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丝绸服装鉴定社区

听见你的声音系列(八)

三峡大学法学与公共管理学院2018-11-07 15:03:58

本期编辑 | 何艳

本期图文 | 丁湖

本期审核 | 耿佳、张雯杏

既然是军训,咋们听点不一样的。

朗读者:方明月

开国宗叔大人台鉴:


我自从“九一八”东北事变、“一二八”上海抗战之后,悲愤交集,誓不求中华民族之解放,当不为中华民族黄帝子孙之一人!决心从戎,于是仓卒离家,一切骨肉亲戚朋友无暇顾及辞别,至今思维尤为怅然!


民国廿一年三月离漳,倏忽于今已有六年了。在这六年中东西奔波,南北追逐,历尽一切千辛万苦,雪山草地,万里长征,在所不辞!无非为的是挽救国家的危亡!志向所趋,海浪风波在所难阻!不过从来没有备函奉候,音讯毫无,自然未免见怪于诸大人亲族朋友,或以为我这个不肖高家浪荡子弟,弃家离伦,不孝不义了!?我还记起将临走的时候,曾留一信给你转添木我的父亲云:“我要和你们离别了,或者是永远离别了,我不挂念家庭,希望家庭也无须挂念于我!”这是从戎的决心,这是救国抗战为国牺牲坚决的立志!救国才能顾家,国亡家安在!而不是断绝人伦的无条件的弃家而不顾!想或可有以原谅于我吧!?至今我的艰苦奋斗聊可做(作)为初步阶段的结束,但是主要的抗战救国正在开始呢,所以才抽出一点工夫写信来拜候你大人。


我现在陕西省延安府旧商会驻,在外并未建置家庭,个人独身精神上尚可安乐!至于详细情形,你们来信时,我下次再谈。


我极(现)在迫切须要知道的:我的父亲添木和母亲是否仍在健康?几位兄弟捷元、捷三、捷开、捷绍、捷远等是否安居乐业,家庭变幻情形怎样?百川银庄发展扩大否?东华园经营兴旺否?高庆发、高合记二宝号怎样?建东、建池、建华几爱弟近来长大成人,想很进步!叔母大人健康否?李石虎、蔡师尧二世叔大人近来安康否?我的内室弃庭改嫁否?我的小儿活泼否?


我所欠挂百川银庄二万多元的债,时刻记念在心,本利至今当在三万余。国家得救,民族得存,清债还利当不短欠分文,望勿挂念、怨恨,谨此奉达!敬请商安!附来像(相)片两张,请转一张给我家,给一张敬献你大人存念。


不肖浪荡宗侄 高捷成敬上


民国廿六年四月十日


Copyright © 武汉丝绸服装鉴定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