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丝绸服装鉴定社区

嗜血狂妃王者二小姐

穿越架空小说帮2018-05-28 16:44:20

 “啊,表哥,想死我了,你怎么这么久才来啊……”一阵发嗲的娇嗔在清碧如玉的翠竹林中传出,带着几分撒娇、几分发情般的娇喘、还有令男人发软的酥麻。


    “柔儿,我的小心肝,你可想死我了,几天不见,皮肤又白了,奶、子更大了,让我亲一口……啧啧……”随着男子猥琐而又淫邪的声音飘荡在竹林间,接下来便是一阵窸窣的脱衣声。


    “哎呀,你急什么啊,小心点,凌月就在房内呢,你,唔唔……”女子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堵住了嘴巴,下一刻,一阵情事中独有的奇特响声便在竹林间响起——女子的呻吟声,以及男子如牛饮般的粗喘。


    风起,沙沙作响,满林的竹叶随风摇曳,那亭亭玉立的竹子被好奇的风儿拉弯了腰枝,露出竹林中的一幕。


    风吹竹林,竹叶婆娑,沙沙作响。


    不远处,一片夹竹桃林中,在那红的花和绿的叶之中,一个女孩竟然盘腿坐在一片桃叶上,狭长的绿叶并没有因为超负荷而坠落枝头,或者摇摆不停,就那般稳稳地拖住女孩娇小的身子。


    明媚的阳光碎碎点点的洒在这片红绿交加的美景中,漾起满视野的金光,更将那一身绿衣的女子衬托的宛若天仙下凡,气质清冷,典雅脱俗。令人不敢直视!


    她是南宫凌月,南宫将军府的庶出小姐,整个神武大陆宇文皇朝鼎鼎有名的废物、病秧子,十三岁了,却还没有越过最低级的武士一级。


    此刻,南宫凌月神情冷漠、眸光冷冽,望着竹林中的一幕,清秀灵动的眸子忽然闪过一抹鄙视的光芒,她忍不住皱眉,开口,“技术太烂了!”


    来回就这么一个姿势,跟她在二十一世纪看过的a\v,完全不能相提并论!亏他们还挑选这么一个雅致的地方偷情,都不知道挑战些优雅的姿势么?一点也不养眼!


    南宫凌月再次不屑的哼了一声,而后闭目,不再观看,继续凝练她强大无匹的精神力。


    南宫凌月并没有因为那正在偷情的女主角是自己的亲娘,而愤怒或者惊恐,她宛若一个局外人,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只是静心修炼。


    南宫凌月勾起冷若冰霜的笑:哼,这种女人怎么配做她南宫凌月的娘呢?何况真正的南宫凌月早已经被她的亲娘和奸夫一起害死,她只是巧合穿越到这具身体里罢了。


    就算是占据了林依柔女儿的身子,南宫凌月也不会叫她一声娘,林依柔,她根本不配!!!

那竹林中的男女依旧忘我的交战着,丝毫不知自己早已被人评头论足的鄙视了一番。


    忽然,一阵疾风吹动起满园的竹叶飘飞,成片的桃花纷飞,合着翠竹和花香的味道,在空中荡漾而过。


    正在凝神修炼的南宫凌月,蓦然睁眼,清冷的眸光中闪过一抹惊诧的光芒,而后改为让人战栗,腹黑的阴笑。


    听着越来越近的脚步声,她收功,自桃树上一个凌空翻越,轻飘飘的便落在了地上,那托着她的小身子的桃叶竟然动也没动,丝毫并没有因为南宫凌月的离去而摇摆不定。


    风突然静止了!


    南宫凌月,歪头望着静止的桃叶,狭长的绿叶上金光点点,熠熠生辉。


    她得意的笑了,轻功进步的幅度要比她想象中的大,看来这个世界的天地精气和灵气对她的修炼十分的契合,就连那精神力也是空前的强大起来,用不了多久,她就可以修炼这个世界里的魔法了,可以丢掉废物的帽子了!


    南宫凌月所处的这个地方,叫作神武大陆,据说这是一片被诸神遗弃的土地。


    这片大陆上聚集了人类、妖族和魔族,三种种族划地而治,西北地区幻兽洞天的是妖族的领地,西南处的黑魔岭则是魔族的统治区,至于人族占据了整个大陆的五分之三,与妖族、魔族分别相隔着迷失森林、藏尸江,而南宫凌月所处的国家是人类的宇文皇朝。


    初来这里,南宫凌月对神武大陆了解的并不多,她只是偶尔听下人们这么说起一些。现如今的南宫凌月只是一心修炼。她深知,不管是什么地方,都是实力决定一切。


    就在南宫凌月低头沉思的时候,耳旁蓦然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她收起笑容,身形一闪,明明前一刻她还在桃林中,下一刻竟然突兀的出现在不远处的茅屋中。


    将门轻轻掩好,她上床,躺下,闭眼,而后就这般不动了。


    果不出南宫凌月的意料,很快的,丰竹园中便传来了南宫沉歌怒吼的声音,“你们这对奸夫淫妇,我要杀你们!”


    “啊!”


    “啊!”


    两声惨叫过后,便再也没有了声音,只是南宫沉歌愤怒的吼叫,不停的挥动着双掌,朝早已昏迷的人身上狂舞着,没有多久的功夫,那地上赤裸着的两个人便大变样,浑身上下鲜血淋淋,到处皮开肉绽,静静的趴在地上一动不动了。


    这时,另外一个温和而又轻柔的声音响起,“老爷,您消消气!”


