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丝绸服装鉴定社区

新文集通讯(39):稿件选登——触“法”

50团知青2018-10-16 08:22:42

触“法”


岑建根  



       “法”是那么高高在上,那样的威严,普通老百姓往往都会敬而远之,更不要说去触及,触犯。而近二十年前的一件事,使我近距离的接触法律,而且触及的是那样的深。

        那是一九九八年,那年女儿已经十七岁了,一家三口人蜗居在十三平方米的老房子中,自然是诸多的不便。巧了,那年春末正赶上老房子动迁,且可以货币动迁。怀着对新的美好生活的渴望,一家三口商量决定,用动迁款自行购买商品房,几经辗转在八月份看中了莘庄地铁站附近一套两房一厅的房子,这里面临淀浦河,阳光充足、视野开阔、通风良好,外带30平方米的露台,十分满意,当天就付了一万元的定金,三天后即与开发商签订了预售合同,房屋预售合同有许多条款,其他条款只是粗粗的过了目,重点关注是九月三十日之前交房以及延期付款的违约责任。

       就这样脑子一热,买下了属于自己的房子,接下来就是漫长的等待。

       终于等到交房拿钥匙的日子,一家人忙着测量,策划着各种物品的摆放,最开心的当然是女儿了,终于有了属于自己的小天地,就这样一家人沉浸在快乐和憧憬中,暂时忘却了还有产权证未得到落实这档子事,可我心里总是七上八下。

        接下来就是装修和入住的事了。

       在一次购买装修材料,偶尔拿起一张《劳动报》上面有一则培训信息,内容是:上海市总工会、上海市房地产干部管理学院主办房地产经纪人培训,为期三个月,每周两次。内容房地产方面法律、法规、房地产交易常识。巧了,赶紧报名吧,反正家里装修等正准备跟老板请上三个月的假呢。

       就这样上课和家中装修同步进行。

       上课内容的确很丰富,第一课就由房地产学院的老师开讲:讲法律的起源、形成和发展,我国的法律制度,以及宪法、法律、法规之间的关系,一连讲了八课,接下来就是当今走红的上海申房律师事务所主任律师孙洪林,讲民法通则,财产所有权取得的三个要素,占有、使用、收益,处分的四项权利和其他房地产方面、交易中的法律内容,我在上课时认真的听,做好笔记,一时搞不清楚的,个别再请教。

       我像一块干涸的海绵,饱吸着这些来自法律方面的知识和营养。

       转眼间,已过了春节,我拿到了房地产经纪人证书,几乎就在同时,开发商的大产证也到了,此时,离合同交房已经过了整整五个月零八天,开发商违约延期交房已成为铁定事实。由于多次交涉未果,我决定“徒手”与开发商打一场官司。经过近三个月的思考、酝酿和准备,一份出自我手笔的民事诉状在闵行区人民法院立案了,两次开庭还算是顺利,开发商承认了违约的事实,不过,第二次开庭中,法官拿出一份某会计事务所的评估报告,多少在我心里留下一点阴影。

        九月中旬我拿到了平生第一张判决书,判决内容一是支持了我的诉请,被告给付违约利息共三千多元。二是原告给付被告房屋使用费1750元,这样的判决明显有问题,我在一周左右向法院提起上诉,另一方面四处咨询,近半个月下来,很是失望,各种说法都有,怎么办?忽然间,想到一次走过南京东路时看到一块“郑传本律师事务所的牌子,说起郑大律师,全上海无人不知,1987年上海发生了于双戈持枪抢劫案,以及蒋佩玲包庇案,郑传本出庭辩护,以丰富的法律知识和临场应变能力,有利的证据,深入浅出的语言,娓娓道来。尽管这一切未能改变内定的结果。但作为一名正义律师的职业道德和职业操守,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何不去咨询一下呢?排了近两个小时,终于见到了他。郑律师看了判决书,笑着说,住自己的房子还要付使用费吗?接着就把财产所有权的全部内容进行解读,短短二十几分钟的谈话,使我茅塞顿开,似乎有了底气,临了还把我送到门口说,放心吧,二审不会有问题的。

       在二审的辩论阶段,我这样答辩:上诉人与被上诉人在预售合同中约定:从1998年10月1日起,该系争房屋的所有权已经发生了转移,只是由于被上诉人的违约行为,造成和妨碍了上诉人的所有权即占有、使用、收益、处分的正常行使。被上诉人理应承担由此产生的责任。提请法庭注意。不久,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的判决书下达了,这回我是大获全胜,兴奋之情难以言表。

       也就是从这一刻开始,开始了我长达十多年的“业余律师的生涯。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小区的部分业主知道了我打赢官司的消息,不断有人找到我,记得有相当的一段时间,我下班是不能直接到家的,有咨询的,有拿着付款发票和合同要帮着算账的,更有直接委托我打官司的。

        2004年初夏,邻近小区有人找到了我,他们小区有二十位业主遇到了与我同样的问题,希望委托我代理诉讼,我与他们沟通后认为,最好起诉后,进行法庭调解,一来大多数法官愿意这么做,二来免去二审、尽快拿到违约款。开庭安排在上、下午两场、最后实现法庭调解,我也得到了不少的“劳务费”。

       还有更加离奇的事呢,法官为我“介绍生意”。

       情况是这样的,本小区的一位老人拿着法院不予立案的起诉状找到了我,说是法官介绍来的,原来儿子当初买了一套房子,老太出了部分资金,结果付款发票和产权证都是儿子一个人的名字,她请街镇法律事务所代书的诉状,在出资共同买房和借款的标的上含糊不清,立案庭的王法官,跟她说,你不妨去找找你们小区业主委员会的谁谁谁。所以找到了我,我分析情况后认为:共同买房证据不足,借款的事实成立,于是代书了一份以借款为标的起诉状,并且提出有利于老人的利息。最后顺利立案,判决对老人十分有利。

       多年来我成为我所在的物业公司名副其实的“法律顾问,为公司起草了许多法律文书,代理了六十多个案子,记得有一次,公司其他小区的业主,为了停放机动车方便,私自安装了地鎖、结果造成老人绊倒受伤的情况,受害人将物业公司作为第二被告告上法庭,庭审中我们拿出了相关证据和有力的答辩,排除了责任。庭审休息时法官问我是不是律师,我说是业余的,法官说了一句,一般的律师不如你专业。我想这也许是对我最大的肯定。

        回头看看我搞过的近百个案子,我感到自己有成功的喜悦,有遇到复杂问题理不出头绪的烦恼,只有深入学习法律知识,找到案件的内在联系和收集相关证据。才能无往而不胜。

        其实我很后悔,九十年代初,如果我和其他科室的同事一起去参加律师资格考试,考上的话,我也许是一名不错的律师。


(作者为原15连知青)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武汉丝绸服装鉴定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