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丝绸服装鉴定社区

意恐迟迟 | 我听见了你的声音

木头戒指2018-07-17 10:30:05

我听见了你的声音




叶楚这辈子都没经历过这么窘迫的时刻。

 

广播室窗外响起轰动,楼底下全是尖叫和喝彩,教导主任拿着扫把来砸门。

 

而江暮然就这么看着她,眼里有毫不留情的嘲笑和不屑,他伸手关掉话筒下闪烁的开关,“不好意思,忘记告诉你了,我刚刚在准备开播。”

 

所以,她那一番豪言壮志和深情表白,就这么通过话筒传到全校各个角落的喇叭里,一字一句让每个人都听得清清楚楚。

 

——叶楚,你来干什么?

 

——你别说话,先让我说完。江暮然,我知道我一直在打扰你,也知道你很讨厌我,可是我还是想告诉你,我很喜欢你,不管别人怎么说,我还是,超级超级喜欢你啊。

 

……

 

叶楚想起刚才自己说的话,腿软的有些站不稳,脸颊“蹭”爆红,从来没这么一刻那么希望世界上有隐身术存在。

 

她简直要咬碎牙齿,“江暮然!你是故意的!”

 

江暮然轻而易举的越过她,走到反锁的门边,修长的手握在门把上,冲她似笑非笑。

 

“咔嚓”,门被打开,叶楚和教导主任来了个眼神对视。

 

这件事的结果是,叶楚被罚扫一个月的操场,写了两千字的检讨,并被要求保证不会再做出格的事。

 

“叶楚,你差不多就收敛收敛好吗,人家又不喜欢你,干嘛老上去找骂。”

 

叶楚一坐下,同桌小花就恨铁不成钢的说,仿佛被罚的人是她自己。顿了顿,“你,你知道全校有多少个喇叭吗!”

 

她这一表白,就是在全校几千名师生的面前。

 

叶楚找到纸笔摊在桌上,无视从各个方向投来的注目礼,慢慢撩起眼皮:“被主任训了两小时的又不是你,你上什么火,我都没生气。”

 

不是没生气,是已经无处可气了。

 

“你就继续这样下去吧,迟早要玩完我跟你讲。”

 

“你看我有在怕的吗?”叶楚看上去依然无所谓,她自始至终都没觉得自己哪里做错了,她不过是喜欢上了一个人啊,破天荒头一遭,怎么就能被那么多人指责。

 

但,问题出就出在,她是两天不打上房揭瓦,成绩永远垫底的那种问题学生。而江暮然呢,是永远的年级第一,还是广播站的站长,十全十美,他们怎么可能容许她去“玷污”。

 

下课铃响,叶楚背上背包冲出教室,径直跑到四班门口张望,也是巧,刚好遇上江暮然走出来。

 

江暮然高她一大截,居高临下看她一眼,立马转身就走。身后一大帮人看热闹的起哄。

 

叶楚假装没听见,不管不顾的追上去,一边追一边说:“你要去操场打球的吧,打完一起回家啊……”

 

江暮然听得太阳穴突突得跳,最后瞪她一眼,不耐烦极了:“叶楚,你没事做吗?”

 

叶楚眨眨眼,“……有,有啊,我这不马上要去扫操场吗。”

 

江暮然简直要翻白眼,加快了步伐,“你还很光荣。”

 

这天江暮然没有去篮球场打球,直接推了自行车回家,留下叶楚一个人扫了一个多小时的操场,连天都感受到了叶楚的郁闷般,突然乌云遮顶,大雨倾盆,浇了她个透心凉。



第二天就感冒了。

 

叶妈妈给她请了一天的假,打电话时班主任抓了个正巧,把昨天叶楚干的好事给一说,叶妈妈听完认真的问:“叶楚真这么干了?”

 

得到确认,她叹了口气,有点无奈:“她从小就喜欢暮然。”

 

是的,叶楚和江暮然是青梅竹马,从小一起长大的那种。用叶楚的话来说,她连江暮然的身份证号都能倒背如流。

 

快傍晚的时候,叶楚家的门被敲响,没一会儿,叶楚就看见江暮然端着一碗红糖姜茶走进她房间,身上还穿着校服,脸上没有表情。

 

叶楚原本还蔫蔫的,一抬眼,瞬间喜笑颜开,“江暮然!”

