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丝绸服装鉴定社区

一句话就炸出渣男已婚事实,这姑娘太机智了!

柳梢头2018-08-21 07:57:10

人约黄昏后

月上柳梢头


虞山温泉度假酒店西餐厅内……


“刘晓峰,她是谁?!”舒曼愤怒的看着男人,指着他对面浓妆艳抹的年轻女子,厉声质问道。


被她唤作刘晓峰的男人满脸愕然,不待他张口,舒曼甩手便给了他一耳光,怒道:“你在外面搞三搞四!你对得起我吗?”


“不是,你谁啊?神经病吧你!我和你认识吗?”刘晓峰捂着脸站起来,瞪着她大吼道。


舒曼眼角的余光瞟到,周围的人都纷纷侧目看了过来,小声议论着。她唇角勾起一抹似有若无的嘲讽,没错,这就是老娘要达到的效果,越多人关注越好,嘿嘿。


浓妆女也终于从茫然中反应过来,咬牙狠道:“她是谁?”


“我是他老婆!”舒曼双手叉腰,一副理直气壮的模样,字字铿锵,掷地有声。


“你胡说,你是我老婆?我老婆人在美国……”刘晓峰气急,说完才发现失言。


“你说什么?你真的有老婆?你从一开始就在骗我!”浓妆女双目微瞠,不敢置信的声音不自觉提高了一个八度。


“不是,亲爱的,你听我说,我根本就不认识她。”


“不认识?你当初跟我求婚的时候,怎么不说你有老婆?”


舒曼抓住时机,跟着又狠狠甩了他一记耳光,骂道:“渣男!!你们男人没有一个好东西!我算是看清你了,以后别再来找我了!”


说完,她赶紧转身就走。


刘渣男没料到舒曼会再次出手,被打蒙了,不等他反应过来,她已经走出了一段距离。


舒曼生怕他追过来,下意识的回头看去。万幸的是,浓妆女正不依不饶的拉着他撕扯起来,哭着闹着让他解释清楚,拖住了他。


这时,舒曼的手机响了,是一条短信。


“做得好,钱已经给你转了。”


她会心一笑,呼呼,一千块到手了。


这就是舒曼的工作,专门替人摆平各种棘手问题,只要雇主肯付钱并且酬金合理,只要是她能做的,她统统都接。


舒曼,今年20岁,这个本该待在校园里,念书恋爱憧憬未来的年龄。


可半年前,她被校领导通知,有同学举报她存在个人作风问题,学校在不给舒曼任何申诉和辩解的情况下,直接把她开除。


尽管舒曼非常委屈和愤怒,也很想找出那个举报她的同学,问清楚为什么要这么对她。可无依无靠的她,最后只能被动的接受了这一事实,背着所有污名离开。


对于一个还没毕业,就提前离开校园进入了社会,没有毕业证的大学生,很多她向往的工作,根本没资格去参加应征。


于是,舒曼就把自己挂在了网路上做兼职,很快她发现网路上原来有这么多稀奇古怪的顾客,他们的要求各种神奇,当然酬金也是丰厚的。


如果口碑好信用度高的话,单子接的多的情况下,一点不比在大公司上班拿的少。


舒曼放好电话,心情愉悦的走出了餐厅,准备离去。谁知,刚走没几步,就在走廊里迎面撞上两个男人。


当她看清其中一个光头男人的面容时,吓的撒腿就跑。


“站住!抓住她!”光头男人也看到了她的脸,立马和他的同伴紧跟在后面,穷追不舍。


后面那个大光头,是上周接的单子。


他老婆在网上雇了舒曼跟踪偷怕,收集他出轨的证据,不料却被他发现,还好最后成功逃脱,完成了任务,也顺利拿到了丰厚的酬金。


今天是什么破日子,真是冤家路窄!


这个酒店舒曼是第一次来,地形并不熟悉,跑了一会儿,跌跌撞撞的来到了一间更衣室前。


她累的上气不接下气,估摸着再跑下去,还没出酒店,就会被抓住。舒曼顾不得多想,一咬牙,慌不择路的闯了进去。


刚进去关上门,外面一阵凌乱的脚步声就接踵而来。


她喘着粗气,四下打量,这里竟然空无一人,出乎意料的安静。


刚松了口气,不想就听到外面那个光头和同伴的对话声,他们居然还在外面没走。


“怎么转过来就没影儿了?是不是躲到这里面去了。”


“男更衣室……走,进去瞧瞧!”


