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丝绸服装鉴定社区

【十一】绝望游戏102-109

半朵太阳花2019-09-14 10:43:50

第一百零二章 责任

宁采臣 | 发布时间:2017-02-28 18:32:59 | 本章字数:2129


其实如果两个人真心相爱,在特定的情况下,即使从来没有任何经验,也会情不自禁的进行下去。


这并不需要引导,就像自然发生一般,摸索,探索着对方的一切。


抛开所有的隔阂,一点点揭开对方所有神秘的面纱。


我能感觉得到苏春晓此时的紧张,即使以前跟我拥吻过无数次,但是此刻却还是紧紧的咬着银牙,两只手用力的拽着我的衣角,接着我们顺势的就倒了下去。


轻轻撬开她的牙齿后,一口香气吐进我的嘴里,只听到她的轻喘声像是催情剂一样,让我的手不自觉的向她身前移动。


毕竟是我和苏春晓的第一次,虽然身上的阻碍都被慢慢褪去,但关键的冲刺我却面临了尴尬。


“这里么?”


“不是……”


“进去了么……”


“还没有……哎呀,你笨死了……”


“啊……”


随着苏春晓的一声娇喘声,我终于是进入到一个未知的领域,像是探索新大陆一般紧张的喘着气,我爬在苏春晓的身上,慢慢的动着,看着她漂亮的眼睛,她鼻尖有些微汗,皱着眉像是有点痛,但是咬着嘴唇,手也因为我逐渐加快的速度,慢慢搂到我的脖子上。


只要没有了阻碍,后面一切都很顺利,有好几次她的手指甲都抓在我背上生痛,我只能是吻上她的唇,时不时听到她轻轻的娇喘声。


……


适可而止。


两个人的干柴烈火,像是使不完的力气一样互相翻滚着,直到最后两人都满头大汗的躺在床上。


我起身准备倒杯水喝,无意间看到了床单上,有一小团的落红,看到这个,我在心里发誓,一定要对苏春晓这辈子负责,我要娶她。


当然我并没有把心里话说出来,有时候没用的承诺,还不如一个吻来的实在。


我倒了杯水一口喝下去后,又递给了苏春晓。


苏春晓面色红润的用床单包着自己,爬在床头接过水,也是一饮而尽,随后认真对我说道:


“向南,如果没有小恶魔的惩罚,你会跟我……”


我冲苏春晓一笑,故意说道:


“跟你什么啊?”


苏春晓瞬间娇羞的用枕头遮住脸,说:


“讨厌!你知道我说的是什么……”


我笑着一把拽掉枕头,再次翻身压在她身上,看着她的眼睛说道:


“你是我的,我也是你的。”


苏春晓抿嘴一笑,一把勾住我的脖子就吻了上来,似乎刚刚的一番风雨还不够。


就在我们吻的动情的时候,我们的手机同时响了起来。


我轻轻松开苏春晓,把手机拿了过来,搂着苏春晓靠在床头。


原来是小恶魔发的信息。


“恭喜卧底向南,已成功接受惩罚。”


我无语的看着手机里的信息,苏春晓也是有些不高兴的低着头,如今班上的人都知道我和苏春晓的关系,现在小恶魔当众把这个信息发出来,就是要告诉班里的所有人,我和苏春晓睡觉了。


这对于我们来说本来就是理所当然,我也不会介意,关键苏春晓作为一个女生,还只是高中女生,她脸皮又薄,这个消息被别人知道后,难免心里有些不好意思。


高中并不像是大学,如果那个女生和别人出去开房,被全班同学知道了,肯定会被同学们在背后一直说坏话的。


我搂紧了苏春晓,亲了亲她的额头,小声安慰说:


“没事的。”


让我感到意外的是,班里的同学们这时候竟然没有出来说风凉话,后来我转念一想,上次的游戏,红鲤对刘静表现出来的强势,或许是别的同学有所顾忌?


一想到红鲤,我心里又有些疼,我赶紧晃了晃头,怀里还搂着苏春晓,我却还想着红鲤,这样太对不起苏春晓。


过了会儿,我正准备关手机的时候,小恶魔又发来了几条信息。


“同学们又休息了这么久,那么我们开始下一个游戏吧。”


“请同学们后天中午十二点,到星光大厦十四楼平台集合。”


“还是老规矩,没有准时到场的,全都惩罚为死亡。”


星光大厦是我们这里最豪华的购物广场,里面吃喝玩乐什么都有,大厦共有十四层楼,每层楼经营的内容也不一样。


关键是后天星期六,中午是星光大厦人流量最大的时候,小恶魔选择这个地点,这个时间段玩游戏,就不怕出差错吗?


到时候,在大厦里,随便死个人都会引起群众激烈的反应。


也不知道,小恶魔这次游戏的目的是什么。


班上同学这时候也终于是忍不住了,开始在群里闹:


“啊……星光大厦啊,哪里人超级多,我们在哪儿玩游戏合适吗?”


“小恶魔你能不能换个地点,在那儿玩游戏,肯定上新闻。”


“你不是不想让别人知道这个游戏嘛,现在还专门找人多的地方玩。”


“……”


众人七嘴八舌,但说的都是些无关紧要的东西,我没有再冲动的回复小恶魔了,我相信只要我一说话,他肯定会回复我,为了自身安全,也为了苏春晓,我还是要低调起来。


想了半天,我觉得这次游戏有一点不错。


既然选在了中午人流量大的地方,至少我们不用考虑有阴灵的出现了。


只希望后天的游戏,不要太残酷。


和苏春晓在酒店一直缠绵到天亮,等第二天起床时,腿都有些发软了,浑身酸痛。


一起吃了点早饭后,我就送苏春晓回家了,自己也搭车准备回去。


坐在公交车上的时候,秦勇给我打了个电话:


“向南,我差不多研究出来,怎么帮你弟弟投胎转世了。”


听到这个消息,我还是有些激动的,我连忙问道:


“怎么说?你稳不稳啊,别把我弟弟给坑了啊,他够可怜了……”


秦勇语气肯定的说道:


“放心!绝对没问题,今天晚上我就去你家,到时候我在跟你细说。”


