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丝绸服装鉴定社区

《奶油味暗恋》林兮迟许放 完结txt全文阅读下载

初桃书屋2018-10-10 16:38:30

☆、01


  正值盛夏,下午的阳光十分灼热,被轻风一吹,热气扑面而来。沿途的湖水轻轻荡漾,清澈反光,一旁绿树成荫。

  前往教学楼的路道上尽是成群结队的学生,五彩斑斓的雨伞将他们与太阳隔离开来。

  尽管隔着一道防紫外线的屏障,林兮迟依然觉得皮肤有些刺疼,她眯着眼,懒洋洋地听着身旁三个舍友说话。

  “去哪个教室啊?”

  “呃我看看…东二教学楼302。”

  因为气温较热,四人走路的速度不自觉地加快,没过多久就到了教室。

  宽大的教室里前中后各安了一台空调,冷气将闷热散去,瞬间带来几分惬意。可能是时间还早的缘故,教室里只有几个人零零散散的坐着,十分安静。

  林兮迟和舍友随意地找了右边靠中间的位置坐下。

  几分钟后,来了几个同班的男生,说话的声音清亮带着笑意,异常闹腾。看到她们,几人直接坐到她们的前排,熟稔地跟她们聊起了天。

  林兮迟不太擅长跟不熟悉的人交往,只好装死般地趴在桌子上,打开微信,百无聊赖地打开一个备注“屁屁”的聊天窗,发了句话过去:

  ——【今天天空很蓝,太阳很明亮。迟某认为,这不失为一个打游戏的好日子。】

  等了一会儿。

  没回。

  林兮迟扯了扯嘴角,深感无趣地把微信关掉。

  再抬头时,教室里几乎已经坐满了人,系主任站在台上和旁边的老师说话,而后拿着麦沉声道:“好了好了,安静下来。”

  全场顿时鸦雀无声。

  林兮迟支着下巴,看着一脸严肃正经的系主任清清嗓子,在讲台上开启长篇大论的教育。她打了个哈欠,正想着如何打发时间的时候。

  微信收到了一条消息。

  屁屁:【有病。】

  林兮迟磨磨牙,懒得跟他计较,问道:【那打不打?】

  屁屁:【不打。】

  林兮迟:【你在干嘛?】

  屁屁:【开会。】

  林兮迟:【那来聊天。】

  屁屁:【我有病跟傻逼聊天。】

  林兮迟:【如果我是傻逼,那你现在不就是有病吗?】

  又没回。

  林兮迟在等待他回复的期间把聊天记录截屏,发给高中同学蒋正旭,像个老母亲一样惆怅道:【你说许放这脾气,有可能找到女朋友吗?】

  蒋正旭回复的很快,发过来的也是一张聊天记录的截图——

  蒋正旭:【放儿,哥哥这周日来你学校找你玩,怎么样?】

  许放:【滚远点。】

  “……”

  “…………”

  蒋正旭:【别说女朋友了。】

  蒋正旭:【我觉得他连朋友都要失去了。】

  看到这话,林兮迟突然就不气了,转头便给许放发了个“点蜡”的表情。

  她刚按下电源键,耳边传来一阵起哄声。

  林兮迟抬头,一头雾水地看向讲台。

  系主任满脸痛心:“所以你们千万要好好学习,就算是玩游戏放松也要知道适度,你们过去十二年学习的目的不是为了过来这里打游戏的!”

  见状,林兮迟侧头问舍友聂悦:“什么情况?”

  聂悦喝了口水,耐心地给她解释:“刚刚系主任说,我们有个学长以省状元考进我们学校,比我们大一届的。大一上学期成绩拿了系第一,结果上个学期考了九科,全部都挂了。”

  “啊?为什么?”

  聂悦笑了:“因为他在宿舍打游戏,九科全旷考了。”

  “……”

  林兮迟:???

  “不过玩脱了,没有修到足够的学分,所以留级了,今年跟我们一样是大一。”

  “叫什么名字?”

