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丝绸服装鉴定社区

心烦的时候,点开看看(句句在理)

女人夜说情感2018-08-09 08:40:39

【点击上方蓝字女人夜说情感关注,听下一篇】 

点上方绿标即可收听音频

借用一下守株待兔的故事,苗吟舒說謊說得臉不紅氣不喘。 “真的?”翠姑將信將疑,但只要是小姐隨身的玉玦沒有賣掉,那就安心了。 “當然是真的,這只野雞好大,這裏一大碗不過只有四分之一,鍋裏還有一大半呢,足夠咱們吃好幾天的了!”真是虧得穿越了過來之後,餐廳裏的營業停止了,而她之前都是裝了滿滿的食材的,牧場的倉庫裏也還剩一些。所以,在奶娘做月子的這一個月子之內,葷素菜都是沒問題的了,而之後,就該是她在異世大顯身手的時候了。 小包子叫雪兒 只是,百密一疏,她居然只想著吃白米飯而忘記了交待精大米是從哪裏來的。 “那這大米是從哪裏來的?”果然,向來謹慎的翠姑還是疑問了。 “嗄?”暗叫不好的吟舒一邊幫奶娘盛湯,一邊飛快的轉著腦子,然後靈機一動道,“哦,這不是下山的路上正好遇見費公子麽,奶娘,就是那個借住在裏長家的費公子,他見這麽大的雪我還要上山拾柴,又聽說你提前生產,家裏沒有米吃,就送了一點給我。” 腦海中只搜到與小吟舒有過一面之緣,看著還是比較良善的小子,只能先拿他來做借口了。 反正奶娘跟他碰面的幾率少之又少,小吟舒和他也不過是十三年只遇見過那麽一次,也不擔心會穿幫了。 “這樣啊,還真是要多謝謝他的善心。那費公子我雖沒見過幾次,但也聽說是個善良的人!”不再有疑問,翠姑終於開始喝了一大碗濃濃的鮮雞湯,又飽餐了一頓。小包子醒來時,開了奶,看樣子只要這樣營養充足的補著,孩子的奶水就不是問題了。 可有問題的是,在奶娘的檢查之下,吟舒才發現小包子標準是個小蘿蔔頭,害她看見雪花而感慨的要以雪字為名紀念一下這個特殊的日子都不可能。 晚上的時候,為了節省幹柴,又加上染了血的被褥實在是不適合用了,奶娘和吟舒就合力將棉被和墊褥先撤掉,換上吟舒房裏的,兩人合著小包子一起睡在一張炕上。 並準備著給孩子起名字,商量了許久,終於吟舒還是太喜歡這場大雪,以“瑞雪兆豐年”之意,給小包子起名叫瑞兆。 至於孩子的姓氏麽,翠姑哀莫大於心死的徹底寒了心,就讓孩子幹脆跟著吟舒姓苗了,於是小包子就有了一個好聽的大名,叫苗瑞兆,小名雪兒。 好吧,這個名字過不了幾年就會被小包子嫌棄的,更因為這個小名被苗吟舒天天念叨在嘴邊叫,以至於若幹年後的小包子差點就被這雌雄莫辨的小名給害得連自己都懷疑自己的性別。 當然,這是後話,暫且不提。 第二天陽光明媚,大雪過後的天空湛藍湛藍的,仿佛一塊澄凈的藍寶石。 院角的一棵嬌黃的臘梅花正不畏嚴寒的綻放,瑟瑟的風過,吹落花枝上和花瓣間的積雪,簌簌聲中夾著淡淡的花香縈繞在破敗的小院子裏。 端著一碗熬得精細的白米粥,還有兩個營養豐富的白煮蛋,苗吟舒瑟縮著身子推開了房門:“奶娘,吃早飯了!” “小姐,真是幸苦你了,我……”翠姑靠坐在炕頭,滿心的愧疚,自己是十五歲的時候開始服侍小姐的奴婢,其實並沒有奶過小姐,只是因為是自己從小帶著的小姐,小姐才不嫌棄的叫她一聲奶娘。 有些不一樣 “奶娘,咱們是一家人不說兩家話,以後可都別說這麽見外的話了!”