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丝绸服装鉴定社区

霸王别姬(拉片)/上篇

编剧梦工厂2021-01-12 16:41:12

霸王别姬(拉片·上)

(编剧 芦苇)

(拉片&整理 编剧梦工厂 墨寒)

【编者按】曾经在多个公众号上看到这个拉片的版本,此版本并非芦苇老师的剧本版本,而是编剧梦工厂群员墨寒的拉片版本,特此声明。


1 剧院 日 内 (字幕 一九七七年 中国北京)
大花脸与刀马旦缓缓步入剧院,剧院闲置,没有一个观众。
画外音:干什么的。
大花脸:噢,京剧院来走台的。
画外音:哎哟,是您二位啊?我是您二位的戏迷。
大花脸:是啊?哎哟。
画外音:您二位有二十多年,没有在一块唱了吧
大花脸:二十一年。
刀马旦:二十二年。
大花脸反应过来:对,二十二年了。我们哥俩都有十年没见面了。
刀马旦有些迟疑:十二年,十一
大花脸:是,十一年了,是……
画外音:都是“四人帮”闹的,明白。
刀马旦:可不,都是四人帮闹的。
画外音:现在好了。
刀马旦:可不,现在好了。
大花脸:是,是。
画外音:您二位等一会,我去给您开灯去啊。
大花脸:噢,唉!您受累了(鞠躬)
大门关闭,打灯光,灯光聚焦舞台 强光打在两人身上,音乐起。
字幕:霸王别姬

2 街道 日 外(字幕 一九二四年 北平 北洋政府时代)
艳红带着小豆子急匆匆在街道行走,小豆子手上裹着厚厚的布。头上戴着帽子
一个穿着马褂长衫带着瓜皮帽的男子窜出一边说一边跟着走:哟,这不是艳红吗?老没见,你可想死我!(伸手抚摸艳红的脸)
艳红推开男子的手。
男子拉住艳红的胳膊:诶!
艳红再度推开男子,走了。
男子停留住,然后指着艳红离开的方向:臭婊子,你!
艳红抱着小豆子在街道急行,这个时候我们看到孩子的嘴上裹着布。看不到脸。
艳红驻足在一个街头卖艺的一个摊子,摊子上一群娃娃正表演《大闹天宫》。
艳红跟小豆子都饶有兴致的在看表演。周围众人对表演纷纷叫好。
戏到一半,一个娃突然朝着人群跑去,被人挡住,又朝另一个方向奔去。画外音:小赖子又跑了。
班主:好小子,我看你往哪儿跑。去给我追回来。
众娃娃去追小癞子。
班主手持铜锣抱拳:各位爷,多包涵着点啊!
侧边一男子飞起一脚踹中铜锣(哐当)几跟人围了上来。戏班上的一人抱拳:爷儿们,爷儿们,您高抬贵手。
男子逼上班主身前:什么下三滥的玩意儿,也他妈敢在这儿露脸?(揪住班主衣襟)周围的人来拉架。
围观者互相推拉,人群分开,小瘫子被小石头抓了回来。按跪倒在地。
男子抓住班主转圈,围上来的人越来越多。
小石头隔着人群望着班主。
男子继续抓住班主转圈,叫骂声。
小石头:我操你们大爷。各位爷们都站好甭动,真钱买真货!我小石头今天玩个真的,让爷们开开眼。(摸脸,脸上的油彩花了。)
小石头伸手,旁边有人递上一块青石砖。小石头看了看青石砖,先用头在砖上抵了抵,然后用砖拍头,砖碎了。周围叫好。
男子松开班主,笑了。周围人丢钱。摊上的人捡钱。
艳红和小豆子看的很认真。

3 大院 日 内
小石头趴在条凳上,摊主站在其身后,手持刀胚子压在小石头的背上,两人的后面有一人手持短鞭,侧头看着。
小石头:哎哟。
摊主:嚷嚷什么?我还没招呼呢!
摊主抽打小石头:你个狗屁大师兄,你他妈连个猴儿都演不了……日后还能做人?别当你今天玩了个邪,拍了个砖你以为我就能饶了你啊?

那是下三滥的玩艺儿!(小石头嚷嚷)
说完,摊主扔刀离开。
大人教训娃娃们:我叫你们跑,跑!
小石头看着训练场外。
艳红跟娃出现在训练场外。
艳红朝着训练场行万福礼。
屋外传来,磨剪子的叫卖声。

4,客厅 日 内
小豆子的帽子跟脸上的布被揭开,露出姑娘的头型打扮,清秀的脸,班主从上到下检查小豆子的身体,艳红站在一旁。
班主拉开小豆子手上的布,露出一支有六指的手。
班主推开小豆子的手:您这孩子,没有吃戏饭的命,您带回去吧。(转身坐在椅子上)您想啊,他这一亮相,那台底下看戏的人不都吓跑啦

(伸手比兰花指)
屋外,传来,磨剪子的叫卖声。
艳红身子冲着小豆子坐在椅上,脸朝着班主,呜咽:不是养活不起……实在是男孩大了留不住,这才来投奔您来了。您老好歹收下他(抹鼻

涕)您只要收下他怎么着都成,您别嫌弃我们。
艳红顺势跪下。
班主:别介。都是下九流,谁嫌谁呀?他祖师爷不肯饭吃,谁也没辙!
班主站起,虚扶艳红。
艳红领着小豆子急匆匆的走出大院。

5 胡同 日 外
艳红拉着小豆子蹲在角落,两人相对,艳红拉起脖子上围着的布,盖住小豆子的脸。
小豆子:娘,手冷,水都冻冰了。
艳红扶着小豆子走到路边一个条凳前,拉过六指的手放在条凳上,一手按住,另一只手抄起菜刀抵着条凳,对准了第六指,毫不犹豫的就切

了下去。
小豆子抽搐。小豆子拉开脸上的布,看着流着鲜血的手。

6 大院 日 内
画外音,小豆子痛苦的叫声。
艳红一边哭一边抱着小豆子冲回院子。两人都在哭叫。
一进厅子,小豆子躲进桌子底下,艳红跪在地上用手去拉,小豆子乱窜。
屋外围了一群人。
小豆子冲出屋子,叫喊着跑。众人拦住娃。班主:抓住他。
小豆子被拉回厅子,按着跪倒在桌子前,桌上放着两柄香烛,看样子是拜师的香案。班主在桌子上轻轻放下一张纸,旁人拉着小豆子的血手

