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丝绸服装鉴定社区

娱乐圈,真是刷新了三观!

巨匠阅读网2018-07-09 10:25:42

  纵横影视城。


  “ok。收工。”姜导拍完《抢婚》第三十六场,扫了下工作组人员道,“大家辛苦了,晚上八点见,去吃山城火锅,我请。”


  他扫了眼片场,统计人头,没看到花羽,不禁有些奇怪。


  “花羽?”


  姜导对这个小演员印象很不错。她人长得可爱,圆溜溜的眼很有灵气,一颦一笑都是故事。此外,花羽演戏也很拼,NG重拍多少次都没有怨言,就不知为什么,她入行几年,一直做替身?


  他好奇地在附近找她。


  “花羽,有人叫你的名字。”


  一堵古色古香的人工布墙后面,沈千阙搂着花羽,从后面将她推到墙上。


  “要不要回答?”


  花羽刚替主演路曼丽演了场抢亲的戏码,过桥时,花轿翻了,她顺着石拱桥一连滚出十多米,此刻还穿着那件沾了点灰尘的镶金边大红色嫁衣。


  华丽的嫁衣被整个掀起,露出贝壳般的肩胛骨。


  “唔。”肩膀被那个动作拉扯到,她不由得吃疼地闷叫。


  “那就是不要了,算你乖。”沈千阙轻轻抚摸她的后背,“还好,这里没有受伤。”


  他虔诚地低下头亲吻,接着迫不及待扯开自己的领带、衬衫,露出精壮的小腹和人鱼线。


  沈千阙俯着身子,毫无间歇地贴上她的后背,一手搂着花羽的腰,一手将她的手摁在墙面,十指纠缠。


  男人硬实的腹带动女人柔韧的背,有节律地起伏,犹如两条游弋在深海的贪婪的鱼。


  随着沈千阙的深入,花羽的掌心与粗糙的墙面不断碰撞,磨得生疼。


  然而姜导的声音,越来越近,仿佛不找到她,不会罢休。


  “花羽,你在吗?”


  沈千阙伸出修长的手指,塞入她的樱唇,低头在花羽耳边笑道:“别出声。否则这个新导演,也会和其他人一样,你知道,不管你演技多好,演戏多投入,都做不了大红大紫的演员,只有乖乖当我的小宠物。”


  花羽每次拍戏,沈千阙都会来片场。不管有没有到她的戏份,只要他想要,就会把她拉到一边,满足自己。


  这个男人一点不挑——


  她演外星人,戴着深蓝色头套,他一把把她抱到人造宇航仓的驾驶台上;她的角色是女白领,穿着西装套裙,他便取下领带,将她的双手,绑上办公椅靠背……


  唯一不变的是,他做的时候,只喜欢看她的背。


  缎子一般细腻柔软、光洁无暇的皮肤,瞬间便能夺去沈千阙的心智。


  “不要……”她眼里噙满泪光。


  “不要什么?”他猛然冲刺。


  “不要让其他人知道,我还想……演……啊……”她怕自己控制不住音量,发狠地咬住他的手指——


  即便这个圈子里所有人都知道,她是沈千阙的玩物,只要他们不亲眼看见,她都能戴着名为尊严的面具苟活。


  姜导似乎听见响动,大步朝花羽这边走来。


  沈千阙的手指被咬破,他并没有拿开它,而是变得更加兴奋,动作也越发卖力。


  花羽只觉得口腔里弥漫着血腥的味道。


  她几乎晕厥。


  就在这时,远处有人叫:“姜导,您别找了。花羽跟沈总在一起。”


  听声音是场记。


  “沈千阙?出品人吗?他跟花羽认识?”姜导演问。


  “不光是认识,他们经常深入交流……”场记笑了起来。


  姜导还是知道了。


  又一个赏识自己的人,知道了她跟沈千阙的关系。演艺之路再次堵死。


  花羽眼前一黑。


  几乎是与此同时,男人结束了。


  他心满意足地垂下脑袋,额头上的汗水浸润了她的皮肤,留下一片冰凉。


  沈千阙取出手指,舔了下伤口上的血痕,然后弯起嘴角,咬着她的耳朵轻声说:“曼曼。你真美,我真想永远这样,跟你在一起。”


