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丝绸服装鉴定社区

青山一路鸟空啼——海坨、丁家堡(下)

冥冥花正开2018-07-12 13:15:57


        还记得第一次见到双花堇菜的时候是多么激动,即便只有叶子。现在需要KS鼓励我许多次我才肯拍一张。


        忽然就看到山脊,下面的斜坡已经出现草甸的风貌,大片的野罂粟和胭脂花。


        金黄的野罂粟中夹着一朵橘红色的,颇为显眼。满身长毛表示不是颜色变异,而是虞美人。奇怪啊,放眼望去就这么一棵。

        本来野罂粟就够漂亮了,可是这朵虞美人显得分外娇艳。

        KS说,你看不在于你实际有多美,而在于你是不是凤毛麟角。

       好大一口鸡汤,齁死我了。


        ST发现了几棵凹舌兰,一看就比我在玉渡山见的壮实好多。


        虽然我上次说我想咬一下那个亮晶晶的囊状距,但真见到,又忘了。看来实地和回来看照片感受完全不一样。


       植物志说凹舌兰唇瓣“侧裂片较中裂片长”,这里的很标致,玉渡山的就不是。


        最后,我想来个仰拍,可效果实在是差,都删了。


        真没想到一路打着退堂鼓,居然爬到了山脊。


        刚才蝴蝶消失了好长一段,现在又出现了。


        艾网蛱蝶。


        一路上还奇怪去年的荨麻蛱蝶跑哪儿去了?原来都在山脊。


        爬到山脊不算什么,往鞍部走的这一段才让人崩溃,每次想死的心都有。所以别人沿山脊走,我打算从侧面横插一段,于是分开。


        更让我想死的是,想好好喝一顿水,反手一摸书包,没了!左摸右摸就是没有,八成是刚才仰拍凹舌兰的时候掉了。我这个懊恼呀!一路上都舍不得喝,早知道还不如喝了呢,早知道何必这么沉背上来!前途漫漫,没有水我该怎么办?


        每拨见到我的人都问:你一个人爬山啊?而我见到每个人都想问:能给我点儿水吗?到底还是忍住了。也奇怪,水没了,好像也没刚才那么渴了。


        既懊恼又绝望地走着,终于又走到山脊,碰到其他队友。我厚着脸皮管CZ要了半瓶水,因为我知道他带了3瓶。刚喝了一口,一摸书包,MD,一瓶水妥妥就在那儿呀!我特么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同行了一段,见有能横插的地方,我又打算抄近路。

        结果其实没路,全是杂草,比走山脊累多了,我只好又拼了命地爬上去,真是愚蠢。


        这么一段冤枉路,只收获了一只幺蛾子。有人说是涓夜蛾,有人说是灯蛾 Diacrisia irene 。


        狼毒是草原退化的标志,这里的狼毒似乎比以前多了。


        大众脸的十字花科,但我和KS都想不起是什么。

        TY说可能是蚓果芥。一个果都没有,没果我就不认识了啊啊啊!


        但其实我不太信,这毛,这叶形,都眼生得很。

        事实证明我很敏锐。LB大神说是蒙古葶苈。我问:为什么不是苞序葶苈?大神答:“北京志记载的苞序葶苈是蒙古葶苈的误定。”我问:海坨属于河北了啊。答:海坨的是蒙古。”所以,到底也不知道怎么和苞序葶苈区分。算了我实在懒得查了,看气质吧。


        草甸上树木稀疏,终于瞄准一只鸟!还没拍好,有人从背后过来,我说你先别走,让我拍个鸟先。他倒没走,又过来一拨人,防不胜防,把鸟吓跑了。


         这个和刚才拍到的都是柳莺。我问TY名字,他直接扔给我一份50种柳莺辨别法。再问DH,他说看外表从来认不出,都是听声音识别。倒!


       这死沉的相机,我累死累活地扛了一天,就拍到两只没法定名的鸟,傻子才会背上来!


        CZ认为这是一个大发现,嗨我去年拍过,可是,可是叫什么来着?去年还因为脱口而出受人景仰,今年咋一个字都想不起来了?CZ没见过还知道是某碎米荠,我都忘了。

        失去一个显摆的机会,很郁闷。它叫裸茎碎米荠。


        大片的胭脂花让人无法不爱。


        本以为刚开放人不会多,没想到依然到处是扎营的。


        紫点杓兰都没开放,CZ和ST要去某处再看看,我说我当然也要去,他们还认为我很坚强。可是没走多远,眼看着他们又下了山,一时半会儿到不了,我放弃了。不行实在走不动了。