挂断电话后,我也是长长的吐了口气。


如今我的生活,似乎一直都在解决着各种问题,我不觉在想,如果哪一天小恶魔真的消失不见了,或许我还不适应了呢。


想到这里,我暗自捏紧了拳头,小恶魔等着我,红鲤等着我。



第一百零三章 三生路

宁采臣 | 发布时间:2017-02-28 21:26:55 | 本章字数:2192


回家后,我也是精疲力尽,在房间里随便玩了会儿电脑后,就倒在床上睡着了。


一直睡到下午三点我才被饿醒,在厨房随便找了点儿东西吃,也不知道我爸妈去哪儿了。


吃完后,我又回到房间,从包里掏出了断剑。


如今我的实力真的是太弱,要想去万户村冒险,光靠一把秦勇给的铜钱剑,根本不够用。


而且我可以断定,存在于地下的万户村,绝对不会那么风平浪静,等待我的还不知道是什么危险。


所以,我必须要自己武装起来,断剑是目前我拥有的最厉害的武器,可惜我没有灵力,根本唤不出来它的剑身。


我站在自己房间认真的练习了几十次,依旧没有任何效果,想到这里,我觉得光这么傻乎乎的练肯定不行,得想办法练到灵力,只要能完整的唤出一次光剑,就可以作为我压箱底的杀招了。


可惜我身边的高手似乎都离开了我,从最开始的董大师,到红鲤,真后悔当初没问他们这方面的事情。


恍恍惚惚的在家呆了一天,到了晚上七点的时候,秦勇给我打了电话来。


“喂,向南,我在你家门口,方便出来么?”


“行,等着我。”


接着,我习惯性的把包背上,跟爸妈说了一声就出门了。


秦勇在对面花园坐着,见我过来,一脸兴奋的说:


“向南,上次你说的事,成了!”


我高兴的笑了笑说:


“快跟我讲讲,怎么搞。”


秦勇整了下思路跟我说:


“我在爷爷的一本日记上看到,人死后魂魄脱壳会化阴灵,阴灵会主动飘向三生路,那里每天都有阴差守候,如果错过了阴差押送到阴间,要想再投胎转世,就必须要帮它重新引路,等它重新飘到三生路,自然会有阴差帮它。”


“你那鬼弟弟,从生下来夭折后就被你妈妈做了小坟,所以呆习惯了不肯走,估计就是错过了时间。”


我点了点头,心里有些不放心的问道:


“帮它重新引路难不难?”


秦勇自信的笑了笑,拍了拍自己背包说:


“我这两天就在研究这东西,放心!”


对于秦勇我还是很放心的,他一向都是很靠谱,在玩小恶魔的游戏中,他多次当领头,帮了我不少。


我继续问道:


“那我们什么时候开始?”


秦勇一脸严肃的说:


“就是今晚,不过……”


我见秦勇说了一半,脸色又有些沉重,我连忙问道:


“不过什么?”


秦勇看着我说道:


“不过,这么做其实是有风险的。”


“我爷爷还在日记后面写到,一般错过了阴差押送的阴灵,大都会选择七月十四鬼门大开的时候去灵城生活,那里虽然管理散乱,但对于阴灵来说,无疑算是个好去处。”


“如果强行帮助阴灵再次引路,会有很大的风险,三生路只有两类人,一类是死去的阴灵,一类是有道行的阴差、鬼捕,好的阴差会帮你护送到黑白无常兄弟面前,居心鬼策的阴差就不一定了,这年头卖鬼养鬼的阴差、鬼捕,实在太多。”


听到秦勇的话,我是毫无条件的相信,因为首先灵城我是去过的,而且我亲眼见过一位道士去灵城卖鬼,并且还逛了卖鬼小店,如果我们千辛万苦帮弟弟送去三生路,结果被一鬼捕、阴差给抢走,那就得不偿失了。


秦勇见我低头沉思,叹气说道:


“向南,你弟弟的事,你自己做主吧,但是我得警告你一句,你弟弟和你,包括你家人都是阴阳相隔的,上次它也说过,你妈妈犯病就是因为它身上的阴气导致,我觉得你不用往坏处想,还是试一试吧。”


我点了点头,秦勇说的我心里都清楚,其实我最担心的的还有一点。


这世界上,每个角落似乎都藏着高人,万一那天遇到一个坏的鬼捕发现了我弟弟,我最害怕连累到的是我爸妈。


想到这里,我果断的冲秦勇说道:


“行,我弟弟就交给你了!”


秦勇笑着锤了锤我肩膀,笑着说:


“什么交给我了,我们一路可以护送它啊,你以为我法力无边啊,一个技能就把它变走了?那是电影里才有。”


我摇头笑了笑,秦勇见识毕竟比我少,包括他爷爷的死他都没亲眼看到,还有红鲤,董大师,以及我去过的灵城,太多神奇的东西在我面前发生,我觉得无论出现什么,我都不会觉得奇怪了。


秦勇让我一起等到了晚上十点半左右,才和我向我们家屋后走去。


我爸妈睡的早,所有也不用担心他们发现。


周围漆黑一片,我们举着手机,像是两个小偷一样,慢慢的走到了小坟边上。


我看了看半人高的小坟,虽然知道里面埋着我弟弟,可心里还是有些发慌。


我小声喊道:


“弟弟,弟弟,你睡着了吗,快出来。”


随着我小声的呼喊,不一会儿周围一阵刺骨的凉风刮过,我和秦勇同时打了个寒颤。


但是我在小坟前却没有见到我弟弟。


过了会儿,只见秦勇大叫了一声,猛的往我这边跳来。


我连忙一把捂住他的嘴,皱眉抬头看了看我家房间。


还好我爸妈没被吵醒。


我摇头看了一眼跟我长的一模一样的调皮弟弟,真是感慨万千。


秦勇挣脱开我的手,无奈的冲我弟弟说:


“你怎么老是对付我……”


我弟弟帅气的歪头一笑,仰头说道:


“因为他是我哥啊。”


听到这话,我心中一暖,作为阴灵的它始终把我当亲哥哥对待,但是我却从来没有尽到哥哥的责任。


随后,我们三人走到了家对面的花园里,这里一到晚上人就少,是最好的场地。


我拍了拍弟弟的肩膀,认真说道:


“弟弟,今天哥哥要送你去投胎转世了,你在路上要听话,不会有事的。“


弟弟虽然乖巧的点头,但是我能看出他眼中的不舍。


没办法,该来的总会来。


我冲秦勇点头说:


“好了,开始吧!”


秦勇毫无拖泥带水的从背包里拿出来一大推东西,随后拉着我弟弟站在一个朝南的位置,接着用白面粉绕着他周围撒了一圈,几张符咒成五行八卦的方位围着圈摆放,七把小令旗成方阵也插在圈中央。


做好这些后,秦勇从兜里掏出一面八卦镜,对准天上的月光,一道月光透过八卦镜照在地上,秦勇慢慢移动,刚好移到了我弟弟头顶。


只看面粉圈上的符咒,瞬间“轰”的一声无火自燃起来,秦勇顺势把八卦镜盖在了弟弟头顶。




第一百零四章 找到

宁采臣 | 发布时间:2017-02-28 23:09:58 | 本章字数:2278


我看到弟弟浑身一抖,整个身体渐渐被月光覆盖,最后慢慢的变回了它阴灵的模样,蓝色透明的影子。


我有些担心的小声问道:


“弟弟,你感觉怎么样了?”