苗吟舒淡淡的微笑著,沒有翠姑,從小就因為特殊的身份而被家裏人拋棄的小吟舒並不一定能夠活到十三歲,而她自然也就不可能出現在這裏,“趁熱吃吧,這天冷的,一會兒就涼了!” “好!我吃!”忍著淚花不讓它滾落,為了孩子,更為了報答小姐,她一定要堅持過完這一個月,以後就再不會上別人的當,也不會再讓小姐吃苦了,“那小姐你的呢?” “我的在竈間呢,放心吧,我可不會虧待了自己的!”小包子雪兒還在睡覺,苗吟舒猶豫著要不要吵醒他呢? 唔,還是不要了吧,讓他睡到自然醒吧,自己也得趕緊去空間探索一下子呢! 小姐似乎有些不一樣了!以前的小姐雖然也不算是沈默寡言的一個人,但看人對事總是在無意間透露著疏離,真正歡顏的時候很少。而昨天日今時的小姐,是很真誠的含笑著,右側臉頰上的那個小小的梨渦若隱若現,顯得那樣的俏皮可愛。 “奶娘,你看什麽呢?我臉上又有鍋灰了嗎?”被翠姑看得有些茫然,苗吟舒趕緊摸了摸臉頰。 “沒有,咱小姐臉上幹凈著呢!”翠姑露出了微笑,“我在看啊,咱們小姐快長大了呢!” “哈哈!是嗎!那我也趕緊去吃早飯,爭取長得更快!”莞爾一笑,苗吟舒出了房門準備去竈間祭五臟去了。 只是,長大? 呃~十三歲的身子都還是平平扁扁的幹木柴,又加上常年的營養不良,瘦弱的仿佛風一吹就倒了,這能算是長大了嗎? 不過,記得十年前,當自己正是最調皮搗蛋加不聽話的進入叛逆期的時候,帶著自己相依為命的奶奶曾無奈又語重心長的說過:“舒舒啊!你都已經十三歲了,奶奶年紀小的那個時候,有的十三歲的姑娘都能做娘了,你怎麽就還是這麽不聽話不懂事呢?” 她記得當時的自己直接朝著奶奶吼道:“你不要老拿以前的破事來對我說教,十三歲做娘很了不起嗎……” 自己還說了什麽,已經模糊的記不清了,但奶奶那隱忍著眼淚,卻在五年前因病去世,丟下她一個人之後,總是在午夜夢回中顯得那樣的清晰,清晰的讓人心痛。 所以,如此看來,她得趕緊的調養好這具小身板啊,可不能因為前世總是宅在家裏錯失了談戀愛的大好年華,在這個世界中也無人問津啊! 收斂起心中微微的酸澀,穿越重生在一個十三歲孩子的身上的苗吟舒決定,這一世的人生,一定要過得完美而幸福,讓在天堂的奶奶可以安心。 早飯後,趁著餵好奶的奶娘帶著急需要睡眠補養的小包子繼續睡覺,苗吟舒又進了空間. ** 新朋友老朋友都別忘記把新坑放進收藏書架哦!(* __ *)嘻嘻…… 還是有所區別 昨天來的匆忙,又急吼吼的只想著找人參和三七,都沒有好好感受一下空間裏的溫度。 此時,平心靜氣的往小木屋前一站,只覺得暖暖的微風拂面,正是一年四季中最適宜的暮春時節的溫度。 清新舒爽的空氣中夾雜著淡淡的青草香,蔚藍的天空中朵朵白雲悠閑的飄過,當真是一個非常愜意的世外桃源啊! 就是可惜了自己是懶人一枚,雖然每次都跟著做活動,但總是不喜歡變換裝飾,所以,農牧場都只是最基礎的曠野、木屋和草棚。 不然換上個熱鬧的端午節裝飾該有多好啊!還有當初的七夕節,她也超喜歡的說。 好吧,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該辛勤勞作了! 金光燦燦的田地裏,一棵棵的中草藥正是大葉子的生長時期,有幾塊地裏已經長了雜草了,兩棵益母草上面還長了蟲子,還有三塊地缺水了。 