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丝绸服装鉴定社区

美文丞相,你玩大了!/枕月

魅丽桃之夭夭2018-12-04 14:20:29

丞相,你玩大了!

文/枕月


无缘无故穿成了大齐国的第一奸相,我始终战战兢兢,终日克己守礼,可是……最后为什么还是掉进了坑里。

 

一 一朝成奸相

齐国奸臣们偏头痛。

奸臣之首良暄竟然染上急性阑尾炎,告假三天,闭门谢客,连朝都不上了。声称不可因自己一人,而过了病气给皇上,到时危及天下苍生。

丞相你觉悟了,可广大奸臣们却不高兴了。没了良相,那些个一把老骨头的忠臣走在他们面前腰杆也直了,气儿也喘了。没了良相,他们欺负忠臣,调戏宫女的幸福美好生活都不见了。

于是,皇城不太平了。日日都有一大群大臣拖家带口地堵在丞相府前祈福,诚恳保佑丞相的阑尾炎快点好!

而此刻,作为皇城热门人物榜首的我正呆在丞相府的花园里,撑着下巴,郁闷叹气。

实不相瞒,其实我穿越了。几天前我迷迷糊糊醒来,惊悚地发现自己竟然穿成了齐国位高权重的丞相,而且还是一女奸相。

齐国当然没有女子在朝为官的说法,要知道良暄乃是从小女扮男装,瞒天过海,最后继承父职,成功成为本朝第一大奸相。

说的好听点是有志青年,说的难听点就是欺君之罪。

刚来就接了这么个烫手山芋,我着实深表惶恐。然而更让我惶恐的是,三天前,我竟然把皇帝的头给砸了!

彼时,我刚接受自己已经穿越的事实,便打算好好体验一下大齐的风土人情,于是兴冲冲地领着一帮小厮去了京城赫赫有名的青楼。

要说事情的起因都怪我长得太风流倜傥,刚上二楼,一美女就扭着腰肢在我身上摸来摸去,一不小心差点摸到我的束胸带。

我顿时惊岔了一口气,手里的茶杯直接飞了出去。

大胆!啊——”楼下一声惨叫。

丞相府的管家往外一瞄,弯腰道:“恭喜公子,贺喜公子,楼下被砸之人是皇上,公子又离奸相之路近了一步。

:“……”

大齐的皇帝我知道,是个疯疯癫癫的傻子。据说他九岁登基时,一不小心,从九龙宝座上跌下来直接就晕了过去。这一晕,从此以后就没清醒过。

……好吧,作为一个傻子皇上你没事溜达到青楼里来干什么!

管家又瞄了一眼楼下,凉凉道:“皇上好像和侍卫走散了,老鸨不认识他,把他扔出去了。

要去拯救他吗?我默了一下,果断拍案:“趁现在,赶紧跑!

管家:“……”

事后,出去听八卦的管家告诉我,那日皇帝顶着伤口坐在青楼门口,一把鼻涕一把泪哭了好久才被侍卫给找到,当场气愤扬言要砍了砸他脑袋的人。

我心肝颤了颤,顿时暗自窃喜:还好跑的快!

记忆拉回,我又叹了一口气,想了一想,觉得自己重出朝堂的时候差不多到了。

管家!我起身,大手一挥,去,备束胸带,本相要上朝!

管家嘴角抽了抽,领命而去。

第二日,我咬牙束胸,高高挽起发冠,身穿广袖暗纹官袍,身骑威风飒爽大白狼,意态风流。

同时也不得不感慨,原主也真是跩,不知道从哪里弄来了这大白狼,也算是特立独行了。

嗷嗷,见皇上去!我兴奋十足,一拍狼屁股。

全府的小厮跪了一地:“恭送良相!