    床、上假寐的南宫凌月闻听这个声音,那张原本冰冷的小脸竟然罕见的闪过一抹柔和,这是秋灵素的声音,也就是这个将军府的女主人,她老爹南宫沉歌的正房夫人。而她的母亲是林姨娘林依柔。


    秋录素正房夫人,育有一儿一女,相比其他家庭,正房夫人对庶出子女刻薄的态度,她对南宫凌月,并不吝啬她的母爱,甚至比南宫凌月的亲娘林依柔,对南宫凌月还要关爱,几乎把南宫凌月当作自己的亲女儿一样的疼爱。

所以,秋灵素也是整个将军府中惟一一个让南宫凌月有好感的人。


    却说因为南宫沉歌的怒吼声,顿时将府中其他人也引来了,没有多久的功夫,素来冷清的丰竹园竟然变得热闹起来了,只是南宫凌月这个主人却乖乖躺在□□装她的病秧子。


    听着院中叽叽喳喳的声音,还有南宫沉歌的愤怒,以及秋灵素帮着林依柔求情的声音,南宫凌月无奈的皱皱眉,房子外面好戏上演,自己却不能观看,实在是不爽的很!


    不过,很快的便有人记起南宫凌月了,那人不是别人,正是南宫凌月同父异母的哥哥——南宫傲轩。


    南宫凌月听见南宫傲轩忽然说道,“凌月呢?她去哪里了?”


    这时,气愤过头的南宫沉歌也才想起了一向被自己冷落的女儿,顿时对身边人吩咐道,“去,把二小姐给找来!”


    其实,南宫凌月还想睡会呢,尽管她也想去看戏,看看平时那个喜欢调戏她的奸夫,看看这个歹毒自私的娘到底怎么样了,可是她现在是病秧子,走到众人面前,还免不了要伪装一番。


    病秧子废材二小姐?哼,总有一天她要一飞冲天,让整片大陆都为她颤动。


    掩下真实的心情,拉开破旧茅屋的门,南宫凌月出现在众人的面前。


    南宫凌月一袭碧绿的衣服松松垮垮的包裹着那具娇小孱弱的身子,面色蜡黄黑瘦,看向外面的目光游离惊恐,似乎外面有怪兽一样,她趔趔趄趄的朝众人走了过来。


    “啊,凌月!”秋灵素见南宫凌月出来了,顿时担心的叫了一声,快速走了过去,将凌月紧紧抱在怀中,不让她看到地上昏迷不堪的两具身体。


    南宫凌月本来是个杀手,莫名穿越到这里后,爹不疼娘不爱,而且亲娘还联合奸夫想要害死自己,使得她本来就清冷的性子更加的冷冽,只是这个秋灵素对她太过关心,让她从她身上感觉到了丝丝母爱的温暖。


    这会儿,秋灵素又是如此体贴的担心她,南宫凌月心中一暖,抬起伪装之后的小脸,冲着秋灵素甜甜一笑,“谢谢母亲!”


    秋灵素望着乖巧的南宫凌月,鼻尖一酸,竟然掉下泪来,紧紧抱着南宫凌月不松手,“凌月,我可怜的孩子!”


    “哼!”一旁可有人不干了,声音带着鄙夷和不屑,冷冷说道,“娘,您的女儿、儿子都在这呢,人家也有亲娘,您何必母爱泛滥?没看到人家娘正躺在那里等着她吗?”


    说话的正是秋灵素的女儿南宫媚儿,她一身粉色衣衫衬托的肌肤如玉,南宫媚儿长的美貌迷人,只是那张漂亮的脸蛋上,却多了几分恶意的挑衅,眉间几分刻薄,顿时遮去了她三分的美丽。


    南宫媚儿都这么说了,凌月就是再怎么不愿意看她娘的惨样也不行了,当下她笑着推开秋灵素,朝地上的人看去。


    而饶是南宫凌月前世杀人无数,见惯了大世面,看到眼前的两人不堪的样子,还是忍不住吃了一惊。

不过南宫凌月还记得自己在扮演一个懦弱的病秧子,她佯装被吓得面无血色、神情惊恐,浑身发抖,仿佛下一刻双腿发软就要跌倒了。


    “哼,废物!”一旁的南宫傲轩望着凌月的样子,眉宇深拧,不屑的骂道。


    而到底地上是怎样的光景呢——却说地上有两具不知是死是活的一男一女的尸体,尸体赤裸着身躯依旧交缠在一起,宛若一对连体婴儿一般侧躺在地上,浑身上下早已没有一处完好的肌肤,血肉翻飞,露出涔涔白骨,血如泉涌,一股浓郁的血腥味弥漫在周围,令人欲呕。


    南宫凌月再看了一眼,然后装着支持不住,跌坐地上,整张脸因为恐慌而变得扭曲不堪,簌簌珠泪不停的落下,最后更是无法忍耐的开始呕吐起来。


    “凌月!”秋灵素心疼至极,刚想过去搀扶,却被南宫沉歌一把拉开,他走到凌月身旁,强忍着满腔的愤怒,问道,“凌月,你娘和这个男人在这里私会,行苟且之事,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了?”


    南宫沉歌的声音带着无与伦比的愤怒,明明是在质问,可是那说出来的话语似乎已经认定了南宫凌月是知情者,看他对凌月摆的脸色,似乎是恨不得将面前的凌月一脚踹死!


    南宫凌月闻言,眉头一皱,为了自身的安全,她不得不示弱,隐藏起自己的武功,但是并不表示她就可以任人欺辱,尤其是这个名誉上的父亲!


    南宫沉歌如此执问她,她若是承认了,恐怕南宫沉歌怒极攻心一掌就会把她杀了——反正在南宫沉歌的眼里,她就是一个废物,是将军府的耻辱!


