她,满是嫌恶的擦了擦手。董岚烟伏在地上拼命的干呕,陆煜城凉凉的声音再次响起,“给她灌水,灌到她不吐为止。”当冰凉的水如同浇注般灌入口中后,董岚烟几乎被呛得咳出了血来,小腹处更是一阵紧似一阵的绞痛……巨痛中,她的身子蜷成一团,额上豆大的汗珠颗颗坠在地上,意识已开始混沌……陆煜城面无表情,淡然挥手,“把她拖回房。都散了吧。”他遂又搂住白雅菡的纤腰,“我在尚雅轩订了位子,吃过饭陪你去看戏。今晚有你最喜欢的‘牡丹亭’。”“好哦~太好了呢!”白雅菡如同猫叫般娇笑着。她扭着腰肢,故意从董岚烟的手背上踏过,高跟鞋的鞋跟一下子就在她的手背上碾出一个血印!钻心的痛激醒了董岚烟,她望着依偎而过的二人,理智尽失,沙哑痛泣,“我曾为你……几次三番……险把命送掉……你……为什么……为什么……”她的心,在滴血……从未曾指望他报恩,可他怎能如此对她……陆煜城顿住脚步,缓缓回头。“为我死,不是你自愿的么?”那冰冷的声音如同一道魔咒,在董岚烟脑子里不停的回放……自愿的么?自愿的啊……董岚烟只觉得一阵天旋地转。鲜血在她体内疯狂喧嚣,继而奔涌而出……“咚”的一声,她的头重重磕在地上,不省人事。而看着她身下那鲜红刺目的血迹,陆煜城只是漠然敛眸,搂着白雅菡,头也不回的离去……“这血,越流越多……董姑娘本就宫寒……老夫恐怕,无能为力啊……”徐中医的眉几乎拧成了麻绳。他一面摇头,一面擦冷汗。医者仁心,若不是那白家大小姐以他全家老小性命相挟,他怎能见死不救……因编谎话害死了那个胎儿已是造孽难赦……眼看着去禀告少帅的人跑回来,他急忙问道,“少帅怎么讲?”他已打定主意,如果少帅还把这董姑娘当成心尖宠,他必全力把她医好,然后去恳请少帅护他全家老小周全……可传入耳廓的那句话,让纵然已是看遍人间百态的他,依旧周身寒凉。“少帅说,徐老既已尽力,就不必再耽搁时间。人若死了,埋了就是。”意识尚存的董岚烟,因这一句话,生生呕出一口鲜血来……                                                  


第3章 早晚亲手毙了你         董岚烟不知道自己是活着,还是死了。她只知道身体越来越轻,大概是血都流尽了吧,她觉得自己好像轻飘飘的飞了起来……“烟儿?”“我在,五爷。”“以后别叫我五爷,就叫我城哥吧。”“城……哥……不行,父亲会怪我失礼的!”“呵呵,傻瓜。非要等我重金下聘,十里红妆迎亲,你才肯改口么?”“什,什么?五爷不要乱讲……”“傻丫头,我一直在等你长大,等你做我的新娘……我不会像他们那样,要那么多女人,我这辈子就只要你一个……”……董岚烟轻声的笑了。她大概是真的死了吧。不然她怎么会看到了许多年前那个清雅的少年,正捧着她那张红成晚霞的脸,在她耳边,呢喃起誓……只为那一句烙进心底的誓言啊,她傻傻的等了12年……天大的绝境她都咬牙扛着,几次支撑她死里逃生活下来的,都是他那句话啊……可如今却等来了他娶别人,逼她死……她不怪他。他是统率江北造福百姓的少帅,甚至有可能是将来一统天下改朝换代的大人物,他怎么可能娶她这个无依无靠的孤儿!是她太傻,竟把他年少时的一句戏言,当真了呢……她笑着,笑着,眼角却开始落下泪来……那就死吧……死了不会碍他的眼,也不会痛了。死了就能和朝思暮念的父母,还有她那可怜的孩子,团聚了……虚无飘飞间,忽然一个低沉的男声拉回了她渐远的灵魂。“你父母的死,根本不是意外。不想报仇的话,就尽管去死。”她顿时被那句话惊住。求生的念头渐渐生起。她本已空乏无力的双拳,慢慢的,努力捏紧…………董岚烟睁开眼的时候,仿佛看到了陆煜城那布满关切和痛楚的双眸。