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丝绸服装鉴定社区

丈夫嫌弃老婆,找了漂亮的情人,离婚当天..在场所有人看哭了!

趣读小说苑2018-12-07 16:30:13

第一章蜕变

刚下过一场暴雨的小树林里,北风呼喇喇的吹拂着摇动的树枝,空气中漂浮着泥土清新的味道。

暴雨刚过,在这清新静谧的夜晚,一个身体瘦弱满身泥土的男人喘着粗气,手肘杵在湿气滑腻的树干上支撑着摇晃的身体,鲜血顺着红肿睁不开的左眼缓缓流下,整个人犹如树上漂浮的树叶,单薄脆弱。

四周围绕的五个地痞无赖个个目露凶光,其中一个体格最为壮实,头发稀少的男人张嘴吐掉了斜叼着的树枝,狠声骂道:“玛德,你个不长眼的死瘸子,还不乖乖把钱交出来,真等我们打死你呢?”

秦山眯着红肿不堪的眼睛,死死地盯着对面号称收取保护费的五个地皮无懒,右手攥紧泥泞肮脏看不出颜色的双肩背包带上,紧紧抿着双唇沉默着。

背包里的三千块钱是他每天凌晨两点起床送了三个月牛奶,今天好不容易才要回来的工资,相当于他们全家三人两个月的生活费。

对于从小家庭贫困潦倒的秦山而言,这三千快钱无疑是一笔巨大财富

可没想到好不容易要回的工钱还没来得及交给父母,就被几个地痞盯上了,还一路尾随到他家。

为了不让家中的父母受惊,秦山只好引他们来他小时候常常玩耍的,家后面的小树林里。

他这条断腿就是因为小时候贪玩爬树而摔断的,记得当时只有他一个人,鲜血流了满地,疼的他都出现了幻听,似乎他的哀嚎变成了两个声音,重叠在空旷的树林里。

雨水刷洗过的树林,花早树木都散发着清新自然的味道,犹如雨后新生的春笋,生机勃勃。

地痞们看着秦山死死攥着背包,眼神坚毅视死如归的样子,心情烦躁,以为是个瘸子没什么战斗力,是个容易下手的主。

没想到瘸子毅力这么强,他们五个人愣是没有抢下那破旧的书包,还他妈倒霉的被雨浇,累的现在又冷又饿,这个破树林的冷风还呼呼的刮。

玛德,这小子肯定是个衰神,要不然怎么是个瘸子呢,真他妈晦气。

“死瘸子,爷爷们没时间跟你耗,我们可是知道你住哪的,你等着,爷爷们每天都会定时定点的来调教你。”

“兄弟们咱们走,先去吃口热饭,这破地方简直要冻死老子。”

秦山看头发稀少快要谢顶的地痞男说完狠话,就带领着其余四人转身走了,一直处于紧绷状态的身体终于支撑不住了,双腿瘫软的坐在了树根底下。

左眼针扎一般的疼,勉强能睁开一条细缝,就在秦山试图能睁大些的时候,模糊的看到有个人影快速想他跑来。

“娘的,害老子冻得跟条落水狗一样,我可不会这么轻易就放过你。”

啪……咚……

石头落地的声音,秦山的额头出现了一个血窟窿,鲜红的液体如水柱般直往外冒。

秦山感觉肩上的背包带被用力的拽走,可他此时已无力反抗,身体软软的摊在地上,眼前的世界由模糊不清渐渐变得一片黑暗。

头发稀少的地痞大哥从泥泞不堪的破背包里掏出了微湿皱巴巴的一沓钱,赶紧将破背包扔了,往手指上吐了口唾沫数起钱来。

“娘的,看着是个穷货,带的钱还不少,不枉老子们特意回来一趟。”

谢顶大哥将钱塞进了卡其色裤兜里,踢了昏迷不醒的秦山几脚,转身搂着小弟的肩旁,淫邪的一笑。

“兄弟们,现在有钱了,走,咱们去兰坊消遣消遣去。”

“大,大哥,我看这瘸子是要够呛啊,不会醒不过来了吧?”

其中一个地痞小弟心有顾忌的问道,他只是想抢几个零花钱花花,可不想摊上官司啊。

“你他妈管他死活呢?一个没有人烟的破树林,他要真死了,谁知道是咱们干的,再不走,被人看见了,才麻烦不断呢?”

