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丝绸服装鉴定社区

小心,鬼要摔你手机了

鬼大爷鬼故事2018-10-27 08:27:30

    最后一张照片

    桌子上的手机是曹诺的,屏幕已经碎得不像样子,像是蜘蛛网一样,好在解锁后依稀可以看清里面有应用软件。曹诺厌恶地把手机往我面前推了推,然后手指像是被烫着一样抖了一下。

    我接过手机前后看了看,又瞧了瞧面前的曹诺和李瑶,问道:“这是这个月第三部手机了?”

    曹诺点了点头:“更准确点儿说是这半个月里的第三部了。”

    我耸了耸肩:“别疑神疑鬼的。现在手机都是双面玻璃的,又轻又薄,不小心掉在地上肯定就摔碎了。”

    但曹诺急忙摇了摇头:“我这手机真是被鬼摔碎的,我有证据!”

    李瑶从包里拿出一部平板电脑,接着将一张照片打开,推到我面前。

    从尺寸上看,这张照片是用手机拍摄的,而且还是由下向上仰拍的,显然在拍照的时候手机已经落在了地上。画面中有很大一片黑里透红的影子,将画面的大部分地方都挡住了,只能在右上角看见上面好像有一条裙子的下摆。

    我瞥了一眼曹诺的裙子。虽然照片有些模糊,可从颜色和花纹来看应该就是她现在穿着的这一条。

    “这是手机摔在地上的时候拍的。这手机有熄屏拍照功能,就是轻触手机四边任意一点,可以直接拍下照片。当时我正在回头和李瑶讨论刚看完的小说,然后就听见手机屏幕碎裂的声音。”曹诺解释道。

    我有些纳闷儿地看着她:“这也算证据?”

    曹诺把头伸向我:“当时是罗老师的课。”

    罗老师是最严厉的公共课老师,没有一个学生不怕他,更没有敢缺席的。最多偷偷地搞点儿小动作——公共课是几百个人一起上的,就算罗老师看到了,也不可能把那些人揪出来。

    李瑶看我没明白,就指着照片上那块挡住其它东西的黑影说:“罗老师的课没人敢在教室里闲逛。所以,你看这是什么?”

    我看了半天,摇着头说道:“看不出来,不过形状像是一大片树叶。”

    “你再看。”李瑶将照片放大后说道。

    在这一大块黑影的顶端,可以模模糊糊地透过黑影看到后面的一点儿东西,有点儿类似……脚指缝——这哪是什么树叶,分明是一只没有拍清楚的脚掌!

    曹诺看见我的表情后继续说道:“这拍的是一只脚落下的瞬间——它应该是想踩碎我的手机。而罗老师的课没人敢不坐在座位上,这下你明白了吧。”

    “所以说真有人想要弄坏你的手机?”

    “不是人,是鬼!”

    “你怎么肯定是鬼?”我有些纳闷儿地问道。

    曹诺在平板电脑上滑了一下,便换了一张照片。在这张照片里,曹诺在跟李瑶说着什么,李瑶也是满脸的笑意。而就在曹诺的身前,有一个和曹诺相互重叠的虚影,那虚影可以隐约分辨出是个人形。

    令我毛骨悚然的是,这个人形的虚影正立正一样站着,脸上还带着丧心病狂的笑容!

    怪事

    “这是……”我惊得瞠目结舌。

    曹诺看了一眼李瑶才说:“这是建筑系一个男生拍的,原本是在偷拍李瑶,却拍到了这个鬼。后来这个男生把照片放在社交平台上,刚好被李瑶看到了。”

    “你当时没看见这个……鬼?”

    曹诺摇着头说道:“没有。照片上我的脸正对着它,可我绝对什么都没看见。它是一个透明的鬼,只有相机才能拍下它的样子。”

    我皱着眉想了半天:“可它为什么非要坏碎你的手机,而且还要把手机踩碎?”

    曹诺说道:“不知道。这已经是第三部手机了,估计全都是它弄的。”

    我忽然说道:“我记得你之前说过自己可能招惹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那是怎么回事?”

