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丝绸服装鉴定社区

【原创连载】762厂— —杨颖华“《七六二,为何一提你就热泪盈眶.》把我们的世界献给你”(第三章)

秦之三线2018-09-16 08:50:04

 秦之三线   | 三线之于秦


关注秦之三线的朋友们:

平安!感谢您一直以来对秦之三线的关注及赞赏鼓励,盼望在新的一年中,您能一如既往地关注支持本公众号。

秦之三线微信公众号于2017年3月25日正式开通,由陕西铜川762厂子弟创办,旨在挖掘和记录三线建设时期珍贵历史文化遗产,牢记三线建设历史,展示三线建设的创业历程、成果和精神面貌。

建立之初,秦之三线以转载文章为主,原创为辅。主打“简明易懂,还原历史”,力求让每一位“三线人”以及对这段历史感兴趣的朋友都能看懂、获益。敬请弟兄姊妹多多帮忙推广宣传。



第三章


穿越风雨苍茫,走向心海桑田



2015-07-15

1


携三千恩爱

愿为你红袖添香

      1971年,这一年的九月十六日我与崔铎在马勺沟喜结良缘。记得初到马勺沟的那一晚,山里九月的夜晚,已是寒气袭人,凉风簌簌了。仰望天空,“嘒彼小星,三五在东。”

      两侧山峰,夹着一条山溪,一条马路。河水潺潺,山路蜿蜒。不时有夜车呼啸而过。崔铎牵着我的手,挨近我,手电光指向远处——

      我问他:“这里为什么叫羊场!以前是羊圈吗?”

      他笑了:“1964年底为了响应党中央、毛主席‘深挖洞、广积粮、不称霸’的指示,全国的重要军工企业都要转移一部分到深山荒沟去开辟新战线。

  

1971年9月16日崔铎颖华在陝西铜川马勺沟羊场的一间干打垒宿舍完婚。这是新婚照片

      1965年初,第四机械工业部,北京761总厂派出以十一级干部肖树义为党委书记组成的领导班子,在761全厂挑选出了四百多名党团员;先进分子为骨干力量,先后开进事先勘测选好的马勺沟里。在这前有大山叠障作隐蔽,中有河水溪涧的两侧山峰荒坡上硬是苦干了一年多,才建成了一排排厂房和基础设施。他们当时的口号是:边建设,边生产,快安装,快调试,早出好产品。

      优秀的广大科技工作者和高素质的职工紧密团结,努力奋斗,一年多时间就拿出了中波广播与军工产品。当宣布试验成功,762从此有了实战能力时,经历了那个岁月的人们,所有的酸甜苦辣,艰辛和泪水都在笑声中飘然远去!

      而今762厂的中波广播发射机遍及全国各个省市,而且出口亚洲、非洲,这也体显出我们党领导下的工人阶级是何等的伟大和气魄。

      羊场周围的这片家属住的石窑洞、土坯房就是当年‘干打垒’时留下的历史见证,后来又在紧挨马勺沟进山口的附近的开阔地,纸坊村附近建起了医院、学校、幼儿园、理发馆、澡堂。市政府又给配备了邮局、储蓄所、商店粮店,才使这里形成了一个初具规模的小镇。”

      说到这里,他的手电光扫向远处那一排排职工住的延安式的大窑洞,接着说:“当年建厂是场不见硝烟的战役,它不仅见证了我党的强大,也考验了上千职工的思想和素质。无数人舍弃幸福安乐窝,远离北京,上海等大城市,响应党的召唤,义无反顾地走进这荒山野沟,甘愿奉献一辈子。这话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啊。这是一种与自身利益撕裂的痛苦!这也是一种为共产主义事业献身的精神力量的彰显。信仰是他们脑海里的力量,是他们心中的火焰。由此创造的精神力量宛如大海,涓涓不息地汇入到建设富强祖国的洪流之中。”

      崔铎停顿下来,似乎言犹未尽。

      我问:“在这片远离尘嚣的荒山里,他们幸福吗?”