糟了!要是被他们抓住,不知会是什么后果?


怎么办?怎么办?


脚步声越来越近,越来越近,就在听到门把手转动之时,舒曼急中生智,终于发现了一个出口。


从那个出口出来后,她傻眼了,又没路了。没想到从这里出来是位于山顶的,酒店露天温泉区。


大大小小的露天温泉,被分隔成一个个小间,舒曼慌忙随便选了一间没人的钻了进去,躲在里面向外看去,只见大光头和他同伴也跟了出来,正挨个儿一间间的找她。

 

再不想办法,就只能坐以待毙了,别慌,冷静,冷静……


舒曼回头看了看温泉水,这里似乎是药汤,池水浑浊一片。


她灵机一动,手忙脚乱的脱掉外套和鞋,身上只剩下牛仔褲和白T恤,並將外套鞋子和包找地方藏了起來,然後迅速下到温泉水中。


这时,外面的腳步声渐渐近了,舒曼努力深吸一口氣,闭上眼,用手捂住口鼻,猛的扎入了水里。


谁知,不到一会儿功夫,似乎又有人下到了水里。


会是谁呢?


难道,被大光头发现了?


惊得她差点一口气没憋住,可是,这药汤不比清水,水温又高。


因此,舒曼即使又惊又怕,却也不敢随便睁眼,心里只抱着最后一线希望,依然保持姿势,一动不动的继续潜在水里。


不知过了多久,她的气儿用完了,嘴开始控制不住的往外吐着气泡,就在快要憋不住时,一只大手,一把将她从水里拎了起来。


“咳咳咳…”出水时,呛了口水,舒曼控制不住剧烈的咳着。


 “你是谁?怎么在这儿?”低沉冰冷的男声蓦然在她耳畔响起。


舒曼一边咳,一边循声望去,只见身旁不足一米处,一个长相好看,俊秀不凡的年轻男人正一眨不眨的盯着她。


他坐在温泉汤里,整个上半身光溜溜的,两条粗壮的胳膊,慵懒的放在池边搭着,即使这样放松的状态下,两块胸肌的形状仍然显得结实分明。


他的目光清冷却又略显张扬,很快,舒曼就觉察到了一丝异样,他的视线所及之处,竟然不经意的扫过她。


“变态!”她急忙双手环抱于胸前,坐回了水里,怒目而视。


男人面色淡然,狭长幽暗的眸子紧盯着她,目光清冽而锐利,令舒曼心头一凛。


他是什么人?他想干嘛?


舒曼被盯得心里直发毛,往后缩了缩,又不敢冒冒然出去,也不知道大光头他们走远了没。


于是,她清了清嗓子,虚张声势的辩解道:“你管我是谁,明明是我先来这里,正泡的好好的,被你突然抓起来,吓我一大跳,你不应该对我说点什么吗?”


男人不答反问:“你确定这里是你可以随便进来的?”


“你什么意思?难不成这里是你家?这些温泉都是酒店的,这里是公众场所,好吗?”男人傲慢的语气激怒了舒曼,她一迭声不客气的反驳道。


男人冷哼一声,拿起放在池边的手机,拨了出去,不到两秒对方就接了,男人按下免提,冷眼看着她。


“您好,尹先生,我是马经理,请问有什么吩咐?”一个男中音谄媚的笑道。


“我温泉池里怎么进了人。”


对方沉默了数秒,才急急解释道:“尹先生,我看应该有什么误会。您知道的,一直以来我们酒店都给您做了特别警示牌,还有专人守着,我马上彻查此事。”


“现在人就在我眼前。”


这时,听筒里传来粗重的鼻息声,他好像受到了什么惊吓,沉默良久后,终于颤声道:“对不起,非常抱歉!尹先生,您稍等,我这就马上亲自过来处理。”


他刚才完美的演绎了,什么叫不怒自威。虽然他面色淡然,语气稀松平常,可居然能把对方一个堂堂的酒店经理吓成这样?


男人挂了电话,眸光疏淡,让人捉摸不定。


舒曼本以为他之前只是故意吓唬人,不过是一个喜欢摆谱的傲慢有钱人罢了。


没想到他说的竟然是事实,她眉头紧拧,心头好生疑惑,他到底是什么人?还能在这样奢华的酒店里单独享有私人设施,酒店业主?还是超级VIP?