,就往纸上按,留下一片血印。
艳红脱下外袍,披在小豆子身上。朝着班主福了一下,望着小豆子走了。
小豆子回首,门外已经空空。

7 通铺 夜 内
床上躺着一群娃看着小豆子。
小癞子戴着面具:哪儿来的窑子里的,一边去。
众娃起哄。
小豆子脸冲着炕上的人,手里挂着娘的外袍。
一个娃用脚勾住那件袍子,一撩,袍子掉地上。
众娃起哄:窑子里的东西,掉地上啦。
小豆子蹲下捡起袍子,将其伸到火盆上方,任由火将袍子点燃。
众娃全看着那烧着的袍子,寂静。
小豆子将袍子扔进火盆。
屋外正下着雪。
门打开,一个娃进来,众娃钻入被窝,小豆子侧身站在火盆旁。
娃:你们是不是欺负他来着?
听声音是之前的那个小石头的声音。
艳红的娃看着卸了妆的小石头。
小石头招呼艳红的娃:过来跟我睡吧!
小豆子不搭理他,转身朝着反方向走。
小石头跳下炕,追上前,手搭在小豆子的肩膀上。
小豆子推开小石头。小豆子愤愤的看着他们。
小石头笑了,提腰带:呵,够横的你!(转身对边上躺在炕上的娃)小癞子,睡和尚被窝去。(转身,取了条被单,扔给小豆子)嘿,接着!
小豆子接住被单。
小石头跳身上炕,裹住被单,脸朝着小豆子,笑着:外边冷极了,小爷我撒的尿在牛牛眼,可就结成冰溜子了,差点没顶我一跟头!(说罢

,对着手哈气)
小石头掀开被窝,来了个拿大顶,笑。
灯火被熄灭了。

8 大院 日 内
小豆子被提溜着进了训练的房子里。众娃在练功。
班主:他是人呢,就得听戏,不听戏的,他就不是人,什么猪呀,狗呀,它就不听戏,是人吗?畜生!所以呀,有戏就有咱梨园行!
小豆子被人按着掰腿然后用几排砖抵着,痛苦的叫喊。
师父:别嚷嚷了,我就不爱听。
小豆子:我不!
师父:要人前显贵,您必定人后受罪。今儿个是破题,文章还在后头哪!
小石头带着人在一边走一边踢。
小癞子在边上倒立:小豆子,没事,朕都耗了一炷香了。
小石头悄悄踢开了一块砖
小癞子:小豆子,忍着点。
班主坐在椅子上喝茶:小石头,在替谁偷工减料啊?
小石头:师父,我练腿眼朝天,没留神底下呀。
班主板着脸:废话,取活去。
旁人提着鞭子催促:快去。
小石头跑去取了把刀胚子,躬身交给班主:师父。
小石头趴在条凳上,嘴里直叫唤,班主用刀胚子抽打小石头。小豆子在远处看着。哭了。
班主打了几下:起来。
小石头跳下条凳,摸了摸屁股就要走。
班主:怎么,你当是完啦?还有一说呐!
小石头鞠躬:是,在班结党者,罚!
说完从旁人手里取了块板,跑出屋外,班主紧随其后。
小豆子看着小石头离开的方向。
小癞子:我他妈小癞子,什么都不怕。
小石头跪在地上,头顶着板子,板子上放着铁盆,班主提着水壶朝着铁盆子倒水。
班主:打自有唱戏的行当起……哪朝哪代也没有咱京剧这么红过!你们算是赶上啦。
屋内的众娃娃齐声:没错!

9 大院 夜 外
窗户上堆着雪,窗户透着,看见小豆子的脸,直愣愣的往外边瞅。
小石头还在院子里跪着,地上都是雪。天上也飘着雪。盆子里的水都结了冰,板子上都是霜。小石头的身子直打晃悠。
小豆子还趴在窗户上往外看。画外传来倒地声。小豆子从窗户前跑开。

10 通铺 夜 内
画外音:此乃天亡我楚,非战之罪!(唱)
小石头撞开门,身上都是雪,嘴里唱着唱词。还直抽气。
小石头的声音都变了调,我们听的出他似乎感冒了:小爷我今儿练的是九转金炉的火丹功……我到外头凉快凉快……
小豆子裸着上半身,抱着被子把小石头抱住,用被子给小石头裹上。
小石头看着小豆子。
小豆子替小石头把上衣脱了。
小石头:我成火人了,离我远点!
小豆子跟小石头睡在一起,小豆子趴在小石头的背上,上边盖着被子。

11 河边 日 外
一群娃子面朝着河滩,岸边是密集的杂草,天上飘着雪花。
一个个都在吊嗓子。雪落在他们的身上,厚厚一层。
转眼娃子都变青年了,看环境已然是夏天,有光着膀子的,也有穿着褂子的。

12 院子 日 外
众人立于院子里,齐高声:传于我辈门人,诸生须当敬听,自古人生于世,需有一技之能,我辈既务斯业,便当专心用功。以后名扬四海,

根据即在年轻。

13 院子 日 内
班主提溜着一人的耳朵进场,众人都在练功。
班主推开手上的人:一边练去。
班主的脚步有些浮,看着像喝多了。手里持着一把折扇
班主对着一个扯着绳子的人:你的《夜奔》
人唱:回首望天朝,急走忙逃……顾……顾不得……
班主用扇子拍人手心:顾不得什么?顾不得忠和孝!
班主走到小石头身前。
小石头:想俺项羽乎,力拔山兮气盖世……时不利兮骓不逝……骓不逝兮可奈何……虞姬虞姬奈若何!
班主:成,一字不差!伸手!
小石头伸手。
班主用扇子打手心:打你,是让你记着,下回还得这么背!
班主到小豆子面前。
小豆子:小尼姑年方二八,正青春被师们割去了头发……
班主:下文呢?
小豆子:我,我本是男儿郎……
班主板脸瞪眼。
小豆子:我,我本是男儿郎……
班主用力打小豆子的手心。班主:你本是女娇娥!
画外音:我叫你错……你错!我打你小癞子!你还错?你还错?
师父用刀胚子拼命的抽打。
小癞子趴在条凳上,哭:小癞子再也不敢了。
小豆子一个人在吊着脚,其他人都在侧边练,师父转身对着小豆子。
师父:你的《思凡》!
小豆子:我……我本是……我本是……
师父:你本是什么呀?
小豆子:我本是男儿郎。
师父:尼姑是男的还是女的?
小豆子:是……是男儿郎……
班主:您倒是入了化境了,连雌雄都不分了。