  “不知道,只说了‘你们某个学长’。”

  林兮迟点点头,脑袋里还回荡着那句“九科全旷考了”,她慢吞吞地思考着,倏地想起刚刚找许放打游戏的事情。

  许放这人,自制力差,成绩差,脾气差。

  如果因为她总是找他打游戏,对游戏上瘾了怎么办,也跟那个学长一样全旷考了怎么办。

  他绝对会把罪怪到她的头上。

  然后对她大发雷霆。

  尽管她觉得,他就算去考了也不一定能过。

  想到这,林兮迟打了个寒颤,飞快地给许放发了条微信。

  林兮迟:【以后别找我打游戏。】

  另一边。

  许放嚼着口香糖,懒洋洋地看了眼手机。看到内容的时候,他的腮帮子咬紧,嚼口香糖的动作停住了。他缓缓地“呵”了一声,把手机扔进了抽屉里。

  “……”这他妈是个傻逼吧。

  谁找谁啊。

  过了两秒又拿出了手机,冷笑着回了话。

  ——【我找个屁。】

  -

  这场会开了差不多一个半小时。

  散会之后,也恰恰好到了晚饭的时间。

  林兮迟和宿舍三人商量了一番,决定出去外边吃烤鱼。

  夕阳将半个学校染成金黄色,被树枝切割成碎片的阳光在地面上熠熠生辉,暮色暗暗袭来。

  从东二教学楼走到校门口的途中,会经过文化广场。还未走到,林兮迟就听到那头传来欢笑和音乐的声音。

  几人往顺着声音望去。

  广场上搭着许多蓝色的帐篷,上边挂着色彩斑驳的牌子。周围人头攒动,人声鼎沸,还有各式各样的表演,十分热闹。

  是社团在招新。

  聂悦哇了一声,立刻扯着林兮迟往那头走:“我们去看看!”

  林兮迟也来了兴趣,好奇地问:“你有什么想参加的社团吗?”

  “不是社团,我想报名学生会。”

  听到这三个字,林兮迟立刻注意到不远处的一个帐篷,上面挂着五个正方形的彩色牌子,用黑色大头笔写着——校学生会招新。

  林兮迟给聂悦指了指,说:“喏,在那。”

  然后她又被聂悦兴奋地扯了过去。

  帐篷前的人很多,不过大多都是拿了报名表就走,所以人流散的很快。此时,帐篷前只留下几个女生在跟坐在帐篷里的一个学长说话。

  林兮迟和聂悦凑了过去。

  聂悦的交际能力特别好,没过多久便跟其中一个学姐熟稔地交谈了起来。

  林兮迟在旁边傻傻地站着,也不知道做什么好。

  她还想着要不去另一边逛一圈的时候,坐在她面前的男生用指节敲了敲桌子,轻笑道:“学妹——啊不,同学,报名吗?”

  听到这话,林兮迟抬了头。

  映入眼中的是一双似笑非笑的桃花眼。

  男生的肤色白的有些病态,瞳孔略带棕色,眼形像个月牙。他的鼻梁上架着一副金丝眼镜,单手支着脑袋,另一只手从桌上拿了一张报名表放在她的面前,指尖在体育部三个字上画了个圈。

  “体育部?”

  林兮迟正想推辞,就看到男生已经坐直了起来,拿起笔,特别自然地替她填起了报名表。

  “姓名。”

  林兮迟懵了,下意识地答:“林兮迟,双木林,归去来兮的兮,迟到的迟。”

  “系别,专业,班级。”

  “动物医学系动物医学1班。”

  ……

  ……

  直到他问完了,林兮迟看到他在体育部后面打了个勾才反应过来。

  “……”她好像没打算报名的?

  聂悦那边早就已经好了,此时正在旁边等着她。

  男生把填好的报名表放进抽屉里,重新变回刚刚的姿势,单手支着脑袋,弯唇提醒道:“记得来面试。”

  林兮迟愣了,有些莫名其妙地点了点头。

  出了广场,聂悦不怀好意地问:“什么情况,那个学长怎么亲自帮你填表了?一般都是自己拿回去填的啊!”

