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丝绸服装鉴定社区

闺蜜结婚我有事没去,无意中看见她发的朋友圈,我把手机砸了

芦山微生活2022-05-24 14:28:08



第1章 这货晕血

是什么带着青草的芬芳惊扰了原本宁静的清梦,是哪个顽皮的孩童撩开了早已为遮挡骄阳而放下的纱帘?不然,怎么会有不知名的阳光在身边跳跃?

被迫唤醒的无奈慵懒的揉着迷蒙的双眸,或者这是梦中的梦?

怪不得那一阵阵的青草香入梦来呢,也不是哪个顽皮的孩子,只是偶尔吹过的风撩动了遮阳的树叶而已。

一道阳光透过树叶的缝隙照射在身上,好温暖。忍不住的伸出手迎接那片光明,却发现那小小的手指好像不是属于原来的主人。

当然,还有那宽大的衣袖以及整个身体都好像不是属于一个二十四岁的女子。

难道穿越了?莫雨看着这一身华服就知道非富即贵啊。对于孤家寡人的她来说,也不是什么坏事情。就当古代一游吧!

要说莫雨的性格,不熟悉的人面前就是朵害羞的不善言辞的小花。但是,莫雨知道自己骨子里就是个闷骚型的。明明心里不爽的想破口大骂,却仍旧顾忌着人情冷暖蜚短流长的。不过,这也是种高端的人生态度,尽量让自己处在不被人注意的角落,让周围的光芒掩盖着自己,明哲保身的最高境界啊!

此时的莫雨站在遮挡骄阳的绿树旁,看着身高在绿树的树干上所达到的高度。照目测来看估计连一米五都不到,不可能是侏儒症吧?

正在莫雨为自己悲催的命运哀悼的时候,远处却跑来了一个看起来也就十二三岁左右了的小丫头。

“公主,你没事吧?是奴婢不好,没有保护好公主,请公主责罚。”小丫头脸上挂着泪珠,模样清秀,梳着双丫髻。身穿一袭简单的朱红暗纹素花衣衫,但看面料也算上乘,应该不是普通人家的丫鬟。

“你叫什么名字?”这是莫雨说的第一句话,但是,那孩童般的嗓音让她一时有点接受不了。太汗颜了,可能不是侏儒症。因为这完全是个孩子的声音。

小丫鬟脸上的泪珠滚得更多了,大有要奔溃的架势。好吧,她现在的身份或许不是大人,还是说一些符合孩童的话吧。

“小姐姐,不要哭了。我刚醒过来就发现自己躺在草地上,头到现在还有点痛。能不能先别哭,跟我说说话呢?”莫雨尽量笑的天真无邪,天知道面部肌肉有点呈现扭曲的姿势。

“公主,我去请御医吧。肯定是刚才那帮云国的小公主小阿哥们搞得鬼,我才走开一会帮小姐端早膳,回来的路上就听见他们说你从树上摔下来了。我吓得赶紧往这边跑。小姐,你肯定是摔到头了,啊!”小丫头忽然尖叫,把莫雨吓了个一哆嗦。

顺着小丫头的目光看向自己的小手。哎呀!刚才无意中摸了后脑勺一把,好鲜红的颜色啊。不会是后脑勺上的吧?终于,莫雨华丽的再一次晕了过去。不好意思,这货晕血!

睡梦中,莫雨听到了凌乱的脚步声。鉴于不是很了解具体情况,还是选择继续昏睡。但听觉系统却很自觉的全面启动中,收听着四面八方的动态。

终于,耳边清净了。莫雨听到被小丫鬟请来的御医说自己可能是脑部受到了重创,有点脑震荡的意思。或许会出现一些症状,具体还要等醒来之后才能确定。

然后,就听见小丫鬟弱弱的问了一句。“姜御医,公主刚才醒过来一次。但是,却不认识我了,这是怎么回事?”

果然,感觉听声音也要五十来岁的老御医略一迟疑。“或许是由于头部受到了重创,导致的短暂性的失忆。或许过段时间就可以恢复,也或许遇到什么刺激也能恢复。这就要看公主的造化了。好了,小丫头,我要去复命了。你先去给公主煎药,等公主醒了有什么事情再告知我,那老夫就先告辞了!”