14 屋子 日 内
师父领着小豆子进了屋子。
小石头躲在外边窗下偷听。
我们可以在窗户上音乐看见小豆子跟师父。
小豆子:我……我……我本是男儿郎……
师父用力打小豆子的手心。
师父:师父说的戏,你全忘了,下次再忘了往死里打你叫你错,叫你错!叫你错……小子长点记性。
小豆子看着自己被打出血了的手掌。抽搐。

15, 澡堂 夜 内
澡堂内,众人泡在几个大木桶里,有人泡着,有人搓着别人的背。
小石头用瓢给小豆子倒水,小豆子举着受伤的手,防止沾上水。
小豆子:师哥,赶明我要是给打死了……枕席底下有三大子儿,就给你了。
小豆子要用伤手擦眼睛,小石头拦着:留神,别进水!手毁了就唱不了戏了。
小豆子把伤手插进水里,小石头连忙把手拉了起来。

16 通铺 夜 内
小石头撕了块布,给小豆子的手裹上:豆子,过两天就给祖师爷上香了,你就想你自己是个女的,可别再背错了。
小石头双手抱着小豆子的头,两人额头抵着额头。

17 大院 日 外
小豆子站在门脚,头靠着墙。
一群娃子都坐在墙根。
一人对小癞子:癞子,吃过豌豆黄吗?
小癞子:豌豆黄?豌豆黄算个屁呀?
另一个:吃过驴打滚吗?
又一个人:盆儿糕呢?
小癞子:都是他妈狗屁,不好吃!
一人:那你说什么好吃?
小癞子站起身,伸伸懒腰:天下最好吃的,冰糖葫芦数第一。我要是成了角儿,天天得拿冰糖葫芦当饭吃。
画外音:冰糖葫芦!冰糖葫芦!
院子里的娃都被声音吸引了,纷纷望着小癞子。
小癞子:甭这么瞧着朕,朕又不是冰糖葫芦。
小石头:癞子,哈喇子都流出来哩!
小癞子跑到大门,整个人都趴在门上。
小石头冲上前拉开小癞子:你干嘛呢你?回来,回来
小癞子冲着众人:嘿哟,这么大个儿的风筝,一堆呢!
其他人也冲到门前。
小石头拼命推着其他人:回去,回去。
但还是被人把大门打开了。
门开了,我们看见门外是一群看不清脸的孩子,手上举着各色的风筝。
所有的娃子都站在门口,望着那些风筝,呆了。
小癞子:小豆子。
小豆子一愣神。
小癞子:快跑。
小豆子穿过面前那些风筝,冲出胡同,小癞子紧随其后。
小石头追了出来,口里直喊:站住!站住!
小豆子冲出一段距离后,停住了。
小石头:小豆子!
小豆子脸冲着小石头:师哥,枕席底下那三个大子儿,你别忘了。
小石头含着泪,吼:反正你废了,滚吧!
小石头扔了件衣服给小豆子。
小豆子跟着小癞子跑了。
小石头望着小豆子跟小癞子,直到他们消失。

18 街景 日 外
小豆子跟小癞子在大街上走,小癞子从后头抽出一根冰糖葫芦。
小豆子:诶,哪来的!
小癞子:你那三大子儿买的,小石头甭想了,让朕受用了吧!一串十个,我给你俩怎么样?
小豆子低着头走路,不吭声。
小癞子:怎么了,你?
小豆子:我憋了泡尿。
小癞子:大街上可不兴撒尿。
背后有一辆马车驶来,马车前有两个人看顾着马车,赶开前面的人。
小癞子:靠边点,靠边点。
画外音:哎哟,王老板。
小癞子:角儿来了,角儿来了!这儿有近道,走近道!

19 戏院门口 日 外
戏院主从门里趋步上前,两边围着人,但都规矩的让出一条走道,鼓着掌。
戏院主一边走一边缕缕头发,走到马车边:哎哟,我的角儿,您可是星宿下凡!
旁人拉开车门,戏院主亲自接着人下车。戏院主:您今儿就一声喷嚏也得是满堂彩儿。
角儿:您受累了。
戏院主领着角儿往里走:今天不挤出几条人命就上上大吉了。
小豆子和小癞子在边上看着。

20 戏院 日 内
小癞子跟小豆子走进戏院。戏院内人声鼎沸。戏台上开戏了。
字幕:京剧《霸王别姬》
小癞子:你先驮着我,呆会儿我驮你。
戏台上角儿出场。
小癞子指着台上:霸王!霸王!
角儿一个亮相,迎来碰头彩。小癞子拼命的鼓掌。小豆子也抬着头,从人缝里看向戏台。戏台上上演着武行。
小癞子抽泣:他们怎么成的角儿啊?得挨多少打呀?我什么时候才能成角儿啊?
小豆子眼里含着泪望着戏台。忍不住掉下了泪。
小癞子:唉,怎么个意思?你怎么尿我一脸呀?干什么呀,你?
看样子现在是小癞子驮着小豆子。
小豆子拉着小癞子穿过二楼,又从楼梯下一楼,绕过人群,从大门出去。

21 胡同 日 外
小癞子:我就知道你要回来,离了小石头,你就活不了!回去你又要挨刀胚子,我反正是不怕!我早就打皮实了,师父打我就跟挠痒痒似的。

吃了糖葫芦我就他妈角儿了。我他妈怕谁呀?

