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丝绸服装鉴定社区

【番外】秘爱成婚(靳少宠妻宠上天)266~268

爱友小说2018-04-15 07:40:29

第266章 寒珊篇3表白 

    白忧寒不仅仅是学霸,他还有个秘密。


    那就是,他是一个非常专业的黑客。


    他告诉蒋珊,他做过最疯狂的一件事情,就是黑了美国国土安全局的内部系统。


    蒋珊就跟听故事一样,听着他说自己的光辉事迹。


    从白忧寒的身上就能看出来。


    有些男神不是真的高冷,他的高冷也是分人的。


    就比如他从来都没对别的女生笑过,可偏偏,蒋珊讲个笑话,就能让他笑上半天。


    而蒋珊也慢慢的有了一些改变。


    就因为白忧寒说过的一句,你不化妆更好看,她把课桌里面的化妆品都收了。


    一直披散的长发,也高高的扎了一个马尾,看着清纯的跟邻家女孩一样。


    但是除了同桌的情谊之外,两个人并没有往前多走一步。


    他们俩之间的关系究竟是怎么样的,也一直是女生们课后睡前的话题。


    直到校庆那天。


    礼堂的文艺演出结束之后,蒋珊正要往寝室走呢,她的手忽然被白忧寒握住。


    幸好人多,都挤在了一起,没人看见。


    “干嘛?”蒋珊小声的问了他一句。


    “跟我来。”白忧寒对她眨了一下眼睛,就拉着她的手,往旁边走。


    没引起任何人的注意,白忧寒带着蒋瑶,一路跑进了,学校大礼堂后面的一个道具间里。


    “干什么呀。”蒋珊气喘吁吁的,不知道白忧寒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只是白忧寒刚想说话,就听见开门声,有人要进来了。


    情急之下,白忧寒扯着蒋珊就躲进了衣架里面。


    怕蒋珊说话,还用手捂住了蒋珊的嘴。


    走进来的是管理员老师,指挥学生把道具放好之后,就又出去了。


    等门再次关上,白忧寒的手才慢慢的放下。


    可是因为刚才太紧张,他们两个人的上半身都贴在一起了。


    蒋珊喘了几口气,两个脸蛋通红通红的。


    “白忧寒,你到底想干什么?”


    “啊?你不是说,你以前去考过学校的话剧团,但是因为学习不好,被拒绝了么?今天所有道具服都在这,你想演谁就演谁。”


    “你,你疯了,这要是被人看见……”


    “没事,有我呢,过来。”


    白忧寒扯着蒋珊,就往屋子后面走。


    有一排衣服架子上,全是女生的道具服。


    白忧寒挑了挑,找到了一件朱丽叶裙子。


    “穿上看看。”


    “真要穿啊。”


    “啊,我今天上台领奖的时候,忽然间发现的这里。”


    “那好吧,我们就玩一会,就回去。”


    “嗯。”


    蒋珊干过不少坏事,但是这样的坏事还真没干过。


    她躲在一边,快速的换上了道具服。


    从高高的窗户上,射进来的阳光,就像是舞台灯光一样。


    蒋珊就在那道阳光下转着圈,开心的笑着。


    她的样子真的太好看了,白忧寒只要一看见她笑,就好像又闻到了那淡淡的甜香气。


    他知道,他这是恋爱了。


    或许就是从篮球场上的那一个吻开始,他就喜欢上了。


    不管蒋珊的怎么样叛逆,他都觉得是好的。


    “蒋珊。”


    “嗯?”