 

二 皇上你有病

按大齐律例,官员进宫皆不能身配刀饰,乘坐车骑。

不过我奸相的恶名在外,一路连过三道宫门,到了重华殿外,也愣没一个人敢拦我。

我拍着白狼的头,把它指引到殿口。殿外的侍卫先是见着一条凶神恶煞的白色大狼狗,再见着狼背上白衣飘飘的丞相大人,一下子没反应过来,全体愣住了。

大胆,见到良相还不下跪!管家气势汹汹地站出来。

参见良相,良相恕罪!侍卫们惶恐跪了一地。

“……”我已经不知道说什么了,好嘛,明明是一个大奸相,还得让别人叫你良相,这脸皮……

我从狼背上下来,很有气度地说:“罢了,罢了,都起吧。把它交给了管家,你先带它下去,过会来找本相。说完,我抖了抖衣袍,进了重华殿。

重华殿不愧是皇帝的寝宫,奢华大气自是没话说。我垂手站在珠帘外:“参见……”

良相!你病好了?珠帘内忽然走出一个穿青衣小太监,指着我。

我垂头继续:“参见……”

问你话呢!小太监见我不理他,急了,伸手就要扯我衣服。

我一惊,一脚踹了过去,大骂:“哪里来的东西,对本相动手动脚!

那青衣小太监也委实弱的很,看起来人高马大的,哪知那么不禁踹,一脚就摔地上了。

不知好歹,本相是来拜见皇上的,耽误时间你负的起……”我边骂边斜眼看去,却不由微微一怔。

地上的人面如冠玉,眉梢微挑,如瀑墨发被一根白玉簪松松垮垮挽起,一双艳潋桃花眼衬得眼角的泪痣灼灼生辉,端的是俊美无双。

外面动静太大,左右服侍的人都跑了过来,看见里面的架势一愣,齐齐奔到小太监身边,一个很有骨气的老太监气愤地看着我,良相你太过分了,怎么可以这么对皇上?

啥,皇上?我一愣,向被围在中间的人看去。

只见坐在地上青衣小太监抬起头来,泪眼朦胧,满脸控诉:“良相,你为什么踹朕!朕要砍了你!

朕朕朕……

我一阵凌乱,好嘛,果然不愧是第一奸相,连皇上都敢踹。

丞相,你玩大了!

 

三 良相请温柔

事实证明,这皇帝果然是傻的。不然你放着好好的龙袍不穿,扮什么青衣小太监,这不是自己找踹吗?

可踹了皇帝一脚,诚然不是我本意,这要是传出去了,那些老臣岂不要个个提刀来砍我。

我一人站在原地,努力掩饰尴尬,正色:“你们退下,本相和皇上先说说话,今日之事不可外扬。

……”众人犹豫地看了一眼痴傻的玄華,又看了一眼面无表情的我,纷纷作鸟散状。

殿内一空,我咳了咳,走到正坐在地上,两眼呆愣的玄華面前。

……”

呜呜呜……良相你别打朕,朕知道错了,朕再也不敢砍你了……”他边说边哭,太监帽一歪,我顿时看见了他额头上的一道伤口,眼角一跳,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呛到。

哦弥陀佛,罪过,罪过……

玄華的哭声实在太聒噪,殿外的太监们往里探头探脑,我摸摸鼻子,委实无奈,只好拍拍他的头,央求:“皇上,你别哭了。

玄華眨眨湿漉漉的桃花眼,咬唇问:“良相,你不打我啦?

我点点头,指着他的衣服,以后别穿这衣服了,堂堂一国之君穿成这样像什么样。

玄華抬眼看来:“是你让我这么穿的,你说我很有太监的气质。

他无辜的样子顿时让我心肝颤了颤,不知怎的竟有些脸红,随即便是恼羞成怒。

行了,让你换出去你就换回去,多废话什么!

玄華红红的鼻子一抽,略带惊讶地看着我。他这一双桃花眼这样看别人,实在是让人忍不住犯罪!