  林兮迟也晕头转向的,犹疑地猜测道:“可能那个学长就是这样的吧……”

  聂悦嘿嘿地笑了几声,但也没再调侃她:“那你要不要去看看别的部门?”

  林兮迟思考了下,摇摇头:“算了,我也不知道报什么。”

  “这样啊。对了!我报了秘书部!那个学姐人好好哦,我也决定只报这个。”聂悦一脸高兴,低头在手机上敲字,“我先问问梓丹她们去哪了……”

  四人重新集合,直奔校外人最多的那家烤鱼店。

  路上,聂悦突然想起刚刚去拿报名表的事情,扭头问道:“诶对了,梓丹小涵,你有什么想报名的部门吗?”

  陈涵咬着刚在路边买的手抓饼,含糊不清的回道:“院团委吧。”

  走在最边上的辛梓丹呃了一声,她的个子很小,说话也轻声细语,带了点软糯:“我想,想报社联的新媒体部。”

  “我和迟迟都报的学生会!”

  “学生会帅哥多?”

  “不知道诶,不过今天看到摆摊的那个学长倒是挺帅的,他还跟……”聂悦还没说完,突然推了推旁边两人,话锋一转,“快看那边!一点钟方向!”

  陈涵被她推得向前踉跄了一歩,莫名其妙道:“什么?”

  “就奶茶店门口那个小哥哥啊,好东西我得跟你们一起分享呀。”

  四人在不知不觉中已经走到了烤鱼店旁边的一间奶茶店附近。此刻,林兮迟就算是近视,也能很清楚的看到聂悦说的那个人的模样。

  少年的五官精致的像是被细心雕琢出来的艺术品,眼窝深邃,鼻梁挺直,下唇饱满,弧度却平直,勾勒着寡淡的味道。他穿着纯黑色短袖和及膝的淡蓝色牛仔裤,背靠着奶茶店的前台,左臂的手肘搭在台上,另一只手拿着手机。

  表情漫不经心又闲散。

  他的旁边站着几个男生,一行人的身材都高大挺拔,看起来格外精神。他们像是刚运动完,都大汗淋漓的,此时正笑着聊天。

  少年站在最边上,因为低头,背部还略微向下弓了些。

  可就算如此,他站在其间也显得分外出挑。

  似乎听到了什么话,少年抬了抬眼,朝林兮迟的方向瞥了一眼,目光定了几秒。很快便收回了视线,嘴角轻轻一扯,像是轻嗤了声。

  林兮迟在心底腹诽:装的倒是人模狗样的。

  被他这副表情刺激到,林兮迟扭头:“你说的哪个?”

  “还用问的吗!就黑色衣服那个啊!”见她和陈涵都没什么反应,聂悦瞬间有了种品味遭到质疑的感觉,忍不住碰了碰辛梓丹的手臂,“梓丹,你说那个小哥哥好不好看!”

  辛梓丹的脸一下子就红了,嗫嚅了半天都没说出话来。

  林兮迟恍然大悟,大声道:“哦,最丑的那个。”

  注意到少年眼皮掀了掀,又往这边扫了一眼,聂悦惊了。

  “你,你小声点。”

  结果他完全没有反应,把注意力重新放回了手机上。

  像是没有听到,又像是毫不在意。

  聂悦替林兮迟松了口气,咬着牙掐住她的脸:“你吓我一跳啊……”

  林兮迟心里极爽,当着许放的面骂了他,他却听不出来。她任由聂悦折腾她的脸,笑嘻嘻道:“我开个玩笑。”

  四人也没因此停留,正准备继续往前走的时候,林兮迟手里的手机响了。

  她的脸上还挂着无法掩饰的笑容,低头一看——

  屁屁:【过来。】

  屁屁:【你说谁丑?】

☆、02


  林兮迟嘴角的笑意僵住了,她默了几秒,连回头都不敢,在心里天人交战了一番,没回复,不动声色地把手机放回兜里。

  像是料到了她会装作看不到。

  与此同时,她听到身后有个男生大喊着:“喂!许放,你去哪?”

