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丝绸服装鉴定社区

简|我听见生活断裂的声音

诗年华2020-02-12 12:22:37

月亮岩下的晨色

 

阳光从右上角斜射下来

因为月亮岩的高寒,变薄了

 

除了路边偶尔探头的野菊花

除了低语隐没的溪流

只剩空房子,墓碑一样安静

 

它替三姨守着一园子的白菜

守着,落在枯枝上的鸟

 

仿佛忆起,三姨正啧啧啧唤着

碰落露水的鸡群

 

仿佛,我的母亲正从三姨生前

背走一背篓卷心菜

 

散步时遇见三姨父

 

他牵着夕阳走过来

眼睛不好了

整个身体都不好了

 

他说,前阵子在医院排队时

昏倒了

排队的人扶他去急诊室

 

脑里的血管越活越窄

 

哎!一起排队的人太多了

排着排着

就和那夕阳一样

才聊个天的时间呢,就落进河里了

  

择四季豆的老人

 

他耐心地一根一根理着四季豆

撕下它两侧的筋,接着

我听见生活断裂的声音

 

一截像是儿媳,跑回陕西了

一截像是儿子,远出了广东

五岁的孙子站在地坝对他傻笑

 

发如覆雪

说话的声音有些漏风

撮箕里的四季豆越来越少

 

像在理余下的日子

他正择着长虫的部分

 

呼喊暮晚

暮晚,我和弟弟站在门前的地坝里
大声呼喊:妈——
一声又一声,大山也帮我们喊:妈——
像一群小孩在喊

我们不准鸟雀、小虫入睡
我们太怕肖洞弯山顶悬着的众多巨石
我们不敢提及被巨石砸破脑袋的杨家母女
我太想香炉村大队收走肖洞弯那块地

我们使劲地喊,扯破了嗓子喊
带着哭腔喊
我们把暮晚喊成了一个小黑点
她一边移动一边“欸——”了一声

 

屋檐水

雨水敲打高处的瓦
寻找空隙,总想钻进屋子里来
更多的雨水从不同方向汇聚而来
在瓦沟最低处
如瀑布落下
对大地有点愤怒似的
狠狠砸着檐沟
从大伯家到我家,一直过水的檐沟
我喜欢看屋檐水这样狠狠地砸
把沟里的污泥全砸起来
砸出大朵的水花
等天晴了,沟里只剩大颗的风化石子
水里只剩云朵,鸡群围过来
衔一小撮白云,仰头喝掉

 

雪中

 

玉堂屏的炊烟飘满了整个冬天

落光叶子的树像风中赶路的人,有轻微颤抖

 

雪粒打在他们肩上,打在我的橙色围巾上

我站在玉堂屏的围墙外,与这个世界格格不入

 

就像围墙上垂下的迎春花

偏偏在冬季使劲开

 

一辆小卡车开过来,载了零星的橙子和芹菜

司机旁边的大妈,正赶向城里

 

飞雪让她睁不开眼,她捂紧领子

寒风每加速一秒,呼吸就困难一点


简介:本名滕芳,女,80后,重庆城口人,有诗作见《诗刊》《星星》《诗潮》《重庆文学》等。

诗年华

不负年华不负诗

主编:陈朴

微信:106164704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武汉丝绸服装鉴定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