而当视线渐渐清晰起来,他那张冰冷无情的脸也越发清楚时,她才知道,又是自己自作多情了。“不装死了?”陆煜城满是嘲讽的冷笑。董岚烟空洞的双眼直直的望着他,喉中满是血腥之气。“我认识五爷12年,贴身伺候五爷也已4年,这么多年过来,五爷厌倦了我也是常情……可五爷把我赶走便是,为什么……”一想到自己视若珍宝却惨死的心头肉,悲从中来的董岚烟,身下立刻涌出一股鲜血。“为什么要……杀死我的……孩子……”她忍住剧痛,大口大口的喘着气,泪水止不住的淌。她凄楚哀绝的模样,让陆煜城的心狠狠一缩……他深吸了口气,冷冷笑道,“你不是都说了,那是你的孩子,与我何干?”董岚烟惊愕的睁大了眼,却不等开口就被陆煜城卡住了咽喉……“徐老说,这胎儿不足一月,而我外出一个半月,你怎么解释?”董岚烟震惊过后,拼命的抓住陆煜城掐住她的双手,艰难发声,“不……可……能……”“呵呵,你质疑徐老的医术?那府中有人报给我,我不在期间,你几次夜不归府,也是假的?”“唔……”董岚烟已是脸色紫红,无力发声。陆煜城一把把她拎起掼向床脚,随即拿起桌上的点心,狠狠砸在地上,又重重碾上几脚,看着她冷笑。“昏睡十几日装死,而你那相好的一来看你,你就立刻醒了过来?那就赶紧起来啊,把你相好的送来的点心吃下去,就药到病除了,嗯?”董岚烟看着被他碾碎的桂花藕和姜糖茶,知道那是她的同乡友人兼救命恩人冯源送来的,她最爱吃的家乡小点。8年前,失去父母沦为孤儿的她,傻傻的依着陆煜城的话,守在森冷的宅子里,等着他去接她。她永远都忘不了,时年20岁的陆煜城紧紧把14岁的她搂在怀里说出“我必护你一生周全”时那一脸坚毅……可那么信任他的她,苦等了两天两夜没等到他的身影,却等来了一群土匪。眼看就要被土匪凌辱的当口,是路过的冯源不要命的把她救走。痛失双亲备受折磨的她大病了一场,醒来后已经被冯源带回了江南家乡……兵荒马乱的年代,她一个女孩子想再回江北是何等不易!她给他写了无数封信,日思夜盼的等着他去江南接她……可是她苦等了4年,也没等到他的影子……思念蚀骨的她,终于决定,哪怕丢了性命也要北上去寻他……而当她不要命的一路辗转找到他时,满眼冷漠的他只是像看一个陌生人那样的看着她,随后便撕碎了她的衣服,粗鲁而残忍的强占了她……成了他的女人之后,她就这样身份尴尬的留在他的府中,一晃就是4年。这4年间,他除了会疯狂的要她的身子外,和她连话都没说过几句。她只以为他是因大帅过世重担压身,外加时局动荡殚精竭虑,对她才不复当年的温柔体贴。谁知他竟把她看的如此低贱不堪,竟会怀疑她的忠贞……“气大伤身,五爷别生气……五爷让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这样好吗?”心神俱碎的董岚烟,目光空洞的轻笑着,扑通一声跌跪在地上,抖着手捡起那些被他脚踏过的点心,拼命的往嘴里塞……即使被噎的干呕不止,她的双手却还是不停用力的往口中挤压,似乎只有让身体更痛苦,才能抵消一点点她心口的剧痛……她的样子让陆煜城本就旺盛的心火,燃烧的更加疯狂。他堂堂帅府后厨做出的点心,就比不上她那个奸夫送来的?“贱人,你就那么喜欢那个姓冯的?”他抬脚便是一踢,把她重重窝到墙角。他边说边掐住她的脖子,逼着她把吞进去的那些点心吐出来,咬牙切齿的声音森寒入骨。“你当我不知你跟我这4年,是别有居心,是身在曹营心在汉?可惜,这辈子,到死,你都没机会和他在一起!呵呵,本帅玩过的女人,本帅宁可亲手弄死,也绝不让别人得手!那姓冯的……本帅早晚会亲手毙了你们这对狗男女!”这样无中生有的侮辱,让董岚烟的胸中腹中满是血气蹿涌……当那股血气轰然寻到破口奔出体外后,她便两眼一黑,再也看不见那张她深爱着却让她心碎的脸……                                                                                                 