    南宫凌月忽然站起身来,蜡黄黑瘦的小脸扬起,那双明亮的眸子对上南宫沉歌早已被愤怒蒙蔽的双眼,她清清冷冷开口,却带着不容置疑的强硬,“我是什么东西,不过一个爹不疼娘不爱的废材小姐,姨娘和这个男人偷、情,爹爹你这么厉害,肯定比我清楚了!”


    “你混账!”南宫沉歌闻言,顿时暴跳如雷,他大骂一句,伸手就朝南宫凌月的脸上挥去。


    南宫凌月是宇文皇朝正一品的骠骑大将军,十一级武士巅峰状态,随时都有可能突破,成为宇文皇朝第三个武尊。


    所以,他这一巴掌挥下去,南宫凌月哪里还会有小命!


    一旁,除了秋灵素想要来求情而被自己的女儿拉住外,其他的人均是一副看好戏的样子。似乎他们都认为南宫凌月这个废物早就该死了,活着是南宫家的耻辱,现在她娘又做了这么伤风败俗的事!


    南宫媚儿神情冷漠,冷笑连连,眼睛不眨一下的望着南宫凌月,似乎是想亲眼看着她死掉。


    南宫傲轩更是满脸的鄙夷和不屑,似乎多看南宫凌月一眼,都是耻辱!


    旁边的人脸上也全是满脸的鄙夷,那幸灾乐祸的神情就差拍手叫好了。


    南宫凌月将所有人的神情尽收眼底,看来她示弱太久了,所以惹得这些人的集体轻视。

何况现在,凌月现在要是不还手,自己就真的完蛋了。


    当下,南宫凌月嘴角扯起一抹冰冷的笑,人站在那里,动都没动,只是头微微偏向一侧,就是这么一偏,不急不慢,不着痕迹的便躲过了南宫沉歌挥来的巴掌。


    南宫沉歌一个巴掌扇空,由于在气头上,他使出的劲气极大,一心想着一巴掌打死南宫凌月,所以在南宫凌月轻松的躲过去之后,那股没有发泄出来的劲气便直接飞了出去。而且,不偏不倚,刚好落在地上昏迷的两个人身上!


    “砰”的一声传来,血水飞溅,原本连个依旧连在一起的人竟然被南宫沉歌强劲的气生生的砸开了!


    而南宫沉歌因为用劲过大,又没拍着凌月,他身子竟是在众人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向前跌去,然后——磕在地上,晕死了!


    南宫沉歌昏迷之前,瞪大了眼睛,他没想到,自己会有这么丢脸的一天!


    “啊,父亲!”


    “老爷!”


    当下所有人惊慌失措的去搀扶昏迷的南宫沉歌,早就忘记了南宫凌月的存在。


    众人七手八脚的抬着昏迷的南宫沉歌回去了,凌月的住处丰竹园再次恢复了以往的清静和静谧。


    春风吹拂,阳光明媚,竹叶婆娑,桃红叶绿,金光点点,当真是一派好景致。


    当然,前提是排除地上早已昏迷的两个人,以及那一滩滩腥红刺眼的血迹。



    春日的风是温和的,轻柔的拂在脸颊上,柔柔的,凉凉的,一如清晨花瓣上的露珠,清润而又舒适。


    春风荡起无数的枝桠,枝摇叶晃,满园的花草香,沁人心扉。


    早晨的气息是最为纯净的,灵气也是最为浓郁的,所以南宫凌月从来不懒床,早早起来,便在园中修炼。


    丰竹园不大,里面的植物也不多,除了一些野生的花草外,便是茅屋东边的那一片翠竹,以及西边的这一片夹竹桃林。


    开始的时候,南宫凌月一直在竹林中练习自己的轻功,不过后来发现夹竹桃本身所具有的灵气要比竹林浓郁的多,于是她便将目光转移到了桃林中,自此便一直在桃树上修炼。


    她先是盘腿坐于树身上,凝练自己的精神力以及轻功,不过精神力没怎么增长,轻功倒是厉害了不少。


    所以,南宫凌月便专注于练习轻功,由开始的在树身上,转移到树枝,由臂膀粗的树枝转移到手腕粗,接着是手指粗般树枝,最后南宫凌月更是将主意打到桃叶身上!


    如果能够立于一片桃叶上,保持桃叶原有的姿态,既不在桃叶上加重分量,也不改变桃叶的形状,那么南宫凌月的轻功说不定真的是天下无敌了。


    果然,在苦苦练习了将近三个月后,南宫凌月终于收到效果了!


    她竟然真的可以席坐于一片桃叶上,整个人轻的宛若没有重量,丝毫没有给桃叶带来任何的压力,而且最为难得的是,偶有风来,那桃叶依旧如往常般随风舞动,枝叶慢摇,叶上如若无物。

南宫凌月惊喜无限,就在她欣喜的同时,又收获了另外一份惊喜!


    自从穿越到这个世界后,她一直没有动静的精神力竟然可以运用了,虽然只是简单的能够操纵元气丢出几个最为低级的法术,不过这已经令南宫凌月开心不已了。


    只要是可以操纵,那就证明魔法世界的大门为她敞开了!


    凭她南宫凌月的本事,以后还不是在这个世界横着走!


    所以,尽管昨天发生了最为悲惨的一幕,丝毫也没有影响到南宫凌月的修炼,对于她来说,什么也没有自身强大重要,只有自己足够厉害了,才能保护自己,尤其是在这个强者为尊的世界里,拳头就是硬道理!


