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丝绸服装鉴定社区

丈夫常年在外打工让我实在无法忍受!!

爬书小说2018-09-08 09:51:22




敖战,这颗七彩珠对我很重要,如果你肯让给我,以后我答应为你做十件事,决不食言。”


“药石,你还是死了这份心吧,七彩珠对我来说同样重要,我是决不会让给你的。况且你自己也是练丹的人,和我争它有什么意思?”


“你不就是用它来突破瓶颈吗?它对我的意义更加重大,如果你相信我的人品,把它给我,以后我会炼制六品圣丹直到供你晋级为止。”


“你药石‘信誉第一生命第二’的宗旨整个斗魔大陆的人都知道,不过,得到七彩珠我立刻就能升级,为什么还要去等那漫长的时间?我不想等了。”


“你认为今天一定能取走七彩珠吗?”


“我对自己龙神的实力有信心。”


深壑里的半空中,一人一龙悬浮在空中对峙着,人是青袍老人,龙是五爪金龙。他们中间悬浮着一颗荔枝大小浑身流转着七色彩光的珠子,这颗七彩珠正是两位斗魔大陆的神级人物争夺的对象。


敖战吐出一口炽烈的龙息,向药石铺天盖地笼罩过去,却被药石长袖一挥,漫天大雨凭空生出,把龙息当空扑灭。


两人激斗正酣,深壑上的山崖边正坐着一个青年,垂头丧气的样子,似乎受了不小的打击。


被青梅竹马的女孩亲自登门撕毁婚约,被自己家族赶出了家门,还背负着所有人嘲笑的废柴骂名。成晟啊成晟,你还是死了吧,一了百了,你死了在斗魔大陆上不过是少了个低等生物,根本没有人会为你流动滴眼泪,你的名字除了代表废柴一词,也没有什么人会再提起。


父母只有我一个儿子,没有尽到做儿子的责任,这样死了还要背负不孝的骂名。可是,自己现在这样子,又有什么能力奉养两老呢?还是死了吧,下辈子再做你们的儿子,好好偿还你们的两世养育之恩。


想着想着,纵身一跃往深壑里跳去,看着下面云封雾锁的深渊,紧紧闭上眼张大嘴巴,做着自由落体运动。


“啊…唔……”


正往深渊里掉去,可是忽然有颗东西灌进他嘴里,囫囵着咽进肚子。


原来,成晟从山崖上跳下深渊,恰巧把龙神敖战和丹神药石争夺的七彩神丹给吞进了肚子里,简直是上天安排好的,不然哪里会有这么巧的事?


“噢,他M的,那是个什么东西?”敖战和药石都是愣了两秒,鹬蚌相争居然让渔翁得了利。敖战张大龙嘴,一口更加炽烈的龙息凶猛地向成晟扑了过去。


药石反应过来后大袖一挥,成晟身上结出十几层竖冰,生生将那龙息给挡下来。然后似一道厉风扑下,把已经昏迷不醒的成晟给抱了起来。:“敖战,七彩珠入口即化,现在已经被他给吃下了肚,你杀了他也于事无补。”


“不行,怎么能让这个弱小的人类吃了我的七彩珠?我要他的命,我要杀了他!”敖战歇斯底里地怒吼,似要将误吃了七彩珠的人生吞活剥才行。


“要不这样,我拿两颗六品圣丹和你换这个青年一命,你觉得如何?”除了惋惜之外,药石还有些幸灾乐祸,刚才答应用六品圣丹助敖战突破瓶颈他不换,现在估计两颗六品圣丹他也必换无疑。


“M的,算老子倒霉!”敖战在半空中身形一摇,变成了人形,一身紫袍,威猛高大,眼睛瞪得像铜铃,看上去不过四十来岁的样子。


能有两颗六品圣丹的补偿,对于敖战来说也是心灵安慰,不然连汤都捞不到。


药石手一捻,手上浮现出两颗蓝晕丹药,向敖战丢过去。接过丹药,敖战也懒得多话,收进空间戒指内瞬间消息在深壑半空。


“臭小子,不知你是走了什么狗屎运!”看了看腋下夹着的青年,药石心里也是愤愤不平,那七彩神丹可是天地至宝啊!居然让这小子误打误撞给吃进了肚子里。


“唔…我这是在哪里?”成晟睁开眼睛,看到自己在一个山洞里面,四面都是石头壁,冷冰冰的。


自己不是跳崖自尽死了吗?怎么会钻到山洞里来了?满脸疑惑不解,从地上站起来,四下一打量,才发现这山洞里应该住着有人,因为洞里有石头刻的桌椅板凳等日常用具,特别是那一个雕刻着各种图腾的丹鼎,非常醒目。


草,这不是神农鼎吗?怎么会在这里?成晟生长在大家族,虽然从十岁起就从天才掉入废柴行列,但是书卷知识特别丰富,这架神农鼎他在家族藏书的书本里见过画像,绝对没错。


“哈哈…没想到老子走了狗屎运,居然找到了神农鼎,有了它我这辈子还愁什么?”成晟在洞中失态地大笑着,若是卖掉这架神农鼎可以说是富可敌国,到时候把父母接过来享受天伦之乐,还寻死觅活作甚?


