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丝绸服装鉴定社区

老公,今晚可以玩我哦……

巫妖哥2018-11-07 16:55:57

  很多人艳慕我有一个既漂亮又性感的老婆,却不知我过得一点都不幸福。

  我和老婆是朋友介绍认识的,那天患有先天性心脏病的妹妹住院,我为筹集妹妹的一大笔住院费焦头烂额,一朋友找到了我,说有个挺有钱的女人征上门女婿,只要女方相中男方,便先给三万元的礼金,结婚三月之后再给男方七万元。

  十万元,对于我来说绝对是巨款!

  我爸妈死得早家里穷,我刚大学毕业还没找到工作,相依为命的妹妹住院急需一大笔钱,虽然我对当上门女婿很反感,但终究还是在现实中低下头来,答应了朋友和那个征婚的女人见上一面。

  第二天在朋友的安排下,我和她在医院对面的咖啡店见了面,本以为她是个又老又丑的女人,却不曾想她年轻漂亮,找不出任何瑕疵的绝美容颜,配上凹凸有致的魔鬼身段,往我面前一坐就是一道靓丽的风景线。

  她叫夏晴,21岁,是我市重点高中的英语老师,穿着一身黑白相间的制服,浑身洋溢着睿智的知性美,一看就是一个知书达理的女人。

  夏晴了解了我的基本情况,从LV女式包里取出三万元和一份文件递到我跟前,她表示对我比较满意,让我当即就和她签署结婚协议。

  结婚协议只有四条:第一,婚后同房不同床;第二,婚后不允许我带任何人来家里,也不能对她以及她的家人和朋友有任何的不满;第三,婚后我不能管她,必须给予她足够的空间和自由,但她能管着我;第四,婚后三月不能因为任何原因离婚,也不能把这份协议的内容告诉任何人,否则剩下的七万元分文不给,还要追回礼金三万元。

  我算是弄明白了,我是相当于她花了十万元买来的丈夫,作为丈夫我没有多少的人权,更加别说是上她的床了。

  这是一个对男性具有侮辱性的结婚协议,我本想拒绝的,可夏晴又说只要我乖乖的听话,结婚三月之后我们俩的婚姻只要每往后顺延一月,她就给我每月两万元。

  我缺钱,面对夏晴这种金钱攻势,为了先得到三万元的礼金给妹妹治病,我和夏晴签署了奇异的结婚协议。

  签署协议后的第二天,夏晴和我办理了结婚手续,但我们俩并没有举行婚庆仪式,只摆了一桌酒,来的都是夏晴的亲人,也就是在这时候我才第一次见到了我的丈母娘。

  丈母娘叫陆千萍,穿着一身黑色的女士休闲服,却依然包裹不住她呼之欲出的傲人身段,她长得很不错,皮肤保养得很好,我看不出她究竟有多大年纪,说她和夏晴是亲姐妹我也相信。

  陆千萍不爱说话,她让夏晴给亲友们简单的介绍了一下我,便塞给了我一个红包,说是祝贺我和她女儿百年好合。

  红包很厚实,我估计得有好几千的样子,可这个红包在客人们散去之后便被夏晴给收走了,她说这是她妈妈给予她的祝福,和我无关。

  我没有和夏晴为红包争执,当晚我们俩住进了婚房,由于结婚协议的第一条就有‘同房不同床’的规定,我便识趣的准备去主卧房隔壁的寝室就寝,但夏晴却叫住了我,说今晚她妈妈会住在婚房这边,让我别去隔壁睡,以免她妈妈生疑我们俩的真实关系。

  为了让她妈妈确信我们俩‘住’在一起,她还提出了一个很过分的要求,让我找出一部岛国艺术片自己看,然后把片子的声音开得恰到好处,可以让整个屋子里的人都听到那种声音,这样她妈妈就会觉得我们俩是真正的夫妻。

  关于这个要求,想想就觉得悲哀,新婚之夜守着夏晴这种漂亮性感的妻子不能那啥,还要我如此这般,这简直就是一种折磨和侮辱。但夏晴提醒我结婚协议的第三条,我必须得听从她的‘管理’,于是我只能按照她的安排照做了。