第4章 不堪的洞房花烛夜       董岚烟是被一阵阵震耳欲聋的爆竹声吵醒的。她努力了很久,撑开眼皮,发现自己躺在柴房里。据于妈讲,她已经又昏睡了近十日。是赵副官趁陆煜城出府时,偷偷寻来了洋人大夫,她才保住了性命。可是她虽活了下来,待遇却再比不上从前。陆煜城把她安排在柴房居住,让她日后和府上最底层的佣人一起做工……“五爷他,有没有……来看过我?”董岚烟终于还是不甘心的,虚弱问了一声。于妈眉头紧拢,苦苦一叹,“姑娘,听于妈一句劝,五爷的心,既已不在你身上,就不要自寻烦恼。人这一辈子,没什么比好好活着更重要,明白吗?”董岚烟的心,狠狠的刺了一下……她看着于妈,浅浅的笑了。“好,我听于妈的。好好活着。”于妈红着眼睛帮她捋了捋头发,心下叹息不止。在于妈的帮助下,董岚烟简单梳洗了一番,很快就有人来领她去熟悉新的工作。出了柴房,看着满院的大红喜字,闻着刺鼻的爆竹味儿,她才知道,原来,今天已是初六。而且,听说,陆煜城和白雅菡,已经在前院按中式典礼拜完了天地,此刻正前往宛城最奢华的塞拉维酒庄,再按照西式的典礼,宣誓完婚……董岚烟仰头看着湛蓝湛蓝的天空,想象着蓝天下正拥抱亲吻新娘的那个男人,心口痛到难以呼吸。那个男人,他把自己的生命,抽走了大半……她活下去的意义,又到底是什么呢?“下贱坯子!不好好干活发什么呆?臭不要脸爬上五爷的床,就以为自己真是个千金小姐了?这回被五爷一脚踹了出来,不是还妄想着五爷再回头要你吧?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赶紧干活,再偷懒小心我扒了你的皮!”一个婆子挥手就给了她一巴掌。董岚烟捂着疼痛的脸颊,什么都没说,只是低下了头。人心就是这么现实。从前她能够出入陆煜城房中的时候,满府的佣人都抢着巴结她讨好她,如今……她苦苦一笑。浑浑噩噩的接下活计,心不在焉错误百出的她,一下午的功夫,挨了好几次的打骂。好不容易捱到晚上,体虚疲惫的她只喝了口粥便回柴房躺下,独自在寒冷和寂静中,舔自己的伤口……吱呀一声,柴房门忽然被人打开。刺眼的煤灯直直的晃向她的脸。“赶紧换上一身干净的衣服,到前院去!”一个佣人粗声喊道,“夫人听说你弹得一手好琴,要让你立刻去给五爷和夫人弹琴助兴!”董岚烟蜷了蜷手指。今晚,不是他们的洞房花烛夜吗?让她去弹琴见证他们的好事?那还不如杀了她……“我不舒服,麻烦你告诉夫人……”她的话还没说完,脸上立刻挨了一耳光,“夫人让你弹琴是瞧得起你!废话少说!”董岚烟就这样被两个粗壮的丫头拖进了前院。温暖如春的主卧门前,白雅菡笑看着她,倚在陆煜城的怀里,“煜城,洋人都讲情调,我们今夜也学一学他们的情调,在琴声的助兴下,定能度过一个难忘的新婚之夜……你说是不是?”陆煜城扫了一眼跪在地上抚着琴的董岚烟,深眸浅动。十来天不见,她消瘦憔悴的几乎皮包骨……可这不都是她犯贱自找的吗?他为何要心生怜悯!“弹一夜,不准停。”他冷冷的命令让董岚烟的手狠狠一抖,琴音以一个打颤的音节,袅袅响起……白雅菡笑着搂住陆煜城的脖子,迫不及待的吻住他的嘴唇……陆煜城一声低哼,一下子把白雅菡拦腰抱起,大步走回了卧室……一阵笑声过后,房里的灯被齐数熄灭。不知又过了多久,里面那张董岚烟睡过不知多少个夜晚的雕花大床上,忽然就传来疯狂的吱呀声。