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丝绸服装鉴定社区

太重感情的人,都不会过得太好

婚姻美文2018-10-22 09:41:38


五月末,大四下实习点的学生都已经陆陆续续回到了学校,开始准备毕业论文和答辩。苏晚早早的就已经准备好了论文,所以在舍友们一天二十四小时都窝在宿舍里写论文的时候,她还在外面做着兼职话务员。

低着头看电话单看的时间有点长了,脖子开始发酸,高三留下来的毛病折磨了她大学四年。伸出手揉了揉,然后看向电话单的最后一个号码,今天的最后一个任务,完成就可以下班了。笑了笑,拿出公司给配的老人机,开始一个一个数字的输着号码。

电话通了好几声,在她以为没有人接的时候,电话那头忽然传来了一道低沉磁性的声音,低低的应了一声:“喂。”声音朦朦胧胧的像是刚刚睡醒。

“额……先生你好,我是风尚家具城的工作人员,我们近期在做活动,有很多的优惠打折活动,请问您近期有选购家具的意向吗?”这句话她已经说了无数遍,完全可以倒背如流了。但是一般情况下,大部分人在听到她的前半句话时就把电话给挂了。

电话那头沉默了半晌,过了会儿才又缓缓开口:“不好意思,近期没有,如果有我会去的。”声音轻柔而绅士,温润的音调,质感独特,但依旧夹杂着淡淡的疏离。

她笑了笑:“好的,那再见。”

“再见。”

这还是她打了这么多个电话第一个耐心的听她说完,并且和她说不好意思的人。

回宿舍后舍友桔子就发来了一个视频,点开后才明白那句“帅的都上交给国家了”是什么意思了。一群穿着常服军装的军/人围成一圈,有长得不错的,也有不是很帅的,背景音乐缓缓响了起来,是一个火爆当下的舞蹈的配乐——seve

人群中缓缓地走出了一个身影,在一片起哄声中,单手一颗一颗的解开了常服外套的扣子,嘴角的笑意带着一丝丝邪邪的味道,脱掉外套扔给了旁边的人,理了理军衬的袖口,然后站在中央数着拍子,过了会儿开始跟着节拍跳了起来,周围的人瞬间沸腾了。

视频也出现了一段剧烈的波动,过了好一会儿后才又平稳了下来。画质不是很清晰,但还是能够看见男子的面貌,俊朗的五官染着笑意,跟着节拍踢着舞步。但是做视频的人也很贴心,军衔和所在部队都被打上了码。

心跳和呼吸微滞了片刻。

苏晚从来都不是个颜控,身边长相不错的人也有很多,但她都很少注意,可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爸爸的缘故,她对军/人这个词有着不一样的情节。

苏晚笑了笑去阳台拿衣服去洗澡。

晚上睡觉的时候,苏晚塞着耳机听电台的节目,是一个男主播,声线很好听,她忽然想起了今天下午打的最后一个电话,也是一个很好听的声音,浅浅的笑了起来,退出节目的时候犹豫了半晌又去点开了桔子发给她的那个视频,今天下午她并没有看完。

最后音乐声停止的时候男子停下了动作,拍视频的人忽然喊了一声“顾队,看这边!”

然后男子一脸不知所以然的转过了身,俊朗削挺的五官有那么一瞬是茫然的,看到镜头后勾起嘴角邪邪的笑了起来,星眸染着笑意一步步走过来,伸出手捂住了镜头,一阵混乱后视频就结束了。

顾,他姓顾吗?

很好听的一个姓。

经过了一个星期抓耳挠腮的“论文大战”后,大学生活终于要宣告结束了。

下午,所有的答辩全部完成。大四的宿舍楼瞬间沸腾了起来,收拾东西的收拾东西,约饭的约饭。

可是当大家都把东西收拾好后,却接到通知,要补回当初大一漏下的军训。

院群瞬间炸开了,抱怨声一片接一片。

可是抱怨归抱怨,抱怨完了大家还是老老实实的把收拾好的东西全部归回原位,军训也是有学分的,再不情愿也不能和学分过不去啊。

第二天大四的老阿姨和怪蜀黍们难得的起了个大早。

苏晚他们宿舍本来就起的有点迟,进食堂后匆匆吃了点东西就赶紧奔向操场集合。

校长在主席台上噼里啪啦的说了一大堆,六月的太阳已经是毒辣辣的了,军训服又比较闷,于是一大群人就站在底下抖动着衣领来降温,叽叽喳喳的抱怨声一刻都没有消停过。

苏晚也是一样的,她都能清晰地感觉到汗水顺着胸前流下的感觉,难受的要命。

好一会儿后校长终于结束了他“语重心长”的教导“好下面我们有请本次军训的教官代表讲话。”