地痞小弟听了大哥的话,瞬觉有理,这个社会,哪天不死个人啊,警察都查不过来,更别说是个穷困潦倒的瘸子。

五个地痞搂肩抱腰,狼狈为奸的走出了小树林。

四周一片寂静,只有呼呼的风声和沙沙摇晃的树叶声,还有鲜血直流的汩汩声。

秦山脑袋上的血窟窿好像是连绵不断的泉水,很快就将地上的嫩草泥土浸染成一片褐色。

突然被秦山鲜血浸染的土地上下浮动了几下,同时还有一道邪魅的声音响起。

“唔,这一觉睡得爽啊!”

只见浮动的土地突然闪出一束白光,一个浑身赤裸,长约三十厘米,红色瞳孔,红色嘴巴,浑身透明的婴儿,光一般的速度钻了出来。

婴儿在空中伸了一个大大的懒腰后,转动着赤红眼仁打量周边的环境,待看见地上奄奄一息的秦山时,小小的身子飘到了他的身边,皱眉看着秦山肿的面目全非的脸庞。

过了半晌,婴儿发出了一道浑厚恼怒的声音。

“呦,这不是十年前把我压个半死的混小子吗?”

赤瞳仅有网球一般大的脸紧紧皱成一个团,这个快要死了的人就是十年前跟他血液融合的……主人?

赤瞳将一寸大的手指咬破放在了秦山的血窟窿上,瞬间闪出赤橙黄绿青蓝紫几道光源直射空中,明月星稀的黑夜瞬间光彩夺目,金光四射。

秦山额头的血窟窿奇迹般的慢慢回拢愈合直至平滑饱满,肿的老高的左眼眼皮慢慢回缩,最后平整细润,瘸了十年肌肉萎缩的左腿突然膨胀,生长出了新的血肉皮肤,从原本的凹凸营养不良变成了肌肉壮实骨骼强健。

不光是受伤的地方恢复如初,秦山的整个身体都正在发生变化,好像有条毒蛇正在他全身的皮肤里面蠕动,撑得秦山的皮肤表层不多扩张,身体里面还发出喀喀的骨骼破碎又重新融合咯咯声音。

啊……

昏迷不醒的秦山好像忍受不住身体错位又重合的痛苦,睁眼仰头一声大吼,赤红的双眸瞠目欲裂,最后慢慢闭上,晕了过去。

第二章神物赤瞳

时间如沙漏般流过,秦山缓缓地睁开了厚重的眼皮,望着苍茫的夜空,一时间感觉头疼欲裂。

他一手支地一手捂着疼的要爆炸的脑袋,缓慢的坐了起来,大脑一片混乱,他为什么会躺在这里?是睡着了吗?

眼睛看到地面不远处的几乎跟泥土差不多颜色的破双肩包,秦山的脑中突然闪现了昏迷前的情景。

他是被几个地痞无赖打成重伤的,还把他的脑袋开了瓢,才昏迷……不对,捂着脑袋的手来回摸索几下,完好无损,没有受伤的痕迹,把手拿下来放在眼前,也没有任何血迹。

这是怎么回事,他清楚的记得地痞拿了什么东西砸在他的额头上,现在怎么一点痕迹都没有?

不仅如此,秦山还发现他的衣服有很多地方都破掉了,变成了小了两号的缩小版。

疑惑不解的秦山站起身来想去捡不远处的背包,走了几步,愕然停住了脚步,低头看他的左腿,他的左腿……

怎么回事?他原本肌肉萎缩站不直的左腿怎么变成了现在这般肌肉健硕?不光是左腿,还,还有他的右腿,手臂,肩膀,整个身体都结实强壮,全身上下似乎充满了无穷力量。

“喂,别表现出这副白痴的样子行吗?简直是丢我的脸。”

一个声音清澈,语气不屑的声源从树枝上飘了下来。

秦山抬头,什么都没看见,只是隐约看见树的顶端有团隐约的亮光,估计是天上的月色吧?

秦山没有继续理会那莫名其妙的亮光,心情复杂的走过去捡起地上的背包,打开,竟然空空如也,钱,不见了。

那是他们全家三个月的生活费,秦山双手手指狠狠攥着背包的两侧,一个不慎竟然将背包撕成了两截。

就在秦山气愤不已的时候,刚才那浑厚的声音又响起了,只不过这次是由不屑变成了恼怒。

“跟你说话呢?你没听见啊?”

