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丝绸服装鉴定社区

一场诙谐搞笑的穿越带你走进同性恋的世界:“我和你没什么不同,只是生错了性别而已!”

浮生游梦2018-07-10 10:25:31




Chapter 1

旁人不懂娇娥心,奈何错生男儿身


我叫刘志青,我想我爸妈给我起这样一个名字,定是希望我志在青天。


可惜我辜负了这个好名字!因为我没出息的死了!就因为一个不爱我的男人,我就把自己溺死在了浴盆里。


其实我原本没有打算要死,只是想静一静。我想静一静的时候就喜欢洗澡,撒点玫瑰花瓣(表白被拒的),点一排香氛蜡烛,泡进满是泡泡的浴盆。


这是我最自由最私密的时间,不用在乎他人的眼光,我可以静静的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之中。


“哟~这么大一束玫瑰花呀,快结婚的人就是不一样,忒浪漫!”


“西宁,我喜欢你!”


“你说什么?开什么玩笑?!”


“我说,我喜欢你,喜欢你好久了。”


“你发烧了?婚前恐惧症?”


“我是认真的!我知道你可能不会喜欢我,我只是想在我结婚前让你知道,我喜欢你!”


“老子怎么会喜欢你!老子喜欢的是女人!你小子是脑子出问题了吧!”


西宁甩下这句话就仓皇而逃了。


我早就知道,也没有多大委屈,只是可能刚才拼命睁大眼睛怕错过路过的西宁,现在眼睛有点酸涨罢了。


回家之后,我的手机收到了N条微信。


“哟~认识你这么久,没发现你竟然是个gay呀!哈哈哈~以后我们就是好姐妹啦!”


“没想到你这么变态!真恶心!”


“听说你给西宁表白了,快告诉我这不是真的,我们以后还是好兄弟!”


……


呵~消息可传的真快!我不知道他们从哪里知道的,也不想深究。


我也不清楚他们特意发微信过了想知道什么,我只清楚的知道我需要静静,于是就出现了开头的美人入浴镜头……



Chapter 2

前尘往事归于土,来生来世莫回头


我其实并不知道我是怎么死的。


“我真的死了?”


“死了就是死了,问这么多干什么?!没出息的东西!”看来马面的性子比较急。


“你是在浴盆里睡着了,然后就溺死了,哎~不就是失个恋,至于这么想不开嘛。”还是牛头的性子敦厚一点。


我启了启唇,想解释两句。可是看了看若水河畔两岸的血红的曼珠沙华只道了一句:“那花真美!”


“行了,别看了,到前面去喝一碗孟婆汤就重新投胎去吧。”


“不用见见阎王爷,审判审判?!”


“就你这种死法值得阎王爷出马?每天死这么多人,地府忙着呢!赶紧喝了汤从这里跳下去滚蛋!”牛头的脾气真暴躁,我想果然男人也有更年期!


我看向前方那一抹窈窕的墨绿身姿,待我走近细看:


“你是孟婆?不是老太太吗?这么漂亮,是假的吧!我下辈子有你这么漂亮就好了!”


“皮相而已~”说着孟婆瞬间化作一个形象佝偻的老婆婆。


“喝吧,前尘往事归于土,来生来世莫回头……”


好一句“前尘往事归于土,来生来世莫回头”!


我捧起巴掌大的小碗,27岁的人生一幕幕的画面从我脑子划过。爸爸、妈妈、还有、还有西宁……


我的眼泪还没来得及酝酿出来,一个熟悉的声音便传来了,我想我定是魔障了!


“刘志青,你个王八蛋!”


来人气势汹汹的冲向我,我一个没有站稳,拉扯中我们双双坠下。


掉下去前,我们同时开口问对方:“你怎么也死了?!”


“从哪儿冒出来的瘪犊子!”


“他们俩还没有喝孟婆汤,怎么办?”


“缘也~孽也~债也!一切都是命!随他们去吧……”


Chapter 3

一朝穿成女儿身,一见许仙想献身


在不断的坠落之中,我想如果有下辈子,我要做一只妖。听说,妖可以自己决定自己的性别,而人只能看他妈当时生他的心情,呃~不对!是只能看老天爷当时的心情!


“青儿~青儿~”


是谁的声音?好好听,肯定是个大帅哥。


嘿!果然是个面冠如玉的少年郎!只不过这身书生打扮是怎么回事?!难道我穿越了?