    就在南宫凌月刚刚修炼完毕,落下枝头的时候,丰竹园便来人了。


    是个丫头,婉儿,虽然见的次数不多,但是因为婉儿是秋灵素的丫头,所以南宫凌月还是记得的。


    而且这个丫头,也是难得的跟她家夫人一样,对废材南宫凌月没有丝毫的鄙视。


    “二小姐,老爷和夫人都在正堂呢,要您过去!”婉儿冲着南宫凌月轻轻的一笑,说道。


    南宫凌月点点头,道,“我知道了,你先回去,我随后就到!”


    婉儿随即点点头,非常有礼的退了出去。


    南宫凌月望着婉儿远去的背影,低头沉思了片刻,这才回到茅屋去收拾了一下,再次走出来的时候,俨然已经变了一个人。



    一身碧绿色裙装,裙摆上刺着点点桃花,粉色的桃花映着碧绿的衣摆,这装扮在这富贵一等一的将军府虽不出彩,但比起南宫凌月往日惊恐而又面色蜡黄的孱弱模样,可是要好很多了。


    其实凌月今天有点破罐子破摔的心理。她想昨天都已经跟南宫沉歌杠上了,大不了离开将军府。


    人还没有走进正堂,耳旁便传来了苦苦求饶的声音,南宫凌月眉头一皱,是那个一心想要害死她这个废物女儿的娘,林依柔。


    凌月挑起眉。林依柔被南宫沉歌打成那样,竟然还没死……真是命大!


    “老爷,求求你,看在我伺候你这么多年的份上,求求你,就饶了柔儿,老爷......”满身伤痕的林依柔顾不得身上的疼痛,一身白衣也早已被鲜血浸染,秀发凌乱不堪,不停的朝坐在首位上的南宫沉歌磕头求饶。


    只不过,南宫沉歌自始至终都没有说一句。


    南宫凌月在门外嘴角微微勾勒出一抹冷笑,随即又恢复正常,迈着步子走了进去。


    南宫凌月看也不看地上跪着的两个人一眼,便直接坐在了一旁空着的椅子上,既不行礼问安,也不担心自己的亲娘,就这般坦然的坐下。


    南宫沉歌见状,更是气上加气,想想昨天自己摔得,那个郁闷啊,简直是无语对苍天。此刻看到南宫凌月如此无礼,就更是怒火中烧了。


    “凌月!”南宫沉歌一拍桌子,暴起,指着南宫凌月骂道,“你个无知的废物!混帐东西!谁给你的胆子可以无视家长?”

南宫凌月挑挑眉,刚要开口,却听到一旁的南宫媚儿说话了,“父亲,犯不着为了一个废物生那么大的气,哼,她娘既然可以敢做出这么淫荡无耻的事情来,说不定她本来就不是南宫家的人!”


    “就是,”坐在南宫沉歌身旁的南宫傲轩也开口了,他先是无比厌恶的看了一眼地上的林依柔,而又望了一眼南宫凌月,才冷冷道,“我们南宫家的人就算是能力再不济,也是四级以上的武者,就连丫头仆人都是三级顶峰了,可是她竟然连一级都达不到!根本就不是我们南宫家的人!”


    在这个以武为尊的大陆上,如果想要得到所有人的认可,或者说想要不被人鄙视,那么就要成为一个实力强大的武者或者是魔法师,当然想要成为魔法师,需要极高的天赋和强大的精神力,不是随便一个人便可以达到的,尤其是魔法师的职业太过于高贵,而且一些魔法器材价值不菲,一般人根本没有丰厚的经济条件支持,所以那些令人尊崇的魔法师,大多都出自于世家。


    而武者就不同了,只要你能够吃苦,持之以恒,都可以成为武者,只不过是有着阶级不同罢了。


    一般,孩童在七岁都可达到一级,十岁之前可以成为三级,到了十五岁的时候,哪怕是残废和愚笨的人,也可以达到三级水准了,不过大多的人一辈子都在三级巅峰徘徊,越不过去。至于十二级以后的武尊,甚至是武圣,武神,那更是传说中存在了。


    所以说,莫大的宇文皇朝,也只有三个人达到了武尊的境界,南宫沉歌作为其中的一人,目前还是处于十一级巅峰状态,没有突破,成为真正的武尊。


    不过,饶是如此,放眼整个宇文皇朝,南宫将军府的确是无数人仰望的地方,且不说南宫沉歌即将成为武尊,就连他的儿女也在年少时便展露了天才的锋芒。


    南宫傲轩才十六岁,却已经是一个五级武师,他随身的武器是一对黄金战剑,据说是南宫家老一辈曾经救过某个武尊,他作为报恩而留下来的。


    而南宫媚儿,本身且不说是一个四级武士,更难得的是她还是一个五星召唤师,召唤兽是一直冰属性的冰天雪猫。


    然而,南宫媚儿今天才十五岁。


    与这两个人相比较,作为一级武者还没有达到的南宫凌月,自然是整个南宫家最大的耻辱。


    “呵呵……”南宫媚儿掩嘴轻笑,眸光中带着浓浓的不屑和鄙视,“她是淫妇的女儿,自然不是我们南宫家的人!”


    这兄妹俩一唱一和的,对着南宫凌月极尽奚落之能,南宫凌月眉宇轻拧,感情他们认为昨天南宫凌月轻松的躲过了一个即将迈进武尊的人的毒打,那只是巧合和幸运,在他们眼中,南宫凌月始终都是废物。


    不过,南宫凌月望着南宫媚儿看向自己的眸光,怎么除了厌恶和不屑之外,还带着几分赤裸裸的嫉妒。

南宫凌月低头,略一想南宫凌月嫉妒扫着她脸的眼神,就明白了。凌月笑了,她其实还没正儿八经的打扮呢!