我直接扑上去一把扒了他的太监服,顺便揩了好几遍油,玄華猛烈地挣扎起来,一副誓死不屈的模样,嘴里还乱七八糟地乱叫。

我一手堵住他的嘴,不顾他的反抗,把他拽进内室推到床上,随手扯了件墨绿色便服扔了过去。

玄華两眼泪汪汪:“……”

良个屁,再说话我压死你!我一时激动,嘴巴就没把关。

门外闻声而来的老太监面容扭曲地抖了抖身子,目瞪口呆。

然后,然后玄華在所有人都没有反应过来之前,快速地脱了自己的上衣,直挺挺地躺在床上,含羞带怯:“良相,你来吧,温柔一点。

老太监:“……”

:“……”

我大齐太医果然是万里挑一的国中高手,他们说的没错,皇帝傻得已经没药救了。

 

四 一夜七次郎

自那日之后,玄華身边的老太监就像防贼一样防我,坚决不许我接近玄華半步,生怕我这奸相色胆包天,真把皇帝给压了。

对此,我只能表示:“呵呵。

这日,我在朝堂上带领一帮小弟狠狠地蹂躏了一下御史台那帮老古董,下朝后,心情很好地去御花园打算牵总裁回家,没想到正好撞见玄華在小亭中用膳。

我默了一下,还是在老太监不善的眼神中走了过去,不慌不忙地甩甩袖:“参见皇上。

玄華有模有样地起身,学着我一本正经:“参见良相。

:“……”

一会没见,皇上你还能不能变得再蠢一点?

老太监在旁边恨铁不成钢,皇上,您怎么还向这奸相行礼啊!而且他还想对您……对您……”

老太监对您了半天,涨红了脸,愣是不好意思说出来。

玄華不开心地说:“良相上次说要压朕,他对朕是真心的。你下次再乱说,朕就砍了你!

噗。老太监两眼一翻,喷出一口血来气晕了,一旁的侍卫连忙咚咚咚把这一把老骨头给抬了下去。

我满头黑线,实在不知道说什么好。玄華扭扭捏捏冲我招手:“良相,来,我们一起吃饭。

我一想,行,不吃白不吃,蹭蹭更健康,于是袍子一掀,爽快地上了台阶。哪料想两人还没落座,忽然响起一阵惊恐的尖叫声。

护驾!护驾!

我和玄華大眼瞪小眼,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一回事。一团白影已经冲进,地一声扑在桌上,顿时锅碗瓢盆、鱼汤饭菜洒了满地。

我抖着一袍子的菜汤,震惊地看着趴在桌上吃得正欢的大白狼。

玄華显然也惊了一下,不过很快就笑了起来,毫不在意龙袍上的污渍,拿着一只鸡腿一边逗弄那头狼,一边问我:“良相,这不是你的坐骑吗?跟你挺像的。

像个……屁啊!我捏着方帕子擦着袖子上的鱼刺,笑眯眯:“总裁,跟你爹打个招呼。

白狼冷冷地看了我一眼,继续低头吃鸡腿。

好吧……这蠢狼,太不给面子了。

倒是玄華好奇问:“良相,何为总裁?

一夜七次郎知道吗?我抬了抬眼打量他,嫌弃道:“反正你是不行的。

玄華害羞状:“没关系,你行就可以,朕只要默默承受就好。

:“……”

皇上,不要仗着你傻就耍流氓好吗?

玄華这厢和那头狼玩得正欢快,我窝在一边擦官袍,擦得起劲,就听见玄華叫了我一声:“良相。

干嘛?我没好气地回过头。

玄華一双桃花眼闪了闪,指着总裁大叫:“不好了,它要发狂了。

我心里一惊,就看见总裁突然用爪子刨了刨地,然后呈直线状态,朝我冲了过来。

惊慌之下,我只来得及伸出一条胳膊下意识地往前挡了挡,就被总裁一尾巴给甩得原地转了三圈。然后,地一声撞上了横梁。

我的胸,撞上了横梁。

虽说裹胸布里三层外三层,可这一刹那,我还是痛得人生扭曲,涕泗横流。

我摸胸也不是不摸也不是,咬牙切齿地看着屋子中央的大白狼,气得浑身颤抖,你这养不熟的白眼狼,我今天不教会你什么叫尊老爱幼,我就扒了你的皮。

玄華向我扑过来:“良相,你不要伤害总裁!

