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丝绸服装鉴定社区

女人床上最容易犯的错,你知道吗?

迷你小说窝2018-11-07 15:27:55


有一些保养,有一些气质,有一点内涵,有一点智慧,有一片爱心,有博大的胸怀和女性本能的慈爱。这样的女人永远不老,永远美丽。很多女性随着年龄的增长,越来越注重自己的容颜,注重自己的生活质量。但是女人在床上最容易犯的错误,你知道吗?

对于很多年轻女性来说,每天上班下班,工作很辛苦。回到家里,都懒得卸妆,就往床上一趟。睡觉没有卸妆,皮肤上残留的化妆品容易堵塞毛孔,容易诱发粉刺,皮肤发炎。长时间下去,还会加速皮肤的衰老,对皮肤也是一种伤害。带妆睡觉是很多年轻女性经常会犯的错误,也是对保养皮肤的一种伤害。

内衣对乳房是有保护作用的,但是睡觉的时候却是一种伤害。据有关专家研究,每天穿内衣超过17小时的女性患乳腺肿瘤的危险比较高。很多女性睡觉的时候,有时候会忘记脱掉内衣,或者在外面住的时候,穿着睡觉比较有安全感,但是这样都是不好的。其一,内衣的松紧也会影响睡眠质量以及舒适度,其二,长时间内衣的挤压,使乳房淋巴回流受阻,有害物滞留乳房,容易引发疾病。

很多女性都有佩戴饰物的习惯,各种金属首饰,都受到大众女性的青睐。但是很多女性佩戴饰物,都是没日没夜戴着,不管工作还是睡眠。睡觉的时候戴着饰物入睡,其实也是不好的。一些金属的饰物,长时间对皮肤的磨损,不知不觉会引起慢性吸收。尤其是一些夜光的饰物,会产生微量的镭辐射。量虽微但日积月累,对身体也会有一定的伤害。有些饰物戴着比较紧,不利于血液循环,不利于新陈代谢,也会引起皮肤局部衰老。

女人是高贵的,是美丽的代名词,生活的细节更不能错过。以下故事发生在昨天晚上

雨,稀沥历的下着。不到5°c的温度让原本就不太喧哗的街道,变的更加冷清了。

她拖着疲惫的身体,一步一步的往前挪着,雨水打湿了她的脸颊,单薄的衣服紧紧的帖在身上,魂魄像被抽离了身体一般,整个人看起来憔悴不堪。

昨天晚上的事情,像恶梦一般在她的大脑里一遍一遍机械性的回放着。

那漆黑的房间,阴冷的手掌,还有自己可怕的喘息……

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在喝完一杯果汁之后睡着,更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在一家酒店的房间里醒来,但是她清楚的知道,自己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她……不干净了!

想到身体被刺穿的那一刻,穆井橙的心像被撕裂般的疼了起来。

抬头,望着稀沥沥的冰雨,穆井橙狠狠的吸了一口气,在心里不停的劝着自己:没关系!真的没关系!

回到家里,小妈顾娇娇和妹妹穆井薇坐在客厅的沙发上,谈论着昨天晚上的电视剧,听到门被打开,二个人都不由的停了下来,转头看向门口。

“呀,可算回来了?!”穆井薇一脸鄙视的上下打量了穆井橙一眼,声音里带着无法掩饰的嘲讽,“夜不归宿,玩儿的一定很happy吧?”

穆井橙停顿了一下,却是看都没看她们一眼,转身向自己的房间走去。

在这个家里,除了爸爸,她不觉得谁会关心她的死活,就算这个同父异母的妹妹,也一样只会看自己的笑话!

所以,她不在意这些人的态度,更不会在意她们对自己的看法。

只是

她怎么跟景轩交待?

怎么告诉他自己被强爆的事实?

顾娇娇扯了女儿的袖子一下,站起来走向穆井橙,声音里带着些许试探的口吻,“你没事吧?”

穆井橙微微一愣,目光缓缓的转向身边的女人,顾娇娇在自己的目光下迅速的闪向了一边,穆井橙的心里咯噔一声,像知道了什么似的,声音沙哑且低沉的问道,“是你,对不对?”

“我怎么了?”顾娇娇眉头一皱,“你用这种眼神看着我是什么意思?我只是关心你而已,你这是什么态度?我告诉你,如果让你爸知道你夜不归宿……”

“如果让我爸知道你设计害我,他一定不会放过你!”昨天晚上,顾娇娇故意对她示好,还主动拿了一杯果汁给她,结果她才喝了不到半个小时就困的睡着了,可当她醒来的时候,已是今天早上……

“我害你?!我怎么害你了?!”顾娇娇的声音突然大了起来,“穆井橙,你少在这里血口喷人,就算你要冤枉我,也最好给我拿出证据来!”

“我被人强暴了,这算不算证据?!”穆井橙突然就吼了出来,泪水连同心里的委屈全都涌了出来。

“啊?!你被……强暴了?”穆井薇惊呼出声,像听到了什么惊天奇闻,心里却是一阵窃喜。

顾娇娇顿了一下,却也并不意外,声音虽然没有刚刚那么尖锐,但依然盛气凌人,“你被强暴关我什么事啊?!”

“顾娇娇,你?!”

“嗡嗡……”就在此刻,顾娇娇的手机响了起来。她看了一眼来电显示,迅速的接了起来,开口便带着一种前所未有的得意神气,“喂?乔哥,您昨天晚上还满意吧?”

“满意你个头!顾娇娇,你他妈竟敢骗我!”电话里传出一个中年男人愤怒的吼声。

“骗你?没有啊……”

“我他妈在酒店等了足足一个晚上,你要送我的人呢?!见他妈鬼去了?!”

顾娇娇不由的转头看向穆井橙,心里咯噔一声“你……没见到她?”那她是被谁强暴的?

“少他妈废话!你给我听好了,三天之人,你要么带人来,要么带钱来,否则我找人轮了你!”说完,对方砰的一声挂了电话。

听着电话里传出的嘟嘟声,顾娇娇的心情砰的一声沉了下去。

“你昨天晚上死哪儿去了?!”顾娇娇冲入穆井橙的房间,恶狠狠的瞪着她,原本以为那件事情除了可以给自己的女儿让路之外,还可以拿她换一笔钱,现在倒好,不但钱没拿到还惹了一身臊,她不气才怪!

