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丝绸服装鉴定社区

【惊悚乐园-万圣节大冒险】第七章 冰帝登场

三天两觉2018-10-10 17:38:40

九点二十五分,嘉年华某区域。

此时,会场中的所有玩家都已在不同区域的入口处领完了那三件游戏必备的道具,剩下的……就是等待五分钟后的游戏开始了。

“现阶段来说,我认为,这个所谓的游戏,其最凶险的一条规则就是【一旦游戏开始,在胜利者诞生之前,便不会结束】……”封不觉正站在一个广播喇叭的下面,一脸严肃地跟队友们分析着伍迪的阴谋,“无论别人怎么看,反正在我看来,这条规则中隐藏着很大的阴谋……”

“安啦~觉哥。”小叹大大咧咧地劝道,“难道这场游戏还能玩到天亮不成?”

“天亮?”封不觉干笑一声,“哈!那倒好了!”他转头看向小叹道,“要是他说,这游戏最晚到天亮就结束,那我觉得还是挺不错的。但是……你们注意了,我再重复一遍……【一旦游戏开始,在胜利者诞生之前,便不会结束】!”他的视线扫过了三名队友,“还记得他之前的某句话吗?”

“【九点三十分之前,想走还来得及】?”小灵即刻将伍迪的那句话重复了一遍,她的记忆力也不逊于觉哥,故而能想起先前广播中的每一句话来。

“对!”觉哥点头应道,“他已经暗示了我们,游戏开始后,就是想走,也走不了了。”他顿了一下,“而且在满足胜利条件之前,游戏是不会结束的。所以,从理论上来说,这个‘万圣大冒险’可能会一直持续下去……”

“没这么夸张吧……”小叹接道,“这是准备玩到我们饿死?”

“这就是我要说的第二点。”封不觉道,“能饿死,那还算好的。”他的语气听上去不像是在开玩笑,“实际情况恐怕是……在你饿死之前,就已经死在别的什么东西手上了。”

“觉哥,这不过是个线下活动而已……不用说得像死亡竞赛一样吧。”小叹嘴角抽动着回道。

虽然很想回答“没错,这就是死亡竞赛”,但……关于伍迪的事,封不觉着实不好说破,因此这会儿他也只能回道:“总之……我们得谨慎行事。就把这游戏当成是噩梦难度的团队生存剧本去看待,而且……还是非赢不可的那种。”

“哈哈哈哈!”忽然,一阵笑声响起,有人擅自加入了觉哥他们的谈话,“封不觉!你别做梦了!”

“唉……”封不觉都没回头看人,便已掩面摇头道,“你果然来了……”因为他一听声音,就知道来者何人。

那一身冰帝学园(《网球王子》中的虚构学园)网球部的运动服,那略显怪异的两边翘头型,那一脸娘炮的气质……除了【迹部少爷】还有谁?

“那是当然……这种活动,怎么少得了我们冰帝呢。”迹部底气十足地回道。

“注意,只有你是‘冰帝’,我们不是。”

“是啊,别把我们扯进来。”

“游戏内是顶着社团名没办法,游戏外我们可不想顶这头衔。”

这连续的三句话,出自三个人之口,毫无疑问的……他们就是迹部少爷的三名好基友——【名字真难取】【取名真是难】和【真难取名字】。

男人间的友情体现在哪里?主要就体现在互相骂脏话和互坑的频率有多高……

冰帝这四位仁兄……上大学时同寝室,踏入社会后又是同一工作室,那关系自然是铁得不能再铁了。

因此,小名、老取和真哥这三人,总是不遗余力的、孜孜不倦地坑着他们的现任老板兼铁哥儿们——迹部。

“嚯,你们仨的造型还真是一如既往得奇葩啊……”封不觉虚着眼,看着在游戏中分别是光头、爆炸头和莫西干的三人组吐槽道。

其实在三次元中,这三个家伙的发型修饰得都很中规中矩、正常无比,基本上就是那种扔进人堆就找不着的类型,怎么看都是老实巴交的好青年。

但今晚……这三位COS的角色确实奇葩。他们扮演的是“猎豹人三兄弟”(The_Cheetahmen,被誉为游戏界不洁圣杯的烂作《Action_52》中的主打作品。和这个合辑中的其他游戏一样,《猎豹人》充斥着各种BUG及可玩性不佳的问题,但这游戏居然还推出了相关的漫画,并对其销量和前景自信满满)。小名扮演阿波罗(猎豹人三兄弟长男,在游戏中使用十字弩);老取扮演赫拉克勒斯(次男,三兄弟中身材最高大角色,使用空手道做赤手搏击);真哥则扮演亚历斯(三男,利用一对短棍棒做为武器)。

“对啊!这一身毛儿还挺逼真啊。”小叹也瞪大了眼睛,上前几步,看着那三人念道。

“那是,这可不是毛外套,而是直接粘上去的。”老取回道。

“不过说实话……粘完只过了半小时,就感觉不是很舒服……”小名接道。

“说起来……等这活动完了以后,我们还是尽快找家医院,到皮肤科挂个号吧……”真哥也道。

“喂!所以说你们三个一开始就和我一样穿上冰帝的衣服不就得了吗!”一旁的迹部吼道。

“我们宁可去看皮肤科,也不想被人称为牛郎团……”小名无情地回道。

“再说,像你那种有严重卖腐倾向的漫画中的角色,哪儿有我们这猎豹人造型来得高大上啊……”真哥接道。

老取也点点头:“是啊……当年猎豹人险些成为继忍者神龟之后的一个新标杆了呢。”

“我说……三位……”封不觉叹着气道,“你们是认真的吗?你们扮的那玩意儿……和‘忍者神龟’出现在同一个句子里真的合适么……”

“行了!你别想扯开话题!”迹部这时又转头看向觉哥,“哼!封不觉,你刚才说你们‘非赢不可’是吧?我可听见了。”他甩臂一指,“在游戏里也就罢了,但在现实世界中,我们绝不会输给你的!”他自信地一笑,“哼哼……以我们四人的默契、体力、智慧……优胜几乎已是囊中之……”

“诶~若雨,我忽然想起来了,今天你这造型,如果戴个猫耳发圈什么的,会更好一点吧。”那边的封不觉已然无视了迹部,转过脸去开始和若雨聊天。

“不觉得。”若雨冷冷回道。

“嗯……那假胡子呢?就是那种猫的胡须。”

“没兴趣。”她的回答仍是不温不火。

“喂!好好听人说话啊混蛋!”迹部在那儿气得直跳脚,而他的三名队友则都是摊开双手耸耸肩,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嘿嘿嘿……】恰在这时,一阵猥琐的笑声从广播中响起。

一秒之间,会场中的所有人都安静了下来,屏息凝神地期待着……那个自称“W先生”的男人,接下去会说什么。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武汉丝绸服装鉴定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