    曹诺半天没说话,然后冲着李瑶点点头,李瑶才说起了另一件事:

    一周前的夜里,李瑶因为失眠所以一边听歌一边想事情,然后就听见屋里好像有什么人在翻东西。一开始李瑶以为是谁饿了在翻东西吃,所以就趴在床上向外瞥了一眼,却看见曹诺的被子居然被掀开了。

    李瑶以为自己看错了,所以急忙打开蚊帐,将手机的手电筒功能打开:曹诺睡得很熟,可她的被角竟然直直地立了起来,好像有一个看不见的人将被角拎起来一样!

    更可怕的是,接下来那个被角“唰”地一下被掀开了,然后枕头也动了一下,好像有一只看不见的手向曹诺枕头下塞了什么东西一样!李瑶吓得“啊”地一声叫,惊醒了寝室里的其他人。

    “它往你枕头下塞了什么?”我紧张地问道。

    曹诺答道:“什么都没有。我猜可能是因为它突然被李瑶发现了,还没来得及把东西塞进去。”

    我不禁陷入了沉思:一个看不见的鬼,先是趁着曹诺睡觉的时候,要向曹诺枕头下面塞东西。跟着又想方设法地摔坏了曹诺的手机,并且好像还不解恨地非要将手机踩碎——它到底想要干什么?

    我不由得说道:“这么看来它实际上并不想被人发现,所以才刻意躲躲藏藏的……”

    “不是,”曹诺急忙打断我,“它只是不想让别人发现。”

    “你这话什么意思?”我问道。

    “因为一旦我独处的时候,它就会毫不避讳地出现!”

    躲不掉

    我看着曹诺,等着她进一步的解释。

    “它根本不在乎我已经发现了它,”曹诺组织了半天语言才说道,“我自己一个人待着的时候,能感觉到它就躲在我身后盯着我。有时候甚至还会故意冲着我的脖子吹冷风,或者发出疹人的笑声。”

    我忽然意识到了什么,然后冲着曹诺一摆手:“你等一下。你的意思是,每次当你独处的时候,这个鬼甚至会想要故意引起你的注意?”

    曹诺的表情十分难看,但还是点了点头:“差不多。”

    她四下打量了一圈这个小咖啡馆,好像那个鬼就躲在这里窥视着她一样。然后她从包里拿出一摞书递给我,这些书都是我之前想要向她借的。

    “我已经办了休学,坐明天一早的火车回家。以后我们可能没有机会再见了,我父母已经开始安排我留学了。这些书都是你想看的,送给你了,算是临别的礼物。”曹诺说这话的时候低着头。

    “要是这个鬼一直缠着你,即便你休学了它也不会善罢甘休。”我又说道。

    曹诺点了点头:“本来我也担心这件事,可每次我离开学校后,都发现它好像并没有跟着我。所以我觉得它大概不能离开校园。”

    我听到这里忽然一愣:“你是说它只能在校园里跟着你,出了校园它就没法再缠着你了?”

    “差不多是这样,”曹诺想了一下才说道,“每次我离开学校,那种被窥视的感觉就会消失,甚至即便只有我一个人也感觉不到它在周围。可只要我一进校园的大门,那种感觉就会再次回来。”

    我不由得一皱眉:“那你不觉得奇怪吗?你离开学校后什么时候再回来是不可预知的,这个鬼怎么会那么容易就找到你?尤其像你说的,只要你一进校门它就会立刻跟上你?”

    曹诺也是一愣,李瑶则疑惑地道:“会不会是它一直守株待兔地等在校门口?”

    我反驳道:“咱们学校一共四个大门,你回来时走哪个门取决于你在哪里下车——也就是说,你回来时走哪个大门是随机的,那么它怎么可能如此准确地判断你下车的地点?”

    曹诺听到这里,表情僵硬地看着我:“你想说什么?”

    我深吸了一口气:“这个鬼应该是一直跟在你身边!”

    猜测

    我顾不得曹诺和李瑶的表情,紧跟着说道:“只有它一直跟着你,才有可能你一进校门便产生那种被窥视的感觉。”

    “那它为什么只有进了校园才会让我感觉到它的存在?”曹诺有些害怕地问道。

    我摇了摇头:“不清楚。不过你除了有被窥视的感觉之外,还有其他异常的事情发生吗?”

