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丝绸服装鉴定社区

你还记得磁带里的旋律吗?

品藏天下2018-07-24 11:19:08

那个时候没有MP3,没有苹果手机,也没有电脑音箱,更无法通过电脑几秒钟下载好一首刚听到的新歌,但那时候我们有……

在当时的岁月,磁带是大家承载音乐的最好媒介。一盒磁带9.8元,打开那层塑料包装纸,一盒磁带和一卷歌词本安静地躺在里面。把磁带小心放进随身听,磁带滚动摩擦的声音让人兴奋!

无聊时,我们会用一支铅笔一边倒带一边干活;遇到调皮的,会把作废的磁带解剖,甩开里面的磁带迎风飞舞……

这些我们曾经用自己省下来的零用钱来换取的磁带,如今静静躺在储物盒里,蒙上了灰尘。今天小编带大家回到那个9块8毛的岁月,回首那个时候的流行专辑。

那个时候,电视上没有选秀,没有“好声音”,但那时候人们的耳朵都还聪颖,在夜色里能够清楚分辨不同歌手的声音,句句动心。那时候一个歌手的新歌要通过电台首先发布才会显得正式而具有一种仪式感,听众会举着收音机贴在耳边一直调整着天线信号用心收听。

齐秦 - 燃烧爱情

电台的声音稍纵即逝,磁带却可以一遍又一遍地回放、重复、铭记于心。在兜里没有几块钱的年纪,当攒了个把月的生活费,终于在市面上买到了心仪已久的磁带的时候,那种幸福感绝不是现在等待下载的几秒钟时间可以填满的。

童安格 - 想你

把磁带小心放进随身听,从A面开始听,在音乐出现之前,有一段空白带滚动摩擦的声音,这短暂的等待让音乐声响起的那一刻变得更加奇妙。播放到头,又是一段空白的声音,直到戛然而止的那一声弹跳。然后换到B面,开始下一段奇幻旅程……

郑钧 - 赤裸裸

找出珍藏在你记忆里的那些小盒子,不只是用耳朵,我们用心来听!

王杰:他是磁带年代的人

代表专辑:《一场游戏一场梦》

发行日期:1987年12月

发行公司:台湾飞碟唱片公司

在张学友之前华语第一男歌手的称号一直在王杰和齐秦之间游走,当时还是宝丽金和飞碟唱片的时代,作为飞碟旗下“猛将”王杰每次发碟都可以为唱片公司赚足荷包。当时《一场游戏一场梦》专辑在台湾就卖了400多万。

他的音乐风格有别于当时的靡靡之风,一把冷峻刚毅的男性嗓音唱出了他歌坛“浪子”的名号。王杰出道至今,已经发行了50余张个人专辑和30张精选辑,传说中累计总销量在8000万以上,第一张专辑《一场游戏一场梦》卖破250白金,而这样一张神级专辑的文案无比简单,至今人们仍记得专辑内页写的:“献给:在爱情中心灵饥渴,在生活中百无禁忌,在音乐中追求个性的一代。”

赵传:我很丑,可是我很温柔

代表专辑:《我很丑,可是我很温柔》

发行日期:1989年9月

发行公司:滚石唱片

1987年,赵传还在校园玩摇滚乐队,但突然被告知演出地点不再接受摇滚演出,他开始转投唱片业,第一次发片,赵传不敢把脸贴上专辑封套,心想能卖几万张就不错了。结果,那一年赵传的磁带卖了30万盒,在内地更是卖疯了。内地的年轻人,尤其是学生一族,时常爱吼他的歌,甚至下课十分钟伸个懒腰时都要吼一句“我很丑,可是我很温柔。”

这首歌红了,也给了许多对自己相貌没自信的男生音乐上的抒发。而之后的《我是一只小小鸟》则让更多人找到了心灵的寄托,同时这首歌也成为了PUB歌手的入门级曲目。在那个年代,没有网络,要学金曲,便只能买专辑,磁带销量百万百万地破就顺理成章了。


童安格:其实你不懂我的心

代表专辑:《其实你不懂我的心》

发行时间:1989年3月

发行公司:环球唱片

印象中小时候卡拉ok里,大哥哥大姐姐经常唱一首《其实你不懂我的心》,便是童安格的代表作。现在回头来听童安格的歌,编曲中浓郁的怀旧风如钱塘潮水滚滚袭来。他发表处女作歌曲时才18岁,他得情歌直入心髓,快歌充满“时代感”(那个时代而言)。

