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丝绸服装鉴定社区

业力的探讨

佛母大准提2018-11-30 15:18:00

业力的探讨

 

 慧律法师讲述

 时间:2005年12月2日

 地点:新加坡展览厅

 

  诸位尊敬的法师、诸位护法大德,慧雄大和尚,大家阿弥陀佛!这次很有福报,慧雄法师邀请了三年,我都一直没有答应,今天因缘具足,来新加坡向诸位法师多学习佛法,向新加坡的护法居士大德互相研究佛法。新回坡干净,人民守法,举世皆知。我也很热爱新加坡的弟子和新加坡的政府,非常鼎力支持,非常感谢!

  我们今天要讲的题目,叫做[业力的探讨],这个题目以前用台语讲过,有一些闽南听不懂的,希望师父再讲一遍,借着新加坡演讲的因缘,今天来讲[业力]的探讨。单单[业力]这两个字,从奥义书一直演变到佛陀的思想,一直演变到阿含,到大乘佛教讲得更详细。其实两个钟头,没有办法把业力讲得很深入,因为这个牵涉到唯识学,还有微细意识,非常的深奥。不过,我愿意就我个人所学、所领悟的来告诉大家。业力的探讨,首先,[业力]定义是什么?我们经常说:业力,业障很重,哪个人不嫁,偏偏嫁到这样的老公?什么人不娶你就娶这样的老婆?很不愿意凑在一起,硬是凑在一起,业就现前,卡住了。业,它是一种无奈,就是一种不得不,不得不承受的果报。

  [业]是什么?我们要先认识清楚。我们做工有工业,做商有商业,做医有医学业,做农有农业,做善有善业,做恶有恶业。这个中文翻译的真是好,大事就大业,小事就小业,没事就没有业,这是就一般认识的简单的一个定义。[业]是什么?业力,它是无明,世尊说:一切痛苦,来自于无知,我们所有的痛苦,都是因为我们无知。对人生、宇宙究竟解脱的道理不懂,而我们后天所学的执着以为是实在的。没办法,要竞争,要生存,生存就是残酷,你不把对方打倒,就考不取大学;你要做大事情,不把对方拉倒,你站不起来。生命、生存就是一种很残酷的事实,你不得不生存,又必须要超越它。它是很复杂的,不是那么简单的,佛弟子讲的:你业障很重啊!业不是这么简单讨论的。

  佛陀告诉我们:身为一个人,投胎变成人,每一个人,一生一世所必须做的工作是什么?提早觉悟!要提早觉悟,不能等到临命终的时候,随业而转,到临命终的时候,抱着尸体痛哭,能帮助什么?认识了业,在我们平常的生活,就会很谨记在心,哪个是善,哪个是恶,哪个是该做,哪个是不该做。所以,佛法要你面对现实,面对缘起法,缘起缘灭的各种事相,又必须悟到无生。我们要接受业力的考验,又必须在红尘打滚的业力里面,脱颖而出,变成一个超越的圣人,像世尊这样子的大圣人,这个可要下一番功夫,佛法太难了。

  无明的念头,造成我们无法控制的行为,我们的妄念不断,在唯识学里面讲的:着境以为实在。我们一直认为这个境界是实在的,它是的的确确实实在在存在的,而佛告诉我们:那是业感缘起的假相,那不是真的。佛法很难,它不是语言,语言所不能形容;它不是文字,可是不能离开语言、不能离开文字。它不是现实,又是要面对现实;它不是任何的相,你有办法形容的般若妙心,用尽世间所有的一切语言,都没有办法形容,世尊所证悟的,不生不灭的清净妙心。全世界的语言:英文、中文统统没有办法形容,所以,佛法离开语言相、离开文字相、离开一切心缘相,你看这个有多难!你要盖一个体育馆,这个简单,叫一个设计师设计,用一些坡币盖一盖,一年不成,两年、三年,也可以盖出来;你可以画画,可以用蓝图,马上就可以建一个体育馆。佛性是什么?它什么统统不是,你画得出来吗?

  有一个画家,很会画画,来到了师父的讲堂,这画家有点骄傲、自负,来到师父面前很谦虚,说:师父,我是画家。我说:你能画什么?他说:我最会画的就是佛像。我说:来!你帮我画一画,我的佛性是什么?他一下子愣住了,你画我慧律法师吗?不可以三十二相见如来,凡所有相,都是虚妄,无形无相,无来无去,无生无灭,毕竟空寂的佛性,你能画得出来吗?佛法难,就是难在这个地方,以师父这样智商158,身高也是158,都要搞三十年了,何况你们诸位大法师、大护法居士,来这边听两天,要想把佛法全部搞懂,这个是绝对不可能的。听多少,算多少,没有办法了。

  什么叫做业力?业力就是强大的习气拖着走,你莫可奈何,就是业力。这个业用这样讲你还搞不清楚,我用这个茶杯每天泡茶,一年、两年、三年,把杯子里面的茶倒掉,再用清水洗一洗,我们还会闻到茶的味道。你体会得出来吗?都没有开灯,我也看不清你们的表情,我就跟慧雄法师讲:赶快开灯,这里又不是摸摸茶,搞得昏天暗地,佛教是大放光明嘛,搞得黑暗,像地狱一般,开玩笑的。如果我们每天泡牛奶,牛奶喝久了,杯子洗洗还是有牛奶味道;诸位,业力也是这样,我们每天看任何事情,耳朵听任何东西,其实,唯识学里面讲:都在同一个心灵里面起波浪,你眼睛看一切境界,其实是撞击到你的内心世界。好,把眼睛蒙起来,听声音,人家批评的声音我不喜欢听;赞叹我的声音,我喜欢听,也是撞击到我们的内心深处。其实,眼睛和耳朵不一样,可是,内心的心灵意识感受,是同一种东西,都是心在感受。