树顶的赤瞳红眸微眯,短短的双臂抱膀靠在树枝上,一副很是恼火的神情,那个无知人类竟然无视他的存在,看他不修理……

赤瞳气得想要烧了这片树林,因为他根本修理不了这个无知人类主人。

这次秦山听清楚了,确实有人在跟他说话,听声音似乎是个中年男人,难道是刚才那些地痞的同伙?

想到他辛辛苦苦挣的钱就被那些游手好闲的无赖瓜分了,秦山一时气血翻涌,大声喊道:“有种你就出来,别在那装神弄鬼的。”

喊完的秦山,突然看见树上有个圆滚滚的东西飘到他眼前。

秦山眼仁大睁的看着跟他脸部同等高度飘在半空的…如婴儿般的赤裸身体,还有那闪着火光的红眸。

这个看身体结构应该是个婴儿,看那赤红的眼眸红唇又像是个妖怪,还有刚才那道清澈悦耳的声音难道是…出自它之口?

“啊…你是人?是妖?是鬼?我,我,不管你是什么,我可是活活的正阳之身,你是害不了我的。”

秦山吓得站的笔直的双腿大退一步,脚步凌乱的险些摔倒,磕磕巴巴的说道。

老人不是常说活人是阳气在身,一般鬼魅只能表面吓唬人类,却不敢近身吗?

秦山现在只希望,这个什么…东西只是个普通小鬼,快点远离他。

“丢脸啊,简直太丢他的脸了。”

赤瞳摇头闭眼,摊上这么个鼠胆主人,难道是上天对他贪睡的惩罚吗?

啊啊啊…这个惩罚也太狠了…

“听着,我叫赤瞳,从今以后你就是我的主人了。”

虽然心不甘情不愿,但事实就是事实,他赤瞳也更改不了。

“赤瞳?主人?”

秦山眼仁突起,满脑的问号,不是鬼魅吗?

“十年前你从树上摔下来把我砸的吐血也就罢了,你流的血液还跟我的血融合了,害我不得不跟着你,明白了吗?”

赤瞳看秦山那个懵懂白痴样心里就憋闷,说出当年的前因后果,同时强调他是多么无辜跟不愿。

“啊…血液融合?”

秦山眼仁凸起看着面前这个声音跟长相完全不符的婴儿,他说的十年前摔树事件应该就是他摔断腿的那次,怪不得当时他听见除他之外还有一道哀嚎声。

“你说,嗯,我是你的主人?”秦山不确定的问道。

“是。”

听着婴儿不情愿的确定声音,秦山内心翻起海水般的惊涛骇浪。

想着双双下岗只能靠摆摊维持生计,每天心惊胆战,害怕地痞找碴害怕城管驱赶,四十多岁就白了头发的父母。

而他深知父母的不易,从小就拼命学习当优等生,还以年级第一的成绩考进重点高中华川一中。

结果他起早趟黑努力考进的重点高中,并没有给他改变命运的感觉,反而是深深的自卑跟格格不入。

华川的同学非富及贵,校园里最不缺的就是专车接送,挥霍如金的场景,而在这些富贵骄人的眼中他这个穷小子无疑是个异类。

如果这个怪异婴儿的出现能改变什么话,那么他最想改变的就是命运,他不想再做一个低到尘埃里的人。

“你,厉害吗?”秦山犹豫的问道。

“我厉害吗?你一个将死的人是如何变成现在的毫发无伤的?你的瘸腿是怎么好的?你感觉不到身体的变化吗?”

赤瞳恼怒的呐喊声响彻云霄,虽然这无知人类的身体变化只是因为他们的血液再次融合自动愈合蜕变,跟他的能力没有什么关系,但是是谁让他失去能力的?

想到这里,赤瞳的红眸更加怨愤的看着秦山。

秦山听着赤瞳震怒的声音,内心止不住的兴奋,身体的变化他当然都感觉到了,不仅如此,他还感觉到心胸很是开阔张弛,不象以前感觉心脏是蜷缩放不开的感觉。

再说这个能力超群的婴儿也没有必要对他这个渺小的人类撒谎。

这么说真的是天上掉了一个大馅饼,咣当一下砸他头上了,那他是不是不再像蚂蚁一样弱小了?

“我想找那几个抢我钱的地痞,你知道他们在哪吗?”

秦山想既然他现在可能不是以前的秦山了,有能力保护自己所拥有的东西了,那么他第一件要做的事,就是将属于自己的钱财夺过来。

“你自己就知道,问我干什么?”赤瞳抱着膀,红色的长睫毛往下耷拉着,看都不看秦山一眼,他现在因为这个蠢主人非常的不高兴。

“我知道?”

