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丝绸服装鉴定社区

电台 || 听见你的声音61 不负如来不负卿

贵才密码2020-04-28 03:40:15


写在前面:看文之前先给不知道高阳和辩机历史故事的小伙伴简单普及一下。遇到辩机之前高阳已经被李世民指婚名臣之子房遗爱,但高阳并不喜欢甚至厌恶房遗爱,高阳与辩机相识八年,后被李世民发现他们私通,直接赐辩机腰斩,杀公主奴仆数十人。后房遗爱一家在李世民死后联合高阳拥立李元景企图谋反,被唐高宗(高阳的哥哥)赐自尽。文章中的有些情节纯属虚构,主线改编《资治通鉴》中高阳和辩机的故事。本文章不可考证。

与君终需别



又是一年三月暮,宫外的梨花初初绽放,洁白如雪,霎是好看。

辩机,不知你是否犹记我们初见之时?

那日我撇了婢女,只身一人去那林深不知处,蛱蝶纷飞穿花来去,忽闻琴声深处来。我心下好奇,寻琴声缓步而去,却见林中有一方绝顶小亭,似有人在掩卷小憩,素手有意无意地拨撩着琴弦。

弦声零乱,却异常悦耳。

我心存疑惑,琢磨着竟是何人琴艺如此高超,卷帘而看,是一和尚垂睑席地而坐。

“竟然是个和尚。”我掩唇一笑。

你闻声,抬头对眸与我。明眸皓齿,温润如玉。你眸中明亮,清澈似水,却饱含智慧。风吹过隙,竟叫我一眼沉沦。

万籁俱静,唯有风吹树林之声。许久,你才开口问道,“不知女公子是否看得个欢喜?”

“自是欢喜。”我脱口而出,随即靠着你身旁亦掩裙而坐。似是没有料到我大胆的举止,你微微有些慌张,急促的起了身便往后退了两步。

“公主,公主……”

远方焦虑的呼喊声传来,你听得那人在寻公主,再看我之时,眼中已是明了。

听着那声越发的近,我心知那一众人定是寻来此处,我不愿这清净之地被打扰,于是连忙问道。

“你唤何名?”

“小僧辩机。”

“是哪里的和尚?”

“弘福寺。”






从那以后,我日日都去那弘福寺听经。

你来主持之时,我便欢喜许久;你若不来那时,我便失意落寞。你喜悦之时,我亦欣喜;你若失意之时,我亦难过。

春夏之季我便坐在你旁侧看你授经讲学,秋冬之季我便为你研墨。就算是无法相见之时,我也会寄相思在信中,待得下次见面之时念与你听。

一去已经是申未年,

冬至之至,林中梨花一瞬消失,只留恹恹树干。那日我比以往都来得要早一些。寺庙里的香火还不是很盛,我一眼便在树下看到了你。

我裹着一袭红衣狐裘,急急的朝你跑去。那日你只穿了一袭白衣,并没有着那僧袍,白皙的手执笔而动,时而望纸凝思,时而动唇细语,而你眉目间的温情让我情动不已。

“辩机。”我蹲下身子,欣喜的看着你。

许是习惯了我这般突然,你没有搭理我,只是继续专心致志的抄着经书。

我挽袖替你磨墨,一边道“你乃我心仪之人,不知君心似我心?”

你抄经书的手微微抖了一下,念了一句阿弥陀佛,随即转身对我道,“辩机乃出家之人,有戒律清规要守。承蒙公主错爱,辩机先行告退……”

说着,你竟然是转身便要离去。

“站住。”我大声的吼道,手却是慌乱的抓住你的袖子。

“辩机,你莫不是害怕了。”

“不曾。”

“你当真不心倾于我?”

“辩机乃出家之人。”

“我只需你应是或否。”

“……否。”

我强忍心中的悲痛,一字一句道,“那你为何日日都会与我相见?”