秦勇连忙对我做了个嘘的动作,示意我不要说话,我只好闭嘴的紧盯着弟弟,只见它此时已经闭上了眼,像是睡着了般。


不得不说,秦勇这小子不愧为秦老爷子的孙子,学的这些东西,做起来有模有样,而且似乎也起到了效果。


过了差不多一分钟左右,秦勇让我帮忙按住八卦镜。


我点头往前走了一步,伸手接过八卦镜,此时我才感受到弟弟身上的冰凉,像是从冰窖里传出来的凉风。


只见它安详的闭着眼,也不知道它现在怎么样。


而旁边的秦勇手下也没停,他又从包里拿出了个白色的孔明灯,支开后对着燃烧的符咒饶了三圈,说来也怪,这些符咒像是永远也烧不尽一样。


接着,秦勇拿起一张符咒点燃孔明灯里的蜡烛,随着孔明灯慢慢的膨胀起来,秦勇快速的从七只令旗里选了四只,用胶带粘在了孔明灯四周。


做完这些后,秦勇满意的点了点头,似乎对自己的成果很满意。


他擦了把汗后,对我说:


“差不多了,你把八卦镜接手给我。”


我点头,一点儿不敢放松的按住八卦镜,等他手伸过来按住后,我才松手往后退了一步。


秦勇小心翼翼的把孔明灯拿在弟弟的头顶,用下面的空隙对准八卦镜,接着秦勇默念了几句咒语,口中轻喝道:


“引!成!”


随着他口中话落,只见八卦镜里闪出了一束光,一瞬即过,接着秦勇突然拿起八卦镜,快速的按在了孔明灯底部。


完成的一瞬间,秦勇放手往天上一扔。


只见孔明灯直接飘飞了十米远,接着速度开始慢了下来。


与此同时,弟弟也睁开了眼,一脸懵懂的看着我们。


秦勇看了眼天上慢慢飞走的孔明灯,一屁股坐在地上,擦着汗说道:


“成了!”


我有些着急的看着秦勇,又抬头看了眼孔明灯,焦急说道:


“那我们不跟着孔明灯走么?还等什么?”


秦勇慢悠悠的从兜里掏出烟,递给我一根说道:


“不急,爷爷日记里说过,孔明灯放飞天上,一定要等它飞到最高时才能跟上,如果跟的太快,孔明灯会作为媒介照出阴灵本体,吓到别人就不好了。”


我这才恍然大悟的点点头,虽然我什么都没听懂。


我坐下来接过秦勇的烟也点着,一边抽一边问道:


“可以啊,你小子现在有模有样了,以后毕业准备当个道士?”


秦勇故作神秘一笑,抽了口烟说道:


“我的理想是做一名鬼捕,专抓小恶魔这种人。”


我耸了耸肩,跟着他笑了笑,没有回答他。


因为,我并不想打击秦勇的豪气万丈,只有我知道小恶魔真正的实力,那是连红鲤都打不过的存在,即使秦勇做了鬼捕,又够它几下子打呢。


想到这里,我突然想起了自己背包里的断剑,我问道:


“秦勇,你爷爷有什么可以修炼灵力的功法之类的书么?”


秦勇想了会儿,转头无奈的看着我说道:


“有倒是有,不过我看了几眼,根本看不懂,是些奇怪的文字,当初小时候爷爷翻译给我听,我懒得学,现在想学,却一个字都看不懂,回头我拿来给你瞧瞧?”


我点头说行,不过我并没抱多大希望,看来想要获得灵力,还得找到一个人来教我才行,光靠自己摸索,连字都看不懂。


这时候,秦勇看着天空喊道:


“差不多了,孔明灯已经开始平行往前飞了,我们跟着走吧。”


我也抬头看了眼孔明灯,此时已经飞的很远了,看起来差不多和星星大小,闪着烛光。


我站起身扔掉烟头,用脚踩灭,随后转身看着弟弟说道:


“走了弟弟,哥会保护你的。”


弟弟乖巧的点头,随后在秦勇的带领下,我们开始了寻找三生路的旅程。


为了保护好弟弟,我让秦勇走前面带路,弟弟站中间,我走最后掩护。


一路上我们都非常的小心,但凡遇到路人或者是动静,我们都会停下来等等,确保万无一失。


好在此时都已经快十二点了,街上人不是很多。


跟了差不多半个小时左右,孔明灯开始慢慢的降低高度,高度越低,离我们的距离就越近,我们也就跟的越准确。


秦勇停下脚步看了眼孔明灯的方向,说:


“差不多快到了,我们跟紧。”


随后,秦勇带着我们绕着小路,一点点接近孔明灯,之前一直在大路上跟没注意,结果走着走着,竟然跟到了乡村小道上,周边全是树木杂草,只有极少几户村民房子,却都没亮灯。


周围的温度也开始降了下来,微风渐渐变大。


我回头看了漆黑的四周一眼,总感觉远处树丛里躲着几只眼睛,在盯着我们。


我毫不犹豫的从背包了抽出了铜钱剑,几乎是三步一回头,警惕着身后。


越往里走,我越觉得心里发慌,我小声喊停了秦勇说道:


“秦勇,你确定方向没错么?我怎么感觉这里怪怪的。”


秦勇回头看了我身后一眼,又看了还在飘飞的孔明灯一眼,坚定的说:


“我觉得没错,毕竟不是我带的路,而是孔明灯,先跟紧吧,孔明灯越飞越快,我怕一会儿跟不上了。”


秦勇这么说,我只好点头说行,叮嘱秦勇说:


“那你小心前面路啊,我在后面警惕着。”