“你不是很清楚吗?!”到了这个时候,穆井橙也已经大概清楚了事情的来龙去脉,她没报警就不错了,这个女人竟然还会找自己兴师问罪?!

事到如今,顾娇娇也没什么可隐瞒的了。

“穆井橙,我不管你去了哪里,也不管你跟哪个野男人厮混去了,现在你立刻去给我打扮一下,然后去皇家酒店803号房找乔老板认错,否则的话……”

“否则怎么样?!”穆井橙突然站了起来,她双眼通红却没有一丝泪水,她狠狠的瞪着眼前这个趁爸爸不在就作威作福的后妈,恨的全身发抖,“顾娇娇,别逼我报警!”

从酒店出来她就想过报警,可报警之后呢?

警察抓了她,找到那个毁了自己清白现在却不知所踪的男人,那么……自己呢?

丑事被揭穿,她颜面何存?!

她还怎么上学?

怎么……和景轩在一起?

看着她一副宁死不屈的神情,顾娇娇也不想把事情搞的太大,穆昌明虽然事事顺她,但不管怎么样也是穆井橙的亲生父亲,更何况报警?

她可不想下半辈子在监狱里度过。

“好吧!你不去也行。”顾娇娇一副败下阵来的样子,“但你必须得赔偿对方的精神损失,五十万!”

“五十万?!”穆井橙惊恐,“顾娇娇,你怎么不……”

“妈,景轩来了……”就在顾娇娇想说些什么的时候,身后传来穆井薇的声音。她厌恶的扫了穆井橙一眼这才转身走了出去。

听到这个名字,穆井橙的身体微微的颤抖了一下,大脑嗡的一声,一片空白。

“景……景轩?”穆井橙站起来,努力的让自己表现的自然一些,可她却连个最敷衍的笑都挤不出来,“你怎么……来了?”

她的手指紧紧的掐着自己的手心,血慢慢的溢了出来却毫不自知,她苍白的脸上充满着期待和焦虑,一颗心紧紧的绷着,不知什么时候已提到了嗓子眼儿。

区景轩上下打了她一眼,却没有说话,而是转头看向身边的女孩儿,“薇薇,去换衣服,我们该走了。” △≧△≧

“薇薇?”穆井橙诧异,脸色更加苍白了,“景轩,什么意思?”

区景轩停下脚步,一脸冰冷的扫了穆井橙一眼,眉头微皱,“你问我吗?”

心里咯噔一声沉了下去,穆井橙摇头,“我不明白!”

“呵!”区景轩冷笑,“你昨天晚上干了什么,难道还需要我亲口说出来吗?!穆井橙,若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我没想到你竟是这样的人,水性扬花的……简直令人恶心!”

“你?!”穆井橙脸色苍白,双手微微发抖,心里更是被凌迟一般的痛着,“你怎么会知道?”

“难道我应该被蒙在鼓里吗?!”区景轩厌恶的看着她,“不过……无所谓了!反正我喜欢的人也不是你,你有没有被人糟蹋我一点都不在乎,所以你不需要表现出那么自责或是内疚的样子。其实我倒觉得,你应该庆祝一下,庆祝你保留了二十年来的那层膜,终于有人要了!”

“区景轩,你混蛋!”穆井橙终于忍不住爆发,手掌狠狠的向他的脸上扇去,“啪”的一声响,整个客厅里的人都愣住了。

“穆井橙,你是泼妇吗?!”换完衣服的穆井薇迅速的从楼上跑了过来,“一个被糟蹋了的破鞋,有什么资格在这里骂别人?!我警告你,以后这个男人是我的,你没权力,也没资格说他半个字,否则我对你不客气!轩景,我们走……”

“区景轩!”

“穆井橙!”区景轩突然转头看她,“事到如今,我想也不必瞒你了。”他顿了顿,然后继续说道,“我和井薇很快就要订婚了,我不在乎你是否会祝福我们,但我希望……你最好别动什么歪脑筋,否则的话……我至少有一百种方法让你生不如死!”

“呵,是吗?!”穆井橙突然冷笑了一声,“我倒很想试试看!”

“好!”区景轩冷冷的扯了一下唇角,声音里充满了嘲讽,“穆井橙,到时候你别怪我不念以前的情分!”

“呵,情分?”穆井橙冷笑,目光里透着寒意的看他,“既然区大少爷说我们还有情分,那么我一定亲自到场,并祝你们"biao zi"配狗,天长地久!”

“你?!”

“穆井橙,你嘴巴给我放干净点儿,你说谁是"biao zi",谁是狗啊?!”穆井薇愤怒的冲到穆井橙面前,却被区景轩拉住,“走吧,别跟这种人一般见识!”

看着他们牵手离开,穆井橙才意识到自己竟被气的全身发抖。

顾娇娇一脸得意的送走自己的女儿和准女婿之后,鄙视的看了穆井橙一眼,阴阳怪气的说道,“他们才是天真的一对,而你……哼!”她上下打量着穆井橙脏乱的身体,冷冷的说道,“乔老板还在等你,如果你不想死的太惨的话,就立刻给我过去赔礼道歉,不然的话……”

“要去你自己去!”穆井橙狠狠的瞪她一眼,然后砰的一声关上了自己的房门。

一夜无眠。

第二天,穆井橙早早的去了学校,当她踏入教室的时候,班主任愣了一下,“穆井橙?你不是退学了吗?怎么又来了?”

“退学?”穆井橙的脑子嗡的一声被炸开。

“昨天你妈妈来给你办了退学手续,东西都收拾走了,你不知道吗?”

“……”穆井橙的大脑一片空白,班主任后来又说些什么,她完全没有听到。 △≧△≧

从教室出来,她疯了似的冲向了自己的宿舍,那里……她的床位空荡荡的,一件属于她的东西都没有留下。

而她……就这样被学校扫地出门了吗?!

想到那个作恶多端的后妈,穆井橙一刻也忍不了的拿起手机,拨通了她的电话,怒吼道,“顾娇娇,你到底想干什么?!”