  嘴巴吃甜的、吃香的、吃辣的;鼻子呼吸,香的、臭的,眼、耳、鼻、舌、身、意,色、声、香、味、触、法,眼睛攀缘色法,耳朵听闻声音,其实,六根、六识一直重复的,像波浪撞击大海。在《楞伽经》里面讲境风吹识浪,境界的风一直鼓动,无明的风一直吹,使我们的心灵一直没有办法平静。而我们一直执着,我们所拥有的是真实的,我们家读到博士,我们很有面子;看到他儿子读书很本,就笑人家没有救了!说:我儿子有补习啊!补习也没有救了。瞧不起人家,我儿子读书好,厉害了!所有的众生,离不开种种的意识形态,所有的众生都在假相里面一直转动,从来没有对人生、对宇宙的真理彻底的觉悟,从来没有,念的书愈多,所知障愈重。

  我重病,去看一个医生,多问两句而已:到底你是医生还是我是医生?当个医生,什么了不起?才问两句。他自己觉得自己医生是很大,诸位!我执愈大,快乐愈少,[我]愈大,快乐愈少;[我]愈小,快乐愈大。一切法无我,绝对的快乐,知道吗?所以,一切众生都在业力的牵引里面。我们临命终的时候,随着三种力量而去,一、随念而去,我们要转念,因为每一个念头,其实是同一个心海,虽然是我们的六根,其实来自同一个心灵,因为我们不会用,就用妄识,虚妄的意识,会用的人就用本性。所以,世尊告诉我们:过去心可得,现在心不可得,未来心不可得,就是过去的颠倒妄想不可得,现在的颠倒妄想不可得,未来的妄想颠倒不可得。时间跟空间,一切的架构,都是来自于生命的定位,生命是妄想的产物,是妄想、颠倒、执着所设定的时间跟空间。

  本来就没有这个东西,因为缘起,我们需要做种种的定位,三度空间,种种的定位、时间,落入种种的观念,我们就一直卡在观念里面,这个念头,随念而去。所以,会修行,当你起心动念的时候,就告诉自己:现在正是用功的时候,你一直在发脾气,一直在贪着,你就随着这个念头而去。所以,要控制这个念头很难,但是我们学佛的人,可以转一个念头,会转念头的,就很好修行。在台湾,有的人去美容,去割双眼皮,她觉得自己长得丑,没关系,爱美是人的天性。可是,业力所牵,碰到不好的医生,这一弄以后,晚上睡觉,这小姐眼睛闭不起来。像三国时代的张飞,睁着眼睛睡觉,糟糕了!本来虽然丑,眼睛还可以闭上睡觉,现在为了要美,眼睛割双眼皮,变成吊眼皮。晚上,你随时看她,她都在看你!我告诉你:会转念头就不一样了。有一个人长得很丑,她说:师父啊!我长得丑,不晓得怎么办?我跟她讲:安慰她,长得丑,不是你的过失,这样子好修行,没有人追,好修行;漂亮的人,业障重,大家都追,很困扰。会转念头的,就是这样子,转一下念头:长得美,有美的好处;长得丑,有长得丑的优点,好修行!你照镜子,美的时候,告诉自己:还好,我长得漂亮,像观世音;长得丑的时候,还好,好修行。

  我告诉你:哪一种女人最漂亮?你懂吗?有智慧的女人最漂亮,有智慧的男人最勇敢。好了,我们不要随念而去。再来,不要随着习气而去。习气,坏习惯。我们每天都做某一种习惯动作,这个习惯养成的以后,刚开始,我们养成习惯,最后,习惯变成我们的主人。我们已经变成没有办法控制这种坏习惯。有的男孩子跷起二郎腿就一直抖,把金银财宝统统抖掉。女孩子爱漂亮,每天看到镜子,割舍不下,每天为了头发很麻烦。像我们和尚,那有这种东西?统统没有,也不用画。习气养成以后,很难!在台湾大家都在冲名牌,那个什么LV包包,他没有请我去做广告代言人,什么香奈儿,什么蒂芬妮,什么CD,什么死狗(谐音),很多,弄不懂,每天都很忙。那个习气一养成,没有买很辛苦,法师也是这样子。台湾一个法法师,每天供养他红包,他有一次到一个地方去,人家都没有供养他红包,他就说:嗯!不收红包很辛苦,也是习气。这个恶的习气要断,像杀生、偷盗、邪淫、妄语、饮酒,要慢慢的把它看淡泊一点,一下子当然没办法像佛啦!要慢慢,佛弟子一步一步来,随着年龄的增长,我们要把这些财、色、名、食、睡看得淡泊一些。要不然临命终,很容易随着习气,一下子就转到六道轮回去。真的!

  再来叫做随业而去,这个是很可怕的,《地藏经》里面讲:业能障圣道,能敌须弥,能深巨海。业力是很可怕的!《楞严经》讲:同样父母生出来的大哥智商很高,父母一样,工厂一样,制造出来的产品,完全不同,兄弟姐妹个性、貌相,几乎完全不同。有一对父母都是医生,生出来的儿子低能,像我这样的智商还不容易生哦。好了,业力既然这么可怕,我们要注意那个因,造业的因。在《楞严经》里面讲:循业发现。诸位!我们世间人不知道是业力在转动,我们依循无量劫来的业力,它一直在变化,打从母亲怀孕,就开始要接受,每一分每一秒,就要接受这个业力的变化。而医生根本不知道,医生认为有优生学,没有错!我们也认同科学,优生。可是,真正究竟的,是依照这个业力在转动。当一个母亲怀孕的时候,这个孩子的业力,恶业很强大的时候,这个孩子一出生来,眼睛就什么都看不到、有的生出来就没有手、有的生出来就没有脚、有的一出生孩子心脏就是破了一个大洞,怎么补都补不起来、有的孩子一出生就是营养不良。父母多有钱,想尽一切办法,孩子从小就是一直生病,从来没有停止过生病。有的孩子一放,让他自然的成长,壮得像一只牛。