    “你真好看。”


    “嘿嘿,谢谢你哦。”蒋珊的脸还是红着的。


    她有些害羞的还把头低下了。


    白忧寒慢慢的走到她身边,居高临下的看着她。


    “蒋珊,你上次在球场跟我说的,算数的吧。”


    “啊?”蒋珊抬起头,看着白忧寒帅气又年轻的脸。


    “你说,我以后就是你男朋友。”


    “哦,我当时,开玩笑的。”此时,蒋珊的心都慌了,她是越来越喜她的同桌了,可是她把心里的感情都藏起来了,因为她自己知道,她配不上他,还是做朋友好一点。


    “可是我当真了,我,我从没喜欢过谁,但是我,我喜欢你。”


    这句表白,白忧寒真的酝酿了好久。


    他早就想跟蒋珊说,却又没个合适的时间和机会。


    把话说完,白忧寒就拉起了蒋珊的手。


    “我们从今天开始,正式交往吧。”


    “白忧寒,你,你不是逗我玩呢吧。”


    “我哪有那么无聊啊,我说的是真的。”


    “但是,我学习不好,我个性也有问题,我还是孤儿,我……”


    不想再听她说这些没有用的话,白忧寒低下头,就把自己的唇贴在了她娇嫩的唇瓣上。


    没有任何的深入,就这么轻轻的贴着。


    蒋珊觉得这一刻时间都好像静止了。


    等他都把头抬起来了,她还傻傻的没回过神来呢。


    “好甜。”


    “你,好讨厌。”


    看着白忧寒一脸不正经的样子,蒋珊还打了他一下。


    不过,通常情况下,女生这么说男生时,心里一定是很开心的状态。


    两个人又在道具间了玩了一会,他们才悄悄的跑了出来。


    今天是校庆又是周五,下午的时候全校都放假了。


    蒋珊收拾了一个书包下楼,白忧寒就站在女生寝室楼下等她。


    其实白忧寒是应该回苍兰的,但是他打发了司机,他这个周末就想好好的陪陪自己的女朋友。


    终于不用穿校服,不用受学校老师的监管。


    一出校门,白忧寒就特别自然的,搂住了蒋珊的肩膀。


    “你想去哪玩,我这两天什么都不做,就陪你。”


    “那,游乐场吧。”


    “行啊,游乐场之后呢?看电影?”


    “嗯。”


    蒋珊开心一直抿着嘴笑,她跟白忧寒一起坐地铁,一起吃一个棉花糖,还喝一杯饮料。


    她是有过很多在外面瞎胡混的朋友。


    她抽烟喝酒也是跟那些朋友学的,但是她却没谈过恋爱。


    十八岁,在最美的年纪里。


    她第一次知道,初恋,原来是这么的美好。


    就跟做了一场特别绮丽的公主梦一样,梦里面还有她的王子。


    从电影院里出来的时候,天都黑了。


    白忧寒拉着蒋珊的手,就要打车送她回家。


    但是蒋珊不想回家,她靠在白忧寒的身上,搂着他的腰。


    “我回家了,你去哪啊。”


    “我?我找个酒店住就可以了啊。”


    “那我跟你一起去酒店住吧。”


    “啊?姗姗,这……”


    “你就收留我一晚吧,我不想回家看见我那后奶奶,我姐还离婚了,她最近烦的很,我也不想去找她。


    你要不收留我,我就无家可归了。”


    “姗姗,你,确定要跟我去酒店么?”


    “嗯,我确定。”


第267章 寒珊篇4主动


    看着黏在自己身上的小女朋友,白忧寒有点无奈。


    但是她可怜巴巴的样子,他还心疼。


    “好吧,那,那我们走吧。”


    “嗯嗯。”


    以前在外面瞎混的时候,蒋珊经常不回家,家里也没人管她。


    但是那些时候都是和一大堆的朋友在一起,不过这次,她心里全是小激动。


    孤男寡女共处一室,应该会发生点什么吧。


    蒋珊从商场到酒店的一路,都在偷着乐。


    因为都年满十八岁了,所以开房很顺利。


    但是,让蒋珊万万没想到的是,白忧寒竟然要开两间房。


    那都不住在一起,蒋珊硬赖着跟他来酒店还有什么意思啊。


    所以,白忧寒刚拿出银行卡,就被蒋珊制止了。


    “我,我自己住,我害怕。”蒋珊说出这句话的时候,脸都红了,她低着头,也不敢看他。


    “啊?害怕?”白忧寒想看看蒋珊的表情,但是他瞅了半天,蒋珊就一直在躲。


    前台的服务员,看着这对小情侣的样子,一直憋着嘴乐。


    白忧寒也不是傻子,她这么大的人怎么可能还会害怕,但是周围有人看着,自己也不好说什么,只能对着服务员说,一间商务标准间。


    蒋珊是不明白商务标准间是怎么回事的。


    看他终于是开了一间,心里都乐开了花了,谁知道,刷了房卡一进门,她就又傻眼了。


    那么大的屋子里,并排放着两张床,中间还隔了那么远。


    还想着,晚上能占男神便宜呢,这回也没什么理由了。


    “你怎么了?”