只是,跟遊戲時候的還是有所區別了,那些長草的冬淩草、兔兒傘明顯的要比旁邊什麽都沒有長雜草的白術和白芷瘦弱了一些。仔細的查看一下數據,時間上面沒有變化,但果實的數量變少了。 還有長蟲子的益母草,葉子上一個個小蟲洞非常的明顯,數量值也下降了。 可憐的關蒼書和一點紅都快枯萎了的模樣,真是急煞人啦。看來這個空間跟遊戲的空間有所區別,沒有辛勤勞動的話,這些種子就直接抗議給你看了。 趕緊的進倉庫想要找來殺蟲劑、除草劑、還有水壺,可找半天就只見著一個水壺,還不似遊戲中那樣直接可以倒出水來的。不過,這個不是重點,養著魚的水塘中的水還是應有盡有的,灌滿了去澆水就成了。重點是哪裏有除草劑和殺蟲劑的影子呢? 再瞄一圈,就看見在水壺的旁邊只有一把鐵鍬,應該是翻地用的,看來也順便可以除草。 可是,那些蠕動的軟綿綿的蟲子該怎麽辦呢?難道要用手抓?嗚嗚~她不要!她從小最怕的就是這種蠕動的小蟲子了,連小時候同學們養的蠶寶寶,她都盡可能的退避三舍避而不見。 想辦法!快想辦法吧! 一邊先抓緊時間把雜草除了,在幹枯的地裏澆上水,欣慰的發現藥草的生長指數和產量指數都恢復了正常,那現在就在只有那幾只討人厭的蟲子了。 不敢用手抓,只能想辦法找工具了,可農場地裏幹幹凈凈的啥都沒有,連根樹枝都找不到。 啊!對了,樹枝的話,不知道外面的可不可以帶進來? 趕緊念了聲出,人已經到了外面,然後苗吟舒在竈下撿了兩根差不多長短粗細的樹枝,再握著玉玦念了聲進,驚喜的發現,可以從外面帶東西進來。 至於,是不是也可以在金土地上種植現實生活中的作物先不考慮,還是盡快的把蟲子抓走吧! 捉蟲 微側著頭,人離兩株益母草遠遠的,只用眼角的的余光看著那蟲子的方向,伸長了手臂用樹枝夾住了一只蟲,只覺得樹枝上似乎也傳來那種柔軟帶著滑膩的感覺,只讓苗吟舒頭皮一陣陣的發麻。 身子跟著顫抖了一下,她又犯難了:這蟲子該扔哪裏去?不能直接扔在地上吧?萬一它們爬出空間,跑到她身上怎麽辦? 想象力有點兒豐富的孩子實在是傷不起,從小就怕軟骨動物的孩子更加傷不起啊! 就在苗吟舒哆嗦著快要哭出來,不知道該怎麽處理這小蟲子的時候,忽然水塘中傳來撲騰聲。頭一轉,就看見河塘中的魚兒一個個長大了嘴巴正對著她,鼓突突的眼睛眨啊眨的,似乎有著渴求。 “你們要吃蟲子?”苗吟舒大膽猜測。 “嘩啦啦”一片水聲,魚兒們在半空翻了個筋鬥,又浮遊在水面對著她張嘴。 不管是不是,反正她正愁沒地方扔蟲子呢,就試試看了。 沒想到,她這猜測還真是準了,一條蟲子下去,最靈活的狐貍魚一馬當先的接個正著,吞下肚子之後,似乎酒足飯飽的遊開了,還剩其余的五條還張著嘴等著。 回到益母草邊,細數了一下,一二三四五,正好還有五只小蟲子,這難道是註定的? 沒法確定,是不是以後小魚兒的餌料就是這些小蟲子,但今天的數量既然是剛好匹配的,那就好辦了。 捉完蟲子,小魚兒們也飽餐了一頓,又在水塘裏悠閑的遊來遊去吐著泡泡玩。 收拾好鐵鍬和水壺,還有這用來捉蟲最關鍵的樹枝,苗吟舒準備去一趟牧場看看牧草還有沒有了。 就在她找到圖標正要點進去的時候,空間外面傳來了叫門聲:“劉家嫂子在家嗎?劉家嫂子,吟舒?有人在家嗎?” 聽聲音,應該是另一個山坡上的本村人鐘大娘,與吟舒家是距離最近的一家,為人熱情,樂於助人,還在繈褓的苗吟舒被翠姑帶到這個村子定居下來之後,沒少得她家的照應。 