  回应他的那道声音低沉又慵懒。

  “有点事。”

  这句话似乎自带音效。

  林兮迟瞬间觉得自己身后传来了熟悉的脚步声,从远及近,一点一点地朝她的方向走来,还附带着凉意,像是阴风阵阵。

  她有些腿软。

  林兮迟纠结着要不要过去。

  她怕许放跟她算账,但她和他确实已经差不多半个月没见了。林兮迟犹豫再三,还是选择停下脚步,小声说:“要不你们去吃吧……”

  宿舍另外三人因她这突然的转变感到疑惑。

  聂悦主动问道:“怎么了?”

  林兮迟想跟她们粗略地解释一下,刚张口说了个“我”,那催命般的声音再度传来。懒懒散散的,语气带着点不耐烦。

  “还不过来。”

  林兮迟下意识回头。

  许放正站在距离她两米远的位置,单手插着兜,居高临下地看着她,一双眼黝黑明亮,像是水里的鹅卵石。

  深沉淡漠,看不出情绪。

  这副姿态让林兮迟把将要脱口的话又重新咽了回去,灰溜溜道:“你们去吃吧,不用等我了。我晚上回去跟你们说。”

  说完她便往许放的方向走去,留下几个舍友在原地面面相觑。

  马路上有车在鸣笛,闹市上人来人往。店前的霓虹灯随着缓缓下沉的夕阳一盏又一盏的亮起,将城市装饰的色彩斑斓。

  林兮迟走到他的面前,站定,讶异道:“好巧啊,你也在这儿。”

  他冷笑一声,没搭腔。

  “我本来想跟舍友去吃烤鱼的。”林兮迟摸摸脑袋,咧嘴一笑,“既然遇到你了,那我们就去吃——”

  许放掉头就走。

  林兮迟连忙跟上,完全不提刚刚的事情,继续道:“你吃饭了吗?没吧。新开的那家海鲜餐厅你去过了吗?”

  许放没理她。

  林兮迟锲而不舍:“听说很好吃诶,你想吃吗?”

  还是没理。

  林兮迟再接再厉:“不过就是有点贵……”

  这下许放终于有了反应,一顿,侧头睥睨着她:“你请?”

  “……”林兮迟不吭声了。

  许放的眼睫动了动,上下扫视着她,嘴角不咸不淡地勾起。

  “出息。”

  -

  接下来的一段路。

  林兮迟跟在许放的后边,眼神放空地看着他的脚步,也不敢再随意开口,绞尽脑汁地思考着怎么让这个上帝消消火。

  她幽幽地想着:这家伙今天迈的步子怎么这么小,像个娘炮。

  这个念头刚从脑海里划过,她灵光一闪,突然就想到了对策,兴奋地抬头。

  “屁屁!”

  话音刚落,林兮迟感觉自己的鞋尖踩到了什么东西,疑惑地向下望,看到许放向前跨了一大步,然后定住了。

  林兮迟随之停下了步伐,莫名其妙地抬了头。

  恰好与许放隐晦不明的目光撞上。

  过了几秒,他似乎是气笑了。

  “你踩人之前还知道提醒一下的,谢谢啊。”

  “没啊,我没想踩你。”林兮迟一副被冤枉了的模样,连忙摆摆手,加快几步跟他并肩走了起来,“我是想说,我今天看你,总觉得跟平时不一样了。”

  许放用鼻腔哼了声,眼皮恹恹地耷拉着。

  完全没有想搭理她的意思。

  看着他的模样,林兮迟突然想到他们上一次见面已经是报道的时候了。之后便是长达半个月的军训。这段时间,两人一直都是在微信上联系。

  报道那天,林兮迟是宿舍里最早到的一个,所以后来的三人也没见到当时把林兮迟送到宿舍里的许放。

  林兮迟开始回想当时许放的模样。

  一身普通的白衬衫,扣子解开了一颗,露出精致的锁骨。皮肤白的像是从未见过天日,全身散发着干净矜贵的气息。他半眯着眼,像个大爷似的坐在她的椅子上,懒洋洋地看着她把东西收拾好后才离开。