  曼曼是《抢婚》的女一号路曼丽。


  花羽不过是她的替身,从片场,到床上。


  八点。


  剧组所有成员聚集于山城火锅,花羽换了极为普通的白体恤和牛仔裤,在没人注意的角落坐着,默默喝大麦茶。


  路曼丽众星捧月般,坐在主座,笑盈盈地举起酒杯,和姜导对饮。


  这时,一辆白色玛莎拉蒂在外面停下,接着,沈千阙走进包厢。


  傍晚下过小雨,他的头发微微湿润,垂在眼前,发丝上细碎的水珠,仿若沈家经营的璀璨钻石,吸引了全屋子的目光。


  然而沈千阙不看任何人,径直走到花羽身边坐下,搂住她的肩,用只有花羽能听见的声音道:“我不是说过,不许参加任何有男人的聚会吗,你就这么想被惩罚?”


  路曼丽弯着眼睛,端起一杯酒,走到沈千阙面前:“我路曼丽有今天的成就,离不开沈总的栽培,也离不开花羽的帮助,以后还要继续麻烦你们。”


  “不用谢,我只是商人,喜欢做挣钱的生意。”沈千阙并没有看路曼丽,只是搂着花羽的手更用劲儿了些,似乎指尖要嵌入她的皮肉。


  在他心中,花羽是可以随意践踏的野草,而路曼丽,则像触不可及、独一无二的太阳。


  她的每个动作、每个表情,都能掀起惊涛骇浪。


  花羽意识到这点,觉得自己被看不见的刺,扎得遍体凌伤。


  她倒了杯水,举起杯子,挤出个笑容,站起身:“路姐,那是我的荣幸。我喝酒过敏,只能以茶代酒敬你。”


  话音刚落,花羽的脚被什么东西绊倒,往前一倾,手中的水立即泼到路曼丽脸上。


  路曼丽尖叫起来。


  “滚开!”前一秒还温情默默的男人,仇人般将花羽推到一边,抓起路曼丽就跑到洗手间冲凉水水,“她要是有什么事,你就死定了!”


  花羽的心被那句责骂震得狠颤了几下。


  路曼丽经纪人刚巧站在她旁边,抡起巴掌狠狠甩在花羽脸上。


  “贱人!嫉妒路姐故意这样做的吗!你也配!撒泡尿照照自己!你只是她的影子。这样的影子,走大街上,可以随便拧出一大把!”


  说罢经纪人夺过服务生手中的滚水,嚷嚷着要替路曼丽烫回去。


  “别闹了,这只是意外!”姜导慌忙把两人分开,拉着花羽跑到大街上,招手替她打了辆车,“你先走,这里的事情我会解决。”


  路曼丽的脸并没有大碍,沈千阙浇了些凉水在她的皮肤上,那红润的颜色便慢慢退却,变为接近透明的白皙。


  她抓住他的手,压在自己的脸上,盯着他的眼道:“原来你还会关心我,花羽果然是用来掩人耳目的对吧?”


  那眼神仿佛燃着火焰,又仿佛湖水般平静。


  沈千阙看不懂。


  “殷太太,你误会了。”他转过视线,轻轻抽回手。被她握过的地方,烫得快要融化。


  “因为我嫁给了殷唐,你就跟我划清界限吗?”路曼丽眼里泛出泪花,“你现在这样让我好心痛!”


  “你喝醉了,我送你回家。”沈千阙扶着路曼丽出门,将她塞进玛莎拉蒂的副驾。


  路曼丽不依不饶,拆开安全带,扑到沈千阙身上。


  她扯开沈千阙的衣领,涂着口红的唇在他的脖子上肆意游走。


  沈千阙呼吸急促。


  他腾出一只手,将她按回座位:“殷太太,你认错人了,我不是殷唐!”