  先天的业力当然还要靠后天的努力,有了先天的业力,再加上后天的努力,才是佛教的智慧之门。不是完全前世,也不是只有靠后天有办法的。所以,在座诸位每一个人貌相不一样,每一个智慧不一样,每一个人赚钱不一样,每一个人的衣服,穿得都不一样。为什么?业力在转变,福报在转变。好了,我们临命终随念而去,随着习气而去,随着业而去。业是很可怕的,你造了什么恶业,你在未来的某一个时间、某一个空间,你就会发生车祸,怎么算你都不会算得那么准。那架飞机,有的人本来是没有买票,他赶得很急,很急,为了要买那一家爆炸的飞机的票。人家说:你跑那么快去死啊?真的就是要去死!有的人机票已经买了,因缘不具足,退票,没有死,新加坡在台湾不是发生空难吗?对不对?

  我们眼睛看不到,我们不是圣人,我告诉你:这个世间,不是上帝在主宰;也不是佛陀在主宰,这个整个宇宙,人生跟宇宙,它是业力之网,交叉的网,就像我们捕鱼的网,这个网一撒下去,一下子抓起来,鱼都逃不掉。所有一切众生,都逃离不开业力之网,宇宙就是业力之网,如果我们不修行,我们就继续进入六道轮回,难以解脱。业力是什么?业力是行为论,就是对自己行为负责,我们的行为:身、口、意,身业、口业、意业,所有的众生,都犯一个严重的毛病,就是骄傲,明明别人做得很好了,不批评几句,不能显示自己的伟大和价值,我就是一定要批评你几句。

  众生的业力是很可怕,共同的业力也是很可怕的,台湾的政治也是这样,蓝的跟绿的,它是很严重对立的,绿的不管做的怎么好,在国民党的解读,它统统是负面的;国民党再做的怎么好,绿的民进党,就是批评得一文不值,所以,共业所感是很可怕的。民主政治,对一个领袖是很残酷的,要接受检验。政客为了下一次的选举,政治家却为了下一代;慧律法师也是为了下一代,我不需要选举!所以,我们那边选举就热闹了,师父在台湾,有一点点微不足道的知名度,每次到选举,我们文殊讲堂就很热闹,人家就来问:师父,您是哪一党的啊?是民进堂?是国民党?我说:我是释迦党,我是释迦牟尼佛这一党的,蓝绿排两边,世尊排中间,我是佛陀的弟子嘛。

  党,有党就黑,不管你哪一个党。繁体字的党,下面有个[黑],现在写简体字,不一样了。业力是什么?业力是行为论,身业、口业,就是嘴巴,据说女人死的时候嘴巴先烂;男人死的时候眼睛先烂,大家知道意思了,就不用说了,看到穿裙子比较短一点的,世尊忘记了;世尊排在中间,看到穿裙子短一点的,向右看;或左边更短一点的,向左看,世尊忘记了。阿弥陀佛,抵不过辣妹,众生的业力是很可怕的。所以,我们身、口、意要象佛一样,身、口、意清净,修行是点滴的功夫。要一点一滴一点一滴下功夫,才有办法。

  当你烦恼来的时候,正好用功;当你大逆境的时候,正好用功;你活得愈痛苦的时候,只要你有因缘、机会听到佛法,更好!每一种创伤,都是一种成熟,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没有一尊十方三世一切佛,不经过无量无边的痛苦,可以成佛的。十方三世一切佛,以苦为良师,佛弟子不怕吃苦,尽管来!世间人碰到苦了,就哀哀叫,倒地了,佛弟子不怕苦,逆境愈大,成就就愈大。转一个念头,把感恩的心刻在石头上;把仇视的心写在沙滩上。

  我有一个笨徒弟就问:师父,为什么要这样呢?体会不出来。我告诉你:讲经说法也是,差很多,佛法真的很难,每一个人的体悟也不一样,看的经典,体悟都不一样。体会错误很严重的,有一对父子,有一点低能,他们在街头流浪,还认识几个字,有一餐没一餐的,很可怜!有一天,这一对父子身上有一点点钱,买不起正餐,就去路边,那个自动贩卖机,投下硬币,买了两瓶汽水。儿子认识几个字,汽水拿起来一看:喝汽水前先摇一摇。赶快把那两瓶汽水放到地上,父子俩就开始摇晃身体,摇了很久,儿子说:爸爸,摇了很久,我口渴!爸爸说:可以喝了。父子俩喝汽水,爸爸很感谢汽水上写的几个字:真的儿子,摇一摇真的很好喝呢!他儿子每次喝汽水就摇,有一天他跟爸爸讲一句很有智慧的话:我从现在起没办法喝汽水,我的腰扭到了,不能摇了。

  诸位!体会错误很严重,摇错边了。佛经也是这样,自己看了,用自己的意思解读,没有经过大彻大悟的善知识引导,是很严重的,自己就自己解读了。有一个人骑摩托车,戴了一顶帽子,到加油站要加油,一停下来的时候,刚好风把帽子吹走了。骑摩托车的就说:加油站的,你帮我加油,我去捡帽子。加油站的人就把加油的管子放下,那人去捡帽子,他就在后边喊:加油、加油。体会错误,跑回来:我叫你加机车油,你给我加跑路的油!叫体体会错误,严重的后果。