“谢谢姜御医,我送您。”小丫头也跟着出去了。

莫雨感觉房间里没有声音了,这才慢慢的把眼睛睁开一个小缝先确认一下。

好吧,真的只剩下自己了。不过,这也不是什么值得高兴的事情啊。

因为莫雨睁开眼睛所看到的,完全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古代女子的闺房。

头顶是桃红色的流苏帐幔,带着少女的的憧憬与梦幻。身上盖的是天蓝色祥云图案锦丝被,那光滑的触感还停留在指间。香檀雕花的大床周围雕刻着栩栩如生的祥瑞走兽。

 



第2章 穿到美男窝

床幔前方应该是屏风,但却不是一般人家的山水花鸟,而是左右各两扇能够折叠的菱形镂空的结构。

至于屏风前面还有什么,莫雨就不知道了。因为这时,脚步声又响起了。莫雨只好接着装昏睡。

走进来的好像是两个人,只是一个脚步急促而另一个却如同闲庭信步般的悠闲。

“皇兄,那个傻子不会有事吧?怎么老是不长脑子呢?不是跟她说过进宫要小心点吗?幸好没事,不然,以后麻烦就大了。只是,希望不要变傻了才好啊。我听姜御医说好像摔坏脑子了。那可怎么办啊?”听声音年龄应该不大,应该是个少年。但是听口气就好像跟莫雨这个身体的主人有什么关系。

“四弟,放心好了。皇兄已经预见了小花儿今天的劫难。其实,这也是个契机。以后你就会明白了。”可以明显的感觉到虽然同样年龄不大,但在年龄上肯定是后面这位要年长一些。

莫雨真的很想睁开眼,看一下眼前的两个人。希望,不要被发现才好呢。

就在眼皮纠结不堪的时候,年长的少年却忽然语出惊人。

“既然醒了,就不要再装。没心机的小花儿,是不是想满混过关啊?”

一听这话,莫雨吓得赶紧睁开了眼睛。因为屋里的光线太明亮,莫雨一时没有看清楚。等再睁开眼睛的时候,那两道身影就这样撞进了眼帘。

首先是站在靠近莫雨床幔的少年,年龄最多十五六岁。但却一脸的威严,不过,此时脸上却是带着淡淡的笑意。

少年身穿一袭紫色锦绣衣衫,领口与袖口都绣着金色龙纹,尤其是胸前那只被一团蓝色祥云包围的金龙更是代表了少年的尊贵形象。

视线上移,对上的是已经恢复平时冷静威严的脸庞。一双漆黑如墨的眼眸正专注的审视着莫雨的小脸,那浑然天成般的气质就像是神圣不可侵犯的神祗般让人想要膜拜却又不敢上前。

“喂!小花,你看啥啦。难道没看见还有一个人啊,真是个傻子。”或许是不满莫雨的眼光老师投注在身边的少年身上。

那个离莫雨有些距离的少年,几步就走到榻前,恶狠狠的盯着莫雨。

莫雨这才把这少年看清,一头张扬的红发两边各执起一缕固定在脑后,其余发丝随意披散着肩上,那模样看起来相当的洒脱不羁。

剑眉入鬓,英气十足的脸上闪现着动人的光芒。那是充满朝气的蓬勃和旺盛的生命力的象征。

与年长少年不同的是那一身劲装的打扮,看样子应该是喜欢上战场杀敌的少年郎啊。

犹豫再三,莫雨还是决定坦白自己的现状。

“我,我叫小花吗?你们是谁?”莫雨发现自己的声音好娇小,虽然可能有点形容不当,但是一个二十四岁的女子现在忽然年轻了十二岁。相信是谁都会感到娇小的压力。

面前的两个少年同时发愣,然后迅速的交换了一个眼神。

“你,真的不记得我们是谁?也不知道自己是谁,难道脑海中没有什么熟悉的环境或者人吗?”年长的少年那咄咄逼人的目光扫向莫雨,不放过任何一个表情。

再次在心里无言的叹口气,脸上却还是一筹莫展的神情。

“对啊,什么都没有。一片空白,能好心告诉我吗?”

“小花,你这样子我们还真没见过。我还是喜欢你的傻样,整天笑嘻嘻的,对谁都是一副信任的表情。我是云贺岩,你总是唤我岩哥哥的。”

莫雨清晰的看到年长少年好像微微的挑了挑眉,但是,却没有说什么。

“奥,还有你的修哥哥。我们私底下都是很要好的,我是四皇子。修哥哥是二皇子,是云国未来的国师呢。”

年长少年瞪了云贺岩一眼,“别听岩胡说,我是云国二皇子,名叫云梦修。小花你的名字叫花茉语,我跟岩私下都叫你小花。”

云梦修,云贺岩还有花茉语,莫雨在心里消化着听到的三个名字。

“那我的身份是什么?为什么会在这里,这是哪里啊?”莫雨,现在应该是花茉语继续疑问。

 