    放下书包,瞧着蒋珊垮下来的小脸,白忧寒把她拉到了身边。


    “我,我没事啊,挺好的,那个,我去洗个澡。”


    虽然心里失落,不过这一晚上还长着呢,说不定还能发生点什么。


    对白忧寒笑了笑,蒋珊就从跑进浴室了。


    等浴室门都关上了,白忧寒才苦笑了一下。


    他不是不知道蒋珊想干什么,他就觉得,现在还有点早。


    摇了摇头,白忧寒拿出自己iPad,做起了门萨俱乐部的最新题目。


    做了20多分钟,蒋珊穿着白色棉浴袍就出来了。


    他最喜欢她干干净净的样子,皮肤还白白嫩嫩的。


    洗过澡之后,身上更是散发着特别自然的体香。


    “你干嘛呢?”


    蒋珊看着他手里捧着iPad就凑到了他身边。


    “做题。”


    “做题?你真行,看来学霸也不是那么好当的。”


    蒋珊不但都挨在白忧寒身上了,还撩起了被子,自己钻了进去。


    “你要不要跟我一起做?”


    “我不会呀,我都看不懂。”蒋珊觉得,不管文科还是理科,所有的题目对她来说,都像是天文一样,她就算是再努力,也不可能学会的。


    “其实挺简单的,就是需要逻辑思维,你看这个题目……”


    白忧寒用手指着iPad屏幕,就像个耐心的老师一样,给蒋珊说着她根本就听不动的那些话。


    但是蒋珊觉得,他认真的样子,真的太帅了。


    情不自禁的,蒋珊轻轻的亲了一下,白忧寒的脸颊。


    白忧寒口中的话还没说完就停住了。


    “困了吧,睡吧,我去冲个澡,睡觉之前好好想想,明天还想去哪里玩。”


    “嗯。”


    蒋珊点头。


    白忧寒把iPad放在旁边,又亲了一下蒋珊的额头,才从床上下去,也进了浴室。


    躺在枕头上,听着浴室里哗哗的流水声,蒋珊咬着下唇,心里七上八下的。


    她今天该怎么办呢,就乖乖睡觉么?


    白忧寒到底是怎么想的啊,他就不想做那件事情么?


    带女生住酒店,结果就讲了一晚上题,说出去都没人信。


    来来回回翻了好几个身,蒋珊是越来越烦躁。


    她也睡不着,就想找遥控器开电视看。


    结果拉开床头柜的抽屉,抽屉里,不仅仅有遥控器,还有好几个花花绿绿的小盒子。


    杜勒斯,冈本,名流。


    她随手拿出来一个,脸上已经像发烧一样了。


    酒店也真是周到,东西都准备好了,她要是再不主动点,明天晚上就得回学校住了。


    给自己在心里打了半天气,蒋珊关上了抽屉,握着手里的粉红色盒子的杜蕾斯,就重新在床上躺好了。


    又过了一会浴室的门开了。


    白忧寒头发没吹干,还有些湿漉漉的,他也穿着白浴袍。


    见蒋珊眼睛都闭上了,他就睡在了另外一张床上,嘴角含笑的关了两盏床头灯。


    窗帘遮光度特别的好,关灯之后屋子就是漆黑一片。


    蒋珊尽量让自己没那么紧张,可是手心还是出汗了。


    她等白忧寒呼吸平稳之后,才轻轻的从床上坐了起来。


    屋里虽然黑,可是方向感蒋珊还是有的,她深吸了一口气,就从床上走下来,然后光着脚,一步一步的往前走了五步。


    等腿碰到床边了,她一咬牙,掀开白忧寒的被子,就躺在了他的旁边。


    “嗯?”白忧寒刚才都已经睡着了,可是他睡眠浅,身边忽然多出一个人,他一下就醒了。


    “姗姗,你不睡觉,你干嘛?”