正在无限意yin中的成晟,脑子上立时被敲了个板栗,一转身,看到正满脸愤怒瞪着他的药石。


“你这臭小子,这是老子丹鼎,怎么变成你找到的了?”药石气得吹胡子瞪眼,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


“啊…呃…”忽然见这么一个青袍老人,张口结舌,没了下文。


“从今天起,你就是我药石的关门弟子,要是给我丢了脸,我让你吃爆丸丹!”药石为老不尊地抓了抓胡子,哈哈大笑起来。


“药石?药石!你,你……”低头思索片刻,忽然像是想到了什么,指着药石又是吃惊又是怀疑,张大了嘴巴。


“啪……”


“你什么你,老子就是斗魔大陆上唯一的丹神药石,做我的徒弟亏不了你!”药石朝成晟头顶重重地拍一巴掌,恶狠狠道。


当成晟从震惊中反应过来,身体激动得不停颤抖,像是冷得打摆子似的。神呐,这可是神呐!在整个半魔大陆上,药石绝对是神级人物,虽然实力可能没有进入真正的神级,可是没有哪一个顶级人物不对他点头哈腰,因为他是唯一的丹神。


“师父在上,请受弟子三拜。”不知道自己走了什么狗屎运,能拜丹神为师,他这辈子便可丢掉废物之名了。据说能做丹神的弟子可以把神丹当成糖豆吃,还怕修为升不上去吗?


药石见他着急地拜了师,脸上浮现出阴谋得逞的笑容。哈哈,这他M的可是个全才啊,吃了七彩珠,他以后的炼丹之路将顺畅无比,加上回洞里检查到他是天生魔武灵体,自己此举,很可能造就一个超越神级的人物,收这么个弟子怎么会不高兴?


“你为什么会跳崖自尽?”药石见他拜过师,好奇地询问。


“那个,我,我修为没有长进,被所有人遗弃,所以活着对我来说没有任何意义了。”脸上浮现出痛苦之色,惆怅地说道。


“如果我没有猜错,你在十岁之前已达到四星斗徒的级别,后来修为却不进反退,成为了名副其实的废柴。”药石笑着猜测道。


“师父,这些你,你怎么会知道?”成晟震惊了,难道自己说梦话了?


“哼,老子怎么会不知道?其实根本不是你的原因,你天生魔武灵体,再怎么差劲现在应该也是六星斗徒了,努力些突破斗徒进入斗师级别也很容易,可是你才二星斗徒的实力,简直不可想象。”抖了抖山羊胡子,这些他都检查不出来枉为丹神了。


“难道是我得了什么疾病?”成晟很是不解,怎么不管怎么修炼等级也上不去啊。


“你得了个屁病,说这么清楚了你小子还反应不过来,你紫府里被人种植了叫‘破气’的恶毒魔法,这是种五级魔法,除非有魔帝以上的魔法师为你破解,不然这辈子你的实力修想再有寸进。”药石恨铁不成钢地打他一巴掌,把他体内的真正原因讲了出来。


“什么!”


成晟震惊了,自己修为难以寸进居然是人为!自己从小到大一直呆在家族里,连街上也不是经常去,更不可能会遇到能使五级魔法的高手,能用五级魔法,也就是说对方至少有魔帝的修为。


“这种长久性魔法,不是种植一两次就能成功的,给你种植‘破气’的人,应该在你身边了。”药石继续讲解道。


身边,身边,成晟努力地回想着,自己家族可是斗武世家,怎么可能会有魔帝级别的高手?难道是她,肯定是她!


成晟想到了一个人,正是二伯母赫连春雪,她是家族里唯一一个实力达到魔帝的魔法师,肯定是她了。她儿子成哲曾经一直在成晟的光环下,露不出头脚,所以她才会毁了自己,让成哲成为家族里最受关注的新秀。


好恶毒的女人,好阴险的女人,亏得自己还认为她是个很善解人意的长辈,竟然是她害了自己。


斗魔大陆上是以徒、师、军、将、帝、尊、圣的实力等级化分,每阶七星,修魔法便称魔徒,而修斗气称斗徒,实力表现最基本从斗气或者魔法的颜色能看出来,由徒到圣依次是赤、橙、黄、绿、青、蓝、紫。而炼丹师是一门极其尊贵的魔法附属职业,受各大帝国欢迎,做为一星魔圣的丹神药石更是受世人景仰,被誉为斗魔大陆唯一的丹神。


整个斗魔大陆除了那个可怕的地方,根本找不到真正到了神级的人物,到了圣级已然被人们奉之为神。药石一星魔圣的实力便被奉为丹神,而敖战三星魔圣的实力同样被封为龙神。


有了丹神药石的帮助,成晟紫府内的破气魔法一次性被根除,他修炼时那种与天地融合的感觉再次找到,也就是说明他的天才天赋再次回来了。


麻妣的,等老子把实力提升上去,一定要找赫连春雪那个贱人算账。害得老子好惨啊,要不是被幸运女神那老娘们儿看上,跳崖却吃了颗七彩神丹,再被丹神收为弟子,自己只能成一个冤死鬼了。


有药石这个圣级魔法师教导,成晟开始了魔武双修的旅途。丹神药石会缺少各种顶级功法吗?不缺,连五级魔法秘典他都多得很,那可是帝级魔法啊,直接扔给成晟,让他以后达到魔帝时再修炼。五级斗武功法他照样不缺,整个魔武大陆上求他炼丹救命的高手大有人在,功法大多成了交易的物品,所以他除了女人什么也不缺。


要问药石的财富,骂了隔壁,斗魔大陆第一首富,只是那个神农鼎的价值便富可敌国。就连那喜欢敛财的龙神敖战也要仰望他,你说他有没有钱?


“药老头,我突破五星斗徒和一星魔师了。”这个地方天地灵气比外面浓厚了许多,再加上药石炼制的丹药辅助,成晟在一个月突破到五星斗徒的境界,堪称奇迹。


“你这臭小子终于突破了,明天给老子离开,每天听你吵吵嚷嚷的炼丹都静不下心来,害得老子炼坏了几炉四品丹药,那可是天地灵粹啊!”药老头痛心疾首地捶了捶胸。


“想让我走没门,不榨干你这个糟老头我就不走。”成晟金刀大马地坐下来,一幅无赖到底的模样。


“不走,我扫把给你扫出去。”药石吹胡子瞪眼地跳了跳脚,看上去着实有些滑稽,然后翘着胡子怒道:“育英学校的校长狄斯那个老色鬼和我交情不错,你明天赶去学校,老子给你两颗五品丹药带过去,保证让那老色鬼把你当成先人来伺候,比呆在老子身边享受多了。”


“我现在还有必要去学校吗?”成晟不解,连五级的斗武功法和魔法典籍都有,还去学校做什么?