  在看片子的时候,夏晴就在我的身边不远处,看到她穿着旗袍显露出来惹火的身段,我难受得不行,有种看得到摸不到的挫败感。更加要命的是,夏晴还时而脸上挂着怪笑发出一两声呻吟,听得我浑身燥热难当,好几次都忍不住真的想要冲过去将她给扑倒。

  但我不敢,每当夏晴发现我眼神迷离的看着她的时候,她的笑容立即就紧绷,瞪着眼一副警告我不许靠近她的模样。

  好在这种煎熬终究在半小时后结束,夏晴听到客厅里她妈妈回房的声音之后,便让我关掉了片子,笑呵呵的说今晚我做得不错,她给了我五百元作为犒赏费用。

  捏着这五百元钱,我觉得受到了羞辱,但我没跟钱过不去,咬着牙把钱放进了裤兜里。

  见我收了她的钱,夏晴诡异的笑着,给我说她第一天和我见面,就知道我是缺钱而不需要尊严的男人,所以她才会选择我做她的协议老公。她还警告我,说今晚发生的事绝不能告诉任何人,否则就把我扫地出门。

  我为了治疗妹妹的确需要钱,因此没有和她犟嘴,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忍忍吧!

  随后,夏晴打开了电脑,当着我的面脱下了她的丝袜丢给我,说我开始那么难受,让我去卫生间自己解决一下。

  听到这话,我气得不行,但我终究没有和她发生争吵,拿着她的原味丝袜走进卫生间,本想愤怒的把丝袜给扔进垃圾桶,但想着夏晴这么践踏我,我就把丝袜拿着嗅闻了一会,然后便干了一出坏事,觉得这也算是对夏晴的一种报复。

  等我洗浴完毕穿着睡衣从卫生间走出来的时候,寝室里的灯光已经变得柔和,而且屋子里还拉上了帘布,将我和夏晴给隔离开来。

  “今晚,你睡地板!”帘布后,传来了夏晴冰凉凉的声音,我低头就看到了卫生间门口丢着的被褥,只好郁闷无比收拾着地铺,一边收拾,一边透过帘布的缝隙往夏晴所在的电脑桌前看去。

  这不看不要紧,一看真是要人命!

  只见,电脑桌前的夏晴不知何时已经把身上的旗袍给脱下来,浑身上下只穿着让人喷血的三点式,柔和的灯光下,她的身段显得那么的凹凸有致,挺拔的胸口,修长的大腿,被灯光折射得雪白的肌肤,仿似寸寸销魂。

  我活生生的吞咽了一口唾液,缩在地板的被窝里动都不敢动,深怕被夏晴发现我在窥视她。

  “看什么看?小心我挖掉你的眼睛,赶紧睡觉!”

  正在我看得热血沸腾的时候,夏晴突然朝我这边丢来了一个苹果,砸得我赶紧把头完全的缩进被窝里。我是看不到夏晴了,但脑子里全部是她性感迷人的身段,我还听到窸窸窣窣衣物折腾的声音,我就在想是不是夏晴已经把衣裤都给脱光了。

  说实话,我还是一个处男,从没有和一个成熟的女人共处一室,而且夏晴还是我名义上的妻子,她长得那么勾魂,我难免会有上她的想法。虽说我这个丈夫是名存实亡的假货,但我毕竟是一个血气方刚的男人,我真的忍不住想看看夏晴脱光光的样子。

  于是,我轻手轻脚的把头又钻出了被子,透过帘布的缝隙朝电脑桌前的夏晴看过去。

  这一看,我整个人都傻了,想不到在人前显得清纯的好老师夏晴,此刻居然穿了一件露出不少沟堑的粉色短裙,双手压住电脑椅,正在摄像头的面前搔首弄姿,她那修长的双腿上紧裹着红色的丝袜,随着她娇躯的扭动,大长腿晃动起来简直亮瞎了我的狗眼。

  “水友们,主播爱你们!”

