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丝绸服装鉴定社区

反正爱情不就都这样

豆晓说2019-07-11 16:02:41

楼主:你以为你有宝


昨天下午张烨给于多多发来一张照片,是一套黑礼服,他问好不好看,于多多仔细打量了一番那张照片,最后在键盘上敲出还行然后发过去。


张烨没有接话,继续说:“初六举办婚礼,和我们以前想象得一样,有鲜花拱门,有红地毯,有白婚纱黑礼服,红地毯上铺满你最爱的粉玫瑰,小伴童很可爱你看了一定会很喜欢的,婚礼主题曲是当初你挑的那首,婚礼的一切和我们当初想的都一样,可惜新娘不是你。”


       于多多看到张烨发来这句话时,电脑上的音乐正好播放着林宥嘉的《残酷月光》,电脑传来林宥嘉低迷富有磁性的嗓音:“我一直都在流浪,可我不曾见过海洋,我以为的遗忘,原来躺在你手上。”于多多陷入了沉思,许久在键盘上敲了又删,一直没发过去。


       张烨又发了一句:“婚礼和我们以前想象得一样,就是没有你。”


       于多多心里咯噔一下,“要不要我去凑个份子?”


       张烨半天之后才回复说:“不用了。”


       “多久了我都没变,爱你这回事,整整六年。”不知不觉电脑音乐切换到了林宥嘉的《浪费》。于多多听着听着就入迷了,眼前一团拨不开的迷雾。


       爱情那个东西这个世界仅此一件,一旦失去余生你都只能用记忆去拼凑它的模样,束手无策,无能为力,还有,遥不可及。这么多年来,于多多就像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可是突然,就被人猛地退醒,所有的梦都支离破碎,也结束了,就像一个气球飞得很高,突然嘎滋一声,它破了。睁开眼着实的去触摸这个世界,发现人不在了,真的走了,走远了,再也不回头了,整整六年的梦,终于在一片鬼哭狼嚎的哭声和一声经久不息的长叹中划下了句号。


       于多多遇到张烨那年,在读初三,而张烨在读高三。


       她15岁,他18岁。


       于多多和张烨的开始,一切源于一个带有赌局意味的玩笑。


       于多多有个姐妹叫木子李,木子李的男朋友就是张烨的兄弟。张烨在遇到于多多之前,在心里暗暗喜欢一个女生三年,尽管经常进出入酒吧和网吧,可就是心里放不下那个女生,一直单着。木子李男朋友看不下去了,就和木子李商量着要把张烨救出这一淤泥。木子李重色轻友的性格,而且于多多正巧不久前失恋。于是,木子李和她男朋友林仲就打算把他们俩撮合到一块去。


       一天晚自修结束后,木子李的男朋友准时出现在学校门口,旁边站着张烨。于多多第一次和张烨见面,两个人尴尬的站着,木子李纷纷向张烨介绍于多多来打破这一僵局。张烨听完,笑笑说:“你好,我叫张烨。”于多多呆呆的回应着:“你好,我叫于多多,她们都叫我二多。”


       时间倒回在他们碰面前的一个小时。张烨和林仲两个人窝在网吧里施展着最慵懒的姿势,突然林仲一个激灵的打开一张图片,向着张烨问:“就问你,你能不能把她追到手,弱鸡。”张烨一听好胜的心理蹭蹭往上涨,说:“追就追,谁怕谁。谁输了谁叫谁爹。”而图片上的女孩就是于多多。


       年少轻狂的赌局没想到一赌就六年。


       于多多有点怕生,紧紧跩着木子李的衣尾不肯放,刘海因为失恋而赌气新剪了个心形的刘海,这一切看上去于多多就是个儿童,而木子李就是她妈。


       张烨走向于多多,说:“我送你回家吧。”于多多还没来得及反应推搪,木子李连忙附和,然后上了林仲的小绵羊摩托车,扬长而去。一切都那么一气呵成。橙黄黯淡的路灯下映照着两个人慢慢走得身影。过马路上,张烨适时的护着于多多过马路,看于多多不会过马路的模样,张烨笑出声了。于多多看见张烨笑了,心里也慢慢觉得眼前这个人也不是很高冷嘛。到了家路口,于多多怕家人看见,就说:“快到了,你不用送我了,我自己走进去。”张烨什么也没说,恩了一声,那双抑郁的眼睛也随着恩的声音而眨巴了一下。没有任何言语,在昏暗的路灯下,长长的睫毛忧郁的眼神,眨巴了一下。


       于多多就是被这个眼神所陷进去了。于是在分离后,于多多飞快回到家,上了QQ,看有没有人加。果不其然,过了一会儿,有个验证消息写着张烨两个字。于多多迅速的通过了张烨的好友验证,生怕错过什么似的。


       张烨:你信一见钟情吗?