一声猛似一声,那大床似乎瞬间就会被撞塌一样……“嗯……啊……”紧接着便是白雅菡夸张的尖叫声……“煜城……轻一点……啊……好疼……放开我……不要……啊……”董岚烟只觉得头晕目眩,手指下的琴弦,根根如刀刃,狠狠割着她的指尖,割着她的心……原本婉转灵动的琴音,如泣血般,哀沉悲鸣……“嘣”的一声,一根弦倏然崩断,董岚烟看着血流如注的手指,听着室内那令她心如刀绞的疯狂欢爱声,头直直的砸在了琴面上,昏死过去……迷迷糊糊间,似是有人把她抱了起来。她很快就被那人放在了一个温暖柔软的地方,紧接着,一个强壮有力的身体,重重覆上了她……衣服被剥去的瞬间,意识回还的她发出一声低呼,可下一秒,她的双腿已经被用力撑开,男人如铁般的灼热,瞬间将她贯穿……“不!”董岚烟痛的浑身抽搐,拼力挣扎。不甘受辱的她,用尽全身的力气,死死的咬住了那个男人的肩膀……只听那男人吃痛一声闷哼,接着便是一个掌刀劈下,董岚烟立刻晕了过去……                                      



第5章 他的温柔给了别人       天还没亮,董岚烟便被生火起灶的婆子骂骂咧咧的拽了起来。头痛欲裂的她,发现自己仍然睡在柴房,如果不是身下和小腹传来的不适感,她几乎以为昨夜那场折磨,是个不堪的梦而已。所以,她真的被人糟蹋了……这个认知让她的泪立刻涌了出来。她以前听说过,府上一些耐不住寂寞却又没钱逛窑子的男丁,偶尔会把女佣强暴。虽然这种事是帅府明令禁止的,可是被辱的女人哪个敢去声张?这些女人只能忍痛认命。眼下,这种事竟轮到了她……董岚烟捂住嘴,呜咽痛哭。就算陆煜城不要她了,她也从没想过和别的男人发生关系,更何况是被男丁强暴……苦咸的泪水,滴滴流到被琴弦割破的手指上,钻心的疼……可她根本没时间悲恸,就被人拽了出去。劈柴,填灶火,煮饭……而后又被白雅菡点名传到前院去伺候早餐。光鲜亮丽面色红润的白雅菡,几乎挂在陆煜城身上,被陆煜城半抱着走下楼梯。董岚烟连忙垂头敛眸。哪怕多看一眼,她的心恐怕都会四分五裂……“请五爷和夫人用餐。”董岚烟小心的把碗捧到两人身前。陆煜城的目光,在她露着血肉的伤指上,淡淡扫过。白雅菡敏锐的看到他的细微神色,心头如野草般疯长的嫉妒中,她忽然狠狠踩了一脚正给她送餐的董岚烟,董岚烟的手一抖,白雅菡就势把滚热的粥撞翻,洒了自己一手。“啊……煜城……好痛……”白雅菡含泪惊呼,正低头品粥的陆煜城没看到发生了什么,扭头那一刻,两个女人同样痛苦的表情,让他微微一愣。他的目光情不自禁的凝在董岚烟那因疼痛而变得扭曲的五官上……“煜城,我的手……我的手烫出泡了!”白雅菡的尖叫声让陆煜城回过神来,他连忙抱起她去冲冷水,同时低声安慰着,“别怕,有我在。”董岚烟泪眼朦胧的看着他的背影。他那样的温柔啊……曾几何时,是只给她一个人的……可现在,别说他不要她了,就算他还要,已经脏了身子的她,也不配了啊……她忍着心痛,立即收拾残局,耳边传来白雅菡哽咽的声音。“煜城,你别生气,我不愿意相信她是故意的……大概是她没了孩子才心神不宁烫伤我的……别惩罚她了,就算了吧……”董岚烟忍不住牵唇,无奈的苦笑。锋利的碎碗一不留神就割破了掌心,鲜血滴在乳白色的粥上,刺目惊心。陆煜城说不清看到这一幕,心头是怎样一种郁结和憋闷……他竟然还会为这个女人心疼?他陆煜城这一生,唯独对她一人低过头,求过爱,许过誓……她曾经是他视如生命的珍宝!可她呢,她居然把他的一颗真心踩在脚下,一次又一次的,把它无情碾成渣……12年前的初见,情窦初开的他一眼就认定,她就是他想要的女人,她的一颦一笑举手投足完全都是他心仪的模样,于是他极尽温柔的呵护着她,耐心的等着她长大……朝夕相处的那几年,大概是他这一生,最温暖幸福的时光了……可他的幸福,彻底终结在8年前,她父母亡故的那一年。                                                                    