得,惹不起,老娘还躲得起,咱走为上策。


一念至此,舒曼轻声道:“好,我这就走。”


考虑到衣服的问题,她迟疑了一下,选择背转身站起来。


石阶梯在男人身旁,她想了想,还是放弃了,准备就近爬出温泉池,不料一脚踩空,重新跌入水里,溅起一大片水花。


水花溅到了男人的脸上,他眉头一蹙,眼里闪过一丝烦躁,伸手一把拉住了舒曼的衣角。


“你想干嘛?”他这突然的举动,吓得她花容失色,使劲的想挣脱。


没想到,泡过水的T恤如此脆弱,只听“嘶”的一声。


“啊~”她尖叫一声,又气又羞,单手捂在胸前,转身一手想把男人推开,不料脚底一滑,整个人往后倒去。


舒曼惊恐万分,她身后可是坚硬的池壁啊,这要是摔下去撞了……

 

男人见状立刻起身,扔掉手里的碎布,大步上前,一把抱住了她。


舒曼惊魂未定的仰头看着他,逆光让他俊脸添了一分柔和,阴影里五官更显立体深邃,不过,他的眼神却依旧淡漠。


失去重心让她,手本能的抓住了他的手臂,好结实的肌肉啊!


“看够了吗?”男人眼里闪过一丝嘲讽,沉声道。


“撕烂我的衣服,你是故意的吧!”舒曼赶紧松开他的手臂重新站好,嘴上却又不服输的嚷道。


眼下的状况让她无比尴尬,这身衣服让人顾前不顾后,她想拿回外套,却又不好意思转身。


于是,舒曼像只螃蟹一样,横着在温泉水里挪到了池边。可是,上去又成了问题。


就在她纠结万分之时,男人忽然伸出双手抓住了她的腰肢,轻松将她举上了岸坐着,又随手拿起池边放着的一条白色的浴袍,给她披上。


舒曼并未料到他会有此举动,惊诧万分,心里升起一丝暖意,看向他的眼神也变得柔和起来。


“你别误会,我只是不想让人看见你这幅样子,以为我对你做了什么。”他依然冷着脸,声音也是冰冷的。


好感一秒破裂,她刚想起身,外面却传来了一个男人恭敬的声音:“尹先生,请问,现在方便让我进去吗?”


是刚才电话里那个马经理,他待会儿会怎么处置她呢?


报警说抓到偷窥狂,还是个女人。要是事情真的闹大了,到时候上了新闻网路,一旦被曝光,被人肉搜索到自己的网站,那以后的生意还做不做了?


怎么办??


舒曼一惊,求助的看向男人。


男人看出了她的慌乱,迟疑片刻后,侧头回了一声:“没事儿了。”


舒曼一怔,不明白刚才还非常冷漠傲慢的他,为什么会突然改变了主意。


难道是因为,她在温泉池里热气冉冉的水雾映衬下,样子看起来格外楚楚可怜?所以他心软了?


“啊?哦,好的,那我先下去了,有事儿您随时叫我。”马经理颇感意外,客气的连声答应道。


转身时,他长长嘘了一声,掏出手帕擦了擦汗,感叹道,没事儿自然最好,要不然惹到了他这尊大佛,自己可得吃不了兜着走。


见酒店经理走了,男人也没有再阻拦的意思,舒曼赶紧起身,找出藏好的衣物,准备穿戴好后离开。


池边,男人的手机响了。


 换衣服期间,舒曼瞟了他一眼,却见,电话接通后没一会儿工夫,他眉头紧蹙,只简单回了个:“嗯。”


见他脸色不好,舒曼生怕他反悔,轻手轻脚拿上包就准备开溜。


“站住!”男人的声音响起,带着一股不容置否的王者气势。


舒曼被他的声音吓得一愣,骤然停了下来,下意识回头看了他一眼,只见他一脸意味深长的样子,从上到下细细打量着她。


他反悔了吗?他到底想干嘛?


他的目光让舒曼浑身不自在,她怕生出什么突变来,赶紧抬脚往外走。


“两个小时,一万块。”


男人顿了顿,见她停下了脚步,简单说明了情况:“我今晚要见两位法国客人,谈一笔重要的生意,对方认为已婚男人或者有伴侣的男人更具有责任感。”


这又是唱的哪一出?