大家本来就对军训存在着排斥心理,这会儿又热又难受的,所以连掌声都是恹恹的。

由于主席台离得比较远,台上的人只能看见是戴着军帽穿着夏季军常服模糊的一团。

可是他一开口全场瞬间安静了:“大家是想跑圈了?几圈好呢,十圈还是二十圈?”声音调子平平的,没有波澜,但却在学生间掀起了轩然大波。原本吵吵嚷嚷没个正形的队伍瞬间安静了下来。

而苏晚也是一愣,这个声音,很熟悉,她一向是个声控,对于好听的声音总能过耳不忘,赶紧抬头往主席台上看过去,可是她本来就有点近视,所以根本看不清。

在底下板正的站着军姿的其他教官愣了愣,也忍俊不禁了起来,这一招还真管用。

顾承衍满意的点了点头:“各个教官带班开始训吧。”他做事一向直来直去,那种拖泥带水的说一大套的话他是不会的。

苏晚踮起脚往自己班的队伍前看过去,其他班的前面都已经站了一个教官,可是只有他们班的没有,于是小声的嘀咕声又响了起来:“不会吧,我们班不会是他吧,那死定了,估计天天要被虐啊。”

而苏晚则是笑了笑,她其实也挺想见见本尊的。

果不其然,那个原本站在主席台上的身影,开始一步步往这边走过来,最后在队伍前排站定,班级的抱怨声也只能渐渐变小。

而苏晚在看清对方的脸后又是一愣,这不是……

“排方队,八个一排,快!”清爽朗然的声音带着不可抗拒的威严。

于是队伍赶紧散了开来,开始排方队,一会儿后方队排好了,顾承衍拿出一张名单“下面我开始点名,回答的时候大声点。”

“乔姗。”

“到。”

“陆俊安。”

“到。”

……

“苏晚。”

听到自己名字的时候苏晚愣了愣,反应过来得时候赶紧回了声:“到。”

而对方的目光已经看了过来,四目相对的一刹那她赶紧移开了视线,深邃的眼眸在她脸上顿了几秒后就又低头去看名单。

而苏晚的心扑通扑通了好久才平息下来。

军训的内容无非就是那固定的几个,站军姿,走路,踢正步,下蹲……

可是一个上午,他们就在站军姿和齐步走两个之间来来回回的训。

操场上一遍遍的回响着:“立正!齐步走!”

对于一群已经四年没有怎么锻炼的大四老阿姨和怪蜀黍们而言,这根本就是炼狱级的对待,于是中途两次二十分钟的休息就成了莫大的殊荣。

“休息期间要喝水和上厕所的要打报告!”这一声一出,几个原本已经奔到水水壶旁边的人愣住了,赶紧补了句“报告。”

顾承衍点了点头,转了个身却缓缓勾起了嘴角。

苏晚没有去喝水,抱着膝坐在地上,抬头的一瞬就看见了那抹浅浅的笑意,军帽帽檐的阴影遮住了他的大半张脸,皮肤算不上黑也算不上白,但在一众黑黑的教官中算比较白的,浓眉,挺鼻,有汗水顺着侧脸流了下来。

“承衍!”远处走过来一个教官,抛了一瓶水给他。

他转了个身一把接住了水瓶,轻轻地说了声:“谢了。”

修长的手指拧开瓶盖,微仰起头喝水,喉结随着吞咽的动作而上下滑动。

苏晚看着看着,咽了下口水,手指,喉结,对于细节控而言是致命的一击。

也许是出于一个军/人的警觉,他喝完水后就朝这边看了过来,苏晚惊了一下赶紧拉着桔子假装在聊天。

可是在顾承衍的视角,看到的是,他看过去的一瞬,一片的目光匆匆撤离,佯装淡定。

而这个初见严厉,长相出众的教官也成了女生们茶余饭后和晚上熄灯后的话题集中点。

军训持续几天后已经有很多人支撑不住倒下了。

那天早上起床,苏晚去挨个叫还没醒的舍友。

桔子摆了摆手“晚晚,我不行了,头晕的厉害,根本起不来,我待会儿给辅导员打电话。”

而另外两个,一个是昨天扭了脚,一个……

“呕……”蹲在厕所里狂吐不止。

苏晚有些急了,匆匆跑出去打热水,买早饭,把生病的舍友安顿好后就急急忙忙的跑向操场,此时路上已经没有什么人了。

“苏晚,苏晚?”