“不经过厉练和相互之间的战斗,就算有功法也是华而无实,同级战斗和越级战斗是要凭经验的。”药石气愤之下忘记了神农鼎里还炼着丹药,嘭地一声,神农鼎通气孔里喷出几族蓝色火焰,没话说,这一炉丹药又报废了。


“这可不能怪我啊!”成晟赶紧站起来后退两步,推卸责任。


“你这个臭小子,看我今天不两巴掌拍死你!”气急败坏的药石挥手丢出一个火球,二级魔法,现在的成晟哪里躲得过?全身烧起来在原地又蹦又跳,然后满地打滚,紧接着药石丢出一个水系魔法,把他身上的火给灭了。看他狼狈的模样,一边拍腿一边大笑。


“草,老不死的糟老头,总有一天老子要全部还给你。”成晟见自己衣衫破烂,还一个劲地冒着青烟,不由大声地咒骂道。


“哈哈…老子等着你,有种你也来烧我啊?”药石继续大笑着挑衅,实在太为老不尊了。


“拿去,里面有够你挥霍十年的金币,还有各种四品丹药,五级以下的功法秘籍,还有老子送给你的魔器和斗器,连本草经也给你臭小子了。对了,还有给狄斯那老色鬼的介绍信和两颗五品丹药也在里面。”药石径直扔给他一个空间戒指。


本草经可是炼丹的宝典,各种丹药需要什么材料,怎么炼制,上面都有详细记载,绝对是一本比七级功法还贵重的物件。


成晟拿着空间戒指一察看,骂了隔壁,全都是好东西,拿到斗魔大陆上去肯定会争得打破头颅。取出一把五尺长的阔剑挥舞了两下,军级斗器,能有效增强战斗力。:“糟老头,怎么都是些破玩意儿?做为你的徒弟,这些东西拿出去真是丢了你的脸,怎么拿得出手呢?”


“这还是破玩意儿?老子真想一把捏死你!”药石气得不行,但这些东西拿出去确实丢他的脸皮,手一挥,一套帝级装备掉在地上。:“给你,老子拿着也没什么用,记住,要是出去丢了老子的脸,老子要喂你吃爆丸丹!”


成晟看到一套帝级装备高兴得跳起来,他M的这可是好东西啊,他家族里也只有家主才能配上这样的装备。一下给收进空间戒指,贪得无厌道:“怎么也该给我点五品丹药吧,连给外人都用五品,自己徒弟居然都是四品,这像什么话?”


我草,你小子够无耻,不过老子喜欢。药石又是一挥手,几个不同颜色的瓶子掉在地上,全是五品丹药,要知道这可是极品丹药了啊,有价无市。


“糟老头,功法是不是也该给点好的,最好是六级魔法秘典和六级斗武功法,反正你都是魔圣级别了,那些低级功法秘典拿着也没用不是?”成晟心里高兴得翻了天,继续贪得无厌地要东西,宝贝越多生命才越有保障嘛。


“草,老子给你的东西卖金币够你挥霍几辈子了,人心不足蛇吞象啊。”药石一蹦老高,竟然收下这么一个无耻的徒弟,不过听到他略带点拍马屁的奉承,这功法秘典不给是不行了。


好不容易把药石的宝贝些抠出来,成晟眼睛里却噙着一些泪水,要不是这个师父,他这辈子可以说是就此终结了,现在要离开显然还是有些不舍。


“你个臭小子,又不是生离死别,别给老子弄得那么伤感。”药石一脚将他给撂了出去,眼角也有点点水晶光芒,这徒弟合他胃口,这么走了还真找不到人收拾了。


斗魔大陆的美女们,我来啦!


为了自己的后宫收藏计划,成晟把和药老头离别的伤感抛到了脑后,对育英学院一行充满了期待。他在家族里正是因为到了年龄测试不过关进不了学校进修,才被家族踢出了家门,从现在开始,他要让整个成家后悔莫及!


草,本来想进万兽山脉来寻死,没想到却改变了自己一生,真是所料不及啊!


“唔…嗯……”


正往迈出兽山脉外面赶去,忽然感觉小腹憋着内积水,成晟找了颗大树解放出小弟悉悉唆唆地开闸放水,抖了抖,准备收起走人,耳朵里却传来极细微却又销魂蚀骨的轻吟声,还有急促而轻快的娇喘……


麻妣的,这万兽山里难道还有人打野战?真有情调。听到若有若无的娇喘声,成晟提起了兴致,猫着身子往声源处走近,扒开草丛,看到两具或多或少脱掉衣裳的娇躯相拥在一起,相互把粉舌伸出来摩擦着,小手也藏在对方衣裳里游走。


草,居然是同性恋,还是非常漂亮的两个女人,太正点了。舔了舔嘴角的口水,让他无比自豪的小弟像杆钢枪般站立着……


忽地,金色头发的美女像是有急事,赶紧拿起脱掉的外套穿上。裤子拉到膝弯的蓝发美女抱着她后背,不让她离开,金发美女安慰她片刻,才恋恋不舍地放开手。


蓝发美女像是吃了春药之类的东西,金发美女一走,她便躺在树干上难以抑止地自娱自乐起来……


居然是白虎,极品啊!这么好的机会不上就是傻X,本着有便宜不占王八蛋的原则,成晟色胆包天提起裤子奔进草丛里,来到自娱自乐的蓝发美女跟前。


“啊…你,你要干什么?”蓝发美女看到眼前突然闯进来一个男生,背贴在树干上一手护胸一手护下面的白虎地,瞪大一双漂亮的蓝色眸子惊呼道。


“你现在很需要,我也很需要,各取所需而已。”


“你,你不要过来……”


“我是不会强迫你的。”


金发美女为了玩得更刺激让蓝发美女吃了药,此时药效发作,蓝发美女根本是口是心非,嘴里拒绝,却并没有将成晟推开的迹象,反而是半推半就的样子,更诱人。


————————————删除五百字,发挥想象力吧!