22大院 日 外
师父打开大门,正好瞅见小豆子跟小癞子回来。
师父:好小子,你们还回来呀?你跑……
师父追着小豆子跟小癞子。

23大院 日 内
小石头等几个娃趴在条凳上,被刀胚子抽打。
小石头:打得好,打得好!
班主用力的甩着刀胚子:反了你了!你开门放人!
小豆子小癞子跟着师父走进来,看着这一幕。
班主:我打死你!
一间屋子门口站着个人,背班逃走者,罚!
小石头被打的从条凳上滚下来:师父,再也不敢了,饶了我吧!
拉着裤子就逃。班主追着抽打。
班主:叫你放人,我打死你!
逃到回廊,小豆子出现在对面。
班主跟小石头都愣在那,班主垂下拿着刀胚子的手。
小豆子:师父,是我自个儿跑的,不关师哥的事,您打我!
小豆子自己走到条凳前,拉起衣服,趴上。
小癞子从旁的地方走进院里。
班主走上前,脱掉外边的褂子。拉起衣袖,从别人手中接过刀胚子,对着小豆子就是一下。
整个场除了抽打声,没有任何的声音。旁人把趴着打的其他娃都赶了起来。一个个的都跪在地上。
小癞子在边上看着,从衣兜里抽出一个葫芦塞嘴里,吃。班主的声音在画外:我叫你跑!我打死你!
小癞子拼了命的往嘴里塞葫芦,一个接着一个。
班主:你当我不打你……我打死你!
小石头跪着爬到小豆子面前,带哭腔:豆子,说呀,开口呀!讨个绕呀,说打得好呀,说呀!
小豆子摇头。
班主还在抽打:我打死你,你跑,你跑!
小石头用手摇着小豆子的肩膀:说呀!
班主画外音:打你,打死你,咱们散伙儿……
小石头支撑的站了起来:你把小豆子打死了!
小石头冲向班主。
班主刀一挥,小豆子眼角就多了块血痕。
小石头:我跟你拼了!
班主揪住小石头的领口,一推,小石头就坐在地上了。小石头左顾右盼一下,往侧边掕起块石头,周围的人拦住小石头。
师父从班主后边哭着过来,手指着里屋:关爷,关爷,可了不得了!他……小癞子!
班主踉跄的冲向里屋。
小石头甩开拦着他的人,向前走,其他的娃子也跟着一起冲进了里屋。就见着,小癞子吊死在里面了。边上的一块板子摇晃着倒在了地上,

砸起了尘土。

24 胡同 日 外
一块板子上铺着一床被子,小石头拿过一个面具放在被子上,小豆子接着也拿着一束梅花放在上头。
小石头趴在板子上,手抚摸着面具。
驴车拉着板子走了。

25 训练场 日 内
小豆子跪在蒲团上,背后摆着佛像。
众娃站在外边,班主拿着烟杆:《霸王别姬》讲的是楚汉相争的故事,楚霸王,何许人也?那是天下无敌的盖世英雄。横扫千军的勇将猛帅

。可老天偏偏不成全他。在垓下中了汉军的十面埋伏,让刘邦给困死了。那天晚上刮着大风。刘邦的兵唱了一宿的楚歌。楚国的人马一听,

以为刘邦得了楚地,都慌了神了,跑光了。听得霸王也掉下泪来。人纵有万般能耐,可也敌不过天命啊! 那霸王风云一世,临到头……就剩

下一个女人和一匹马还跟着他!霸王让乌骓马逃命,乌骓马不去。让虞姬走人,虞姬不肯,那虞姬最后一次为霸王斟酒,最后一回为霸王舞

剑。尔后拔剑自刎,从一而终啊!
班主坐在椅子上,众娃站在身后。
班主:讲这出戏,是里边有个唱戏和做人的道理。人得自个儿成全自个儿。
小豆子还跪着,自己给了自己一个又一个的嘴巴子。

26 河边 外
众娃站在岸边,面对着河,人人插着腰,吊着嗓子。岸边的草很是茂盛,都有人个儿高,河里都是荷叶,隐约间3还有几朵荷花。

27 训练场 日 内
一群娃子穿着行头,在演练着武行的套路。

28 大院 日 外
戏班的人都围着一位戴着眼镜 穿着黑马甲的那坤。
班主在侧旁陪着:张宅上把订戏的差委了您……那您就是我们喜福成的衣食父母。您抬举抬举呢,孩子们年下就穿上新衣裳了
那坤缕缕头发:衣裳好穿,戏活难做!张公公那是当年陪太后老佛爷听过戏的主儿……糊弄得了吗?敢吗?玩意儿要是不灵,衣裳……砸了

我的脸面没什么,像您这样的,能给您囚起来。
班主在一旁陪着小心:喳,喳。
那坤看着站在花台上的小豆子:这孩子有点意思。嗯,学几年戏啦?
班主:小豆子,快,快过来,给那坤请安。
小豆子绕了点路,来到那坤面前,行了个万福礼。
那坤上下打量了下:身段还不错,有点昆腔儿的底儿没有啊?
班主:学了两出。
那坤在廊子上坐了下:男怕《夜奔》,女怕《思凡》,那就来段《思凡》吧!
小豆子:小尼姑年方二八,正青春被师父削去了头发……我本是男儿郎,又不是女娇娥,为何……
那坤站起身,错过小豆子的身子就走。
班主在后面追:那爷,那爷,实在对不住您了!这孩子不太平常!
那坤:关爷,改日再见。
小石头在路边走了出来,一手抄住小豆子衣襟:谁叫你回来啦?我叫你错,我叫你错!
小石头揪住小豆子,把他往一椅子上一推,手里拿着一挺烟杆对着小豆子:张嘴,张嘴,张嘴!
小豆子张嘴,小石头把烟杆插进小豆子嘴里,搅:错!错呀你!我叫你错,我叫你错,错……
小石头把烟杆从小豆子嘴里抽出,然后往边上一扔:来!
边上人扔过一把大刀。
众人上演武行套路。
那坤就站在边上,愣愣的看着。班主,在边上笑。
小豆子也愣愣的看着,嘴角有血流下。
小豆子:我本是……我本是女娇娥,又不是……
小豆子从椅子上站起,向前走:小尼姑年方二八,正青春被师父削去了头发……我本是女娇娥,又不是男儿郎……为何腰系黄带,身穿直裰

……见人家夫妻们洒落……一对对着锦穿罗,不由人心急似火……奴把袈裟扯破!

29 戏台上 日 外(字幕京剧《霸王别姬》)
小豆子浓墨重彩,刀马旦打扮,在戏台上唱戏。
小豆子:自从我随大王东征西站……

30 堂会 日 外
一众人穿的华丽,有女旗人更有官员在场,鼓掌叫好。

31 回廊 日 外
那坤站在回廊上,边上陪着的是班主。

32 戏台上 日 外
小豆子:受风霜与劳碌,年复年年……

33 堂会 日 外
一女子着旗装,坐在桌后,跟着节奏摇头晃脑,手中拿着盖碗茶。桌上摆着果品,身后站着一群下人。

34 戏台上 日 外
小豆子:恨只恨无道秦,把生灵涂炭!