 

男生抽了抽嘴角,他不止一次的想过,叶楚不去学变脸,简直是屈才。

 

叶楚没想那么多,高兴溢于言表,接过碗笑嘻嘻的凑上去:“阿姨让你送过来的啊,替我谢谢她啊。”

 

老实说,昨天淋雨回家的时候她还一个劲的心如死灰,现在看见他出现,瞬间满血复活了。

 

江暮然递给她一个漠然的眼神,“赶紧喝完,把碗给我。”

 

叶楚应了声,然后喝得要多慢有多慢。

 

江暮然不乐意看她,干脆坐下来,面无表情的翻她的作业,看完眉头更皱,“叶楚,你妈没打死你真是有耐心。”

 

叶楚一口气喝完,赤脚走过去把作业全部收回来,“我妈早就知道我不是那块料了,你以为谁都是你啊那么聪明。”

 

她眼神慌乱,有掩饰的痕迹,而江暮然也有片刻的不适,轻咳一声别过头。叶楚顿时羞赧的想死。

 

他肯定看见了——她的笔记本上,全部写满了他江暮然的名字,一笔一划,特别认真。

 

虽然早就没皮没脸惯了,但这些小女孩心思叶楚还是会觉得难为情。

 

出乎意料的是,这回江暮然没有转身就走,而是别过头沉默了好一会儿,半天才起身离开,“你自己好好想想吧。”

 

换做以前叶楚简直要喜极而泣,而如今她只顾得上捂脸望天,然后趴到窗户边,看着江暮然修长的身形一步步走向对面的房子里,眼睛里盛满哀愁。



拜江暮然所赐,这下不止全年级,全校都知道叶楚超级超级喜欢他了,叶楚不管走到哪里都会收到无数好奇的注目礼。

 

于是闲言碎语就多了。甚至有人在江暮然面前调侃,“叶楚我见过,长得一般啊,又混,我要是你我也不喜欢她。”

 

明明是附和他才说的话,江暮然却听得皱眉,没有说话。

 

也忽然反应过来,他和叶楚的上一次见面,还停留在两个星期前她生病那天。一转眼,她居然很久没来骚扰了。

 

夏天的傍晚,暮色蔓延了整片天空,嘉树成荫,操场上几帮男生打篮球打得如火如荼。叶楚拎着扫把走过,走着走着突然被人用球砸到了腿——是故意的。

 

叶楚是谁啊,怎么可能容得下这种欺负,当下摔了扫把要冲上去干架。

 

一团乱。

 

“哎!暮然你跑这么快干嘛!”同伴看着江暮然突然跑走的背影一头雾水。

 

叶楚完全没想到,江暮然会插手管她的事。

 

他义无反顾冲进人群,拽着她的手把她拉出来的姿态简直让她震惊,她甚至忘了要干嘛,只知道愣愣的抬头看着江暮然。

 

“不要计较了。”江暮然把叶楚挡在身后,对对峙的男生们说。

 

“江暮然?”他们的震惊丝毫不亚于叶楚。

 

“不要计较了。”江暮然还是这句,然后拉着叶楚就走。

 

江暮然把单车骑得很快,叶楚跟在他屁股后面蹬着踏板,奋力想要追上,穿堂风吹起她的头发,她焦急的解释:“江暮然!咱不能不讲理啊,又不是我先挑的事,是他们先故意的好吗,他们还骂我,那我能怎么样,我总不能由着他们欺负吧……江……”

 

叶楚说着说着突然没声了,江暮然骑出好长一段距离才勉强扭头看了看,然后停下来,回头看见叶楚站在不远处对着单车气得直跺脚。

 

车链脱了。

 

女孩站在原地气得脸颊鼓鼓的,眼泪都要掉下来。

 

男生蹲在地上用树枝给它重新支上去,偶尔抬头看一眼,忽然觉得自己真是好脾气,她还委屈上了。

 

叶楚其实是有点惊讶的,她没想到江暮然突然这么有耐心。

 

她突然想起同桌小花都不止一次的问过她:“江暮然到底哪里好啊?”