接着,我们再次往前走,孔明灯如秦勇所说,越飞越快。


到最后,我们几乎都要靠跑的才能追上了,差不多十分钟左右,我们终于过了这片地,反而面对我们的是一座小山。


来的时候没注意,等爬了几米后,我才吓的腿肚子发软。


我连忙用手机照了照,原来这座小山,全特么是坟,一片山密密麻麻的石碑,时不时有野猫野狗从坟边跑过,稍微有点儿动静都把我吓得浑身哆嗦。


秦勇显然也发现了这个,但他依旧强忍着恐惧带路,我只好硬着头皮跟上。


路上弟弟倒是很乖,没有任何波动,也不讲话。


终于是爬上山头后,还没等我站稳,秦勇马上按住我们俩爬下……


我摒住呼吸微微抬头看去,只见山脚下,有一条三米左右宽的黄土小路,雾气腾腾,看不到尽头,上面熙熙攘攘的走着十余个阴灵,各个都是安静的面无表情。


而路边石碑上,清楚的写着三个打字:三生路。




第一百零五章 半路劫人

宁采臣 | 发布时间:2017-03-01 11:00:00 | 本章字数:2055


此时我们三个爬在山头,看着山脚下行走的阴灵,有种说不出的诡异感,生怕它们其中一人发现了我们。


周围乌漆嘛黑的,能见度极低,可偏偏下面这条路却能看的很清晰,像是能聚集月光一样,伴着雾气飘散,也不知道白天这里是什么样子。


而刚刚秦勇放飞的孔明灯,也早早的不知了去向。


我回头警惕的检查了身后,确定没危险后,才小声跟秦勇说道:


“下面石碑上写着三生路,应该就是这里了,现在该怎么办?”


秦勇也四处查看了会儿,最后看向那些阴灵来的方向,说道:


“等这批阴灵走过后,让你弟弟直接下去,跟着它们走吧,前面应该有阴差接应的。”


我点了点头,随后眺头往前看了看,结果雾气太大,根本看不清前方尽头。


这一批阴灵看起来有十几只的样子,眼见它们走过五十米左右远后,秦勇认真说道:


“差不多了,赶紧让它下去吧,不然后面又有一批来了。”


此时的弟弟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


我揉了揉它的头发说道:


“没事的弟弟,下去跟着前面走,我们会在山头看着你的,不用害怕。”


弟弟此时慢慢抬起头,眼里有害怕也有些不舍,它慢慢站起身,准备往下走的时候,转身看着我说道:


“哥,以后爸妈你要照顾好,逢年过节记得来看我。”


我微笑的冲它点了点头,等它走了两步后,我又叫住了它,问道:


“你好像还没有名字吧,哥帮你取了名字。”


弟弟眼神一亮,期待的看着我。


我想了想,笑着说道:


“我叫向南,你就叫向北吧。”


“向北,好听,哈哈!我终于有名字了……”


眼见它转过头的瞬间,我依稀看到它有泪光闪烁。


看着自己亲弟弟走向三生路,我心里也是有些不舍,似乎我的身边总是有人在离开我,而这些都是没办法阻止的。


下坡路并不是很堵,我们眼看着向北跳到了三生路上,它回头看了我一眼,我笑着对它挥了挥手,随后它孤单一人向前面人群走去。


我赶紧和秦勇跟上他的脚步,从山头横向往过移动,身后是大片坟地,但是山头确是大片的树丛,刚好适合隐藏,我们弯着身子始终跟向北保持了十米远的距离。


差不多跟了几分钟后,我隐约看到前方百米远的地方站着三四个人。


他们呈左右两边站立,统一穿着黑袍劲装,腰间绑着一根血色大铁链,都很清瘦,但是看不清长什么模样。


似乎每只从它们面前经过的阴灵,都要接受他们的检查才放行,也不知道他们身后的地方是哪里。


我小声问秦勇道:


“这些是什么人?”


秦勇呼了口气,压低了头,似乎生怕我们被他们发现,说道:


“这些就是传说中的阴差,厉害的很!爷爷在日记里说过,阴差不同于鬼捕,阴差存在的数量是有限的,每个阴差都要经过黑白无常两位将军亲自审批,每年都会刷下来一批不合格的,发配到地方灵城做事,然后在招募新的阴差,据说黑白无常两位将军曾经说过这样的话:就算地府只剩一名阴差,也绝不将就任何一名废物。”


听到这些,我想起来上次去灵城寻找苏春晓魂的时候,那几个守卫腰间也配着血色铁链,想必就是被黑白无常刷下来的阴差吧,难怪只是简单一脚就把我踢飞,确实是厉害。


不过黑白无常这两名传说中的人物,我倒是第一次听说,对于他们的做派,我个人是十分欣赏,不知道真人会不会跟传说中一样恐怖。


说着,我和秦勇又往前移动了几步。


三生路靠左手边就是我们,是一面小山,跑右边则是一大片树林,茂密的很。


我看着弟弟向北一步步接近人群,它身后也逐渐跟上了一大批阴灵,看起来浩浩荡荡,可是它孤身一人,跟大部队似乎有些脱节。


我正这么想着,突然间,我看到从树林里冲出来一个黑衣男人,他身法极快的冲到了我弟弟身后,一把按住它的嘴巴,扛起它就往树林里跑。


“卧槽!”


我差点儿没反应过来,抽出铜钱剑就往山脚下冲去。


秦勇拉也没拉住我,只能一边跟着我一边小声喊道:


“向南,你别冲动啊,被阴差发现,我们两个人的命都没了。”