    “好了,媚儿和轩儿,你们就少说两句,除了这种事情,凌月心中不知道多难过呢,这才惊慌失措的忘记了该有的礼仪,她还小,就被斥责她了!”秋灵素终于忍不住,替南宫凌月说话。


    “妹妹?哼,我可没有那么好的福气,有这么一个好妹妹!”南宫媚儿丝毫不理会自己娘亲的话,厌恶的看了南宫凌月一眼,道,“神武大陆最有名的废物,蓝月王朝大将军府中的二小姐,南宫凌月,这么响当当的名号,我可是高攀不起!更何况,现在又多了一顶帽子,淫妇的女儿!”


    南宫媚儿说了一堆话,南宫凌月有些受不了南宫媚儿的呱噪!凌月皱了皱眉,不过还是没有说话,跟这些小屁孩逞口头之舌,她还真的会成废物的!


    南宫凌月心中这么想着,却忘记了自己现在的年龄也不过十三岁,也是一个小屁孩呢!


    终于,南宫沉歌不耐烦了,挥挥手,示意两个人闭嘴,南宫媚儿和南宫傲轩这才住口,只是还是忍不住狠狠的瞪了南宫凌月一眼。


    南宫凌月冷笑,这仇先记着,她什么都不好,就是记忆力好!


    因为南宫凌月的到来,林依柔本来苦苦求饶的,也不说话了,只是傻傻的跪在那里。


    至于那男子,林依柔的表哥兰嘉洛,他也还活着,不过现在可没有平时神气的样子,他像是泄了气的皮球似的,蜷缩在地上,神情木然,目光呆滞,似乎已经预想到下场了。


    南宫凌月只瞧的目光越来越冷,这男人真没骨气,被发现了,竟然就这般绝望了,林依柔竟然会喜欢他,看来也是一个蠢蛋!


    “现在,我决定,将这对奸夫淫妇投井,以儆效尤!”忽然,南宫沉歌冷漠而又悲愤的声音在众人耳旁响起。


    林依柔闻言一愣,不敢相信的望着南宫沉歌,南宫沉歌早已是不惑之年,因为常年习武,身体显得矫健而又英挺,眉目英俊,可以看出年轻的时候是个美男子。


    此刻南宫沉歌对犯错的人宣判惩罚,除了愤怒之外,还有一丝不舍和失望!


    却说林依柔虽然生了南宫凌月这么一个废物,无法带给她荣耀,但是丝毫不影响南宫沉歌对她的宠爱,甚至因此,对她更是疼爱有加,百依百顺。


    可是这个女人,竟然觉得女儿是废物,几次想杀掉她,后来见杀不掉,便更是跟自己的表哥偷情,希望可以再生个孩子,以稳住她在南宫家的地位!


    这么一个如意算盘打得很好,所以他们二人经常偷情,南宫凌月既然可以发现他们的奸情,作为掌控大将军府的南宫沉歌,他又怎么会一丝都没察觉到呢?


    南宫沉歌不是不知道,只是因为太过疼爱林依柔,他只是刻意的忽略,只是装着什么都没有的不去追究。

而要不是林依柔傻乎乎的以为丰竹园是个私会发情的好地方,而在那里行苟且之事,被路过的南宫沉歌亲眼看见她的背叛,恐怕林依柔还依旧是最受宠的娘娘。


    亲眼看着自己疼爱这么多年的女人和别的男人苟合,是个男人都忍不了!


    投井!投井!!


    林依柔看着南宫沉歌无情的脸,一屁、股跌坐地上了,脸色惨白无血,双目空洞无神,仿佛早已没了灵魂。


    南宫沉歌这般的决绝,她是死定了!



    春日,明明骄阳当空,可是不知为何,却让人觉得冷冽,一如冬日的风,彻骨的寒。


    南宫府的后院,有一座荒废的小园子,那里面杂草丛生,野草没膝,藤萝遍布,因为年久失修,到处一派狼藉、杂乱、不堪入目。


    而就在院中的一处杂草丛中,一口井不知已经存在了多少年,井台上布满了青苔,井中碧绿的水色映着高空的骄阳,偶有几只蛤蟆在井中传出几声凄厉的叫唤,更是令人头皮发麻。


    南宫凌月随着南宫沉歌一行人来到荒废的小院中,早有下人摆好了桌椅,南宫沉歌和秋灵素坐下,南宫傲轩和南宫媚儿则是立于两旁,至于南宫凌月,她静静的站在下人的身旁,望着不远处地上早已绝望的一男一女。


    林依柔早已没了以往的娇美如花,此刻的她披头散发,神情木然绝望,目光空洞无神,只是不知为何,嘴角却是挂着一丝嘲笑。


    虽然南宫凌月知道,如果不是眼前的女人狠心,害死了自己的女儿,就没有自己来到这个世上,可是面对此景,她原本波澜不惊的心竟然当起层层涟漪,似乎是在伤心!


    这怎么可能呢?就算自己占据了林依柔女儿的身子,可是灵魂早已不是那个懦弱的小丫头,而且素来对这个娘没有任何的好感,自己此刻怎么会难过呢?


    南宫凌月忽然觉得心中一闷,有种要窒息的感觉,她忍不住捂住了胸口,额头竟然沁出了滴滴汗珠。


    这一幕看在众人眼中,却是认为i南宫凌月不忍看到自己的母亲被杀而伤心难过。


    “凌月,”秋灵素更是心疼的开口叫着,而后又转头望着南宫沉歌,祈求道,“老爷,凌月她还小,怎么说也是你的骨肉,要不,就让她回避?”