       于多多:不信。


       张烨:我以前也不信,但是看见你之后我就相信了。


       张烨:你能做我女朋友吗?


       于多多看见张烨发来那句话时,高兴的在电脑上手舞足蹈,但是想了想才第一次见面就答应会不会太仓促了,还是要故作矜持一下。便在键盘上敲下我想想然后发过去了。那晚于多多和张烨聊了很多,聊了很久,聊得很晚。在于爸再三催促下,于多多很不舍下QQ关电脑前,在最后的关头,给张烨发:我们尝试着谈一周恋爱吧,一周后觉得合适就在一起,不合适就分手。


       之后,于多多和张烨正式在一起了。张烨把QQ签名换成了:来一场爱情马拉松长跑。这一跑,便是六年。两个人欢天喜地的拉着手度过长跑中一个又一个关卡,越跑到后头,越是负担。于多多猜到了开头,却猜不到结尾,是一场很长的马拉松爱情,没错,但马拉松也会有终点的那刻。


       中考时,于多多为了和张烨能在同一个地方,报考的时候选了全市第二的学校,张烨也没有辜负于多多的真心,一直对于多多很好。于多多第一年的生日,张烨在老家的一片空地,准备了一大片的玫瑰花,自己站在中间手捧一束最大的玫瑰花,于多多摘下眼纱那刻流泪了,她知道,这眼泪是幸福的。于多多第二年生日,张烨虽然是手笨,但是也很用心学了一周的蛋糕,亲手做了一个生日蛋糕给于多多,简单而温馨伴随着很多朋友的祝福下度过。


       于多多第三年生日,在街上逛着逛着街,张烨突然跪下来,从口袋拿出一盒东西,打开,里面安然躺着一枚戒指,于多多耳边传来张烨的话语:我不羁,放荡,请下嫁于我好吗?一群朋友突然从四面八方蜂拥而至一起围着男女主角而衷心祝福。于多多知道,这是张烨给的一颗定心丸,因为于多多很快就高考了,张烨看穿于多多的顾虑怕两人有可能异地而感情会变淡,所以高三那年生日就求婚了。


       于多多哭着点了点头,张烨帮于多多带上戒指后一把将于多多拥入怀中,于多多也用力的回应着张烨的拥抱,那一刻于多多觉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女孩。


       三年的时间两人一直平淡的过着,不存在石破天惊的悸动,也没那么多海枯石烂的传说,最绚烂的时刻早已经在爱情发生的最初就已经绽放凋零,剩下的,只有细水长流的平凡和相濡以沫的陪伴。


       高考结束后,于多多成绩很理想,但她依然选了一个离张烨很近的地方去上大学,她也试过去和父母做反抗想为这份爱情发光发热到极致,但是在父母强烈的反对下,胳膊还是拗不过大腿,没能和张烨同一个城市,不过可幸的是当中相差只有两个小时的车程。大学的于多多,还是一有空就买车票回去看张烨,张烨一放假就开车上来看于多多。两个人的小生活依然像在蜂蜜里泡着,甜出了花。


       可是上帝不会总眷顾同一个人。


       大二那年,张烨被人刺伤进医院了。张烨的表弟校园打架,张烨过去看着点自己的表弟,谁知道年轻人冲动起来不要命,直接拿把刀乱捅人,张烨毫无防备的被在后背刺了一刀。张烨没有告诉于多多,怕于多多担心,于多多一直打张烨电话没人接,第一次两个人在异地互相为对方担心,却生了矛盾的嫌隙。好不容易电话通了,于多多有点歇斯底里的吼着:“为什么不接我电话?知道我担心吗?”但电话那头传来的不是张烨的声音,却是张烨兄弟的声音:“你还有心情跟他发脾气,张烨进医院了怕你担心叫我们都不要和你说,你还在发脾气!”听到张烨兄弟的声音,于多多晴天霹雳一般,立刻飞奔去学校门口搭最迟一趟车赶回医院看张烨。