我哪里管得了这些,眼睁睁看着自己亲弟弟被抢走,这种事我能忍么,管它什么阴差、鬼捕,抢我弟弟就是没道理,说死我也要追上去。


我没有搭理秦勇,几步就跳下了三生路,只是跳下来的一瞬间,我就感觉像是进了太平间一样,冻的我浑身直抖。


虽然心里急,但我还是小心的看了前面四位阴差一眼,好在他们专心在检查路过的阴灵,并没有发现我们,我连忙拽过跟上来的秦勇,弯着腰,从万千阴灵边穿过去。


就这一会儿,我呼出来的都成白色雾气了……


时间紧急不能耽误,三生路不宽,我们很快就冲到了对面树丛边。


我刚准备冲进树林子,一只阴灵不知道是不是开窍了,突然抓住了我的胳膊,机械的歪着脖子,张着黑压压的嘴似乎想咬我。


我皱眉,毫不犹豫的捂住它的嘴,抬起铜钱剑照准它的头就抽了过去。


只是一剑下去,“滋啦”一声响,它瞬间被我打的浑身无力,我一边抬头四周警惕,一边拖着那只阴灵进了树林,随后再次举起铜钱剑,捂住它的嘴,对准它的眉心豪不留情的刺去。


斩草要除根,我可不想在这里引起骚乱,是它先惹我的。


没时间看那只阴灵死后模样,被我刺了两剑,必死无疑。


秦勇已经开始往前追,我迅速跟了上去。


树林里比我想象中要亮堂的多,也许跟三生路有关,就是树太多,影响速度。


由于我们两人轻装上阵跑的快,再加上刚刚那人还要扛着我弟弟,所以没过多久,我就看到了他的背影。


我咬着牙,脚下提速,一边飞速的追,一边跟秦勇比手势,示意从两边夹住他。




第一百零六章 狠角儿




那个黑衣人扛着我弟弟不停的往前跑,时不时的会变换方向,一看就是轻车熟路的老油子,先前还看到我弟弟在挣扎,现在似乎已经晕睡过去。


我越追心里越着急,虽然能勉强跟上,但看着手里的铜钱剑,真不知道自己有没有能力救下弟弟。


随着我和秦勇逐渐跟上他,那个黑衣人似乎也发现了我们,他往前跑的时候,稍稍回了下头,不过脚下却不停,依旧不停的往前跑。


不知不觉,我发现森林里的光线也越来越差,显然是已经离开三生路很远了,周围能见度很低,只能模糊的看到前面他的影子。


周身温度也极具的开始下降,伴着凉风拂面,我开始有些发慌了。


我回头看了一眼身后,此时背后乌漆麻黑,除了大树,基本什么都看不见,我连忙慢慢的停下了脚步,对着不远处的秦勇喊道:


“秦勇,先别追了,我感觉被他引到陷阱了。”


秦勇盯了前面还在跑的那人一眼,向我快速跑了过来说:


“我也觉得有些奇怪,那人左拐右拐的,我都不知道这里是哪儿了。”


眼见黑衣人快看不到了,一想到弟弟还在他身上,我焦急的咬牙说道:


“反正已经追到这了,我们小心点,不要分开走,先跟上他再说。”


说完,我再次提速跟了上去,黑衣人像是不知道累一样,虽然扛着我弟弟,但已经能保持匀速前进。


开始我和秦勇呈包夹的形势追,是因为我以为他跑不了多远,现在看来,我还是小瞧他了。


和秦勇一起追后,我的紧张感少了很多,我和秦勇分工明确,一个注意两边的动静,一个注意背后的动静,确保不被偷袭。


好在,抢走我弟弟的那个黑衣人始终都能被我们看到背影,追了差不多有半个多小时。


我和秦勇都开始大口喘着粗气,体力不支,肺部和小腿都有些受不了,秦勇满头大汗的拉了拉我,让我稍微慢点,我心里急,但是身上也累,被秦勇一拉,也是没气力的停了下来。


我俩弯着腰不停的做着深呼吸,努力的恢复体力,这会儿那个黑衣人也没有转弯了,我一边歇息,一边盯着他。


结果,就在这个时候,只见他突然扛着我弟弟往右边拐了进去。


“卧槽!不好!”


就这一眨眼间,那人的身影瞬间消失在我的视野里,我再也不敢耽误,拔腿就向前冲,一边冲一边把袖子里的铜钱剑给抽了出来。


我清楚的看到他离我一百米左右的地方拐的弯,等我冲过来时,只看到右边大片茂密的树林,树叶遮住了里面所有的视野,根本看不到任何人影。


我焦急的一咬牙就准备冲进去,这时候秦勇也跟了过来,他喘着气看我要从正面进树林,自己就自觉的从侧面往里摸索。


我用铜钱剑拨开挡住路的树枝,每走一步都很小心,因为这里面藏人实在太过容易。


我刚进树林里没几步,还没看到半个影子,就听到秦勇大声喊道:


“卧槽你……”


似乎隐约听到他那边打了起来,我心中一紧,连忙转身往他刚刚那个方向赶去。


同时懊恼的拍了自己头一下,之前明明都说了要一起行动,结果还是急着分开了,这黑衣人就算再强,也并不知道我们的真实实力,他一个人想要对付我们两人,最好的办法就是各个击破。


我迅速的转身拨开身后的树枝,再次回到刚刚的地方,刚出树林,我就看到秦勇正躺在草丛里。


我连忙冲了过去查看,只见秦勇此时头部已经被打出了血迹,紧闭双眼,我紧张的探了探他的鼻子,还好气息尚存,但是他拿在手里的桃木剑却不知了去向。


我抬头看了前面树林一眼,突然感觉背后像是有人向我冲来,我头皮一麻,吓得本能的转身举起了铜钱剑。


只听“砰”的一声响,一把血色桃木剑是刚好打在了上面,震得我是虎口发麻。


我连忙往后退了两步,一脸警惕的盯着来人。


只见刚刚偷袭我的,正是那个黑衣人,这人长的面黄肌瘦,驼背很厉害,像是营养不良,一脑袋乱糟糟的头发,下巴上留着山羊胡子,一看就是什么邪门歪道。


他冷笑着饶有兴趣的盯着我,我以为他要跟我说什么话,结果还没等我准备好,他抬腿就向我跳了过来,像只青蛙一样,一跃两米的距离,瞬间就冲到我面前,抬起桃木剑就抽到了我的脸上。


我根本来不及反应,被瞬间打到在地,只感觉左脸生痛,抬手摸上去已是血肉模糊。


脸上痛的厉害,我只能咬牙往后面退去,心中暗呼:糟了!遇到个狠角儿!


我一边退一边准备站起身,我想着先跟他周旋,反正他本人在这里,那就意味着我弟弟也被他藏在附近,只要拖延着,总会有机会反击。


可是,我的想法总是美好的……


还没等我站直身子,那人根本不给我机会,再次冲了过来,抬脚踢到我的小腿上,瞬间把我再次扫到在地,接着只看到一只脚又向我面门踢来,我手都没来得及遮挡,就被踢个结实……


我感觉他踢我的腿脚,就像是钢铁灌的一样,结实有力,只感觉自己头晕目眩,鼻血也流了出来。


根本没有任何反抗的机会……


这时候,那黑衣人小心翼翼的又走到了秦勇边上,蹲下身看了他几眼,随后捡起了地上的石头,照着秦勇的头就砸了下去……


这景象看得我心中一揪,我瞬间紧闭着眼睛,颤抖着身子不敢再看,难道我们都要交代在这里了么……同时使劲想爬起来,但是又没力气。


我往起爬的动静瞬间惊动了黑衣人,他砸完秦勇后,再次捏着血淋淋的石头向我走来……


我狠狠的盯着他,心中的怒火不停的再燃烧……


他冷笑着盯着我,也不说话,变态的伸手把我额头上的头发,往边上拨了拨,随后对准我的额头,兴奋的举起石头,狠狠的砸了下来!