35 堂会 日 外
寿桌后,张公公着寿袍坐在椅子上,面带微笑,边上有官员伺候。桌上摆着几盘果品,更有一个大铜水烟壶。
张公公招呼了下边上的官员,指着正前方:这小小子……
侧边的管家对着老妪点点头,然后冲着侧边招招手:关爷,关爷……
班主从侧边走到老者身旁,躬身:张公公,您寿比南山
张公公笑着指指正前方。

36 戏台上 日 外
小豆子坐在椅子上:只害得众百姓痛苦频连!
画外:大王回营了。
小石头作霸王打扮,大花脸,从左侧进戏台。
小豆子:大王!
小石头:此一番连累你多受惊慌。

37 里屋 日 内
下人端上一盘盖着红布的托盘,放在桌子上。管家坐在椅子上,班主站在边上。
管家:这是老公公特地赏给两位小角儿的,谢赏去吧。
班主唱诺:喳。

38 书房 日 内
小石头脱了戏服,脸上的油彩却没有去,手里拿着把剑。小豆子站在他边上。
小石头摆弄着剑:霸王要有这把剑,早把刘邦给宰了。当上了皇上,那你就是正宫娘娘了。
小石头抽出剑。
小豆子:师哥,我准送你这把剑。
那坤从侧边跑了进来,接过剑,把剑收鞘:哎哟,当心呀,我的小爷儿。这可是把真家伙。

39 回廊 日 外
小石头拉着小豆子在回廊上跑。
那坤在后面跟着:慢着,慢着,来了,来了。
小石头抚摸眉毛。
小豆子:怎么了?
小石头:眉毛这儿,汗一蛰,生疼!
那坤站在了管家面前,用手指了指小石头那边,班主站在管家边上。
班主:俩孩子一块去吧?
管家:老规矩了,多少年的老规矩了!
小豆子用舌头舔着小石头的眉毛处。
那坤:关师父,这您不明白就说不过去了。您说这虞姬她怎么演,她都有一死不是?您说呢?(对着管家)
班主在侧面点点头。
有个人把小豆子背了起来,撒腿就跑。
小豆子:师父。
小石头:小豆子。

40 张公公卧房 日 内
书房内光线阴暗,小豆子一个人进了书房。
小豆子绕过屏风,看见一个一个白发脸上扑粉,嘴角一块胭脂,身上着白纱,内着红色肚兜的张公公,怀里抱着一个女郎,躺在床上。
张公公看见了小豆子。
女郎起身,从侧面离开了。
张公公:今年是什么年?
小豆子:是民国二十一年。
张公公:不对~是大清宣统二十四年!你过来。
小豆子愣住不动:我……我要找我师哥!我想撒尿。
张公公从床上站起,走到后面,手里捧着一个透明的玻璃大方樽,放在地上:就往这里头撒……就往这里头撒……你这样的往里头撒,不算

糟蹋东西。
小豆子解开裤子,冲方樽撒尿。
张公公眼睛眨也不眨的盯着看。
张公公:来,来,来呀!
张公公抓住小豆子的手,小豆子挣脱,跑,张公公追,最后被抓住了胳膊,按倒在罗汉床上。

41 府外 夜 外
小豆子从府门走了出来。小石头迎了上来。
小石头:豆子!
小豆子甩开小石头的手,就往外走。
小石头追上来,拿件衣服披在小豆子身上。
班主走到府门前,府里下人:关老板,张公公让我谢谢您。
小石头:你怎么了?说话呀?哑巴啦?说话呀?

42 城楼墙根 夜 外
一个婴儿被人抛弃在地上。婴儿哭叫。
小豆子跑上前,抱起孩子。
班主:小豆子,一个人有一个人的命,你还是把他放回去吧。
小豆子不理,抱着孩子就走。

43 皇城根 夜 外
小豆子抱着孩子在前面走,小石头在边上陪着,班主在后面跟着。

44 通铺 夜 内
婴儿躺在床上,一群娃裸着上身逗弄着婴儿。

45 训练场 夜 内
小豆子蹲在训练场里头,双眼含泪。
画外音:磨剪子嘞,抢菜刀。

46 大院 日 外
一群人热热闹闹的排好顺次成三排,后边挂着红布,我们可以看的出来,他们是在合影照相。
画外音:好了,好了,瞧这儿,瞧这儿。

47 影楼 日 内
段小楼(小石头)与程蝶衣(小豆子)穿着西装摆好姿势合影。
摄影师:二位老板少年裘马……甭甭管穿什么衣裳,什么款式……只要一上身,管保都体面,都标致。
段小楼与程蝶衣换了身长袍马怪,坐在椅子上合影。
摄影师:好。
外边传来:反对日本增兵华北!
摄影师跑道阳台往下看。回来:糟了糟了,又是那些学生们!
摄影师下楼。

48 大街 日 外
字幕:一九三七年,“七·七”事变前夕
我们可以看到 一大群的人举着横幅 高喊着口号在游行,交通要道有军队设卡,荷枪实弹严阵以待。有人在打砸贴着日本国旗的箱子。

49 楼道口 日 外
段小楼和程蝶衣从楼上下来,就被一群学生堵住了。
学生甲:这不是照片上那俩戏子吗?
学生乙:眼瞅就要当亡国奴了,你们知道吗?
学生丙:这妖里妖气的你们唱什么戏?
学生丁:没家没国的,你们有没有中国人的良心?
那坤在安抚学生们的情绪。
段小楼:唉,都看清楚!这是正经八百的中国人!你们他妈都给我看清楚了。
那坤:诸位,诸位,没错,没错!正经八百的中国人!中国人不打中国人!
学生们:中国人不打中国人。
那坤:都是一个老祖宗!
学生们:都是一个老祖宗!
那坤:老祖宗错得了吗?错不了,错不了!

50 大街 日 外
段小楼跟程蝶衣分别坐在黄包车上,那坤在边上跟着跑,还有几个小厮在边上跟着,有一个拿着红纸伞给程蝶衣遮阳。
段小楼:一个个都他妈忠臣良将的模样……这日本兵就在城外头,打去呀!感情欺负的还是中国人呀!
那坤:瞎哄呗!学生们不都没娶过媳妇吗?火气壮,又没钱找姑娘……总得找个地界煞煞火不是?
程蝶衣:领着喊的那个唱武生倒不错。唉,咱俩第一出《别姬》在哪儿演的?
段小楼:那驴年马月的事全让你记住了。
那坤:嘿哟,段老板,这您不能忘!那不是张公公府上的堂会吗?我保的二位小爷嘛,二位的发祥宝地呀!
段小楼:蝶衣,那儿现在成了棺材铺了!
程蝶衣:我昨儿刚去过。
那坤:又去找那把剑去了不是?早不知卖哪儿去了。

51 戏院门口 日 外
程蝶衣与段小楼从黄包车上下来。
周围的人:程蝶衣!程蝶衣!
买冰糖葫芦的路过:冰糖葫芦!冰糖葫芦!
程蝶衣回头看着买冰糖葫芦离开的方向。那坤凑上前:座是汪洋汪海。一个个都伸着脖子,等着瞻仰您二位的风采呢。袁世卿今个儿特别来给

您捧场。这面子天大了去了!