“我想干什么你不是很清楚吗?!”顾娇娇极为冷漠的声音从电话里传了出来,“这个家里,不可能再为你负担学费!除非……你去跟乔老板认错,否则的话,我会把你被人强暴的事情传到学校去,让你的老师、同学,还有朋友全都知道你干的那些肮脏事!”

“你敢!”

“你看我敢不敢!”顾娇娇砰的一声挂掉了电话。

听着电话里的嘟嘟声,穆井橙整个人跌坐到了冰冷的地上,心像被撕裂般的痛着。

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回家的,更不知道她是怎么答应顾娇娇的。

她只记得在自己回到家的十分钟之后,顾娇娇给那个所谓的乔老板打了一个电话,看着她那令人厌恶的脸上露出前所未见的谄媚的笑容,穆井橙恨不得杀了她。

顾娇娇收起电话,脸色再也没有之前那么难看,她将一杯水递向穆井橙,声音也柔和了一些,“井橙,别怪小妈逼你,我也实在是没办法!等今天的事情过去了,小妈……”

“收起你虚假的嘴脸吧,我看着恶心!”穆井橙冷冷的瞪她一眼,然后转身向门外走去,可就在这个时候,二个男人推门而入,挡在了她的面前。

穆井橙一愣,不由的往后退,“你们是谁,想干什么?”

“她就是穆井橙,把她带走吧!”顾娇娇收起一脸的假笑,脸色微冷的看着穆井橙,然后将那杯水递给二个男人,“让她喝了这个,到时候包乔老板满意!”

“你们放开我,放开!!”穆井橙疯了似的反抗着,可还是被那二个男人控制住,硬生生的将那杯不知道加了什么东西的水灌进了她的嘴里,“顾娇娇,你不得好死!”――

穆井橙被带到了一辆车内,一种前所未有的恐惧感袭击着她。

她努力的让自己保持清醒,可越来越重的药力,让她全身燥热了起来,她的大脑也越来越模糊,直到车子停了下来,她被二个男人扶了出去,然后直接进了一部电梯。

前天晚上的情形告诉她,接下来……恶梦可能会重演!

所以,她死都不能睡过去,更不能让顾娇娇和那个混蛋得逞。

她努力的用手掐着自己的手臂,意识越模糊,她掐的也就越深。即使被掐的已经有些血肉模糊,却也毫不自知,因为她除了要保持清醒之外,更在拼命的寻找着逃跑的机会。

可惜一路走来,竟没一个人靠近她们,而她除了被二个男人控制着之外,竟连喊出来的力气都没有,更别说逃跑了,简直比登天还难。

“你先送她过去,我接个电话。”其中一个男人的手机响了起来,他松开穆井橙向反方向走去。

“你他妈快点儿,老板可不喜欢等人!”

“知道了!”

穆井橙继续被扶着往前走,直到男人停了下来,看着他伸手去按门铃,穆井橙迅速的转头看向四周,阴森的走廊里,连个人影都没有。 △≧△≧,

电梯离她有十几米远,以她软绵绵的身体,不可能跑的过去,她尝试过喊救命,可她使了很大的力气,喊出来的声音竟连蚊子的嗡嗡都声不如。

此时此刻,她只想死!

803号房的门没有打开,男人明显有些不耐烦了,他再次按向门铃,另一只手松开穆井橙拿起手机看了眼时间,眉头紧紧的皱着。

穆井橙的身体没有了任何支撑,缓缓的向地面滑了过去。

就在她觉得自己快要睡过去的时候,突然,对面的房门打开了,一道光刺了过来,穆井橙怔了一下,下一秒却像见到黎明的曙光一般,全身突然充满了神力般的向那扇门飞奔而去……

对面的房客怔了一下,疑惑的看着突如其来的“外生物”,眉头微皱。

穆井橙抬头,惊恐的看着他,努力的吐出二个字,“救我……”

与此同时,803号的房门打开了,一个肥胖且秃顶的男人穿着白色的浴袍走了出来,他看了看站在门口的手下,眉头一皱,“人呢?”

“人?”男人回头看去,竟没了穆井橙的身影,走廊里别说有什么人了,连只鬼影都没有。他的脸色刷的一下变的惨白,“刚刚,刚刚还在这儿的……”

“笨蛋!”乔庆雷怒吼一声,一个耳光狠狠的甩到了男人的脸上,“人跑了都不知道,你他妈干嘛吃的?!还不赶紧去给我追?!”

“好,好,我马上,马上去!”男人转身向电梯处冲去。

803号的房门“砰”的一声被关上。

穆井橙的最后一点意识和理智也渐渐的消失了,她原本靠在门板上的身体慢慢的向下滑去,可却因为全身燥热,而不停的扯着自己的衣服……

似乎过了一个世纪那么漫长,穆井橙猛然从睡梦中清醒。

当她睁开眼,看到四周陌生的一切时,一颗心砰的一声提到嗓子眼儿。

“醒了?”一个男人的声音从身侧传来,淡淡的,没有一丝暖意。

穆井橙猛然坐起,条件反射的用被子护住自己的身体,目光惊恐的看向一旁的男人。

他穿着一身白色的休闲服,清俊机敏的五官,一双狭长的眼睛镶着深不可测的黑瞳,完美挺直的鼻翼带着坚毅,一双紧抿的唇则说明他不是一个好惹的男人。

“你是谁?”她警觉的看着那个男人,声音微微颤抖。

“呵,我是谁?!”男人冷笑了一声,从椅子上站起,居高临下的看着眼前的女人,目光冰冷至极,“女人,你这是又走错房间了么?用同样的方式爬上我的床两次,这到底是巧合呢,还是你居心叵测?”

“二次?”穆井橙惊讶的看着他,“我不认识你!”

“不认识?”男人的唇角冷漠的上扬,“你跟男人上过床之后,都这么说吗?”