    “没有,”曹诺想了一下,“它好像只是跟在我身后,但是离我并不太远。每次我一进校门都是跑着回寝室,或者让李瑶来接我。因为有时候我回来得太晚,校园里人很少,我总担心它会对我不利。”

    这个鬼好像十分痛恨曹诺的手机,不但已经摔坏了三部,而且好像还要踩碎它们才能出气一样。它到底跟手机有什么过不去的仇‘不但如此,它还趁着曹诺熟睡的时候偷偷向曹诺的枕头底下塞东西,它想要塞的是什么?除此之外,这个鬼显然并不打算避开曹诺,但又不想被别人知道。另外只有进入校园后才会对曹诺格外“照顾”,这又是为什么,这些事情之间到底有什么联系呢?

    想到这里,我忽然一愣:“你是不是每次进了学校后,它都会故意让你发现?”

    “差不多吧,反正进了校门口我就知道它离我不远。”

    “然后你就会以最快的速度回到寝室?”我又问道。

    “嗯,”曹诺反问道,“这有什么关系吗?”

    “你刚才说进了校园就会感觉到它的存在,所以会赶紧回到寝室,难道回到寝室那种窥视感就没了?”

    曹诺有些不解地看着我:“对,回到寝室后可能是因为有其他人在的缘故,它好像不太敢出现。”

    “可今天它在一个坐着四百人的阶梯教室里摔坏了你的手机,当着那么多的人它都出现了,并且被拍到了照片,这就说明它并不怕别人啊!”我敲着面前的桌子说道。

    曹诺被我说得哑口无言,李瑶也皱着眉头问:“你到底想说什么?”

    “我的意思是说,它实际上只是不想让你把时间浪费在校园里,所以就用这种让你感到害怕的方式,逼你尽快回到寝室!”我断言道。

    曹诺有些不赞成:“如果是那样,那它为什么不在校外就让我感觉到它在身后?”

    我做了一个大胆的假设:“因为无聊。这个鬼是最近才缠上你的,所以之前很久一段时间它可能都在校园里乱转,便对校园里的一切感到了厌烦。自从缠上你后,它要么就是跟着你出去,要么就是跟着你回寝室,这些对于它来说都是充满新鲜感的。或者说,无论跟着你在外面还是在寝室,它都找到了它喜欢的事情。只有你在校园里闲逛时它才觉得无聊,于是它让你察觉到它的存在,催促你尽快回到寝室。”

    “你的意思是,曹诺在寝室里做了一些令鬼感兴趣的事情?”李瑶不明所以地问道。

    “对。”

    曹诺回忆了半天:“可我在寝室里时也没什么特别的啊!”

    我忽然想到了另外一个问题,便问道:“你睡觉的时候是不是习惯把手机放到枕头底下?”

    曹诺看着我点了点头:“你怎么知道?”

    “那天李瑶看见的并不是鬼想要往你枕头下塞东西,而是想要从你枕头下拿东西——它要拿你的手机!”

    枕头下

    曹诺摆手道:“不对,那天我的第二部手机刚被它摔坏了,根本没有手机可用。”

    “不对啊,如果第二部手机也是它摔坏的,那它就应该知道你枕头下面没有手机。所以,它也不是想要拿你的手机。”

    李瑶也附和道:“我也记得是这么回事。而且如果它想要拿手机,那直接去曹诺枕头下找就好了,为什么还要掀被子?”

    “所以它一定是在找东西,只不过不是手机……”我接着李瑶的话自言自语道。

    这个鬼要找的一定是一个可以藏到枕头下的东西,体积应该不会太大,同时这个东西多半能被随手放在床上。

    想到这里,我一下子就像是抓住了什么,然后一把拿起曹诺的手机,不断地寻找自己猜想中的东西。没一会儿,我就找到了。于是这一切都在我的脑袋里串了起来。

    “你是不是除了手机以外,也会把别的东西塞到枕头下面?”我问道。

    曹诺不明所以地“嗯”了一声:“绑头发的皮筋、手表什么的,反正都是些小东西。”

    “还有没有别的?”

    “别的?”

    “对。比如,书!”

    “偶尔会吧,”曹诺有些不自然地说道,“比如床头的书架满了,就会顺手塞到枕头下面。”

    我跟着又问道:“你离开学校后都会去哪里?”

    “逛街……”

    我急忙打断道:“会不会去书店?”

    “那是一定的,我就那么点儿爱好。”

    于是我拿起了曹诺的手机,问道:“你最近是不是一直在用手机阅读APP来看书?”

    曹诺点了点头:“很久以前我就用这个看书了,只不过这阵子在追一部网文,手机用得比较多。”

    我听到这里,追问道:“那你是不是以前独处的时候都会看书打发时间?”