第6章 撕了她的身,碎了他的心     8年前,她痛失父母,他心疼至极。可当他放下手里所有要事疯了一样的满城寻她时,她居然已经和另一个男人跑回了江南,还厚颜无耻的写信告诉他,生她养她的江南才是她的归宿,她已经嫁给了和她青梅竹马一起长大的男人,让他忘了她……她竟然还寄来一张他们的合影,想要他给他们祝福!合影上的她倚在那个男人的怀里,笑的温婉明媚,像一朵美丽却能将他毒死的曼陀罗……他都不知道那几年的时间,他是怎么熬过来的。那样骄傲的他,纵然再爱她,又怎么可能不要脸面的去恳求已经另有所爱并且完婚的她回到他身边?被爱情伤到体无完肤,他又先后经历了丧母丧父之痛,见不到任何人生希望的他,自此全身心投入公务,心似冰封。他强迫自己不再去想她,彻底忘了她……不料她却在4年前的一个雨夜里,忽然出现在少帅府的门口,并不要命的撞向了他的车……他心疼的抱着昏迷的她,郑重决定,若是她被那男人抛弃了,他不仅不会嫌弃她,还会给她荣光无上的少帅夫人这个名分,以及他一生的忠诚和守护!谁知她醒来第一句话却是,要他去救那个男人……原来她风尘仆仆不远千里而来,就是为了利用他啊!她一定没听见他心碎的声音……他当即冷笑着要求她用身体来换他出手相救,他以为她那样刚烈坚贞的女子,定会义正言辞的拒绝,谁知,她竟毫不犹豫的点了头……于是那一晚,在愤怒失望伤心各种情绪的驱使下,他极其残忍的撕碎了她……意料之中的,她没有落红。可他明知她背叛了他,她的身子已经不再干净,她的心更是浑浊不堪,他却还是舍不得放她离开……于是他又爱又恨的把她禁锢在帅府中,一晃就是4年。他本以为既然她用身体作条件留在他身边,就该安安分分的守着他,不再想那个男人。谁知她竟趁他外出去和那个男人私会!竟还搞出孩子来,给他比死还难堪的羞辱……这些不堪的回忆和痛苦的心结,让陆煜城几乎要爆炸!他的怒吼脱口而出,“贱人!滚!给我滚回柴房去!我再也不想看见你!”突然炸响的吼声吓得董岚烟狠狠一哆嗦,她从来没见过陆煜城这般厌恶的眼神。她的心,寒凉透底。既然讨厌她至此,何不放了她?她缓缓跪下,说出的话,抽干了她全身的力气……“求五爷把我逐出府门,任我自生自灭。”陆煜城没想到她会这样说,眯起的黑眸瞬间闪起狂戾的光。她又想走?这是觉得他没有利用价值了,所以就迫不及待的,想去找她那个奸夫了?她把他当什么了?她说回就回,想走就走?!所以,餐桌这一出,定是她故意挑事,既伤了白雅菡泄愤,又想给她自己一个获罪出府的理由?这个女人,竟变得这么下贱而卑鄙!怒火中烧的陆煜城想都没想,扬手就给了她一个重重的耳光……那耳光声大的吓人,把白雅菡和另外两个女佣都吓的一抖。陆煜城扯住董岚烟的头发,捏紧她已经肿起来的脸颊,字字狠厉,“听不懂我的话么?我让你,滚,回,柴,房!”话毕他的手猛的一搡,董岚烟重重摔倒在满地的碎碗上……“滚!”陆煜城又不解气的狠狠踹了一脚餐桌,伴着稀里哗啦的巨响,他迈开大步愤然向楼上走去。陆煜城一向是稳重淡然的,认识他十余年的白雅菡,从没见过他如此情绪失控的样子。而能让他如此反常的女人,正是眼前这个长相绝美又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并被他一睡就是好几年不曾换过的女人……白雅菡望着董岚烟的目光,几乎能射出利箭来……这个女人,一天不死,她就一天不能心安!                                                                                              