第一百零七章 黑吃黑




这个黑衣人手段极其残忍,似乎对于杀人很兴奋,从他的细节跟表情,我觉得他心里肯定有问题,而且他既然知道三生路,还抢阴灵,那他不是阴差肯定就是鬼捕了。


眼见着他举着石头向我砸来,我害怕的用力咬着牙齿,同时绝望的闭上了眼睛……


可是,只感觉他的手臂带着风,在我眼前突然停了下来,我大口的喘着气,慢慢睁开眼,他捏着的石头上,秦勇的一滴血落在我脸上……


那个黑衣人缓缓的把石头拿开,歪着头看向了我身边。


我不知道他要干什么,只能不停的做着深呼吸,恢复体力……


他扔掉了石头,弯身从我边上捡起来一个东西。


是我掉落在地的断剑……


他拿着断剑仔细的打量了会儿,最后冷笑着看向我,突然顺手往下一甩,剑身青色光芒瞬间涨出了两米,在黑暗的树林里甚是明亮。


看着自己的东西被别人拿走,还用的那么轻松,我心里真不是滋味。


好在,此时我身上的伤,已经开始慢慢恢复了些,没有开始那么痛楚了。


黑衣人举着青光断剑走到我面前,在我眼前比划了几下,终于开口说话了:


“这剑,你的?”


他的声音极其沙哑,像是打开生锈了的铁门一样,我怒视着他,点了点头。


黑衣人咧嘴一笑,蹲下身子用剑抵着我心口说道:


“你怕是连剑身都唤不出来吧,谁给你的?”


青光断剑抵在我心口,像是有把火在我体内灼烧一样,我强忍着疼痛狠狠说道:


“送我剑的人也是位鬼捕,我死了,你特么也别想话!”


其实我说这话,也只是试着吓唬吓唬他,毕竟给我剑的灰袍男,早就不知道跑哪儿去了,只希望他能看在同僚的份上,能放我一马。


果然,黑衣人哦了一声,马上收起了光剑,笑着再次问道:


“原来都是鬼捕啊,这就误会了啊,那小兄弟能带我去见见他么?”


我心中一喜,这黑衣人还算是有江湖道义的,看来今晚的危险算是渡过了。


我连忙说道:


“送我剑的高手,今天不在,要见也要明天带你去……”


我想着,先拖延他时间,毕竟这在荒郊野外的实在太不安全,明天在想脱身的办法。


可是,我话刚说完,我就注意到黑衣人变了脸,他再次冷笑的说:


“不在啊?那正好。”


说完,瞬间抬手给了我一拳,一拳没打晕我,再次又给了我几拳,直到我晕睡过去。


我心中那个悔意啊,自己真特么的是单纯,也是后知后觉的才明白。


黑衣人故意说,要见送我断剑的人,就是想试探他有没有在附近,如果在附近他就顺水人情放了我,如果不再附近,那刚好可以人剑一起抢走。


我真是特么的越来越蠢,这些鬼捕可不是班上的那些傻逼学生,都是有很丰富的江湖经验,对付我跟玩儿似的。


等我再次醒来时,是被脚腕上的撕裂痛醒的……


我缓缓睁眼看去,只见黑衣人正用一根身子绑住我的脚,拖着我走,地上坑坑洼洼,撞的我身上到处痛,而脚腕早就被勒出了血。


我左右看了看,天依旧没亮,也不知道周围这是哪里,看起来很陌生。


他背上依旧扛着我弟弟,但是我却发现秦勇不见了。


我咽了咽干渴的喉咙,脑中不停的在想办法逃脱,偏体鳞伤的血早就止住,也辛亏我自身恢复能力强大,不然早就死了。


眼见他突然松开了绳子,把我弟弟往旁边一扔,我吓得连忙闭上了眼睛,假装睡着。


屏住呼吸,心里是砰砰直跳……


听着声音,我偷偷的睁开眼,只见他跑到树边拉开裤子准备撒尿,我趁机抬头看了一眼弟弟向北,弟弟此时紧闭着双眼,一点儿动静都没有,我还发现它背后贴着一张符咒。


我咬牙往前移了移,准备用脚踢踢它,看能不能叫醒它。


结果,我连踢了几下,它都没有任何反应,最后见黑衣人拉起裤子,我只好再次闭眼假装晕倒。


好在,这个黑衣人像是不准备走了,他把我们拖到一块大石头边,自己掏出烟抽。


不一会儿,似乎从远处走过来一个人。


我悄悄睁眼看到,来人和他一样,也穿着黑衣,体型稍胖,小眼睛,提着个大包,身后还背着把大剑。


黑衣人首先站起身递了根烟给他,指着我弟弟说道:


“兄弟,这小鬼可是我今晚刚动手弄来的……”


小眼睛看了弟弟两眼,瞬间笑开了脸,点燃烟说道:


“这小鬼看样子,资质不怎么好啊……”


黑衣人脸皮一抽,没有争辩,直接问:


“那兄弟给多少价嘛?”


小眼睛低头摸了摸下巴,举起手掌说道:


“只能给个五了,不然我也亏本,你知道现在卖小鬼的人多……”


黑衣人有些不开心的说道:


“兄弟你这话什么意思,准备不跟我做生意了?以前都是给十的,怎么突然少了一半?”


小眼睛仰头一笑,拍了拍黑衣人肩膀说:


“哪里话,哪里话……咱们谁跟谁是吧,只不过你这……这样吧,给你六,不能再多了……”


“最少给八!”


“这不可能啊,现在卖小鬼的一大堆,况且你这路子野,谁知道会不会沾上仇家……”


黑衣人此时也不再讨价还价了,突然沉着脸说:


“行,兄弟,六就六吧,小鬼你带走吧……”


只见小眼睛瞬间乐开了花,像是捡到了宝一样,弯身走向我弟弟,摸着它的额头似乎在检查着什么。


而与此同时,我看到小眼睛身后的黑衣人脸色越来越沉。


只见他慢慢的从背包里,拿出了我的断剑,轻松的甩出了青光剑身。


小眼睛丝毫没发现身后的突变,正乐个不停……


只见黑衣人,两眼一狠,瞬间抬头向小眼睛脖子斩去。


光剑锋利,小眼睛连叫都没叫一声,直接人头落地,脑袋是刚好滚在了我眼前……


我屏住呼吸不敢看,吓得心里砰砰直跳,只听黑衣人气冲冲的说道:


“敢讹老子,曹尼玛!找死!”