  摄像头前的夏晴,彻底颠覆了我对她的印象,此刻完全没有为人师表的半分庄重神情,脸上有的全部是分外的妖娆和魅惑,她对着镜头抛出了一个飞吻,我便听到了她接下来呵呵的一阵娇笑,然后她半蹲在电脑椅前,拉伸着大长腿,给直播间的水友们说着谢谢打赏的话。

  那一刻,我缩在被窝里连大气都不敢呼出一下,我算是搞明白了,夏晴不只是有个重点高中英语教师的身份,她还是当下很火的美女主播。而且,她居然喜欢穿着这种性感的装束和水友们视频聊天。

  接下来,夏晴便在摄像头前摆着各种各样的诱惑姿势,不时的唱一段歌曲,不时的捂嘴咯咯坏笑,一副很享受的模样,我听到她不停的在答谢水友们的打赏。

  虽然我看不到电脑屏幕里面水友们的反应,但我可以想象那些屌丝男们对这种装束的夏晴有多疯狂,我近距离的跟夏晴在一个房间里,那种感受特别的强烈,我都快忍不住流鼻血的时候,不知为何,夏晴突然把电脑给关闭掉,整个人便朝我所在的卫生间门口冲了过来。

  砰的一声,夏晴手中捏着的烟灰缸砸在我露在被窝外的头上,砸得我痛得闷哼了一声,然后我愤怒的掀开被子,想要质问夏晴这是在发什么疯?

  “任聪!”夏晴怒不可遏的瞪着我,手中的烟灰缸扬在我的额头前,对我凶巴巴的吼道:“老娘叫你睡觉,你特么的居然敢无耻的偷窥我,信不信我砸死你?”

  我整个人都懵逼了,眼前的夏晴哪里还有半点教师的儒雅气息,她就是一头咆哮着的母老虎,半蹲在我跟前,因为她的怒意,她的那张俏美的脸就差几公分便触及在了我脸上。

  看到夏晴近在在眼前,我坐起身不争气的吞咽着唾液,还流出了哈喇子直接掉了一滴在她的脸上。

  没有丝毫征兆,啪的一巴掌,夏晴霸道的给了我一个耳光,打得我眼前金光闪耀,那白花花的东西瞬间也变得模糊了。

  打我之后,夏晴气呼呼的骂我是人渣,她慌忙的用手去擦着我滴落的口水,见我还盯着她看,夏晴一脚踹在我的胸口上,疼得我半晌回不过气来。

  说实话,虽然我是她买来的丈夫,可我被她的一系列暴举给弄得火气陡升,刚想从地上爬起来和她争执一番,哪知道夏晴威胁我,说要是敢动她一根毫毛,立即让我滚出她家,而且还要追回给我妹妹治病的那三万元。

  想起妹妹现如今需要大笔的钱治病,我的怒火完全的熄灭掉,还在夏晴的逼视下,硬是给她道了歉。

  见吃定了我,夏晴得瑟一笑,骂了我一句没出息的话撅起屁股上了床。

  她上床的时候,留给我的那一抹春色看得我意乱情迷,我不断给自己说别那么下贱,哪怕是夏晴再怎么样诱人,我也不能对她有任何的想法。

  床上的夏晴鄙夷的瞪我一眼关闭了房灯,整个屋子一下陷入了黑暗中,不多久我听到了夏晴睡着后均匀的鼻息声,屋子里弥散着她身上的香味,我却是翻来覆去的睡不着。

  第二天一早夏晴就醒了,早上的她看起来越发的诱人,穿衣服的时候也不避讳我,在镜子前扭摆着她的身躯,还问我她是不是看起来很性感。

  我没有违心的说她不性感,嗯了一声之后收拾着地铺,等我收拾完毕,夏晴已经出了寝室,我听到她在客厅里和她妈妈聊天。

  岳母问夏晴昨晚上休息得如何,我听得出来岳母话中有话,夏晴便笑着说还行,故意提高声音说那小子昨晚上折腾了一夜。

  岳母就笑着说别不正经了,夏晴呵呵笑,我在寝室里躲着不敢出去,心里却是憋屈得难受,我压根就没有碰过夏晴好不好?