“你怎么还不完,玉玲快要回来了。”蓝发美女在他极速冲刺中连续两次飞上云端,再一次僵硬过后心里有些慌张,算着时间金发美女该要回来了。


“来个最后的冲刺,让我们一起飞上云端吧。”没想到运动这么久居然没有一点要喷的感觉,应该是吃了七彩珠的作用,把蓝发美女放在地上,压在她身上像是打桩机般疯狂抖动着……


“啊…”


在无比畅快的摩擦中,两人的灵魂同时扶摇直上飞入云端,然后是从云端极速滑落,那堕落的快.感令人窒息。蓝发美女像一只八爪鱼般闭上眼死死抱紧他,好一会过后她才瘫软地倒在地上一个劲翻白眼,估计快要爽死了。


“好脏,你怎么会射这么多。”蓝发美女看到自己身上到处都是污秽物,感觉很难受。


“我来帮你洗!”抱起蓝发美女,咚地一声跳进了河里。


“你快走吧,一会玉玲回来要是发现我们,她会杀死你的。”蓝发美女问了成晟的名字,也告诉他自己叫柳思诗。虽然有些不舍被他抚摸的感觉,但是却不得不让他快离开。


“她很厉害吗?”


“她可是育英学院的高材生,实力远不是你能想象得到的,你是打不过她的。”


“你也是育英学院的学生吗?我到学校去找你。”


“嗯,你一定要来哦。”


走在万兽山丛林里面,想到柳思诗丰腴的胴体不禁有些心神摇曳,蓝发+秋眸+琼鼻+樱唇+桃腮+香乳+肥臀+嫩尻,属尤物,绝色也……


脑子里尽是柳思诗的胴体,走起路来也是轻飘飘的,刚才的艳遇真如一场春梦。他也觉得奇怪,自己怎么会没有一点累的感觉,做了那么久还愈加亢奋,一运斗气,发现赤色的斗气竟然浓厚了一些,竟然要突破六星斗徒了。


这一发现让成晟惊呆了,做那事儿难道可以快速增强实力?斗气的颜色分明浓厚了一些,这绝对没有出错。


骂了隔壁,吃了那七彩珠竟然有如此神效,看来以后要多多益善才行。


“啊…救命呀!”


走了不到五里路,进入万兽山脉的边缘地带,成晟隐约听到有救命声,而且是女声,让他立时来了兴趣。男人就不用救了,可是救美他还是挺乐意的。


飞快奔到事发地,眼前的场景让成晟有些吃惊,一个差不多十二三岁的小萝莉,不停施放着初级魔法攻击一头四阶魔兽疾风虎。魔兽实力与人的实力由低到高是从一阶到九阶,然后是王阶、帝阶、尊阶、圣兽、神兽。一到三阶魔兽基本没什么攻击力,而那四阶疾风虎善长奔跑,小萝莉施放的魔法只能自卫,根本攻击不到它。


“老子就拿你这畜生开刀,看我破风斩!”成晟手里跃出那把军级斗器阔剑,腾跃而起,双手握剑蓄力斩下,赤色剑气破空而出,把那头四阶魔兽疾风虎给拦腰斩断。


王阶以下的魔兽只有单一攻击性,像风系只能唤出风系的魔法,但是也有例外,许多天生天赋很高的魔兽会有身具两系甚至多系攻击魔法,像是冰狼,就能唤出冰系和水系魔法。魔兽到了最高级还能蜕变成人形,像龙神敖战就是圣兽。


“小妹妹,吓到了没有?”成晟看着那可爱的小萝莉,一脸‘温和’笑容地走上去。


“哇,哥哥你好帅哦。”小萝莉双手搂着他脖子,像只小袋熊般挂到了他身上,啵地一声,在他嘴上亲了一下。


草,艳福来了挡都挡不住啊,这万兽山居然能遇到这么可爱的小萝莉。:“你怎么一个人在这万兽山里,这里是很危险的,要不和哥哥一起走吧。”


“哥哥,我叫唐糖,你以后叫我糖糖就可以了。我是和财叔他们一起进万兽山脉的,他们去追那头可爱的火焰兔,我跟不上他们,就留在这里了。”唐糖鼓起腮邦子,似乎有些不满意,亮晶晶的大眼睛扑闪扑闪的。


原来是和家人一起来的,难怪,一个小萝莉怎么敢独自来到万兽山呢?


“小姐,快跑,快……”一个黑色长袍老头脚下生风,飞快向唐糖和成晟这方跑过来,都没察觉到成晟这么个陌生人,只是着急地喊道。


“财叔,你们抓的火焰兔呢?”欣喜地捏着小拳头,火焰兔可是理想的宠物,刚出生便是五阶魔兽。


“那头大兔子杀过来了,还抓什么火焰兔,再不走会被烧成焦炭,快跑……”财叔实力应该在斗军级别,飞快向唐糖和成晟这边接近过来。


然后就见十几个实力不错的家丁,跌跌撞撞地跑过来,有人身上还被点燃了火,却没有魔法师给他们灭火,只得边跑边脱衣裳。后面紧跟着两只大大的兔子,火红色的毛发,不停吐出一串串火球袭击那些家丁,厉害得很。


我滴个乖乖,这可是六阶魔兽啊!成晟吓得额心直冒冷汗,五阶魔兽他勉强能杀,六阶可真要命,而且一来就是两只,应该是对夫妻,见这些人要捉它们的崽子发怒了,居然追杀了下来。