  业力是因果的法则,我们接受了因果的定律,大自然的法则,在缘起法里面,种如是因,经过如是缘,就会得如是果。所以,世间人讲的:法律之前,人人平等;诸位,佛教讲:业力之前,人人平等,造什么业,就受什么果报,佛来也没办法。念一念,众生无知,没有正信。有一天,一个四、五十岁的老妇人,提了一篮水果,来到文殊讲堂,拜佛,跪在佛前一边拜,一边嘴里说些什么,我看她很虔诚,就站在跟她有一点距离,在旁边一直等她,拜完了就来,我说:来来来!你刚刚放了一篮水果,为什么要提回去?我没有说要给佛祖吃啊,我拜了是要给自己吃。我说:喔,提回去,没关系啦!拜佛拜一拜,自己提回去了。

  我说:供佛的东西就是常住物,不可以拿回去。说:好!下午接着来,又开始跪着,不晓得持什么咒,很虔诚怕,念完了,我又把她叫来:你又来拜水果,这一次怎么没有拿回去啊?师父你讲拜佛是常住的,我又不敢拿回去。我说:那你刚刚念什么?我拜水果有三个愿望,第一个,希望我先生事业顺利赚大钱。第二希望我的女儿嫁个好老公。第三,希望我的儿子考上大学。喔!我是观世音菩萨也不敢吃,谁敢吃啊!又不是保险公司,你才两颗水果。对不对?坡币也不要两块钱,要求那么多,菩萨敢吃吗?这个哪里是佛弟子啊?

  你没有听说过吗?求法者,无法可求?供佛者,无佛可供吗?如来者,即诸法如义,如来亦无所从来,也无所去,释迦牟尼佛也没有来跟你吃啊,为什么?万法毕竟空,法尔如是,本来就如此,佛发现了人生、宇宙毕竟空的道理,法界本来当体就是空,没有什么好说的,这是佛所发现的。斋僧者,无僧可斋,心清净无诤,就是僧。自性觉悟就是佛,自性悟到毕竟空就是法,内心无所诤,就是僧,自性就是三宝。这是站在理上来说;站在事上来说,诸佛菩萨,无量诸佛成就了,有佛可供;站在三藏十二部经典,有法可求;站在无量的僧伽,这些贤圣僧,有僧可斋。还要分理上斋僧,还有事相上斋僧。

  业力是因果的法则,人人都要遵守的,不是你买一些少许的水果,就要求得那么多可以改变的。诸位!你就是把你的财产统统登记给我慧律法师,你也不能成佛,布施是福,要成佛,要开大智慧啊,跟施舍金钱是两码事情。业力之前,人人平等,再来,业是轮回的主体,我们轮回的力量,就是因为有业力,这个业力,再怎么形容。这是一杯水的话,我把沙放下去,轻的颗粒分子就会浮上来,重一点的就会沉下去。如果这个杯子是透明的,你会看到最底下的什么?沉淀物,深层潜在难以克制的微细意识,就是业力,随时都在现前,随时都在落入。

  白天造身、口、意业;晚上眼睛一闭起来,耳朵一关起来,就开始作梦,开始浮现那一些潜意识的东西,完全没有办法控制,那个还只是作梦。在唯识学里面讲:我们的业力微细意识,还比作梦的意识更微细。白天叫做肤浅的意识,你可以觉察这是花、这是钱,你可以看得到,你可以贪,最上面一层。晚上作梦,躺下去睡觉的时候,这第二层,叫做什么?叫做梦中意识,更难以控制。诸位!业力是沉淀在最底下,当你临命终的时候,就随业而转动,平常没有训练过的,临命终呼天叫地,没有任何人同情你,没有任何人可以取代你,就是旁边 的人在安慰你,没有用。你的烦恼象火,你的瞋恨心没有改掉,你会变成毒蛇。

  在唯训学里面这样讲:一个人如果要投胎成一只老虎的时候,当他业识一出来,他就见到老虎的皮,见到老虎的形相,一下子就转动。还有看到种种的光,平常行善的人,内心是光明的;平常肯修行佛道的人,他的内心是光明的,他的灵魂,这是方便说了,他的第八意识就愈来愈轻,因为不执着;愈执着就愈沉淀;愈不执着就愈升华。什么是佛法?佛法就是心灵的重大工程的转变,彻底的转变这个业力、转变习气、转变念头。为什么要学佛?就是要了生死,上面,白天运作;中间这一层,每天都在作梦;最底下沉淀物,叫做第八意识的业识,那个强烈的种子,作为准备投胎用。

  这个有多难?白天看到钱都控制不住,晚上梦境,统统梦到一堆钱,临命终,你不会跟着钱跑吗?这是不可能的,一定跟着钱跑。你们没有听过,一首歌不是唱:眼睛一睁开就开始打拼了。金钱的世界是很现实的,眼睛一睁开,就一直转,财色名食睡,第一关就好了,钱,就突不破了。色,有多少众生要死在这一关?名,有多少众生要死在这个名?名就是自尊、就是我相嘛!我要做国会议员、我要做总统、我要做主席啊!当然,这是为了人民,有好的政治家嘛;可是,有的人就是为了面子。有一个人跑来告诉我说:师父,有个居士要来拜访您!我说:不要了,不要拜访了。师父,他的官很大呢!我就跟他讲:赶快送医院!肝(官)很大就是快死了嘛,当官跟肝,台语是音是一样的。我说:官大跟我扯不上关系。广钦老和尚讲的:修行人,不要去近别人演什么戏,每天注意降伏自已。