  岳母走了,我小心翼翼的走出了寝室,正好看到夏晴拎着包准备出门上班,她换上了职业服,看起来又恢复了为人师表的端庄神态。

  处于礼节性,我给夏晴说了声慢走,她白了我一眼,出门前丢下了几句话,让我今天不许去医院看我妹妹,说她家有个亲戚会来,让我在家里等着这位亲戚。

  夏晴走了,我给妹妹打了一个电话说家里有事明天去看她,妹妹问我新婚愉快不,我只能尴尬的笑着给妹妹说还行,安抚了一阵妹妹,刚挂下电话,房门就被人敲响了。

  我打开房门,一阵香风立即扑进了我的鼻腔,随后一道白色的身影便从我跟前飘进了客厅里。

  来人是一个身穿白裙的年轻女子,裙子的材料很稀薄,我都能看到她里面的黑色罩杯和没有一丝赘肉的身材,她长得尤为狐媚,一双眼珠子在进屋后就一直在我身上扫来扫去,嘴角的弧度挂上一抹魅惑的笑容,笑呵呵的问我是不是夏晴的新婚丈夫。

  我忙说是,赶紧把目光从她身上挪开,问她是不是夏晴的亲戚?

  狐媚女子点了点头,自我介绍说她叫陆薇薇,是夏晴的亲小姨。

  对于这个浑身都散发着一股风骚之气的漂亮女子,我没敢正眼多看,心里寻思着没想到夏晴居然还有这么一个年轻的小姨,看她的样子,应该不到三十岁。

  给陆薇薇泡了一壶茶,我恭恭敬敬站在一边有些拘谨的傻笑着。

  陆薇薇喝了一口茶,让我坐在她的对面沙发上,她妖魅的眼睛在我脸上瞅了好一会,颇有深意的笑了笑,突然双脚就放在了茶几上,但很快又缩了回去。

  由于我在陆薇薇的对面坐着,导致我心里一阵狂跳,脸上不自然的升腾起一股子羞红,我速度捧着茶喝了一口,刚别过头去,听到陆薇薇咯咯一笑,她居然开口就问我:“任聪,虽然你长得挺帅气的,但你的身子骨看起来很单薄,也不知道你能不能满足我那侄女?”

  差一点,我喝在嘴里的茶水就喷了出来,想不到夏晴的小姨居然这样问我,我被茶水呛得干咳了好几声,惹来陆薇薇一阵嗲笑,她叫我别那么害羞,大家都是成年人了,问问这些事挺正常。

  我尴尬的支吾着不知道如何回答,好在陆薇薇起身拉着行李箱转入了客房,过了一会儿,她换上了一套粉色的浴袍走了出来,就那么大大咧咧的站在房门前,脸上挂着诱人的笑容,问我:“任聪,要不要跟我一起洗澡?”

  当时我就被雷到了,不敢吭声的看着陆薇薇走进了浴室里,关门之前,她甩给我一个飞吻,笑着给我说:“你小子开玩笑可真有意思,呵呵……”

  陆薇薇觉得这些话很有意思,可我却不觉得有意思,她关门洗澡之后,我只觉得她一个字形容——骚!

  晚上夏晴回家把我拉到了阳台上,告诉我陆薇薇是她妈妈的小妹,今年刚结婚但前天又离婚了,属于闪婚闪离的那种。由于离婚后陆薇薇不想跟着姐姐陆千萍住在一起,以后便住在我们家。

  夏晴警告我,说她小姨作风有些问题,让我别去招惹她家小姨,想起白天陆薇薇好几次对我抛媚眼说那些让我心跳不已的话,我就随口问了句要是小姨招惹我怎么办?

  “怎么办?”夏晴立即绷着脸,伸手戳我的额头,厉声说道:“小姨即使招惹你,你也得给老娘忍着,你要是胆敢和她搞在一起,别怪我切了你!”