        RY坐在那儿等,我累得都坐不下了。百无聊赖,拍了一些逆光的花朵。



        胭脂花。


        狗舌草。


        长毛银莲花,逆光下的毛毛好像给植株镶了一层光边。


        逆光的花朵虽然好看,但也意味着夕阳西下,我有一点儿紧张。


        RY说她去别处走走,也难怪,越坐越冷。


        我也往人多处走去,目光还不敢离开CZ他们下山的地方。明知他们没有上来,可心越来越慌,万一他们走了我没看见呢?再寻RY,早就不知影踪了。


        扎营的人开始吃晚饭,还兴致勃勃地讨论一会儿看日落,听得我六神无主。一对老夫妇看出我的窘态,说别管他们回没回来,你赶紧下山吧,一会儿没阳光了。


        一听之下,我再不犹豫。都六点半了。


        幸好这里信号强了不少,后来联系上CZ,果然他们还没返回。


        我一心只想着快下快下,再顾不得山道陡不陡峭,一路连蹦带跳,四十多分钟就走到土路尽头,自己都感到吃惊。


        又在水泥路上走了二十多分钟,终于到达停车场。幸好有车,拉回住宿处。


        到了农家乐,才想起来行李都在车上。什么也干不了,只好饥寒交迫地在大厅里苦捱。我盘算着其他人怎么也得再过一个多小时才能回来,真难熬呀!


        没想到一会儿就到了,原来他们遇到工程车,没花钱就给拉回来了。


        他们还真拍到了紫点杓兰。我这相机背得,啥鸟没拍着不说,还把自己累一贼死,耽误了看杓兰,真是自作孽不可活。


        晚饭点了两样野菜,刺五加和黑狗茎(短尾铁线莲),我怕中毒,没敢多吃。


        虽然特意挑了家好点儿的农家乐,可依然像无脑人设计的。不说也罢。


        晚上盖着薄棉被,不冷而已,绝说不上暖和。      


        一夜不表。


 


        打算第二天5点起床去拍鸟,仍然磨蹭到快七点。

        

        还是大嘴乌鸦最亲民。


        树上小鸟叽叽喳喳,探头探脑,就是拍不到,烦人。


        还是先拍个花。


        要不是果,绝认不出来这是鹤虱。

        小坚果背面棱缘有2行锚状刺。如果只有1行,就是卵果鹤虱(卵盘鹤虱),河北志鹤虱属只有这两种。


        我来到一个大坑边缘,想这里视野开阔,大概会有收获,果然拍到一只北红尾鸲。

  

        树上叶子太多,只能寄希望于电线了。还真发现一只三道眉草鹀。


        拍鸟的时候最烦的是麻雀,经常拍了半天发现是它,浪费感情,又常以为是麻雀结果是别的,错失良机。


        这不就没有好好拍山麻雀。


        三道眉草鹀和山麻雀,上次看白头翁的时候就只拍到这两种,真是大路货呀。


        还没拍多久,就被叫回去吃饭,吃完饭去抗日纪念馆那里沿溪流逛逛。


        据说那边有睡菜,我不相信能找到,果然如此。


        这个大头草是什么?我在薹草属里乱翻了半天,没辙请教大神,才知道是看麦娘属。我定为短穗看麦娘。


        水毛茛盛开。


        水葫芦苗。


        遍地都是钝萼附地菜,但这棵气质有点儿不同,叶子比较大。


        喉部明显不一样,花冠旋转状排列。。

        竟然是我渴盼已久的湿地勿忘草!想我当初受了某“大神”的糊弄,好几年都把钝萼附地菜当成湿地勿忘草,是多么希望见见本尊呀。

        

        湿地勿忘草和勿忘草比较像,我总结了湿地勿忘草的3个特征:

        1、茎、花萼外面疏被糙伏毛。(勿忘草:开展的毛,反正不是伏毛。)

        2、茎通常单一,有时数条。(勿忘草:通常具分枝。)

        3、花萼裂近中部,裂片三角形。(勿忘草:裂为花萼长度的2/3至3/4,裂片披针形

。)


        我认为,第1条最易区分,可植物志非要强调第3条。反正我没见过勿忘草,也不好说什么。


        此处当有图,然而我懒得放了。       


        去年发现一大片钝叶瓦松处,还没长大。


        不到一个小时,离开。本打算前往大浮坨,在我的忽悠下,顺道去了丁家堡。


 


        景物如旧,花蔺开在水沟里。

        一只雌性橙灰蝶趴在上面。


        成天看植物,却不认识西葫芦。


        刚一到水田边,本来好多鸟,一想拍,全没了。经常看到灰扑扑的鸟在田和树之间飞,可是静止的完全找不到。我想我得深入到田间去。


       果然有所发现。一只灰椋鸟在田埂上觅食。


        很快就叼起一条虫子,真肥呀!


        等我从田里出来,别人都要回车里了。

        我以前觉得这里可好了,怎么他们都没兴趣呢?弄得我也兴趣索然。


        然后我们就去了大浮坨,将在另文详述。        


        回到家,第二天就开始闹肚子,躺在床上苟延残喘了好几天。我真是再也不想爬海坨了。




公众号:冥冥花正开



来,说说你为什么看到最后了还不肯点赞?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武汉丝绸服装鉴定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