没想到一向温柔的兔子也会发怒,成晟可不敢继续呆下去,一把抱起小嘴巴张成O型的唐糖,脚下生风,如风似电地往万兽山脉外面跑去。


万兽山边缘一般都是五阶以下的魔兽,怎么突然窜出两只六阶魔兽来,真是要命。


“好啦,终于把它们给甩掉了。”几乎跑出了魔兽山脉,成晟才把脸红红的唐糖给放在地上,微微有些喘气地回头看一眼,见那两只能有篮球大的火焰兔没有追下来。


“这位小兄弟,感谢你仗义出手,如果是一只六阶魔兽我们倒是不怕,可这一来就是两只。”财叔只是脸色有些发红,跑下来居然还不怎么喘气,后面的家丁也跟着跑下来,不过少了四五个,应该是光荣牺牲了。


“没什么,举手之劳而已。”怎么能看到这么可爱的小萝莉被那兔子吐火团给烧呢?那样真是罪过。


“小兄弟准备回学校吗?”进万兽山脉历练的几乎都是各大学院的尖子生,所以财叔把成晟看成是学院里出来历练的学生,客气地问道。


“呃…对,我回育英学院。”自己也可以说是去学校吧。


“哈…哥哥,你是育英学院的学生?我怎么会不认识你呢?”唐糖大眼扑闪一下,抱着他的手抬头可爱地问道。


“小姐,育英学院里近万的优秀学子,你怎么可能全都认识?我看小兄弟应该有六星斗徒的实力了吧?”


“五星斗徒,快要突破瓶颈了。”成晟老实地回答。


十六七岁还是五星半徒的实力,在育英学院里根本挣不出头脚,因为育英学院里面几乎囊括了整个斗武帝国大半的尖子生,在这样的学校里也是头角峥嵘的话,那今后成就不可限量。


“不错了,只要肯努力,以后在斗武帝国混个武将应该没问题的。”财叔对成晟善意地笑笑,如果他知道成晟是一个月连跳三星,而且是斗魔大陆上丹神的弟子,估计眼珠子都要瞪出来。


“晟哥哥,我现在可是四星魔徒了哦,等我到你这么大的时候,肯定比你的成绩要好。”欣喜地抱着他的手蹦了蹦,发育得有些规模的鸽乳蹭得成晟有些心荡神驰。


“小姐,你晋级这么快可是吃了不少二品丹药,那可是烧钱在晋级哦。”


“哼…财叔可恶。”吐了下舌头,唐糖对财叔揭她的底很不满意。


财叔对这个调皮的大小姐很溺爱,从他来万兽山脉帮她捉宠物便能看出。对成晟说:“我们也是回禁武城,小兄弟要是不嫌弃,我们一路同行怎么样?”


“当然好了。”看到家丁们架来的马车,有车不座那真是傻X。


财叔自己骑了马,而成晟和唐糖坐进了马车,车里很宽敞,还有各种点心,看样子唐糖也是个大家闺秀啊。


马车疾行近半日,快要回到禁武城时,外面忽然人喊马嘶起来,马车也停了下来。


“小姐,你躲在马车里别出来,好像遇上了盗匪。”财叔在外面喊道。


“哦,好的财叔。”唐糖不知道外面是什么情况,有些害怕,挪了挪小屁股躲进成晟的怀里。


外面刀兵相接厮杀起来,听声音规模还不小,在马车里坐了一会,成晟体内有种不稳定因子作祟,想出去看看。对唐糖问道:“你害怕吗?”


“有晟哥哥在,糖糖不怕。”在斗魔大陆上打打杀杀稀松平常,小女孩杀人也是常事。


“那我们出去,看看能不能帮上忙。”成晟带着唐糖走出马车,看到外面的场景也不由张大嘴巴。


这次随财叔和唐糖进万兽山脉的家丁,几乎都有二星或者三星斗徒的实力,居然抵不住这些盗匪,兵败如山倒。


“天啦,这里的盗匪也如此厉害?”没想到禁武城周边的盗匪这么厉害,有这样的身手完全可以不用做盗匪了,到处都有家族原意招这样的打手,并且薪俸不错。


这时,一个大胡子盗匪双手握剑斩过来,剑锋不向成晟,而是向唐糖直奔而来。成晟两指点出,赤色斗气透指而出,把那个大胡子盗匪身体给洞穿了。实力差了两星,他就算不用剑也能轻松干掉大胡子。


成晟取出阔剑,有军级斗器的辅助,他能和空手七星斗徒搏个平手。唰唰几剑,把拥上来的几个盗匪给腰斩了,也守护着唐糖周边冲杀起来。


唐糖看到场中的厮杀本来很害怕,因为她确实还没真正杀过人,但是见自己家的家丁和财叔手忙脚乱,克服心中和恐惧,取出魔法杵瞬间施放两个初级魔法,虽然初级魔法不能造成大面积伤亡,也让近不了身的盗匪们头痛不已。


厮杀了好几分钟,成晟一方以弱胜强,主要是有唐糖这个魔法师在一边攻击,让对方头痛不已。领头了喊了声辙,一群盗匪便径直逃走,留下一地的尸体。


魔法师不是每个人都可心修炼的,需要看天赋,没有天赋只能修斗气,所以魔法师是比斗师尊贵的职业。在魔法师中最尊贵的又要属炼丹师,因为斗魔大陆上的炼丹师少之又少,堪称国宝。


而斗武者里同样有尊贵的职业,便是龙战士,一人一龙,配合得天衣无缝,战斗力强横。


“财叔,这些是什么盗匪,怎么会这么厉害呢?”待盗匪们一逃离,唐糖便询问起原由来,她也不解这些盗匪为什么会那么厉害。


“他们不是盗匪,而是杀手,应该是针对小姐来的。快上马车,我们赶紧离开。”财叔面色像是抹了锅底灰,这明显是针对唐家来的杀手,如此训练有素的盗匪还真没见过。


“他们为什么要杀我?”漂亮的脸蛋上变得没有血色,自己也没什么仇人,怎么会有人要杀自己呢?