舒曼回头,愣愣的看着他,犹豫了好半天才开口问道:“你想让我干嘛?为什么是我?”


此刻,她满脑子都是一万块,一万块,一万块……


“我的女伴在来的路上出了车祸,刚才你在餐厅的表演很精彩,所以,我认为你应该能胜任。今晚,你只需要做我的女伴,安静的陪我吃顿饭就行。”


女伴?女伴又是个什么意思?女朋友?老婆?


刚才西餐厅里的一幕被他看见了?他又是怎么看出来,她是在演戏的?舒曼疑惑的看向他,不过这些都不是重点。


重点是,她居然沉默了,也开始挣扎,开始动摇。是的,她确实需要钱,需要很多很多钱。


平时,为了挣钱,只要不触犯法律,不触碰道德底线,她什么都接,她什么都敢做。

可是,在这个男人面前,不知怎的,舒曼竟然迟疑了。


“不好意思,我没时间,你还是找别人吧。”沉默良久,她终于艰难的做了决定。尽管她知道,之后可能会非常懊恼,可是这一刻,舒曼非常坚定。


“好,请便。”没有挽留,他的语气不咸不淡,听不出喜怒。


……


离开温泉区后,舒曼小心谨慎,还好没有再碰到大光头。


时至三月,路旁两边樱花树盛放,细小的粉色迎风而落,纷纷扬扬。偶见一两对情侣甜笑相依,站在这场粉色细雨中各种自拍。


走在下山的林荫道上,一阵风吹过,头发湿漉漉的滴着水,加上湿冷的裤腿,冷的她不住哆嗦。


舒曼果然开始后悔了,她不断用手敲着头。两个小时就能挣一万块,脑子进水了,有钱都不挣,白痴……


那个男人即使再帅,也跟你舒曼八杆子打不着,在他面前谈什么自尊心和羞耻感,人家根本就没拿正眼瞧过你,好吗?


她脑子里一片凌乱,走了不知多久,手机铃声响起,是林姨的来电。

 

林姨吞吞吐吐的告诉舒曼,房东涨了房租,还要求预交一年,要不然下个月就让她们搬家。


林姨哭诉每个月薪水低,平时还要负担倩倩的学费和生活费,已经捉襟见肘,问她现在手头是否方便,先借她八千块应应急,这两天就要。


对舒曼来说,这世上有两个人的请求,她会无条件答应,即使再难。


一个,是她多年的闺蜜林倩倩,另一个,则是倩倩的母亲林姨,这么多年来,她们就像她亲人一般的存在。


舒曼安慰林姨,并一口应承了下来,还不忘叮嘱她,记得千万不要告诉倩倩。可两天时间就要凑齐八千块,这对她来说,确实不是笔小数目啊。


挂了电话,她忍不住回头看了看,不远处的虞山温泉酒店,无奈的叹了口气,快步原路往回赶。也不知道,那个男人还在不在温泉区?


回去试试吧,哪怕是翻遍酒店,也要把他给找出来。


……


到了酒店,温泉区里,哪里还有他的影子。


怎么办?对了,找那个马经理问问,他肯定知道。


可是,刚才在温泉池里躲着,只闻其声不见其人,连马经理长什么样子都不知道,怎么找啊?加油舒曼,你可以的,不能白跑一趟,都已经答应林姨了。


于是,她来到了酒店大堂前台处,由于只知道姓马,其他一概不知,前台接待问了几句后,就婉拒了。


舒曼绞尽脑汁想了半天,实在没法子了,只得不顾颜面假装刁蛮顾客,闹的沸沸扬扬,期间叫来了几个经理,听声音都不像。


最后,终于来了个面相温和的中年男经理。


一听声音,是他了。


舒曼连忙告诉他,自己的电话没电了,是尹先生请她来的,让马经理立刻带她去见尹先生。


马经理将信将疑,她一脸正色威胁道,今晚要陪尹先生见两位非常重要的法国客人,若是因为他耽误了正事,让他自己去解释。


当听到法国客人四个字时,马经理这才陪着笑脸,为她引路。


……


酒店顶层总统套房里,舒曼终于再次见到了他,看表情,他倒是一点也不意外她会回来。


马经理走后,他平静的喝着咖啡,看着报纸,任她在沙发前站了许久,他都没有什么反应。


他是在生气吗?因为刚才她的拒绝,让他丢了面子?