“到……到!”她匆匆赶到时刚好听到她的名字。

顾承衍抬起头看向刚刚入列的人,眸光沉了沉:“迟到了入列前不知道打报告吗?”

苏晚有些被吓住了,赶紧开口准备解释“不是的,教官,我……”

“五圈,跑。”不容抗拒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

她一脸不可置信的抬头看向面前比自己高了一个头的人。

“有意见?再加五圈!”

我靠!

这是苏晚的脑海里那一刻闪过的两个字,咬了咬牙,点点头,算你狠。

转身硬着头皮往跑到跑过去,两圈下来她就不行了,头顶的烈日毒辣辣的照着,军训服又闷气,而且……她的大姨妈昨天刚刚光顾,随着奔跑的动作,她清晰的感觉到一股股热流奔腾而下。

汗水没有一刻停止过,喘息声越来越大,而视线也开始变得模糊,小腹绞痛感越来越强烈。

顾承衍!长得人畜无害的,一肚子坏水,什么人啊!

这边顾承衍虽然继续训着方队里的其他人,但视线是一刻都没有离开过跑道上的那抹身影。

忽然视线中的人渐渐慢下了脚步、身子摇摇晃晃一会儿后直直的倒了下去,他惊了一下,赶紧朝那边跑过去。

苏晚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学校医务室的床上,军训服的外套已经被脱掉掸在旁边的椅背上,空调呼呼的吹着。

撑着身子坐了起来,室内没有人,看了一圈才看见外面的走廊上站着一个人,脊背挺的笔直,常服后背汗湿了一块,背对着这边在接电话。

顾承衍也是无奈,刚把人送来医务室就接到了领导的电话。

“听说你把人训趴下了?”

“是。”

“叫什么名字?”

“苏晚。”

“苏晚?!我记得苏队的女儿就在这个大学,你别告诉我就是她。”

点了点头:“是。”

电话那头的人瞬间炸了起来:“是是是!你是和老子赌气还是怎么的?怪我把你大材小用的派去军训了?!啊?和你说了照顾一下苏队家的丫头,你倒好,直接给人练去了医务室?!

走之前怎么和你说的,人家是学生,和你们这群天天待部队的能一样?再给我惹事,回来看老子不练死你!”

“是。”除了这句他已经无话可说了。

挂了电话,舒了口气,转身进屋,而床上的人此时已经坐了起来:“醒了?”

苏晚此时最不想看见的就是面前的人,看了他一眼没说话。

他也不在意,走过去在椅子上坐了下来:“特殊情况怎么不说?”一路给人抱过来,放下后才发现自己臂弯上和衣服上粘了血迹,愣了好半晌,还以为是哪受伤了。

直到校医一脸无奈的看了他一眼:“人姑娘生理期,也练的这么狠?”

于是他才明白过来,部队里都是一群糙汉,还真没注意过这个。

苏晚一听就气不打一处来:“有用吗?我说了有用吗?”说完又模仿他的声音“有意见?再加五圈!”

顾承衍这会儿是被气笑了,舌头舔过嘴角然后抵了抵腮帮:“抱歉。”

而苏晚此刻就像个被点燃的炸药包,她最受不了的就是被人冤枉“抱歉有用的话要警察干什么?还有今天早上我又不是故意迟到的,舍友都生病了,忙着照顾她们的!”

他点了点头“抱歉。”又重复了一遍。

而苏晚也不好再继续说什么,不然就显得自己有些得理不饶人了。

瞥了一眼,然后就好像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他的常服前一块块的血迹很是惹眼,愣怔了会儿才忽的惊觉,不会……

而顾承衍也发现了她的目光,双手撑在膝盖上顺着低头看了眼自己的衣服,勾起嘴角看向面前的人:“觉得报仇雪恨了吗?”

她撇了撇嘴不说了。

从医务室出来的时候顾承衍在前走,苏晚在后面跟着,看着前面挺直的背影她小纠结了一下,在要分别的路口她终于叫住了他:“喂!那个,我帮你洗衣服吧。”

顾承衍的脚步顿了顿,转过了身勾起嘴角笑了“在这儿?脱衣服给你?”