第7章 他肩上的暧昧痕迹       紧跟着陆煜城回房的白雅菡,正撞上他脱下沾了污渍的衬衫准备换新衣,她立刻帮他拿起衣服,满眼爱恋的轻轻抚摸着他结实精壮的胸膛。这个男人,他不仅长着一张几乎完美的脸,还有着军人特有的硬朗英武,举手投足全然是让人沉迷的贵气和霸气。而且,这个男人和其他权贵截然不同,他从来不出入风月场所,还公开申明终生只娶妻不纳妾,这让他整个人更多了几分干净迷人的特质。所以,她和所有女人一样,第一眼看到他时,就爱到不能自拔。可纵然她是美貌无双鼎鼎大名的江北五省第一名媛,他也从来没有像其他只见她一眼便目露惊艳的男人那样热情对她,无论她怎么讨好他,他那清淡冷漠的眸子里,从来就没有半分待她不同的光芒。就在她沮丧而又不甘心的日日焦灼中,忽听父亲兴奋的告诉她,他居然主动提出要娶她为妻……白雅菡根本没法形容那一刻的心情!她只觉得,这一生,若能成为他的女人,让她死,都没有遗憾了。尤其在昨夜深深体会到他那霸道强势充满雄性占有欲的勇猛后,虽然初经人事的她痛到死去活来,可是她的心,是那么的满足,那么的甜……因为,这个完美如神的男人,今生今世,都只是她白雅菡一个人的了!这样的念头一起,白雅菡的体内立刻喧嚣躁动起来。她忍不住低下头,满是暗示性的去吻他的胸肌,双手在他的背上,来回的游走……未料他却并未像前晚那样把她疯狂按倒,反而一把就把她推了开。“煜城?”她双目迷离的仰望着他。心情不佳的他,面色淡漠,“我还有事。”意识到自己的失态,白雅菡连忙露出一个懂事优雅的笑,“我不过是想让你消消气……对不起啊,煜城。”陆煜城只是淡淡摇头,连话都懒得说。白雅菡连忙帮他更衣,却因看到他右肩上一处显眼的紫红牙印,而呆呆愣住。尽管昨晚他们的欢爱非常激烈,可她万分确定,自己绝对不曾在他肩膀处咬出这样一个狠重的牙印……她哪有那个胆子?!陆煜城显然不知道她所想,见她停手,便自己迅速换衣,转眼间已经甩门而去。白雅菡看着关紧的房门,脑子里满满都是那个牙印……昨晚他疯狂要了她不下三四次,就算他有再好的体力,也不可能再去找别的女人欢好,况且早晨醒来的时候他明明睡在她身旁!所以,那个牙痕就一定是他们婚前的某个晚上,哪个女人在他身上留下的!她相信他绝不会出去找不干不净的女人,所以……又是那个近水楼台的董岚烟?一想到董岚烟很可能是洁身自好的陆煜城的第一个女人,甚至是在昨夜他要了她之前,那漫长岁月里他唯一的一个女人,白雅菡心头的嫉妒之火几乎能把房子点燃!她回身看着那布满了她纯洁处子血的床单,愤然把它扯了下来,随后便火气冲天的,蹬蹬蹬跑向了后院……董岚烟,看我今天不弄死你!                                              


第8章 被他的正妻羞辱         后院里,于妈正帮满手血迹的董岚烟处理伤口。白雅菡看着两人,冷冷的笑。“哟,我今天才知道,原来我们少帅府竟花钱养了一帮晒太阳的闲人呢!”于妈连忙拉着董岚烟起身行礼,“夫人见谅,董姑娘的手受了伤,我帮她简单处理下就好。”“董姑娘?我们少帅府只有主人和下人,这不伦不类的董姑娘之称……”白雅菡鄙夷的一哼,“莫不是从窑子里出来的,被男人们叫姑娘叫惯了?”她刻薄难听的话让于妈的脸色很僵,董岚烟也是脸色一白,她却毫不争辩,只是虚弱浅笑,“夫人屈尊来这脏乱的后院,是有什么事吗?”