说完,开始捡起小眼睛的遗物,特别是小眼睛手里的大包,黑衣人打开后,两眼瞬间放光。




第一百零八章 鬼贩子




我不知道包里装的是什么,反正看黑衣人的表情,就知道是好东西,也许就是钱。


眼见着这桩黑吃黑的交易进行,到结束,我心里真的很恐惧,这到底是群什么样的人,这其中的黑暗难道就没人管吗,无辜的阴灵说抓就抓,一言不合就杀人,没想到这世道上,还真有鬼贩子一说。


我面前还躺着一颗血淋淋的人头,它的小眼睛里尽是恐惧,或许到死都没想到,他的朋友会那么凶残吧。


我眯着眼睛看向黑衣人,他先是把地上的东西捡了起来,随后开始在小眼睛身上搜东西,把能拿的东西全都拿走。


做完这些后,黑衣人拿着断剑冲进了树林,一会儿出来,又一会儿进去,开始我不知道他要干什么,后来才明白,他是在检查附近有没有人,真是心思缜密。


检查完毕后,他才一脸轻松的回来,砍了一把草和树枝往小眼睛尸体上一扔,随后从兜里掏出来一张符咒,只是手一抖,符咒就燃烧起来。


随后,把符咒扔在尸体上“轰”的一声引燃大火,黑衣人不忘走到我面前,弯身提起它的头也扔进火堆。


看着尸体被烧焦后,黑衣人才再次扛起弟弟,拖着我离开。


我有些不明白,他既然是抢阴灵卖的鬼贩子,为什么要把我也抓走,如果是怕我回去报复,直接杀了我不是更省事,何必要拖着我走呢?并且,为什么只抓我,而不抓秦勇。


亲眼见识了黑衣人的手段,我也不敢在轻易的作死了,我丝毫不怀疑他下一秒就会杀了我。


只是我被他拖在地上,后脑勺和背部不停的擦在地上,实在是痛的不行,在一个路口拐角处,一块尖锐的大石头我没注意,他一拐弯,我的头是刚好撞在了上面。


我“哎哟”一声叫了出来,忍都没忍住……


黑衣人立马停了下来,慢慢走到我面前,蹲下身冷笑着盯着我,说道:


“又醒了?你小子生命力够顽强啊……”


说着,他从背后抽出一把两寸长的弯刀,对准我的脖子就准备划下去。


我知道这一下子划下去,就算是神仙也救不了我了,我焦急的连忙喊道:


“别,别,别……大哥,先别杀我,我可以自己走路,这样你就不用拖着我走了,也能给你省不少力气不是……”


我屏住呼吸的盯着黑衣人,他手里的弯刀抵在我的喉咙上,感觉已经划破皮开始流血。


好在,黑衣人歪了歪头,似乎觉得我说的有些道理,慢慢收回了弯刀,狠狠的冲我说道:


“小子,别想整歪脑筋,我要你的命,只需要一秒钟,明白吗?”


我赶紧点头说知道,随后黑衣人用刀把我脚上的绳子割开,又绑到了我手上。


由于脚踝被勒出了血,再加上一直被他提着脚拖着,血液不流通,我站起来的一瞬间,腿一软再次摔倒下去。


黑衣人皱眉狠狠喝道:


“你行还是不行?”


我连忙咬牙忍住脚疼,站稳了身子说没问题。


黑衣人凶了我一眼,一脚踹在我背上,随后扛起我弟弟就继续赶路。


现在虽然依旧被他用绳子绑着,但是好在终于是站起身了,全身的伤口也正在飞快的愈合,我开始慢慢观察周围的环境。


我和秦勇是差不多十二点左右到的三生路,现在只过去了两个多小时,天依旧还没亮。


黑衣人带着我们只走小路,专找树林,山村走,而且走过的地方我都是从来没见过的。


终于,我们在黑衣人的带领下,来到了一个类似于难民窟的地方,差不多足球场大小的一个小村子,这里没有建任何楼房,全是一层楼的小土屋,乱七八糟,毫无规划,路边挂的满是衣服裤子,遍地都是垃圾。


让我觉得惊奇的是,看似这么贫穷的地方,街道上竟然每隔十几米都挂着一盏小黄灯,所以看起来非常亮堂。


估计因为是晚上,也没遇到任何人。


我走在他身后被绳子牵着,不停的回头四处看,想看看这里究竟属于我们县的哪个方位,也想看看房间里有没有其它村民,看到我被抓了,会不会帮我报警。


可是我都想多了,周围除了这个村子以外,看不见任何东西,漆黑一片。


而小土屋内也都关着灯,看不到一位村民。


大概拐了三个弯,在村子中央的位置,黑衣人终于停了下来。


我定睛看去,只见他前方有一面一人宽的小铁门,上面的锁锈迹斑斑,像是好久没人开过一样。


他从兜底找了半天,拿出钥匙,打开了门。


门一开,灰尘就迎面扑了出来,里面漆黑一片什么都看不见。


我有些退缩的往后躲,结果黑衣人直接一把拽过绳子,把我拉过来,随后狠狠一脚把我踹了进去。


“滚进去!”


我根本没有任何反抗能力,只能是咬着牙记下了这笔账。


从小铁门进去后,里面是一个狭窄黑暗的通道,我屏住呼吸全神贯注的盯着前面,生怕里面会有什么东西出现。


等走了差不多十米远的距离后,又是一道小门。


我轻轻推开门后,一股子腐臭的味道伴着风吹了过来,我连忙往后退了两步,结果又被黑衣人踢了一脚。


我被他踢的摔倒在地,站起身后忐忑不安的四处查看,但是房间里实在太黑,什么都看不见,只有那股腐臭的味道一直存在。


过了会儿,黑衣人像是按了开关,一盏昏暗的灯瞬间在房顶亮开,我这时才发现,我所在的地方,居然是一个隐藏的仓库,里面放着大大小小各种酒坛子,足有几百坛。


可是,如果是酿酒,应该有酒香味,为什么会是腐臭味呢。


还没等我想明白,黑衣人直接把弟弟仍在地上,冲我走来,恶狠狠的对我拳打脚踢,等我被打的半晕半醒的时候,他才拽着我的衣领,往最里面那几个暗红色的坛子拖去。


我害怕的瑟瑟发抖,这鬼贩子到底要干嘛……


等到了坛子边,他猛的提起了我的胳膊,拿起弯刀在我手腕上割了一刀,鲜血瞬间涌了出来。


我想求饶,但是却没有丝毫力气……


只见他同时也揭开了酒坛盖子,把我的手放在坛子口往里滴血,不一会儿,我就看到一张血红色的人嘴,伸着舌头,不停在舔着我滴落下的血水……




第一百零九章 一线生机




我本来都已经神志模糊,可看到这一幕后,是瞬间来了精神,全身的毛孔都被打开了一般,瞪大眼睛看着坛子里的东西。


只见那张嘴慢慢的从坛子里伸了出来,像个怪物一样,没有眼睛,没有鼻子耳朵,血淋淋的皮肉就像是被刚扒了皮一样,它的后脑勺处有一条触目惊心的裂痕,用些粗绳给缝了起来,整个一人皮线偶。