“你静心想就会知道。”

秦山听着赤瞳不耐烦的话,将信将疑的凝神闭眼,内心想着地痞无赖身在何方。

他只觉得内心的想法刚起,脑中就出现了一副画面。

灯红酒绿的大厅,有很多穿着暴露肢体暧昧的男女在中间的圆形舞台扭动,接着像是有台摄影机在推动着画面,穿过中间的人群,推向舞台右边的半圆形卡座,正是那几个地痞淫笑粗鲁的在灌一个满脸痛苦的女孩喝酒。

这是什么地方?秦山心里的问题刚刚浮现,镜头就一直向外推,最后停留在一个灯光闪烁,曲面环形的牌匾上,兰坊娱乐城。

“我知道了。”

秦山睁眼,面色掩饰不住的激动兴奋,他终于变得强大了,有能力操控自己的命运了。

从这一刻起,他不会再让任何人骑在自己头上了!

第三章身体的异状

“知道了我们就快点去打死他们,无知人类。”

赤瞳语气暴躁鄙视的打断了秦山的雀跃心情。

秦山看漂浮的赤瞳鄙夷神情,心中嘀咕,飘在空中就可以拿鼻孔看人啊?突然摔下来,看不疼死你。

砰…扑通…

赤瞳撅着赤裸的屁股,整个上半身扎到了泥土里。

她力的将小小的身体拔了出来,满脸是泥的盯着秦山咆哮道。

“你个无知人类尽然想摔死我”

秦山没想到内心只是小小的想了一下事情真的就发生了,张着大嘴惊愕不已。

“不许再想我,你到底想不想要钱了?”

赤瞳恼怒的提醒他快点走,不能让这无知人类心里再有折磨他的想法。

“你不用躲起来吗?”

秦山看着他婴儿般赤裸的身体和红眸红唇,这个形象出现在大庭广众下,周围的人会吓的四处逃窜吧。

“我不用躲,只有你能看见我的存在。”赤瞳咬牙切齿的回答秦山的问题。

这么厉害,秦山内心又一次波浪翻滚起来,他真的是捡了一个天大的馅饼啊!他以后会好好对待这个脾气不好是赤瞳的,不会在想要摔……

砰……扑通……

秦山看着四脚朝天眼睛喷火的赤瞳,非常抱歉的说:“真不好意思,一时控制不住内心的想法。”

震耳欲聋的DJ声,屋顶无数颜色各异的射灯扫向沸腾的人群里,使大厅的气愤更加的氤氲迷离。

秦山带着在别人眼中隐形的赤瞳,一路横穿,直奔喝得酩酊大醉,大手伸到痛苦挣扎女孩衣领里的谢顶大哥等人。

“放开她。”

秦山看女孩留着泪水的脸颊,双手无力推着谢顶大哥的色手,心中气愤的一声大喊。

喝得醉醺醺色眼迷蒙的地痞们,闻声都望向了站在暗影里看不清面容的男人身上。

“他妈的,从,哪冒出来的臭小子,赶紧从哪来的,咯,回哪去,别再这妨碍我们哥几个的好事。”

谢顶大哥打着酒嗝的说完,引来小弟们的淫笑催促声。

“大哥别理这个臭小子,快点办了这小妞,兄弟们还在这排队等着你呢。”

眼看男人的大手又向胸口伸了过来,女孩泪眼迷蒙的对着暗影里的人求救。

“请你救救我。”

她已经被这几个混混调戏有一会儿了,周围没有一个人站出来说话,好不容有人能救她了,她一定要抓住这根救命稻草。

砰的一声。

就在谢顶大哥再次把手伸到女孩衣领里的时候,坐在卡座最边上的小弟突然被人举起四仰八叉的被撂倒在中间的茶几上。

“妈的,摔我兄弟,你他妈不想活了吧?”

其余在座的地痞们见状纷纷站起向走出暗影的秦山叫嚣。

秦山也没想到他只是轻拽一下地痞的肩膀竟然就将整个人给扔了出去,他现在的力量简直和以前搬一箱牛奶都要气喘吁吁的力量有着天差地别。

就在秦山感受身体的变化给他带来惊喜时,站在谢顶大哥旁边最胆小的混混清楚的看到了从阴影走到亮光处的秦山。

这不是刚才树林里快要死的那个穷小子吗?怎么能这么快就完好无损的出现在他们面前了?