我怒急,一脚踹之。玄華这一回倒是学乖了,立马就闪了,不仅闪了,还滚了。只见他惊叫一声,圆润润地滚进了湖里。

御花园里登时乱成一团,救人的救人,抓狼的抓狼。半柱香之后,总算把半死不活的皇帝给救了上来。

良相,别、别伤害总裁。玄華边说边吐了我满身的水。

这厮倒是很重情义,这才认识多久就和总裁生死相依了。

好吧,好吧,答应你了。我郁闷地点了点头,暗暗揉了揉小胸部,心里想着我在皇宫里教训不了这狼心狗肺的东西,回到丞相府看我不剁了它。

哪知玄華好像知道我心里想什么一样,一把握住我的手:“那太好了,良相,朕要看着总裁,朕要去你家。

我严肃地摇摇头,说皇上你这样是不对的,你去了我家,我没地方给你睡。

玄華眼也不眨一下,我要和总裁睡!

好吧,我扶额。皇上你还能再不靠谱一点吗?刚才你还说我是你真爱来着,转眼间就为了一条狼抛弃真爱了。

真真是自古帝王多薄情啊!

 

五 造反这玩意

玄華是铁了心要去丞相府睡觉,要不是我劝着,他连湿衣服都不换就打算和我一起回去了。

没办法,我也算是看出来了玄華就是一个雷厉风行的料,说的简单点就是没脑子的蠢货。

我们一起骑着总裁去了丞相府,刚醒过来的老太监听见这个消息,一口气没喘上来,又晕了过去。

玄華想来是没出过皇宫,一路上缩在我背后一动不动,一双手还死死地勒着我的腰。要不是这厮是个傻子,我都怀疑他是不是想趁机勒死我。

刚到府口,管家过来了:“良相你可…………这不是……”

我意示他淡定,又把事情说了一遍,管家这才缓了一口气,说:“良相,驻守边关的镇远侯回来了,他传信说晚上来找你。

我一愣,身为丞相,皇帝又是个傻的,国事自然都是我处理的。镇远侯我也有所耳闻,可是一个战功显赫,手握重兵的大人物。

不过皇帝没有召见他,他忽然不声不响地回京是想干嘛?还半夜来找我,难道是窜通我谋反?

我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越想越觉得可能,也没心思去管玄華了,匆匆去了书房支招。

可惜,到晚上镇远侯来,我还是想不出一个招来。没办法,只好硬着头皮上了。

镇远侯来时倒还很客气,先是给我行了一个礼,然后又在一起喝了会茶,吹了会牛。到了要走的时候,还满脸笑眯眯:“良相日日处理国事辛苦,下臣也不好再叨扰了。

我笑:“哪里哪里,镇远侯镇守边关才是真的辛苦。

过奖了,要说真的少年英才,我看非良相莫属啊。说句不敬的,当今圣上算个什么。

我眉心一跳,觉得重点戏要来了。果然,镇远侯的声音突然压低:“良相何不为自己早做打算。

我舔了舔嘴唇,干笑:“呵呵,镇远侯这是什么意思?

你就别装了,镇远侯鄙视地看了我一眼,只要帮我这次大忙,和本将军里应外合,到时侯事成,你不仅还是丞相,本将军还把手里一半兵权给你。

我心里一跳,这可是个大诱惑,那皇上怎么办?

镇远侯幽幽道:“皇上?皇上本将军已有人选,良相就不用操心了。

我暗自郁闷,我这是上了贼船了!镇远侯已经把这事告诉了我,我要是不配合,他肯定不会让我还好好活着。可要是配合他,那我岂不是要把玄華往死里推。

虽说我和玄華也没认识多久,可要让我联合别人算计他,不知为何,我总有些不忍心。

正在我犹豫之间,门外忽然哗啦一声,随即响起一道哎呀声。

谁?镇远侯惊了一下,目光有些狰狞。

我心里一跳,听声音好像是玄華!这傻子这时候不睡觉,跑这里来干什么?要是镇远侯看见他,还不得死定了!