    “对,你的意思是……”

    “这个鬼和你一样,也喜欢看书!”

    真相

    “这个鬼其实已经在学校里待很久了,久到让它觉得学校里所有东西都十分无聊。一个偶然的机会下,它发现你在看一本书,而且很快它也被书里的情节吸引住了。所以每当你看书的时候,它都会出现在你的身后,跟你一起阅读那本书。而你说的鬼吹气恐怕是它在叹气,是被书中的情节所吸引,不由自主地发出来的。”

    “那它为什么要摔坏曹诺的手机?”李瑶问道。

    “最近曹诺一直在手机上看网络小说。你们也知道,网络小说太长了,可能一两个月都看不完,这就导致它没法看完之前的那本书。”

    曹诺捂着嘴惊道:“于是它就恨透了我的手机,不但把我这三部手机全都摔到地上,还要狠狠地踩上两脚!”

    李瑶不由得打了个冷战:“这么看来,这个鬼实际上是希望能和曹诺一起看书?”

    “对。它已经完全被这本书吸引住了,渴望知道结局,所以才迫不及待地想要继续看,但是它想要看书就必须通过曹诺。”我说道。

    “为什么?”曹诺赶紧问道。

    我指着平板电脑上的那张照片:“你们没发现它有什么令人不舒服的地方么?”

    曹诺有些厌恶地又看了一眼:“最令我不舒服的是它的笑脸,每次看完都觉得心里发毛。”

    可李瑶却“咦”了一声:“它好像在立正。”

    “你们仔细看,它的肩膀很窄,几乎和它模糊的下半身一样宽。”

    李瑶恍然大悟地接着说道:“我明白了,它没有胳膊!”

    我点头赞同道:“对,它没有胳膊和手,所以就没法翻书。于是它只能在曹诺看书的时候站在她身后一起看——它是把曹诺当成了它的胳膊替它翻书!”

    我转过头看向曹诺:“我说得对吗?曹诺!”

    结局

    我看着曹诺继续说道:“其实你早就想明白是怎么回事了。你今天约我出来,实际上是想嫁祸给我。你知道它是因为书才缠上你的,但是你并不知道令它着迷的是哪一本书,所以你只好找借口把身边的书全都送出去,到时候你自然就解脱了。所以刚才我说它是在找书的时候,你的表情才那么不自然。”

    这话说完,李瑶忽然看向旁边的曹诺,而曹诺只是低着头一语不发地咬着嘴唇。

    李瑶不解地说道:“如果是这样,她大可以把书全扔了啊?”

    曹诺苦笑一声,插话道:“我怕这样做会激怒它。它实在太喜欢书了,像瘾君子一样迷恋着里面的故事和油墨味儿。就像他刚才说的,在我看书的时候,它就会出现在我身后,跟着情节叹气。我知道它没读完那本书一定很不甘心,可问题在于我不记得它想找的是哪一本了。”

    我紧盯着曹诺:“于是你就把自己觉得可能的书都送人了,你相信总有一天它会跟着那本它要找的书离开你。”

    曹诺用力低着脑袋。

    我又继续说道:“可我刚才就在想,它既然是想找书,又为什么要掀开你的被子?”

    曹诺也是一愣:“你什么意思?”

    我看了一眼李瑶:“李瑶说当时是听到了声音后,才看到你的被子被掀开的。也就是说,它并不是单纯地想要掀开你的被子,而是用脚将被子掀开后停了一会儿——它为什么要掀开被子不动呢?”

    李瑶惊道:“它是在看,在看曹诺!”

    “恐怕就是这样。而它这些天几乎和曹诺寸步不离,为什么还要盯着她看?”

    李瑶和曹诺全都没了声音,双眼满是惊恐地看着我。

    “我猜,它是在看曹诺的胳膊!它发现自己虽然知道那本书就在枕头下面,却因为没有胳膊而不能看,它受不了这种依赖人才能看书的感觉——它是想将曹诺的胳膊安到自己身上!”

    我的话刚说完,咖啡馆里的灯忽然灭了。我惊恐地发现自己的身子一动都不能动,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一个似有似无的身影缓缓地向曹诺靠近……

鬼大爷鬼故事公众号:guidayecom,喜欢看鬼故事的朋友记得订阅哦!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武汉丝绸服装鉴定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