  而今天,因为才过军训的缘故,他的肤色明显黑了一大圈,目光也清亮了不少。不像之前那样,总给人一种病怏怏的感觉。

  为了哄好许放,让他心甘情愿地请她吃饭,林兮迟开启了无脑吹:“你变得好有气质啊。”

  还没等她说下一句,耳边传来了服务员甜美的声音:“欢迎光临。”

  许放走了进去。

  林兮迟刚刚被许放的身体挡住了视线,没注意到旁边的环境。她抬头,看着头顶的那个招牌,在原地愣了下。

  是她刚刚说的那家海鲜餐厅。

  她立刻跟了上去,讷讷道:“屁屁你怎么这么好。”

  对迎面而来的服务员说了句“两位”后,许放轻描淡写地瞥了她一眼。

  “再这样喊我,这顿你就可以不用吃了。”

  林兮迟本想再继续这样喊他,听到这话只好收敛了些。

  “军训的威力怎么那么强大。”她觉得很神奇,跟在他的屁股后头自说自话,“不仅让你变大方了,还让你变得有气质了……”

  服务员指了指角落靠窗的位置,问:“坐那可以吗?”

  许放正想点头。

  就听到林兮迟继续道:“你那副娘炮的皮囊,我今天这么一看,就觉得只有一点点娘炮了呢!”

  “……”

  许放的脚步顿住,嘴角的弧度僵直,缓缓回头,定定的看着林兮迟。随后,他单手扣住她的头顶,毫不留情地向门的那侧转。

  许放看向服务员:“抱歉,不吃了。”

  林兮迟:“……”

  -

  出了店,林兮迟垂着脑袋,懊恼地踢了踢水泥地上的小石子,心想着:早知道就等他点了菜付了款之后再说那些话了。

  走了一小段路后,林兮迟问:“那吃什么。”

  许放抬抬下巴:“前面那家川菜馆。”

  “哦。”这次林兮迟不敢再多嘴,乖巧地跟在他的旁边。

  进了店,两人找了个位置坐下。

  林兮迟用筷子戳破包着碗的塑料膜,随口问道:“你突然抛下你那群朋友跟我吃饭,回去不会被打死吗?”

  “没那么容易死。”

  林兮迟啊了一声,表情略显失望。

  注意到她拖腔带调的语气,许放抬眼,表情平静地看着她。

  林兮迟立刻把口中的话咽了回去:“对了,你不是开会吗?怎么感觉你是出去玩了。”

  许放翻着菜单,漫不经心回:“提前走了。”

  “那你老师有跟你们说有个学长因为游戏旷考的事情吗?”

  “不知道。”

  林兮迟想说点什么,又怕他再度直接当场走人,想了想还是没说,改口道:“话说你怎么不跟我计较刚刚的事情了。”

  “什么事。”

  “就…”林兮迟眨眨眼,摇了摇头,“没什么。”

  忘了就算了。

  虽然有点不可思议,但莫名有种捡到便宜的感觉。

  许放瞥了她一眼,恰好看到她低下头,藏住正在偷笑的嘴角。他的嘴角也翘了翘,气定神闲地继续翻阅菜单。

  等许放把菜单递给服务员,林兮迟感慨道:“以后我们经常约饭吧。”

  知道她就是想吃免费餐,许放直接拒绝:“不。”

  虽然知道他会拒绝,但他拒绝的这么直接了当还是让林兮迟十分受伤,瞪大了眼睛问:“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音调一声比一声激昂,像个在舞台上嘶吼的歌手。

  “……”

  “约呀!”