“先生,我想你认错人了!”穆井橙确认自己的身体并无异样之后,迅速的从床上下来,她的衣服有些凌乱,衣扣处有被扯过的痕迹,但这对于一个被下了药,准备扔到一个男人床上的女人来说,算是万幸了。

她迅速的整理着自己的衣服,转身向门口走去。

“穆井橙?”身后传来男人的声音。

穆井橙一顿,警觉的看向对方,“你怎么知道我名字?” 》≠》≠,

男人扯了一下唇角,手上玩弄着一个白色的苹果手机,他的目光淡淡的扫着屏幕上面的内容,声音微寒,“你和区景轩是什么关系?”

区景轩!

这三个字像炸弹一般,在穆井橙的心里“轰”的一声炸开了,回忆像毒药一般在她的身身体里蔓延……

“给我!”穆井橙冲过去想要抢回自己的手机,却被他收了回去。

男人脸色微冷的审视着她,精致的五官上除了紧张还有恐慌,她到底经历了什么,才会在三天之内中了二次药,而每次都跑到了他的房间?!

难道,这都是区景轩的“精心安排”?

“为他付出这么多,值得吗?”男人轻蔑的目光盯着她空洞却带着愤怒的双眼,心里竟不自觉的升起一丝涟漪。


是什么样的爱,才能让一个女人愿意为他爬上别的男人的床?

又是什么样的爱,才会让这个女人如此隐忍?

“不管你的事!”穆井橙狠狠的瞪他一眼,然后冲过去,想从他的手里抢过自己的手机,可就在她扑过去的时候,男人往后一躲,她不但没碰到手机,整个人还扑到了对方的怀里。

穆井橙的脸唰的一下红了起来,“你?!”

“这个手机真的这么重要吗?!重要到你这么随意的就对一个陌生男人投怀送抱?”男人双眼微眯的看着她。

这个女人的随意,竟让他有一丝反感。

“你到底想怎么样?!”穆井橙冷冷的看着她,他们之间身高悬殊,如果用抢的,她不可能取胜,“难道要我报警,说你"qiang jian"未成年少女,你才给我吗?!”

“哦,报警?我还真有点儿害怕!”男人眉头微皱,随即上下打量着她,“不过,你是未成年少女吗?”

“要拿身份证给你看吗?!”穆井橙看到对方害怕了,所以更加肆无忌惮。

“算了!”男人摇头,随即将手机递向她,“我对未成年少女不感兴趣!”

穆井橙瞪他一眼,一把将手机抢了过来。

屏幕仍停留在微信界面,发件人竟是穆井薇。

她一共发了三条信息,却条条戳中她的痛处。

“我们明天就要订婚了,你会来吗?也是,你有什么脸面来呢?你给景轩戴了那么大一顶绿帽子,他见到你还不恶心的想吐?”

“你现在应该是哭断肠了吧?想起你被景轩甩,又被男人强暴的画面,我真是开心的不知道该怎么庆祝才好啊!”

“穆井橙你真脏!想起你就让我恶心,你赶紧滚出我们穆家吧,垃圾!”

看着那些字,穆井橙的心在滴血,她知道这个妹妹从来不喜欢自己,也知道区景轩跟她订婚一定不是因为自己不干净了,而是因为他们之间早有瓜葛。

可即使这样,此刻的她,依然痛的要命。

“嗡嗡……”手机突然响了起来,那熟悉的铃声像魔鬼在咆哮一般刺耳。

穆井橙知道她不该接,可手指却鬼使神差的按了下去,她以为电话里会传出那个熟悉的男人的声音,却不曾想,竟是穆井薇。 ,o

“怎么?听到我的声音很失望吗?”

“你吵到我睡觉了,请你以后不要再骚扰我,再见!”虽然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时间,但看着窗外慢慢升起的晨光,她知道,应该就是今天了。

“穆井橙,事到如今,我真不知道你还在嚣张什么!我劝你最好不要再对景轩动什么心思。你被野男人强了,现在又跟老男人上床,这么脏的一个女人,还想进区家?呵……,别做梦了!区家这样的人家,你根本就配不上!今天我们就要订婚了,真想让你看看我们有多幸福啊,可惜……”

“希望我去是吗?!”穆井橙突然开口,声音出奇的镇定,“好,我一定不让你失望!”说完,狠狠的挂了电话。

看着因为愤怒而微微发抖的女孩儿,男人走了过来,眉头微皱了一下,声音低沉,“你要去区家的订婚宴?”

“不管你的事!”穆井橙狠狠的瞪了他一眼,然后打开门向外冲去。

女孩儿倔强的背影消失了,男人淡淡的扯了一下唇角,随即拿出手机,拨了一个电话,“备车……”

希尔顿大酒店

宽阔的草地上,一场别开生面的订婚宴正在进行着,周围数以万计的花束、香槟以及众多有头有脸的宾客,显露出这场订婚的重要性……

而她……原本应该是今天的女主角。

可一夜之间,什么都不一样了!

“井橙?”就在穆井橙犹豫着是否该就这样默默离开的时候,身后突然传来了穆井薇的声音,那种带着讥讽和嘲弄,却又看似极为亲切的喊声。

众目睽睽之下,穆井橙突然觉得,她不能当逃兵。

既然来了,那么……就勇敢面对!

她要让这对狗男女知道,她不在乎,她一点都不在乎!

哪怕她为了来这个订婚宴还专程跟同学借了钱,买了礼服,甚至还很大方的给他们备了红包,而且还放了一份绝对可以称的上天文数字的巨款。

如果就这样走了,确实有些对不起自己的“努力”!

“我还以为你不敢来了呢?呵……”穆井薇上下打量了穆井橙一眼,满脸的鄙视,“竟然还专程买了礼服?穆井橙,你就这么想参加我们的订婚宴吗?”

“妹妹订婚,姐姐没有不来的道理,更何况,订婚的对像还是她的准姐夫!”穆井橙淡淡的看着她,目光里带着些许少见的讥讽。

有人从他们身边经过,听到穆井橙这句话,不由的转头看向他们。

“穆井橙,你再胡说八道,小心我不客气!”区景轩小声的警告她,双眼里充满了杀意。

对上他的目光,穆井橙的心狠狠的抽痛了一下。

曾经的回忆不可控制的冒了出来,挥之不去,“区景轩,你就这么恨我吗?”