  说着话,夏晴还朝我裆部恶狠狠的盯了一眼,手中做出了一个剪切的手势,吓得我后背都在发凉,从夏晴的神色看得出来,她没有给我开玩笑。

  只是我有些搞不明白,既然连夏晴都知道陆薇薇不检点,为啥还让那个妖魅的狐狸精住在我们家。由于我是上门女婿,又和夏晴属于买卖关系,我也不敢多问别的,答应了夏晴绝不去招惹陆薇薇。

  当晚,小姨被夏晴安排到了客房居住,而我和夏晴住在主卧室里。和新婚之夜一样,我睡在了地板上。

  或许是因为她小姨来了的缘故,今晚夏晴并没有开视频直播,穿着性感睡衣躺在大床上也不跟我说话,自顾自的把玩着手机。差不多晚上十一点左右,夏晴以命令的口吻让我继续看岛国艺术片,弄点声响出来。

  我很郁闷,我是正常的男人,床上躺着一个大美女不能上也就罢了,还让我又看那种片子可真的是在折磨人了。我正想问她为什么又要我看那种片子,夏晴突然嘘了一声,伸手指了指门外。

  我便听到寝室外传来了轻轻的脚步声,房外有人!

  我立即紧张起来,以为家里进了贼人,哪知道夏晴却从大床上翻滚而下,直接扑在了我的地铺上,她弹柔身躯压在我的身上,浑身的香味儿弄得我立即就有了反应。

  “老公,我要!”夏晴嗲声嗲气的突然在我耳根前轻吟了一声,听得我浑身鸡皮疙瘩都冒了出来,就在我以为夏晴真的要上我的时候,她压低声音在我耳边说:“别乱动,否则弄死你,是小姨在外面听房,你赶紧把片子放出来!”

  没想到陆薇薇还有这种喜好,一听这话,我刚刚伸出去摸在夏晴臀部上的左手立即放了下去。

  紧跟着,夏晴蛮横的抢过我的手机找出了岛国艺术片播放起来,于是寝室里再次有了折磨人的声音,还有那种视频画面,外加夏晴压在我身上时而叫那么一声,弄得我难受得不行。

  几分钟之后,我听到门外的小姨离开了,正当我感受着夏晴温热的身体之际,她猛然从我身上翻身而起,像个没事人一般的把头发一拂,看都不看我一眼便爬上了大床钻进了被窝里。

  她仿似什么都没发生,但我可就遭罪了,要命的地方在向我发出强烈的抗议,我的呼吸急促得尤其厉害。

  “难受的话,滚到寝室外的卫生间自己去解决,从现在开始,不许你在老娘的卫生间里撒尿和鲁管!”夏晴丢给我一句话,她便关闭了房灯。

  虽然身体难受得不行,但夏晴的话却挫伤了我的自尊心,我强忍着冲动缩在被窝里,心里数着绵羊告诫自己决不能让夏晴看不起我,好在不久后也就焉达了下去。

  半夜时分,我尿急上厕所,想着夏晴不许我上她的卫生间,我便打开寝室门去了外面的卫生间,撒尿回来从陆薇薇寝室经过的时候,我听到了屋子里传来了低沉的呜咽声。

  那声音,乍一听感觉像是在刻意压抑着痛苦,但再一听,就觉得和看片听到的声音差不多。

  当即,我便轻手轻脚的走到了陆薇薇的客房门前,把耳朵贴上了房门,那种凡是男人都受不了的声音便清晰的传进了我的耳朵里。

  虽然我是处男,但我完全听得明白屋子里的陆薇薇正在干嘛,她的声音低沉但好听,我的脑子里立即浮现出艺术片里面那啥的画面,并且急速的与陆薇薇骚媚的影子相重合。

  就在我快受不了的时候,屋子里的陆薇薇突然长呼出一口气,紧跟着她下了床,我听到了她的脚步声,立马吓得咧手咧脚的闪进了卫生间,看着里面夏晴晾着的红色丝袜,我按捺不住冲动干了一回坏事,这才悄悄的回到了寝室里。

  躺在地铺上,听到夏晴睡着的呼吸声,再联想到陆薇薇的声音,我无论如何都睡不着,寻思着陆薇薇也太骚了一点,不只是爱听房还喜欢自己一个人干,我还想陆薇薇闪离这事,多半是她索要太强烈,她的前夫受不了才离异的。

  一夜辗转难眠,第二天早上是被夏晴打电话的声音给弄醒的,她站在窗户前拿着手机通着电话,言语之中充满了调侃,她见我醒转也不当我是回事,给通话的人说着亲爱的下午见,末了朝着手机啵了一下。