  业如影随形,如声斯响。业,二十四个小时,都跟在你的旁边,如影随形。如声斯响,声音,再来就是响,音响,有声音就有回响。我们有一次去郊游,到山上去,我们那个同学,口业不是很好,连去郊游,都讲不好听的话。结果他就在山谷里面:王八蛋!结果山谷回音:王八蛋~~~~骂到自己。我说:你站开,换我来!阿弥陀佛~~~我自己受益。我举这个例子,业就是这样,它会反过来。我告诉你:伤害一个人太深的话,就是伤害到自己,普天下的众生,是让你去同情的,是要让我们救的,不是要让你去恨的。

  瞋恨别人就像烧掉一栋房子,只是为了赶出一只老鼠。世尊告诉我们:瞋恨别人,降低、贬低了自己的人格,不要恨众生,要宽恕众生,因为他是众生,你要宽恕他;他如果是佛,还需要你这样宽恕吗?就是因为众生嘛!众生有各种习气,碰到什么事情,就是我对。我告诉你,跟众生讲话,你今天听讲经,背住我的总纲领,跟众生讲话,坚持几个原则:一、你大我小,二、你对我错,三、你善我恶,四、你是我非,你好我坏。坚持这几个原则,众生一谈,很了不起,你就赞叹他,随喜。知道吗?就这样子。

  一切众生都有他的习气,要宽恕众生。一切众生皆由业转,业力在转动。我们的业,不是父母在操纵的,父母只是父精、母亲的卵,这样子一结合,这一道力量最强大的,就是自己的业力,父母亲结婚,它只是个因缘,我们假借父亲的因、母亲的缘,我们这一道光射进去,投胎的时候,这个受精卵就开始,由自己的业力做主宰。在母亲的肚子里,你要活多久,有时候,父母亲可以主导,那也是我们的业,把你拿掉啊!有的人希望有个孩子,祖宗三代没有男人,赶快生一个宝宝,哇!就呵护得不得了,你看,同样怀在母亲的肚子里面,就有千差万别的不同的命运,诸位,这不是业力,要不然是什么?所以,我们了解整个宇宙是业力之网。

  以前有一个人,对业力下了一个定义,说:什么是业力?附着在灵魂的一种怪物,叫做业力。我们灵魂被卡住了,《俱舍论》里面的定义比较深,《俱舍论》就是唯识学的前身,有成实宗、有俱舍宗。《俱舍论》对业力的定义就比较微细,说:业力者,非色非心。所谓业力,它不是色法,眼睛这个色法,这包括很广。所谓色法,包括眼睛看的,耳朵听的,眼、耳、鼻、舌、身、意,色、声、香、味、触、法,六根所看的、所听闻的、所嗅闻的,统统包括在色法里面。非心,不是你现在的这一颗妄想心,你现在看到这个,这是花,这个就落入一个影像,你平常可以运用的。业力不是色法,也不是心法,不是你肤浅的那个妄想、意识心,是潜在、沉淀在我们灵魂的深处,你看,看不到;你摸,摸不着,我们完全被业力、习气所控制住。

  一天到晚瞋恨心的人,你叫他不发脾气没办法,平常管人管习惯了,碰到人不大吼大叫,就是这样。一个不懂得节俭的人,不知道用的是自己的福报,人不在,电灯开的那么大;水龙头一开,就用了很多的水,很坏的习惯。到百货公司去买东西,不管到底卡会不会刷爆,就拚命的刷。台湾有一对夫妻,老婆去百货公司,狂刷,刷了一千五百万,不用惊讶。她的老公还不起,诉请离婚,法官拍板定案,准他离婚。理由:她老公一个月只赚四万块。我的徒弟敢给我刷一千五百万,断绝师徒关系,我才不要还呢!重点在这里!徒弟有什么了不起,钱比较重要,开玩笑的。我告诉你:业力很可怕的,坏的习惯是很可怕的,所以,业是非色非心。

  我们生命投胎的元素、动力,就是业力,因为个人的业力,借着父母的助缘转变。诸位,科学家永远比不上佛陀。怎么说呢?台湾Disclvery的频道报导,说:现在的医学发达,发达到什么程度呢?他开始用种种的仪器测试,测试什么?他发现每一个细胞都有生命、都有意识。医学、科学家现在才发现每一个细胞都有意识。诸位,我们这个受精卵,父亲的精,母亲的卵,一结合以后,开始细胞分裂的变化,一个变四、八、十六,2的n次方开始一直分裂。很奇怪,我们某一些细胞,一直分裂的时候,这个家庭神经系统细胞就开始一直发展,全部集合、组合,好像吹哨子一样,就神经系统开始一直发展、骨头的细胞开始一直发展,发展骨头,心脏,胃,肠。

  一个小小的细胞,开始人体这个组织,一个转动、转换,慢慢的成长,多么不可思议。佛在二千五百年前就讲了,在唯识学里面讲:人死了以后,顶圣眼生天,一个做善事的人,又不执着,不希望人家赞叹,又能够坚持念佛的人,临命终神识一出来,顶部是热的,全身都冷的。师父去助念过几百个人,全身都冷的,很奇怪,这顶部就很热很热,这个热气就从这里出去,顶圣眼生天,这是非常不可思议!你看,今天科学家发现,我们的神识是遍满全身的,佛在二千五百年前就告诉你:意识本就遍满全身。到最后,意识从这里出去,这里是热的。如果婆罗门教行善,基督教、天主教行善,不念佛,不求生净土的人,往生以后,他这个脸、眼睛是热的,行善,他也会生天。他不是上帝救的,他是行善的因果,因果是自然的法则。