我赶在镇远侯前急急忙忙地跑出去,一看果然是玄華这厮,他穿着一身墨绿睡袍,可怜兮兮地伸出一根带血的手指,看着我。

我眼睛一扫,这蠢货估计是撞碎了花瓶,结果割到手了。正巧镇远侯也赶了出来,我连忙把玄華往怀里一搂,将他的头按在肩膀上,挡住他的脸,心疼道:“哎呀,我的小宝贝,本相都说了一会就去陪你,你着什么急啊?

玄華在我怀里不自在地扭了扭。镇远侯瞪大了眼睛,古怪又嫌弃地看了我一眼:“想不到堂堂良相竟然是个……难怪没见你身边有女人。

呵呵了两声,他不懂事,让镇远侯看笑话了。镇远侯摇了摇头,随即想起什么一般,后怕地紧了紧自己的领口,丢下一句:“想好了,再答复本侯。就急匆匆地走了。

我不由松了一口气,这才凶巴巴地扯出怀里的男人,骂道:“你三更半夜不睡觉来这里干什么?刚才你小命差点就没了你知不知道!也亏得天色暗。

玄華满脸委屈:“我听下人说镇远侯很吓人的,我担心你,想过来保护你。

我一愣,又好气又好笑,下次不准再这么傻了,知不知道?

玄華乖乖的点点头,伸出手指,眼睛红红:“良相,朕好疼。

知道了,细皮嫩肉的!我抱怨了一句,嘴角却忍不住弯起来,到我房里来,我帮你包扎。

包扎是个技术活,不过本相天资聪颖,不学就会。就是……

良相,朕流血的是大拇指,你为什么包食指?玄華不解地问。

咳,我淡定回答,这是民间土方,你不懂。

是吗?玄華怀疑地问,那你为什么把药抹在外面?

:“……”这药没法法上了。我匆匆给绑带打了个结,推他,快回去,快回去,本相要睡了。

玄華别扭地看我一眼,自顾自自脱了衣服,爬到床上,朕要跟你睡。

啥?我吓岔了一口气,你不是要跟总裁睡吗?你干嘛来我房里?

玄華拧眉,慎重道:“朕想了想,觉得良相才是朕的真爱。他解开袍子,露出胸膛,冲我招手:“来,良相,来嘛!

玄華这模样实在诱人,我下意识摸了摸自己的裹胸带,觉得应该没什么危险,何况,美色当前,不揩油,是傻瓜。

于是我蹭蹭脱掉鞋子,利落地上了床,钻进被窝里。

镇远侯找你干嘛?玄華替我拉了拉被角。

我眼睛一亮,暗叹好时机,反正皇帝是个傻子,还不任我揉捏。于是我指指脸颊:“先亲一口。

玄華愣了一下,随即灿烂一笑,地亲了我一口。

然后,我跟皇帝乐此不疲地玩起了亲亲游戏。

片刻以后,我弯着眼睛,打了个哈欠,拍拍他的头道:“行了,洗洗睡吧。说着,我转了个身,把脸埋进被窝里。

玄華显然精力还很旺盛,一直在我耳边喋喋不休。

良相,你被子好香啊!

我拱了拱被子,嗯。

你也好香啊!

嗯。

良相,朕想……”

玄華一只手悄悄摸了过来,往腰上探去。我突然一跃而起,一脚踹了过去,敢吃本相便宜,不想活了!

玄華猝不及防,地一声,滚出了门外。

真是人心不古,傻了还这么色。我闭着眼,迷迷糊糊地念叨了一句,又睡着了。

丞相府外,刚要上马的镇远侯听到这一身惨叫,身子一抖,从马上摔了下了。

现在的年轻人,精力真好啊!听听这叫声。

 

 

 

 

六 朕要当皇后

我觉得我生来就是个劳碌命,刚当上奸相没几天,就摊上了这档子事。劳心劳力劳神,还得把自己的脑袋栓裤腰带上,实在是太糟心了。

这几日,我左思右想都觉得以一己之力抗衡镇远侯,简直就是痴人说梦!于是暗地里召集了手下小弟,在丞相府中秘密开了个小会议。

你们看看镇远侯这老匹夫,根本不守信用!到时候万一自己当了皇帝,没准就是我们的死期了。我说的面不改色,还特意添油加醋抹黑了一下镇远侯的形象。

诚然他们也不是傻的,我这么一说,大家就都明白了。一个个神色慌张起来,甚至还有人提了一句:“镇远侯算个屁,我们坚决拥护良相。

我嘴角抽抽,真是个蠢货,马屁拍在马腿上,你当本相旁边的是死人吗?我看了一眼边上玄華俊美的侧脸,尴尬道:“胡说八道,本相对皇上乃是……”