    “哼,她自己的娘做了不要脸的事情,她就应该承担后果,一个废物还能翻天不成?”一旁,南宫傲轩不等自己的父亲开口,直接轻蔑的说道。


    所有下人更是一脸鄙夷的望着南宫凌月。


    南宫凌月此刻才感觉好受了些,她终于明白自己为什么难受了,怎么说这具身子都是面前的哪个女人给的,她要死了,这具身子还是会伤心的,也就是说,林依柔的女儿在难过。


    她女儿早已死了,现在的人是来自二十一世纪的金牌杀手,南宫凌月,在那个世界横行无阻的王者,仗着轻功和暗器的配合,从无败绩。

只是不巧得很,最后一次奉了师傅命令接下的任务,去刺杀某国家的重要议员,却没有想到会在中途飞机出现了事故,这个杀手世界无往不利的杀手身上竟然发生了如此狗血的事情,飞机出事,竟然将她带到了一个陌生的世界!


    曾记得,南宫凌月醒来的时候,记起一切,她懊恼的咒骂,“shit!”


    可是一切已经无法改变了,如黄金时间档的狗血剧一般,狗血的杀手华丽丽的穿越了!


    所以,南宫凌月占据了原本属于林依柔的女儿的身子,此刻伤心应该属于正常。


    不过,很快,南宫凌月便调整了心态,重新恢复成波澜不惊的样子,只是静静的望着这一切,耳旁听到南宫傲轩的谩骂,她如水的眼眸微微眯起,这个混蛋哥哥,看来是极度的缺少运动撞击!


    南宫沉歌脸色不是一般的难堪,怎么说处死林依柔,他心中还是不舍得,但是既然决定的事情便不能改变,何况林依柔实在是太过分了!


    这时,两个下人竟然抬来一个木架,木架固定成笼子的形状,显然是按照水井口的大小设计的,里面足足可以装下去两个人。


    南宫沉歌挥挥手,示意下人动手。


    林依柔动也没动,只是嘴角的嘲笑越来越浓烈,任由下人抬进了木架中。


    而当下人拉着兰嘉洛往木架中拖的时候,一直萎靡不动的兰嘉洛就像是忽然有了灵魂,猛然间挣开下人的手,就往外跑,一边跑一边大叫着,“我不要死,我不要死,我不要死…….”


    很快,便有下人追上了,将他又拖了回来,按进了木架中。


    兰嘉洛心有不甘,望着面前的林依柔,忽然神情扭曲的可怕,对着林依柔不停的用脚踹,“贱人,都是你,是你害了我,是你害了我,我杀了你!”


    面对着兰嘉洛的疯狂,林依柔动都没动,哪怕他踢过来的脚,她也照单全收,只是忽然转头,看向人群中一直静默不语的南宫凌月。


    南宫凌月正在低头沉思,蓦然觉得有道目光盯着自己,她抬头,正对上林依柔的眼光,神情一凛。


    那是一种什么眼光?是懊悔?是悔恨?是愧疚?还是不舍?


    难不成这个女人临死了,忽然母性大发,觉得对不起自己虐待的女儿了?


    然而就在这一刻,下人将木架底层的木板用力抽开,底层顿时没了托住二人的支架,两个人朝着井中快速落去!


    随后传来两声“砰砰”的落水生,接着是一阵不停的挣扎,还有兰嘉洛的惨叫救命,不过很快的,井中便恢复了平静。


    到死,林依柔却是再也没有说一句话,没有看任何人,除了望向自己的女儿之外。


    处死人,对于位高权重的将军府来说,就这么简单,既不会让市井之人笑谈,更保全了颜面。


    南宫沉歌在秋灵素的搀扶中,离去了。


    不知为何,那回去时候的步伐竟然不如来时那般矫健有力,此刻他仿佛一瞬间老了许多岁,连笔挺的背也弯曲了。

林依柔的背叛对南宫沉歌的打击很重,尽管他什么也没有说。


    所有人都离开了,院中只剩下南宫凌月一个人。


    风起,草动,满院的荒草疯狂的摇摆着,似乎要将那不远处的水井填平。


    天气明明在前一刻还是万里无云的,此刻竟然阴沉了下来,大片的铅云快速的占据了整个天空,阴暗沉闷的气息将整片大地笼罩。


    南宫凌月依旧站在那里,一动不动的望着那口水井。


    前一刻还有个女人有那种复杂的目光望着自己,下一刻她竟然从这个世界消失了。


    从此以后,南宫凌月便真的成了孤单一人,再也没有人问津,更没有了所谓的亲人。


    对于南宫沉歌,估计现在更恨她了。


    “呼……林依柔……死了也好……”南宫凌月长出一口气,忽然觉得似乎是压抑了很多年的包袱卸下来了,对于林依柔的死,这个身体释然了。


    也许,这样对于原本的南宫凌月才是一个交代,以后她怎么行事,都与任何人无关了。


    转身,往后走。


    只是脚步刚刚抬起,还没有落下,那大雨便倾盆而下,带着滚滚雷声,震耳发聩。


    南宫凌月抬头,眯眼望着被雨滴密集的天空。


    大雨一连下了三日,到了第三日傍晚,才有了初晴的征兆。


    难得的雨后好天气,一道彩虹斜跨天际,洵烂多姿,色彩耀眼。


    丰竹园。


    地上早已被雨水冲击的低低洼洼的,沟沟壑壑间到处是积水,简直没有可以下脚的地方。只不过那一派翠竹,那一片桃林,在雨后却更加的清新脱俗了,青碧的叶子上拖着晶莹玉润的雨珠儿,映着天空那一抹靓丽的色彩,平素的令人觉得心神一震。