52 后台 日 内
戏园子的人:马后,马后……没扮上呢!
戏园子的人撩开帘子,往外看,座是人山人海。

53 二楼 日 内
旁人引着袁世卿到一座前,给袁世卿拉好座位,让袁世卿坐下。帮袁世卿把外套收了。

54 后台单间 日 内
程蝶衣在给段小楼化妆。
画外音:段老板。
戏园子的人站在门口:急急风催半天了,您再紧把手!
段小楼坐在椅子上:知道了,知道了,我先亮一嗓子。让他们知道票没白买不就得了。

55 台上 日 内
台上唱着霸王别姬。

56 二楼 日 内
那坤站在袁世卿的边上,在袁世卿的耳边:到没到人戏不分,雌雄同在的境界……您给断断!

57 后台单间 日 内
程蝶衣在给段小楼卸妆:唉,袁世卿今儿个来捧场了。
段小楼:没听见我盖着唢呐唱吗?把血都挣出来了。我就让他听明白了,没他四爷的捧场,咱在北平也照唱照红!
程蝶衣:那你也悠着点。
段小楼宽衣:没事儿!到了节上……我两手轮着掌在腰里,帮着提气。
程蝶衣站在段小楼的身后,双手穿过段小楼的腋下,放在段小楼的腰上:这儿?
段小楼:不对!
程蝶衣的手往上抬了抬:这儿?
段小楼应了声。
程蝶衣突然用力掐了段小楼的腰。
段小楼一惊,回过头,你别闹。
这时候两人正好站在一个全身镜的前面。
两人缓缓转头,看着镜子。
门开了。
两人身子分开。
袁世卿从门外走了进来,那坤和几个小厮紧随。
段小楼、程蝶衣:四爷!
袁世卿:久仰久仰!二位果然是不负盛名。
段小楼抱拳:四爷,您捧场!
袁世卿坐在椅子上:唐突了点,算是见面礼!
小厮手上抱着一个红布包着的匣子,红布层层打开,匣子被打开了,里头是精致的首饰头脸。
那坤看着匣子:哎哟,都说当年太后老佛爷……她老人家赏戏有这样的手面吗?有吗?没有吧!四爷,您这让我们蝶衣怎么当得起啊?
袁世卿:《霸王别姬》这一折,渊源已久,本是从昆剧老本《千金记》里脱胎出来的,好多名家都在这出上唱栽过。独你程老板的虞姬快入

纯青之境,有点意思了!有那么一二刻,袁某也恍惚起来,疑为虞姬转世再现啦!段老板,霸王回营亮相,到与虞姬相见。按老规矩,按老

规矩是定然七步,而你只走了五步,楚霸王气度尊贵……要是威而不重,岂不成了江湖上的黄天霸了?
段小楼:四爷,您梨园大拿呀!文武昆乱布不挡,六场通透……您能有错吗?您要是都出了错,那我们兄弟这点玩意儿……还敢在北平的戏

园子里露吗?
程蝶衣拉了拉段小楼的衣襟:四爷,您得指教我们。
袁世卿:如不嫌弃,请二位到舍下小酌几杯,然后细谈。实话说,这出戏的学问,还真不浅。
段小楼:哟,四爷,对您不住,赶巧了,我得……喝一壶花酒去。
袁世卿笑了:另有雅趣!好!程老板呢?
程蝶衣没吭声。
那坤笑着哼哼两句。
袁世卿:那么日后踏雪访梅,再谈不迟。失陪了。
程蝶衣:四爷您慢走。
袁世卿一行出门,段小楼也走到门口:蝶衣,我也走了。
程蝶衣望着他走了。

58 妓院一楼 夜 内
画外:彩凤,金燕,丽君,淑媛,秋香接客了。
段小楼走了进来。
大茶壶:段老板,您来啦!
大茶壶用抹布拍了拍椅子垫:您请坐。
老鸨子带着几个姑娘:段老板,有些日子没来了,这心里还怪惦记的。
段小楼拿着个手绢挥了挥:会会菊仙姑娘。
老鸨子:哟,这话怎么说的呢?您倒早,您倒早言语呀!
段小楼坐在椅子上,老鸨子走到段小楼身后:菊仙姑娘这阵子不在,她出条子应饭局去了。这可怎么好?要不这么着吧!姐给你找个好的啊

!彩凤,你来陪陪段老板。小楼,我就不陪你了。
彩凤挥着丝巾,站在段小楼的面前,一只手撑着桌子,整个人成之字形。
段小楼手抚上彩凤的屁股。
彩凤拍开段小楼的手。
段小楼:给哥哥透个实情,菊仙姑娘在哪儿间屋啊?是在底下呀?还是上头?
彩凤坐在桌子上。手搭在段小楼的肩膀上。
彩凤:凤凰当然栖高枝呀。可人家是头牌,你够得着吗?
段小楼一把拽过彩凤,把她拉坐在怀里,彩凤惊叫。
段小楼头贴着彩凤的头:让你说着了,哥哥我就是专傍头牌的。
画外传来 砸瓷器的声音。

59 妓院二楼 夜 内
一个女人在前面急匆匆的走,我们感觉到她非常生气,后面有几个男人追着。
菊仙:王八蛋!
画外:王八蛋就王八蛋!