朕觉得挺好的。玄華冷不丁冒了一句,众臣登时凌乱了,皇上您在那怎么不早点出声?我无语了,身为奸臣之首,底下人智商这么低,我很不好意思。

我不含蓄地问了一句,我当皇上,那你呢?

朕?玄華一本正经地答,朕可以当皇后啊!

我一口血喷了出来,震惊地看着他。这时候有个小弟小心地问:“报告,微臣想知道,皇上为什么会在丞相府?

话音一落,众人的视线立刻在我和玄華之间来回刷刷扫视。

我立刻感觉不好了,情急之下只好大吼:“问什么问,我跟皇上一点关系都没有!

玄華点点头:“没错,朕和良相什么关系也没有。

我暗自缓了口气,皇上,你脑子总算清醒一回了。

他又打了个哈欠,良相,什么时候回去睡觉啊?朕都困死了,昨夜你把朕压得可真疼,今晚朕要在上面。

:“……”

众臣恍然,——”

没法活了,这下我的清誉算是全毁了。我庆幸地想,幸好古代蜡烛不好,谁也没发现本相脸红了,不然丢人算是丢大发了。

众人在一起讨论了半天,最后还是我拍板决定:先给镇远侯的三万兵力下巴豆,然后再把他骗到丞相府里来,直接挟持了。

丞相,这方法是不是太简单了呀?当然真理从来不乏质疑的声音,我一巴掌盖了过去:“你知道个屁,这叫简单直接又致命!

那人连连点头。玄華拉拉我的袖子,良相,幸好有你。

下面群臣又骚动了。

我一脸淡定,摸摸玄華的头,语气温柔:“没关系,出了事,你先在前面顶着。

 

七 黄雀在后面

第二日,为了以防万一,我一纸飞书把远在滇南的良家军给调了五万回来。又过了几日,我估摸着时间差不多了,就修书一封给了镇远侯,请他到府中一聚。镇远侯答应得倒是很爽快。

又是一个夜黑风高的晚上,我暗自平复了一下紧张的心情,然后把玄華按在床上,严肃地叮嘱:“今晚你哪里都不能去知不知道?

玄華推开我的手,为什么,朕不要。

少废话,总之你给本相好好呆着。我又把他按了回去,玄華一把抓住我的手,表情有点愤怒,朕知道了,你是不是想去偷人?你说朕有什么不好,你竟然想去偷人!

偷偷偷……人!我被噎了一下,登时怒了:“偷你个大头鬼啊,老娘辛辛苦苦帮你守江山,你还敢诬陷我偷人,你这蠢货,看我不揍死你!

我可不是说着玩的,玄華这东西实在是太混蛋了。就算是傻子也没得原谅,我骑在他身上,狠狠地把他揍了一顿,然后一个手刀把他给劈晕了。

早知道就直接把你给打晕算了。我把他踹进床内侧,拍了拍手,转身出去。

镇远侯来得很准时,不仅来了,还带了两个美女。我看他那欲言又止的眼神,估摸是不忍心看我堕落下去,准备用这两美女来拯救我。

我掩面,名声果然给皇上那厮毁了!

我也不愿意废话,直接挥手:“镇远侯,这两个人就算了吧,直接回去,只要你留下就行了。

镇远侯惊悚了一下,抓紧领口,良相,你这是什么意思,本侯可是有孩子的人!本侯都四十几了!

我差点没一跤摔死,不好意思,镇远侯可能是误会了。来人,把他抓起来。

话音刚落,一列侍卫就冲进来,把镇远侯围在中间。

对方也不是个傻的,一看这架势就明白我坑了他一把,顿时面色铁青,良相,你大胆!