胆小地痞揉了揉眼睛,仔细的打量一遍秦山浑身紧绷的肌肉,站立笔直的双腿,就连身高都比之前高了一些,这真的是那个风一吹就会倒的瘸子吗?

还是哪个瘸子实际上几经死了,现在站在这的是……

“啊。”

胆小地痞突然大喊了一声,瞳孔猛然扩大,一把抱住旁边的谢顶大哥,惊呼道:“大,大哥,他是树林里的那个穷小子,他,他肯定是死了,鬼魂来找咱们索命来了。”

谢顶大哥一开始嫌恶的推着抱他的小弟,待听到他说的话时,赶紧抬头看对面的秦山,眼睛瞬间眯成一条缝,还真是那穷小子,怎么才一个小时的时间变得这么壮实了?

命还挺大的出了那么多的血都没死成,不过还是不长记性,单枪匹马的就想找他们五个人寻仇?

以为把自己化妆成强壮的样子,他就能上当害怕了?呸吧。

“就你个怂货相信世上有鬼,别他妈抱着老子,你他娘又不是雌的,”

谢顶大哥一脚踹开抱着他发抖的小弟,嚣张的对秦山说:“好心留你一命还不珍惜,非要到老子这来寻死,兄弟们给我把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往死里打,完事后,我们好尽情享乐,哈哈。”

谢顶大哥说完一把拉过受惊的女孩就要去扯她的衣服。

“不要。”女孩哭泣的挣扎。

其他的三个小弟听完大哥的话,一阵兴奋,举起拳头挥向了妨碍他们好事的臭小子。

秦山见三个混混纷纷向他出了拳头,一时间还不知道怎么办,耳边却想起了赤瞳散漫的声音。

“你一个拳头就能打死他们。”

听了赤瞳的话秦山心里有了谱,抬起右脚挨个扫向了混混的脸部。

砰……三个混混的身体瞬间不同角度的飞了出去,砸向了桌上的酒瓶子,旁边的石柱子,还有隔壁桌的沙发椅。

然后三个半边脸肿的像猪头的混混,全部倒地不起,昏了过去。

五光十色的大厅里只有音乐在嚎叫着,周围的看客都跟静止了一样一动不动,所有人都没想到这个穿着破烂的男人能一招就将三个趾高气扬的人打昏迷了。

谢顶大哥也一脸不可思议的盯着秦山,这小子怎么这么厉害了?看着昏迷不醒的小弟,再看周围看热闹的众人。

妈的,不能让人以为他是个窝囊大哥。

将身体挪到了被掀翻的茶几旁边隐藏住颤抖的双腿,谢顶大哥从地上拿起一个酒瓶子对准了秦山,颤微的开口:“你,你个不知死活的穷小子竟然敢伤我兄弟,看我不打死你。”说完,拿着酒瓶子的手就像秦山抡来。

“打死他。”

秦山听着赤瞳的三个字,皱眉没有搭理他,侧身躲过了酒瓶,伸手抓向谢顶大哥的手腕大力一捏,咔嚓……骨头碎裂的声音。

第四章无措

谢顶大哥举着断骨的手腕躺在地上哀嚎,额头的冷汗顺着脸颊流到了衣服里面,也就瞬间的功夫,浑身就像洗了桑拿一样,全身湿透。

秦山缓慢踱步走到谢顶大哥的身边,伸出手掌平摊在他的面前。

“这个世界是谁的东西就是谁的,即使被抢走了,也会代价惨痛的再还回来,你说是不是?”

“是,是,是小的有眼无珠抢了大爷您的钱,小的这就交出来。”

谢顶大哥忍着疼跪在秦山的面前,一边磕头一边从裤兜里掏出剩下的钱。

“这是剩下的两千五百块钱。”

谢顶大哥将钱乖乖的交到了秦山手上,看他一脸的冷然神情,又马上说道:“大爷放心,花掉的五百块钱,哪天我一定会给大爷送过去的,求大爷饶小的一命。”

秦山将两千五百块钱工整的叠在一起,放进了由长裤变成七分裤的口袋里,眼神扫向隐藏在角落里的胆小混混。

“你,是想再把钱抢回去?还是给我滚出去?”秦山的食指指向身体颤抖不已的混混,冷声的问道。

“滚出去,我立马就滚到大爷看不见的地方,不碍大爷的眼。”胆小混混赶紧做出选择,脚步声风的往门口跑。

“回来。”