“也不是全针对小姐来的,这是家族之间的恩怨,小姐以后长大了会明白的。”财叔耐心地讲解,翻身骑到拖马车的战马背上。


成晟也是这样认为,因为刚才好多人都是朝唐糖去的,抱起唐糖回了马车,财叔亲自扬鞭驱马赶回城里。带出来近二十个家丁,居然只剩下四五个残兵败将。


禁武城的名字由来,是在城里除了在演武场上正式比斗,禁止帝级以上的战争,因为一旦帝级高手开战,城市里的建筑和设施必然会有损毁。而整个斗武帝国占据很大地位的育英学院,便是建立在禁武城之西,占地面积极广。


回到禁武城唐家,财叔便急匆匆地去找了家主唐家荣,把遇到行刺的事情告诉他,这可不能待慢了。


“晟哥哥,你在我家里住两天吧,过两天开学我们一起去学院。”


“好啊,我还省了住客栈的钱。”


唐糖家在禁武城里绝对是大家族,只看那气派的建筑就知道了。正在唐糖雀跃时,她老爸唐家荣迎进屋里,对成晟说:“小兄弟,多谢你仗义出手,要是不嫌弃在我家里屈居两日,等育英学院开学后再回学院里。”


“我正愁不好找客栈,怎么会嫌弃呢?”见唐家家主亲自来挽留,更不会走了。


“嘻嘻,老爸,我已经让晟哥哥留下来了。”唐糖嬉笑着扑进唐家荣怀里。


“是吗?看来我宝贝女儿还真是懂老爸的心思。”刮了她小鼻子一下,唐家荣对成晟笑道:“小兄弟,走,我们边吃饭边聊。”


吃完饭,唐糖拉着成晟到街上去玩,因为育英学院开学在即,所以禁武城的街道上到处都是朝气蓬勃的学员,有走路的,有骑魔兽的,有坐马车的,不同的身份不同的装扮。


“喂,让开让开,别挡着本少爷的路了!”一个骑着五阶魔兽剑齿虎的纨绔子弟,威风凛凛地昂首挺胸,对前面一些走路的学员们吆喝道。


麻妣的,骑一头五阶魔兽出来溜个毛,也不嫌丢人,怎么不去和别人王阶魔兽或者帝阶魔兽比?前面走路的学员们心中鄙夷,不过却仍然要让路不是,那大东西一压过来真叫要命,况且能骑上五阶魔兽的人身份也不简单吖。


“哼,巴哈鲁,骑一头五阶魔兽有什么了不起?家里有两个臭钱弄只五阶魔兽就以为自己是高手了吗?”唐糖对虎背上的哈鲁德挥舞着小拳头道。


“哟,原来是唐大美女,要不要坐到哥哥魔兽背上来溜一圈,可威风了。”巴哈鲁看到唐糖后眼里闪烁yin光,咝地一声,把嘴角的口水给吸进嘴里。


“恶心。”厌恶地睨他一眼。


巴哈鲁那赤LUOLUO的目光,让人感觉光骨悚然,当看到唐糖身边的成晟时,立时从眼里窜出一蓬火焰,向他一指喊道:“小子,我要向你决斗!”


“决斗,你还不配!”成晟双手抱胸没有任何忌惮的样子,女人就是麻烦,不过他很乐意揽下这些麻烦。骂了隔壁,老子只凭丹神药石的名号,就能踩死你这个不入流的小家族。


巴哈鲁眉毛一立,一个连魔兽都骑不上的小白脸敢和他这样说话,简直是找死。双腿一拍虎肚子,剑齿虎便向成晟喷吐出一道初级魔法,结果连影子都没打中,成晟一晃身横移出去近丈距离。


禁武城虽然禁武,那也是禁止帝级以上的人决斗,徒级学员之间的决斗倒是无所谓,不过也要忌讳,这巴哈鲁一来便开了战,显然是有背景的人物。街上的人们见战斗拉开序幕,纷纷让开一块地方,在周边围观起来,好像不是在看决斗而是在看卖艺的耍杂技似的。


“晟哥哥加油,打死他!”小萝莉在旁边又蹦又跳,唯恐天下不乱的样子,真是一个小魔女。


剑齿虎没有攻击到成晟,也激发了体内的兽性,两下扑上去,张开巨口露出像匕首似的牙齿,向他撕咬而去。


草,好凶恶的畜牲,老子今天就为民除害废了你。成晟现在不会露出自己魔法师的身份,而且是极其尊贵的魔法炼丹师,脚下一挪来到剑齿虎身侧,一脚蹬在凶虎肚皮上,凭他五星斗徒的实力居然只蹬得剑齿虎踉跄了两下,又扑了上来。


在剑齿虎再次扑上来挥虎爪时,取出空间戒指里面的阔剑,一剑斩在虎爪上,铛地一声,像是斩在铁块上了似的。虎背上的巴哈鲁趁此机会挺剑向他刺来,人兽合攻,确实要厉害得多。


当成晟闪开巴哈鲁刺来的长剑,却见剑齿虎一甩屁股,铁鞭似的尾巴抽在他身上,愣是抽得他直吸口冷气,火辣辣的疼。


麻妣的,老子今天非废了你个畜牲不可。成晟被当中抽了一鞭,心里气愤不已,剑气出体,赤色剑芒径直斩在剑齿虎尾巴上,这次没有了斩在铁块上的感觉,直接把尾巴给它削掉了。


“吼……”剑齿虎发了疯,更加凶狂地向成晟扑来,让虎背上的巴哈鲁有些驾驭不住,差点没把他给甩下来。


“草,吼什么吼。”成晟双手握剑,更加凌厉地一剑斩在剑齿虎身上,五阶魔兽生生被他给腰斩了。


两步上前,一剑把剑齿虎的魔晶核给挑出来,虽然五阶魔兽的值不了多少钱,可那也是钱不是。扔给唐糖说:“接着,拿出卖了买糖吃。”


“嗯,晟哥哥你太好了。”唐糖接住那颗五阶魔晶核,一个劲地点头。


周围观看的学员们差点没昏厥,一颗五级魔晶核就算卖不了多少钱,那也得值几十个金币吧,居然让他卖了买糖吃,那得买多少糖呀?