你一顿,缓缓道,“不过是遵公主之邀……”

“是吗?”我自嘲一笑,听你句句不离公主二字,不禁有些恼怒,我朗声说了一句好,悠然道,“那本公主还有一个旨意。我要你说辩机其实也欢喜于高阳公主。”

你这才回头,却依旧是面不改色。

你恭敬的低头,答了一句是,接着平淡道,“辩机其实也欢喜于高阳公主。”

声如贯珠,却字字揪心。

我轻声一笑,顾不上去擦纵横的泪水,转身跑出了寺庙。

那夜,屋檐下的烛火在风雪中摇曳,夜越发浓稠,雪遮了一夜。





不知是从何时起,宫中有人在传言说我日日流连寺庙,让人推演星宿排名问候鬼神。而父王也因此把我宣进了宫,随之而来的还有卢氏(高阳的婆婆)和房遗爱。我一看那不怀好意的两人,心下已经明了是谁在背后作鬼。

“辩机,你蛊惑高阳公主行巫蛊、窥天象。妄图谋反,朕念你是我大唐高僧,尚且问你可有异议。”铿锵有力的声音从殿里传来,我突然慌乱起来,急忙的朝大殿跑去。

“无异议。”

依旧是那魂牵梦萦的声音,却犹如当头一棒把我打了个踉跄。

我冲进大殿,看到跪在地上依旧是一脸自若的你,我想要靠近你,却被随之而来的武将拉住。

“父王,不是的……不是这样的……不是辫机,不是他!”

“高阳,为父现在已经抓住了魁首,此案就此作罢。”

“不……”我嘶吼着,用力的扯开那武将抓住我的手,可是任由我如何的挣扎,却都只是徒劳。

“翌日午时,赐腰斩。”







我永远都忘不了你行刑的前一夜。我获了父王允许,前去地牢与你见上一面。

我倚在大牢的门口看着你静坐在石坑上,白色的憎袍衬得你高雅,你眉目依旧平淡,仿佛你即将面临的不是死亡,而是很普通的一条路。

你大步朝我走来,温润的气息瞬间把我包围。

“高阳,别哭。”你蹲下身子,就像平时我蹲身看你一般。

那你是第一次唤我的名字。我含泪笑着摇了摇头,没有说话。

“高阳,辩机是罪人。”

“不,你不是!”我不停的摇着头,“你是我高阳的如意郎君啊……”

你叹了口气,念道,“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

我闭眼,泣不成声,“为何我是公主,为何你是出家人。为何要我放弃……”



我不知那一夜我是如何回寝宫的,自我醒来之时就已经被人锁在寝宫,足不得出。

我安静的盘坐在坑桌上,把你译过的经书抄了一遍又一遍。

你说,高阳别哭。

我便不哭。

可是我的心中一直是有恨的,我恨父王,我恨房遗爱一族。

父王死的时候我没有哀容,而房遗爱我知他野心勃勃,于是怂恿他拥立李云景谋反。

后来我故意去生事,引诱长孙无忌去调查房遗爱,让房遗爱的阴谋被发现,我自然也与此事脱不了关系。

哥哥赐了我自尽。

我死的那日是初春之时。

我喝下那一杯鹤顶红,看着窗外盛开的梨花开始痴痴的笑了起来,笑着笑着便泪如雨下。

我想,若是那日我们没有相遇,若是那时我没有爱上你,是不是就能护你一世长安。

辩机,如有来世,愿你成佛。






文章:黄翠花

美编:黄翠花

电台:黄翠花  纯牛奶

拍摄:何可乐

责编:张著涵


▽ 

如果你想 

提供新闻线索、讨论话题 

请直接留言给我们 

 

▽ 

如果你想 

向我们投稿 

请将稿件(及配图等)以附件形式发送到:524530175@qq.com 

 

 

注:贵才密码所有文章及图片为独家版权所有,任何组织、机构及个人所运营的公众平台不可擅自转载。转载请注明由贵才密码转载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武汉丝绸服装鉴定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