“当……当然不是,你回去,换了给我。”

他笑着摇了摇头,转了身“吃饭去吧。”然后就往教官宿舍楼走过去。

身后,苏晚冲着他的背影做了个鬼脸也赶紧进了宿舍。

回去后顾承衍就脱了上衣,套了一件作训服拿起盆去洗衣服。

陈浩从后面溜达过来,看了眼他的衣服笑了起来“哟,姑娘的战斗力不小,还滋了你一身血。”

冷冷的瞧了一眼说风凉话的人,于是对方很识相的闭了嘴,笑着走了。

这血还真是……难洗,搓了好一会儿才给搓没了。

下午的训练照常进行,而苏晚因为“特殊原因”没有入队,而是找了个阴凉的地方坐了下来,风一阵阵的吹着还是挺凉快的。

借此机会,她把操场上所有的教官都看了一遍,这个不帅,这个还不错……于是一圈下来后,她发现还是他们班的教官最帅,叹了口气,开始细细打量不远处的那个时候身影。

朗然的声音一遍遍的喊着口令,汗水彻底湿透了后背的衣服,忽然她觉得好像在哪看过他,片刻后摇了摇头,应该不可能,她的圈子本来就比较小,应该不可能认识这一号人物的,就算是以前,她都很少去爸爸的部队,而爸爸牺牲后……就更是没有去过了。

想到这儿她的眸光忽然沉了沉,垂下眼帘静静的坐着,不再胡思乱想了。

偷懒的时光总是过的很快,下午训练结束后其他人都是一副魂已不在的神情,而苏晚依旧是神清气爽的。

去食堂打饭,顺带给宿舍的病号们带了。

晚上的时候开活动,可以不用穿军训服,女生们被憋了一天,洗了澡就穿起了各种小裙子和超短裤。

每个班围坐成一小圈,教官坐在中央,组织大家一起拉歌。

苏晚她们班一直都赢,输的一方要出节目,唱歌跳舞的都行,但一般情况下被推出来挡风头的都是本班教官。

几轮下来,他们班都故意的不开口,别的班的教官都表演过了,当然也不能少了他们班的啊。

于是,顾承衍生平第一次被一群小屁孩儿坑了。

旁边的其他班的学生和教官也一起起哄:“顾教官,来一个,来一个,顾教官。”

无奈的摇了摇头,站了起来。

人群中不知谁说了声:“顾教官,跳seve!”

一群人又是一阵起哄,于是顾承衍立马会明白了过来,指了指坐在不远处的陈浩,臭小子拍了视频还发了出去。

其实是上次打的一个堵,如果队里的五十米,手步枪切换射击的命中率全部达到百分之八十,就答应他们一个要求,本来以为只是被坑一顿饭这样,最后硬是给逼着学了那段舞蹈。

摇了摇头:“已经不会了,换一个吧。”

“那就唱歌!”

“行,什么歌,前提我要会唱,你们这群年轻人的歌大部分我都没听过。”

于是地下赶紧开始讨论,该选一首什么歌。

“修炼爱情!教官这个总可以吧。”

站在中央的人身形顿了顿,片刻后轻轻点了下头“可以。”

有人拿出手机给放伴奏。

“凭什么要失望

藏眼泪到心脏

往事不会说谎别跟它为难

我们两人不需要这样

……

修炼爱情的悲欢

我们这些努力不简单

……

别讲想念我,我会受不了这样。”

他的声线本来就好听,没有跑调,咬字发音都很准确。

苏晚仰着头看向站在中央的人,桔子从旁边碰了碰她的胳膊:“顾教官真有魅力啊,看他把这首歌唱的,像是个有故事的人呢。”

操场的灯只有入口处的一站特大照明灯,他的五官在光影中看的并不真切,只能看见一个刚毅的轮廓。最后一个音节他唱的有些颤抖。

一曲毕,掌声雷动。

最后各个班自己开座谈会,一群没有进过部队的学生就开始各种问部队里的问题。

“教官,你用一句话概括一下,你对于一个军.人的信仰的理解吧。

顾承衍顿了顿,字句清晰的开口:“十年饮冰,难凉热血。”俊逸的脸上满是认真严肃的神情。

听到这句话后苏晚沉默了,这句话,曾经一直挂在爸爸的书房里,小时候她并不明白,后来爸爸告诉她,这是一个军.人的信仰和坚持。

仅仅一句话,就让众多男生燃起了满腔的热血,暗自后悔当初为什么没有去参军。

有女生满脸仰慕的说“哇,教官,当军.人很帅的吧。

他摇了摇头:“不是为了帅才去做军.人的,只是一种信仰,忠于祖国的信仰,这个世界总要有人去负重前行。

瞬间班级响起了掌声。

他笑了笑:“所以你们要好好读书,无论走到哪,都要记得忠于祖国,你是一个中国人应该为此感到骄傲。”