“小白脸,你知不知道本少爷是谁?你敢杀了我的宠物,老子要你陪葬。”巴哈鲁眼睛都红了,好不容易驯服个五阶魔兽,还是家里出高价买回来的,本来想骑出来炫耀一下,居然让人给当街宰杀了,这让他气急不已。


“我管你是谁,杀了你的宠物怎么的吧。”把阔剑往怀里一抱,鼻孔朝天地叫嚣道。


“妈的,老子毙了你。”巴哈鲁怒极,一剑向他刺来,只不过那赤色的剑气太淡,估计也就是在三星斗徒的级别。


“这是你自己找死,可别怪我心狠手辣了。”成晟本还想放他一马,可他狗坐轿子就是不识抬举,也没必要再和他客气了。挡下刺来的长剑,飞起一脚,不偏不倚踢在巴哈鲁下阴上,愣是把他踢飞出去五米远才摔在地上,痛苦地打起滚来。


“噢,我的天啦,晟哥哥,你教训他一下就行了,没必要这么狠吧?”见巴哈鲁捂住下阴的手上全是血,还流到了地上,估计他这辈子算是完蛋了。


“没办法,给了他机会,谁让他不珍惜呢?”成晟耸了耸肩膀,一脸无所谓的神情。


“他可是斗武城城主巴哈德的儿子,你把他给废了,会不会有麻烦啊?”唐糖没想到事情会发展到这一步,本来是想让成晟教训巴哈鲁一下,却把他直接变成了太监,城主会善罢干休吗?


我日,这屎货的身份还真是不简单,居然是城主的儿子。成晟也小小吃惊了一把,本来还以为巴哈鲁是个三等家族的纨绔,没想到这货还有点来头。收回阔剑摊开手道:“废也废了,顶多就送进宫里做大内总管,至于麻烦,从来都是麻烦怕我,我可没怕过麻烦哦。”


“嘻嘻,晟哥哥你真是我的偶象,放心吧,我是不会让巴哈家伤害你的。”


当唐糖和成晟离开后,才有人来把巴哈鲁给接走,估计圣级魔法师施恢复秘法也医不好他太监的身体了。


“刚才那小子是谁?这么猖狂,居然把城主家公子给废了。”一个红衣红发的大美女,对身边穿着象牙白色魔法师袍的娇柔美女问道。


“哼,倚权仗势的纨绔,不过是想借机会出名而已。”娇柔美女身上散发出那种高贵的气息,让人望而生畏,很难生出亵渎之心。


“菲菲,我们到我们去那边看看,好像很热闹。”红发大美女英姿飒爽,只是气质上要逊娇柔美女一筹,身材和相貌各方面都是极品中的极品。


“莲娜,这城里也没什么好逛的,还是回客栈了吧。”上官菲菲轻轻吐了口长气,也不征求安莲琪答应还是不答应,朝客栈走回去。


安莲琪嘟了下嘴巴,跟了下去。


“出去出去,没钱你进什么客栈?”福来客栈门口,一个穿着有些破烂的紫发青年,被一群伙计连推带攘给‘请’出来,看样子是从深山里出来的,一身粗布麻衣。


“麻个妣,等老子以后成了战神,非拆了你这家小店不可。”紫发青年衣裳虽破,不过身体可真结实,估计做农活练出来的,此话一出让周遭的人都笑出声来。


“看什么看,有什么看好的?滚,让老子抓住一个捏出屎来。”破衣青年没有一点深山里出来的老实,嚣张地对周围的围观者叫嚣,大家见他一身横肉,也不敢多生事非。


“晟哥哥,那个家伙好凶哦,在禁武城里装B,也不怕遭雷劈。”唐糖很看不惯被推出福来饭店那个青年,这也太嚣张了吧?


没想到这小萝莉还能说出这番言论,真是大跌眼镜。不过他对那个青年倒是挺感兴趣,有点意思。


“晟哥哥,那边好热闹,我们过去看看。”看到前面街道上围满了人,拉着成晟朝人群跑去。


“看一看,试一试,谁要是拿得起褚大爷的擎天棍,挑样兵器不算钱啊。”兵器铺子里,一个伙伴拿着锣鼓一边敲打,一边大声地吆喝着。


挤进人群,成晟听了一会才弄明白是怎么回事,兵器铺子里的褚大爷,拿出他的看家宝贝擎天棍让大家拿,谁能从地上拿起来,便可以在兵器铺子里任意挑选一件兵器,不收费用。


其实这是兵器铺子搞的一个销售广告,躺在场中那根乌漆墨黑的大棍子,是店铺老板请四个斗师级别的高手才搬回来的,看体积不大,重量少说也有四五千斤,就算是斗将拿起来肯定都吃力,这些学生怎么可能搬得动?