    “我,我自己睡不着。”蒋珊说着小手就钻进了白忧寒还穿在身上的浴袍的里面。


    “姗姗。”


    “你搂着我睡吧。”


    “我开灯。”


    屋里真的太黑了,白忧寒觉得还是把灯先打开再说。


    但是他刚说完,蒋珊就已经把他搂住了。


    “白忧寒,你以前跟女生开过房么?”


    “当然没有了。”


    “那你,有过那个经验么?”


    “呃……”


    “我也没有过,可是我朋友跟我说,做那件事情很有意思,我们要不要试试。”蒋珊觉得自己脸上都要着火了。


    她已经主动成这样了,就不在乎再主动一点。


    她摸索着,手已经拽住了白忧寒浴袍的带子。


    “姗姗,你还小,我想等以后……”


    “我不小了,不信你摸。”


    “我……”


    不再去纠结浴袍的带子,蒋珊拽着白忧寒的手,就放进了她浴袍的里面。


    那微凉的触觉,让蒋珊身子就是一凛。


    白忧寒也倒吸了一口气。


    “不行姗姗,你知道我说的不是那个意思。”


    白忧寒想把手拿出来,可是蒋珊就是不松手。


    “那你什么意思,你嫌弃我啊?咱班女生说我那些,都不是真的。”


    “我知道那不是真的,我也不是嫌弃你,我就是……”


第268章 寒珊篇5初恋

    就是什么?


    蒋珊想问,但是却没问,她松开白忧寒的手,抱着自己的膝盖,坐在床上。


    白忧寒不知道她怎么了,赶紧把手伸过去,把灯打开了。


    暖黄色的灯光,柔和的照在蒋珊的身上。


    她身上浴袍已经松了,左边整个肩膀都露在了外面。


    长发挡住了她的脸,可是听声音,白忧寒知道,她哭了。


    “姗姗。”


    他扯了蒋珊一下,可是她没动。


    白忧寒只能挪到了她的身前,用手轻轻的捧起蒋珊潮湿的脸。


    “别哭了,你一哭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为什么不要我。”蒋珊一开口,那眼泪委屈的,又往出掉。


    “你还小,我怕你以后会后悔。”


    “我不后悔,我就是想把自己最好的给你。”


    蒋珊的眼神太让人心疼了,白忧寒伸手,把她抱在了怀里。


    “傻瓜,以后我要是变心了怎么办。”


    “你会么?”


    其实未来的事情谁说的清楚呢,白忧寒早熟,又很清楚自己。


    他是一旦喜欢上了,就是会喜欢上一辈子的人,他怕的不是自己会变心,他害怕的是,蒋珊以后会变心。


    他不想等以后,蒋珊长大了,然后再为今天的事情而后悔。


    “我不会变的,永远都不会变。”


    “那我也不会变的,我发誓,我这辈子都要跟白忧寒在一起。”


    蒋珊已经不哭了,她当时心里单纯的很,怎么想的,就怎么说了。


    只是那个时候,蒋珊并不清楚,她的这个承诺对白忧寒来说,是多么的重。


    “好,那我们说定了,这辈子都不分开。”


    “嗯。”


    用力的点点头,两个人就都不在说话。


    白忧寒看着脸上还有眼泪的她,慢慢低下头。


    蒋珊也十分乖巧的闭上了眼睛。


    唇和唇的贴合,再也不是轻轻一吻浅尝辄止了。


    在白忧寒生涩的吻技之下,蒋珊的身和心,一点一点化成了一滩温水。


    这一夜,他把她从女孩变成了小女人。


    他也让自己,成了正真的男人。


    就在蒋珊十八岁,白忧寒十九岁这一年,他们经历了人生中最最美好的爱情。


    再回到学校,虽然还是坐在一起,但是因为有了最亲密的接触,两个人已经和以前不一样了。


    不过怕影响不好,平时还是挺收敛的。


    只是周末的时候,两个人还会在外面过上一夜。


    有了几次的经验,白忧寒在某些方面成长的特别快。


    事实证明,脑子好,身体好的人做什么都是好的。


    靠在白忧寒的身上,蒋珊拿着手机,一张张看着他们俩的照片。


    有些大尺度的,白忧寒也没在意,只要她开心就好。


    可是就在这一夜,大床上的两个人正相拥着睡觉呢,白忧寒的电话响了。


    白忧寒拿过电话一看,是管家老宋。


    怕吵着蒋珊,白忧寒接电话的声音很轻。


    “喂,宋叔。”