我冷笑:“镇远侯别忘了,本相官级可比你高,要办一个反臣,那是名正言顺!来人,抓起来!

两个美女吓得花容失色,镇远侯被两个侍卫押着,恶狠狠地盯着我,你别得意得太早,本侯还有三万兵马。

我微微一笑,玩着修长的手指:“哎呀忘记跟镇远侯提了,你的兵马早就被我们放倒了。

镇远侯气得说不出话来:“……你你!

我暗自吐了一口气,心里想着总算能缓缓了。刚要让人把镇远侯关起来,墙外就响起了排山倒海的金戈铁马声。我一愣,有些没反应过来,良家军不是去包围那镇远侯的兵马了吗?

府门被猛的推开,一大堆禁林军涌了进来,层层包围了丞相府。我刚要开口,腰间忽然传来一阵冰凉,耳边响起一个熟悉又陌生的声音。

你们的戏唱完了,是不是该轮到朕上场了。

我一惊,缓缓回过头,只见原本应该躺在床上的玄華正漫不经心地拿着一把匕首,抵在我腰上。

他的另一只手捏着一枚黑漆漆的虎符,莞尔:“哦,镇远侯不好意思,关外的兵马好像也不属于你了。

如画的面容在火光照映下,一双桃花眼似深不见底的幽海。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我泪了,好一只狡猾的黄雀!

 

 

八 朕只喜欢你

想我堂堂一代奸臣之首,就这样狼狈下了狱。

我蹲在牢房的角落里,一边画圈圈一边诅咒皇帝。这卑鄙无耻的东西,敢装傻也就算了,竟然还记着我以前的嚣张跋扈,完全忘记了人家也是有英勇抵抗镇远侯的!

可是我能说什么呢,难道告诉玄華我不是以前那个良暄,是半头穿进来的吗?

诶!我无奈叹了一口气,安慰自己还好脑袋还在呢!听说镇远侯那厮早就到地下见先皇去了。

好你个皇帝,你这个忘恩负义的蠢货!我越想越生气,抓了一把稻草石头扔了出去。

呦,看来良相还挺想朕的呀!背后响起一道戏谑的声音,我猛一回头,玄華一身明黄走进,笑道:“良相过得好吗?

好个屁!我干笑两声,臣好,嘿嘿,臣很好!

哦,这么说,良相是不想出去了,是朕多此一举了。玄華满脸惋惜。

……好吧,皇上,你到底想干什么,要杀要剐随你便,臣也是有尊严的!

说完,我特意梗了梗脖子。

玄華睨我一眼,别装了。

:“……”

皇上你太过分了,做人委婉一点好吗?

良相,玄華走到我面前,离我越来越近,越来越近。然后,他一把抓住我的手按在他胸前,你摸。

我听话地摸了摸,心越跳越快,像小鹿乱撞似的。

皇上,臣…………”我语无伦次,说话结结巴巴。臣什么?玄華逼近我,邪魅一笑,突然一把迅速按在我胸上,然后,使劲捏了捏。

——流氓!震惊加吃痛间,我使劲推开他,一耳光抡了过去!

玄華竟然掐了我的胸!还是使劲地掐了我的胸!等等,我的胸……他知道我是女人了?

玄華依旧抓着我的手不放,也没理脸上的巴掌印,好奇地眯起眼睛:“良相,你能告诉朕,为什么同为男人,良相跟朕不一样吗?

我缩了缩脖子,还在嘴硬:“臣经常锻炼,这,这是胸肌……”

我的声音越来越小,终于坚持不住,扑通跪了下去。

……我是女人!

欺君之罪,罪上加罪,良相,你完蛋了!

意外的是玄華并没有立马办了我,他只是拍拍我的头,早就知道你是装的了,还嘴硬,早点承认不就好了吗?

我脸红,皇上是怎么发现的?

上次你扒朕衣服的时候,还有,玄華开始秋后算账,别当朕是傻子不知道你觊觎朕的美色,让朕来亲你,很好玩啊?

不说这个还好,一说我就想起来他明明知道我是女的,竟然还爬上了我的床!