  “没,我没有认错,沈千阙,我后悔了,五年前,我选择的人是你,该有多好!”


  路曼丽搂住他的脖子,一辆计程车在后面鸣笛。


  沈千阙透过后视镜,看到计程车副座上的人是花羽,她的脸色白得诡异。


  他想甩开花羽,却在路口遇到红灯,无奈停下。


  花羽趁机打开计程车门,快步冲到玛莎拉蒂前面。


  “你不是先离开火锅店吗,怎么会在这里,难不成你在跟踪我?谁给你的权限?”沈千阙放下车窗,勾起嘴角。


  那若有若无的笑容,能让所有女人融化,花羽却寒到心底。


  沈千阙有个习惯——


  他越是生气,笑得越发邪魅。


  花羽知道自己接下来,肯定又要被狠狠惩罚!


  然而她还是跑到车窗旁,拉过他的领带,用力吻上沈千阙的唇。


  她的唇柔软而有弹性,带着刚刚喝过的大麦茶的味道,还混合了外面冰冷的雨水,散发出哀怨和伤痛。


  沈千阙惊讶地瞪大眼。


  这是花羽第一次主动吻他。


  这个女人跟他签订契约后就变得很听话,不管他对她做什么都默默承受,就像一具没有思维的木偶。


  为什么突然做这种事?


  而且是在路曼丽面前!


  这算是反抗么?


  先烫伤他的初恋,而后强硬吻他,宣告主权?


  沈千阙压下心头异样的感觉,将花羽用力推开道:“你发什么疯!不知道自己是个什么东西吗?”


  哪知道花羽踉跄跌倒在地上,又跑过来,扒着车窗,头发湿漉漉的,就像被主人遗弃的小狗。


  “沈先生,请你开门,让我上车。”


  “哈……”路曼丽夸张地放开抓着沈千阙大腿的手,“这是什么情况?”


  “快点。”花羽拍戏时膝盖受伤,刚才又摔了一跤,疼得眼泪都快出来,“一直有狗仔在偷拍路姐。”


  路曼丽赶紧整了整头发,伸着长腿翻到后座。


  沈千阙扫了眼花羽一瘸一拐的腿,开门让她坐上副驾,一路无言将玛莎拉蒂开到路曼丽家。


  车子刚在别墅面前停下,一个酒气冲天的男人就快步走上前,粗鲁地打开车门,把沈千阙拉到外面,抡起酒瓶,一下子砸在他的脑袋上。


  “沈千阙,你要不要脸,别人的老婆,你也敢动!”


  沈千阙的额头流出血来,他擦去血丝,冷笑着后退几步,出拳猛击对方的腹部,对方立即鬼哭狼嚎,痛得捂着肚子弯下腰。


  路曼丽大惊失色,慌忙挡在男人面前。


  “别打了!千阙!殷唐,你误会了,千阙只是送我回家!”


  伴随着一记响亮的巴掌声,路曼丽漂亮的脸肿起来。


  殷唐抓起她的长发,不顾女人的求饶和哀叫,把她往屋子里拖:“臭娘们,你还替他说话?!别以为我殷家衰落了,你就想更换饭票!他知道你真实的样子吗,他那样的小白脸满足不了你!”


  “放开曼曼!”沈千阙两眼发红,抓起殷唐的手腕,将他一脚踹到地上。


  沈千阙知道殷家老爷子走了之后,殷唐的叔伯闹着分家,殷唐的日子不太好过,但怎么也没想到,殷唐会变成这个模样。


  实在让人难以想象六年前,他在美国念商学时,有多意气风发、英俊清朗。


  殷唐当时信心满满,和沈千阙打赌,看谁先追到路曼丽——


  他在人头攒动的时代广场,为她空降玫瑰花雨;把世界顶级的流行乐团请到现场,给她作庆生歌曲;在曼哈顿最贵的地段买房子,打造现实中的芭比屋送她……


  殷唐的浪漫攻势,无所不用其极。


  沈千阙惨败。


  他眼睁睁地看着殷唐作为胜利者,在德州圣安东尼奥大教堂,亲手为路曼丽戴上鸽子蛋钻戒。


  结束了这段闹心的回忆,沈千阙冷冷看向殷唐:“我终于明白,曼曼刚才对我说的话,是什么意思了。”