    “小少爷,英国来信了。”老宋在那边语气特别的激动。


    “怎么说?”


    “剑桥说了,不用考试,直接保送进物理系。”


    “啊,我知道了。”


    白忧寒的态度太冷静了,宋管家在电话里就觉得很奇怪。


    考上剑桥大学物理系,是小少爷从小的梦想,为什么听他说话就一点都不激动呢。


    “嗯?谁的电话啊。”


    蒋珊还是醒了,她的声音虽然轻,但是电话的另一边却是听的清清楚楚。


    “没谁,睡吧。”


    白忧寒没说别的,直接就把电话挂断了。


    重新躺回到床上,从后面搂住了蒋珊的腰。


    闻着她身上的味道,白忧寒第一次有了不想出国想法。


    虽然,他就算去了国外也不会变心,但是他不放心蒋珊。


    蒋珊从小就没了父母,她姐又很忙,家里爷爷不喜欢,奶奶还是个假的。


    他要是走了,她该怎么办。


    带她一起出国么?那天他侧面的问了一次,蒋珊说她还是觉得中国好,因为她英语说得太差了。


    或许,他如果要求蒋珊跟他一起去,蒋珊会同意的。


    可是蒋珊在异国他乡,会不快乐。


    在心里叹了一口气,白忧寒已经在梦想和女朋友之间,做出了选择。


    其实他留在中国,也一样有自己发展的空间。


    北大的物理系也不错的。


    到时候,让蒋珊跟自己一起去北京,她想学什么就学什么,只要两个人还能在一起,他就知足了。


    然而,事情发展不但没有按照白忧寒所设想的发展,反而,偏离轨道,越来越远。


    又是一个周末,因为白家爷爷身体不舒服,白忧寒回苍兰了。


    蒋珊只能和她那些社会上的小姐妹,逛逛街唱唱歌。


    但是周末过后,白忧寒却没回来上学。


    蒋珊给他发信息,他不回,打电话,又关机。


    怕他出别的什么事情,蒋珊还去问了班主任。


    她跟白忧寒的事情,班主任早就知道了,但是因为白忧寒学习好,就算早恋处对象,学习成绩也是全校第一,所以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一看见蒋珊两只眼圈红红的来找她,班主任就长叹了一口气。


    “蒋珊,听老师一句劝,你跟白忧寒啊,就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他的学籍关系已经又转回苍兰了,应该不会再回来了,我还听说,他已经被报送英国剑桥了。”

    “老师,你,你说的都是真的。”


    “我骗你干什么,还有啊,白忧寒可是苍兰白家的孩子,那个家族大的,不是你们家这样小门小户能惹的起的,去吧,该干嘛干嘛去吧。”


    “谢谢老师,我知道了。”


    就算蒋珊再坚强,她还没出办公室门呢,眼泪就噼里啪啦的掉下来了。


    她没回班级上课,而是一个人坐在空荡荡的篮球场上。


    陪白忧寒打球的次数,已经数不清了。


    每当他进了一个球之后,都会冲她笑一下。


    那么多来看球的女生,他的眼睛里始终只有蒋珊一个人。


    她不相信,他会什么都不跟她说,就这么忽然的消失在了她的世界里。


    抹了抹眼泪,蒋珊再次拿出手机。


    她还想给他打电话,谁知道,她刚把手机拿出来,微信上白忧寒的名字上有了一个红色的数字1。


    想了很久,蒋珊终于是用指尖,轻触了一下被她白忧寒的头像。


Copyright © 武汉丝绸服装鉴定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