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丝绸服装鉴定社区

老婆回娘家坐月子,我下班回家听见屋里有声音,推门一看我慌了神

学点阳台养花知识2019-10-13 07:45:15

第一章:彻夜等待

“好热,好热~身体好难受~”身上的燥热让董可不停扭动,尽力贴紧身边那一片清凉,好像贴得越紧一些,她身体里的燥热就会稍微好过一点。

“董可,你给我清醒点!”沈逸廷推着董可,愤怒地警告,董可却像粘在他身上一样,越发动手动脚触摸着他的身体。

沈逸廷还想推开,可是她的身体已经越来越滚,再不帮她解决,真的会将她烧坏的。

沈逸廷气愤地吼一声:“shit,如果让我发现是谁给你下的药,我会让他死无葬身之地。你说,是谁下的药?”

董可像根本没听见一般,不停地纠缠着他的身体,嘴里迷糊地念叨:“好难受,我快要死了,呜呜...好难受,真的好难受...”

董可的身体已经滚烫得快四十几度了,沈逸廷不敢再犹豫下去,终究迅速脱下衣服,一个挺身。

“啊~”董可长长地呼出一口气,越发尽力地靠近沈逸廷。

沈逸廷却紧握住拳头,好似要将拳头握碎一般,这是他一直护作心肝的心头肉,现在却被别人这样陷害。

董可突然纠缠地扭动,沈逸廷的思绪抽回,身体的欲望让他控制不住,终究,他将董可搂进臂弯里,大力的耸动。

董可的意识渐渐有些清晰。

突然,门被大力推开,夏梦琴站在门口,她满脸的诧异和要吃人的愤怒,眼神死死地瞪着董可。

沈逸廷迅速从董可的身上起身,去拿衣服。

夏梦琴轰然将门关上,然后跑开。

沈逸廷极速地穿上衣服,没有说一句话,拉开门追出去。

...

董可的思绪慢慢抽回,已经下午五点了,从那扇监狱的大门出来,终于呼吸到自由的空气,她却不知道该去哪里。

从那次事件之后,她的命运彻底变了。

她是沈逸廷从孤儿院里领回来的一个孤儿,那年,她十三岁,他二十三岁,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她就被他像明星一般英俊的容颜震撼。可惜,他们有天上和地上的区别。

