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丝绸服装鉴定社区

我害怕听见别人说吃狗肉,因为我害怕他们桌上端上来的会是你!

摄影师小青蛙2018-11-30 14:01:12

你遇见过流浪狗么?

它是对你摇尾示好,吼叫威胁,还是颤抖躲避?

11.12号,泸沽湖最美的金秋,昨天有多少人在淘宝剁了手,而我正在五彩里格客栈的阳台看着泸沽湖,喝着茶,晒着太阳。

客栈有只自来流浪狗,就在我到客栈前些天,它就那么脏兮兮的突然出现在客栈里,客栈的老板娘四条,不但不赶不撵,还给它买了狗粮,每天喂。

四条说,它很有个性,跟谁都不亲,客栈还经常有客人强行抱着它拍照,可它始终冷酷的面无表情,每天在客栈吃饱了就找个地方晒太阳睡大觉。


泸沽湖五彩里阁客栈的旺旺

早上下楼,客栈的服务员刚给它洗完澡抱出来晒太阳,我凑到它身边,伸手想摸摸它,它警惕的看着我的手,又看了看我,然后算是默认我的抚摸转过头继续晒太阳。

那骄傲的眼神,真的好像,像极了曾经的你……


四年前的昆明,一个像春天的夏天,我翻遍了自己的口袋背包,也不过几十块钱,快餐肯定是舍不得吃了,悻悻然找了一个包子铺!

买了两个大馒头,两个包子,当我转身啃下第一口包子的时候,低头对上一双清澈的眼睛,它浑身脏兮兮,一只耳朵耷拉着,身上还有一些若隐若现的伤口,左前爪子明显骨折过歪着,它在离我两米左右的墙根蹲坐着。

我凑上前,把手上的包子一分为二,递到它面前,它并不看包子,而是一直盯着我,眼睛滴溜溜的,我以为它害怕,想摸摸它,却被它躲开,扭过头,一直盯着我伸着的手,眼睛也轻微半闭着,在我脸上和手上切换视线。

我害怕它会突然攻击我,放下半个包子起身离开,走了两步,本能的回头看它,却惊讶的发现,包子已经不见了踪影,而它像什么都没发生过,用一样滴溜溜的眼神和坐姿看着我。

我环顾四周并无别的流浪狗,又好奇它如何这么快速的吃完半个包子,我将另外一个大包子缓缓的放在它面前,它依旧不吃不看不闻,怔怔地看着我,尽管我们的身高差需要它仰视我,可那一刻却觉得我更像一个半跪在地上低头俯首的臣子,为它双手呈上大包子贡品,而它高傲的抬着头跟我说

“朕已阅。”

我心里暗自觉得好笑,假装站起来转身要走,刚跨出一步迅速的扭头盯着它,正好看到它低头凑到包子面子刚要张嘴又在零点几秒内迅速的收回端正坐好,还是一副高傲的眼神,只是不再看我,而是别过头看向左侧,贡品大包子端端正正的在它面前摆着。

我被这一幕逗的哈哈大笑,全然忘了上一秒还在为晚上的栖息地发愁,而它像被我笑的微怒,固执的别着头却斜着眼睛看我,那眼神就像下一秒我就要被拖出去正法。

“好吧,我不看你” 我耸耸肩,转过身,心中默数了五秒,试探性转过头,包子已经不见了踪影,它还是端坐着,舔了下嘴。


“包子没有了,只剩下馒头,咱俩一人一个,吃不吃得饱我都没办法了,我晚上还得找地方住。” 

我放下它的馒头,啃着我的馒头,拎着行李不再回头的走了。

找了几家三无小旅馆,住一晚的钱几乎都要花掉我仅有的几十两银子,甚至不够,为了防止第二天饿肚子,我还是决定在大街上混过一晚。

我找了个小网吧,花几块钱买了一个小时的网,分秒必争上各个网站找临时工作,在小本上记下来满满一页的电话,地址和工作种类,直到电脑自动闪到加密的蓝屏,看着本子上二三十个联系方式,心满意足的离开那个充斥着烟味泡面味和脚臭味的网吧。

刚推开门,就对上那对滴溜溜的眼睛,我又惊又喜的看着它,不知道它是跟着我过来的还是找到我的,若是跟着我过来的,岂不是在外面等了我一个小时?


“你在等我么?你怎么知道我在网吧?”

我伸手想要摸摸它,还是被它躲开了,“诶,小气诶,吃我包子还不让我摸。” 

我站起身,看了看周围,低头跟它打着商量 “我今晚可没地方住了,要跟你一块睡大街了,这地儿你比我熟,哪块好睡点儿,带我去呗?”

