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丝绸服装鉴定社区

重要的,是旅途中,我们听到自己的心,缓缓舒展开的声音.

江昭和2018-05-15 10:01:14




曾经,有许多个日日夜夜,我经过玛吉阿米,但只是朝楼上,投上蜻蜓点水的一瞥。

那一瞥的深浅,就好像我们对附着在这家茶馆的故事一样,心怀缱绻,深受感动,但是归根结底,不过捕风捉影。

十月的最后一个午后,我和从桂林飞来的W一起沿着陡峭的木楼梯,走进了活在许多人浪漫遐思里的玛吉阿米。

我们很幸运,遇见了皮肤黝黑的藏族青年,在茶馆中央,絮絮道来有关仓央嘉措的生平事迹。

有些人专注思量着自己的心事,解决着桌上的食物,有些人忙着和亲朋好友谈天说地,还有些人,因为听不懂他在说什么,我指的自然是那一群似乎来自东欧的外国游客,所以在场的人中,只有我和朋友,还有那个交换过三两言语的,来自长沙的男孩子,在全神贯注地倾听着他的讲述。

正因为如此,他的目光,始终在我和朋友的身上悠悠地打转。

我们一边喝着芬芳馥郁的甜茶,一边嚼着口感绵密沙糯的糌粑,一边听着他娓娓道来一个古时候的男人被抽象化,被模式化,被去粗取精,被凝练简化的一生。

他讲述着这个叫仓央嘉措的传奇男人,如何从出生的时候就不同凡响,如何身型外貌和常人迥然相异,如何得到上苍垂青,成为万众瞩目的六世达赖喇嘛,又是如何生涯坎坷,在后来的岁月,受到排挤与抵触,沦为政治的牺牲品。

当然,这最后一节,他没有在众人面前分享,如此沉重苍凉的话题,不适宜这个「享乐放空至上」的日子,而是当他走到我们身前,问我们对他的讲述有什么思考或建议的时候,我带着好奇地问起之后,他给出的回音。

这个在西藏大学修习新闻专业的藏族青年,因为对仓央嘉措这个人物怀着饱满浓厚的兴趣,恰恰好又因为自身专业的需要,可以通过这种方式锻炼自己的能力,于是接受了这份在来自天南海北,操着南腔北调的游客面前讲述那段被岁月淹没的历史的兼职。

我们都发自内心地感叹于他的勇气,当然,还有从外表丝毫感觉不到他的真实年龄的惊奇。

不仅将仓央嘉措的一生讲出来,他还把仓央嘉措的情歌悠悠地唱出来,男孩子的藏语歌声深情缠绵,而玛吉阿米茶馆里工作的那个女郎,唱的是汉语,声音纯净,确实当得起一个天籁的美名。

在座的人也不知不觉沉醉在那样动人的情绪与氛围中。

我们对坐,又将仓央嘉措的话题,延伸了许多,而我凭借的,不过是少年时候读过的一本有关于他的传记,还有据传出自于他之手的,那一首首浪漫深情的诗歌。

他告诉我,一如我所想,许多人云亦云来自于仓央嘉措的情诗,其实并非它本人所作,而且就连那些的的确确为他所创作的作品,在藏族本土语言里的含义,和汉语里诠释的情怀,并非滴水不漏地一致。

所以这个男人,或多或少地,都存在着被误读的可能。

令我印象深刻的是,他将哈姆雷特和仓央嘉措进行了感性地对比,他说在他们两人身上,他领会到了某种异曲同工的「矛盾」,而这正是仓央嘉措这个人吸引他的原因。

每个人生活在这世间,或多或少,或深或浅,都有过「矛盾」的时刻,而生命本身,就是一场遮天蔽日的「矛盾」,正因为这样无法圆满释怀的矛盾,让仓央嘉措这个人,拥有了与其他的被顶礼膜拜的传奇人物更有血有肉,丰满真实的质地。

他的一席话,打开了我心灵当中的一扇窗,瞬间让人产生醍醐灌顶的心情体验。

正因为有这一点惺惺相惜的情怀,所以作为藏传佛教信徒的他,将六世达赖喇嘛仓央嘉措作为心灵的偶像。

他说,一个心怀信仰的人,与尘世间的普通人,有必然的差别——宗教里那些不可思议的元素,在他们看来是理所当然,无可置疑,而在旁人眼中,或许只是虚无缥缈的无稽之谈。

所以面对燃烧着的上师的头发,一个忠诚的信徒能够从晕厥中醒来,而平常人,或许只感觉到焦臭味。

生活在宗教世界里的人,他们的心灵,拥有牢靠安稳的寄托——是宗教教义赐予的,是举头三尺的神明赐予的,这是没有信仰的人走遍千山万水也不一定能够寻觅到的因果。

我问他宗教对他的人生,最大的意义是什么,他说是学会了心怀善意——面对红尘里的纷纷扰扰,他愿意去体谅和包容,而时至今日,他都没有遇到过实在无法忍受的事情,这是让人心生安慰的。

宗教的枯燥理论,融化在细水长流的为人处事的日日夜夜里,成为行走红尘里的精神滋养,我想这是它存在的,能够给人带来的,最美满的供给。

我时而凝视着他仿佛安放着星辰大海的眼睛,时而轻飘飘地瞥过木椅背上玛吉阿米的画像,想象着这些被岁月所搁浅的历史,到底有几分真切,又有几分只是后人的多心。

或许尘世间,从未有过宕桑汪波,或许玛吉阿米,只是诗人心中,一个可望而不可及的意象,或许那些曾经一度叫人黯然销魂,摧眉折腰的情诗,不过只是一场美丽的误会。

「那一世,转山转水转佛塔,不为觐见,只为途中与你相见。」

这句话感动过许多人的心,可是谁知道,它到底是仓央嘉措彼时彼刻真真切切的心意流露,还是后人一厢情愿赐予的浪漫情怀。

人们喜欢委婉断肠的传奇,因为现实往往寡淡平庸,所以需要一些可歌可泣的事物,来撩拨渐行渐远渐苍白渐乏味渐寂寞的心。

我需要将这样的心情对每一个擦肩而过的人娓娓道来吗?

一点都不必,因为坐下来喝一壶甜茶,品尝品尝极具藏族风情的糌粑,感性回想一下多年前,氤氲在街上的皎洁月光,窗外走过的某个男人多情缱绻的脚步声,还有茶馆里头,一个神情忧郁,心有所属的姑娘的面容,这就已经是如今的玛吉阿米,能够赐予的殊胜。

我们并非个个都是历史学家,个个都要刨根问底,追究一个滴水不漏的历史真相,个个都要追求一个无所谓有无所谓无的缘分因果。

许多人来到这里,或许只是因为在拉萨这座沧桑美丽的城市,它曾经留下过一段动人的故事,所以值得一睹芳容。

重要的不是真假,重要的,是此时此刻的仪式感。

重要的,是旅途中,我们听到自己的心,缓缓舒展开的声音。


Copyright © 武汉丝绸服装鉴定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