    尤其是,这雨后的空气更加的空灵清澈,更然南宫凌月觉得空气中的灵气越发的密集了,当真是修炼的好时候。


    于是,她一个凌空翻越,宛若蝴蝶起舞,翩翩然便落于桃叶上,盘腿而坐,双眸微闭,开始了凝练强大的精神力。


    顿时,以南宫凌月为中心,无数的灵气开始向她疯狂的聚集,最后更是直接形成了一个旋窝,而南宫凌月则是这旋窝的中心,吸纳着所有的灵气,将灵气引入体内,洗经换髓般的改造自己的身体,丰盈自己的精神力。


    其实,在另外一个世界的时候,根本没有南宫凌月这种修炼的方式,她一向放弃了近身格斗和兵器对打,她喜欢轻功和暗器,轻功可以用来加速她的速度,哪怕是那个世界中不长眼的子弹,她都可以仗着一流的轻功躲开,而暗器可以出其不意,达到意想不到的效果。


    至于现在为什么会修炼精神力,一来是因为当她了解到这片大陆上向来都是用实力来说话的,除了武者就是魔法了,但是她不怎么专注于武者,倒是对于魔法比较有兴趣,所以开始想要学习魔法。


    而学习魔法的最为关键,便是需要丰厚强大的精神力作为支撑,尤其是后期的那些什么禁咒之类的,更是需要耗费强大无匹的精神力,当然某些有钱的人靠着加持了魔法能量的器材除外。

南宫凌月现在无钱无势,而且凝练自己的精神力对以后是绝对有好处。当下,凌月就花了大量的时间凝练精神力。


    当凌月第一次尝试着凝神静气,修习精神力的时候,她刚刚入定,心神合一,脑海中竟然出现一副副图画,那上面有修习魔法和武术的各种方法,而且还有最为基础的入门学习方法,不仅仅如此,南宫凌月甚至还看到了一些晦涩难懂的咒语,高超难学的武技,只不过那些咒语武技一闪而过,似乎是在向南宫凌月说明,只要她坚持下去,后续这些东西都可以学会。


    就在南宫凌月惊愕不已的时候,一道亲切温和的声音更是在她耳旁回荡,“神武大陆,魔武共盛,初窥天机,人王之境。”


    十六字真言,字字珠玑,宛若凭空响雷一般在南宫凌月耳旁炸响,顿时将南宫凌月震得狂喷了一口鲜血,而后直接昏了过去。


    当南宫凌月再次醒来的时候,那脑海中曾经闪现的一幕一幕竟然犹如播放电影般全部存在,南宫凌月惊喜无限,她立刻盘腿坐起,尝试着按照上面所述的修炼精神力,果然,事半功倍,而且就连带着她最为敏锐的灵识也随着更加的灵敏起来。


    自此,南宫凌月便与脑海中的那一幅幅图画结下了不解之缘,她苦苦学习,坚持不懈。


    因为,南宫凌月对那个什么“初窥天机,人王之境”实在是感兴趣,她想知道所谓的天际是什么,人王之境又是何种程度!


    再次将功法修习了一边,感觉外界的精神力不再继续朝自己流动,而她体内的精神力却越发的纯厚了,南宫凌月脸上闪过一抹欣喜的神情,明眸皓齿,娇颜如玉,竟然令天际那抹绚丽多姿的彩虹都失了颜色。


    轻飘飘的再次飞下枝头,南宫凌月望着地上沟沟壑壑的积水和水洼,眸中闪过一抹恶作剧的光芒,随即凝聚精神力,而后喊道,“驭土术!”


    下一刻,水洼处竟然从下面翻起无数的湿土,泥土翻动,积水慢慢的便浸了下去,然后再次翻动,很快的,那原本沟沟壑壑的水洼不见了,整个地面宛若被人重新挖掘一新,覆盖了一层新鲜的泥土,只不过那长着花草的地方,泥土虽然翻新,但是花草依旧,而且更加的明艳动人了!


    望着自己的杰作,南宫凌月惊喜的合不上嘴,她实在没有想到精神力竟然可以这么玩,虽然在小说中看过有些精神力强大的人,不需要念动咒语,只是意念一动,随口而出,那魔法精灵便会随着自己的意念而行动,可是她实在没有想到惊喜会这么大!


    在南宫凌月以为,只要那一处的沟壑填平了就好,可是丰竹园中所有的积水和水洼,就因为她的一句恶作剧,便彻底改变了!


    南宫凌月顿时更加的喜爱这个世界的魔法了!


    当然,由于第一次使用精神力,南宫凌月还没有完全驾驭和把握,稍后精神力竭尽的状态便显示出来了,南宫凌月顿时觉得自己浑身酸软无力,头疼欲裂,难以忍受。

 下一刻,南宫凌月整个人便软软的倒了下去。


    地上,到处是新翻出来的泥土,湿气连带着泥起,沾染了地上的人儿一身,可她犹是不觉,依旧昏迷。



    夕阳西沉,乌桂升起。


    春风起,枝叶动,桃林间哗啦作响,枝叶慢摇,带着独有的清香。


    蓦然,一只大脚出现在昏迷的南宫凌月身旁,他手中一把凌厉的长剑,剑尖映着高空刚刚升起的月华,隐隐有一道银色的光辉在流动,熠熠生辉,却是说不出的寒意。


    那长剑忽然高高凌空,目标对准了昏迷的南宫凌月,而后狠狠用力的劈了下去!


    但是,在剑刃距离南宫凌月的身体仅剩一厘米的距离的时候,忽然停止了,就像是被生生定住了一般,再也没有往下挥动丝毫。


    长剑颤抖,似乎是拿剑的人力气不足,又像是在犹豫,在心痛。


    南宫沉歌的脸色说不出的痛苦,原本俊朗的容貌早已因为悲痛而扭曲,变得狰狞可怖。


    他握住长剑的手不住的颤抖着,目光却是愤恨的望着地上昏迷的人,只是怎么也下不去手。


    因为,他的脑海中一再闪现的是林依柔临死前的那抹目光,望着南宫凌月所含带的不舍、悔恨和祈求,虽然林依柔什么都没有说,但是南宫沉歌知道,她的意思很明显,是在祈求自己照顾女儿!