  花羽刚手忙脚乱,从后备箱里翻出急救箱,想给沈千阙处理伤口,听到这话,心快要跳出来:“沈先生!”


  “曼曼,离婚吧。”沈千阙仿佛不知道花羽在身边,他瞳孔里只有路曼丽的影子,眼神饱含爱意,如同海洋深沉,“我娶你。”


  花羽就像是被人判了死刑。


  她一直以为自己是离他最近的女人,只要朝夕相处,即便身份不配,成不了他的太太,也可以和他做一生一世一双人。


  这卑微的愿望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


  是她第一次在片场当群演,跟着一群“叫花”闷头往前冲,偏离了方向,不小心撞到他的怀里。


  导演恼得骂人,他却摇摇手:“没关系。”


  男人背对阳光的脸,轮廓精美,仿佛神祗雕像?


  还是她代替路曼丽穿晚礼服,露出线条柔韧的后背。


  男人立即脱下外套,披在她身上,按着她的肩膀,冷漠地告诫导演:“不要让她接大尺度的角色。”


  她的心突突乱跳,喜滋滋地沉浸在散发着他清新味道的外套,带来的温暖中?


  她爱极了这个男人。


  仿佛他偷偷使了个魔法,变成她的灵、她的肉。


  所以当他提议她当他的契约女友,她完全不觉得被金钱侮辱,而是欣喜若狂地把它当做天赐良机。


  然而两年来她身心上的顺从,没有换得他的任何回应。


  呵呵,是啊,人怎么可能爱上宠物?


  他要的至始至终是路曼丽。


  路曼丽在美国念书的时候,有次陪他去银行取钱回来,遇到了持枪劫匪。


  沈千阙被枪托砸晕,路曼丽遭到绑架。


  两天后,她逃离了魔掌。


  完美的背,却变得不堪入目,布满狰狞的伤口。


  沈千阙恨死了自己。


  那份恨转换为愧疚,以及更深的爱情,全部都给了路曼丽。


  花羽享从他那里得到的“温柔”,不过是幻象,就像月亮,不管多皎洁明亮,偷的都是太阳的光。


  “曼曼,跟我走。”沈千阙朝路曼丽伸出手。


  路曼丽却坚定地摇了摇头,像是护犊子般将殷唐挡在身后:“千阙,对不起,我不能离开殷唐,现在,他是最困难的时候。”


  “我明白了。”沈千阙沉默了好一会儿,才意识到花羽一直看着自己,拽着她的胳膊回到玛莎拉蒂。


  他疯了般在公路上行驶,找到个偏僻的地方停车。


  往后调整了下座椅,他闭上眼,用冰冷的声音,发出命令:“坐上来。”


  这回沈千阙没有背对花羽。


  他托起她的臀。


  刚才被心爱女人挑逗以及拒绝的画面,交替出现在脑海。


  没有任何前xi,他进入她,动作粗鲁而残忍。


  他将脑袋埋在她的胸口,用手掀开体恤,在她的后背不停地摸索,仿佛要透过滚烫如水的触摸,抓住什么东西,然而又一次次徒劳。


  情动深处,他不禁低吼:“曼曼,你到底拿我当什么?”


  花羽胸口的体恤湿透了。


  是他的泪。


  花羽感觉心碎成一片片,她捧起他的下巴,几乎是用尽力气说:“沈先生,抬起头看我。”


  “闭嘴!”他仿佛被人惊扰了美梦,愤怒地捏住她的胳膊,“怎么是你,为什么是你?”