 

哪里都好啊。

 

从前的江暮然不是这样的,他温暖有趣,会教她写作业,陪她罚站,放学等她回家,一起窝在家里,每人抱半个西瓜,翻仙剑一的碟片反反复复的看,喜欢赵灵儿,讨厌林月如,每每看到结局都要难过好一阵子。

 

再长大一点,他们进入高中的时候,江暮然的父母因为一些原因离婚了,他的性格就开始变得冷淡,偶尔也会搭理人,全看他的心情。

 

但是叶楚知道,江暮然是一个非常非常好的人,他所有的冷面刻薄都是假象,世界上没人会比她更了解他,她一次又一次的对他表白,也不过是因为想告诉他,他是被爱着的。

 

“你哭什么。”

 

叶楚回过神,才发现自己泪眼朦胧。



到了高三下学期的时候,江暮然被年级长推荐去参加了保送考试,全校去了三个,只有江暮然达到了分数线。

 

也就意味着,他接下来可以不用参加独木桥般的高考,甚至可以不用再来学校上课,一切都稳了。

 

一时间,恭喜艳羡嫉妒从四面八方涌来。

 

只有叶楚百味杂陈,替他高兴是真的,以后很难再见到他的纠结也是真的。找不到宣泄的口子,她难过的吃不下饭。

 

江妈妈替江暮然提前办了谢师宴,在饭店里,也去了好些同学。

 

那天刚好是叶楚的生日,家里依旧温馨,一大桌的菜。叶楚没什么心情,草草吃了几口趴在窗户上看外面的街道。

 

耳机里在放她听了1385遍的陈粒的《小半》。

 

对你的偏爱太过于明目张胆,在原地打转的小丑伤心不断,空空留遗憾,多难堪又为难。

 

月色柔柔得洒在街道上,一片盈然,路灯昏黄温暖,过了好一会儿,她终于看见高高瘦瘦的男生缓慢的走进视线里。

 

叶楚一跃而起,在剩下的蛋糕里切了好大一块,捧着宝似的跑出门,跑到那个男生面前。

 

江暮然今天戴了无框眼镜,眼波平静,眉目清朗。

 

叶楚把蛋糕捧到他面前,自顾自说话:“江暮然,今天是我的生日噢,我差点都忘了耶,你要不要尝尝我的生日蛋糕。”

 

江暮然一顿,看了她一眼,移开视线:“不吃,拿走。”

 

“江、暮、然!”

 

女孩子在笑,可眼里分明聚满了泪水,泫然欲泣又死死咬住嘴角,哪里有一点高兴的样子。

 

江暮然皱眉:“叶楚——”

 

“哇”,猝不及防的,叶楚突然松手,大哭出声。

 

蛋糕摔在地上,奶油溅到了他妥帖的裤脚。叶楚单手捂着眼睛抽泣。委屈膨胀到一定地步,实在收不住了。

 

江暮然错愕,心脏一下子被抓紧,直接愣住了。

 

“叶楚……”

 

叶楚糊了满脸的泪水,看着路灯下的男生,他唇角一沉,竟也好看的无以复加。

 

委屈再次决堤:“江暮然,你去的学校那么优秀,我怎么追赶得上你啊,我就算,就算去复读,我也学不好啊。”

 

她越说越难过,眼泪再次滑下来。

 

江暮然静静的看着,等她缓过来,递过去一张纸巾,给她擦干净脸。

 

他张了张嘴,喉结滑动,似乎是想说些什么,可最后还是什么都没说。

 

叶楚神情悲恸,感到了空前的无望。



江暮然收拾东西离开学校那天很多人去围观,据说还有大胆的女孩子趁机表白,他礼貌的拒绝了。

 

叶楚一直待在教室里,趴在桌上睡觉。小花叹了口气,拍拍她的肩膀,没再多说什么。

 

谁也没想到江暮然并没有直接离开学校,他下到二楼,转个弯,走进了叶楚所在的教室。

 

一片哗然。

 