“我警告过你的,既然你不听,那么就别怪我不念旧情。”区景轩冷冷的看着她,“现在,我给你五分钟的时间,立刻给我消失,否则的话……”

“杀了我吗?”穆井橙冷冷的看着他,虽然她被气的手脚发抖,心脏爆裂,但表面依然冷静的像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样,“呵,我真没想到,你竟然是这么狭隘的一个男人。”

“狭隘?”

“你以为我是来捣乱的?”

“难道不是吗?!”

“区景轩,你真的想多了!”穆井橙淡漠的扫他一眼,一脸讽刺的说道,“像你这种男人,还真不值得我做那种傻事!你不就是跟一个"biao zi"订婚了吗?!这么天造地设的一对人渣在一起,简直是为民除害,我是发自内心的替你们高兴!”

“你?!”

“穆井橙,你得意什么?!就算我们是人渣,那又怎么样?!总比你一个万人骑的破鞋好吧?!我是"biao zi",可我有人要,你呢?!恐怕这辈子都不会再有一个男人愿意碰你了吧?!” △≧△≧

穆井薇嚣张的看着她,那种厌恶和侮辱的目光,让穆井橙瞬间跌入了谷底。

不堪回首的回忆,瞬间霸占了她的整个大脑。

她以为她做足了所有的心理准备,可现在看来,她依然败的很惨!

“你果真这儿!”就在穆井橙绞尽脑汁的想着对策之时,身后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

穆井橙回头,竟是今天早上的那个男人,只是原本白色的休闲服被一袭黑色西装代替,原本修长的身材在衣服的衬托下显的更加完美,棱角分明的五官在阳光的照射下,帅的令人窒息。

“穆二小姐,你多虑了!”穆井愣怔了那么一秒之后,迅速做出反映。她一把将男人拉到身边,不着痕迹的小声警告,“如果不想让人知道你"qiang jian"未成年少女的话,最好配合我!”随即,不给对方反应的机会便向穆井薇和区景轩介绍道,“这是我未婚夫,祝福送到,我们也该走了……”

小叔?!

区景轩的一声惊呼,让在场的穆家姐妹瞬间限入了一片宁静,接下来的一秒便是信息量极大的各种猜测和分析,最终,还是事件的主人公率先开了口。

“祝你们订婚愉快!”区少辰举了一下高脚杯,唇角轻微的上扬了一下,这才转头看向挽着自己手臂,一脸惊讶的女人,“我的未婚妻小姐,我们该走了,还有很多事情等着我们做呢。”

对上男人帅气的微笑,穆井橙的心“咯噔”一声,不自觉的将手收了回来,小叔什么的……太恐怖了!

可就在她松开区少辰的一刹那,他的大手伸了过来,紧紧的握住了穆井橙的手掌,她惊讶的抬头看他,一颗心砰砰的跳着,“我……”

“你不是给新人准备了红包吗?”区少辰温柔的看着她,脸上带着淡淡的笑意,“不送出去,难道还想带回家?”

“呃……对!”穆井橙突然想起了那个巨额红包,于是在区少辰的指引下,从包里拿了出来,然后假装淡定的将它递向了一脸木讷和惊恐的区景轩,不知道为什么,看着他的脸色这么难看,穆井橙突然觉得很痛快,“祝你们"biao zi"配狗,天长地久!”

说完,潇洒的转身,挽着区少辰的手臂走了出去,完全不理会后面那二个人想要撕了她,却又不得不忍着的神情。

“谢谢你!”走出订婚现场之后,穆井橙迅速的松开了区少辰的手臂,她后退一步,十分真诚的表示出自己的谢意,然备转身走人。

她的目的已经达到了,也没必要再留在这里。

而且,如果让区景轩和穆井薇知道这只是一场戏的话,她的人生或许还会很快的跌入深渊。

不过,无所谓!

再悲凉的事情她都遇到了,还会有更可怕的吗?!

“这样就走了吗?!”区少辰望着她的背影,声音里带着些许戏谑,“未婚妻?”

穆井橙心里一沉,她就知道利用人不可能这么简单,想起他是区景轩小叔的身份,穆井橙根本就对他无法产生任何好感,即使他帮了自己,即使他帅的令人眩晕! ,o

“不好意思,刚刚利用了你!”穆井橙一脸淡漠的看着对方,“虽然知道你不缺钱,但如果你需要我付出场费的话……”

“出场费?也是冥币吗?”区少辰眉头微挑。

穆井橙一愣,心里咯噔一声,他……怎么知道冥币的事?

“如果我猜的没错的话,你那个红包里的钱,并非人民币,更非美金!”区少辰淡淡的看着他,声音里没有任何的情绪。

“你怎么知道?!”穆井橙惊恐的看着眼前的男人,他到底是什么人?!不但知道自己带了红包去,而且还知道里面的“文章”?

区少辰向她走了二步,站在她的面前。

他的神情阴暗,眼神锐利如鹰,似乎想从她身上挖掘一些什么,顿了几秒之后,他低沉的声音才响了起来,“有没有想过,区景轩发现那是冥币之后,会怎么做?”

穆井橙有些心虚的躲开他的目光,却并不想示弱,“与我无关!”反正上面没写她的名字,谁也不能证明那个红包是她送的。

不过……想起区景轩发起怒来的表情,穆井橙还是不由的打了一个冷颤。

“区家在b市的势力想必不用我介绍你也已经知道了,不过,你或许还不知道区家在美国,甚至全世界的势力……”区少辰转身对看她,“当然,更不知道区家人做事的风格!”

“这些跟我有什么关系?”穆井橙想要走人,可不知道为什么,她听到这些话之后,竟有些头眼发麻、浑身发冷的感觉。

“如果让区家老头子,也就是我的爸爸,区景轩的爷爷,知道你给他的宝贝孙子送冥币的话,你觉得他会怎么做?”区少辰说到这儿,突然像想到什么似的,“对了,景轩小的时候跟别人打架,虽然他赢了,却受了一点轻伤,结果区家老爷子把对方全家赶到了非洲,直到现在也杳无音讯,听说他们遇到了野兽,然后……”

“你威胁我?”穆井橙紧张的牙齿开始打颤。

“不!”区少辰摇头,“我想帮你!”