       于多多满眼血丝,看到张烨躺在床上那一刻,于多多再也坚强不起来了,抱着张烨大哭,一边胡言乱语:“我多怕你出事,你出事了我怎么办,我不能没有你……”张烨看着哭得跟个泪人一样的于多多,布满血丝的眼睛的于多多,手上带着高三那年的戒指的于多多,那刻心里就认定了这个女孩。


       大三的于多多,面对即将的大四实习生活,心中有一丝紧张也有一丝兴奋,因为很快就毕业了,就可以跟张烨领证了。两个人的生活也依旧过着甜蜜的小生活,张烨的爸爸妈妈从初三那年就很满意于多多了。大三那年,于多多带着张烨去见家人了,于爸于妈也是很好相处的人,看张烨是个有上进心的小伙,也很支持两个人在一起。似乎幸福来得很突然,一切都按照于多多的计划淡然的进行着。


       但越是到终点运动员才越觉得艰辛。大四的于多多迫于生活的压力和实习的压力喘不过气,张烨生意上也出现了问题,两个人的矛盾开始越来越多,矛盾的间隙越来越大,终于在某一天宁静的晚上,毫无预兆的爆发了。


       那个晚上,两个人安静的吃着饭,于多多手机没电了,自然的拿起张烨手机看,但却无意中发现张烨和一个女性朋友聊天很频繁,而且张烨还跟这名女性朋友哭诉两人之间的小摩擦。不言而喻,这顿饭,不欢而散。手机上面的信息,成了于多多心中的疙瘩,于多多明白,这是跨不去的坎儿。


       于多多笑着对张烨说:“以前大风大雨,老师家长反对,可是我们还是很爱对方,现在我们的爸爸妈妈都支持的时刻,我们却没了以前那个奋不顾身爱对方的自己了,一点小事就能把以前经历的冲淡得了无痕迹。可我啊,还是像以前那么爱你呢,我什么都没变,怎么在你眼里就成了那个蛮不讲理的管家婆了呢?我走了,你亦不必追。”说罢,于多多拿起包走出了餐厅,出门口那刻,于多多再一次哭了,她心里明白,这一次是绝望的哭。张烨也许是厌倦了这场爱情马拉松长跑,也许是心虚没理由,最后也没追于多多。


       于多多离开餐厅后,在路边一下子瘫软的坐到地上了。她心里清楚的很,和她相爱六年的男人因为厌倦、疲惫而和别的女人暧昧上了。于多多在餐厅的时候,极力忍住鼻腔的酸,离开餐厅后,于多多的眼泪终于冲破最后的关口倾斜而出,空气里好像布满了细密的针,每呼吸一下都有无数的针尖扎进五脏六腑。原来心痛的感觉可以转换为生理上切实的疼痛感,于多多的胸腔里好像装了一个巨型的青铜撞钟,一下一下被撞击,一下一下清晰的钝痛。


       那种难过,仿佛溺在水里快要窒息的痛苦,还有那些万簌俱寂的绝望。那么多年,彼此依附着彼此成长,到最后彼此对立,我们以爱为名把最尖锐的刀子插进到对方心里,我们变得越来越自私越来越看不清爱情本身的模样。

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


       于多多最后明白了,爱情不是败于难成眷属的无奈,就是败于终成眷属的倦怠。


       两个人也放不下六年的感情,也试过为这段恋情做补救,也复合过。可是复合的爱情,就像缝补过的衣服,有痕迹,于多多整天活在患得患失当中,变得多疑。这样的于多多让张烨觉得复合就是个错误,于多多也认为这样的自己很讨厌,活得也很累。


       但双方都因为六年的感情一直在拖着,拖了几个月,终于在一个夜晚没有星星的夜空中,于多多受不了这样惶惶不可终日的生活了,打通了张烨的电话,说:“我们分手吧,和好容易,如初太难。”张烨:“嗯。”


       电话嘟嘟嘟的声音,还有绝望的哭泣声。


       于多多挂了电话后,放声大哭,六年爱情马拉松长跑未果,哭得歇斯底里,撕心裂肺。那一瞬间,她感觉自己的天空猛然塌陷一块,自以为永远不会动摇的精神支柱摇摇欲坠,电话另一头那个让于多多魂牵梦萦的男孩突然无比陌生。于多多回忆起张烨曾对她说过:“我可以相信日出西方,相信江水倒流,相信六月飞雪,就是不能相信你于多多也会决心动摇,也会有打算离我而去的一天。”是啊,于多多也不能相信自己可以如此决绝的说出分手两字。


