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丝绸服装鉴定社区

方丈开示 | 顿渐品——《坛经》开示之二十

天童禅寺2018-11-17 12:36:31

点击上方宁波天童寺,分享您的禅意生活。


《六祖惠能大师法宝坛经》

开示 | 诚信法师

《六祖惠能大师法宝坛经》,简称《六祖坛经》或《坛经》,是一部惠能大师的人生传记,从出生、闻法、出家、悟道、说法,一直到圆寂,都作了详细的记载。


(八)顿渐品第八


什么叫顿渐呢?所谓顿就是指时间短,速度快,当下见性成佛。此属于利根所修之方法。所谓渐,指按照次第去修行,一步一个脚印,时间长速度慢,同样也能明心见性。但此方法属于钝根人所修。佛法本来没有顿和渐的差别,只是众生的根机有利钝,所以建立顿渐之教。惠能大师在前面已经讲过。因为禅宗在中国有“南能北秀”的说法,南方的惠能大师弘扬的是属于顿教法门,北方的神秀大师弘扬的是属于渐教法门。无论顿渐南北,目的都是为了见性成佛。


1.【时,祖师居曹溪宝林,神秀大师在荆南玉泉寺。于是两宗盛化,人皆称南能北秀,故有南北二宗顿渐之分,而学者莫知宗趣,师谓众曰:“法本一宗,人有南北。法即一种,见有迟疾。何名顿渐?法无顿渐,人有利钝,故名顿渐。”】


当时唐代的禅宗,最后形成两大系统,一是惠能大师,住在广东曹溪的宝林寺,一是神秀大师,住在湖北当阳的玉泉寺。这两大宗在当时来说,非常兴盛。所以大家都说南方有惠能,北方有神秀。这样就自然形成“南能北秀”和顿悟渐修的差别。可是学佛的人就搞糊涂了,究竟是学顿,还是学渐呢?所以说学佛的人就不知道学哪个宗派,弄得莫明其妙。故此,惠能大师开示大众说:“法本一宗,人有南北:佛法就是佛法,宗旨只要一个,可是学法的人把它分为南北。教法本来只有一种,可是学法的人,接受能力有快有慢。什么叫顿渐?法没有顿渐之分,因为人的根机有利有钝,所以就有顿渐的名字。”



2.【然秀之徒众,往往讥南宗祖师:“不识一字,有何所长?”秀曰:“他得无师之智,深悟上乘,吾不如也。且吾师五祖,亲传衣法,岂徒然哉?吾恨不能远去亲近,虚受国恩。汝等诸人毋滞于此,可往曹溪参决。”一日,命门人志诚曰:“汝聪明多智,可为吾到曹溪听法。若有所闻,尽心记取,还为吾说。”】


当时的神秀大师,在佛教界影响是非常大的,除了修行的功夫见地比不上惠能大师,其它方面样样取胜。神秀的相貌长得很好,学问又好,道德也很好,又是一个国师。所以,跟他学法的人,不知其数。因此,神秀的一些徒众,就看不起南宗的惠能大师:“惠能是一个字不识的人,又没有什么特长,是一个獦獠,我们为什么要尊重他?”那些徒众常生轻慢,讥笑惠能大师。可是神秀就劝告他的徒众:“惠能大师得无师智,无师智就是佛智。他已经深刻地领悟了最上乘的佛法,我的修行功夫比不上他。况且我的师父五祖弘忍大师,还把衣钵传授给他,这难道还是假的吗?我恨不得马上去亲近他,在这里虚受朝廷的恩赐。因为当时的武则天是拜神秀为国师的。所以说我恨不能远去亲近,虚受国恩。你们这些人,不要一直留在这里,可以到曹溪去,参见惠能大师。”有一天,神秀就对他的弟子志诚说:“你既聪明,又有智慧,可以替我到曹溪去听惠能大师的佛法。把听到的佛法尽量记住,回来以后,再为我说。故名“若有所闻,尽心记取,还为吾说。”