滴溜溜的大眼睛还是直勾勾的看着我,算了,听不懂人话,只知道吃包子的货,我拉着箱子对着街道的三个方向数着,一二三四五,上山打老虎,老虎不在家,方向就是它。


“中间这条?看上去人比较多的样子,既然是老天指的路,咱就走这条吧…… 喂,不是这条呀,咱要走中间这条……诶~~~,你还跟不跟我走了,啊喂……”

我一路追着它朝着左边的追了好远,心理莫名的不痛快,明明是它吃了我包子,怎么搞得跟我吃了它口粮一样,这骄傲劲儿谁给它的?谁给的??!!


可能因为左前爪有残疾,它在前面小跑的样子有点小滑稽却莫名的悲伤。


自己都不记得跟着它走了多远,等它停下来的时候,我已经身处一个高架桥下,还真是流浪狗,选过夜的地方都是这么标准。根据我多年的经验,天桥下流浪狗和流浪汉一样多,对于我来说安全系数不是很高,不过这里看上去并没有流浪汉的铺盖卷和纸皮箱子,连流浪狗除了我面前这只也没有第二只,也罢,反正我也从来没睡过天桥,尝试下也未尝不可。


我找了个相对隐蔽四面没有死路的地方蜷缩下来,开始一个一个打电话求职,它在离我一米远的地方静静的趴着,不讨好我也不离开我。

我的说话的声音和表情根据电话那头的不同的回复,情绪跌宕起伏,它就跟着一会坐立一会蜷卧,直到天全黑它已经趴在那睡着了。

我打完电话,本子上也写写画画了一大堆,我从地上站起来准备去解决下生理问题,它突然一个激灵的就醒了,比吃包子还快的速度站在我面前,溜圆的眼睛里有分明的慌乱,这也是我第一次见到它有明显的情绪变化。


“我去找地方上个厕所,不走。你在这帮我看着行李。”我指指我的行李箱,它扭头看看行李又看看我,我试探性的走了几步,它跟着挪了两步,我停下来假装生气指指箱子吼它,“看行李!” 

它回头走两步乖乖的趴在箱子边上,我饶到一个大柱子后面解决完问题,还没等我走到箱子边,它本能的迎了两步,却又很快停下来还是那种不讨好的神情看着我,我无奈的笑了笑坐了回去,它走过来挨着我趴了下来,这是第一次它靠我这么近。

我又试探性的伸手想摸摸它,它一掉头盯着我僵在空中的手,然后看了我一眼把脑袋趴了回去,我的手还是僵在空中,不明白它是允许我摸了还是不允许,只是一点点一点点的靠近它,直到触碰到它有点粘黏也不算柔软的短毛甚至都能感觉到它的皮肤,它依旧没有反抗,我将手的重力自然的落在它的身体上,那一刹那,我分明感受到它有一点的颤抖,却又很快的平复在我一下一下的抚摸中。

它一直蜷缩在我大腿边任由我抚摸直到我俩都渐渐睡去。


不知道睡了多久,迷迷糊糊我听到一阵慌乱的狂吠,等我睁开眼的时候,看到它对着一个人影在僵持,人影越走越近,从他那个方位吹过来的风夹带着一阵酒气,看服饰和装扮,估计不是流浪汉也差不离是个酒鬼。我有点慌乱,将身边的装着我小单反的包往身上紧了紧。

它一直站在我跟那个黑影之间,对他不停的吠叫,黑影嘟嘟囔囔的口齿不清的说了一些方言,一脚踢向瘦弱它,它惨叫一声摔倒在一边,我被他这一举动惊着吓跑了我最后的勇气,他歪歪扭扭的对我越走越近,一只手已经对着我伸了过来,它狂吠着对着他冲了过去,我迅速的爬起来,拖着行李箱往反方向开始疯狂跑开,身后他和它的的声音响成一片,我没看清它冲上去的那一口有没有咬到他的腿上,也不知道他有没有对着我追过来,我只是本能疯狂的奔跑,甚至都没有想过它有没有跟上来……


身后的声音渐渐的变成呼呼的风声和我剧烈的喘息声,我越跑越慢,却始终不敢停下,当我慢慢恢复理智扭头看一眼的时候,连高架桥都看不见了。

我瘫痪在路边的铁栏杆靠着,才想起它并没有跟上来,豆大汗珠爬满我的脸顺着脸颊一颗一颗的滑落下来,喘着粗气怔怔的往我跑来的方向盯着着,紧闭的店门,空荡的街道,还有身后偶尔开过车辆,却始终没有它的影子……

我内心挣扎着是否要回头去找它,却又害怕的始终不敢朝那个方向迈开步子,直到我的气息完全平稳,汗珠完全挥发,我都一直瘫在那个栏杆边上,不敢往回走,也不愿朝前走。


我一边在心理骂自己怂,一边跟自己说它不过是一只流浪狗…… 

人呀,就是这么自私,我也不过如此!