       这一次,真的结束了。夜里的风都是流年的气息,年华哗哗地流着,我们只能听见声音,却无能为力。


       刚分手那段时间,于多多躺在床上整整三天未眠,木子李看不下去把于多多拉到浴室打开花洒让于多多淋了个遍,于多多像一坨烂泥瘫软在浴缸里,仍然不说一句话。木子李拎起于多多,朝她怒吼:“你看你现在像个人吗?我知道你难过,都颓废这么久你能清醒下活过来不要让身边的人担心吗?”于多多还是没说话。木子李说:“你不要让我们担心你了。”于多多依旧没说话。木子李接着说:“谁一生没有遇到过几个人渣,他不要你是他没有福分!”


       于多多一听,立刻哭着对木子李说:“我想过很多遍什么是最好的爱,如果前方有一条我曾经跌得面目全非的路,而他执意想要去,我希望我爱的方式不是拼命拉住你说不要去不能去,而是给他准备最耐穿的鞋子,备好雨伞,告诉他第二个路口地很滑,第五条街道上有小偷,路边的切糕不要买,告诉他,去吧,回来家里有饭,我想最好的爱,应该是我爱他,而他是自由的。为什么他还是我不够好,还要和别的女人纠缠一起,为什么?”


       有些情绪,只能发生在我们最透明的少年时代。那时头顶的蓝天永远是一张寂寞的脸,浮云将一些渲染上悲伤的秞质,在天空里发着光。天空像是被飓风吹了整整一夜,干净得没有一朵云。只剩下彻底的纯粹的蓝色,张狂地渲染在头顶上面,像是不经意间,随手打翻了蓝色的墨水瓶。


       时间是最伟大的治愈师。再多的伤口,都会消失在皮肤上,溶解进心脏,成为心室壁上美好的花纹。生活总归是要回到最初的模样,总归是要在戛然而止之后继续面对。世事的巧妙在于它会不停推动你前行,它会让更好更好,也会让更坏更坏。但更坏不等于最坏,它推倒整座城池,不留给你一丝侥幸的余地。同时也带给你破碎之后重建的勇气,完整你孤身一人前行的信仰。


       时间过去了好几个月,好不容易。张烨和之前那名纠缠不清的女生谈起了小恋爱,并不久也要结婚了。于多多在实习的时候遇到一位很适合结婚的对象安宇,也有模有样的谈着以结婚为目的的恋爱。只是再也不会遇到那个生气了可以口不择言,可以歇斯底里,可以失去理智,可以尽全力伤害那个让你愤怒的人。


       他们手上都只剩下爱情残缺的空壳。


       于多多遇到安宇的时候,已是待嫁的年龄,蓄了很久的长发,已经可以照顾自己,心情不好就做家务,手洗各种衣服,知道替别人着想、习惯倾听,从不打断别人的说话,脾气收敛,从不大声骂人,已经会画简单的妆,知道什么衣服配什么鞋子,知道如何在酒桌上全身而退。安宇没有见过于多多剪成短短的头发,在学校让大家目瞪口呆的样子,没有见过生气时摔东西来泄愤的样子,没有见过情绪崩溃,哭到喘不过气,甚至是撒娇的样子。


       很多人离开另一个人,就没有了自己。


       “二多,度蜜月你想去哪里呢?”安宇一声把于多多从回忆里拉了出来。于多多抬起头看着安宇,微微一笑,说:“你喜欢就好。”心里涌起一阵温暖。牵着安宇的手握得更紧了。于多多知道,每一条未知的路都有未来,而未来是崭新的,并且闪着光。


       张烨婚礼前一天举办单身派对,喝得酩酊大醉,带着哭腔对林仲说:“我只确定我生命中出现过这么一个人,她扎根在我心里最重要的位置,于多多我想她了。”


       林仲看了看旁边新女朋友,笑着回答:“反正爱情不就都这样。”


---End---


封面作者:blank

封面作品:《Lara Wernet人像摄影作品》

来源:CNU视觉联盟




关注豆晓说,每晚分享好故事~


Copyright © 武汉丝绸服装鉴定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