他是孤儿院的赞助商,是集团公司的ceo,每次他过来孤儿院,从院长到老师到护工,都会围着他转。

那时候她还小,可是她看得懂他们脸上的谄媚和巴结,她看得懂那是一个她像星星一般仰望的神,他们隔着天地的距离,她只能仰望。

每次沈逸廷到孤儿院来,她都非常开心。孤儿院的生活苦闷而乏味,但沈逸廷是这种生活里唯一的亮光,他的亮光足矣将这种生活照得灿烂明媚。

终于,有一天,院长说沈逸廷决定领养一个孩子。听到这个消息,她疯了一般,一夜夜睡不着,沈逸廷来的那天,她紧张得发抖,不断的告诉自己一定要争取到。

那天,她闹了笑话。她挤出人群,冲到他面前,却觉得浑身酸软无力,仿佛所有的力气都被抽走。她跌在他的脚边,却用手攀着他的脚不放,因为她告诉自己一定不能放弃。

她做到了,沈逸廷竟然真的收留了她。

沈逸廷让她叫他哥哥,把她带到别墅,给她最好的衣食住行和呵护宠爱,他给她的每一点都是她这辈子从来没体验甚至从来不敢奢望的。

她本来该当个乖乖的小女孩,把自己所有的心思都隐藏,只要能呆在他身边就足够,可是,十八岁那年,她被人下药爬上了沈逸廷的床,还被他的女朋友夏梦琴当场撞见。

沈逸廷追出去,结果亲眼看到夏梦琴被车撞倒。

之后,夏梦琴成了植物人,去国外治疗。

沈逸廷开始对她冷淡,尤其,不知道为什么,他查出来好几条证据,证明是她自己给自己下药,并且是她通知了夏梦琴,甚至连开车撞夏梦琴的司机,也很有可能是她安排的。

从此之后,沈逸廷对她冷淡至极,甚至,将她送进监狱。

一年的监狱生活,在那里的每一分钟都似人间地狱,而彻底将她打在地狱无法翻身的是,是沈逸廷将她告上法庭,是沈逸廷拿出一项项证据,是沈逸廷在法庭上对她的罪行据理力争。

在监狱的一整年,那一刻的画面就像醒不来的梦魇,不停地闯进她的脑海,闯进她的梦里,让她无法自拔,深陷苦海。

一整年,沈逸廷甚至从来没到监狱看过她。

她每一天都在期待,期待他会过来看她一眼,只要他过来看她一眼,她便能从那种苦海里脱离,继续毫不犹豫地把他当作自己的天,当作自己的地。

可是,她每一天等来的都是失望。

直到她的刑期终于要结束了,监狱的看守告诉她,给沈逸廷打过电话,沈逸廷说会过来接她。

她高兴得简直快疯了,从小沈逸廷就把她当做女儿一样的疼爱,她就知道,一个父亲不会这么狠心对待女儿的,他一定只是想惩罚一下她,尽管她真的没有做过那些事,但是无所谓了,只要沈逸廷不抛弃她。

要出狱的那几天,她每天都满心期待,又兴奋又紧张,甚至总是睡不好觉。

现在,她蹲坐在监狱门口,从下午五点多一直等到午夜十二点,沈逸廷还是没有出现。

她一遍遍地安慰自己,他一定是太忙了。

可是直到一点都过了,他还是没有出现,北方的冬季夜晚特别冷,她冻得瑟瑟发抖。

第二章:他根本没有心

翌日,东方慢慢露出鱼肚白。

董可就那样瑟缩在路边,等了一夜,浑身冻得僵硬,身体的血液都好像凝固了。

大街上有车辆和人经过。

她觉得自己像从冰冷的地狱里被人掏出来,然后丢在不起眼的角落,与这整个世界都隔绝了。

凝视着街上的人来车往,她觉得自己的灵魂仿佛被这冰冷的夜冻得出窍。

突然,一辆宝马停在她的前面,她期望地望过去。

车门打开,一个敏捷的身影跳下来,一阵风地走到她面前。

只是一瞬间,她脸上的期待却黯淡了。

他终究不会来接她?

林奕含欣喜地伸出双手握住董可的肩膀将她带起来,言语激动地说道:“小可,我听说你今天出狱,我特意一大早就过来这边守着,没想到你比我更早。快说,你是不是趁着天黑跑出来的。”

原来他以为她今天才出狱。

董可没有解释,涩涩地笑笑:“这又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又谁出监狱还大张旗鼓的。”

“怎么不光彩了?现在从里面出来就是重获新生,再说了,小可,我从来不相信你会做那些事,我相信你绝对是被冤枉的...”

林奕含一边一手提过董可放在旁边的行李,一边她往车里走,同时倔强地坚持道。

董可刚抬起准备跨上车的脚顿在空中,人也停顿下来,心猛地沉了一下。

这样的一个高中同学都可以相信她。

为什么他养了她快十年,却连解释的机会都不给她。

林奕含意识到董可突然的反应,担心地扶着她的肩膀,有些着急:“小可,怎么了?”

“没,没什么...”

董可的意识猛地抽回,一边赶忙回应,一边坐到副驾驶。

林奕含伸手将安全带拉出来为董可绑上说道:“我把你的行李放在后座上,想去哪里?”

董可的目光愣愣地盯着前方并没有回应。

林奕含笑着抬手轻弹了一下她的额头:“在想什么呢?过去的事情就不要在想了,从今天开始就是新生。”

董可听话地点点头。

林奕含笑了笑,将门关上,然后将行李放到后座。

回到驾驶座,林奕含一边转弯一边笑着问:“重获新生,想去哪儿?我今天就是你免费的专职司机,你想去哪儿我都遵命。”

董可望着前方,犹豫了十几秒开口道:“我想回家。”

林奕含猛地转头,诧异地看着董可,她脸上的表情非常平淡,他却特别不忿地说道:“小可,那种地方,你还要回去?沈逸廷那种狠心的人,你还要回去见?不,他根本没有心。”

董可脸上的表情仍然很淡,转过头,语气坚定:“那是我的家,我必须得回去。林奕含,麻烦你送我回去一下。”

林奕含狠狠地捶了一下方向盘,突然想起什么般,生气地扭过头质问:“对了,他今天怎么没有来接你,连你出狱都不来接你,这样绝情绝义的养父,还有什么好见的。”

“那你先借我点钱,我打车回去,过后还你。”

林奕含的话一下子戳到董可的心中痛楚,她眼神幽暗地望着前方,语气却是不容置疑地坚定道。

第三章:偷偷进他的房间

林奕含气得咬了一下嘴唇,想骂人却抑制住,深呼了一口气才道:“好,我送你回去,但沈逸廷要是再伤害你,我不会允许的。”

董可没有回应,目光无神地望着前方,思绪飞远,连林奕含说的话也好似没有飘进她的耳朵。

终于,到沈逸廷的别墅了。

林奕含下车,在车前绕了一圈,过来另一边帮董可把门打开,然后扶着她下来。

董可愣愣地看着这个自己生活了那么久,在监狱里梦到过无数次的地方。

林奕含打开后座车门将行李拿下来,然后牵起董可的胳膊:“我陪你一块上去。”

林奕含正要抬脚走,却发现董可并没有动,林奕含转头:“小可,怎么了?”