白雅菡拉着怪腔一笑,顺手抖开手里的床单,“我格外喜欢我和煜城洞房花烛夜用过的这床真丝绸缎,怕别的下人手粗洗坏了,所以就让你来给我把它洗干净。我不允许这上面残留半点血迹,而且我和煜城今晚还要用它,不管你用什么办法,都得把它给我洗净晒干,给我铺回床上去!不然的话,别怪我狠心罚你!”那淡粉色绣着龙凤的上好锦缎上,布满了星星点点的血迹。每一滴血迹,都深深的刺着董岚烟的眼睛,灼着她的心,让她不由自主就想起了在他们房门口听到的那些刺耳的欢爱声。她的心在慢慢裂开一道口子,而那大口子里正往外涌血,疼的她几乎要窒息……于妈看着董岚烟受伤的手,轻声说道,“她的手伤的很重,沾了水恐怕会感染,夫人不嫌弃的话,我来洗吧,保证让夫人满意。”她的话刚说完,白雅菡上前就是一个狠狠的耳光。“来人,给我抽她二十个嘴巴!主人的命令,岂有她这个下人讨价还价的份儿?”所有的佣人都愣住。就连少帅对于妈从来都是礼貌客气,甚至十分尊敬的,可这位新夫人竟敢打她?眼看着白雅菡的贴身丫头上前对着一把年纪的于妈左右开弓狠打耳光,众人连大气都不敢出。董岚烟气愤不已,她抓住那个丫头的手,怒目看向白雅菡,“夫人可知于妈是与五爷母亲情同姐妹之人?不知五爷看到于妈被打成这个样子,会认同夫人,还是会责罚夫人?”果然,她的话让白雅菡脸色一变。说不后怕是假的……可让她这个尊贵的大小姐去向一个下人道歉,纵使那下人是陆煜城母亲的人,她还是做不到!所以,她把所有的气,都撒在了董岚烟的身上……她扬手就给了董岚烟一个清脆的耳光。早晨因被陆煜城狠打,董岚烟的脸颊还肿着,眼下又挨了一下,她觉得自己的右眼几乎都要睁不开……“谁给你的胆子教训我!我堂堂少帅夫人,处置几个下人的权利都没有?你现在立刻去把床单给我洗干净,而且,我的锦缎必须要用冰水洗!哪怕有半点血渍洗不掉,我今天必把你这双没用的手废掉!”数九寒天的冬日,才小产一月的董岚烟就这样跪在冰冷的地面上,用她那双满是伤口的手,在冰冷的水里,为白雅菡洗床单……冰水刺骨,扎的她不仅双手渐渐麻木,就连小腹都开始剧痛起来。而盆中床单上的血迹迟迟洗不净,她手上伤口渗出的血又渐渐染红了床单……她头发散乱,面颊肿胀,目光呆滞。摇摇晃晃的身体似是随时会晕倒,整个人狼狈不堪。可即使是这样,她与生俱来的那份清雅脱俗的气质,依旧刺的白雅菡眼睛痛!一想到她曾在陆煜城身下放浪下贱的讨好他,并且不仅怀过陆煜城的孩子,还敢在陆煜城的肩膀上留下那样放肆的齿痕,白雅菡完全被嫉妒和愤怒冲昏了头脑!去死吧,贱女人!敢抢我的男人?我弄死你就像碾死一只蚂蚁一样容易!她霍然冲到董岚烟身前,端起一旁的水盆,把整整一盆冰水迎头浇向了董岚烟……                                                                                                                 








- 未完待续-


长按二维码关注:晓悟读书。


温馨提示:《晓悟读书》推广的内容如有侵权请您告知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处理或撤销;互联网是一个资源共享的生态圈,我们崇尚分享。

其他平台转载请注明:(来源:晓悟读书)。




 未 完 待 续 









点击“阅读原文”继续阅读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武汉丝绸服装鉴定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