3.【志诚禀命至曹溪,随众参请,不言来处。时祖师告众曰:“今有盗法之人,潜在此会。”志诚即出礼拜,具陈其事。师曰:“汝从玉泉来,应是细作。”对曰:“不是。”师曰:“何得不是?”对曰:“未说即是,说了不是。”师曰:“汝师若为示众?”对曰:“常指诲大众,住心观静,长坐不卧。”师曰:“住心观静,是病非禅,常坐拘身,于理何益?听吾偈曰:

生来坐不卧,死去卧不坐。

一具臭骨头,何为立功课?”】


志诚禀命至曹溪:志诚就禀受了神秀大师的命令,来到了广东的曹溪的宝林寺,跟随大众师父一起参禅听法。志诚并没有透露自己的身份,大家都不知道他从那个寺庙来的,故名随众参请,不言来处。可是惠能大师有他心通,已经知道,告诉大家说:“现在有一位盗窃我禅宗教法的人,混进这个法会里面。”志诚感到非常吃惊,怎么大师马上就会知道呢?所以就立即出来向惠能大师顶礼,把自己为什么要来听法的经过,向大师具体说明原因,故名具陈此事。大师说:“汝从玉泉来,应是细作:你是从玉泉寺神秀那里来的,应该是细作。”细作就间谍或者特务的意思。志诚回答大师说:“我不是细作。”大师问:“为什么不是呢?”志诚回答:“还没有说的时候,当然是细作,我既然说出来了,那就不是细作。”惠能大师又问:“汝师若为示众:你的师父神秀大师是怎样教导你们修行的呢?”志诚回答说:“我的师父常常教导大众,要住心观静。什么叫住心观静?就是集中注意力,不打妄想,观想清净的境界,并且还开示大家要长坐不睡。”大师听了以后,就告诉志诚:“住心观静,那是一种病,并不是真正的禅定功夫。常坐拘身,于理何益:如果长时间约束自己的身心静坐,对于佛法的真理有什么好处呢?现在你不妨听听我的偈颂。生来坐不卧:每个人在生来的时候,都会坐着不会躺下;死的时候,就会躺得直直的,决不能盘腿而坐。一具白骨头:明明知道自己的身体本来是一个臭皮囊,死了以后就是一具白骨头,为什么还要做功课呢?这首偈颂说明,只要你明心见性,那还要做什么功课呢?这个臭皮囊本来就是假的,还有什么放不下?只要放下,不执着,就能悟道。”


4.【志诚再拜曰:“弟子在秀大师处,学道九年,不得契悟。今闻和尚一说,便契本心。弟子生死事大,和尚大慈,更为教示。”师曰:“吾闻汝师教示学人,戒定慧法,未审汝师说戒定慧行相如何,与吾说看。”诚曰:“秀大师说,诸恶莫作名为戒,诸善奉行名为慧,自净其意名为定。彼说如此,未审和尚以何法诲人?”】


志诚再向惠能大师顶礼说:“我在神秀大师那里,学道修行了九年时间,但得不到利益,一直没有开悟。现在经过大和尚的开示,我终于明白了道理,能跟自己的本心相应了,故名便契本心。因为弟子修行的目的,就是为了断烦恼了生死,愿大和尚慈悲,再为弟子开示教导。”惠能大师说:“我听说你的师父教导大家学习戒定慧的方法,不知道是怎样教的?能不能具体地再告诉我一下。”行相:本来是指心理活动的状态,在这里是指戒定慧的具体内容。志诚回答大师:“我的师父神秀大师说,诸恶莫作叫做戒,众善奉行叫做慧,自净其意叫做定。这是我师父经常说的佛法。但不知道大和尚是以什么方法教导大家的?”所以说:“未审和尚以何法诲人?”