可惜,我现在小命还在玄華手上攥着,不能发泄,只好干笑两声。

你放心吧,朕不会砍你,你还是良相,朕交给你一件事,让你将功赎罪。说着,他扔给我一道奏折。

我连忙接住,翻开一看,心里却有些酸溜溜,皇上这厮竟然让我给他选妃。

是了,我想了想,玄華内宫中至今一个妃子也没有,现在他不傻了,也是时候好好选妃了。

可不知为何,我就是不舒服。重获新生的喜悦也消了大半,我勉强挤出一个笑容:“臣接旨。

玄華笑眯眯,朕静候佳音。

虽然心里很不爽,可这毕竟是关乎脑袋的大事,由不得我拒绝。不过,我还是忍不住暗暗坑了玄華一把,特意塞了个将军之女给他。

听说那位李小姐很是粗暴,光是体重都能比得上一头猪。

想想皇帝以后被家暴的日子,我才有点安慰。

这日,在朝堂上又有一个老忠臣提议让皇帝选妃,玄華笑眯眯的看着我,意示我上。

我清了清嗓子,道:“臣算了一下,符合人选的大概有兵部侍郎家的占小姐,户部邓大人的千金,以及李将军的千金李小姐等等,个个都是貌美如花……”我越说越起劲,却发现皇帝的脸越来越黑,隐隐有暴怒的迹象,不由心里一嘎达,难道是皇帝发现了?

我连忙改口,其实,皇上要是觉得这些人不好,还可以去苏杨……”

闭嘴!玄華猛的站起来,拍了一下桌子,面色漆黑,这就是你给朕的答复?气死朕了,气死朕了,朕要砍了你!他气势汹汹地走下来。

我腿一软,刚要跪下,就被皇帝一把给提了起来。他抓着我的领口,使劲摇晃:“你这个不负责的东西,你亲了朕压了朕还剥了朕的衣服,就想吃干抹净走人,朕不同意!

我瞪大眼睛,众臣瞪大了眼睛。

玄華的手一松,我登时跌下来,他顺势把我抱进怀里,深情地说,朕谁也不要,朕只要你一个人。朕要娶你!

我震惊了,皇上你这样会不会太冲动了点,我现在,现在还是个男人形象啊!

果然,只见左边的老忠臣们都吹起了胡子,险些气晕了。

我又一看,右边的奸臣们偷偷竖起了大拇指。

良相,好样的!

 

 

尾声

大齐309年,皇帝玄華养精蓄锐,蛰伏多年,终于一朝掌权。至此开创了大齐的盛世之治。

于此同时,皇帝力排众议,坚决立当朝丞相良暄为后。

圣旨一出,臣民们都惊呆了!

皇帝是装傻装真了吧?竟然要娶个男的当皇后。虽说大齐民风开放,可也不是这么个开放法啊!不过,任凭它皇城议论纷纷,皇帝的决心就是雷打不动。

 

阳光明媚,瑞气东来。封后大典上,臣民翘首以盼,只见红毯尽头,皇帝一身大红喜袍,牵着一身姿妙曼、莲步款款的女子缓缓登上台阶。

等等,女子?怎么是女的?

忠臣们欣慰了:还好皇帝回头是岸!

奸臣们流泪了:良相你在哪里?

百姓们惊讶了:说好的男后呢?

诡异的寂静中,只听一道清越的声音传来:“众卿平身吧。

然后,凤钗头冠碰撞中,一张倾城倾国的小脸露了出来,帝后也就是我客气地拱了拱手:“嘻嘻,各位同僚,大家好啊!

噗!众臣绝倒。

好,好你个良相,竟然女扮男装这么久,骗得我们好辛苦!

九龙宝座上,我笑得貌美如花,另一只手却悄悄探到皇帝腰间猛掐:“皇上,别忘了你那天说的话!

眼前的男子桃花眼一眯,动作温柔宠溺,凤头钗轻插我发间,我记得,永远只爱你一个,永远只有你一个,永远听你,永远宠你。

记得就好。我傲娇地了一声,嘴角却忍不住幸福地弯了起来。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武汉丝绸服装鉴定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