  “是啊,为什么是我呢?我不是你的路曼丽,我是花羽。”花羽抚平他的眉毛,嘴角露出一抹浅笑,虽然苦痛但很坚决,“我要终止契约。”


  沈千阙怔了怔,而后按着她的后脑勺,将花羽拉向自己。


  他用高挺的鼻梁对上她的鼻尖,微微勾起嘴角,语气轻柔得过分:“你疯了?忘了花以茗还在接受治疗吗?”


  花羽禁不住打了个哆嗦。


  她和沈千阙签订契约,除了卑贱的爱,还有个原因,就是她真的需要很多钱。


  花羽的父母很早就因飞机失事死亡,妹妹花以茗是她唯一的亲人。


  花以茗十四岁那年得了渐冻症。


  那是种跟肌肉猥琐有关的罕见病,患病后,身体就像是被冰块慢慢冻住。


  其他的花季女孩还在中学操场跑跑跳跳,红着脸跟英俊的男生们打闹,吐槽老师布置得作业太多,埋怨爸爸妈妈不懂自己……


  而花以茗胸部以下都没了知觉,每天都歪着脑袋坐在轮椅上,一点点感知身体的失控。


  不久以后,她的手指就不能动弹,眼珠会停止转动,不光是没办法说话,连喝水都做不到,最后要靠医生切开气管,用呼吸装置延长被诅咒的生命。


  花羽带着她跑遍了医院。


  可是群演那点钱连塞牙缝都不够。


  拍戏间歇,花羽捧着盒饭蹲在角落,眼泪一滴滴落进菜里。


  头上的屋檐在她脚下,打出个小小的阴影,就像是阿鼻地狱。


  它不仅禁锢花以茗的身体,还禁锢了花羽的灵魂。


  亲眼看着最亲的人慢慢死去,自己却什么都不能做……


  为什么世界上有这样的事情?!


  为什么偏偏发生在我身上?!


  为什么老天这么不公?!


  花羽心中除了绝望的痛苦,只剩下不知向谁发泄的怨恨。


  她变成了黑暗的怪物!


  直到沈千阙走到花羽跟前,对她勾勾手指,花羽才犹疑着走出阴影。


  “我有个提议……”


  即便他用的是谈生意的口吻,在她听来却是救赎的天籁。


  是沈千阙让花以茗住进最好的病房,接受最好的治疗,用上最好的康复师……


  要是与沈千阙解除契约,往后花以茗该怎么办?


  然而自己继续呆在他身边又有什么用呢?


  毫无希望地纠缠下去,等着路曼丽离婚,将她一脚踢开么?


  只是一个简单的想法,就足够让花羽崩溃,变回心理阴暗的怪物!


  花羽硬着头皮直视沈千阙的眼睛:“我可以出演一些小角色,要不是你阻挠,我早就成了三线演员,片酬足够我和花以茗活下去。”


  沈千阙嘴边的笑容不断扩大,仿佛真的为她感到开心:“小宠物的胆子真是越来越大了,你的自信是从我身上学到的吗?好,要终止契约,可以。”


  他将玛莎拉蒂开到监控摄像头下,弯腰替她解开安全带,而后绅士地打开车门。


  “下去,对着摄像头,跳一段《dance again》,证明自己有表演能力。”


  那是路曼丽初次献身大荧幕,在雨中路灯下拍摄的一段独舞。


  当时的她身着白色礼服群,在柔和的光与细碎的雨中旋转,仿佛盛开的美艳百合。


  沈千阙是在用路曼丽为难花羽,还是找个简单的题目放过花羽?


  花羽不知道。


  她只知道不管哪个说法,都让自己痛到难以呼吸。


  花羽颤抖着握住门把,刚要下车,沈千阙突然抓住她的体恤衣角,将它扯碎。


  “给我光着,站到摄像头跟前。”


  未完待续,点击下方的阅读原文就可以查看全文哦!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武汉丝绸服装鉴定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