  许放啧了一声,终于不耐烦道:“约个屁。”

  林兮迟指指他,理所当然道:“我就是想约个屁啊。”

  “……”许放抬了眼,眼神十分不友好。沉默了几秒后,他摊开手掌,把右手的手心放在她的面前。

  “手机拿来。”

  林兮迟犹疑地看着他:“你要干嘛。”

  但僵持了一会儿,她还是乖乖地把手机交了过去。

  许放轻车熟路地按密码解了锁,打开微信,迅速地动了动手指,随后顶着一张极度不爽的脸把手机还给她。

  不知道他做了什么,拿回手机后,林兮迟立刻打开看了眼,一下子就发现他把她对他的备注从“屁屁”改成了“许放”。

  林兮迟的眉头拧起,想把备注改回去。

  注意到她的动作,许放瞬间猜到她的想法,冷冷地看她。

  “你敢再改回去试试。”

  这话让林兮迟的动作停顿了下,但还是没有改变要改备注的念头,她拍拍胸口,一副正直的模样:“你今天请我吃饭了,我不是恩将仇报的人,给你改个好听的。”

  许放深吸了口气,懒得理她了。

  林兮迟弯唇,把备注改好,十分满意地看了好几遍。

  ——“屁大人”。

  随后她抬头,笑嘻嘻地问:“你要看吗?”

  “……”

  “不看?”

  “……”

  “看啊。”

  许放被她烦的不行:“还吃不吃饭。”

  “……”

  林兮迟哦了一声,不敢再闹,把手机放到一侧。见菜半天都没上,她单手托着腮帮子,用鞋尖碰了碰他的鞋子。

  “我们都这么久没见了,来聊天呀。”

  听到这话,许放的身子往椅背那么一靠,按开了手机的锁屏,把她当成空气人一样。脸上的情绪很明显,是“赶紧给我滚远点”的意思。

  这个反应令人十分不爽。

  林兮迟忍了忍,提议道:“要不我们来打赌吧,跟高中一样赌一个月的生活费。”

  把许放的钱全赢过来,然后让他哭着来找她要钱,把他狠狠地踩在脚底,让他尝受一下她此时的痛苦。

  许放嗤了声:“你的生活费?”

  林兮迟被他这语气噎到了,提高了音量道:“才月初!我现在也是有三千的好吗!”

  “三千?”许放眉头皱了下,像是在苦思冥想,很快便道,“我去看看我的零头有多少。”

  林兮迟咬咬牙,忽略他的话,直入主题。

  “我用两只手跟你的左手掰手腕,怎么样?”

  如果这样还会输,她真的服气。

  不过许放应该不会同意吧……

  这话一出,许放的眉眼抬起,眼尾微微上扬,嘴角轻扯,似是来了几分兴致。他坐直起来,轻笑了声,说话的气息刻意拉长。

  “好啊。”

  林兮迟还没来得及窃喜,就听到他接着上句而来的话——

  “又有傻子来给我送钱了。”    

☆、03


  “……”

  林兮迟顿了顿,想反驳他,突然觉得有些不对劲,皱着眉问:“又?”

  许放没应,他正活动着左手,掌心用力合上又松开。皮肤很薄,能很明显的看到手背上的青筋,掌骨根根凸起,连接着五指,看起来修长有力。

  像是提前在为接下来的比赛做准备。

  恰在此时,有一个服务员端着菜盘过来,连上了几道菜,红艳艳的一片,麻辣油浮在其上,冒着热气,十分诱人。

  林兮迟被香气吸引到,注意力偏了几秒,很快又正了回去,望向许放。她的表情郑重严肃,有点像被人抢了宠物的主人。

  坐在对面的许放没有看她,低头将菜盘的位置挪了挪,所以也没注意她此刻的表情。他停顿了下,像是在思考,很快便拿起筷子,声音低低淡淡的。

  “先吃饭吧。”

  林兮迟充耳不闻,开口问他:“前一个傻子是谁。”

  “……”许放一愣,鸦羽般的眼睫翘起,疑惑地瞥了她一眼。很快就明白了,眼神变得意味深长了起来,多了几层含义。

  这次的眼神就真的是在看一个傻子的眼神。

  许放:“你今天没带脑子出门?”