5.【师曰:“吾若言有法与人,即为狂汝。但且随方解缚,假名三昧,如汝师所说戒定慧,实不可思议。吾所见戒定慧又别。”志诚曰:“戒定慧只合一种,如何更别?”师曰:“汝师戒定慧接大乘人,吾戒定慧接最上乘人。悟解不同,见有迟疾。汝听吾说,与彼同否?吾所说法,不离自性。离体说法,名为相说,自性常迷。须知一切万法,皆从自性起用,是真戒定慧法。”】


惠能大师说:“我假如说有佛法教人的话,那就等于欺骗了大家。如《金刚经》所说: 说法者无法可说, 是名说法.故名吾若言有法与人,即为狂汝。但是,为了方便善巧,就随顺众生的根机而为他们解缚。解缚就是解决烦恼的束缚,所以假名安立三昧的名字。正如你师父神秀大师所说的戒定慧三学,实在是不可思议的事。而我所说的戒定慧跟他又有些差别。”志诚又问:“戒定慧只有一种,如何更别:戒定慧的道理,应该只有一种的说法,怎么还有其它的说法呢?”大师说:“你师父神秀大师的戒定慧是接引那些大乘根机的人,我的戒定慧是接引那些最上乘根机的人。为什么呢?因为彼此之间的悟性和见解各有不同,所以理解认识的程度也各不一样,有的快,有的慢。故名悟解不同,见有迟疾。你现在先听我讲,是否跟你师父所说的一样?我所说的教法,是不离自己的心性。如果离开了自性,来说佛法的道理,叫做相说。相说就是执着种种的事相,心有挂碍,不能放下。因为有了执着,所以就会常常迷惑自性。你要知一切方法,都是从自性产生出来的,才能起作用,并不是在心外去求法。这才是真正的戒定慧道理。”



6.【听吾偈曰:

心地无非自性戒,

心地无痴自性慧,

心地无乱自性定,

不增不减自金刚,

身去身来本三昧。

诚闻偈,悔谢,乃呈一偈:

五蕴幻身,幻何究竟,

回趣真如,法还不净。

师然之。】


惠能大师又说了一首偈颂开示志诚:你的内心清净,没有污染,又不违背道德,这就是自性的戒学。跟前面所说的“心平何劳持戒”的道理是一样的。守戒不仅是表现在具体的戒律上,而更重要的是在自我的心理活动上面。所以比丘戒治身,菩萨戒治心。如果做到心中没有是非之念,就能达到自性的戒定慧三学。所以说心地无痴就是自性的慧学,心地无乱就是自性的定学。自性本来清净,不增不减,犹如金刚一样坚固,任何东西都不能破坏它,只有金刚才能摧毁一切。如果自心清净了,在行住坐卧当中就是三昧。三昧就是禅定。所以说不增不减自金刚,身去身来本三昧。

志诚听了惠能大师的开示后,心有领悟,就向大师顶礼悔仟,也作了一首偈颂回答大师:五蕴幻身,就是指我们的身体是色受想行识五蕴所组成的,是虚幻不实。但是,凡夫不认识,认为这个虚幻的身外,有个究竟的佛法。回趣真如,法还不净:如果回归真如自性,不离开自性的戒定慧。那么,一切法都是真实的清净。假如离开了自性,一切教法都会受到污染。从此,志诚才真正觉悟到惠能大师的见解是非常正确的。



7.【复语诚曰:“汝师戒定慧,劝小根智人;吾戒定慧,劝大根智人。若悟自性,亦不立菩提涅盘,亦不立解脱知见,无一法可得,方能建立万法。若解此意,亦名佛身,亦名菩提涅盘,亦名解脱知见。见性之人,立亦得,不立亦得,去来自由,无滞无碍。应用随作,应语随答,善见化身,不离自性,即得自在神通,游戏三昧,是名见性。”】


惠能大师接着对志诚说:“你师父神秀大师所讲的戒定慧三学,是教导那些小根机小智慧的人,只能证悟声闻缘觉的圣果。我所讲的戒定慧三学,是教导那些大根机、大智慧的人,跟大乘佛法是平等平等,没有差别。如果觉悟自己的真如面目,就能具足戒定慧三学。不必建立什么菩提涅盘的名字,也不要建立什么解脱知见。为什么呢?因为自性本来清净,没有一法可以得到的,所以才能建立万法。比如一个瓶子,里面空了,才能装其它东西。若解此意:如果明白了这个道理,可以叫做佛身,也可以叫菩提或者涅盘,也能叫解脱知见。见性成佛的人,建立一个名称也可以,不立名称也可以,名称只是一个代号。因为他已经没有生死,没有菩提涅盘,来去自由,根本没有障碍,能够运用佛法,随机施教,有问必答,口如悬河,绝对不会错误。象观音菩萨那样,千处祷求千处应,示现种种的化身来普度众生。这些化身都是从自性中显现出来。如果离开了自性,就没有自在神通,游戏三昧的妙用。”什么叫游戏三昧?能够变化种种的身体,象济公活佛那些,入火不焚,入水不溺,出入自在,无所畏惧。如同狮子,无论遇到什么野兽,它不害怕,照样自在游戏,任性随意,这叫做真正的明心见性。内心有无量的智慧光明,普照一切国土。