  师父去助念过一个,他老婆拜佛,老公把所有的佛经拿起来撕掉;老婆穿的海青,老公用那个剪刀剪坏,拜什么佛,拜番石榴佛、拜龙眼佛、拜榴莲佛!就是不让她信佛,老婆半夜起来哭,老公在菜市场卖鱼的,杀生,他就是不给你吃素、不给你拜佛,老婆哭,很难过。有一次碰到师父,跪着哭得很惨,因为她很虔诚,我就很感动:师父啊,那怎么办啊?我说:你要有智慧,不要跟他敌对,毕竟他是你老公!佛在心中,以后你就顺他,什么都不要跟他敌对,他不喜欢你拜佛,你就默默的念佛,心中。我说:你平常在做什么?她说:我平常没有做什么,就是洗衣服、煮饭、拖地板啊!我说:简单,拖地板的时候,拖出去[阿弥],拖回来[陀佛],[阿弥陀佛],知道吗?发泄一下。

  业就是我们的心、无明转变的,我们的心灵也可以自己转动,不需要任何人。这个居士,后来她的先生死得多惨!每天都谤佛,每天都骂他老婆,佛经烧掉,她先生往生以后,他老婆:师父啊,我先生往生了!我电话挂着,我说:哎呀!好,好!反对佛教,终于死掉。好,这个好,死得好,没有啦!电话再拿起来,假装关心一下,内心很舒服,说:师父啊,来帮我先生加持啊!因为她很虔诚,我很感动,好!马上就答应,去!全身都发黑,脸像非洲人,我没有看过脸黑到这种程度的,连那个手整只统统都黑掉,那像我这样漂亮,那怎么可能?后来,我看他那个脚,摸他的脚底,热的!顶圣眼升天,人心,投胎成人,是心最慢冷;投胎成饿鬼,肚子最慢冷;傍生膝盖离,畜生就是傍生,膝盖最慢冷;地狱脚板出,他的脚,整只脚都热的。

  毕竟夫妻有因缘嘛,好了,她说:师父,怎么办?我说:这没办法,太严重了!师父就持毗卢遮那佛大灌顶光真言,给他加持,后来还是不行。没办法了,我说:他叫什么名字?我先跟他办三皈依,叫他要求忏悔,你在世这样谤佛、谤法、谤僧,还阻碍人家修行!好,在佛前祈求,跟他皈依佛、皈依法、皈依僧,在那边,师父也是很虔诚,毕竟是众生啊!我一边鼓掌,可是,一边要救他啊!一直给他办皈依,告诉你: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多不可思议,你知道吗?那个亡者掉眼泪!诸位,你们以前有过谤佛、谤法、谤僧,赶快忏悔,不要等到临命终才哭,来不及了! 

  有谤过三宝的,阻碍人家修行的,赶快求忏悔。人家要了生死的,你拚命阻止他,这个不行!要好好的念佛,能够转业,有太多的例证。善业、恶业,已经很分明了。但是,这个善、恶业要以念头为主,看你发的什么心。打人,是不是恶业?不一定,母亲打儿子,希望他好,希望他考上新加坡的国立大学,儿子,父母亲关心,打啊,老师揍啊,为了他好,他们的发心是好的,跟一般的业力不一样。所以,佛法论心不论行,论我们内在发的那一颗心是什么,像师父今天发了这个心,我非常的赞叹慧雄大和尚,他是我一直很赞叹的一个法师,我在台湾跟信徒一谈起来,就是非常赞叹慧雄大法师。为什么呢?因为前几年,我去雅加达演讲,西禅寺演讲,慧雄大和尚对我们很慈悲,我们整团人,对他特别的感恩。后来,让我非常感恩的,一生一世、永远不忘的,也是这一次来演讲的最重要的因缘,就是送我燕窝,我很好讲话啦,多数几盒就来了,开玩笑的。

  再来就讲到总报业,引业跟满业,总报业跟别报业。什么叫做引业?什么叫做满业?注意听!造了强大的执着的念力,造了强大的执着的习气,造了强大的可怕的业力,引导你去投胎。譬如说:引导你去投胎成一条狗,有钱人家,那一条母狗,一生出来,小狗,哎呀!人家对这一条狗是疼爱得不得了!很不幸,去投胎峇淡岛的某一个地方,专门吃狗肉的,整条街没有看到一条狗,你知道什么原因吗?人家吃猪肉。投胎到中国大陆贵州省,贵州省也吃狗肉,我看那个[大陆寻奇],吃狗肉的,你敢想象吗?那一条狗忠于我们,然后,你忍心把它杀掉,还吃它的肉!世尊讲:一切痛苦,来自于无知。所以,佛造了不可思议的功德;而众生造了不可思议的业力,incredible karma force,不可思议的业力。讲两句英文,你才知道我念过大学,不然,你不知道!

  好,讲到引业,同一样一条狗,它的命运完全不同。在座诸位,同样一个人来投胎,引业,引导你投胎做人。满业,就是你该享受多少的福报,一出生就注定好了。业力是非常不可思议的,除了佛陀这样的大圣人,能够见到轮回的究竟处,凡夫,包括菩萨都没有办法,何况我们是烦恼未断的凡夫,菩萨畏因,众生畏果,众生要等到受苦的时候,才知道:我现在苦得不得了!当他在造可怕的因,他根本不管你的,他在造业的时候,你去劝他,他还大声的骂你呢!