秦山看胆小混混停了脚步,胆战心惊的回了头,他指着跪在地上的谢顶大哥,说:“把他也给我弄走。”

“谢大爷开恩,谢大爷。”谢顶大哥闻言赶紧磕头叩谢,然后一溜烟的跟小弟跑出了兰坊。

秦山望着狼狈不堪逃窜的两个身影,想着一个小时前他还是任人欺凌的瘸子,一个小时后的现在,就换成他教训欺凌他的人了,这个世界还真是奇妙。

“你,你好,谢谢你救了我。”

心中感慨的秦山听到身后的细小声音,回头看见刚刚被调戏的女孩,白皙的脸颊上带着一抹红晕,水灵灵的大眼睛想看他又不好意思明目张胆的看,只能瞄一眼在转移目光,再瞄一眼再转移。

秦山第一次面对女孩子这样的神情,一时间也手足无措起来。

“不,不客气,一个女孩子面对这种事,是个男人都出手相救的。”

“嗤。”

秦山听赤瞳的一声不屑后,竟然看他快速伸手摸向了低头害羞女孩的脸蛋,他想阻止时,为时已晚。

这下女孩略带红晕的脸蛋更加潮红了,抬起水灵灵的眼眸看向秦山,羞涩的说道:“我,我叫白小雪,是趁暑假在这里做兼职的啤酒推销员,没想到下班时遇到了这样的事,总之是你救了我,能请你吃顿饭吗?”

请他吃饭?秦山活的十八年的光景中,还是第一次有女孩要请他吃饭,心情难免激动,如果是莫然对他说出这番话,他肯定会疯狂的。

“答应啊,一个大男人在这扭扭捏捏的。”

秦山听见赤瞳的声音,就想到刚刚他那无礼的举动,皱眉说道:“你闭嘴。”

“什么?”白小雪诧异的问向秦山。

“啊,没,我没有说话,那个白小姐感谢你的好意,但救你只是举手之劳而已,你不必放在心上,吃饭就不用了。”

秦山赶紧摆手否认他对赤瞳说的话,顺便拒绝了白小雪的邀请,本来他就是来要回属于自己的钱财,顺便救了她而已,如果这就要一个女孩破费,那他也太不男人了。

“那,那你能给我我留个电话吗?我想给你买件衣服。”

白小雪听到秦山的拒绝,心里有些许失落,但看到他身上破烂的根本就遮不住强健肌肉的衣服,脸烫的又瞬间燃起了希望。

“白小姐,你真不用……”

“你是嫌弃我的谢礼太轻吗?”

“额,当然不是。”

秦山听白小雪都这么说了,他要再拒绝就太伤女孩的脸面了,于是在旁边的空桌上拿过便签纸和笔写下他的电话号码。

白小雪接过了便签纸小心翼翼的放在了衣服口袋里,闪着亮光的眼眸看着秦山,声音欢快羞涩的说道;“那,那就这么定了,等我买完衣服给你打电话。”说完,就头也不回的跑了。

从兰坊出来后,秦山沉默的往家的方向走,身后跟着闭眼飘在半空中赤裸短小的赤瞳。

赤瞳是懒得跟这个无知人类说话,秦山是在慢慢消化适应这短短不到两个小时,赤瞳带给他的命运转折,心里感激震撼的同时,他觉得赤瞳似乎是个没有正邪之分的……

赤瞳到底是什么他都不知道,当时只顾着兴奋了,甚至没有问清楚赤瞳到底是从哪里来的?也不知道他规范于何种生物。

只是从刚刚在兰坊,赤瞳叫他打死那几个地痞混混的狠厉话语中,判断出她是脾气恶劣不分善恶的生灵。

无论怎样,现在有了赤瞳,他已经不用再怕被欺负了。

他一定要让父母过上好日子。

整思忖着,赤瞳的声音再次传来。

“别高兴的太早,我可不是凡物,想运用我的能力,你要有异于常人的体质才可以。”

“异于常人?我现在不就可以运用你的能力了吗?”秦山不解。

赤瞳嗤鼻一笑:“你真是太天真了,欲带皇冠,必承其重。你动用我的能力越多,你的身体反噬的作用就会越大。我劝你在身体被负累成残废以前,还是好好想办法吧。更何况,我也不是无敌的,也有很可怕的敌人,如果你不快点变强,我们也许都会被毁灭……”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武汉丝绸服装鉴定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