我连忙抬起手打量着自己,芊芊素手,绿萝衫!是个女的没错,老子终于变成女人了!老子终于可以名正言顺的喜欢男人了!


咳咳咳~不对不对,是我,是人家终于可以名正言顺的喜欢男人了!嘿~眼前这个就不错!


“青儿,何事如此欣喜?你盯着我作甚?是找到你姐姐了吗?”


“姐姐?我还有个姐姐?!”


“怎地连你也开始胡言乱语?”


“你刚才叫我青儿,我还有个姐姐,看你这身打扮,你不会是许仙吧!”


“说过多少次了,叫姐夫!”


苍天啊,大地啊,我好不容易变成了女的,看上一顺眼的,怎么还是个有妇之夫呀!还是我名义上姐姐的丈夫!


给我一个忘记西宁的机会有这么难吗!对了~西宁呢?他怎么也死了?他投胎到哪里了呢?


算了!前尘往事归于土,归于土!我在心中默念几句归于土,便又开始调戏起许仙。


“姐夫!我姐姐其实是白蛇精,你还是跟我走吧!”说完,我才想起来,我现在也TM是一条蛇精!


“休得胡言!你姐姐现在身怀六甲即将临盆,下落不明,你怎能说出这般言语。看来等会找到你姐姐,我得去请个道士,做个法事,你们姐妹怎么都中了邪了!”


就在许仙指着我手指发抖的时候,一个胖婶飞速奔袭而来,边跑边唾沫横飞的喊着:


“许大官人!您怎么在这儿啊!快点!小娘子找到了!就是情绪有点激动,我们大伙把她绑了,已经送回去了!”


Chapter 4

七尺男儿女儿身 方知青儿心苦闷


于是,我跟着姐夫一路狂奔回家。我本来是想半道跑路,开启我开了挂的新人生的。


可是我太好奇,白娘子长什么样啦!我必须得知道这个还没见面,就抢了我看上眼的男人的姐姐,到底是不是传说中的那般美若天仙!


最终我在他们的床上见到了这位传说中的美人,果然名不虚传。一双瞳仁剪秋水!一身白衣衬得她愈发的冰肌玉骨,如梦似仙。就连我这个女人看了,也为之心醉,我见犹怜!(女人?进入角色很快嘛!)


此时白衣女子除了肚子,其他地方都被绑成了粽子,许是太过吵闹,还被塞住了嘴巴。不能说话,她只能用不断扭动的身体表示着抗议,这身段,这扭姿,啧啧~不亏是蛇精呀!


许仙刚一进屋,便心疼的扑过去。“这帮粗人,怎么能用抹布呢!”


刚拿出抹布,还没顾得上解绳子呢。


白娘子就开腔了:“放开我,老子是男人!老子不要生孩子!哎哟~肚子好疼!快点放开我,让我说多少遍你才肯信呀!老子是男人啊!老子不要生孩子!让我去死!”


嘿~巧了,这货不会是西宁吧!该!真该!于是我连忙扑过去,假装哭的梨花带雨。


“姐姐,姐姐,你这是怎么了?你可要小心孩子呀!”


“青儿,青儿~你来了,你快告诉许仙!我是个实打实的男人!快让他放了我。哎哟~~肚子真疼~”


“姐姐,你怎地又胡言乱语了,你明明就是女子,怎么会是男人?!”


“青儿,你不是说去帮我找回去的方法吗?我还袭过你的胸,你都忘记了?”


什么?!这个王八蛋!竟然背着我袭了我的胸!!不对!是我这具皮囊的胸!我忍住自己上手去捏自己胸的冲动继续假装:


“姐姐,你在说些什么呀!你明明就是女子,这不,还怀着身孕呢。”


“青儿,你不是说你相信我是个男人,虽然你不喜欢我,但是你愿意帮我去找回去的方法吗!”


“啊,肚子好疼,好像有什么流出来了……”


“许仙!快去叫产婆,西宁,不是,我姐姐要生了!”


“看,你明明就记得我的名字,为什么刚才还装失忆!”


“我装你妹的失忆!”


“你是谁???”这个叫白素贞的西宁睁大了眼睛看着我,一脸的不可置信,娇艳欲滴的嘴唇颤巍巍的几张几合:“刘志青!你是刘志青!”