“我来试试!”一个彪形大汉走进场中,臂粗腰圆的,看样子有一身蛮子力气。


走到不规则,根本没有经过任何加工的擎天棍面前,彪形大汉沉气扎马,搬着棍子一头嘿地一声,往上抬起。只是微微抬起一点,彪形大汉已是满脸通红,听到周围的喝彩声和加油声,再次大喊一声准备起拔,只听噗地一声,他腰带居然很不适时地被震断,裤子呼啦一下掉在地上,露出两根全是毛的粗腿和花花绿绿的四脚裤衩。


“哈哈……”


周围观看的人们笑得前仰后合,捶胸顿足,有的甚至蹲在地上抹起眼泪。那彪形大汉咚地一声放开擎天棍,把地板都砸出了裂缝,拉起裤子飞也似地挤出人群逃了,只剩下仍未退潮的哈哈大笑声。


“看一看,试一试,谁要是拿得起褚大爷的擎天棍,挑样兵器不算钱啊。”伙计也笑得不行,吆喝着都有些岔气。


“妈个妣,让老子来!”这次走进一个紫发青年,正是刚被福来客栈请出来的破衣青年。


紫发青年身材虽然很结实,但是一走出来谁也没看好他,刚才那个应该在斗师级别的彪形大汉都没能扛起来,一青年能有多大的蛮力?可紫发青年一出手,周围所有人都张大嘴巴能塞进鸡蛋,因为他居然轻轻松松将那根擎天棍给举了起来,然后一只手抡圆膀子舞几下,打得呜呜地破空之音。


“天啦,晟哥哥,他是个什么怪物?”唐糖惊骇住了,这紫发青年居然有如此强大的力量。


“有意思,这小子没有斗气居然轻易拿起了擎天棍,不简单,一定要好好结交一下。”吃惊过后,成晟思索起了怎么和这小子套个近乎。


兵器铺子外敲锣的伙计,看到紫发青年手上的擎天棍吓得双腿直颤抖,要是落在身上可就没人了。赶紧扔掉锣鼓,跑进兵器铺,不多时喊出来一个秃顶老头。


“小伙子,我褚大爷说话算话,既然你拿起了这根擎天棍,就可以在本店随意挑选一把兵器,不收取任何费用。”褚大爷说着直抹冷汗,好在把值钱的兵器都藏起来了,挑也挑不到什么好东西。


“不用了,我就要这根擎天棍。”紫发青年又挥舞两下,吓得褚大爷和伙计赶紧闪躲。


“喂,小伙子,擎天棍是本店的非卖品,快还回来。”褚大爷大叫,好不容易出高价请四个斗师给搬回来,还没鉴定究竟是什么稀有金属呢,怎么能让人给拿走了。


擎天棍也就一米五左右的长度,最粗的一头有普通人腰杆那么大,最细的一头也只比脚颈大一些,没有任何加工过的痕迹,如此体积竟然有四五千斤的重量,能不是好东西吗?


可是紫衣青年扛着擎天棍便走了,理也不理会后面大哭大叫的褚大爷,根本没人敢去拦他,看到那根擎天棍谁他M的还敢上去拦?


“兄弟,你是不是肚子饿了?”成晟追了上去,见他刚才被人推攘出福来客栈,便猜测到他肯定肚子饿了,但是囊中羞涩进不了客栈。


“那又怎么样?”


“如果不介意,我请你到客栈里面去吃顿饭,就当是做个朋友。”


“钱够吗?”紫发青年显然心动了。


我日,只丢金币给你吃也能撑死你。成晟现在怎么也算是个富翁,从丹神药石那里搞来的金币全掏出来,估计能堆成一座小山,他能缺钱吗?


“这个你放心就是,交个朋友,请客吃顿饭我还是请得起的。”成晟不由感觉好笑。


紫发青年说他叫石奥,和成晟交换过名字,不甘寂寞的唐糖也蹦出来做了自我介绍。然后三人又回了距离这里最近的福来客栈。


福来客栈里的伙计见石奥又进店来,一群人立时气势汹汹地冲过来,挽袖子撸胳膊地要上前来赶人。可是见成晟把两个金币往地上一扔,一群伙计全都双眼放光,跳起来向地上两枚金币扑了过去,抢得打起架来。这些客栈伙计奋斗一个月,也就两三个金币的薪水,见到金币掉地上能不抢得头破血流吗?


三人倚窗找了张桌子,刚要坐下,成晟便见石奥把扛在肩上的擎天棍往桌上放下,赶紧抱着唐糖向后一腾,擎天棍刚放在桌上便是啪啦一声,整张桌子被砸成了碎木屑,好在不是二楼上,不然楼板都会给砸穿了。


“伙计,重新搬一张桌子过来。”丢了个金币在碎桌子上,新桌子很快搬了过来。


成晟拿了菜单准备点菜,点了两个特色菜又给唐糖点,最后让石奥点菜时,他直接喊伙计上两只羊两只猪两只鸡两只鸭,不够再叫。


此话一出,成晟、唐糖和那个记菜单的伙计都是张大嘴巴,愣了近五秒钟,成晟总算是把那根绷紧的大脑神经给松弛下去,对仍然呆若木鸡的伙计道:“听不到啊,还怕我没钱付账是不是?再重复一遍,两只羊两只猪两只鸡两只鸭先上桌,不够一会再叫你们。”


“哦,哦,好的,三位客官请稍等。”伙计自然不会认为随手用金币打赏的人会付不上饭钱,点头哈腰地退了下去。


菜上了桌,成晟和唐糖才深刻理会到什么叫风卷残云,石奥居然直接扯下一条烤羊腿,囫囵着往嘴里塞,你是饿死鬼投胎似的。桌上的菜成晟和唐糖没吃多少,便被石奥啃了个精光,没有吃饱的他又重叫了刚才的菜,这才算勉强解决温饱。


成晟很怀疑,他那个肚皮怎么会装得下那么多食物呢?可是事实摆在眼前,他不得不相信这是真的。


付钱出了福来客栈,石奥拍他肩膀一下说:“兄弟,以后你的事就是我的事,有什么事尽管开口,我绝不会推辞。”


“好,你也进育英学院吗?”


“我不进学院,没什么意思。要是你想找我,就到城东外五里地的破宅子,我经常会在那里的。”说完,石奥扛着擎天棍便离开了。


上一章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武汉丝绸服装鉴定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