第3章 皇宫内部妖魔多

“你这傻子,你以为你是谁?别看人家都称你为公主,其实你是花国为了表示效忠而留在云国的质子。花国是女子当权,你的身份虽然是公主,可也是个不受宠的公主罢了。”说话的是云贺岩,那张英气的脸上虽然是鄙夷,但也能听到一种心疼的味道。

花茉语沉默了,原本以为自己侥幸能在古代过上安稳的富足日子。这可倒好,可能随时小命不保。

“岩,别吓小花了。今天受的惊吓也够多了,一会就安排小花出宫吧。”云梦修略带责备的眼神扫向云岩彻。

“那个,我不是住在宫里啊?”花茉语怯怯的问道,不过,心里却是有点小小的庆幸。

“那当然啦,你有专门的府邸的。对了,你还有个忠心的小保镖呢,我就奇怪了。今天怎么没看见他。”云岩彻脸上的不怀好意花茉语看的清清楚楚。

“是啊,今天如果那个冷溪幽在。小花也不可能受伤,我们也不好出面。”云梦修脸上的神情花茉语看不明白。

正在这时,花茉语发现刚才的小丫鬟端着一碗冒着热气的汤药疾步走了进来。

“公主,青烟熬了好久的。赶紧喝了吧,说不定就什么都记起来了。”小丫头将药放在屏风外面,估计那里有桌子吧。

“给二皇子,四皇子请安。”青烟因为端着药碗,虽然想第一时间请安,可是却怕洒了手上的药汁。所以,只能放下药碗再行礼。

云梦修让青烟免礼,然后,青烟就来到了花茉语的床榻边。

“公主,奴婢先把您扶起来吧?”青烟刚想来到花茉语身边,就被一个身影抢先了。

“四皇子,你?”小丫头愣在原地,不知云贺岩是想干什么?

“小花,来,又没有外人,让岩哥哥帮你就好。”说着不顾青烟尴尬的小脸和云梦修微皱的清眉,把花茉语扶了起来。

“呃,岩哥哥。还是让青烟来吧,这样好像有点于理不合啊。”花茉语心里犯嘀咕,这个少年有点太殷勤。

“公主,你记得青烟了?”小丫头激动的看着花茉语。

“青烟,别激动。我只是刚才听到你说你叫青烟,其他的事情等出宫之后,你再慢慢告诉我。怎么样?”花茉语虽然不想打击小丫头,但也不能说假话吧。

看着那黑黑的一碗药汁,花茉语很想直接晕过去。但,眼前的两个少年和小丫鬟确是全神贯注啊,罢了。小时候又不是没有喝过喝过中药,至今那黄连上清丸的味道还是很让人怀念的呢。

一咬牙,“咚咚咚”,一口气就将药汁全部灌进小肚子里。然后,看向目光呆滞的三个人。

“还是熟悉的味道啊,怎么啦?”花茉语嘴里的苦涩让她想起了小时候总是生病不是打针就是吃药,而自己却受不了那苦涩的药丸的味道。父亲为了让她吃药,把她的小手都打肿了。那可是很有阴影的。所以,现在看到药都是很痛快的。

“公主,我没有给你拿酥糖。”青烟说了句让花茉语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的话。

“小花,你确实不一样了。都没有哭闹。”云贺岩的眼神也是透着不可思议。

“这样也好,早点学会保护自己也是好的。也许失忆对你来说是件好事情。”云梦修的话好像很深奥,但是,花茉语不想探究。

“公主,我们回府吧。以后这皇宫,我们还是少来吧。今天冷大哥不在,要不然公主也不会受伤。一会回去青烟可要好好说说冷大哥。”小丫头还是为花茉语受伤自责着呢。

“好了,青烟。惹不起我们可以躲啊,我们绕着麻烦走不就行了吗?”这是花茉语一贯的态度和立场,总是喜欢躲在人们不注意的角落,也不想展现自己的光芒,低调的过着自己的人生。只是,现在的人生岂是她自己可以说了算的?

花茉语坐在轿攆里,头上还很狗血的缠着白色的绷带。既然也没有什么大碍,还是先回府的好。

皇宫内部暗潮多,小心谨慎不会错。(花氏宫廷语录之一)

花茉语从自身遭遇里,领悟到了皇宫是个不易逗留的是非之地。因此,催促着青烟赶紧离开。而小丫鬟青烟也是深谙其中的波涛汹涌,因此马上就准备好了轿攆。而云梦修跟云贺岩待了没多久也离开了,皇家子弟事务更多。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武汉丝绸服装鉴定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