“帮我?”

“在这样的情况下,只有他的长辈才可以降的住他,也能劝的住区老爷子。”区少辰唇角微扬,“而且,景轩再混,也应该不敢对他的小婶动什么歪脑筋吧?!”

“小婶?”穆井橙一愣,“那不就是……”

“既然你在那么多人面前宣布了我们的关系,如果我们不将它落实的话,相信你妹妹还会以此做文章羞辱你,后妈还会把你送到其它男人的床上,区景轩也会……”

“我同意了!”穆井橙突然就下了这个决心,紧握的手心里已全是冷汗。

“不后悔?”

穆井橙顿了一下,她犹豫了。

面前这个男人她根本不了解,更不知道他想方设法的让自己同意到底是何居心,但是一想到区景轩和穆井薇那嚣张的目光,她就再也理智不下来。

更何况,顾娇娇一直对她虎视眈眈,如果再次冒着被她交给乔老板的危险,还不如赌一把,赌这个男人真的可以帮自己呢!

“只要你不后悔就行!”

想起前天晚上那可怕的一幕,穆井橙的心不由的抽痛了一下。那个时候,她只觉得对不起区景轩,现在她才知道,自己的想法到底有多幼稚。

她那么在乎的一个男人却要跟自己的妹妹订婚,甚至结婚,而她……竟为了躲避那个男人的仇恨,以及小妈的虎视眈眈,而不得不投入到一个陌生男人的臂膀之下……

穆井橙,你真可悲!

“我后悔什么?”区少辰眉头微扬。 ︽②miào︽②bi︽.*②阁︽②,

“……”一句话到了嘴边,穆井橙却不得不咽了下去。

她知道做人要坦诚,可她无法在一个陌生男人,而且还是区景轩的小叔面前说出她被人强暴过的事实。

那是她最可怕的伤疤,她宁可一辈子都不要想起。

“算了!无所谓了!”反正也只是一个职称而已,他也不可能真的想娶了自己,更何况,她对这个生活糜烂的男人,根本毫无兴趣,“但我有个条件!”

“什么条件都好说!”区少辰淡淡的笑了笑,“但在那之前,我们需要去办一件事。”

“什么事?”

“去民政局!”

民政局是什么地方,穆井橙不用想也知道,这么匆忙的就去那里,她突然觉得事情很不对劲。

“区先生你是不是太着急了?”穆井橙站在原地不动,大眼睛盯着对方,心里却不由的加起了一道高高的防线,“这么快就要跟我领证,该不会这根本就是一个陷阱吧?!”

区少辰眉头微扬,上下打量着这个女孩儿,头一次在她还算正常的情况下看她,不由的怔了一下。

她虽然不是那么惊艳,却也美的令人过目不望。

虽然身上的礼服并不值什么钱,款式也很差,但穿在她的身上,却有一种不一样的味道,她原本就白皙的皮肤,在红色礼服的映照下,显的更加漂亮。

但这并不代表他对她会动心。

“领证?”区少辰扯了一下唇角,目光审视的上下打量着她,“穆小姐,你想多了吧?”

“难道不是吗?!”

“你带身份证和户口本了吗?”

“没有!”谁参加别人的订婚宴会带上那种东西?

“那不就得了?!”区少辰扫她一眼,一副嫌弃的样子,“我区少辰就算再缺女人,也不会……”说到这儿,他还是停了下来,“上车吧,保证不会让你失望!”

看着他一脸严肃的样子,想着他区家人的高贵身份,穆井橙怎么想也觉得,他没必要给自己下那么一个吃力不讨好的套,于是跟着上了车。

一路上,谁也没有说话,直到车子停在民政局的门口。

正当穆井橙犹豫着是下车,还是坐在这里等的时候,突然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了她的视野范围之内,看着她被二个黑色西服的男人左右控制着,穆井橙不由的一愣,“小妈?”

那二个人架着她往他们的方向走来,穆井橙不由的转头看向区少辰,眉头微收了一下,“什么意思?”

“你不好奇这个女人为什么出现在这里吗?”车门被打开,区少辰走了下去。

穆井橙跟着下车,目光落到顾娇娇的脸上,对方看到她很明显的惊讶了一下,却还是忍不住吼了出来。

“穆井橙,你这个臭女女,昨天晚上跑哪儿去了?!你害的我差点儿被乔老板杀了你知道吗?!你这个……”

“不想死的话就给我闭嘴!”区少辰眉头微皱的扫向她,在他强大的气场下,顾娇娇不由的停了下来,目光更是疑惑的看向穆井橙,似乎不明白她的身边,怎么会有这么“厉害”的人物。 △≧△≧

“区少,东西都在这儿。”其中一个手下,将一个女士包递向区少辰。

穆井橙看到区少辰从里面拿出了一个户口本、身份证,还有一些表格,眉头不由的一皱,难道顾娇娇因为生自己的气,来跟爸爸办离婚吗?

可爸爸现在身处国外……

“呵,你原来长这样?”区少辰转脸看她。

对上他别有用意的笑容,穆井橙不由的走了过去,当看到身份证上自己的照片时,不由的僵在了原地,“我的身份证怎么在这儿?”

区少辰抬头看向顾娇娇,“这个,你就得问她了!”说完,将户口本和身份证交给了他的手下,声音淡淡的,却充满了令人无法忽视的权威,“去把手续办了!”

“什么手续?”穆井橙警觉的看着区少辰。

身份证和户口本在这里,而身后就是民政局,穆井橙突然有一种不详的预感,尤其是顾娇娇在场的情况下,她的心更加忐忑不安了。

“离婚手续!”区少辰冷冷的扫了顾娇娇一眼,然后平静的看着穆井橙,“或者……你想跟乔庆雷成为一对真正的夫妻?”

“什么?!”穆井橙脸色煞白,整个人僵在原处。

区少辰看她一眼,转身将证件递给手下,之后小声的交代了一句什么,手下迅速的向民政局的大门跑了去。

“顾娇娇,你就这么恨我吗?!”穆井橙一脸愤怒的看着眼前的女人,此时此刻,她连小妈二字都喊不出来了,她为了让自己的女儿嫁入豪门,不惜把自己送到一个陌生男人的床上,现在竟连她的人身自由,也不放过?!