舒曼沉不住气了,问道:“这位尹先生,我承认,刚才是我没有考虑清楚,我后悔了……”


他充耳不闻,气定神闲的继续看着报纸。


舒曼不甘心,可看他这副冷冰冰的样子,恐怕自己是在自讨没趣。不行,为了那一万块,一定要忍……


“我一定会做好的,再说你现在也不够时间再找其他人。”舒曼软硬兼施道。


“是什么让你突然改变了主意?”他漫不经心的翻着报纸,不冷不热的问了一句。


在一个聪明人的面前,一切华丽的说辞,或许只会让他更加厌恶,还不如诚实一点。


“我急需用钱。”她咬着牙承认了自己的窘迫,现实,总是能让人轻易低头。


“可是怎么办,我也后悔了,所以,我只能给你五千块。”他挑衅的看着她。


“你……”奸商,舒曼气的心跳加速,呼吸也变得急促。


她想转身就走,可是理智告诉她,现在不是任性的时候,舒曼努力克制着想骂人的冲动,咬牙切齿道:“八千,这是我的底线,不能再少了!”


他放下报纸,喝了口咖啡,才悠悠然开口道:“我是个生意人,任何商品都要有它的价值所在,你怎么证明,你的价值配得上你的标价?”


庆幸,大学时期,舒曼喜欢上了一个法语系的学长,为了投其所好,她特意选修了法语。


并且,舒曼好像还挺有语言天赋,一般交流完全没有问题,没想到,今天居然能派上用场。


想到这儿,她扬起微笑,用标准的法语说道:“选择我,你会觉得物超所值。”


舒曼话音未落,就知道他已经决定留下她了。因为从他的眼神里,她看到了希望,那一抹不易察觉的,一闪而逝的讶异。


她不知道他是怎么看自己的,女骗子或是蹩脚小演员吧。无所谓了,不管怎样,舒曼看到那八千块,在不远处向她招手了。


他示意她坐下后,一脸嫌弃的把她从头看到脚,随即打电话叫人送来了几条长裙,还叫来了化妆造型师。


他挑挑拣拣,最终,选了一条红色一字肩复古长裙给她。其实,舒曼也是一眼就看中了这条裙子。


为了搭配这条裙子,化妆师给舒曼画了红唇,她一边画,一边感叹舒曼皮肤白皙,肤质好,气质也好,五官又长得精致清秀,很适合上妆。


她这一连串的夸讲,弄得舒曼怪不好意思的。


最后,化妆师还把舒曼那一头栗色的中长发,夹成了水波纹的复古发型,并将全部发尾集中放在了右肩上。


半个小时后,舒曼睁开眼看着镜子里,顿觉眼前一亮。这个被化妆师的巧手,精心打造出来的她,妩媚动人,却一点也不艳俗。


舒曼向她道了声谢谢,长这么大,第一次发现,原来自己也可以有这么美好的样子。


就在她惊叹于自己的美貌时,他不知何时走到了舒曼身后,变戏法般的,不知从哪儿掏出一个精美的盒子,放在她手里,语气平淡,却带着命令的口吻:“戴上。”

 

舒曼打开一看,是一对璀璨的钻石吊坠耳环,不是一颗耳钉的那种,是由很多颗闪耀着星光的钻石,组成了一个大大的水滴。


“好美啊!”她止不住的感叹出声。


这样一对价值不菲的钻石耳环,该多少钱啊?他怎么能就这么轻易的交给她这个陌生人呢?他难道不怕她戴着跑路吗?


 “这里到处都是监控,你少做白日梦。” 他就像总是能瞬间看穿她的小心思,冷冷的补了一句。


这句意味不明的话,只有舒曼听懂了,一旁正忙着收拾东西的化妆师,不解的看看他俩。舒曼也装作听不懂的样子,一脸无辜状,对着化妆师耸耸肩。


她在心里暗自骂道,有什么了不起,老娘历来取之有道,才不稀罕你的东西呢。


舒曼小心翼翼的取出耳环戴上,钻石夺目的光彩,加上灯光的交相辉映,她感觉自己整个人的气质,都变得高级了起来。


“这对耳环很适合你。”一旁的化妆师临走前,微笑着看了她一眼。


被人夸的感觉真好,一高兴,舒曼忘乎所以,很白痴的问了他一句:“这应该很贵吧?”