  你知道吗?我们以前在台中念南普陀佛学院的时候,南普陀佛学院寄了戒杀放生的书,我们都像散弹鎗打鸟一样,不晓得寄给谁,就一直这样寄出去。结果很不幸,寄到一个卖猪肉的家里,这个卖猪肉的,有一天拿了那一把猪刀,来到我们南普陀佛学院,就说了:哪一个人给我寄这一本?大居士,我们寄的。你叫我什么?戒杀放生?我现在没有一技之长,卖猪肉为生,你叫我戒杀放生,你们这些和尚,每天不工作,只吃供养,我的老婆寄放在你们这边养好了!哎哟!你老婆不要寄我们,我们不敢收你老婆。你叫我不要赚钱啊,不要杀生啊!我告诉你:我们劝他,他要杀掉我们,我们哪里敢劝他啊?不敢的。

  众生在造恶业就是这样,你叫做他不要起贪、瞋、痴,他要置我们于死地;大家都在贪污,你不贪污,你就死定了!就这样子,共业所感,可怕!所以,在座诸位,要举办今天这样的演讲,慧雄大和尚要出多少钱啊?要开过多少会?要动用多少义工?要发多少的通知,才有今天这三天的演讲?我们要感谢慧雄大和尚,我们恭敬、尊敬的大和尚,吃尽苦头,也感谢新加坡的政府。

  满业就是你能够享受多少福报,就是多少福报。像我一出生,就是这样高,我已经想尽办法,吃过种种的药,拉高机、增高机,什么运动统统做过,就是这样,可爱,说矮不好听啦,说可爱,很可爱。因此,我的福报就是这样,我的面相,算还不错,从小到大,没有人嫌我丑,还算不错,照镜子不用收惊,有的照镜子要收惊,要念大悲咒水的,喔!那个是我吗?好,这是引业,满业。

  再来,定业,不定业,定业就是你造了恶业一定要受报;有时候,不一定要受报,中间要看这个因缘。我告诉诸位:这个因跟果,是佛教方便说,这样讲是简单说,完整的讲是要这样:因、缘、果、报。所以,我们讲因果是方便说,中间跳一个[缘],其实,这个[缘]是最重要的。诸位,我们前世造了什么恶业,我们不知道, 我们控制今生今世的缘,自转因缘,我们把这个缘大力的转动,你可以转动业力,好好的诵经、拜佛、念佛,好好的行善、戒杀、放生,好好的利益众生,有钱出钱,有力出力,护持正法,让整个佛教正法兴盛,诸位,你今生今世就可以转大的恶业,转动过来,也可以有所成就,就是要转动。

  我们所谓定业,就是造了太大的恶业,转不过来,假设说,前世杀人、放火,今生有因缘投胎成人,他在某一个时间、空间,就会发生车祸,被人家撞到,车祸以后,变成植物人。连要喝一点汤都没办法,因为前世实在是太可恶了,前世伤害了无量无边的众生,今生今世他有苦吃了,在某一个时间、空间,他的恶业就会跑出来,佛来也没有办法,定业不可转,要下定大忏悔心、大惭愧心,行一切善,无所住着,就能够转动,否则很难!所以,恭喜大家,今天有这个因缘来听经闻法,祝福大家,转动这个因缘。(众鼓掌)新加坡的弟子可真是乖,说鼓掌就鼓掌,乖的人,听话的人,可以成佛!

  所谓这个定业跟不定业,如果你这个因缘,缘转了,这个不定就会转变,你本来该受的果报就会转变。所以,预言没有任何的意义,预言世界末日没有任何的意义,预言将来十年、二十年、一百年,没有任何的意义。有一个人,来到文殊讲堂,他要卖我一套英文书和一套中文书,里面写着中国古代种种的预言,像刘伯温讲预言,好谈这些。慧律法师,买一本,向我推销。我说:你这里面讲什么?这里面预言啊,刘件温预言八百年后,要怎么样怎么样啊!你看,圣经预言,有洪水、地震,还有世界末日。好!你卖书卖多久了?好几年了。我问你两句话,你给我回答。一、预言准不准?师父,预言当然很准,像刘件温就可以预言八百年后的事情啊!我说:那预言就没有任何意义,因为它一定会发生,在未来八百年后的某一个时空,它一定会发生,你现在预言有什么用?他说:嗯!也许预言不太准。我说:那预言不准,怎么叫预言呢?你怎么那么会讲话?当然了,我是佛陀的弟子,当然会讲话!

  再来,讲到福业、非福业,福业就是三善道;如果是非福业,就会堕落三恶道。我们因为无明、迷惑,而造了种种恶业,又受种种的苦。就像时钟,由迷惑、无明造业,然后受苦,叫做苦;因为没有听到人生、宇宙的真理,不知道,继续造业。又迷惑、造业,苦,又不知道解脱,又迷惑,惑、业、苦,像时钟一直转动,就是轮回;迷惑颠倒、造业、受苦,这样一直转动,观想一下时钟,六道轮回很可怕的,不知道真理,不知道究竟解脱处。

  业跟命运的关系。诸位,如果没有修行的人,叫做[命运];有修行的人叫做[运命],运用自己的命。你打开康熙字典,命者,定也,不可转也。[命]就是定数,所以,一切众生都是[命运],就是他的命,随着一定的气势在转动,完全没有办法控制,时也、命也,非我之不能也,英雄有时候也会感叹。所以,这个业跟命的关系,业太强大,命转不过来,今生今世要转,很难!但是,业造轻,有机会听到佛法,就像在座诸位一样,转动命运,马上变成运命,可以作得了主,可以自己运作,可以掌控自己的命运,转过来叫做运命。没有修行叫做命运,有修行叫做运命。