  林兮迟:“是啊,怕你自卑,我就收起来了。”

  许放:“自卑个屁。”

  林兮迟摇摇头,纠正他:“自卑的屁。”

  许放被她这句话噎到了,表情瞬间阴沉的像是有人在他脸上泼了墨。

  “滚吧。”

  “这怎么行。”林兮迟立刻拒绝,好心地提醒他,“等会你的生活费就要转给我了,我滚了你就要吃霸王餐了。”

  闻言,许放的眼睛眯了起来,喉结滚动,下颚到脖颈的线条利落干净。他倾身,镇定从容将桌上的盘子移到另一侧,腾出一大块位置。

  再抬头时,他的嘴角向一侧勾起,瞳仁里有星星流火。

  “比了再吃。”

  -

  林兮迟带着一身疲倦回了宿舍。

  另外三人似乎也才刚回来没多久,此时围成一团聊天。听到门把拧开的声音,六只眼睛齐刷刷地望了过来。

  等林兮迟回到自己的位置坐下,聂悦凑过来问:“迟迟,你和那个小哥哥认识呀?”

  林兮迟的心情还差着,恹恹道:“嗯,我朋友。”

  “高中同学?”

  “是呀。”林兮迟说,“我跟他从小一起长大的。”

  陈涵:“青梅竹马啊?”

  聂悦:“好羡慕!我也想要青梅竹马!”

  陈涵:“好奇一下,什么系的啊?刚刚那群人都牛高马大的,像出来走秀一样。”

  辛梓丹:“呃…学校不是有那个什么……”

  林兮迟想了想:“好像是土木工程吧。哦对了,他是国防生。”

  聂悦半开玩笑:“好,我大学四年的目标,就是找个国防生当男朋友。”

  她还想说些什么,突然注意到林兮迟惆怅的神情:“诶你咋了,怎么这么丧的样子。不是去跟你的小竹马吃饭了吗?”

  林兮迟摇摇头,没说什么。

  辛梓丹在一旁小声问道:“迟迟是不是不想说……”

  “也不是。”林兮迟叹了口气,“就刚刚跟我那个朋友打赌赌输了。”

  聂悦:“啊?怎么突然就打赌了,你们赌什么?”

  林兮迟:“掰手腕,我两只手跟他左手比。”

  陈涵:“输了啊?你朋友是左撇子吗?”

  聂悦:“应该很正常吧,我看你的小竹马至少也有个185了,而且还是国防生呢!力气应该不小。”

  “……”

  可高中的时候,她只是单手都掰过他了。

  这还没过了一年啊。

  林兮迟哀嚎了一声,趴在桌子上没说话。

  聂悦摸了摸她的脑袋,好奇道:“赌注是什么?”

  “一个月生活费。”林兮迟突然坐直了起来,翻了翻抽屉,绝望道,“我的现金怎么就剩20块钱了……”

  “你饭卡呢?”聂悦觉得这个赌注不太合理,皱眉道,“你全给他了你这个月怎么过啊。”

  “就。”林兮迟沉默了几秒,“我得天天去跟他要钱,像个乞丐一样。”

  “……”

  其实林兮迟也习惯了。

  从初中开始,她有事没事就找许放打赌。

  赢的次数屈指可数。

  但刚刚她确实是抱着一种必赢的想法上的战场。许放单手碾压了她的双手,真的让她自信心受了挫,并且猝不及防。

  到后来。

  为了不输,林兮迟什么招都使上了,却没有一个管用。

  最后只能苦着脸装可怜:“屁屁,我今天心情不好。”

  当时许放手上的力道一下子就松了大半。

  林兮迟还想终于管用了,在心里偷笑。正想趁人之危的时候,许放轻笑出声,瞬间使了全力,把她的双手掰到底。

  她刚刚垂死挣扎了半天根本就毫无用处。

  许放松开手,挑着眉,懒洋洋地靠回椅背。

  “心情不好?”他慢条斯理地捏着左手放松肌肉,故作同情地说,“为了你,我只能赢了啊。”

  呵呵,赢了就开始装逼。

  林兮迟真的不想理他,但想到接下来的一个月,她还是忍了,咬着牙关,勉强地扯出一个笑容:“这怎么就是为了我呢。”

  他理所当然道:“给你个放声大哭的借口啊。”