只是,昨晚的那場大雪那麽大,連接著山坡與山坡之間的山間小路,應該都積了厚厚的雪,行走不大方便的,她怎麽還來了呢?不會是有什麽大事吧? 慌忙出了空間,苗吟舒一邊應著,一邊走出竈間,對著還在破籬笆院墻外朝裏張望的打招呼:“鐘大娘!你快進來吧!” 呲~好冷啊!果然是化雪要比下雪冷呢!吟舒瑟縮著小身子,雙手抱著手臂揉搓著試圖取暖。 “哎呦,吟舒你在啊!”看到吟舒的身影,鐘大娘這才推開半敞的籬笆門,松了一口氣,焦急的臉色也放松了許多的走了進來。 她穿著厚厚的棉襖,頭上還包著一塊頭巾,即便如此,露在外面的臉和鼻子還是凍的通紅。 太沒人性了 苗吟舒他們所處的這個村子叫十裏坡,臨山靠水,風光倒是挺好。只是平地少,為了填飽肚子,所有的平地都用來作為耕地種糧食。所以,百來戶人家就將房子建在各個小山坡上面,人家與人家之間就隔得遠了些。 “唉!這天冷的都能凍死人!”一邊說著,鐘大娘一邊對著手哈氣,呼出的空氣都凝成了霧水。 “是啊!好冷!”煙染把鐘大娘讓進了竈間,早上刷好鍋碗的時候,她在鍋裏放了水,竈下還添了柴慢慢的煨著,所以比外面暖和多了。 “瞧你這小可憐見的,就只有這麽一件薄薄的襖子,難怪凍的小臉都僵了!”鐘大娘有些心疼的看看吟舒,又掃一眼一目了然的小竈房,疑惑的問,“咦,怎麽就你一個人,劉大財他們父子三個,還有劉家嫂子呢?” “他們走了!”不願意想起那三個沒良心的貨色,吟舒面無表情的輕描淡寫說了一句。 “走了是什麽意思?難道我昨兒遠遠的瞧見似乎是劉大財扛著一袋子什麽東西的身影,就是他們父子三個?”似乎是意料到了情況,鐘大娘不由的一陣火冒,“我就覺得心裏不踏實,今兒才過來看看的。那三個忘恩負義的殺千刀,真是太沒人性了!” “大娘,咱們不說他們!”吟舒覺得暖心的笑了笑,想到翠姑的時候,露出了天真喜悅的笑容,“不過,我奶娘昨兒剛生了孩子,正在屋裏睡覺呢!鐘大娘,你要進去瞧瞧雪兒不?” “什麽?劉家大……啊不,你奶娘提早生了?快!快帶我去瞧瞧!”鐘大娘這一驚可非同小可,提早生孩子,往往是很危險的事情,翠姑可別出個什麽事啊!她這大嗓門這麽嚷嚷著,屋裏都沒有動靜,不會是…… 啊!呸呸呸!別胡思亂想,要是真出事了,吟舒丫頭還能笑得這麽甜蜜?可昨兒她也沒見著這邊去請穩婆啊,怎麽就無聲無息的把孩子生了下來了呢? 屋裏頭,因為燒著炕,所以明顯的比外面暖和許多。炕上,一大一小兩個頭緊緊的依偎著,都睡得十分香甜。 翠姑是因為身子實在太虛,所以吃過早飯之後就又沈沈的睡著了,連鐘大娘大著嗓子叫門都沒有聽見。 小包子雪兒則是個新生兒,自然貪睡些。 “翠姑?翠姑?”翠姑的臉色很蒼白,雖然從胸口的起伏可以看出她應該是好好的活著,但鐘大娘還是不大放心的叫喚了幾聲。 “嗯?”迷迷糊糊的翠姑終於被叫醒,緩緩睜開了眼睛,“鐘大娘?” “哎呦,你這可憐的孩子,生孩子怎麽也不跟我知會一聲呢,要是有個三長兩短的,你可讓小吟舒一個人怎麽辦呢?”終於完全的放下心來,但鐘大娘還是忍不住薄責了起來。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武汉丝绸服装鉴定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