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丝绸服装鉴定社区

【周日有约】这个冬天,我常回家 — 聆听来自妇幼的声音

高密市妇幼保健院2019-08-13 10:49:11

大家好:

这是我们妇幼保健院【周日有约】的第37篇文章,我们会在每个周日都为大家送上一篇美文,全部都是我院职工所原创并且由我院朗读爱好者为大家深情朗读。我们会一直坚持,每周一篇,每周日推送。以此响应国家全民阅读,全面提升妇幼素养,打造书香妇幼,展现更加丰富多彩的您身边的妇幼人文生活!

【周日有约】第37期,与您准时相会了。

今天为您带来的是我院信息科朱琨的原创文章《这个冬天,我常回家》,由王晶为大家朗读!


这个冬天,我常回家


作者:朱 琨

  天已入九寒,往日的雪花飘飘洒洒的样子却没有浮现在眼前,暖洋洋的天气也忘记了还没有到抽出新芽的季节。高密和北方大多数城市一样,冬天不再是以前的冬天,寒冷不再是表面的寒冷。年还没过,似乎却成了上班族唯一一件期待却并不期盼的节日。

 我的老家是高密本地的,但离着上班有点距离,于是回家便应了那句“想得家中夜深坐,还应说着远行人”。但并没有因此感觉到异样,一天和一个星期没什么区别,也许跟每个月般天天如此复制并无一二。

就上一次回家,妈妈跟我唠叨一番,说村东头那个做豆腐的大爷得了胃癌,前几天还能看见他满大街的卖豆腐。还有你二姨夫也是,现在躺在病床上,看样子快不行了。我摇摇头,叹息世事无常。是啊,这个冬天格外的冷。

几天前带着父亲来我院查体,检查出胆囊里有息肉,当时只知道息肉挺大,需要做微创手术把胆摘除。虽然是个小手术,但老爸似乎以后就要吃斋念佛了。然而这种无知的想法直至几天后彻底改变了。

在医院里,大夫几次把我叫出去,交代一些事宜,一再强调“你父亲的息肉很长,它属于肿瘤,恶变可能性极大,做好心里准备,明天手术先做病理,如有癌变并扩散,还需要切掉淋巴、肝等酌情况而定”边说边给我画了简单的草图,大概就是说了说肝、胆、淋巴的位置和病因,并交代“如需扩大手术范围及时跟家人商量好。手术半个小时如果没人出来找你签字说明情况良好”我像被洗脑般签完了字,才知道他已经交代完所有的事情了,除了觉得那张图画的很难看外,转身的功夫,其他,什么我也记不得了。

 晚饭的时候,我跟老爸点了俩肉菜,不是很硬也就是有零星的肉片。但想想以后这也可能是望而却步的事情。于是夹了两块放在父亲的碗里“囔,多吃点,明天手术后就不能再知肉味了。”我刻意把这句话说的不像是临行前的嘱托,但仍从父亲的眼里发现有些迟疑。饭后例行迎着月光外出走了走,天空太过于安静,走在路上,一声狗叫都会让我觉得自己是一个小偷。没话说的时候我就讲讲头顶上的月亮,从朔到弦再到满最后到晦,就好像从尿不湿讲到饭粘子,最后以坟墓收尾。父亲像个小学生般,只是饶有兴趣的听着。由于明天中午的手术,早早就回去休息了,但今夜还是未眠。

 中午12点了,大夫说12点开始。护士过来喊了一声我们就出发了,走的时候又一次叮嘱病情的危险性。我说,知道了。这已经是第四遍了。虽然准备了很长时间,但出发了还是有点不知所措,站在电梯旁的父亲紧跟护士后面,生怕在这大大的医院里走丢了。而旁若无事的我偷偷的却掐出一个印,时不时的抠抠衣角,摸摸头发,极其不自然的掩饰动作像是癫痫。踌躇而不安的我与轻松而坦然的父亲显得极不协调。进电梯后,我拼命的往后钻,好像小时候害怕人群躲在他背后一般。确实害怕,害怕眼腺盛不下这几天积攒的委屈,害怕一条安慰的信息击垮支撑已久的神经。短短几分钟,这沉重的气氛几次要将眼泪夺眶而出,哽咽的声音在我喉咙里嗡嗡作响,一次次吞咽下去又突如其来。

父亲走进了手术室,我被隔绝在了门外,门口还有很多等待手术结束的其他家属,每个人的表情都很凝重。男人们安静的看着屏幕上的呼叫,女人则微弱的哭泣,生怕自己错过了喊的每一个名字。我找到一个角落,坐了下来,眼睛紧紧盯着时间。半个小时是多长时间,一顿饭的功夫?一次回家路程?我似乎忘记了时间如何去计算,只是沉默的等待,祈祷着时间的滚轴能在平安的半个小时静静的划过,漫长而又沉重的声音一次次从音响中传出却又无休止的蔓延开来,像是审判者下达的独裁。可能过了很久,冥冥中听到了父亲的名字,我猛的清醒过来,时间已经过去3个小时了!手术很顺利。我没有时间去好好发泄一场,因为还有手术完的父亲需要我照料。从手术室一路推回病房。一切安排妥当,挂上点滴后我出去把这平安的消息告诉家人,“手术很顺利,勿挂念”。几个字发出后最终还是没有能忍住。

 我知道每一故事能在岁月沉淀里,在你内心深处,有一席之地,都会是一段极其珍贵的时光,或折磨,或痛苦。不要害怕,延长放弃和失败的时间,这样我们才有足够的时间去寻找希望。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

 在回去的路上,刚好是夕阳斜照,手边上没有笔和纸,只有在手机里敲打着一个一个像诗一样的文字:



我喜欢听呱呱坠地降临在这世上的声音

我喜欢看妈妈没回来谁都不吃饭的坐相

我喜欢学老师在黑板上叽叽喳喳书写的模样

 

我喜欢满大街打鸟儿却中了别人家玻璃时撒腿就跑的狼狈

我喜欢约着伙伴去偷红薯被父亲训斥在犄角旮旯里

我喜欢掐着电话打到59秒的挂断还有庭院里的鸡在叠罗汉

 

我喜欢蝉鸣蛙叫,蝈蝈蛐蛐午夜的鸣啭

我喜欢蒲扇在我身旁轻轻赶走了所有的害怕与失眠

我喜欢野火烧不尽的晚霞和赶着牛车不愿回家时的吱呀

 

我喜欢一身无忧的青葱岁月和18岁的酷热仲夏

我喜欢漫天飞舞的录取书和姐姐的婚礼帖同时到达

我喜欢毕业时的情话听了一遍一遍还是酸的咯牙

 

我喜欢的日子一去都不复返了。

现在我只喜欢,一家人平平安安。

年老的满地在找牙,年小的笔尖在画画。

愿时代发展的再快,也不要以时间做代价。

愿网络普及的再广,也不要以电话取代回家。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武汉丝绸服装鉴定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