      他沉吟了一会儿,神情有些严峻,继而目光无限温和地盯着我,缓缓低沉地说:

      “其实幸福也是一门生活艺术,他和贫富无关,和房子无关,它只和你生命的记忆、生命的感觉有关。你用心地感受一件事情,体会它的内涵,用你的智慧和行动充实它,在这个过程中只要你自己感到满足,就是幸福。我们今天有幸走进这支经历过人生考验和精神洗礼的队伍,也是值得骄傲的。”

      文革中肖树义和部分领导已被调离了762厂,现在由军队接管,军管会的整体素质较高,没有打乱生产秩序,保证了军工产品任务的顺利完成。

      我在手电光的后面凝望着他的侧影,听着他思想深处的感悟和言词清晰的侃侃而谈。在夜色秋风里,那身影如玉树临风却潇洒不群,意志如钢却柔情似水。我仰望山顶已露的弯月,心中默默感念月老拴的这条红线,唯愿此生他不仅是我的红颜知己,也是我的良师益友。我心里暗暗发誓:“愿携三千恩爱,为你红袖添香!”

2

你看,那座伟人像

凝聚了762工人的聪明智慧


          记的是个星期天的清晨,崔铎带我来到厂部办公楼前。坡下面正对着沟口方向的小广场上,远远的就看到耸立着一尊英武伟岸、惟妙惟肖的毛主席坐像。主席免冠背头,双目炯炯有神,面露微笑,左手垂放,右手挥招。上身是中山装,下身是西装裤,脚穿皮鞋。

       崔铎深情地说:所有的人走过时,都会肃然起敬,心中泛起一种敬仰之情。你细端这尊伟人像,仿佛也看到了一幅精英荟萃图。

       主席像的头、手、脚,是761老厂提供的铜板磨具,由吴汉章,肖宗儒等人领衔灌注而成。其头发的纹理、手部的手纹、指甲、皮鞋的气眼、鞋带都栩栩如真。

       中山装,西装裤是由钣金工张德禄老师傅领衔主持,一锤一锤的锤凿而成。上衣有棱有角,下装裤缝垂直如线,堪与裁缝师傅的杰作比美。

       这些部件的焊接组装是刘宝和、朱绪和王佩云师傅领衔组装而成,其焊接技术达到极致,无突点、无虚焊,看不见缝隙,真是天衣无缝。

762厂的主席像,现在已经不在

  

(张德禄师傅是上世纪50代初到北广厂的,与很多老工人一样,对工厂有深厚的感情,一直是钣金工。当时,国外封锁,国内工业还薄弱,机箱用的钢板,每张不到1平方米,还坑洼不平,张师傅硬是用手工木榔头,一张一张地敲平,装配到角铁架上......他经常被评选为劳动模范,先进生产者,在761和762制造了无数的广播机箱。大约是1978年前后,以他为主在762的钣金厂房,把一辆跃进卡车,拼拼凑凑,改装成大轿车,取名红波车,极大改善了马勺沟人到铜川和西安的班车,免除了风雨日晒,有时还用作电视机服务车,是自力更生,艰苦奋斗的一个实例。)

      杨树周、霍景林、王福从、王双喜、李兴厚师傅等漆工班的人员调漆,喷漆,为主席衣服着色,主席的衣服是黑中透灰,灰中透黑,穿在身上如同真的黑色贡呢一般,端庄大方,肃穆伟严。

       部件全部完工后,由当年安装“北京苏联展览馆”顶端红五星的顾永强老师傅和杜文林师傅率搬运班的师傅们把毛主席坐像小心翼翼,不偏不倚,威严挺拔地竖立在台基上。这尊主席像凝聚了工人师傅们的聪明才智和心血汗水,堪称是艺术作品的精华。

       崔铎说: 在这项工程中尽管我们很少见到车、钳、洗、铇、电镀,变压器,装联工等师傅的英姿,但他们中也同样是英才辈出,人才济济。762厂真是藏龙窝虎之地啊!

       这些优秀的工程科技人员和高素质的工人队伍组合在一起就是推动社会主义建设的强大动力,他们不仅为三线762厂做出了杰出贡献。也用行动书写了对祖国的忠诚!


3

苍天啊!

你为何要笑变成哭,

甜变成苦?