60 妓院一楼 夜 内
彩凤推开段小楼:去呀,你不是要傍头牌吗?看那几位爷不把你剁了当菜吃。

61 妓院二楼 夜 内
一群人拦着了菊仙。
菊仙:告诉你,我真急了!
周围的人:急了……急了好呀!(我们可以看到周围的人,都醉醺醺的。)
我们这时看见,菊仙一条腿已经挂上了栏杆,菊仙:再闹!再闹我就跳了!
甲:你跳呀!你前脚跳,我后脚跳。宁在花下死,做鬼也风流!
乙,提溜酒壶:我们就跟你死,做你的棺材板。

62 妓院一楼 夜 内
段小楼仰望,手上的手绢一挥一挥。

63 妓院二楼 夜 内
菊仙看着下面:小楼!
菊仙从楼上跳了下来。

64 妓院一楼 夜 内
菊仙从上面跳了下来,段小楼接住她。菊仙抱住段小楼。菊仙:这帮小子坏透了!他们逼着我,嘴对嘴喂他们酒喝。怎么着,王八蛋?你们

跳呀!姑奶奶跳了,怎么着?王八蛋,都是他妈丫头养的!(指着楼上)

65 妓院二楼 夜 内
众人:下去,下去就下去,走!

66 妓院一楼 夜 内
众人从楼梯口下来。众人围住段小楼和菊仙。
甲:啊,是段老板呐!段老板,咱们到这儿,可都是找乐子的,扔出去的可都是白花花响当当的大洋啊!
乙把手里的酒壶朝后头一扔,破碎声:今儿个谁跟谁都别找不痛快。
段小楼打了个喷嚏。
甲:别找不痛快~走吧!
众人去拉菊仙。
段小楼拦住:哎!别介呀……
乙伸手式要打段小楼,段小楼护住头。
甲:怂了?
段小楼站起身,笑着:菊仙,这可就是你的不周到了。
菊仙望着段小楼,眼中含泪。
段小楼:你怎么没告诉各位爷,今儿是什么日子?
段小楼抄过果盆,将果子倒了,然后拿起酒坛就往里头倒酒。双手端起酒在面前:今儿不是咱们定亲的喜日子吗?
菊仙笑了。菊仙:对!今儿个是姑奶奶定亲的喜日子,怎么着?给姑奶奶贺喜吧?给姑奶奶敬酒吧!
段小楼端着酒,喝。喝了半盆子,然后端给菊仙。
菊仙接过盆子,将里面的酒喝完。
甲拍着段小楼的肩膀:爷们儿,哄他妈谁呢?
乙拍段小楼的头。
段小楼:各位爷,今儿个是我大喜的日子。我得敬敬各位爷。
段小楼拿起一个茶壶:给各位爷醒醒酒。 给我叫个好。
老鸨子跑出:唉,小楼。
段小楼一个转身,面对众人,一笑,手起头低,壶碎。

67 后台单间 日 内
程蝶衣和段小楼背对着,各自对着镜子勾脸。
程蝶衣:听说你在八大胡同打出了名来了。
段小楼:这武二郎碰上西门庆。不打,不打能成吗?
程蝶衣:这么说,有个潘金莲啦?
段小楼:这是什么话?
程蝶衣:你想听什么话?
段小楼转身看着程蝶衣的后背:嗨!不过是救人解难,玩玩呗,又不当真。蝶衣,什么时候一起去逛逛,就知道了。(搓手)
程蝶衣猛的站起,走到屏风后边。
段小楼看着,也跟着站起:兄弟,对不住,兄弟!师哥今儿神不在家,说走嘴了。师哥该死(自己给自己掌嘴)。
程蝶衣在屏风后:你忘了咱们是怎么唱红的了?还不就凭了师父一句话?
段小楼坐回椅子:什么话?
程蝶衣:从一而终!
程蝶衣从屏风后走出,坐回椅子,面朝着段小楼,手拉着段小楼的胳膊:师哥,我要你跟我……不对,就让我跟你好唱唱一辈子戏,不行吗


段小楼:这不……这不小半辈子都唱过来吗?
程蝶衣撒开拉住段小楼的手:不行,说的是一辈子!差一年,一个月,一天,一个时辰……都不算一辈子!
段小楼:蝶衣,你可真是不疯魔不成活呀!唱戏得疯魔,不假,可要是活着也疯魔,在这人世上,在这凡人堆里,咱们可怎么活哟?来!给师

哥勾勾脸!

68 戏园子 夜 内
戏台上唱着《霸王别姬》。菊仙坐在下面,吃着瓜子看着戏。看了会,离开。

69 老鸨子房里 夜 内
菊仙坐在椅子上,面前的桌上摆着一大叠的银元,还有珠宝首饰,菊仙正往外掏身上最后一叠银元,然后退倒在桌上。
老鸨子看了一眼桌子,抽烟,不吭声。
菊仙摘下一对耳环扔桌上,又摘下戒指手镯扔桌上,又摘了簪子。
老鸨子仍旧不为所动。
菊仙最后脱了脚下的绣花鞋,往桌上一放。站起身,走出门。
老鸨子:真他妈想到太太奶奶啦你?
老鸨子站起,把桌上的财物用双手一扫,掉落在地上。
老鸨子:做你娘的玻璃梦去吧!你当出了这门,把脸一抹洒,你还真成了良人啦?你当这世上的狼呀虎呀的就都不忍得你啦?
菊仙掀开门帘子走进来,依靠在门框:哟,可吓死我啦!
老鸨子坐下,把玩手中一枚银元:我告诉你,那窑姐永远是窑姐。你记住我这话。
老鸨子拿着银元,吹了口气,放在耳边听声响。
老鸨子:这就是你的命。
菊仙笑了笑:成,回见你啦!

70 戏台上 夜 内
那坤拉开帘子,程蝶衣走上戏台上,戏台下人山人海的喊着:程老板……
后边跟着的人手里捧着长条幅。那坤拉开。上写着风华绝代。
画外音:袁世卿送条幅……风华绝代!