彼时放学铃声刚响,叶楚揉揉酸涩的眼睛抬头,一睁眼就看见了熟悉的男生站在面前,一时间愣怔住,不知该作何反应。

 

江暮然单肩背包,夕光透过窗子投射进来,照在叶楚的脸上,灿烂灼热。

 

纤细的男生撇了撇嘴角,突然冲她摊开手,上面赫然躺着一支漂亮的钢笔。

 

江暮然别过头,说的话直戳叶楚心里最柔软的地方:“生日礼物。”

 

——江暮然,我以后想当作家啦,你看虽然我学习不好,但也有热爱向往的事,想一想对自己还是挺满意的。

 

叶楚不敢相信,她慢慢从他手里心拿起那支钢笔,带着某种仪式感。

 

她忽然又想哭了。

 

江暮然回过头,看她这样一僵,然后竟然伸出手揉了揉叶楚的头发,清越沉郁:“不要胡思乱想,自己要好好加油。”

 

一如很久以前的语气。

 

叶楚下意识点点头。

 

她深知,虽然江暮然说的很生硬,但这已经是他最大的温柔和耐心。

 

周围悄悄围观的一群人全都震惊的合不拢嘴。

 

有人是和他们一个初中升上来的,此时深藏功与名,悠悠的说了一句:“他们是青梅竹马,你们真以为是叶楚一厢情愿?”

 

一石激起千层浪。那都是别人的事了。

 

在江暮然和叶楚两个人的专属记忆里,这是一个重要的转折点。

 

在这之后,江暮然对叶楚,不那么剑拔弩张了。

 

他有大把的时间挥霍浪费,偶尔会回学校,没有一个保安拦他。

 

他坐在叶楚的桌前,把她做过的试卷一张张翻阅,并把自己做了三年的笔记全送给了叶楚,一字一句的交代:“自己看,不准外借。”

 

一众老师扼腕叹息。要知道,江暮然的笔记是多少人想出高价买的,偏偏就被他这么送给了学习不怎么样的叶楚。

 

而对于叶楚来说,这些日子像是天边的云,轻飘飘不那么真实。

 

广播站的事情已经交由了高一的学弟学妹负责,江暮然偶尔有空会过去用一下,没人阻止。

 

叶楚趴在过道上看到江暮然走向广播站的方向,给他发消息轰炸,“江暮然!我要点薛之谦的歌啦!”

 

却没想到,他要播音。

 

播的是叶楚登在杂志上的随笔,当喇叭里江暮然念出第一个字的时候,叶楚的脑袋就如同炸开,一片空白。

 

他念:身边总有人说你不好,你不值得我如此盛大的喜欢,可是就如同《哈尔的魔法城堡》里说的那样,就是因为你不好,才要留在你身边,给你幸福啊。

 

低沉的声线,刻意放柔的音调,配了薛之谦的歌,让黄昏充满了芒果香味的校园都轻盈了起来,温柔的仿佛一场梦。

 

随笔最后用了《梵高写给提莫的信》中的一段作结尾。

 

“我在人群中,看到了他的火。我快步走过去,生怕慢一点,他就会淹没在岁月的尘埃里,我带着我的热情,我的冷漠,我的狂暴,我的温和,以及对爱情毫无理由的相信,走的上气不接下气。

“我结结巴巴的对他说,你叫什么名字

“从你叫什么名字开始,后来,有了一切。”

 

薛之谦的背景音在唱:我听见了你的声音 也藏着颗不敢见的心。我躲进挑剔的人群 夜一深就寻找那颗星星。你听不到我的声音 怕脱口而出是你姓名。像确定我要遇见你 就像曾经交换过眼睛。

 

在很久以后的人生里,叶楚永远记得这一天,她听着江暮然温柔的声音,趴在座位上埋头哭的喘不上气。


也是在这时,一切都释然。


她深切的感受到,她和江暮然的人生,还有很长很长,前路清晰又明亮。

苏意

走一些不大不小的城市,听一些不痛不痒的故事,一杯酒换你半生流离,我是女流氓也是女英雄。

代表作:《外面起风了》《致灿烂的你》



木头戒指

请还文字一片干净的天空。

抄袭必究,转载需标明原作者。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武汉丝绸服装鉴定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