Chapter 5

南柯一梦欲断魂 愿君怜惜眼前人


“别废话,乖乖把孩子先生了吧,未来的状元郎可不能夭在你肚子里!”我边说边解开绳子。


可能生孩子真的很痛,这货竟然没站起来逃跑。


只骂骂咧咧的喊着:“刘志青,你个王八蛋!给老子装!说,你是不是一直在看老子的笑话,8个月了,足足8个月了!你小子倒装的很像!骗取老子的感情!”


“小红,去烧热水!”


“哎哟,小娘子呀,你可别喊了,你这是头胎,少说也得四五个时辰呢,你可得省点劲!”


“什么!八个小时!”


“也可能是十个小时或者更久……”我幸灾乐祸的说着。


“王八蛋,给老子闭嘴!我不就是拒绝你了吗!你至于这么恨我,这么久,就是不认我!”


“拒绝就拒绝,何必昭告天下,让大家来嘲笑我!”


“不是我,我也不知道是谁!”


“真的不是你?那你怎么也死了?”


“还不是被你害死的,我当时正在喝酒,突然木兮打电话问我到底怎么回事,说大家都知道了,在疯传你的事。我给你打电话你不接,我就想开车去看你,结果……”


“对不起,我错怪你了!可是你再着急也不能酒驾呀!”


“还好意思说我,你怎么死的?不会是因为我……”


“不是!我没想死,就是泡个澡而已。”


“泡澡,果然女里女气的!哎哟~疼!”


“小娘子,你可别再胡言乱语了,待会没有力气可怎么办,小青,让厨房再烧些水……”


我没有再进去,西宁可能因为之前说了太多话,也可能因为木已成舟,在里面配合着产婆哼哼唧唧的生孩子。许仙在屋外急得团团转。


3个时辰后,哇~~~


“姐夫,你儿子终于出来了!”


“你怎么知道是男孩?”


“呃~听声音挺洪亮的~以后肯定能中状元!”


“你又知道?”


“许大官人,生了,带把的!”


阿弥陀佛~


糟了!怎么把这个死秃驴给忘了!这也来的忒快!


“姐夫,你如果想救我姐,你就赶紧过去拦着那个和尚!”


“怎么拦?”


“抱大腿啊,别松手!”


“西宁,我们赶紧走……”


“怎么回事?”


“法海来了,你如果不想被压在雷峰塔下念半辈子经,就别废话,赶紧走~”


“我们不是可以飞吗?”


“怎么飞?我今天才刚来,还不会!”


“什么?你才刚来!这么说,你不知道我……”


“别废话了!快说怎么飞!”


“念个咒语?”


“什么咒语?”


“all money go my home!”


“嗷马内……你小子这个时候还贫!快点!”


“我也不会!”


此时法海已经拖着右腿的许仙推开了门。


只听许仙歇斯底里的大喊:“法海你不懂爱!雷峰塔要掉下来。娘子!青儿你们快走啊……”


“阿弥陀佛,妖孽,快到我碗里来!”


随即掷出他手里的金钵


“西宁!小心!啊……”


“青儿!”


砰砰砰!我被一阵敲门声惊醒!这不是我家浴室吗,玫瑰花瓣,香氛蜡烛,还有快消完的泡泡。


“志青!志青!你这孩子在浴室干什么?刚才木兮来电话说西宁出车祸了,让你赶紧去医院看看!”


什么?!


医院


“西宁没事吧?”


“没事,轻微脑震荡,昏迷了一会,已经醒了,我们进去吧。”木兮说道。


“你们两个怎么回事?”木兮问


“我和志青两个人在和你们开玩笑呢,结果开大了!”


木兮来回看了我们一眼,似有所悟:“好吧,我会去向大家解释的。你们聊,我先走了。我的美容觉都被你们两个二货给耽搁了!”


“谢谢你!”我想了半天,最后只说了这么一句。


沉默半晌,西宁先开口道:


“我刚才昏迷的时候做了一个梦。”


“好巧,我刚才也做了一个梦。”


“生孩子真他妈的疼,以后我一定要对我未来老婆加倍好!”


“那我们还是朋友吗?”


“当然!好兄弟……呃~好兄妹一辈子!”


往期故事回放

八千里路的海和雪——东北糙汉和海南傻白甜的故事


不是有趣的灵魂太少,而是你看不见我的有趣


【短篇故事】我的人生只不过是一个又一个的自我设定(上)


【短篇故事】我的人生只不过是一个又一个的自我设定(下篇完结)

如果喜欢我的故事,请为我点个赞。

如果能够分享到朋友圈,就更棒了!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武汉丝绸服装鉴定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