      在初识马勺沟的日子里,每日清晨,我常常站在羊场的房前屋后,细细打量着周围的环境。

      太阳快要出来了,天上水纹一样的云层里夹着金线,河里云纹一样的水中闪着碎金。远山翠墨含辉,蓊郁娴静。近处的稼田篱圃里,野花青草芬芳。环眼四周,一片碧绿,一缕金黄,一片清韵。百鸟不见踪影,却闻一片啁啾。我曾把自己最初对这片土地的感怀写在《一生一代一双人》和《岁月像条留金河》中,把那么多美丽温柔的文字都献给了马勺沟。为这片土地留下了真诚赞美。

      1972年我在山西老家新绛纺织厂总医院已工作了五年,这一年春季,厂里组织先进工作者代表到西安国棉一厂参观学习后,我顺道去了铜川马勺沟看望了日夜思念的爱人——崔铎。

那时他早已结束了从中央财政金融学院毕业后分到工厂下车间,向工农兵学习的再教育阶段,已是762厂的整团建团后的团委书记、和干部科干事。

      我去的那天晚上八点钟,和他刚跨进宿舍,就听到厂里大喇叭里紧急召唤医院的医生杨春茂,刘存居去抢救病人, 崔铎担忧地说;“不知谁有事了。”听声音很急。他安顿了我后,就匆匆出去了。

      以医务人员的敏感,我的心充满了担忧,果然,两个小时后,崔铎回来了,他满怀忧伤地告诉我 :“真是太叫人接受不了这残酷的现实了。”

      原来是驻厂军代表徐进安同志,因长期要驻厂里配合军工产品的监管,刚申请解决了夫妻两地分居的问题,回老家把妻子和家搬来了,今天下午刚到厂里,把家具搬进分到的宿舍后,与妻子和帮忙的朋友们吃饭时,突然倒在了饭桌上。当医务人员跑步赶到时,他瞳孔已散大了。尽管进行了两个小时的抢救,但已回天乏力。

      一个刚三十岁的年轻的生命,前一分钟还在举杯笑庆,后一分钟,就倒在了妻子怀里,酒杯还在手里,生命却戛然而止了。

      听得我的心都颤栗了。我走到窗前,推开纱窗,望着那山头的悬月:苍天啊!你真是生命的主宰啊!你对你的苍生小民竟然这样无情!你把笑一瞬间变成了哭,把甜变成了苦,把幸福一刹那就抛洒到九霄云外。芸芸众生在你的手里竟像蝼蚁一般,任你摆布。

      24岁的我第一次产生了对上苍的敬畏,感悟到了生命的无常。

4

君子有德,淑女相随,

心中歌千首,都为家乡山水留。

      1973年2月 ,我终于万般难舍地抛舍了生我养我的故乡山西绛州。我的家乡是有名的南来北往的水旱码头,古晋大地富庶的米粮川。

      为了三线建设,我最终抛舍了我年老体衰的老妈妈,一步三回头地随着丈夫走进了马勺沟,成了一名三线战士,从此开始了与762休戚相关14年的沧茫岁月。

      我真诚地认为不光是北京上海美好,每一个人的家乡都有他们的的祖根和庖衣,故乡在每个人的心中就是父老乡亲。兄弟姐妹。分量很重。无数三线人抛舍了自己的亲人和故土,义无反顾地投入到三线建设中来,对每个家庭都是一种艰难的选择,和奉献。

      在马勺沟里,我们的两个儿子相继出生,这是上苍送给我们的最好的礼物,他们的到来为我们的人生奠定了希望和阳光。



  

1983年夏天,崔铎与妻儿在纸坊漆水河下游留照


(本章完)





↑↑↑↑↑【视频】迁徙的人:大三线内迁(↑↑↑↑↑



↑↑↑↑↑【视频】迁徙的人:大三线内迁(↑↑↑↑↑

重 要 信 息 请 大 家 注 意 哦
↓↓↓

三线厂寻人启事

⊙张崇生:1951年,男,贵州贵阳3326厂

⊙吴昌国:1951年,男,上海市革命委员会科技组

如果有认识以上师傅的朋友,请与本公众号联系,留言即可

✦ ✦ ✦

◈长按二维码即可关注◈

✦ ✦ ✦

艰苦创业    团结协作

开拓创新    无私奉献

  

三线精神,永传于世



 每日掌灯急书 小编不澄不休 ◆

 请帮扩散 请多支持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武汉丝绸服装鉴定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