“林奕含,你先回去吧,今天真的非常感谢你,你什么时候有时间,我一定请你吃大餐回报你。”董可一边伸手去拿行李,一边说道。

林奕含微楞,提着行李的手躲开,董可却固执地央求:“林奕含,给我。”

终究,林奕含停下躲开的手说道:“董可,你变了,以前的你不会求人,不顾忌别人的看法,你什么都不怕,整天都充满了活力,可是现在。”

林奕含没再说下去,董可接过行李,并没有辩解。

她曾经确实天不怕地不怕,她确实整天都充满活力。

她可以永远都充满活力,因为她拥有那个人的疼爱,能够好好地守在他的身边,现在,呵呵,现在...

董可没再说话,提着行李朝别墅门口走去。

别墅的大门紧闭,她把食指按到指纹解锁的仪器上,大门纹丝不动。

身后是林奕含发动汽车离开的声音。

他连她留在门禁上的指纹也清除了!

他要彻底抛弃她,不让她再进这个家门吗?

她最害怕的就是抛弃。

董可崩溃得手指发抖,眼眶里的眼泪突然止不住,一下子汹涌而落。

终究,她再也憋不住,扯开嗓门崩溃地大喊:“哥哥,帮我开一下门,帮我开开门,不要抛弃我,哥哥...”

她一声声声嘶力竭的喊叫,仿佛要将所有的委屈,所有积压的情绪全部都喊出来...

终于,她看到门缓缓打开。

终于,门缓缓地打开,董可欣喜地抹着脸上的泪。

门后露出的脸是保姆吴妈。

看到是小姐,而且哭得一脸泪痕,吴妈赶紧将门彻底推开。

她眼中泛着泪光地一手去提董可的行李,一手扶着她的肩膀:“小姐,您终于回来了,终于回来了,这一年我担心死了,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吴妈说话都有点语无伦次,拉着董可的手臂一个劲把她往屋子里带。

董可则愣愣地打量着各个角落,冷冷清清,根本没有沈逸廷的踪影。

终于,吴妈将她带到客厅。

将董可的行李放好之后,吴妈赶紧走上前:“小姐,您想吃点什么?我这就去给你做。”

董可愣了愣,往楼梯上望望问道:“哥哥不在吗?”

“少爷不知道您今天回来,昨天夏小姐回国了,少爷去给她接风洗尘,可能是朋友比较多,后来喝得比较多,很晚才回来,现在还在楼上休息呢。”

原来他是为了去接夏梦琴才将她晾在路边的。

夏梦琴一回来,他就将她忘得一干二净了。

也许,从发生那件事情之后,他就将她忘得一干二净了。

董可的脸瞬间黯淡下来,心中刀绞一般的疼痛让她呼吸不畅。

保姆意识到自己可能说了董可不太愿意听的,赶紧补充道:“小姐,您不要伤心,这一年里,我看得出先生是非常牵挂您的。

您走之后,他命令任何人都不能挪动您房间的东西,而且您的房间每天必须认认真真打扫两边。

我看出先生一直是很愧疚的,有好几次我都看到先生在您的房间一脸忧伤地拿着您的相框发呆。

您不在的这一年,先生喝醉过好几次,我听到他有几次不小心叫到您的名字,您不要伤心,您是他养大的,他一定是最疼爱您的。”

保姆苦口婆心地说了很多,可是董可却觉得自己根本听不懂。

他明明那么憎恨她,在法庭上据理力争,仿佛要置他于死地一般,他怎么可能牵挂她呢,很明显是吴妈为了安慰她而想的一些理由。

董可苦涩地笑笑,没有回应。

吴妈也是一片好心,她不想戳穿她。

吴妈见董可终于笑了,也暖暖地笑起来,一边抬手帮她擦一下脸上的泪痕,一边道:“小姐,您想吃点什么?我这就给您去做。”

董可没有什么食欲,但吴妈一脸执着,只好回道:“吴妈,我现在还不是太饿,您随便做点就行,我想上楼去看看哥哥。”