穆井橙实在不明白,她到底做错了什么?!

顾娇娇冷漠的扫了穆井橙一眼,却碍于区少辰在场,不得不收敛了一些嚣张和愤怒。

“我为了你,连薇薇的订婚宴都没参加,你说我恨你?”顾娇娇不悦的扫了一眼民政局的方向,声音里充满了不耐烦,“井橙,你也太不懂事了吧?!我这么做可全都是为了你!”

“呵,为了我?”穆井橙被气的笑出了声,“顾娇娇,你不经我的同意,拿着我的证件跟一个陌生男人领证结婚,你说你是为了我?!”

“难道我是为了我自己吗?!”

顾娇娇的声音突然提高了几个分贝,她向区少辰的方向看去,发现他正在打着电话,但为了让他可以听的清楚一些,顾娇娇故意将声音放的很大。

“穆井橙,你别忘了,你被人强暴,身体再不干净了!像你这样的女人,哪个男人还肯要?!所幸乔老板不介意,我怕人家后悔才赶紧过来帮你登记的,到头来,你竟然还怪我!哼,真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

光天化日之下,顾娇娇竟将她不堪回首的往事散播出来,穆井橙被气的全身发抖。

“你既然这么好心,怎么不自己嫁给他?!”穆井橙低吼出声,“顾娇娇,别以为你千方百计的毁掉我,穆井薇就能得到幸福!”

“呵!”顾娇娇一脸不屑的看着她,声音里充满了嘲讽,“难道你还想插足他们不成?!别说我不提醒你,区家那样的人家,别说是你一个被糟蹋过的破鞋,就算你身心干净,也没资格踏进去一步。”

“是吗?!”穆井橙冷冷的看着她,声音低沉的像在宣誓,更像是警告,“那我穆井橙还非进不可了!”

“呵,就凭你?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的……”

“区先生!”穆井橙没给顾娇娇说话的机会,而是转头看向刚刚结束电话的区少辰,目光坚定,声音更是没有丝毫的犹豫,“区景轩小婶我做定了,不管什么条件,我都答应!”

“你确定?”区少辰眉头微挑,这丫头刚刚还在跟自己讲条件,现在突然大逆转?有意思!

“确定!”

“好,成交!”看着她的猎物就这样归顺,区少辰的唇角慢慢的扯出一个漂亮的弧度。

“小婶?谁的小婶?”顾娇娇疑惑的看着穆井橙,以及站在她身边,怎么看都觉得气场强大的有些不正常的男人,一时之间竟不知道他们的对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不过,为什么隐约听到了她准女婿的名字呢?

正当顾娇娇准备追问的时候,她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妈!”电话里传出穆井薇即将崩溃的声音,“我要疯了!”

“怎么了?怎么了?大喜的日子,有什么事好好说,别着急。”顾娇娇一听到女儿的声音,再也没有空去管穆井橙和那个男人的关系,更没心思去想什么小婶大婶的事了。

顾娇娇接电话的时候,之前去办手续的男人走了回来。

“区少,都办好了。”他将一个牛皮纸袋递向区少辰,唇角微微上扬的看了穆井橙一眼,然后友善的点了下头。

穆井橙微微一愣,伸手去接那个牛皮纸袋,“谢谢,证件给我吧……”

“有些东西你可能现在还不想看。”区少辰朝袋子里扫了一眼,然后别有用意的笑了笑,“日后我会还给你。”

“证件是我的,我有什么不能看的?!”穆井橙眉头微收,却也意识到了另一个问题,“就算是离婚证,也没那么吓人,我受的住,给我吧!”

“我还真怕你受不住!”区少辰笑了笑,随即将牛皮纸袋递回给了身边的男人,并吩咐道,“伟德,去开车,东西先放你这儿,丢了就拎着脑袋来见我!”

“是!”

“你凭什么拿着我的证件?!我……”

“穆井橙,你竟然去订婚现场闹事?!”顾娇娇的声音突然打断了穆井橙的话,她疯了似的冲过来,一把抓住穆井橙的头发,伸手就朝她的脸上打去。

穆井橙条件反射的往后躲,也条件反射的等待着那只手的降落。

可过了良久,那只手不但没有落下,反而被身边高大的男人紧紧的握住,停在了半空。

“松手!”区少辰眉头微皱,目光一凛,毫无温度地看着那个女人,无波无澜的黑目刹那间蒙上一层冷意,顾娇娇不自觉的松开了。

他厌恶的甩开那只手,警示的看向顾娇娇,“如果不想死的话,立刻给我滚!”

“没事吧?”区少辰担心的看向穆井橙,伸手抚着她被抓乱的头发。

穆井橙摇头,眼睛里竟不自觉的冒起一丝湿雾。长这么大,除了爸爸,头一次有个男人肯为她出头,这种感觉……很酸,也很痛!

顾娇娇惊恐的看着他们,加上刚刚穆井薇在电话里所说的情形,一瞬间,她觉得天旋地转,眼前一片漆黑,整个人差点儿气晕过去。

“你……,你就是景轩的小叔?”

这句话,像是从顾娇娇的嗓子里挤出来的,更像是梦游的喃喃之语。

因为她死也不敢相信,一双被人糟蹋了的破鞋,一根长在她身边的眼中钉,肉中刺,一颗怎么除也除不掉的野草,竟会被那么高贵的男人吸引。

她死都不信!

而更让她无法接受的是,那个男人,竟是她准女婿的小叔?!一个足可以将自己女儿碾压在脚下的……长辈!

“他确实是区景轩的小叔!不幸的是,我也即将成为区景轩的小婶。”调整过情绪的穆井橙冷冷的看着她,声音嚣张、阴冷,“所以……,如果想让你的女儿嫁入豪门而不被排挤的话,你最好让她知道怎么尊老敬老,否则的话,我让她的豪门梦彻底破碎!”

看到顾娇娇一副吃哽的神情,穆井橙的心情瞬间酸爽的无法形容,总之,这辈子就没这么嚣张得意过。

可当那光辉的时刻一过,穆井橙才突然想起,有些事情并非她想象的那么理所当然。

比如……她和这个男人的关系是什么?