随着我的血被它一口口的吞进喉咙,我感觉自己分分钟就要被吸干一样,浑身颤抖的厉害,我想用力缩回手腕,但是黑衣人的大手像是一把铁钳子一样把我箍住。


坛子里的线偶怪物似乎不满足这样慢慢喝,它猛的向上一冲,张开满是尖牙的嘴,就要向我手腕咬来,我甚至看到它的舌头都已经碰到我的手腕了,冰凉的触感,让我一阵恶寒。


还好黑衣人及时伸手抽了过去,一巴掌打在它额头,血肉溅的四处都是,那只线偶怪物也是害怕的低嚎了一声,缩回了脖子。


随后黑衣人把坛子一盖,像是丢垃圾一样,把我摔倒在地上。


也不再管我,直接从小门走了出去。


我咬牙颤抖的慢慢往后退去,直到离红色坛子有些距离后,才停下来,靠着墙,看着自己手腕依旧没止住的血,我赶紧用牙齿咬住自己衣角,撕了一节布绑在手腕上,血迹很快就渗透了布条。


我强忍着自己内心的恐惧,看着周围昏暗恐怖的环境,有些想哭,我到底该怎么办?


我也是终于知道黑衣人为什么要抓我回来了,他坛子里养的东西嗜血,而我则是被他抓来喂食的,至于为什么秦勇没被带走,可能是因为他同时带不了两个人。


看着依旧没有任何反应的弟弟,我艰难的爬起身,尽管头痛欲裂,但我还要咬牙走了过去。


全身几乎都是伤痕,特别是手腕上,再加上失血过多,我几乎每走一步都会摔倒歇息一会儿,只走了三五步,已是满头大汗。


我觉得弟弟背后的符咒,就是控制它的唯一枷锁,就算我这次逃不出去,我也要放走弟弟,毕竟阴灵是可以无视障碍物的。


可是,我只走了一半路,就听到外面有脚步声传来,听声音是两个人的。


我吓得使出全身力气,连忙往后爬去,在刚刚的地方老实躺下,微闭着眼。


不一会儿的时间,小门被打开,黑衣人率先走了进来,他先是盯了我一眼,见我没啥动静后,才转头看向弟弟。


跟在他身后的,是一个白发老头,穿着一身功夫装,虽然上了年纪,但是两眼看起来炯炯有神。


看样子,这个黑衣人又找来了新买家。


我在心里默默祈祷他们互相残杀的同时,也在想着脱身的法子。


这间仓库,除了数以难计的酒坛,连个窗户都没有,想从这里逃走是根本不可能的,唯一的出路就是我进来时的那个一人宽的通道。


可是,要想从这里逃出去,谈何容易。


黑衣人指着坐地上一动不动的弟弟说道:


“薛老,这小鬼,我昨晚亲手弄来的,干净。”


薛老微微点头,歪头看了弟弟一眼,随后转身看向我,问道:


“这人是?”


黑衣人咧嘴一笑:


“这是我半路上遇到的小子,刚好抓来喂我的小鬼,薛老不用在意,要是不方便,我现在就可以了解了他。”


说着,黑衣人直接从背后抽出了弯刀,快速向我走来。


我吓的赶紧睁开眼睛,同时往后爬去,黑衣人冷笑着一把抓起我的领口,猛的提起我,弯刀毫不犹豫的指向了我的脖子。


薛老眉头一皱,厌恶的撇过头说道:


“行了,别在我面前玩这套,先说说这小鬼吧。”


黑衣人一松手,我直接倒在地上,心里的恐惧的同时,对这个薛老也是感激万分。


黑衣人收回弯刀,邪笑着跟薛老说道:


“那咱就不废话了,这小鬼,看中了就给个:十。”


薛老抽了抽鼻子,似乎根本不想和黑衣人废话,毫不犹豫的从兜里掏出一张银行卡扔给黑衣人。


“没有密码。”


说着就弯身扛起了弟弟,黑衣人瞬间紧张起来,拦住薛老说道:


“这……银行卡,我也不知道真假,……薛老该不会耍我吧……”


看得出来,这个黑衣人很畏惧薛老,只见薛老一脚踹飞黑衣人,气势汹汹的说道:


“我薛老做事,圈子人都知道,我要想白拿,还会留你狗命?”


黑衣人摸着自己肚子,连忙不停道歉,同时捡起地上的银行卡收进兜里。


薛老扛起弟弟转身就走,走到门口时,突然又转身看了我一眼。


我心中一喜,难道这个薛老要救我吗,我一脸渴望的看着薛老。


结果薛老只是狠狠的瞪了黑衣人一眼,说了句:


“以后少干些缺德事,小心报应!”


说完就再也不回头的走开,直听到外面的小铁门响,我也是绝望的闭上了眼睛。


如今弟弟也被人买走了,就算我能逃出去,还不知道在哪里能找到它。


今天中午就是小恶魔的游戏开始时间,如果我没及时赶到,就会接受死亡惩罚,可是话又说回来,我在这里和死了又有什么区别呢?


我唯一担心的就是苏春晓,她没了我,孤身一人,该怎么面对小恶魔?


越想心里越着急,我到底该怎么办?


黑衣人见薛老走后,自己气的直踢桌椅,发了一通脾气后还不算,走过来对着我又是一顿拳打脚踢,但是好在他现在也不杀我,因为我还能帮他喂小鬼。


对我出完气后,见我躺地上一动不动,他才转身离开。


我一直等到,外面小铁门的响声后,才敢大口喘气,同时嘴里的血也吐了出来。


换做是别人,早被他折磨死了,也就是我,能凭着我自身的强大恢复能力,到现在还挺着。


我的手腕已经停止了流血,身上的老伤早就不痛,痛的全是他刚刚打的。


我艰难的坐起来,再次爬到墙边靠着,这样能使我有安全感一些。


就在这时候,我的裤兜里竟然震动了一下……


我惊喜的连忙捂住了嘴巴,有些不敢相信……


同时,我小心翼翼的警惕着小门外通道的动静,见确定没脚步声后,我才颤抖着手往裤兜摸去。


这个黑衣人那么谨慎,竟然忘记收走我的手机……


Copyright © 武汉丝绸服装鉴定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