最后一句他说的很轻,轻轻柔柔的但却饱含深情。

苏晚看着他嘴角的弧度一时有一种不知名的情愫涌了上来,有敬仰,有崇拜,多种情愫的交叠。

他的笑给人一种邪邪的感觉,但依旧一身正气,两者并不矛盾,在他身上实现了完美的融合。

结束后,所有班原地解散,教官们留下来整队,陈浩走过去拍了下顾承衍的肩膀:“可以啊,读过书的就是不一样,说起话来一套一套的。”

挥了挥手:“你先带队回去,我一会儿回来。”然后就转身一人走向操场的中央。

几个教官一脸的疑惑:“顾队怎么了?”

陈浩摇了摇头:“走吧,估计是触景生情了。”说完带着一群人走了。

而顾承衍则是走到操场中央就盘腿坐了下来。

“承衍,这首歌还挺好听的,不过故事有些悲伤,女生死了。”

……

苏晚回到宿舍才发现自己把手机落在了操场上,她今晚穿的裙子,没口袋就一直抓在手里的,走的时候却忘了,匆匆的又往操场走去。

她本来就近视,操场又暗,低着头找了好久。

“你在找什么?”一道声音从不远处传来,吓了她一跳。

眯了眯眼睛,不用看,听声音她就知道是谁“手机。”应了声,低头继续找。

顾承衍本来已经打算回去了,刚站起来就看见一抹穿着白色裙子的身影走进了操场,低头找着什么。

走过去,弯下腰帮她一起找,她在前,他在后,S市夏季夜晚的风还是很凉快的,轻轻的吹拂,他转了身微微抬起头,然后愣住了。

风轻轻吹着,前面人的白色裙裾被吹拂了一点起来,加上她半弯着腰。

虽然里面穿了安全裤,但是……

咳了几声,就赶紧转过了声,过了会儿他终于在草地里找到了手机,伸手拿了起来,一个小熊挂坠在空中晃了晃,扬起嘴角,女生都喜欢这些小东西吗?

“苏晚。”叫了一声还在找的人。

听到叫声,她站直了身子,转身望过去,他晃了晃手里的手机,她忽的笑了起来,拢了把被风吹乱的长发,然后小跑了过来,伸出手准备去接手机。

可是他忽然把手伸高,勾起嘴角:“是不是少我一句什么?”

除了谢谢还有什么。

苏晚无奈的看了他一眼,她就偏不说谢谢,伸出手去躲他手里的手机,他也忽然玩心大起,就是不给。

“你这人怎么这样啊,这么小气。”不就是上午把他给骂了一顿嘛。

“你欠我一句话。”他还是这句话。

苏晚这人没什么太多的优点,但缺点最显著的就是“倔拧轴”,别人让的她就偏不。

坚决不开口先说谢谢,一只手揪住他的衣服,跳起来,另一只手去够手机。

顾承衍没想到这丫头来这一招,以为抢抢就算了。

他也没做防备,重心一个不稳两个人都同时倒了下去。

出于一种本能,他将胸口的人牢牢的护住了,后背硬生生的砸在了地上,虽然是草地,但是石子不少。

“嘭——”的一声后,他忽然感觉左脸颊上一阵温热的触感。

苏晚愣了愣,眼前放大的是他的左半张脸,反应过来后赶紧抬起了头,擦了擦自己的嘴,愣愣的和他对视。

“还不起来,打算压多久?”

“啊?哦,好。”

赶紧打算爬起来,曲奇膝盖。

低下的人闷哼了一声,然后她发现自己跪到了他的腿上,慌忙打算挪开膝盖,滑了一下,于是又砸了下去。

四目皆是圆瞪,忽然她感觉嘴唇上传来一阵腥甜,大脑瞬间卡机。

身下是男人结实的胸膛,手掌触及之处皆是硬邦邦的肌肉。

顾承衍关注的不仅仅是唇上的刺痛感,还有……右手中和胸前柔软的触感,刚刚出于防卫,他伸出了右手,于是……

苏晚又愣了好久,赶紧爬了起来,拿起自己的手机匆匆说了句“谢谢。”就转身跑了。

顾承衍也撑着身子站了起来,伸出舌头舔了舔下嘴唇。

嘶——

一阵腥甜在口腔中蔓延开来,这是钢牙兔吗?

↓↓↓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武汉丝绸服装鉴定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