吴妈笑道:“好,那我就按照你以前最喜欢吃的来做。你快上去看少爷吧。”

“嗯。”董可点头,刚转身,想到什么,又立刻转头道:“对了,吴妈,您帮哥哥煮点醒酒汤吧。”

吴妈拍了一下脑门,大笑:“你看,我把这事忘了,昨天煮好的醒酒汤还放在保温壶里呢。昨天少爷不喝,没办法,只好先放在壶里了,现在温度应该正好,你直接把保温壶拿上去吧。”

吴妈从茶几上提起保温壶,然后拿了一个杯子,递给董可,董可犹豫一下接住。

吴妈笑着嘱咐:“小心,别烫到自己哦。”

“嗯。”董可点头,然后提着壶和杯子转身上楼。

第四章:被按在床上

沈逸廷的房门没锁,董可把手搭在门的旋钮上犹豫了几秒,还是按下去,然后轻轻地推开一道门缝。

看到沈逸廷仍在睡觉,董可长长地呼出一口气,忐忑不安的心稍微平静一点。

她不敢吵醒他,也不敢让他喝醒酒汤,刚才吴妈将醒酒汤递过来时她便犹豫不决。

也许他还在气头上,气她害得夏梦琴成了植物人。

虽然她根本没有做过,虽然夏梦琴现在已经醒过来,但,如果他还没有消气呢。

如果他看到是她送过来的醒酒汤,又会像知道夏梦琴成了植物人时喝醉酒那样,她将醒酒汤送过去,他却愤怒地大发脾气。

她不敢保证沈逸廷会不会发脾气,她不害怕沈逸廷掀了她拿过去的东西,但她害怕那种心痛。

颠覆所有生活支柱,将她推往地狱的心痛。

小心翼翼地将门缝慢慢推大,然后蹑手蹑脚极其小心地走进去。

她极其小心,可是,也许因为太紧张,将保温壶放到桌子上时,还是弄出一些声响。

她吓了一跳,赶紧扭头去看沈逸廷。

望过去的第一眼,董可直接吓得把杯子也失手落在地上,因为她看到沈逸廷正正睁着眼睛看着她。

她吓得慌不择路,愣了一会,转身就要走,差点一脚踩在破摔的玻璃上,却被床上的人伸手一把拉着。

董可慌得心都快要跳出来,不知道沈逸廷会怎么大发脾气,她太慌了,人也站不稳,被沈逸廷一拉,便跌坐到床上。

董可整个人僵硬地坐在床上,就像结冰了一般,一动不敢动。

身后的人呼吸的气息她清晰可闻,一下一下传进她的耳膜里,就像一个巨大的鼓槌在她的耳朵里一下一下地敲响,让她心慌意乱。

她以为接下来是愤怒的质问,身后却除了呼吸声外,颇为安静。

突然,一只手附到她的腰上,她吓得猛颤一下,差点跳起来。

他是要打她吗?她不懂,也不敢动。

手臂一点点向前滑动,勾住她的腰身,将她的身子勾住,然后突然用力。

董可仰面朝后倒去,倒在他的身上。

她吓了一跳,挣扎着要起来,沈逸廷的手臂却仍然紧紧地勾住她的腰。

董可挣扎无力,正要开口叫沈逸廷放过她,背后的人却突然更加用力地一带,然后闪开翻身将她按在身下。

周围都弥漫着酒气,董可惊恐地直愣愣看着沈逸廷的眼睛,深邃的眸子仍然满眼猩红,带着迷离和复杂,却没有愤怒。

他还没有醒酒吗?董可疑惑地想着,使劲推推沈逸廷按在她肩上的手说道:“哥哥,你喝醉了?”

董可看到她说出哥哥两个字的时候,沈逸廷深邃的眸子闪了一下,但很快,他大笑:“那个白眼狼?”

董可不知道他在说什么,他是在说她吗?

沈逸廷按得她的肩膀很疼,她不去理会沈逸廷到底说的是什么,只想将沈逸廷按在她肩上的手推开。

她使劲地扭动挣扎,沈逸廷却将她桎梏得更紧,脸上带着复杂的笑意:“还真是很像,不过你怎么可能是她?你只是别人送到我穿上的陪酒小姐而已,你凭什么装她?嗯?说?”

沈逸廷说着,抬起一只手掐住董可的脖子:“说?”

也许是因为醉酒的缘故,他掐的力道很大,很快,董可便觉得面色通红,呼吸抑制。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武汉丝绸服装鉴定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