果然,他的眼神告诉她,他也觉得她很白痴,他淡淡的说道:“做我的女人,这是最基本的配置。”


做他的女人?他这句话是在暗示什么吗?舒曼呆呆的看着他,心里产生了不该有的悸动。


这种含着金汤匙出生,衣食无忧的豪门公子哥儿,有钱有貌,自然就有大把的女人追捧,情史必定精彩,可不能被他迷惑了。


她怕又被他看穿,马上追问了一句:“你叫什么名字?我的意思是,既然假装你的女伴,总不能全程都叫你哎,喂,那个谁,或者尹先生吧,多生分啊。”


“你待会儿可以叫我亲爱的,或者子骏,你呢?”


“舒曼。”


“好了,时间差不多了,走吧。”


她莞尔一笑,强装淡定的脚踩着一双,根本无法驾驭的金色细带高跟鞋,徐徐向他走来。可惜,平日里她没有穿高跟鞋的习惯,装逼不过两秒,脚下一歪失去了平衡。


完了,在他面前还嫌不够丢人是不是,这下肯定要摔成狗了。


“你还是挽着我吧。”他两步过来拉住了舒曼的手臂,眉头轻蹙。


出了房间,她想,既然拿人钱财,也自当要尽心尽力才行,便试探性的向尹子骏打听着,那两位法国客人的情况。


舒曼本以为他会嫌她啰嗦多事,没想到,尹子骏居然耐着性子,给她说了好半天,这跟下午温泉里,那个冷漠傲慢的他倒是完全不同。


这是一对老夫妻,在法国南部经营着一家规模宏达大,且富有地方特色的农庄,名下还有几片占地面积宽敞的葡萄园和私人酒庄。


每年仅是葡萄园酿酒的收入,都非常可观,算得上是当地的隐形富豪。


老两口是彼此的初恋,老爷子这一辈子算是风光无限,可是到哪儿都带着老太太。


听到这里,舒曼羡慕不已,也理解了老爷子提出的这个,在外人看来或许苛刻甚至有点奇葩的要求,合作方必须是有伴侣的人士。


她想,这是老爷子在用自己的方式,表达对妻子深厚的爱意。或许是这样,他固执的认为,世人理应跟他一样,有伴侣的人,才会比较有责任心。


突然,舒曼想到了父母,莫名涌起一阵心酸。


……


电梯里,她看着被擦的发亮的金属门里投射的影子,自己165的身高,穿上超过10厘米的高跟鞋,站在尹子骏身边,还是比他矮了大半个头。


那他的身高,应该在185左右。


之前没怎么注意尹子骏的身高,每次见面,他不是在温泉里泡着,就是在沙发上坐着。那双引人注目的逆天大长腿,只让人感觉他应该会很高,没想到能有这么高。


出了电梯,舒曼依然挽着尹子骏的手,准备穿过大堂到酒店门口,待会儿要在那里迎接那对老人家。


大堂的地面是乳白色天然花纹的大理石构造,光洁如镜面,对她来说无疑是个巨大的挑战。看着他冷峻充满肃杀的侧脸,舒曼没胆子说一句,走慢一点。


大堂里人来人往,这要是当众摔个狗吃屎的话,尹子骏应该会气得用眼神杀死她吧?


因此,舒曼踩上去的每一步,都如履薄冰,胆战心惊。


没想到,尹子骏忽然放慢了步伐,配合着她脚步的节奏,并轻声耳语道:“小心,慢一点,不着急。”


舒曼又是一愣,他到底是有几面?


人靠衣妆,她穿着优雅的礼服,挽着一身黑色高定西服的尹子骏,一进入大堂,立即吸引了在场所有人的目光,不时从耳边飘来啧啧的叹声感。


舒曼无意间瞥到前台处,有几位正等待check in的顾客。在他们当中,她发现了一个熟悉的背影。


那个人的发型虽然和以前有所不同,可她敢肯定,是他!

 

由于微信篇幅有限,本次仅连载到此处,后续内容和情节更加精彩!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看全文。

↓↓↓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武汉丝绸服装鉴定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