等我意识到自己的人性连只狗都不如的时候,我已经不知道从哪里翻出来一根壮胆棍子,拖着沉重的步伐朝来时的方向挪去,走了一路无比的漫长,在脑子里幻想了无数种可能。

激斗?我能打的过么?

报警?警察会跟我一起去救一只流浪狗么?

尸体?他的?还是它的?


想的越多手里的棍子捏的越紧,脚下的步子也越走越快,前面已经隐约看到高架桥,我平复的心跳又开始在心里狂跳,棍子不自觉越拿越高,头上的汗又开始一颗颗冒了出来,高架桥越近,我就明显感觉自己的身体越僵硬,僵到我都感觉自己像丧尸,脚下每走一步仿佛都会有掉进深渊的危险。

突然路边窜出一个小黑影,伴随着一声狗叫,惊吓的我整个身子像一根紧了很久的弦突然断了,一下瘫软在地,棍子也滚落一边,小黑影却对着我扑上来,直到它热乎乎的体温传递到我身上,我才看清它就是那个滴溜溜圆的大眼睛,不知道是因为我颤抖太狠还是它也在颤抖,它站在我腿上的身子有点晃,身上多了一些伤痕,我抬起支在地上的手,将它一把搂在怀里,呜呜的开始哭。

它身子很热,而我手却冰凉……


天亮的时候,我买了十个大肉包子,我两狠狠一顿吃,照旧的我给它放面前,我背过身,等我转头仍然是一只坐立端正的高傲的狗!

我留下当天面试的交通费,用剩下的钱买个来一个很便宜的大背包,将它偷偷塞在背包里,背着它坐车到处面试,为了每天它能吃饱饭,我也能吃饱饭,选择了一个管饭的餐馆当临时服务员,一天七十元,跟老板预付了一天的工资,找了家一天二十的求职旅馆,跟老板娘好说歹说,允许它住在顶楼的小露台,还好它从来不乱叫,也没引起过公愤。


我在餐馆上班的时候,它就在外面墙角蹲着静静等我,有客人吃剩下的大肉大骨头,我就偷偷拿出去喂他,客人吃饭时间过了,轮到我们服务员吃饭,我就端着碗跑到门口陪着它蹲坐着吃,它早已吃的肚子溜圆,一副我当初第一次见到它一样的眼神看着我,放佛我碗里的饭菜都是它赏我的。


在餐馆工作了一个多星期,手里捏着已经够我离开的几百块钱。

那天午饭已过,晚饭尚早,店里没有客人,我坐在店门口陪着它发呆,它还是那样,不讨好不离开,只是它吃东西时我已经不需要转身。

它已经比我刚见到它时开朗了很多,除了喜欢在我身边待着,偶尔还喜欢跑来跑去,而且始终有个改不掉的习惯——翻垃圾桶。我看着它发呆想着怎么把它带离昆明回到深圳的家。

它眼神追着来往的人群,不远处一个男孩将不知装鸡柳还是馅饼的空纸袋丢到垃圾桶,却没丢进去,它嗖的一下就冲上去,翻腾了起来,我心理万般无奈,正想吼着喊它回来,耳边就传来一阵刺耳的刹车声,一辆面包车停在它身边,车门拉开,却没人下来而是伸了一个像大鱼网一样的东西,动作迅速的将它捞上了车……

这一系列动作的发生不过几秒,等我反应过来的时候,车门已经关上一脚油门开走了。

我在车后面发狂一样的追、大喊,路边有好心人拉住我问是不是被抢了,我急的结结巴巴的说,他们兜走了我的狗,路人劝我报警,可听说是我捡来的流浪土狗,都没有人再管我,都跟我说“算了吧!”……

可它救过我,让我如何算了,它陪我的那些日子,如何又算了……

但我又能如何,我已经望不见那辆面包车的影子,也没有警察会帮我找一只流浪狗。

我知道那辆面包车为什么要偷狗,也知道在半个月后广西玉林有个什么样的节日,我也知道,等待你的,会是个什么样的结局……


从那之后我很害怕听见别人说吃狗肉,因为我害怕他们桌上端上来的会是你!


Copyright © 武汉丝绸服装鉴定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