那时候,人们把王杰、童安格、齐秦、周华健合称台湾四大天王。不同于王杰的浪子情歌,童安格会用冷静的声音唱得人内伤,比如那首《其实你不懂我的心》着力点都用在了那个“不”字上,后来他又凭借《明天你是否依然爱我》打入香港市场。

郑智化:擦干泪,不要问,为什么

代表专辑:《星星点灯》

发行时间:1992年

发行公司:飞碟唱片公司

那时候电视里经常播两首歌,《星星点灯》、《水手》大家都知道那位歌手是残疾人,他叫郑智化,台湾人。也许是大陆听惯了歌颂性质的歌曲,所以当郑智化在耳边唱起:“现在的一片天,是肮脏的一片天,星星在文明的天空里再也看不见。”我才明白原来歌曲也可以这么唱,音乐可以表达的不止是美好,还有对现实的憎恶。郑智化凭借这两首歌横扫大陆磁带市场,很多人为了《星星点灯》一首歌而买了整盘磁带,红火程度很是疯狂,这一定让不少70后们记忆犹新。

专辑的封面上,郑智化留着80年代流行的波浪卷长发,穿着那时候的时装毛衣,同时戴着代表知识分子的大框眼镜。如果你一边听磁带,一边看封面读歌词本,同时伴着窗外“甲鱼壳有伐”、“削刀墨剪子喽”的吆喝声,那专辑音乐的意味基本就能溢出大半了。



↓曾经“恐怖”的磁带销量↓


如今每到年底,华语各大唱片公司旗下歌手都在为几万几千的销量统计而焦头烂额时,还有人会记得那时候磁带随便一卖几百万的辉煌时期统计销量有多难?那个年代动辄千百万的销量,放现在看真是恐怖至极。如今华语乐坛能卖破百万的歌手几乎不存在,破十万就可以庆功宴了。回忆一下磁带岁月,除了那些如今仍耳熟能详的天王天后,你还记得这些名字吗?

李玲玉:1991年带头联唱革命歌曲的专辑《红太阳》总销售800多万盒磁带,《甜甜甜》亦破800万。

张蔷:上世纪改革开放后,“迪斯科女王”张蔷几张专辑在内地共卖出磁带2000多万盒。1986年美国《时代周刊》根据销量评她为全球最受欢迎女歌手第三名。

孙国庆:1989~1990期间录制的专辑《篱笆墙的影子》内地磁带销量2000万盒。

费翔:春晚一炮走红后,五张专辑在内地卖了2000多万盒磁带。

程琳:上世纪80年代的童星程琳凭借《童年的小摇车》等专辑创下了超过千万盒磁带的销量,一度造成音像店脱销。

朱晓琳:以《妈妈的吻》为主打歌的童声专辑《歌林新苗》为朱晓琳创下了一次性260万盒磁带销量纪录,至今无人能破。

吴涤清:“情歌南霸天”吴涤清发行的《梅兰梅兰我爱你》等专辑内地磁带销量均破百万。

范琳琳:以《黄土高坡》等歌曲主打的西北方专辑《我热恋的故乡》磁带销量破千万。

王洁实谢丽斯:二人组的民谣专辑《何日再相会》卖破500万盒。

迟志强:囚歌之王的两张专辑磁带销量过1600万,但后来确认非他本人演唱作品。

杨钰莹:曾经的甜歌皇后,磁带销量超过1000万。

王杰:《一场游戏一场梦》全球磁带销量8000万。

自打有了网络下载,听歌的确方便了很多,可再也找不回那时候听歌的新鲜感了。张靓颖在《Your Song》里唱道:“小时候听调频的广播学着唱歌,我是这样长大的。”在那个没有网络的年代,我们要听歌,要么靠磁带,要么等电台电视里播。拥有一盘磁带就等于拥有了完整的音乐,那种完整感可不是现在一个打包文件下载的满足感可比的。

2012年,索尼宣布随身听要停产了,磁带也早已退出了主流音乐市场磁带之后,我们靠网络听歌更方便快捷,但方便快捷的东西往往缺少人性化的内涵,一方小小的磁带,所承载的记忆容量,远远大于音乐!那个九块八毛的磁带时光,你经历了么?



下拉屏幕置底部可进行留言


品藏天下,怀古惜今,块块荣匾豪门事,待追忆。件件华艺巨匠心,绽异彩。古曲今颂,天下品藏,敬请关注!

长按识别二维码关注我


如果你喜欢,那就赶快分享到朋友圈吧!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武汉丝绸服装鉴定社区@2017