    南宫沉歌犹豫了,他不想违背林依柔最后的心愿,可是看着南宫凌月,就会想起林依柔,他心有不甘。


    最终,南宫沉歌怒吼一声,将长剑狠狠的掷与地上,而后狂奔而去。


    夜色如水,冷月高悬。


    春日的夜是清冷的,带着几分寒,铺天盖地的□□,冰冷着昏迷不醒的人儿。


    蓦然,南宫凌月双眉皱了几皱,一阵撕裂般的剧痛在头部蔓延,痛的她一张小脸苍白到极点,而后是一股酸散无力的疲惫感□□,让她忍不住哼了一声。


    精神力竭尽的滋味可真的是不好受,南宫凌月痛苦的扶了扶额头,心中暗自决定,以后不这么玩自残了,在没有把握好对于精神力的掌握能力之前,她再也不随意使用了。


    吃力的坐起身子,这才发现自己依旧在桃树下躺着,怪不得那一股一股的冷意那样的彻骨,让她都快吃不消了。


    强自忍住浑身的不适,南宫凌月吃力的从地上站了起来,而后跌跌撞撞的往茅屋而去。


    就在南宫凌月走到房门前,伸手要打开门的时候,身后蓦然传来一阵阴寒不屑的声音,“南宫凌月!”


    南宫凌月皱眉,不用回头,听声音也知道是谁,南宫媚儿,自己同父异母的姐姐,这个嚣张跋扈的大小姐。


    南宫凌月对她实在是没有什么好感,不过既然对方都来了,她装着没看见,恐怕别人还以为她怕了,于是头也不回的问道,“什么事?”


    南宫媚儿望着头也不回的南宫凌月,声音更是说不出的冷漠和疏离,没有平日里对她的尊敬和恐惧,她不高兴了。

南宫媚儿几步走到南宫凌月身旁,伸手抓住南宫凌月的右肩,想要将她搬过来,与自己面对面。


    南宫媚儿用尽了力气抓住南宫凌月的肩膀,甚至她还心狠的故意用力,想要教训一下南宫凌月,可是却惊奇的发现,自己竟然无法将这个胆小懦弱、一级武者还没有达到的废物搬过来!


    南宫媚儿脸色一愣,随后愤怒的再次用力,同时骂道,“你个给脸不要脸的贱货!”


    其实,南宫凌月没想难为南宫媚儿,只是想让她知难而退,可是忽然听到她的谩骂,尤其是那么难听的字眼,从来没有人敢这么骂她南宫凌月。


    顿时,南宫凌月怒了,她不顾一切的运用精神力,目标正是南宫媚儿紧紧抓住自己的手掌!


    下一刻,正在打算继续谩骂南宫凌月的南宫媚儿,忽然感觉右手一阵火燎的痛,她惨叫一声,快速拿开了手。


    只见,一团橘红的火焰正在灼烧着她的手掌心,而且那团火焰竟然随着南宫媚儿手掌的离开而去,如附骨之锥一般紧紧地吸附在南宫媚儿是手心,狠狠的烧灼着她的肌肤。


    “啊!”南宫媚儿痛的惨叫,惊恐的望着已经燃烧的手心,不停的上下左右甩着,可是无论她怎么甩,那火焰就是不肯离去。


    这一次,显然是南宫凌月真的动怒了,等到极度力竭而又头疼的感觉□□,她才不再凝聚精神力,冷冷的望着南宫媚儿。


    很快,南宫媚儿掌心的火焰熄灭了,她望着早已烧灼的通红的手心,痛的眼泪都出来了,想她堂堂将军府嫡出大小姐,又是五星召唤师,何时受过这种委屈?


    顿时,她朝着空中大叫一声,“冰天雪猫!”


    下一刻,一只宛若老虎般大小的白猫幻化而出,一身的白毛宛若上好的鹅绒,浑身上下散发着一股冰冷到极致的寒冷,冷冷敌视着南宫凌月。


    南宫媚儿恶狠狠的望着南宫凌月,忽然对身旁的召唤兽说道,“去,给我教训那个不知死活的贱人,打死她!”


    冰天雪猫,作为冰属性的灵兽,攻击力可不是一般人能够抵挡的,更何况现在南宫凌月处于精神力竭尽的状态。


    冰天雪猫忽然上前,对准南宫凌月,张口就吐出来一道冰剑,足有一丈长的冰剑带着无与伦比的攻击力和彻骨的寒冷朝南宫凌月呼啸而去。


    见到冰天雪猫出招,南宫媚儿这才脸色稍霁,不屑的望着南宫凌月,等待着看到南宫凌月被冰剑刺穿的下场。


    但是,南宫媚儿注定要失望了!


    在冰剑即将刺中自己的时候,南宫凌月身子动了,在原地留下一串的残影,而后忽然出现在南宫媚儿的身旁,手中的桃花翩然飞出,像是一只翩翩起舞的蝴蝶,目标正是南宫媚儿的脸。


    冰天雪猫和南宫媚儿心性相同,一人一兽均是觉得南宫凌月一定会死在这一道无匹的冰剑之下,谁也没有想到她轻松的便躲开了,竟然还在短暂的时间内回击!

如果觉得好可以点击右上角分享一下哦!因字数限制发表不了很长的文章,可以点击右上角可以在浏览器中搜索哦!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武汉丝绸服装鉴定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