  业跟风水的关系,我们,在座诸位,如果一个人,没有造了很大的福德,他所住的地方风水并不是很好,再怎么样买来买去的房子,怎么买就会出状况,很奇怪!有一个人很认真的选,选了一间房子不错,又是法拍屋,又便宜,政府拍卖的,他抢了很便宜的货,高兴的买了,结果晚上闹鬼,没有福报就这样子。想尽一切办法,统统会碰到你意想不到的困境,怎么选就是没有好风水。世尊有三种不认同:一、万般皆同由命;二、天地万物是上帝所创造的;三、万法无因而生,万法都是有因缘而生的。一、万般皆是命,世尊不认同,可以转动的。二、天地万物都是上帝所创造的,那上帝是谁创造的?上帝站的那个地方是谁创造的?上帝是怎么来的?还不能问,问了有罪。再来,万法无因而生,世尊不认同这三点。大和尚可以多讲十分钟吗?要不要抓去关?我来新加坡要守法,再多讲十分钟,要问问看有没有犯法。(众笑)好,我们再讲十分钟。

  再来,我们讲到共业跟别业,我们这个生命共同体,息息相关,诸位,在唯识学里面谈到,这个地球、宇宙怎么来的?共业所感的世界,在共业里面有别业,譬如说:我们新加坡的众生,共同感得新加坡这个国家,由于共同的努力,共同的建国,大家努力的爱护新加坡这个国家,今天创办一个美丽漂亮、井然、守法,世界级的一个了不起的国家,是大家共同努力的,叫做共业所感。诸位,山河大地也是共业所感,我们整个地球,再来就是全人类,以及一切动物,共业所感;但是,共业里面有别业,这个共业跟别业,在不同的角度切入的时候,有不同的意义。新加坡这个国家,是我们新加坡人民共业所感,但是,新加坡的每一个人,住的房子不一样,吃的福报也不一样。有的吃的是山珍海味;有的人每天都吃泡面,有的人穷到很可怜!有的拼了老命,三餐吃不饱;有的人跷起二郎腿,每天都在那边凉凉的,钱就一直来,就是这样。有的人坐着他就有钱,有的人干得天翻地覆,养不活一家人。这个业多可怕,后天的努力很重要,但是,先天挟带强大的力量。所以,我们的共业里面有别业,别业里面有共业,共业里面有共业,开始有一点混乱了。

  共业里面的共业,譬如说:大家感得新加坡山河大地,土地,共业里面的共业。共业里面的别业,就是新加坡的每一个人,穿着福报都不一样,就是共业里面的别业。别业里面的共业,每一个人都不同的业,叫做别业;每一个人都有眼睛、都有一张脸,上苍赐给我们全人类最好的礼物,就是一张笑脸,大家要多多的笑。别业里面的别业,每一个脸统统不同。对不对?你跟我相同吗?我跟你也不同。有的人认为信佛就可以解决一切,没有办法。有的人很愚痴,认为念念大悲咒、观世音菩萨、念念阿弥陀佛,什么事情都可以解决,大愚痴。譬如:重感冒不去看医生,每天念:观世音菩萨啊!你帮帮忙啊,让我感冒快一点好啊!照样咳嗽、打喷涕。笨啊!物质的世界,要由科学,现在的人类文明去解决啊;心灵的世界,要由佛法来解决,你要分清楚啊!

  有一个人牙齿痛,痛到快肿起来了,每天都念南无阿弥陀佛,老菩萨也很虔诚,他说:师父,我牙齿痛,一直念观世音菩萨,怎么没有感应呢?我跟这老菩萨说:马世音菩萨有打电话给我,叫你去看牙医就会好(众笑)。你不晓得,做法师有时候要骗骗众生,没有办法,这众生笨到可以了,没有办法。就以这个连体婴来解释吧,阿拉伯世界连体的两个小姐,来新加坡开刀,诸位!连在一起,我拚命的念南无观世音菩萨,拚命的念南无阿弥陀佛、持大悲咒,有没有效?没有效,念观世音菩萨,一样没有救。学佛,读书有书呆子,学佛有佛呆子,没有智慧,不会运用,不懂得用现在科学文明,解决物质的世界,佛法解决心灵的世界,该用科学、艺术、文化解决的,就是用这种最科学的方法解决,牙齿痛就去看牙医,感冒,好好的吃药。这个才是佛弟子,学得有般若有智慧嘛,有智慧的女人最漂亮,有智慧的男人最勇敢,就是这样子。

  业就是因跟果的综合体,业是因果的关系,因果的综合体,因、缘、果的综合体,就是业力。好!因跟果的关系,叫做不一不异,说一,相同也不对;说异,不同也没对。我举个例子:十岁如果是因,二十岁是果,注意听!十岁跟二十岁相不相同,当然不相同,不一就是不相同。好,同样一个人,十岁的小女孩,跟二十岁,同样的一个人,有没有不同?同一个人,你能讲她不同吗?十岁是因,慢慢长大,二十岁是果。因果的关系,第一层关系叫做不一不异,不能讲相同,也不能讲不同,知道吗?因果的关系,叫做不常不断,[断]就是断掉,注意听,现在讲不是常也不是断,如果是常,十岁跟二十岁是一样,[常]是永远都 一样,所以,十岁跟二十岁不是常,不是永远这样子,她会变。同一个女孩,十岁是因,二十岁是果,可是,中间也不能断掉啊,一断掉,人就死掉了。如果断掉,怎么从十岁演变到二十岁一个小姐呢?所以,因果的关系,叫做不常也不能断,断就断灭了。

  再来,因果的关系是延续性,叫做不即不离。十岁绝对不是二十岁,[即]就是是,十岁不是二十岁,因绝对不是果,因为会转变;但是,因不能离开果,二十岁绝对不能离开十岁的因,所以叫做不即,但是也不能离。因跟果的关系,就是不一不异、不常不断、不即不离。因为时间的关系,我也希望讲得让你们快乐,开大智慧。

  回向

  愿以上功德,庄严佛净土

  上报四重恩,下济三途苦

  若有见闻者,悉发菩提心

  尽此一报身,同生极乐国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武汉丝绸服装鉴定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