71 后台单间 夜 内
门被菊仙推开了,段小楼披着外套坐在里面喝茶。
段小楼转头,看见含泪的菊仙:哎哟,你怎么上这儿来了?
段小楼站起身,走向菊仙:又怎么了,菊仙?来,来,来,进来说。
菊仙转身:你出来。

72 后台 夜 内
段小楼跟着菊仙从门里出来。
段小楼看着菊仙的脚:嘿,怎么光着脚呀?这么凉的天,出了什么事啦?
菊仙捂着嘴抽泣:赶出来了~花满楼不留许过婚的人。
程蝶衣以及一帮人从侧边走过,看见这一幕,站住。
段小楼看见程蝶衣,走向程蝶衣,拉过程蝶衣走到菊仙面前:来,来,过来见见。这是菊仙小姐。这就是我的亲师弟,你瞧见了,演虞姬的

。(对着菊仙)
菊仙笑着:哟,常听小楼念叨您,听都听成熟人了。
程蝶衣:噢,菊仙小姐,失陪了。
程蝶衣走向门,进门,用力关上。
段小楼看了看门。
菊仙:小楼,那天在花满楼……要不是你在楼底下接着,我早就入土了……那杯定亲酒可是你先喝了一半,菊仙命苦,你要收留她,有人当

牛做马侍候你,你要是嫌弃她,大不了,她再跳回楼。
菊仙看着段小楼。
段小楼脱下外套,披在菊仙的身上。
周围人叫好。
画外:这妞可够厉害的。
那坤:服,我服!这他妈就是一本大戏呀!什么时候“洞房花烛夜”呀!
段小楼:今儿晚上。
菊仙:还有哪,你呀,得当着戏班儿上下,老少爷们的面儿……先给我办定亲礼。我得堂堂正正的进你段家的门。
段小楼:嫌我偷工减料啊?那成,今儿晚上就是定亲礼,请各位赏光。
门重重打开,脱了行头的程蝶衣从门里走了出来。
程蝶衣扔了双绣花鞋到菊仙脚下:菊仙小姐……您在哪儿学的戏呀?
菊仙:哟,我哪儿学过戏呀?
程蝶衣走到对面椅子上坐下:没学过?那就别洒狗血了。
段小楼:蝶衣,叫声嫂子吧!不叫不成了,还有今儿晚上证婚人这活儿……你得给我接下来。
程蝶衣目中含泪:黄天霸和妓女的戏,不会演……师父没教过。
那坤上前:这是哪儿跟哪儿呀?
菊仙:师弟,小楼在人前人后提起您来……说的可都是厚道话呀!
菊仙跟段小楼往侧边走。
程蝶衣站起身:别走!你上哪儿去?
段小楼:我上哪儿,你管的着吗?
段小楼要走。
程蝶衣:师哥!师哥,你别走!袁世卿今儿晚上请咱们过去,要栽培咱们。
段小楼:姓袁的他管得了姓段的吗?我是假霸王,你是真虞姬,让他栽培你一个人去吧。
段小楼领着菊仙走了。
程蝶衣:师哥!师哥!

73 后台单间 夜 内
透过全身镜,看见程蝶衣软塌在椅子上,头仰着。
袁世卿手里拿着一对翎子,出现在镜子里。
程蝶衣直起身。
袁世卿:这对翎子……难得!是从活雉鸡的尾巴上生生收取的,这才够柔软,够伶俐,够漂亮!我恭候大驾啦。
袁世卿放下翎子,走了。

74 袁宅客厅 夜 内
袁世卿与程蝶衣相对而立,中间稍后点摆着一尊观音像。
袁世卿:尘世中,男子阳污,女子阴秽……独观世音集两者之精于一身。欢喜无量啊!
程蝶衣不搭话,转身观看袁世卿在厅子里的文物收藏。走到一尊观音等身立像前,观音立像身挂一柄宝剑。
程蝶衣取下宝剑。细细把玩观看。
袁世卿:这把剑有些来历,是大太监张某的旧物。张家破败时,是费了大周折弄到手的。如此看来……此物是你的旧相识了!果然世上的事

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啊!
程蝶衣抽出宝剑。袁世卿站在他身后,把住他的手将剑回鞘,两人成环抱状。
程蝶衣上前一步,脱出环抱。
袁世卿:喜欢?
程蝶衣:我……
袁世卿手挡住程蝶衣的嘴:你我之间不言钱,那个字眼实在不雅。(手抚上肩膀处)自古宝剑酬知己。程老板愿做我的红尘知己吗?
画外炮声轰鸣。

75 院子 夜 外
两人勾上脸站在院子里,袁世卿手持宝剑。二人在唱《霸王别姬》。两人踉跄的步伐,可以看出喝醉了。
唱着唱着,程蝶衣从袁世卿手中抽出宝剑,横在脖子上。
袁世卿:别动。这是真家伙。
程蝶衣放下剑。剑掉在地上。程蝶衣眼中的泪垂落。
袁世卿手中剑鞘也掉落在地:一笑万古春……一啼万古愁!此境非你莫属。此貌非你莫有。

76 北京城内 夜 外
一辆黄包车在寂寥无人的大街上奔跑。
画外:你要去哪?(日语)
一群日本骑兵包围了黄包车。拉黄包车的被吓跑了。
日本兵把黄包车的帘子拉开,露出瘫软在座位上的程蝶衣。
画外:是个疯子(日语)

77 院子 夜 外
程蝶衣手里捧着剑,推开大门,走了进来。
那坤走了出来:哟,程老板,我就知道您准回来。这上座都给你留着哪!

78 屋子 夜 内
程蝶衣捧着剑走进屋子里,一群人都迎着他。
程蝶衣走到靠在罗汉床上的段小楼。
段小楼看了看程蝶衣,笑了:好你个蝶衣!这面子你总算给师哥了。要不然——
程蝶衣:你认认!
程蝶衣将剑扔进段小楼的怀里。
段小楼拿起剑,拔剑:好剑!又不上台!要剑干什么?
程蝶衣看了看他和段小楼两人的合影。
菊仙举着杯子:师弟呀,今儿你可来晚了。该罚你一杯。
段小楼:对,得罚一杯!
菊仙把酒杯凑到程蝶衣的嘴边上。
程蝶衣:多谢菊仙小姐。
程蝶衣转身就走。
程蝶衣走到门口,:小楼……从今往后,你唱你的,我唱我的!
那坤追上去:哎!别呀,程老板,这可不能够!
旁人:这不是……戏迷们还不得……
画外:不得了,了不得了!日本……日本进城,进城了!

79 院门 夜 外
程蝶衣打开大门,走了出去。
菊仙和那坤站在门口往外望。
一群举着日本国旗的日本骑兵,在路上奔马。
段小楼走到门口。
门外是一群的日本步兵,走着整齐的步伐,从门前经过。
段小楼:蝶衣……蝶衣呢?
段小楼被拉进院子里,门关上了。


【“编剧梦工厂”是最早在网络上讲授编剧技法的专业群,有不少编剧是从这里学习并成长为编剧圈的中坚力量。现正式推出微信公众号版本,本公众号将持续专注新人编剧的培养、成熟编剧的分享、优秀编剧的访谈,同时,还会利用微信公众号的优势 ,为大家推送当红/经典电视剧的剧本,欢迎关注。】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武汉丝绸服装鉴定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