比如……这个男人在那个家里的地位高低?

比如……她可以行驶的权力有多少?

“区先生,我能问你一个问题吗?”穆井橙提心吊胆的看着向身边的男人,此刻他们正坐在车上,车里静的都听见自己的心脏声。

“区少辰!”区少辰将目光从手机里收回,转头看她,“你可以叫我少辰,也可以叫我,辰!”

辰?!

穆井橙不由的打了个冷颤。

“呃……我们还没有那么熟,我还是叫您区先生好了。”穆井橙很知趣的选择了一个最安全的称呼。不过……区少辰?这个名字听起来怎么那么熟悉?似乎在哪儿听过。

“不熟吗?”区少辰眉头微扬,“我还以为我们熟的足可以坦诚相见了。”

穆井橙尴尬的扯了扯唇角,却连敷衍的笑都挤不出来。

跟一个比她高了n多个层次的男人聊天,他们会不会总出现这种不在同一个频道的情况啊?

“呃……区先生真会说笑!”穆井橙躲开他审视的目光,“那个……其实我是想问……”她犹豫了一下,因为她不知道这个问题问出来之后,自己会不会被扔出去。

“有话就说,我不喜欢结巴的女人!”区少辰将目光从她的脸上收回,再次翻看着手机里的电子文档。

穆井橙转头看他,单单一个侧脸,就足以帅的令她心神不宁。

“你在你家的地位高吗?”纠结良久之后,穆井橙还是问了出来。

区少辰微顿,转头看她,“怎么算高?怎么算不高?”

“呃……”穆井橙想了一下,“就是说,如果我被区景轩他们欺压的话,你能帮到我吗?”

区少辰眉头微扬,像突然想起什么似的又皱了下眉,“有一件事我忘了跟你说。”

“什么事?”

“我是区家的私生子!”区少辰平淡的看着她,一点愧疚或是惭愧的神色都没有,而是平静的像在做着自我介绍。

“啊?!”

穆井橙惊恐的看着他,原本以为自己落到了一棵大树上,可现在,她突然觉得,自己从大树上摔了下来,而且还是脸朝地的那种。

“失望了?”

“早知道这样,我就不说那些话了。”想起刚刚跟顾娇娇那么嚣张的夸下海口,此时此刻,穆井橙特别想去死,“我还以为你能帮我呢,现在看来……你根本自身都难保!”

她这么看待私生子的身份?

原本还想跟她说实话的区少辰,此时已没了那种心情。看着她那么失望的神情,竟不由的有些生气。

“穆井橙,如果你留在我身边,只是为了碾压区景轩和你妹妹的话,那么,就只能靠你自己的能力了,我无能为力!”

“你说什么?!”

“我不希望我的女人身在曹营心在汉!更不希望她在我的身边,却想着别的男人!”区少辰的目光一直盯着他的手机上的一个文件,这些话说出来的时候,也丝毫没带什么温度。

“你?!”穆井橙突然就怔住了,“你骗我?!”

“骗你?”区少辰抬头看她。

“你答应帮我对付他们的,现在却说要靠我自己,我……”

“我只是给了你一个身份而已,至于你怎么对付他们,那是你的事,与我无关!”区少辰淡淡的看着他,“而且……我记得,你为了得到这个身份,曾经说过,什么条件都答应,穆小姐该不会忘了吧?”

穆井橙的心不由的一沉。

她当时一气之下才说了那句话,没想到竟被这个男人记的清清楚楚。

都说冲动是魔鬼,她当时一定是被魔鬼附身了,才会说出那么不计后果的话,现在想想,她真是悔的肠子都青了。

“那是因为……”

“嗡嗡……”就在穆井橙想要说些什么的时候,区少辰的手机响了起来,他看了一眼屏幕上的来电显示,眉头微收,然后接了起来。

穆井橙趁此机会在脑子里努力的想着接下来的对策,可一分钟不到的时间,区少辰已挂了电话,而整个过程,他只说了一个“好”字。

“区先生,我觉得我们之间有误会……”

“我们之间的误会以后再解,现在,我们需要去处理你丢在区家的第一个炸弹。”区少辰打断穆井橙的话,然后吩咐司机,“回区家!”

“炸弹?”

一路上,穆井橙都在想,自己到底给区家丢过什么炸弹?

她甚至连区家到底在哪里,长什么样都不知道,又怎么会丢一个炸弹过去?

“一会儿什么话都不要说,只要站在我身边就好,明白吗?”下车的时候,区少辰跟她交代着,同时握住了她的手。

穆井橙微怔,不由的紧张了起来。

这是一座比较复古的中式别墅,所有家具都是以红木为主,格局也都中规中矩,一砖一木透着严肃的气息。

穆井橙看着眼院子里的一切,心里不由的疼了一下,这就是区景轩的家吗?他们交往三年,她竟不知道他住在这样的一个地方,而穆井薇应该已是这里的熟客了吧?

“二少爷……”

“二少……”

经过的佣人,一个个的跟区少辰打着招呼,而他却看都没看他们一眼,穆井橙不由的将思绪收回,看向身边的男人。

他的脸色有些严肃,握着自己的手也越来越紧,像是有什么心事,更像是要面临什么大敌。 ,o

“区先生,对不起,如果因为我而连累你的话,我……”

“如果你还叫我区先生的话,神仙都救不了你!”区少辰警示的看她一眼,随即松开了她的手,然后继续往前瞻走去。

穆井橙心里一沉,也明白了事情的严重性。

她快跑二步追上男人,并乖乖的拉住他的大手,略带歉意的吐出二个字,“谢谢!”

区少辰看她一眼,唇角微勾,继续前行。

客厅里,一家之主区仕拓坐在主座上,七十岁的老爷子头发花白,精神却好的像只有六十岁。他的眉头紧紧的皱着,神色严肃的令整个客厅都处于低气压状态。

穆井橙一踏进这里,便像被戴了紧箍咒一般,整个人都变的僵硬了起来。


由于微信篇幅限制,只能发到这里啦!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后续剧情高潮不断!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武汉丝绸服装鉴定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