  “……”

  “哦。”许放的心情明显愉悦了不少,淡淡的扫了她一眼,“你现在就可以开始了。”

  ……

  ……

  林兮迟想。

  过完这一个月,她再也不会联系这条狗了。

  -

  隔日上午九点,学校的选课系统开放。

  除了必修的课程不能退,时间也不能调,其他的课任学生选择和调整。每个学生在大学四年需要修足一定的学分,学分不足的话就不能毕业。

  大一一般是课表最空的时候了,所以一般能填满就尽量填满。

  另外。

  军训前学校安排了一次英语分级考试,考试成绩分为A,B,C三个等级。

  大学英语也是必修课,学生要通过自己考出来的英语成绩来选班。作用也不大,主要是为了按照学生的英语水平分配不同的教学进度。

  林兮迟考前还十分笃定自己能考到A级,结果一出考场整个人都蔫了。但得知高考时同考R省卷的基本都考到了C级,她就平衡了。

  宿舍里,除了陈涵,其他人都被分到C班。

  宿舍四人提前通过论坛的情报得知,大学英语千万不要选闫志斌老师的班,如果选上了,那简直就是噩梦了。

  林兮迟八点准时起床,八点半便已经做好万全的准备,坐在电脑前。她闲着没事,给许放发了几条微信,可他都没回。

  大概是还没醒。

  林兮迟只好开了局游戏,被对手虐了一把后,她生无可恋地关掉游戏。

  结束时恰好是八点五十八分。

  聂悦像是报时器一样,紧张地提醒着:“还有两分钟。”

  “一分钟。”

  “五十秒。”

  “十秒。”

  “三。”

  “二。”

  “一。”

  林兮迟屏着气,对准网站中央的“进入系统”,按下鼠标左键。她闭上眼,双手握拳,祈祷着:一定要进去啊。

  过了三秒,林兮迟睁眼。

  映入眼中的是一串乱码和一片刺眼的蓝色。

  蓝屏了。

  林兮迟:“……”

  这什么垃圾电脑。

  林兮迟又急又气,连忙长按电源键强制关机。在此期间,聂悦和陈涵已经抢到了除闫志斌外的英语老师的课,兴奋地喊着:“啊啊啊抢到了!”

  “梓丹,迟迟,你们呢?”

  辛梓丹闷闷道:“我还没进去……”

  林兮迟欲哭无泪:“我也没,电脑死机了。”

  等林兮迟重启完电脑,再打开选课系统时,剩下的英语课便只剩下闫志斌老师的班了。她看着屏幕,迟迟狠不下心去选。

  恰在此时,许放回复了她的微信:【醒了。】

  林兮迟此时的心情很郁闷,他这副闲散毫不在意课表的态度让她更郁闷了,直接拨了个电话过去。

  响了一声,那边便接了起来。

  林兮迟:“你都不用起来选课的吗?”

  因为才刚醒的缘故,许放的声音沙哑低沉,说话之前还咳嗽了两声,语气漫不经心的,透过电话和电流声,多了几分磁性。

  “才几点。”

  林兮迟很激动:“但九点就开始了,你只要晚一点点上去,好的就都被抢完了!”

  许放完全不在状态:“你几点醒?”

  “八点啊!为了这个我特地调的闹钟,八点半我就坐到电脑前了。”

  “那你抢到了?”

  林兮迟:“……”

  她咬咬牙,十分憋屈地说:“我那是电脑死机,要不是这个破电脑,我闭着眼用脚来操控鼠标都能抢到课。”

  “那真是多亏了你的电脑了。”许放似乎是笑了,林兮迟在这头能听到清浅的气息声,比往常都要柔和一些,“救了你的鼠标一命。”

  “……”              

欢迎您与我们联系获取全文,资源整理不易,2.99元/本的辛苦费是我们坚持的动力,客服微信:zydd2224(本店诚信经营,伸手党勿扰!勿扰!勿扰! 

声明:本文源于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扫描下方↓↓二维码,快速添加客服微信!


Copyright © 武汉丝绸服装鉴定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