  看夏晴通话投入的表情和听她亲昵的语气,我肯定她是在给某个人打电话,心想她既然有了别的人,为什么还要买我来做她的丈夫,那我任聪算什么东西?想到这里就觉得心里酸溜溜的,但我也知道自己的身份,并没有开口去问夏晴到底打给了谁。

  挂上电话,夏晴刚刚还笑嘻嘻的俏脸立即就绷紧了,看着我厌恶的皱起了眉头,叫我赶紧滚出去,她一刻都不想看到我。

  我心中有气,心说劳资还不愿看到你个死女人呢,便立即把地铺整理完毕速度出了她的寝室。

  刚走到客厅,我就看到打着哈欠从客房出来的陆薇薇,兴许是她昨夜做事太过于疲劳,整个人显得倦意浓浓,看到我笑了笑,在进卫生间之前,她瞅了瞅夏晴的主卧室,对我妖魅一笑,轻声的说想不到你小子瘦不拉几,做那事挺厉害的。

  我知道陆薇薇指的那事是什么,她昨晚听房听到的声音,还以为是我在干夏晴呢,但她肯定想不到,我根本就没和夏晴那啥,而且我还随后半夜偷听了她。

  回想起陆薇薇那种声音,我一张脸瞬间就觉得火红得厉害,整颗心不安份的狂跳着,想着以后都要和陆薇薇住在一起,真不知道哪天她忍受不住,会不会把我给逆推了。

  正想着,夏晴从寝室里走了出来,吓得我赶紧往厨房里走,装模作样的给她们俩做着早餐,可我满脑子都在想着夏晴和陆薇薇,我觉得和这样两个妖精般的女人住在一个屋子里,可真是一种看得到得不到的巨大折磨。

  吃早饭的时候,夏晴在小姨的面前装得和我很亲昵,口口声声的叫着我老公,还夹起菜喂我吃,她时而娇笑着趴在我的肩头上给陆薇薇说怎么的爱我,弄得我异常的尴尬和不自在。

  但我不敢抗拒夏晴,我知道她这是在给自己的亲人做戏,我拿了夏晴的钱,就得配合着她演戏,因此我不得不强笑着也说怎么爱着夏晴的话,说这些话的时候我觉得恶心。

  好不容易一顿早饭吃完,夏晴拎着包得上班去了,临走之时非得把她小姨陆薇薇叫上,说让陆薇薇今晚上陪着她妈妈陆千萍。我猜测夏晴这是不放心让小姨跟我独处,她虽然私下里欺辱我,但占有欲很强的她容不得我和她的小姨发生点什么。

  陆薇薇拗不过夏晴,只好坏笑着说小晴啊你是害怕小姨吃了你老公吧?

  夏晴也不扭捏,呵呵笑着说是啊,她肩搭着陆薇薇就往屋子外走,出门之后狠狠的瞪了我一眼,惊得我心里一阵子慌乱。

  陆薇薇朝我怪笑了一下,也弄得我心扑腾扑腾的跳,我有种不好的预感,这个风骚入骨的小姨似乎看上了我!

  两个妖精走了,家里也就清静了下来,我一觉睡到了中午时分,做了午饭拎着饭桶去了医院看望了我的妹妹。

  妹妹身体状况还好,经过治疗已经度过了危险期,她患有先天性心脏病,不能承载任何的刺激,因此我虽然婚后过得不愉快心里苦,但我没敢给妹妹说出我的情况。我骗妹妹说我和夏晴的婚姻很美满,善良的妹妹也就信了,还问我什么时候和她嫂子生一个大胖小子。

  我唯有强笑,我和夏晴是协议婚姻,我就是她购买的丈夫而已,别说和夏晴生孩子了,我就是上她的床也不可能。

  从医院出来回到家里,丈母娘打来了电话,她在电话里问我和夏晴过得如何,我只能违心的告诉陆千萍,说我和她女儿过得很幸福。

  幸不幸福,快不快乐,酸苦自知啊!