8.【志诚再启师曰:“如何是不立义?”师曰:“自性无非,无痴无乱,念念般若观照,常离法相,自由自在。纵横尽得,有何可立?自性自悟,顿悟顿修,亦无渐次,所以不立一切法。诸法寂灭,有何次第,志诚礼拜,愿为执侍,朝夕不懈。”】


志诚听了开示后,还有不明白的地方,再一次向惠能大师顶礼请问:“什么叫不立一切诸法,弟子还没有悟入,请大师再次开导。”所以大师说:“如果自性做到没有错误,那就是戒学;自性没有愚痴,那就是说慧学;自性清净,不生妄念,那就是禅定。每时每刻用般若智慧来观照自己,常离一切法相,不生执着,就会自由自在。什么事情都已经得到自在了,哪里还有什么法门可以建立呢?所以说纵横尽得,有何可立。因为自性必须靠自己去证悟,当下悟入,当下明白,就没有任何次第的差别。所以就不要建立一切法。法本如此,何必再立呢?诸法寂灭本来不生不灭,有什么次第呢?”志诚听了大师的一番话,心领意会,终于明白了顿渐的道理。所以顶礼感谢,愿意做大师的侍者,精心照顾,从早到晚永不懈怠放逸。

在《五灯会元》里,有人问沩山禅师:“顿悟的人还要修行吗?”沩山回答说:“如果真正是他自己明心见性,悟到本源的时候,修与不修都是两头话。如果还没有彻底悟入,只是初心得到机缘,一念顿悟自性的道理,还有无量无数的习气毛病未能一下子消除干净,必须还要修行,才能消除历劫的习气。”比如迦叶尊者,他在过去很喜欢唱歌跳舞,成了阿罗汉后,看到别人唱歌跳舞的时候,他自然地手舞足蹈,这就叫习气。又如惠能大师,虽然已经得道,但是又在猎人中隐居中十五年,一来是为了避免别人对他的迫害,二来也是为了续续消除自己的习气,所以普通顿悟的人还要继续修行。

但是,悟道的修行与未悟道的修行就有不同。未悟的人,总是认为通过修行可以得到什么,所以起心动念去追求自己开悟。悟道人的修行,不是得到,而是要放下。悟道的人,无论何时何地,也和常人一样,照样看东西听声音,不会闭着眼睛故意不看,塞着耳朵故意不听。为什么呢?因为悟道的人,看和听与常人不同,常人看听后,就会起心追逐,悟道人看听后不会去回忆,没有执着。从前有一个禅师和他的徒弟下山,禅师看见一个少女过溪的时候,走不过去,禅师就把她背过去。事后,禅师根本没有把这件事记在心里,可是他的徒弟心里一直在想,师父为什么要背她过溪呢?禅师知道徒弟的心念,就告诉徒弟:“我都放下了,你为什么还记在心里。”可见,悟见的人,是以无修为修,不被外境所动摇。

僧志彻,江西人,本姓张,名行昌,少任侠。自南北分化,二宗主虽亡彼我,而徒侣竟起爱憎。时北宗门人,自立秀师为第六祖,而忌祖师传衣为天下闻,乃嘱行昌来刺师。师心通,预知其事,即置金十两于座间。时夜暮,行昌入祖室,将欲加害。师舒颈就之。行昌挥刃者三,悉无所损。



敬请阅读 上期开示

方丈开示 | 大师解惑——《坛经》开示之十九

方丈开示

《六祖坛经》




更多方丈开示   请点击 阅读原文

Copyright © 武汉丝绸服装鉴定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