  丈母娘很满意我的说法,她在电话里说夏晴性格很要强,要我让着她女儿一点,如果夏晴欺负我太甚,她让我找她出面教训夏晴。我说行,和陆千萍聊了一会也就挂了。

  下午时分下起了大雨,想着夏晴早上出门上班的时候没带雨伞,我便拿了雨伞准备给她送到学校去,她虽然对我各种不好,但毕竟是我名义上的老婆。

  刚拿好雨伞还没有出门,夏晴便回来了,她浑身都淋湿了,工作服湿透后穿在身上,显露出她那傲人的身段,在她弯腰换拖鞋的时候,我都能看到她深不见底的沟堑,一股子邪火瞬间冒出来,我差点鬼使神差的伸手去摸她一把。

  好在我控制住了自己,在夏晴换好拖鞋直起身看向我的时候,我故作没事人一般的把头转向了一边去,还把手中的雨伞抖动了一下,告诉夏晴说我正准备给她送雨伞呢。

  夏晴嗯了一声,没有半分受到感动的样子,她把身上湿润的衣服拉扯了一下,给我说她马上有个朋友要来家里,让我回避一下去外面走走。

  走尼寐啊!

  看着窗外的大雨,想着夏晴居然让我在这种鬼天气出门走走,我极为不爽快的在心里怒吼了一声,但我不敢表现出任何的不满,只好压抑着怒火拿着雨伞就往外走。

  刚走出门,我就遇到了一个身穿雨衣的人,这人用雨衣完全遮挡住了脸,蜷缩着身躯从我身旁经过,一股脑子便闪入了夏晴的家里。

  紧跟着啪的一声,房门关闭,我便听到了屋子里夏晴在亲昵的说:“哎呀亲爱的,你终于来了,有没有淋到雨啊,真是让我心疼死了!”

  一股浓浓的醋意冒出来,我很快就意识到这个穿着雨衣的来人,便是早上夏晴在电话里约见的情人,这狗日的夏晴,居然把我这个正式老公给赶出家门,明目张胆的在家里和别的男人苟合。我都能想到,等会儿夏晴和来者由于淋雨的缘故,双双携手进入浴室洗浴的场景了。

  我是男人,只要是男人肯定就受不了被绿这种事,我气得浑身哆嗦的想要用脚去踹门,可想到了夏晴和我签订的结婚协议,里面就有我不能管她的条款,也就是说哪怕夏晴此时给我戴绿帽子,我特么的也只能忍!

  忍!

  我咬着牙,告诫自己为了十万元我必须忍,捏紧的拳头在咕咕作响,却硬是没有伸脚愤怒之极的去踹门。

  正在这时,我又听到了屋子里传来了动静,夏晴嗲声嗲气的说了句亲爱的你别这么急啊,然后就是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传来。

  不要脸的这对狗男女,正在屋子里脱衣服呢,我捏着雨伞站在门外,感觉胸口都要被气炸了。

  “呵呵……晴姐,你比我还急啊……”

  突然间,屋子里传出了一个陌生的女音,听得我浑身一抖。什么时候,家里又冒出另外的一个女人啊?

  我当即把耳朵贴在门上,听到屋子里有了激烈的声响,我听得又是愤怒又是亢奋,不多久我才弄明白,特么的,夏晴招来的这个人居然是一个女人!

  屋子里,两个女人具体在干嘛我不清楚,但我听声音就能想象得出有多激情了,夏晴很奔放,那个女人也很投入,她们俩完全不顾及就在客厅里上演着让我极为难堪的事情。

  我真是觉得自己很悲催,原以为夏晴在外面找了一个男人,却不知她找的是一个女人。

  夏晴是百合女!

  我的天,她不喜欢男人,难怪才会选择我作为她的老公!

  也不知道后来我是怎样离开的,只觉得受到了巨大的羞辱,我拿着雨伞落魄的走在雨天里,任由雨水浇打在我身上。

  别的新婚男人都是新婚燕尔,唯独我任聪遭遇到了如此的境地,我活得真是悲哀,但这并不是我痛苦的开始,后来发生的事,让我永生难忘……

精彩后续点击下方 阅读原文

↓↓↓↓据说看了结局的人都哭了……

Copyright © 武汉丝绸服装鉴定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